哪个网赌网站信誉好

  • <tr id='vRodFO'><strong id='vRodFO'></strong><small id='vRodFO'></small><button id='vRodFO'></button><li id='vRodFO'><noscript id='vRodFO'><big id='vRodFO'></big><dt id='vRodFO'></dt></noscript></li></tr><ol id='vRodFO'><option id='vRodFO'><table id='vRodFO'><blockquote id='vRodFO'><tbody id='vRodFO'></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vRodFO'></u><kbd id='vRodFO'><kbd id='vRodFO'></kbd></kbd>

    <code id='vRodFO'><strong id='vRodFO'></strong></code>

    <fieldset id='vRodFO'></fieldset>
          <span id='vRodFO'></span>

              <ins id='vRodFO'></ins>
              <acronym id='vRodFO'><em id='vRodFO'></em><td id='vRodFO'><div id='vRodFO'></div></td></acronym><address id='vRodFO'><big id='vRodFO'><big id='vRodFO'></big><legend id='vRodFO'></legend></big></address>

              <i id='vRodFO'><div id='vRodFO'><ins id='vRodFO'></ins></div></i>
              <i id='vRodFO'></i>
            1. <dl id='vRodFO'></dl>
              1. <blockquote id='vRodFO'><q id='vRodFO'><noscript id='vRodFO'></noscript><dt id='vRodFO'></dt></q></blockquote><noframes id='vRodFO'><i id='vRodFO'></i>
              2. 當前位置
              3. 首頁
              4. 另類小說
              5. 最新排行

                半夜呻吟∏聲..

                發布時間:2019-08-28 00:01:13???


                這是一個深▆夜。

                天氣有點涼,在黑←暗中的早晨是淡藍色的;風吹的有點寒意,他深深吸了一ξ口氣,慢慢地不过走著。他從口袋中取出一根煙,然後將手中的打火機天阳星按開。

                當火光一亮这一战時,他看到黑暗角落上有一個人影。在黑暗中像是星辰,他能確定對方是個女人,而且他也可以知道她是什麽人∶鄭慧……

                就是為了她而被誤認是搶劫犯,被捉入獄。幸好失主鄭剛義要他找回失物做為條件,才答應保他出來,而免除了一場牢獄【之災。但為何他一出獄,她就跟蹤他呢?

                當她走╲近時,假裝無意的》撞了他一下。

                “呀!”的一聲,“是你呀……王申,我等你出來,等得好▽辛苦呀!出來就好〗了。快,一切都別談了,跟我來。”她假惺惺地說著。

                鄭慧將他帶至半╲山上一間屋子裏。

                當他們一進入這屋子時,鄭慧就開始對王】申挑逗,這一來使得王申更無法忍ω受這幾天來的空虛。

                王申將鄭慧緊緊的抱著,鄭慧被王申握住了足踝,她“格!格!”地笑了∩起來。

                王申◆伸出手指,在她的腳底輕輕地搔了一下,她的』身子綣縮著,而且兩腳不停的亂踢。當她身子縮成一團的時候,她那〒兩條粉光細致而修長的玉腿,幾乎全露在外面了,兩腿之間◇更是若隱若現。

                王申看在眼№裏,手指不由自主地在她光滑柔嫩的大腿上,輕輕地上下◇不停的滑動著。

                鄭慧發出的笑聲,更是蕩人心魄。她◢的身子扭動著,像是想躲避王申手指的輕撫。但是∞從她那媚人的笑聲聽來,她又像是享受著王申的輕撫,又似在等待著什麽的來臨。

                王申的手指,此時停了下來,停∞在鄭慧的身上。鄭慧也停止了笑聲,她的俏臉上泛↑起了一片緋紅色。

                她在急速地喘著氣,⿴著她的喘氣,她那飽滿的胸脯,和︼她那柔軟的小腹,在迅速地起伏著。

                這時鄭慧握〓住王申的手腕,膩聲膩氣地帮我抵挡一次恐怖說∶“你……看我怎樣?”

                王申笑著▲說∶“現在看來,你是個頑皮女孩子!”

                鄭慧咬ω 了咬唇說∶“那麽,你等一會兒就知道我是一個既成熟、又懂事的╳女人。”

                “那要等待事實的證明。”王申笑著回答。

                他的手又向上╳移動,滑過了鄭慧柔軟滑腴的腹際,來到⌒她那極富彈性的胸脯而停了下來。王申一只手不停不敢置信低声喃喃道的忙於雙峰之間,另一只手則緊緊地摟住了她的腰肢。

                鄭慧此時已忍不住地發出低吟的聲來,她美麗的大眼睛中,泛出∏了一股水汪汪的神采。她纖細的手指,一顆⌒又一顆地解開王申的衣鈕。

                這時王申雙手一伸抱住了鄭慧,對著她的嘴就吻了起來。鄭慧把卐嘴張開,伸出舌尖給他吸允,王』申吻得很熱烈,也很有技ξ巧,邊吻還邊撫摸著她∮的全身。

                鄭』慧被她吻得口中“嗯!嗯!”地哼著,只得要她身子◣上上下下突出之處去刺激他、摩擦他,並且用一種迷迷七百零五糊糊的鼻音來表示她的需求。

                這一來,王申的心頭不由得一陣的暢美起來,他的一只手變得更放肆了。他把鄭慧的上衣解了開來。粉紅色繡花的奶罩露了出來。團似√的肉球,透著幽香,露◆出白晰的膚光。他的手向罩杯內鉆進去,緊握著那對溫香豐滿而又有彈性的乳房。

                “唔……”鄭慧快速地去捉住√他的手,媚眼不斷地眨動著說∶“輕點!會◣被你抓破的!”

                王申聽她一講,覺得自己也太用力了。

                然後他松開了手,脫去她的〓外衣,解下了那粉紅色的奶罩,那對青春的乳球便幌蕩在她的眼前Ψ 。這兩個乳球,不但大、圓、而且挺脹的※,彈性其佳,乳暈緋紅,乳蒂細♀小如紅豆。肉是白裏透紅,感覺是極為敏※感的。

                王申屈下♂身去,用嘴對著奶頭就吮了起來。

                鄭慧感到一陣熱流,傳遍了全身。雖假意的避了一下,可是依然把胸脯向他挺了過去。王申吮著一個※奶頭,一手摸著另外一個,又揉又捏的。鄭◥慧感到全身趐嘛,人也覺得有點輕飄飄的。

                此時王申如獲奇珍異寶。即入寶山,哪能讓空手而∞回呢!

                他揉捏著那豐滿▃的肉球,另︾一只手又去力?下遊,他緩慢而又節奏↑地滑進,滑過了小腹,揉著一個暖融融的賁起地帶。

                王申不↘自禁地說∶“你真是一個令人著迷的尤物啊!”

                鄭慧那雙修長的玉腿,此★時更佳無所適從了,她¤蹬著腿搖擺不定,一雙高跟鞋早已》踢開了,王申的動作更加劇烈,她不能不自動地把裙子的↓拉煉弄開。

                王申也★是急如星火,連拖待拉的便將她的裙子給巅峰真神脫了下來,現在她身上僅剩下那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三角褲了。

                面ω對這活色生香,凹凸分明的美好胴體,他的眼球就像要從眼眶跳出來!喉嚨裏忽然⊙發出“嗯嗯”的怪聲,只差點沒把口水給流出來。

                鄭慧她全身都露⊙了出來,身上的皮膚『白中透著紅潤,細嫩無比,一雙修長的玉腿均勻而又柔潤。白色的透明內褲,緊緊地裹◥著肥厚的肉丘,陰戶过了不到片刻时间也能看得清楚,真叫人々著迷,也令人血脈膨脹。

                王申看在眼〗裏,想在心頭。這餐美食,必得好好地享受它一番,才不辜負了造物者的這卐美好傑作。

                他迫不急待第一把抱著她往床上一放,鄭慧也趁勢地向床上一倒躺了下■來。她心房在急速地『跳動著,臉上浮現著紅滑的色彩,一雙水汪汪的大眼,像是在渴求什麽似的※直望著王申。

                他那熟∞練的手法,以最快的速度,脫下了他那身上僅有∞的障礙物。慧故风婆直接朝第一个雷劫漩涡冲了过去作羞狀,一只手圍在胸前,另一只手掩▲著她那長滿芳草的私家小園圃。

                但是,別說那一雙三十六寸的豪乳無法掩藏得了,就是她那迷人∞的小家園亦不能盡蓋,皆∮因春色方濃,繁花正盛。

                “嘿嘿!你還害臊哪々……”王申的聲音帶①點沙啞。

                他邊說著邊把自己身上物解了下來,變成了伊甸園中的亞當,全身上下無Ψ 一處不是堅實健壯的肌肉。王申除去身上物之後,便將那結㊣ 實的身子偎過去,他輕輕拿開鄭慧的手,眼光像給磁鐵吸住了!

                “你的身材是超級的,即使吹毛求疵也找不出一絲兒缺點來,鄭慧,你真是∑ 上帝的傑作。”

                鄭慧摸摸他的臉頰,妮聲問∶“你說什麽?”

                “吹毛求疵!”他吃吃地笑了ㄨ起來。

                她立即將手拿開。“咭!”的笑著說∶“你吹吧!”

                王申這回可看清楚了,他眼前一黑,怪聲叫著∶“嘩!你是個╳森林之女!”

                的確,一座比美原始森林的奇景,黑壓壓的☆呈現在他的眼前,小腹土黄色光芒凝聚了四面巨大下面的小丘在茂密的森林中高挺著,又長又黑的陰毛完全覆蓋著,只見黑黑的一大片。

                眼前所及,立即觸發了他疾進探◤險的沖動,他的手開始搜索了。

                這時鄭慧忍不住地把≡腰肢亂扭。王申的手非常刁鉆,他尋向小丘缺口的潤澤處,同時還╲欲行又止的,把鄭慧逗【得嘴幹舌燥,不其然☉地悶哼出來。

                漸漸,他手所到之處盡是濕淋淋∑的、滑潤潤的,小丘中不停地滲出泉水來,而且越來越多。

                “噯……你快不要這樣又揉又捏的……”她氣咻咻地扳著他】的肩呻吟著。

                “為什麽?”王申明知故問。

                “你……這樣又揉又捏的我好難受,又挑战趐又癢的∞真快受不了,較人家全身都軟了……”

                “那表示♀搔到癢處了,是不是?”

                “唔!你這個促狹鬼!”鄭慧不得不將她那兩騙灼熱的嘴唇迎了過去。

                當四唇↓再黏在一塊時,她的身子微微抖我感觉動著』,又軟又滑的舌頭吐入了他的口中,他吮得異常▲的貪婪。鄭慧的腰仙界之中兒,也起勁的扭了起來。

                王申的手指,這時更△加重了力道。她不由得打了個寒噤,顫抖著。

                真的,她這時被逗得全△身都軟了,軟得好像最▼後一絲氣力也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只是在她滑膩的玉腿內側,淫水如泉般地瀉了下來。

                王申這時也欲火高漲,他用力地貼緊她。她那凹凸分明的胴體,不斷地給予他奇妙的反應。尤其是那對豪乳,就像打足了氣的皮球不甘蟄扶的在兩人之間被壓得變了形,而且不停的來回←摩擦著。

                他的一雙手早已繞到她的腰後,牢牢地抱著她那更富有彈力的豐臀。

                她的淫→水流的好多○,就連臀部也濕了一大片。

                “喲!我的……好哥哥……我……”

                到了這緊張的時刻,軟弱無力的←鄭慧,也變得看着底下那深不见底非常心急。她非急不可的,只因她著實被王申挑逗得趐癢難耐,她此時多麽◤需要她那堅實的勁力來充實自己。

                於是她的手也開始在搜索著,而且顯得比王申更為熱〖情、更為急迫。

                當她的玉掌握住了王申那根火熱熱、硬得如鐵棒的陽具時,心中一跳,同時口↓中不自覺地“喔”了一聲。她一腿擱起,另一腿剛了起來,壓在他的腰間,擺出了非常誘人的姿勢。

                王申再也忍︽不住了,將她緊緊地摟著←。

                鄭慧這時不再將那豪ξ 乳在他胸前亂碰,同時將那手中没有神劫的大陽具引導進入她那奇特的迷魂洞內。

                王申一個快速ξ 大翻身,將身體重重地壓在鄭慧的胴體上←,他占有了奇妙的溫馨世界。

                “啊……好舒服……”

                鄭慧也被王⊙申殆盡了一個奧秘的快樂天地。那根七八寸長的大陽具,此時已完完全全地進入她那奇妙卐的小穴洞中。

                鄭慧搔癢難耐的小穴如久旱逢甘▆霖,渴望了好久,總算苦盡甘來,被他插得充實●快感無比!

                王申又何嘗不是一樣?幾日來的空虛,現在得」好好的發泄了。他奮勇地前進著,深深的沖擊。

                王申是此道高手,將她引至最後關頭之後,再來個大進擊,才能收到事半功倍※,豈不百戰百勝!

                在一陣急抽猛插之後,更把她的纖╲腰環抱起,亦發使他能得心應手,下下直抵花【心,招招辛辣。

                鄭慧氣√喘著,兩眼露出極為悅快的光芒,她斷斷續續地說∶“你……你真是個……男人中得男【人……我真不知該……如何來感激你才@好……”

                王申得意的說∶“啊……甜心,你快活吧?若是快活……就盡管大聲地叫出來……我會使你得到最大的滿足!”

                她已被插得心花怒放,臉上現出非常銷∩魂的表情,鄭慧這時也不甘示弱的將豐腿挺聳了起來。

                他的動◆作越來越急,但她沒有叫。不過從她那迷惘混濁的呻吟聲浪聽來,比之浪◇呼的叫聲,更加能讓人神魂顛倒,這可從她的表情及王¤申的勁道上看出來。

                王申這時〒用盡全身①的力量,將鄭慧的纖腰摟得緊緊的,似乎非將她的腰肢折¤斷不可地埋頭苦幹著。而她的一雙玉腿,更是擺動著出神入化。時而擱起,時而緊纏著◇他的腰際。逼得︻王申氣喘不止,一身是汗。

                鄭慧這時也俏皮地學著他的口吻說∶“你快活……就盡管較○出來吧!”

                “噢!”王申似怕回答她也會耗費體力,只輕應了一聲。

                他的身子拼命地起伏,狠勁地猛幹。他狂了起來了!

                那份雄剛,那份熱力,那一種生命的急激脈搏,直透入了鄭慧的心扉,而且是繼續不斷。

                她不禁“咿咿!唔唔”呻吟著,她的玉手,緊抓著他雄厚的背肌,鄭慧◣再也禁不住了。

                “快……王申……快……唔……好好……再深些……啊……求求你……用力點……唔……噯喲……好舒服……唔……花心… …好舒服喔……啊啊……我……快……快……嗯……”

                她又叫又哼的,快活得真想↓死去,臀脸色苍白下的淫水像泉水般的大量地瀉了出來。

                王申給予她如此強烈的快感,他越戰越勇,似乎不給她有喘↓氣的機會,鄭慧越叫越能使他感到刺激興奮。

                當他全力沖刺時,鄭慧那塊最幼、最嫩的肉體也被他牽引、帶動、排擠,仿佛是依附在他的身@ 上。

                兩人的身子緊緊地貼著,鄭慧☆的身子⿴著王申的沖擊而起☆伏,她的纖腰就快被折斷了,雙腿縮至他的肩上,媚眼如絲地叫著∶

                “噯喲……喔……我……穴內又⌒趐又癢的……啊啊啊……用力點……幹死我吧……噯……樂死我了……快……再給我更多的滿足……啊……唔……好……好美……舒……舒服死了……噯……我整個人都給了你了……嗯……”

                王申興奮得起鄭慧的大美臀,他急喘■著叫∶“是的……你已全部把我給吞下了……連根都不見了,一桿到底……我要穿〖裂你得小穴!”

                他邊▲喘著邊說,同時用盡全身力量猛幹著,似乎真∞想幹裂它才肯罷休。

                然而在鄭慧聽起來,不但不覺得可怕,卻感到有說不出的刺激味道,她也叫著∶“那你就狠狠地幹我吧!”

                她快感無比地咬牙切齒,不自禁地用指尖扣◣弄著他那結實的肌背。

                “你愛怎麽幹√就怎麽幹,只要你能感到快樂,用什麽方法對付我都可以,那怕被◆你弄死了我也甘心。”

                王申的一雙手把她滑溜溜的肥臀再次撐起,七、八寸長的陽具,快而很地插了進√去,緊抵著花心,用盡全身的力量,又磨又搓著。

                這一招,讓鄭慧真有窒息的感覺,她既舒服、又難過。只因他ω此時的確太強了、太拼命了,猶如欲將她置♀於死地。打從穴內深處,感到有一陣陣癢癢麻麻的※電流,正在迅速地傳遍她的全身,而且越來越強。她死緊地勾住毫无思想他的頸子,在王申的耳邊浪▂叫著∶

                “王申……我快※受不了……我快瘋了……你……弄死我……幹死我吧……求求你……唔……快……再給我最後的沖刺……我要……我還要……啊……我不行了……”鄭慧一陣怪叫。

                王申又迅速地把舌尖深入她那呻吟的口中,舔著她的舌、舔她的唇,然後※在她的頸間停了下來。他手中捏得更用力,而胸膛卻是用力地〗壓住她那對豐滿的雙乳,瘋狂般地摩擦,扭弄不停。

                鄭慧此時半昏迷似的,像浸泡在一池溫水∴中。水,更多的水,濕黏的水,已流滿了床∞單。這些水,一受到他的沖擊壓力,便發出☉怪異而有節奏的聲音來,潺潺的,唧唧的,王申的毛發也濕淋淋的沾滿了水而糾結在一起。

                這時他仍然重重地撞擊▅著她,整張床,被搖★擺得像⿴時都會塌坍似的。

                “心肝……我不行了……”鄭慧迷糊昏厥中嚷↘出了這一聲來。

                她全★身顫抖著,忽然把身子挺了起來,緊緊地↓把那可愛的家夥藏在她那迷人的¤深淵中。急喘的聲▅音,充斥了雙方↘的耳鼓。

                鄭慧天使一族疲倦欲死,她高潮竟來了三次。這時她全◣身上下連最後一絲力氣也消失了!她四肢攤成一個“大”字形,她實在太累了,她想好好休息一下。

                “王申我們休息一會兒吧!”

                王申此時也是滿頭大汗,同時腰♂間也覺得有點酸痛,他也累了。

                “嗯!”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於是兩個人又緊緊地纏抱在一起,仿佛凝成雷霆劈下一塊.喜歡激情々做愛

                過了好久,鄭慧才漸漸睜開眼■來。

                王申慢慢撐起他的身子,鄭慧則用那細嫩的玉指,輕輕的在王申那壯實的胸肌來回不斷地撫摸著。她還在微微地笑■著,一面膩聲道∶“王申,怪不〇得有那麽多的女人,一談起你時,就會令她們心跳,你……我真值得高卐興。”

                王申笑著※說∶“即使失去了那麽多的珠寶?”

                鄭慧一雙玉手緊緊地擁住了王申,將那飽滿的胴體,用力壓向王申結實的胸膛。同時,她還在緩緩地扭動著『身子,這樣好使王申的胸膛摩擦她的身子更為著實。

                她又膩聲笑著說∶“你比任▲何珠寶更有價值,何況∮那些珠寶,是我父親→的,和我有什Ψ 麽關系?我才不希罕那些珠寶!”

                王申在她柔軟滑嫩的股際,扭了一下,說∶“可是那和◥我卻有關系,這批失去的珠寶,要是我找不回來,我可要◥耗上二十年的苦工監! ”

                鄭慧笑著說∶“如果那樣,真是太可惜了。”

                王申摟著她的①纖腰,將她的嬌軀和他貼的更緊,笑著說∶“聽著!小鬼頭,如果你想時常能有剛才那樣的快樂,那就得幫助▂我!”

                鄭慧︽的身子雖然被王申抱得緊緊的,但是她還是像蛇般地扭動起來。全身都和她那柔軟豐腴的肌膚相接觸,尤其是小腹以☆下更為敏感,王申的身子也禁不住地發起ㄨ熱來。

                鄭慧低聲問道∶“要我忘流苏怎樣幫助你?只要你說出來,我都會答應你【的,我已是你的了,我整個人都是你的!”她▃一面說著,一面將身子扭得更≡激烈。

                王申不由自主地喘著【氣說∶“事情要做最壞的◥打算,寶貝,萬一我找不回那批珠寶來,我會受審,你是★重要的證人。”

                鄭慧點點却是真正頭。

                她雙手不由自主地分開又並合,臉部和臉部肌膚的摩擦,形成一陣奇妙至極的▓感覺,那種感覺使得王申又迅速地興奮起來王申在興奮之際,她在鄭慧的豐臀上重重地拍了一下說∶“小蕩婦,你究竟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鄭慧喘著氣】說∶“當然有在聽。”

                王申吐了一口氣說∶“那麽,你記得,萬一當你出庭作證時,你要講得↓很確實,那晚上潛進你臥室來盜去那批珠寶的不是我!”

                鄭慧媚「笑著說∶“我知道盜珠寶的人並不∏是你,只是……”

                王申緊張地問∶“只是什麽?”

                鄭慧嬌聲地說∶“我為你♂作證,我可以得到什麽報酬?”

                王申笑著說∶“只要你肯為我作證,你會很快就可以得到報酬的!”

                王申突然將手抱緊她的臂彎,將她那一雙▼晶瑩美麗、雪白」迷人的玉臂,高高的舉了起來。

                王申Ψ急急的又說∶“答應我,我可以天天讓你享受著像剛才我所帶給你的那種似仙的快樂,這樣Ψ的條件不錯吧!”

                鄭慧故作羞狀地點了點頭,“嗯!”哼了一聲。

                王申所講的正是鄭慧渴望已久的心事,終於如願以償々了。最少在目前來說,王申是不↑能沒有她,因為他需要鄭慧去為他作證。鄭慧捉住這個機會,她〓算是成功了。

                王申總算松了一口氣,這時他興奮地◎將鄭慧重重的壓了下去。鄭慧發出一聲尖叫,那是快樂的尖≡叫聲。

                鄭慧的肉體,是那麽晶瑩、豐滿,就像是白◎玉雕成的一樣,那麽的光潔、明亮,全身上下無不充◥滿著性的佻逗。她那雙雪白的玉腿,纏在王申的身上,他們又都浸在快樂之中。

                “噯喲……王申呀……”迷㊣ 醉的低嘆聲中,她又開始有充實,她正被男性堅☆強的武器所脹滿。

                王申緩慢而又帶著幾許粗獷↘氣息的節奏,拍擊著她,漸漸地又帶引著她進入神妙的世界。鄭慧急切地☆將腰臀擡高,離開了床褥⊙上的那團水漬,兩腿之間分合適當,正準備在戰個ξ 痛快。

                她不僅在狂叫,而且力拼著,似乎完全恢復了ζ 體力。

                他在←接受著她的反擊。

                這時,鄭慧胸▆際間像是兩團燃燒著的火球,不停地在抖ζ 動著,引燃了他熊熊的玉火,逐漸地擴散到他的全身。他配合著鄭慧活躍的迎送,給予她▼更勇猛、更剛烈、更徹底,而且也更為沖實的撞擊。

                她感█到要窒息,她已經說不出話來。一雙粉腿在輕抖,趐融的花蕊裏,像遭熊熊火炎灼著,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感,在那處蕩涵回旋【著。鄭慧千萬個毛孔在冒著熱氣。她像〗颶風肆虐下的海洋,掀起千層的海浪!

                她終於忍不而天阳星住浪叫了∶“王申……噯喲……我……我真的要死了……噯……好要命的王申……你……鉆……又旋又鉆的… …唔……好……好舒服……啊……太美了……快、快……癢呀……穴內好癢呀……用勁點……好……好舒服……”

                鄭慧全身熱烘烘的,每個@毛孔都豎了起來。淫聲浪叫中,不】停地從她喉中傳來。她覺得在她饑渴的小嘴深處有著蟲爬、蟻咬般似的,既舒〗服又難受,淙淙的淫「水,湧得更急。

                鄭慧的腰肢在不斷地挪騰,閃扭……

                王申〗一臉通紅,下唇幾乎被牙齒¤咬破,似乎非常賣力。在他盤◇骨以下,簡直像座電磨,不□停的磨轉,而且越◇來越急,越來越有勁,但偶而也有個急抽¤猛插。

                鄭慧被他這◇一招,幹得真是◢死去活來。見她雙唇一張一々合的,滿頭烏№黑的散發,隨著她的頭左右擺動個不停,肥美的豐臀更是忽而左右忽而上下密切的迎合著。

                鄭慧此時已置身於欲仙欲死的境界,心暢美的難以形容。

                “噯……我……我︻會樂死了……喔……又趐又癢的……穴心……好癢……唔……水……水又出來了……啊……王申… …你……”

                她竟叫不出○來了,只是不停的傳來含糊不①清的囈語。在迷惘中,她全@ 身起了陣陣的顫抖。

                王申在◣喘息著,但他仍在做著強就让我们一起死吧而有力的沖擊。洶湧的浪潮,繼續高漲、擴散、泛濫,已ω 經把鄭慧沖激得魂飛魄散,她生平第一遭嘗到如此強烈的快感。打從最神秘的核心①底開始,直到烏黑的芳草地帶,以至@ 於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在痙攣☆著,不可遏止的抽↓搐著。

                她通紅的臉上布滿了汗水,半張一处茶亭著那松弛的小嘴在低吟著。她的聲音是沙啞的,有氣無力的,那種表情使人看了又發又憐恨不得幹死她。

                “啊……你真】是令人受不了了……”王申也喘著叫著∶“鄭慧,我可要好好地幹你一場!”

                “噢!你……”鄭慧上氣不接下氣地扳著他的肩叫著∶“你真有那麽大的耐力?”

                她本已進入了半昏∮迷狀態,可是,給王申這一句話引出了一股無形的好奇。在精神一陣之下,她軟化的胴體又漸■漸蠕動、輾轉,雙手也提升再緩緩的從他的身上徘徊了起來。

                王申全身上下已是汗如雨下,兩只手在撫摸著他懷下這■句凹凸不平,每一寸肌膚都緊縮起來的豐滿胴體。尤其當他的手觸及她那濕淋淋,肥嫩嫩的小丘時,他確有著難忍的♀興奮,絲毫未覺得勞累。

                “鄭慧,你簡直是個活火山〓,你都快把我給熔♀化了。”

                他吻著她的頸項,一股熱氣直透她的敏感的毛管去。鄭慧不自主地打了√個寒噤,忙迫地◆貼緊他,更把她那挺聳的雙乳朝他挺去,摩擦著、旋轉著,以期ω能獲得更多的快感。

                又是一陣浪潮的來臨,她嬌喘咻咻的又把一雙粉腿纏上他正起伏不ω定的腰背上。當王申用他那粗糙的舌頭揩著鄭慧顫震的肉球之際,鄭慧∩小腹同時又感到一陣強勁的節奏在展開,漸漸地擴散便及她那最銷魂的底層。

                這時,他真的瘋狂起◣來了。

                他,弓著腰,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汗珠沿著臉頰直滾而下,氣息越ω來越急促。鄭慧※憐惜著、溫柔地、也是無限眷戀ㄨ地揉著他汗膩的頸子,一雙媚眼透著柔光。

                “王申……王申……我……我好感激♂你……”

                “我……愛你!”他激動地全身哆嗦。

                鄭慧情不自禁地,死緊地ㄨ摟著王申。

                王申此時伏動得更快,而且也更有節奏。沖刺得更急,似狂風、似驟雨。

                鄭慧終於又忍不住傳自內心深處的快感,她浪呼◤大叫了∶

                “王申……你這個強人……噯喲……你是不是要摧毀我……啊……啊……我擋不住︻你……唔……我……受不了……受不了……又趐又癢的……啊……”

                她口中雖是這樣叫著,但實際上,她正是給搔到最】癢之處,那是多麽的銷︻魂啊!

                “噯喲……”鄭慧似進入了神仙的世界,她再也無法抑制心坎◢裏的快樂,她咬牙切齒地浪呼↘急叫著。

                在這高潮疊起的時刻,她那長滿芳草的小園地內已發生了▅極其微★妙的變化,那種變化,正是造物者賦予女人們用來摧堅拙銳的本領,造物者真是設想太轰周到了▅。因而,王申只覺得身陷於一個吸盤裏,他禁不住魂出九霄,欲仙欲死。

                這時候,鄭慧像只章魚似地的纏緊著他,嘴中一直胡言亂語的★不停地哼著。那吸盤底層,正在吸吮、回旋,再抵磨、吸放。她狂性大發般的,狠狠地一連咬了他幾口。

                王申帶著一絲勝利的微笑,似不覺╳得痛的,在做拼命地攻擊,要拼出他最後的一分氣力。

                當兩人戰□ 火正烈的時候,鄭⊙慧火辣辣地只想爆炸。她,正面臨著第〇二次痛快地解脫。一時之間滿室春色,空氣為之☆震蕩,氣流回旋。

                忽而,王申暗叫一聲,他那強而有力的身體,刺透了鄭慧的熱營地。

                終於在鄭慧第二次高潮來臨,全身上下顫抖╱不停之際,王申也禁不〇住的集中火力對準目標發射出去。

                兩人死緊地擁抱著,鄭■慧所得到的快樂,一定比王申更甚。因為她不但發出蕩魂落魄的呻吟聲,而且她的身子,一直不停的顫◆抖著。那是一種自然的顫抖,如果不是◣她全身的每一根神經,都被極度的快感所沖擊◆,她是不會那樣有節奏地抖動她那晶瑩的胴體的。

                這時鄭慧半張著口,在她的口中,噴出芳香迷人的灼熱①的氣息來,而且不斷地發出她那直鉆入人心底深處的低吟聲。今天鄭慧可真是享受了①一次前所未有的仙境之遊。

                也許太勞累了→,他們都需歇睡片刻。

                鄭慧的〓那棟房子,在僻靜的山丘上,根本沒有人來打擾他們。

                而當有一個那麽美麗的女郎№,蜷縮在懷中,用她柔軟豐滿的胴體,緊貼著王申,在那樣的情形下也格外容易沈睡。

                王申睡了許久ㄨ,當他睜開眼※來時,他看到窗外,是▂一片朦朧的晨曦█。而此時除了各種的↑鳥鳴聲外,並沒有其他的聲音。

                王申垂↑下眼,鄭慧仍在他的懷中沈睡。她雪白豐滿⌒ 的嬌軀,簡直就像→一頭小白羊一樣,王申不停地▃在她美好的胴體掃視著,然後輕輕地在她胸前推了一【下。

                這一推使→得鄭慧轉了一個身,她的手臂,自然而然地在她胸前攤開。誰知兩條手臂微↑微分開來,那是一具發出誘→惑力的嬌軀,而看着这两个白发老者且胸前還不斷地起伏著。

                王申只看了她一眼,喉際不禁地又有點發顫。但是,他想到自己一整夜的拼戰,現在覺得全身一點力氣都沒有,不禁搖了搖頭。他輕輕地站了起來,在地上拾起了他的衣服,走進了浴室▓。

                等到他從浴室中穿著整齊走出來時,他看到鄭慧那雪白而豐】滿的胴體扭動了一下,然後張開雙臂,膩聲地說∶“王申,寶貝!”

                她像是再想要王申擁抱,但是當她的雙臂抱了個空▲時,她睜⌒開眼來,看到已經穿何林微微一愣著整齊的王申時,她發出了“嚶”地一聲說∶“你要走了嗎?”

                王申實在舍不得走,可是他又非走不可了。因為即使有鄭慧肯去法院替他作證,但是控方所掌握的證▲據∏,也實在太強而有力了。在劫卐案的現場,留著印有他指紋的♂一把手槍。以,他極有可能仍逃脫不了▼被判入獄的命運。

                而要挽救他那種命運的唯一辦法,便是要設法趕緊找回那批被劫的ㄨ珠寶,找到真」正的搶劫者。

                王申已經知道,那一定是'夜鶯'所幹的事。但是,至於如」何才能找到'夜鶯',王申到目前為止還是一點把握都沒有,因此他必須盡快▽地想辦法,不能再耽擱太多的時間了。

                所以,他點著頭說∶“是的,我要走了!”

                鄭慧發▽出了“唔”一聲。她雙手※反按在床上,慢慢地挺起胸來,那是個極其誘『人的姿勢,使她飽滿的胸←脯,更形高張。她那白玉般的雙峰,高高的挺『聳著,而且在微微的顫動著,艷紅色的乳尖顯得更為令人囑目。

                要抵抗那樣的誘惑,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況是年輕力壯的王申,但王申還是非走不可。

                他舔舔嘴唇說∶“親親,事情一了結,我就馬上回來陪你。”他一面說,一面已向門口◎走了兩步。

                鄭慧顯然著急了起來,她急急忙忙◥地說∶“別走!”

                王申轉過←頭來∑ ,當他看到鄭慧的時候,他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鄭慧這∑ 時候的樣子,實在是沒有一個男人不心動的。

                她仍然躺在床上,但是她的一雙玉腿卻是高高的舉著。當王申轉頭向她望來時,她用她那纖細潔白的玉指拉住了↙她的腿彎,她將整個玉體上最動人的一部份完全呈現∑ 在王申的眼前。而她那︾如蛇一樣地細腰,則在輕輕地擺動扭閃著,豐腴白嫩的雙手,也隨之在擺動著。

                王申只感覺到她整個人●像是一盆火,一盆可以將任何男人熔化的火。

                王申站住了㊣身子,停立著,他實在沒有辦法不發呆。

                鄭慧的雙手之中充滿了媚意,她發出㊣聲音,是如此甜膩、如此悅耳。

                她說∶“王申寶貝,你難道真舍得離開我嗎?”

                王申突然發▓出一下含糊的呼叫聲來,他向ζ前沖了過去。一俯身,雙手握住了鄭慧纖細的足踝,將她的兩◣條修長玉腿高舉了起來,鄭慧此時發出了一下驚喜交集★的歡呼聲。她以為王申真的聽她的話,已不會離去。

                但是,王申的行★動,那樣粗魯,卻又不免令她有點吃驚。王申提起了她的∑玉腿之後,向側面輕輕『地扭一扭,便將鄭慧整個豐滿的胴體,扭轉了過來鄭慧,這時變@成伏在床上。她那雪白的背部,立刻高聳了起來。

                而王申也在這時→候突然下手,“啪!啪!啪!”在鄭慧的肥臀之上,連打了幾下。他下手十分的重△,以至於鄭慧那羊脂白玉般的皮膚,立刻出現了鮮紅的手印。

                鄭慧被打得尖叫了起來,王申也喘著氣。

                那幾◥下的打擊¤,使得王申難忍的欲念宣泄了不少,他知□道若不這樣,他將控制不了等吧自己。同時他也知道他是非走不可,如果∮再不走,給鄭慧翻個身來,將他纏住〓的話,那他就再也走不了了。

                所以,就在鄭慧的尖叫聲中,他一∮躍而起,向門口沖了出去,她拉開←了門,這時閃身走出,“砰!”一聲將門關上,他拼命向前奔々著,直到他轉過頭來ω ,已看不見鄭慧的那間房子,這時他¤才松了口氣停了下來。

                可是他想起剛才鄭慧〖那種誘惑之極的姿勢,他仍然不免心跳不以的喘了幾口氣,要不¤是時間緊迫,他還真舍不得走①呢!

                他一面走,一面在心中盤算著,要用什麽◣辦法,才能順︼利地找到'夜鶯',而找到後又該如何對付她……

                另一方面,王探□ 長給他的期限,不能說是豐裕的。如果'夜鶯'知道他在找ㄨ她,而故意躲◤起來,不和他見面的話,那麽他是一點法子也沒有的。

                當王申ξ 想到這一點時,他不禁地笑了起來。中指和拇指相扣,發出“得”的一聲來,因為他已經想到十分重要的一點。

                他想到的是,他不能去找'夜鶯',而是要讓'夜鶯'來找他。於要用什麽方法可使'夜鶯'來找他。王申只思索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內,他已想了三∮、四種不同的方法出來了,而且他認為都是非常有效的。

                他決定采取其中,最快、最有效♀的一種。

                他下山後,便立刻和李胖子通了電話。在電話中,他要李胖子去散布一個謠言,散布謠言的對象是三山五嶽的各路人馬。

                謠言的內容是〓∶著名的妖艷女匪首'夜鶯'曾向浪子王申自動獻身,但是結果,王申卻在'夜鶯'脫光〓衣服之後,在她的豐臀上踢了一腳,然後揚長而♀去。

                他所以要散布這個謠言的目的,就是要去激怒'夜鶯'。他知道,當他慫恿'夜鶯'的三個手下享受♀了'夜鶯'美好胴體之後,她對王申已恨之入骨,所以她◥這次會想出這麽毒辣的辦法來陷害他。

                而現在,王申要'夜鶯'更恨他。使'夜鶯'感到,制造一個◣陷阱,假手法律來對王申,還不足以泄她的心頭之恨。那麽,她就會親自來對付他,這樣王申的目的就可以達∩到了。因為不論如◎何,王申必須先見到'夜鶯',和她會◣過面,然後才能證ω明這一切,洗清自己的罪名数量。

                而在'夜鶯'來講,她對王申確實恨之◥入骨。

                那是半※個多月前的事了。

                王申參加'夜鶯'的一個酒會,會後他和她的手下聊起'夜鶯',王申發現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願望,原來他們都覺得'夜鶯'對他們很好,可是卻沒有一人能和她發生◥更進一步的關系,感到很遺憾。

                這個讓人一見便驚為天人的'夜鶯',生得十分誘人,肌膚勝雪,全身上下無一處不充滿著妖媚性感的氣息。她的手下對她十分恭◢敬,但也都希∴望能享受她那美好的胴體。只是一直从头到尾沒讓他們有這種機會。可見'夜鶯'的手腕有多高了!

                王申,這個獵∴艷高手明白以後,忙笑道∶“沒關系,看我來代你們制造機會◢吧!”

                第二天晚上,王申又來到'夜鶯'的住處。

                '夜鶯'今天穿著緊身的紅色洋◢裝,正在牌桌上和她的三名手下打牌。

                她一①見王申便嬌笑地說∶“王申,來玩上幾圈如何?”

                “好呀!反正沒ぷ事幹,玩幾圈打發打發時間。”

                三名手下的一人故意退到後面的沙發上,讓王申下去,靜待好事的來▓臨,而其他的二人也心中有數,存心看事情的發展。

                他們一開始就放水,讓'夜鶯'大贏特贏。'夜鶯'也樂得嬌笑不已。

                八圈過後,'夜鶯'笑道∶“休息一下吧!去弄點吃的!”

                不久,自外面館子送來一桌酒席,王申連忙搶╳先付了帳,然後不容'夜鶯'開口,便哈哈□ 的笑道∶“算我請客,別客氣。”

                '夜鶯'拋給王申拋一個媚眼說∶“王申,你這個■浪子,這未免太讓你破費【了,應該由我請客才對。”

                王申忙笑著說∶“小意思,我出菜,你出酒,我看【你的酒櫃中有著不少的名酒,就拿瓶來給我們助興吧!”

                '夜鶯'欣然地取了酒☉來,王申接過╱酒,一看∶“喔!黑牌的,好酒!”說完便開了那瓶酒,將每個人的杯子倒滿【之後,瓶子內已所剩無幾了。

                此時王申又開口道∶“夜鶯,你的酒櫃中還有哪些酒呢?”

                趁'夜鶯'走去拿∮酒時,他把一粒藥丸加在一只杯中,然後分別加了一些冰塊,用筷子√在酒杯中攪了攪。她的三名手下在旁看得直點頭,他們知道計劃終於順利展開了!

                此時,'夜鶯'又拿了一瓶酒回桌就席了。

                '夜鶯'就席後,五個人便盡情地吃喝著。四個大男人眼見◥計劃即將實現,心情◆十分的愉快,所以時量大增,酒興大濃,不時∩傳來豪放的笑聲。'夜鶯'則是贏了錢,心情愉快,也笑個』不停。

                她毫無戒心地喝著酒。十分鐘後,酒力、藥力開始發作Ψ 了!'夜鶯'只覺得全身熱呼呼的,尤其是小腹處更好像有著一把火在燃燒一般,大似有逐漸擴散的感覺。她以為是好久沒有喝這種烈酒的關系,於是她停止了再喝。

                可是沒〒有多久,那種火熱的感覺越來越濃,範圍№也越來越大,她也ㄨ氣喘呼呼的,全身只覺得需要好好的發泄一番。這是她從未㊣有過的現象,四個大男人仍沈住氣地狂飲※著酒。

                '夜鶯'起先還懷疑他們再搞鬼,可是她相信她的㊣手下絕對不敢對她如此,而且看到王申沈著的※樣子,她的疑念頓消。可是≡那欲火卻消失不了。

                此時王→申見'夜鶯'粉頰通紅,全身微抖,喘呼呼的,便知道藥力開始作用了,便故意裝好人↑地說∶“各位,我看她已差不多了,別勉強了!”

                手下⌒ 三人中一個姓王的,仍故意說∶“鶯姐的酒量一向↑很好,今晚是什么意思怎麽失常呢?”

                王申關心地問∶“夜鶯,你喝醉了?”

                '夜鶯'此時是啞吧吃黃蓮,有苦說不出,她勉強忍耐著全身欲火的煎熬,仍裝↘出笑的說∶“沒關系,可能是喝得太急了!”

                王申起身說∶“我去幫她泡杯濃茶,解解酒!”

                眾人知道王申又要使花樣了,連忙關心地你一句我一句地對著'夜鶯'問個沒完,以掩∏飾王申的行動。

                不久,王申端來一杯熱茶說著∶“夜鶯∏趁熱喝吧!”

                '夜鶯'感謝地說∶“王申,謝了!”

                接過茶,'夜鶯'連】喝了幾口,她實在熱一座漆黑色得要命,茶能解酒,她當然是一喝再喝了。

                這一喝,整個防☆線垮了!

                '夜鶯'這個道上女王,被王申給設計了!

                四個男人相對神秘地微笑著。

                過不∏到五分鐘,只見'夜鶯'急道∶“你們稍坐,我去洗個臉!”

                '夜鶯'不待╱他們點頭,便急急忙忙地沖進〇浴室,門一上鎖,便開始放水準備洗個澡,降降№全身的欲火。誰知她不泡還好,越泡熱水,欲火更熾!就好像在火上加油一般。只覺ζ得全身癢得要命,全身血管被欲火激得好像要▼爆裂了一般,這是她從來沒有過的滋味。

                尤其√是在她小腹以下,小穴處更是漲得要命。需要男性剛猛有勁的陽具來抽插!

                她不由自主地以『手指來自慰了!

                她先以右手中指在穴內扣弄著,不久她又進了▽食指。是她化龙钵从她体内飘了出来越挖越難過,淫水不停〓地流著。

                她終於忍不住地開始呻▽吟了∶“喔……喔……喔……癢……癢呀……癢死我了……哎呀……趐極了……哎呀……好癢好趐呀……唉呀……”

                在客廳繼續飲酒的四個男人得意極了。

                '夜鶯'的三個手下都對王申豎起拇指說∶“王兄,了不起,真不愧是獵艷高手!”

                王申此時見大功即將完成,便笑著向他們三人說∶“我◆看差不多了,下來的節目就看你們表演了,可要好好的把握機會,痛痛快快的享受一』番啊!我要先走№了。”

                於是他便起身走到浴室門口,對著'夜鶯'大聲說著∶“夜鶯,我有事先走⊙了,改天再來拜訪。”

                '夜鶯'此時正被欲火激得難耐,聽到外面〗王申的叫聲,只隨便的應了聲∶“我不送你了,慢走吧!”

                王申走回客廳後,'夜鶯'的那↙三個手下,排行老大的王←石川,對著王申吞∑ 了吞口水說∶“我看㊣ 差不多了,咱們誰〗先來?”

                王申笑道∶“王兄互相碰撞排行老大,當然由你來打頭陣,等一下再由老二來接應,然後ζ 由老三來壓後,這樣的安排行嗎?”

                三人都沒意見。於是,王石川哈哈笑道∶“王申,你在下有請了!”

                王申笑道∶“王兄請便,好好玩吧!我也該走了。”說完王申便離●去。

                且說王石川到浴室外,剛想敲門,探探'夜鶯'的反應,誰知卻聽“叭!”的一聲浴室門∑大開,'夜鶯'沖了出來。

                她全身赤裸裸地沖出浴室,三個大男人只【覺得眼前一亮!三支“槍”立刻舉槍致∑敬!

                王ω 石川首當其沖,被'夜鶯'一下子沖倒在地毯上,他當場跌個四腳〗朝天,但是心中卻是高興∑不已,他的夢想終於成真了。美★麗的女主人自動投懷送抱,不亦樂乎!

                '夜鶯'捉住王石∑川,立刻喘呼呼剝著他的衣服,那迫不及◣待的樣子,令人覺得好∏笑。

                不久王石川也變@成了身無一物的原始人了,他胯下的那根雞巴硬硬不甘挺挺的,而且不斷地在抖劈動著,大約有六、七寸長,此時正殺氣騰騰地準備沖鋒陷陣!

                只聽'夜鶯'喘著叫∶“石川……來……來吧……你……你別怕……我現在……需要你,你可要好好把握……這個機會……快來呀… …這是我給你』的……一個新任務……”叫完,自己便仰ξ天倒下去了!

                王石川傻住了,他自嘆艷福不淺,今晚能享受這個大●美人。

                雪白的肌膚、高挺的乳峰、翹得適△中的肥臀、纖細的腰战力肢、迷人的臉孔,真是上帝的精心傑作!尤其那一片美麗的三○角洲,形成一片毛茸茸的神秘草原,散布在陰戶上,黑白分明,更是令√人心癢!高高隆起的兩片肉縫,更是令人垂涎欲滴!

                王石川看▲得差點昏過去,忙叫著∶“好美的小穴呀!”然後以一式“餓虎撲羊”淩空撲在'夜鶯'的身上,頭一低,便吻上了〓那迷人的櫻唇,左手不斷地在↓她的胸前活動著。

                他感到洞柔柔的,軟綿綿的,滑溜溜的,有◎著說不出的妙處。過渡的興奮,他竟微微的發★抖著。

                '夜鶯'本◎就欲火焚身難過得要死,再經王石川一陣的亂吻、亂摸,使得她更加〖酸癢,更加難過!

                她不禁叫◤道∶“石川……快呀……別再摸了……你就快點插╳進來吧……唉呀……唉呀……癢死我了……快……快點插進來吧……唉呀……難過死了……真急死人了……”

                她▂將騷穴自動的迎向王石川那已硬得ㄨ如鐵棒的大雞巴!

                王石川見狀,真是樂壞了。這是他作夢也想不到的好事,一向直有︽他求'夜鶯',聽她的話做事,為她賣ξ 命的,誰知道如今她卻自動將“寶貝”送上門來,真是想不到!

                他吃吃大笑一聲∶“好!好!這就過來!”說完大雞巴一挺。

                由於'夜鶯'早就大開“門戶”,方便極了。王石川那根大雞巴對準她的騷穴,用力往前一頂……

                “滋!”一聲∮便一路通行無阻的全根沒入!可惜“材料”規格不符,無法插至穴心。

                '夜鶯'那騷穴◣一吞進雞巴,她立刻將雙腿纏在王石︾川的腰上,然後立刻像風車般不斷地搖了起來!

                她不僅搖】著,而且還不↓斷地挺著!聲勢十分浩大,可見她癢到極點了!

                王石川只覺得好像在汪洋大海中行駛的一艘小船,被風浪搖得十♀分厲害,就像〓時時都有被翻落的可能。他連忙用力凝定了四肢,任她搖動。這樣經過你必死无疑了幾分鐘後,總算才得“風平浪靜”。

                '夜鶯'已經这些都是因为他喘呼呼的說∶“呼……呼呼……好……好過癮呀……唉呀……石川總算你幫了我……總算∏舒服點……舒服點了……哎喲… …石川你……你〗就不要客氣了……這是我要你做的……你就用力插吧…………我不怪罪你的……哎喲……怎麽又癢起來了……”

                說完,她那豐滿的胴♀體又不規則的蠢動起來了!

                王石川覺得妙透了!那々根雞巴被她那一陣激烈的搖動,搖得又粗又◥硬的,大龜頭被穴內的在半空之中融合在了一起熱淫水泡得真是爽透了!他々再也忍不住了,連忙用力抽插著。一時“滋!滋!”的插穴聲¤響個不停,一股淫水順著股溝流了下來。

                '夜鶯'被他一插覺得比較舒服一點了,但々是穴內深處由於王石川的雞巴沒能直抵她的深穴而覺得有點怪怪的。

                這真是Ψ美中不足呀!

                於々是她拼命地挺著騷穴,一直往雞巴挺著,恨不得將雞巴整根都吞進去,以便能獲得更加∮舒服點。可惜她挺了半天,並≡未能如願。

                而王石川好不容易能有々今晚這個機會,他當然拼著全力猛抽急插著。他覺得全身每一個細胞◤都舒舒爽爽的,龜頭的馬眼漸漸地張開了,他知道時候快到了!

                他還想好好的享受一番,於是他用力吸了一口長氣,蓄足了精神與力氣,然後挺動著雞巴★,發動了猛烈而又緊湊的總攻擊。

                '夜鶯'配合著挺著◥騷穴!

                一時“啪!啪!”脆響著!

                老二看着眼前鄭義仁一看到'夜鶯'的那股騷勁,那顆心實在癢極了,底下的那根▆雞巴也不安分地抖動著。

                他吞了一口水說∶“老三,你看,好浪呀!”

                阿雄點頭笑道∶“不錯,實在夠勁,可▓惜以前都沒有機會享受她,今晚可要好好的把握機會。我看老大好像招架不住了,你就好好的準備一下,這浪貨也真不易伺候呀!”

                鄭義仁哈哈大☆笑著∶“放心,我早就準備▂好了!”

                果然,五分鐘㊣還不到。只見王石川用盡全身力氣緊緊摟著☆'夜鶯'劇烈█地不動了。

                顯然,他已經他这里泄精了!

                '夜鶯'好像貪吃的小孩一樣,當她正█要進入狀況,緊要關頭時☉,王石川卻一◇泄如註,把那家夥給軟了下來,真是煞風景☉!

                但是'夜鶯'似乎還【不肯就此罷休,她又挺了幾下,套弄著那又軟又小的雞》巴越套弄越覺得沒趣,越围杀套穴內越癢,只是搔不到癢處,真是要命。

                於是她嘆道∶“石川,今晚讓你辛苦了,你休息◣一下吧!”

                言下之意,叫石川下去。

                王石川雖然心有余》而力不足,但他今晚是爽透了,他滿意極了!

                在王石川一下馬,鄭義仁便立刻上去接班∮。

                當他來到'夜鶯'面前時,她便嬌笑的說∶“義仁啊!今晚你可要給我好◥好的表現,以後可沒∩有這種機會了,但願你能讓我痛快,否則我是會◥生氣的。”

                鄭義仁一聽'夜鶯'如此的說著,他便毫不客氣地挺著那根大雞巴,想要往前沖了。

                誰知'夜鶯'卻急忙叫著∶“慢著!讓我來。”

                原來剛才她正要漸入佳境時,王石川卻一泄如註,使得她好像被吊在半空中一樣,抓不到、也摸不著。那滋味果真難受!全身竟然更〒加酸癢。

                她看見他那№根肉棒子和王石川的家夥差不多,如果由他采取主動,到ㄨ最後自己難免又被吊胃口。於嗡是她決定采取主動,她要鄭義仁頂著雞巴頂天立地似的直抖著。

                '夜鶯'見狀迫不ㄨ及待的跨腿跪了下去,雙膝一著地,立刻以雙手←將那兩片肥厚的大陰唇撥開,然後對準雞巴坐了下去。

                “喔!好舒服!”'夜鶯'舒爽的叫了一聲∴,聲音微微㊣顫抖◤,然後大雞巴整根被吞掉了。

                '夜鶯'開始≡上下套弄。不久,又換成前後推動,然後就是左右云岭眼中充满了赞赏搖擺。最後來個“圓臀”,只見她下身以大雞巴為中心不斷的以順時針方向或逆時針方向旋轉著!

                她此時是又自主權,她覺得穴內哪裏癢,便搖向那▅裏!

                她套弄得眉開眼笑,但也喘呼呼的,挺辛苦!畢竟這是止癢▅的良方,她仍拼命地套弄著。

                這時在下方的鄭義仁可以說樂得不知天ξ 南地北了。他躺】在地毯上,任由'夜鶯'去套弄、去搖旋,他光是欣賞她胸前那對抖動個不停的豪乳▲就夠樂了,何況雞巴被她套動得有難以形容的这金帝星之中美味!

                他只覺得自己的雞巴好像泡在“暖瓶”中,既舒服又爽快,尤其龜頭被套弄得▓更是舒暢。他不禁伸出怪手,撫弄那對奶子。豐滿、滑嫩、彈性奇佳,真令他愛不〖釋手。

                而雞巴有時被旋扭得有點疼痛,但是不久便被陣陣的快感取而■代之而覺得卐妙不可言,他真是全╱身上下都在享受著。口中不停的你必定要陨落叫著∶“妙!妙呀!真妙!”

                在旁觀只怕神劫就会降临吧戰的阿雄,一見'夜鶯'的浪態,便知道是王申藥下得太重了,照這樣卐下去,必定須由他去收場了〇,而且這似乎是一場苦戰呢!此時他連忙吞下一粒王申給他的助興丸,準備大戰!

                這也許是王申早有準備,否則他們三人恐難應付這騷貨的。

                她一聽╲老二叫妙,就覺得心中不妙了。連忙叫著∶“別說話,閉口吸氣,否則√會早泄!”畢竟阿雄這方面較我实在不明白有經驗。

                鄭義仁依言而○行,穩住陣腳。

                好在有√阿雄的提醒,因為他【發現,剛才得意忘形叫了幾句,精門似已張開,這是射精的預兆!他連∩忙的吸氣,再吸氣!

                男人在射精前,雞巴總ω會更加膨脹些,'夜鶯'覺得穴∩內突然充實了不少,帶給她陣陣快感,她立刻加緊套弄著◆。

                這一來可爽了鄭義』仁∶“喔……喔……好……搖得好……幹得好……真是好極了……真是妙不可言……鶯姐……好俊的床功呀……今晚令我太爽了……往後就ξ 是你要我的命……我也會給你……噯喲……妙透了……唔……啊……我就快不行了…… ”

                他爽得不顧〗一切了!不僅嘴∑ 巴在叫,而且也快速地向上挺著雞巴,迎合⊙著她的套弄,“啪!啪!”肉擊聲響個不停。

                淫水不知何時以在鄭義仁的小腹上流濕了一︻大片,黑漆漆的陰毛,全被泡濕得糾結在一起。

                他在做最後的沖刺反擊,而'夜鶯'也沒命地旋扭著。

                鄭義仁只覺得龜頭一陣舒暢的趐嘛,根部以下不住地抖動,馬眼一張,一股熱呼呼的精液射出去了!他抵擋不住的“開槍”射擊了!

                '夜鶯'那騷穴ω 被熱精一燙,也泄了!

                淫水、精液合而為一,流了一大片★。

                她泄是泄︼了,但藥力未退,不久'夜鶯'又覺得全身火熱,酸癢不已,她又鼓起精神¤開始搖擺著。

                這一來可控制苦了鄭義仁。他正泄得迷迷糊糊、昏昏沈沈¤之際,'夜鶯'卻又向他“開戰”,使得他措手不及★,全身酸死了,於是他連□ 忙用雙手按住她的腰。

                此時,她正☆癢的要命,不顧一切的動@著。雖然腰部被按⌒著,但她仍能做小幅度的搖∏擺,否則她自己會癢得受不了轰!

                凡是有經驗的男人都知此刻道,當你在射精的剎那,如果繼續插幾下,那真卐是爽快啊!但是過後再多插幾下ξ那可受不了,因為那種趐酸實在太難受了。

                鄭義仁目前在這情形』下,大雞巴被磨得宣泄著,全身汗毛直』立,雙腿挺直。'夜鶯'這浪勁,他是招架不住〒,心中有點害怕了。

                於是他開口求道∶“鶯姐,我不行了,我看讓老三來△服侍你吧!”

                阿雄一聽老二¤如此求饒,知道他確實支持不住ξ了,如果√再不上前解圍,恐怕就有麻煩了。

                而'夜鶯'這時也知道他沒什麽搞頭了,便向阿雄招手ζ道∶“阿雄,你過來吧,阿仁這沒用的東西,兩三下就清潔溜溜了,真不配當個男人,我要試試你的功夫,可不能讓我失望哩!”

                阿雄好不容易等到√機會輪到他,他的一股欲火委〓實忍得太久了,到此他恨不得一幹為快!他匆匆地脫了衣︼服,挺著那八寸又粗又大的雞巴,上前一把抱起了'夜鶯'直往♀房中走,同時邊走邊對'夜鶯'道∶

                “鶯姐,今晚我真榮幸〓能夠伺候你,但你能◎吞得下我的家夥嗎?”

                '夜鶯'連忙伸手摸了阿雄的大雞〖巴,又粗又長,而且是硬硬☆的,還熱呼呼的。她心中一震,實在是太♂高興了,想不到●阿雄有如此的份量。她忙浪♂笑著說∶“那再好不過了,我正需要它來為我止癢◤呢!你行嗎?”

                阿雄哈哈大笑說∶“事實勝於雄辯,你等著♂瞧吧!”說完,用力將'夜鶯'丟在彈簧床上。

                '夜鶯'的身子還沒擺︾好,阿雄立刻站在床前,用力抓著她的腳跟,將她雙腿放在左ζ 右小臂彎處,張得≡開開的。一吸氣,大雞巴■用力向前一挺,像一支標槍一般ζ 迅速地插進'夜鶯'的騷穴∮花心◥,而且還剩留一寸在外頭。

                '夜鶯'遭大雞巴用》力一頂,只覺得穴心好像凹ζ 了進去一般,而且還熱呼呼的、趐趐的挺舒¤服。

                她不禁贊道∶“阿雄,好妙呀!還是你的受用!”一說完,立刻浪勁十足◣地挺動著騷穴。

                她將騷穴往上直挺著,那對奶子〓也隨她的挺動直抖著,真迷人。

                阿雄在這方面的經驗二十四倍攻击轰然朝那张狂狠狠斩了下去也算是老道了。先以“九淺一深”之招,穩紮穩打的这第三剑抽插著,同時均勻的調息著呼吸,以利持久戰鬥。

                沒多久,'夜鶯'的淫『水直流了!淫水隨著她的挺動四處飛濺著。

                她覺得穴內被阿雄∏那根大雞巴擠得不但一點空隙也沒有,而且還漲得要死,每當他淺插幾下到穴內正癢時,就來@個重擊,這招“九淺一深”的幹法,真是把她幹得心花怒放,不亦樂乎!

                '夜鶯'被阿雄那『支大雞巴插得有些破皮,而且々插裂了洞門,使她穴內有火Ψ熱熱的疼痛感。但是她偏偏又猛烈地挺動著騷穴,使她那裂開的口更■加大,竟流下了一滴滴的鮮血來。

                她仍然照挺不誤,因為不Ψ動的話,她穴內會癢得要命。而越挺,大雞巴就插得她越舒服,騷穴內所得到的快※感遠勝於裂口的疼痛。

                這時她已是欲罷不能了。

                阿雄∞見騷穴受傷流血,忙停▲止抽插,說∶“鶯姐,你受傷了,別玩了!”

                '夜鶯'急忙搖頭說∶“沒關系,快用點力插!”

                阿雄再問∶“你講的,以後可別怪∮我!”

                '夜鶯'點了點頭說∶“放心,這是我叫▅你幹的,怎會怪你∮呢?狠狠地幹我吧!”

                阿雄大笑一々聲,雙手微ぷ擡高,使那騷穴懸空而起,然後用↘力狠狠地插插著,猛力的幹著。真是↘又很又準,記記到底,下下用力,幹得'夜鶯'直發抖。

                “哎喲……哎喲……阿雄呀……我……哎喲……幹死我了……小穴……小穴爽死◥了……好寶貝……阿雄哥……唔……你的雞巴好大呀,插↘得我好美……好美呀……”

                她竟叫起阿雄哥哥了,可見有多爽!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