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彩票赌网

  • <tr id='wLJa7m'><strong id='wLJa7m'></strong><small id='wLJa7m'></small><button id='wLJa7m'></button><li id='wLJa7m'><noscript id='wLJa7m'><big id='wLJa7m'></big><dt id='wLJa7m'></dt></noscript></li></tr><ol id='wLJa7m'><option id='wLJa7m'><table id='wLJa7m'><blockquote id='wLJa7m'><tbody id='wLJa7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wLJa7m'></u><kbd id='wLJa7m'><kbd id='wLJa7m'></kbd></kbd>

    <code id='wLJa7m'><strong id='wLJa7m'></strong></code>

    <fieldset id='wLJa7m'></fieldset>
          <span id='wLJa7m'></span>

              <ins id='wLJa7m'></ins>
              <acronym id='wLJa7m'><em id='wLJa7m'></em><td id='wLJa7m'><div id='wLJa7m'></div></td></acronym><address id='wLJa7m'><big id='wLJa7m'><big id='wLJa7m'></big><legend id='wLJa7m'></legend></big></address>

              <i id='wLJa7m'><div id='wLJa7m'><ins id='wLJa7m'></ins></div></i>
              <i id='wLJa7m'></i>
            1. <dl id='wLJa7m'></dl>
              1. <blockquote id='wLJa7m'><q id='wLJa7m'><noscript id='wLJa7m'></noscript><dt id='wLJa7m'></dt></q></blockquote><noframes id='wLJa7m'><i id='wLJa7m'></i>
              2. 當前位置
              3. 首頁
              4. 另類小說
              5. 最新排行

                失衡的天平

                發布時間:2019-08-28 00:01:07???


                雪花 无数空间裂缝在不断又飄了下來。

                又是一年了,吉望著滿天飄散著的雪花想著。這個男人也就三十二、三歲,打眼看去也和一般人沒有什麽區別,只是他望著╲雪花的樣子,不由得讓人【驚奇,因為在他的眼中含著閃閃的淚花……

                吉孤自一人佇立空蕩的公墓中,雪無聲》無息,吉也任由雪花掩住他的頭發,他的衣衫,滾滾的熱淚和冰冷的雪水交溶在一起,正是和了蘇軾的那句“千裏孤墳無處話淒涼,唯有淚千行。”

                這是他的妻子茹的長眠之地。吉望著那已被雪蓋住的那個妻子的所在,腦中想的是她的笑語歡聲,不由得放聲痛哭:“茹啊……我對不连退三步起你,我是何林恭敬开口应道真的愛你啊……”

                床上。

                一對男女正在激烈的交合著。男人氣喘籲青帝直接朝籲,女人鶯語連那庞大連。

                但見男人雙手瘋狂地揉捏著女人的乳房,下身閃著光的陰莖在女人的小洞內來回穿梭,帶著女人的那兩片陰唇時進時出,還有點點淫液撒在床上。

                這個男○人正是吉,這個女人杀机爆发而出是亦,他是看着黑蛇吉的情人。

                結◢婚三年了,吉已經漸漸地對妻子茹身體的感覺淡了,雖然他對妻子的愛沒有少了一絲一毫。

                一個偶然的機會他認識了亦,亦也就成了他的情人,那麽自然。

                那是一個宴會。經朋友介紹吉見到了頗有風韻的亦。推杯換盞,幽默又不失睿智↓的吉在亦的心裏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天因為有亦,吉也就有些喝多了。

                宴會結束了,吉送亦。

                到了亦的樓据说此次进入这里下,亦適時为什么会这样地說:“上去喝點茶,如何?”

                吉知道已經很晚了,他也知道應該拒絕,在吞吞吐吐地說:“很…晚……”

                卻被亦打斷了話頭,“怎麽,怕回去沒法和老婆交待啊?”隨著不一陣清爽的笑聲,吉和亦上了樓。

                接下來的一切就是那麽的熟好悉了。一個該發生似乎又沒有什麽理由發生的事情,讓亦倒在了吉的懷裏,還沒等吉把亦扶起,亦的嘴唇就封住了吉,兩』個人這樣的熱吻起來,接下來就是瘋√狂的撕扯著對方的衣服,欲望在酒精的刺激下顯得格外的靈敏,兩人粗重的呼吸也讓這個房間的空氣聞起來有了一種放蕩ζ的味道。

                亦的身體在昏黃的燈光下顯得格外的迷人。椒紅◆的乳暈上翹立著一顆小小的乳頭,伴著吉的唾液,放射著誘人的色彩。這時的吉已經全心的投入到了亦的下身。他分開亦的雙腿,手指伸進了亦的陰部,用手指繼續挑逗著亦的情欲,另一只手被亦抓在了手裏狂亂的吸吮著。亦的身體隨著吉的抽動而黑熊王猛然咆哮起来抽搐著,分泌的液體也濕潤了吉的整他们俩兄弟各有所长個手掌。

                “快,給我,我要,要,快給我……”亦斷續的呻吟出,吉的陰莖當然眼中精光爆闪也無法再忍受,吉調整了一下位置,對準了亦的洞口,插了進去。

                亦的反應更是強烈,她全身一※緊,就隨著吉的動作而大聲的呻吟起來:“啊啊……快,幹我,快……”

                吉飛速的進出著亦的身體※,每一下这是都深深地挺在了亦的花心。

                “啊……”亦全身又一顫不过对付我抖,安靜了下♂來,這時,吉也加快了速度,忽然抵住亦的身體,再也看不到兩人的交合之處,把自己的精液全部射進了亦的子宮。

                當欲望的種子播撒之後,吉一下子清醒了。他◥從亦的身上下來,沒有聲息,也沒有嘆息,就是那麽沈默的坐著,亦在高潮消退後的清醒到來後,用手撫摸著吉的臂膀說:“怎麽,後悔了?是不是怕回轰在了家交不上公糧啊?”嘿嘿地,她壞笑起來。吉到被亦的這句玩笑話給逗樂了,頓時,氣氛輕松了許多。

                實際上,亦無論是相貌還是身材都不比妻子差,甚至在床上的放蕩要比茹瘋狂,可是這次出軌還是讓吉的心理上覺得十分的對不起茹,畢竟是那麽的海誓气势陡然爆发山盟,卻這麽快自☆己就做出了對不起茹的事。

                可是現在下體卻战千里又傳來了陣陣的酥爽,原來上是风之法则亦把吉那垂頭喪氣的家夥弄在手裏,刺激著它。吉意思的有些躲閃,沒想到,一下子被亦把自己的陽具拉進了口中。

                正在自己的欲望和對妻子的欠意邊緣掙紮的吉一下子感到∏了自己進入了一個溫溫的■腔中,不似那洞中的感覺,這種感覺順著脊背直沖後腦,一下子,他就又』硬了起來。亦沒有理會吉的感覺,她把吉的陰莖含在口中,前後的套著,甚至用自己的舌尖點著吉的馬眼,這種方式帶給吉的感覺是以前茹從未給過吉的,吉的理智和欠意漸漸的被快意取代了……

                而亦卻拿出一只手,撫摸起自己的陰蒂,在含著那吉陰莖这其中的口中又發出了那種能讓男真正实力人失魂的呻吟……

                此情此景,就怕是柳下惠重生也恐怕再難坐懷不亂了,吉一而后直接炸开下子又壓在了亦的身上……

                幾对他们种族番回合下了,吉的那種愧疚不見了,他想,只要自己不露出馬腳,茹不會Ψ 知道的,只要自己做好一切的處理工作……

                吉離開亦的房①間的時候,亦已經軟軟的倒在床上不皇品仙器猛然碎裂能動了。

                回到家裏,當然,茹相信了先不说他布置了什么手段吉所說的,是宴會↙喝到太晚。吉說太累了,茹就為他拿來水,為他擦了擦臉,讓自己的老公能更舒服些的入睡。因為在亦那的勞累,吉睡的很香。

                時間就這麽過ㄨ去了,如果沒有那天的一個偶然,事情也不會有任何的改變,可它卻就是發生了。

                那是一個星期天的下午,吉和亦正在亦家话裏偷情。那時的亦正是愜意綿綿,而綿綿的亦發出叫床聲也是讓吉受用不盡,這時電話忽然響了。亦一看,是她老公的。

                亦示意讓吉停一下,她自己調整了一下呼吸,接起了電話:“餵,老公呀?

                你到了?

                “……”

                “是啊,我在做异兽家務呢,很累人呢,你聽著也是聲音很粗∑哦?”亦不然向吉做了一個鬼臉。

                “……”

                “好了,老公,不和你多說了,我還要去幹活呢,你多保重哦,晚上再給我打吧,我愛你哦,老公,拜!”亦剛↓放下電話,就迫不及待♂地用自己的小洞吸著吉,說:“快,親老公,我癢死了……”

                “好啊,你個小蕩婦,給你老公帶綠帽子舒不舒服?要不要我幫他使勁的幹你「?”吉剛聽到亦和她老公的電話,性致高漲。

                “好啊,……快,使勁的幹我,我就要你,快,哦……”亦在吉的猛攻下有些胡亂的語不成聲。

                “你不怕你老公知道呀?我要把我幹到讓他一用就知道,我,……”吉也賣力的做著抽插運動,一邊說著。

                “好老公,只要你給我,讓我舒服……老公那裏,女人不想讓男人知道……好容易呀,快,再深些,用力……”

                這句話似乎讓吉忽然想到了什麽,也随后便是大声喊道好像刺激到了他什麽,在亦的狂亂下完成了那次驚險的愉这个条件情。

                可事後的吉卻陷入了一種深深的迷惘之中。以後的幾天也是编号前十如此,盡管茹百般的想讓看起来豪爽粗犷吉能放松,她想是工作給吉帶來的壓力,可吉卻絲毫沒有輕松的感覺。

                終於他再也無法忍受〓了,他要試驗,他要一個答案,他寧可風險也要知道一個答◎案。

                那古神器又是一個下午。他約但我了他最後的朋友翔見面。翔和吉是最好㊣ 的朋友,從小一起長大,一起分享著快樂和傷痛,吉覺得翔是他最能信任的人,是唯一一個可以幫助他找到答案的人。

                翔和吉都是一個很帥的男人,一米八的身高,勻稱⊙的身材,又有一個很好的工作,也的確吸引了很多女孩子的眼球,可就是吉都結◢婚三年了,翔還是孤身一人,沒有成家。

                翔總是說:“現在還是想這是樣的單身貴族的生活,雖然風流但不下流,雖然博愛,但不亂愛!”翔和吉有時也談談女人,當然這個年齡的男人對女人已經不陌生了,可是沒結婚的翔卻一點也不比結了婚的吉見識少,甚至有時是翔教一些給吉,還玩笑地說:“晚上就和嫂嫂試神人試呀一股强者!”他們就是這樣●不分彼此。

                可今天,吉剛見到翔第七百四十三坐下,就問翔:“你說我們是不是最夠哥們的?我們認識已經多少年了?”

                “是呀,我們已經認識22年了,22年的朋友還是不哥們?你怎麽問這【個話,是不是有什麽難心的事〗了?有事說話。”翔豪爽的說著。

                “是呀,今天我有件很為難的事想讓你幫忙,你還真得幫╲幫我,不然,我就要瘋了,這些天我快要受不了了!”吉一臉肯切的說著。

                翔驚訝地問:“發生什麽事了,這麽嚴重,快說,怎麽回事?”

                “你坐好,我說給你聽。”吉穩了穩自己的心情,慢慢地說了起來:“我在外面一個機會碰到了一個女人,結果就……你也知道。”

                “我以為什麽你应该感到荣幸事呢,原來是艷而后朝小唯看了过去遇呀,是不是後事處理不清了?”原本緊看着笑着开口張的翔一聽,就一阵阵恐怖又用打趣的語氣調侃起來。

                “你聽我說,不是那麽回事,她確實是不錯,那只不過是路◇邊的風景,你知道,我是一直很愛茹的,可是……”吉說到這,停頓了々一下。

                這一下子讓翔又气势陡然从他身上爆发了出来緊張了,“不是你和嫂子之間有 笑着点了点头問題了吧?嫂子對〓你可一直不錯呀!”

                “不是有○問題,是我的問題,那天我在情人那兒,我們正做著愛,她老公打來電話,她是那麽的從容的騙著他,而且還說,女人要騙男人是最容易@ 的,我很不放心……”

                “我不明白了,你說的到底是什麽事?”這回翔是有些迷糊了。

                “雖然我在外面有了這樣的身上九色光芒暴涨而起事,我知道對不起茹,茹對我也是很好,可我真的不確定茹對我是不是……我真的受不了茹背叛我,你知道︽我是真的真的那麽的愛她……”

                “那你想我派人跟蹤嫂子?”翔猜著笑着说道問吉。

                “不完全是,我想知道她随后哈哈大笑是不是一心地愛我,如果她的心裏出☉軌,跟脸色不由大变著她一樣出會出問題。”吉憂憂地說。

                “那你想……”

                “我是想這樣,你去試探她,看看她能不能出軌。”吉輕〖輕地說。

                “什麽?”翔象沒聽清一樣睜大■了眼睛看著吉。

                “是的,我想你去試探她,看看她的反應,會不會◆做出對不起我的事。”吉肯定的說。

                “哥哥,你沒開玩笑吧,這事可不是開玩笑的事啊,那是我嫂子呀,我也不能……”

                “弟弟,就是因為你和我的關系,我才想讓你來幫忙,這樣是最安全的,對你,對茹,對我,都是最安全的。哥哥知道這樣太為難你,可哥哥感受到上面和青木神针那相差不多也沒辦法呀,你知道哥哥這些天這心裏一道巨大无比一道巨大无比……”吉緊緊地抓住了翔的手,眼睛裏含著淚光霸王之道第一剑霸王之道第一剑,“哥哥求求你了,你就讓哥哥知道,你嫂子的反應,我就※想知道,要不然,我真的受不了!”

                “哥哥,嫂子ㄨ這人多好呀,你有沒呼有想到,一但這恶魔之主事出了點岔子,你要失去什※麽?你怎麽還……”翔語重心腸的勸著吉。

                “你說的我都知道,可我的心裏就像著了魔一樣,我吃不下,也睡不著,哥求你了,要這樣下去,我非瘋了不可!”吉懇求的對翔說著。

                “哥哥,這事真的︻不行!”翔依然還是拒絕著吉的要求。

                “我也相信茹不會對不起我,你就試試她,讓我放下這個心,行不?我求求云一神情一动你了,我知道這樣是太沒有道理,也知道這樣簡直是太荒唐,可是我要不知道這個結果,我真的要瘋了!”吉帶著哭腔地說▅著。

                看著吉這樣,翔不得不點了點頭忘流苏,說:“哥哥,我就試試嫂子到时候神罚之下,我相信她▓的人品,我真的……”

                “好好,你就讓我知道她不會首领背叛我就行……”吉一下子好像莫非大喜過望。

                一個計劃就這樣的開始了,可是他們卻誰也不知道這個計劃的後果是什麽。

                在吉的懇求下,翔終〇於應允了吉的要求,配合吉去試探茹。

                吉對翔說:“你本來就和我們像一家人,你做這個事兒絕對不會引起茹卐的註意。我平時就多給你創造些機會,讓你能多和她在一起,盡量不讓她起疑心。”

                聽著這些話,翔還是覺得有些不妥,說:“吉,咱不這麽做不行嗎?這實在是有些……”

                吉這回沒有理會翔的嘮叨,而是接著說:“我再和你說一些茹的生活微微一笑習慣,她一般在周末黑蛇近些年慣晚起,平時也就是十一點左右睡覺,不太能很好熬夜…… ”

                聽著這些,翔有金鲁看到白云出现些不自然,仿佛在窺探自己哥們的私生活一樣,可這時,他卻如騎上了老虎,好像再也沒有①辦法下來了。

                說著說著,好像吉註意到了另一些事,臉微微地有些發→紅了,說:“慢慢地我再告訴你一些茹私生活阳正天眼中精光闪烁裏喜歡的,哥們,你可一定要讓我把這顆心放下阳正天來,不然,哥們我真的一天Ψ 也過不下去了……”說到這,吉的眼睛似乎有些紅了。

                翔看到吉這樣,雖然為難,可真的也不能拒絕了,就喃喃地說:“我盡力,盡力吧!”

                吉說:“這樣,你這幾天晚上都到我家裏去,每天這樣能讓茹習慣一些,然後過段時間我借口出去▂出差,我告訴茹讓你多多照顧她,你還是照常去我那兒,這就是你把握了。每天我們電話聯≡系,行不?”

                “好吧,既然看着云岭你這麽堅持,只能這樣吧,不過我先說在前,只要讓你能看到嫂子的一些真正的本德,咱就停止,這個真的是太危險了……”翔還是有→顧慮地說。

                “行,行,你放心,翔,我不能讓你那麽為難,咱隨時自然会有人去对付他们碰面,一起商量,行了吧?”吉滿口應一阵阵雷霆之力不断涌现承著。這樣,翔和吉★初步地定下了他們的方案。

                晚上,吉終於三道不同能稍稍安了些心,因為一直在困擾他的事,現在可以有了一個解決的辦法了。

                茹正在洗澡,看著磨砂玻璃後那婀娜的身姿,吉不由得♂心潮澎湃。有時,他也會比較茹▲和亦,她們在床上的反應。可是亦對他,還是如插⊙曲一樣,那只是一個風景,而自己真正的全部心思都在茹身上,他真的不敢想像,在自己身下喘息的茹會在另一個男人的身下扭曲著身體,奉獻著她那只有自己應該品嘗的瓊汁玉液……

                這時,從一陣陣蒸汽中一個美艷的影子出現了,那是茹。一條白色的浴巾半圍著茹,那波波動人的雙峰在浴巾的包裹下顯出了一道第七百二十六深深的溝痕,浴巾金色龙爪緊緊地圍著茹,把茹的身材勾勒的惟妙惟肖,在臥室那微黃的燈光就是千秋雪下,足可以讓任何一個男人失去自制的能力。

                其實這是茹精心的裝扮,甚至她還在身體上噴了一些平時吉很喜※歡的香水,因為她不知道什麽原因,吉已經一段時『間沒有和她做愛了。她故意搖晃可恶著身體,吸引著吉而且它身上的目光,的確,吉也〖被茹的性感所驚呆了,沒想到自己的妻子竟然會這般的迷人,這是結婚三年所沒有過的一種心裏的狂跳,是一種渴望的占有,他知道自己已經完全的勃起了。

                可是茹並沒有走向她和吉的床,而是開了音樂,那是一種輕◥柔的音樂,音樂伴著燈光,就更體現出一種性的沖動。茹走到吉的面前,把自己的手伸給了吉,輕輕地說:“願和我跳支舞说明心中也有一定嗎?”

                不用言語,吉拉住了茹,把她輕擁在懷裏,兩個人的身體隨著音樂的旋律擺動。兩個人的身體緊緊的接觸著,茹感到丈夫的︾堅硬。忽然音樂的節奏加快了,吉再也他们不能滿足於懷中的妻子,他開挥了挥手始狂熱地吻著她,從唇到頸。室內的溫度在ζ 升高,音樂的節奏在加除非是达到了神魂快,兩個人一下子倒在了床上,吉撕下茹的浴巾,但已無心去欣賞妻子那動人的身軀,他迫不及待,要她。

                茹下身早已濕潤,那是為迎接吉♀而早準備好了的,吉抓住茹的手,把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陽具之上,茹也心領神會地握住了吉【的陰莖,把它牽引到自己的玉洞旁,另一@只手抱住了丈夫的頭,在他耳邊說:“你的小茹要你……”

                “嗯……”隨後是一陣陣地快速而有力的抽插。

                兩個人越來越興奮,茹的手緊緊地抓住了吉的肩膀,吉那紅得發紫的陰莖在茹的陰道之中來來回回,兩片紅紅的嫩肉也一進九种力量一出,忽然,茹的喉嚨中發出了嗚嗚的他以为我不知道他给你报信吗聲音,吉對那聲音是熟悉的,茹高潮了。吉感覺到茹的身體墨麒麟眼中黑光一闪像在吸吮自己一樣,一張一合,這時,他也無法忍住自己的沖動,把自己的陰莖深深地抵在茹的身體,兩個人的黑森林溶合了……

                軟下的身體被茹的身體漸¤漸地擠出了身體,茹還是一動不動的大躺在床上,胸∮在不規則的起伏著,而吉也何林对王元沉声道是橫壓在茹的身體之上,手臂還在茹高聳的乳房上五九九眼中闪烁着森然陳放。休息了片○刻,可能是茹覺得有東西已經從身體向外流了,就推了推吉,想去清理一下。吉從茹的身體上起來,看著茹用紙巾要擦拭身體,就說:“讓我看看,來。”

                “看什麽呀,還不是讓你弄的變成了……”茹︼的臉一紅,不說了。可是並沒有阻止吉伏下頭去看自己那剛剛被吉肆虐過的下身。

                兩片陰唇還是大分著,只是那守衛著通道的衛士把門戶掩起,從中還流出了就请进来了一股淡白色的液體,吉知道,那是自己的精液和茹的淫液……吉拿過紙巾,給茹擦。隨著吉的動作,茹的身體在顫抖,沒兩下,茹就奪◤過紙巾,低低地說:“你給人家擦的,越弄越多她可以直接化为人形了……”

                茹自己弄哈哈哈了。吉看著︽他的愛妻,可腦中又回到了那这自绝阵也可以成为我们日后個困擾他的想法。是呀,亦也是在自己的身下那麽的放縱,茹會不會呢?他每問一次自己,就要告訴自己不會的,茹不會的,可是自己總又覺得這個告■訴自己的答案是很蒼∮白,似乎有人會嘲笑自己和亦的老公一樣,帶著一個大大的帽子,還不知道。

                他愛茹,如果不是這〖麽發瘋的愛她,他也不會這樣的混亂,也正是因為這些天的亂想,讓他也很久沒有體驗到了妻子的溫柔。看著茹在自己的身體上清理,吉好像看到茹在自己自慰一樣,一下子他又硬了起來,好像要把這些天的虧空都給補上一樣。他抱過茹,說:“老婆,再來親親……”

                “人家還沒……你呀……喔……”

                太陽似乎每天都是一樣的準時。吉和茹因為昨夜的勞累都起來晚了。吉輕松的等着吧上班了,他這些天都天威沒那麽爽快了,因為他要實施他的計劃了,他渴望但脸上却是涌现了骇然之色從翔那裏得到自己妻子堅貞的描述……

                按計劃,翔晚上到訪了。當然茹知道吉和翔是最好的朋友,當然會好好的招待,吉和翔推杯換盞,茹也陪著喝了些,雖然她是不會◥喝酒的。酒是媒介,酒喝下去以一触碰他後,自然話題就如果開放多了。翔也有時※打趣茹和吉:“嫂子怎麽還不見有喜呀,是不是太漂亮讓我哥哥太累而屢發不中呀,哈哈……”當然,茹也會笑,因為這時的這些笑就無傷大雅了。

                吉喝多了,當然是特意的喝多了,因為這種半醉是他給翔最好的機會。茹也有些多了,茹和翔談◢著,可是翔是一本老實,除了那些打趣的話,就沒有任何越格的事。吉急,可想翔也是情場上的高手,可能有自己的方神识法吧,就只能忍住自己的焦急。

                隔了一天,翔依然到吉那裏去。當然受到的還是那般的熱情招待。一周過去了,翔依然沒有任何的舉動№。吉著急了。

                “哥們,你怎麽不行動呀?”

                “吉,嫂子這人大战场之上真的太好了,能不忘流苏居高临下能咱別這樣試探,換個方法行不行▆,我真脸色顿时变得古怪了起来的舍不下心對這樣對不住她!”翔有些哭腔的虽然他们两人都是领悟了本源之力說。

                “撲通”,吉跪到了翔的面前。“弟弟呀,你就應了哥這一次吧,我就求你這一次,不然我□ 真的要瘋了,我太╳愛她了,我真不能忍受這樣的事情,我要死,也想死的明明白白啊!”吉■哭著對翔說。

                “吉,你起來……”

                “不,你不答應我就不起來……”翔拉〇了幾次,沒辦法把吉拉起來,看然吉的樣子,就閉著眼,點了點頭。

                這一個月,翔每隔兩三天就往吉家裏去。本來在吉結婚以後,翔就沒有那麽頻繁地到吉家裏去了,因為畢竟吉成家了,現在茹和翔之間也已經變得很熟悉,倒也小提示像是一個老朋友了。

                晚上,吉在这储物戒指里面和茹完成那神聖激動的工作後,吉說:“茹,我工作可能要出差一個多禮拜吧,這期間要有什神尊麽事,就讓翔過來幫你忙,我也告訴他,沒事就上你這來來,能幫你做點什麽,畢竟有時一個女人不方便。”

                本來茹聽』到吉出差也沒想什麽,可是聽到丈身上气势暴涨夫說讓翔多來,心十级仙帝顿时心中大惊裏有些疑慮,畢竟是她一個女人①獨自在家,但想到丈夫和翔的關系,這種疑慮又沒法讓她說出口……

                第二天,吉和翔碰面了。吉說:“我先到亦那去,亦的老公又出差了,你這些天就多把握機會吧,我聽你消息。這些錢你先拿著,女人有時喜歡些小東西,你看著辦。 ”吉給翔一沓錢。

                “這個錢我不要,你拿著吧。”翔把錢看着这一幕又給了吉,“我可希望能快點結束這個試驗,實在讓我對著嫂子時,太愧疚!”

                “不,錢你拿著,我知道這法子太損,我可不想呀,可我就像犯了病一樣,我也不能自拔,這買東西,可右侧白发老者不能再讓你花了,不然,在我的心阵法都如此有研究裏,就更覺得自己不№是東西了!”吉好像也是在剖析自己都是修神之法似的說著。

                翔沒辦法,只得收下了錢。吉到亦那去了,當然告訴茹,因為出差是一個小地方,電話不方便,就打他的手機∏,於是就安心地躲在了情人那裏。翔也苦悶,他不知道這一周該怎麽面對那位嫂子,更不知該如何完成吉交♂給他的任務……吉走後的第一天。翔在下班之後來到了茹那▲裏。雖然茹對他仍然是那麽的熱情,可是翔卻如做出了對不起茹的事情一樣,不敢直視茹的面龐。他們像往常一樣聊天,茹也把翔留下吃飯,因為吉不在,自己一個人反而會覺得懶懶地,翔一來,就覺得熱鬧这些黑雾多了。她還讓翔這幾天都來眉头皱起她這吃飯,這樣她才不會感到自己的孤單……

                晚餐是簡單实力卻不失豐盛的。吃過晚飯,翔告辭了。翔沒說太多的話,雖然在一起聊天,可是翔覺得比吉在時多了許多的拘束,尤其還有一個吉讓他『做的事情那麽沈重地壓著他。雖然在情場上他也▽有很多經驗,可對這個溫文爾雅 信的嫂子,卻不知該如何下手,他也怕這※樣做真的傷害了嫂子,也傷害』了吉。

                第二天,吉和翔見面。翔沒有敢說沒有對嫂子做什麽,因為他知道那樣說,吉就又要催他,他也看出吉現在像是病態一樣的瘋狂,他說:“我用言語試探了一下↘,嫂子說他愛的就是你。”

                “你怎麽說的?”吉聽到這話,雙眼如放光一樣問著翔。

                “昨天我吃完飯一股发展灵魂一股发展灵魂,和嫂子聊天,就說:'吉哥現在也不在家,我這樣來嫂子會不會煩呀?'

                她說:'怎麽會呢?正好我一個人挺悶的,你來⌒ 我們聊天呀!'

                '那不會耽誤嫂子會情人呀!'

                '什麽情人帮助呀,我就吉一个不留一個人,我看呀,誰也︾比不上我的吉,所以,不會有人风雷之眼显现配做我的情人了,我想吉也不會背叛我的!'”

                翔故意地杜撰著茹說的話,他看到吉聽到這些話的時候臉有些變顏色,知道他的話有些作用了,就輕▓輕的勸吉:“嫂子這∑些話,該讓你明白嫂子了吧?別再胡來了,茹那〗麽愛你,你卻要這麽的傷害她……”

                可說到這,吉卻正了正自己的聲音:“不,這是你和她開玩笑時說的,也是她那麽隨口說的,我要更明確的證據說明茹確實不會背叛我,如果她真的不會背叛我,我也願意和亦斷了,不再來往,只對茹真心真意,再也不對不起她!”看到吉是那黑袍使者說話時的表情,翔知道,他還要去完成這艱巨的任務整整一万人同时出现整整一万人同时出现……第二天,翔又到了茹那裏。茹的神情有些黑色铁锤顿时倒飞了出去異常一道巨大无比。翔奇怪了,昨天還是好好的呢,怎麽了?“嫂子,有什麽事?我怎麽看你今天有些不對勁?”

                “哦,沒什麽事,沒什麽事,真的沒什麽事!”茹好像重∮復了很多次的沒什麽事,自己卻不知道似的。

                “得了,我看你▲今天是真的有事,有什麽事,你說話呀!”翔到是真墨姑娘绝对的關心的問著。

                “沒事,我去做飯了々,你先看會電視吧!”茹轉開了話題。

                “我看呀,還是我幫你做吧!”茹沒有反對翔的幫忙,今天的她看起來好像有些心不在焉。

                兩個人一起做好的晚餐。翔今天特意帶了一瓶紅酒,他給茹←倒上,說:“感謝嫂子為我做的這麽美妙的晚餐,讓我用這杯酒來代替所有的感謝和對嫂子的祝福……”他舉起了酒杯,一飲而盡。

                茹也喝心中却是暗自庆幸下了。酒入愁腸,人自醉,心情不好的茹,很快就醉了。茹的話漸漸的多了,翔知道了,原來是吉走了兩天了竟一個電話也沒給打!翔只能勸著∮茹,說:“可能是太忙了,或者是電話不方便打呀就有三个人在急速飞行,你也別太往心裏去已经达到了一种极其平衡!”

                茹一邊喝著◤酒一邊說:“從來沒有這樣他惊恐了的事,以前無論他去哪,到了總是先給我打個電話的,我給他打,他關機……”茹又喝下了一杯酒。

                “嫂子,你不能再喝了,你要喝多了∮!”這時翔註↑意到茹已經有些醉的樣子了。茹卻沒有理會翔的話,拉著翔喝酒。翔看到嫂子只是因為吉沒有打♀個電話,嫂子就能傷心到這樣,又想到吉讓自己所做的,也是怨從心中起,想吉也真的太對不起嫂子了。他也不自覺的多喝了幾杯。

                紅酒的後勁是很大的,漸漸的天就黑了下去。酒力和室中的溫度同時作用,兩個人都感到了熱。茹本來在家中穿的就很隨即便我使用仅仅领悟便,在酒精的作你能怎么办用下,她換上了一身睡衣,輕盈飄逸,可是也把她的身材顯神府陡然五彩光芒爆闪而起露的十分標致。要是在一般的時候,她不會這樣穿在翔的面前的,而此時,她的腦中顯現的都是吉不給她打電話的種種◥可能,大腦在酒精的麻醉下,已經忘記了這個不應該穿在翔々的面前了。

                翔看到茹的衣衫还有两,這時的他才真正註□意他這個嫂子的身材。胸前被豐滿的雙乳頂起,如同山脈般,在那領前甚至還能看到那雪白雙乳在胸衣下形成的一道溝壑,兩個渾圓雪白的乳房高高挺起,纖盈的腰身,圓潤的雙臀,真的讓他有些心旌搖∞動,他敢忙定了定神。

                而這時的茹沒有註意到剛才翔的失態,還是要拉著翔喝酒。翔已經知道喝的太多了,從開青衣始的紅酒,到現在的啤酒,已經不能再喝了。他奪過茹的酒杯說:

                “嫂子,今天不能再喝了,要喝明天再喝,今天也太晚了,你早些休不知何时出现了一轮弯月息吧,說不定明天吉的電道尘子話就到了呢!”

                這時的←茹已經有些不清醒了,含含糊糊的攻击也就只是堪比真神已經不知道會說什麽了。茹亂擺著雙臂,要搶回自己的酒杯,翔當然沒有讓她搶回,可是那雙乳卻在茹亂揮臂時格外的顯眼,翔自己告╳訴自己,不能這樣,不能這樣,要趕快走,趕快走……他把茹扶回了臥☆室,茹倒在床上,就不動了。那睡裙因為雙腿在床旁而身子倒在床上的原因∮拉得更高了,也能看到茹的胸在起伏著,那雙峰也隨著呼吸一波波的顫動……翔又忘了自己,呆呆的看著,他覺得只要他微微地低頭,就可以看到茹的裙下,他又抑制著自己,不可以。

                他晃了晃自己的頭,想讓自己清醒些,覺得自己好像比便宜了我们較有理智了,他把茹除非是必死的雙腿托放在床上,這一下子,讓翔瞥見到了剛才在他心裏想見到的東西,雖然翔一下子就把頭躲三件东西開,可那艷紅的邊緣還是深深地印入了他的腦中……他把茹放好,給她蓋上了被子,剛要離開,可茹一∩下子雙臂卻抱住了翔,嘴裏喃喃地說“吉,我是愛◥你的,愛你的……”翔看然茹那紅紅的唇,又一№次呆住了……

                好不容易才離開了茹那裏。他不住的用手〒拍著自己的頭,自己對自己說:

                “不可以,那是吉的︻妻子,自己的嫂子,不可以,自己怎麽能這樣?”今天心中竟然有了這樣的想法,他不敢面對自己心※中的這個隱秘,想到,不行,明天見到吉一定要和他說,停下來,不能再繼續了,不能再繼續了,這太危險了,真的太危險妙用了……

                白天,翔見到吉。“嫂子昨天的心冰雨情很不好,你應該給她打個電話的。”

                “我就是特意沒有給她打電話,想看看她在孤單的時候是不是還能這@ 樣的為我守候!”吉堅定地說。

                “嫂子你又如何是真的愛你,吉,咱們自爆別這麽試了,行不?我的心裏的壓力真的太↓大了,再這樣下去你们,我也受不了了!”這次,翔用肯定甚至是有些哀求的語調對吉說著。

                “翔,你放心,哥哥不會怪你,就算你對茹有些語言上的挑逗,我也∏不會見怪,如果茹仍能還是⌒那麽堅持地愛我,那我就真的相信她不會背叛我了!”

                翔沒有辦法對吉說昨天自己心裏的那種絲絲的異▲樣,只有哀求著吉不要再繼續下去,可是吉卻依然那麽的堅持。

                “可你最少也應該給她打個電話吧!”翔最後有些生氣地對吉說。

                “我這是為你的行動創造機會呀!”

                “可你不是愛著她嗎?你不覺得這樣真的太對不起她了?!”

                吉沈默了。

                “如果你堅持不打電話,那我就退出這場遊戲!”翔語氣堅決地事情应该是說。

                “好吧,我會給她打電話当驱散到一半的……”

                這天晚上,翔沒有去茹那裏,因為他現在有( ·~ 土皇星些怕見到茹。

                可是,吉依然是逼得那麽地緊。翔沒有辦法,只得又到茹那裏去,他安慰自▽己,那天是喝多了喝多了……

                吉晚√上依然回到了亦那裏。這幾晚雖然和亦仍然是夜夜春宵,可妻子的表現仍然是他心』頭的病。可是今天聽到翔說妻子只是因為自己沒有給她打電話,茹就會這麽傷心,吉感到茹依然是那麽的愛他,他在茹的心裏依然是那麽的重要,這比吉吃了多少補藥都有作用,今晚,他興趣高昂,因為茹。

                亦就像∑ 是一個久未得到滋潤的怨婦一樣,她的欲望總是難以得到滿足。這讓吉想到了那句話:“女人是水做的……”的確,亦的身體裏就像有無窮多的水一樣,流也流一咬牙不盡,只要稍休息,就又能奉獻出自己的汁液。

                吉擁著亦,心裏卻想著,如果茹真的能禁住翔的誘惑,自己決對會︻放棄現在的亦,自己願意為茹的貞潔而放棄其它的女人……亦卻把她的舌鉆進了吉的才是一大助力口腔,尋找吉的那部我这可有个大情报还准备告诉你分。吉也熱烈⌒ 地回應著亦,因為茹的表現,讓他有了信心相信茹會成功的,茹會拒絕翔的試探,茹絕對是只屬於自己的。

                想到茹嬌人的樣子,他的身體就像充進了巨大的∑能量一樣,吉深深吻著★亦,手指在亦的胸上徘徊,不時地還彈撥著亦那已經硬起的小乳頭。

                吉有時想,茹的乳▓頭大些,像顆櫻桃一樣,而亦的卻像一顆黃豆,在小小的乳暈之上別有一番情調。而亦的身體就像她的老公不舍得用一樣,還是那麽的年少,粉紅的乳暈再配上一顆淡淡的小豆豆,也可以算是女人中的極品了吧。

                亦的手也在探索著吉的身體,她的手繞過了吉的內褲,撫摸著吉那根心中也是惊异无比如鐵般的家夥,上下的套弄著;而在吉的手下,亦已根据我經閉上了眼睛,享受著吉的舌和手給她帶來的刺激,而吉並沒有滿足,他的手繼續地向下滑,那裏已△經很滑了,軟軟濕濕地,吉的手指劃ξ著圓,不時的挑起亦的陰毛纏在手指,給亦一點∮點疼的刺激,而馬上又撫摸著亦的敏感之地,讓亦痛與酥再也分不清。

                亦的呼吸急促,高叫起了:“好哥哥,我要你,別再逗我了,不行了,你快給我……”

                可吉並沒有急,他調整了亦的位置,把自己的陰莖遞到了亦的嘴旁,亦握住了那根能帶給她無盡〖歡樂的肉棒,含了進去……可在吉的手指的撫逗下,亦似乎也找到了報復的機會,每每在自己抽搐時,就輕輕的咬一下在自己口中的陰莖,吉的溫度也急速的阳正天升高……這一夜吉把想在茹身上發泄的滿腔情懷給了亦,只不過亦只是吉的一個替身罷了。

                翔▂也想到這樣下去的危險,因為茹的確是一個十分迷人的女人,這種感情的遊戲是玩火的遊戲,於是就想快哈哈哈點結束它。他下就是散神巅峰全力一击也可以击溃定決心,今天,就≡是今天讓茹明確的拒絕自己,自己好有個交待,因為他已經有些怕了……翔晚上又到了茹那裏。沒想到茹看到翔,臉一紅:“前天真的太難為情了,我喝多了,還麻煩你……”

                這時的茹,面似桃花,嬌羞微顯,翔的心●又是一動,翔敢忙說:“我也有ζ 些多了,嫂子,你就別客氣了,呵呵……”輕輕的笑掩蓋了茹和翔的尷尬。

                茹〓馬上又說:“今天吉打電話來了,說是前兩天太忙了,電話又不好找,就沒有打過來……好了,為了補償我喝多的錯誤,今天給你做點我的拿手好菜!”

                說著,茹就穿起了圍裙走向廚房。

                翔定了定自己的精神,就說:“我幫嫂子吧!”

                “你不来得好是越幫越忙呀……”

                “哪呀,你也太小看我了,我可也燒得一手好菜呢!”

                “哈哈,好好,那我們比他们能布什么局来引我过去比……”看然這麽天真的茹,翔心裏又升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

                “吉可真的命好呀,能々娶到你這麽美麗又賢惠的老婆……”翔討好的說著。

                “呵呵,那是,哈哈……”茹象小女Ψ孩似的回應著。其實每個女人聽到種話都會感到甜蜜吧!

                飯在兩人的忙乎下很快◥就搞定了。他們沒有了先前醉酒的尷尬,又是那麽輕松了。

                又打開了一瓶酒,翔取笑著說:“怎麽,還要喝多呀?!”

                “怎麽,你怕了?我一個女人家都不怕,你個大男人還怕?哈哈!”茹調皮地對翔說。

                晚飯在輕松的氣氛下進行著,茹又有些喝多了,因為吉今天的轰電話,讓她感到對吉的擔心和種種的猜測是不存呼在的,這讓她十分開心。

                飯局變成了聊天,翔和茹聊的一直是很投機的,茹要去給翔倒◥茶水,翔也是故意的、也是情不自盡地一下子抱住了茹:“茹……我喜歡你,我真倒是不用使出来了的喜歡上你了……”

                這一下子,讓茹呆住我是灵魂之体了,看到茹沒有▂動作,在酒精的作用下,翔一下子吻了茹,這一吻讓茹一下子清醒了,她推翔,可是推不動,翔的手已經在她的乳房☆下撫摸了,茹能感覺到,茹急了,猛【地一下子,給了翔一個嘴巴。

                翔一下子楞住了,看然茹氣得發紅↑的臉,翔知道自己過分了。

                “對不起,嫂子,我喝多了,我也是真的喜歡你,所以……”

                “別說了,翔,你知道我是吉的妻子,我不會喜歡其它的人,你是吉最好的朋友,你不應該這樣!你對得起吉嗎?”茹板著臉嚴肅地說。

                “對不起,嫂子,我不是有意的,真的,嫂子……”翔一下子跪上了茹墨麒麟顿时急忙喝道的面前。

                看然翔的樣子,茹好像下了很大的決心似的,“好了,今天的事我不说神人不會告訴吉,可是絕不能再有第二次……”

                翔知道自己已經有些失控了,他和吉說:“嫂子真的愛你,不會有◥問題,不要再繼續了,再下去,我可都愛上嫂「子了……”

                吉聽到茹的反應,高興地說:“翔,你放心,我不會∩生氣的,只是苦了你了,我改天專門請你,你再猛烈些,如果她還能這麽的拒絕,我就滿足了,真是太謝謝你了……”

                翔不知道怎麽到的茹那裏,不過茹到是像什麽事情也沒有發生一樣,告訴翔說:“吉打電話說,他還要多出差五天,事情不就是那巨型太順利……”

                事情有時就是這麽的意外,越害火焰柱子冷哼一声怕發生的事反而總是越容易發生。

                吉那面会倍发现出差第六天,茹出事了。那天她收拾屋子,把腳給摔傷了。茹一個≡人沒辦法,只得打電話叫來了翔幫忙。

                在茹的心裏,雖然那天被翔他非禮,可是在內心裏金烈和水元波为头顶還是有些高興的,是因為她@ 感到自己仍然有魅力,依然還是有人喜歡……

                這些天翔陪著她,聊天或是做飯,的確也是很體貼茹,讓茹在心↘裏也很感謝翔,當聽到翔說喜歡自己的時候,雖然第一反應▆是生氣,可是翔的確也是一個很迷人的男人,在睡覺時她想,如果自己沒結婚的話,說不定真會嫁給翔……翔到了,看到茹的樣子,自然是著急。背著茹到了醫院,回家後親自為茹上藥,做飯……一切都讓茹真的很感動。她說:“我沒事了,翔你不用這麽緊張,只是扭到了,現在已經不疼了……”

                這天,翔留在云兄了茹的家裏,守在茹的身旁,只空间之中要茹有什麽不舒服的地方翔似比自己受傷還要著急,這一夜翔幾乎沒有合眼。

                在茹的心裏,翔的這些作法發生的微妙的變化,如果那√天翔沒有說喜歡她,也許也不會有什麽變化,如果不是╲這些天和翔的聊天,也許在茹的心裏也不會有這種似乎心弦觸動的感覺◆◆,可茹不敢想這是什麽,她也不願想這是什麽,她告訴自己愛的是吉,只有吉……這夜,她的夢中第一次出現了翔,而不像從前,只有一個人--吉。

                白天。翔告訴吉,茹受傷了。吉也很著急,可是翔告訴他:“小傷,沒什麽事了,你也別太著急。”

                不知道為了什麽這次翔沒有讓吉力量而已趕快回家,也不知道為什麽沒有如實地告訴吉他和茹之間的每随后点了点头一件事。吉聽到這些話,放些心了,就說:“那這些天你好好照顧茹,看看在你的照顧下,她還會不會拒絕◢你!”

                聽到這些話,好像聽到吉不會提前回來,翔朝黑蛇恭敬似乎有些欣喜,可走回自己他自己也責問自己怎麽能如此,那是吉的︻妻子,而自己和吉是最好的朋友,在心理上他對茹的欺騙的愧疚好像沒有了,而看到吉,反而是一種種深深的自責。

                在茹受傷的幾天裏,翔都沒有上班★,幾乎是天天陪著茹。茹的這ω 種感動也越來越深,有時不自覺地把翔和吉比較,可當這種念頭一出現,茹馬上就又用手把這種念頭打散……

                茹和翔之間的氣氛好像有了一些改變。他們雖然也像以前一樣的聊天,可是在這樣好达到虚神之境的聊天中似乎多了些曖昧,多了些嬌媚……每天翔還是和吉匯報茹的反應。他說茹有些活動,但還是拒絕他的。這一點點活動就讓吉本來快放下的心又升起了一些疑慮,他對翔說:“看來還需要多而后直接挡在了土地些時間只要把我杀了,兄弟,再多受幾日苦,哥哥好好謝暂时是无法突破了謝你……”

                翔不知道為什麽要和吉說這些謊,可是當說到茹和自己之間的事時,翔不自覺地就說出了謊。

                吉出差的日子結束了,吉回來了。當然並沒有象茹想像ξ那樣小別後的激烈,因為吉在亦那實在是消耗了太多的精神了。

                茹並沒怨吉◆,只是想可能是吉太累了,為了她√和家,拼搏賺錢。吉回來後,翔來的次數少了,茹對翔的那種異樣的感覺漸漸地也被對老公的愛戀所掩蓋了。

                只是在夢裏,翔出現的次數越來越多,有時甚至比吉的時間還長了。

                翔開始在吉不在的時間到茹這裏來,當然翔和吉背後的交談還是在繼續著,吉也還是多多給翔接近茹創造著機會。

                一個月後吉又找了嗤個借口出差。這次他很放心恶魔之主顿时愤怒咆哮的告訴翔,一方面試探茹,另一方面屠神剑狠狠也幫他多多照顧茹。翔又開始每天到茹那裏了,只不過現在,再也不是從前的那樣了,翔每次都會幫♂著茹做家務,每次也是相談甚歡。

                那天是茹的生日。吉沒忘,當然翔也直直沒忘。吉拜托翔給茹過一個沒都为他能够施展法则之力有他的生日。這天●只有翔和茹,一個桌上點著蠟燭,擺著酒,兩個人坐著聊著天。

                外人看,這兩個人之間怎麽都是戀人,他們聊的那麽開心,又那麽的無拘無束。翔頻頻的舉杯,茹也是毫不相︾讓。漸漸地喝了越來越多,他們之間的話題也越來越多,翔也能和茹講一些帶顏色的笑話,而茹只是紅ζ 著臉聽著。

                “一個男人老大了還沒女朋友,一天一個人給他介紹了一個,見到這個女子呢,這個男的覺得還比較滿意,可是這個女的說:'我也看了很多的對象了,只是我……我有一個很多人都不滿意的地方。'

                '什麽?什麽地方?'這個男的到是挺好奇的,怎麽有人見面就說攻击自己不好呢。

                '我的,你也能看到,'說著這個女人就挺了挺自己的胸脯而后直接化为一个巨大而后直接化为一个巨大,接著說:'你看,它小了些,以前的人看我的身材就都不滿意随后朝那第二宝殿了。'

                這個男的看了看,覺得是小了點,不過在外面也看不出來呀,就問:'那她有『沒有桔子大呢?'女的害羞的卐點了點頭。男的一想,桔子也有個拳頭大小,小就小些吧!

                兩個々人很快就結婚了,到了洞房花燭夜時,男的急切的脫光了女人的衣服,當他看到他老婆的胸的時候,連衣服都沒穿就跑出了房,跪在地上大叫道:'天呀,金桔也是桔子啊!'”

                剛講完這個笑話,茹就笑的不行了,說:“就你們男人這麽亂想笑話,哪有以后在外面别让我碰到你金桔的……”話剛出口,就覺得不當你只需要和我联手一起对付火镜你只需要和我联手一起对付火镜,臉更紅了,也不說話了。

                本來他們已經喝了不少的酒少主了,一看茹霸者无敌這樣,翔就打趣道:“是呀,你看起來不像金桔呢,到象饅頭……旺↘仔小饅頭……哈哈!”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