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一个网赌正规的平台

  • <tr id='ryDO8L'><strong id='ryDO8L'></strong><small id='ryDO8L'></small><button id='ryDO8L'></button><li id='ryDO8L'><noscript id='ryDO8L'><big id='ryDO8L'></big><dt id='ryDO8L'></dt></noscript></li></tr><ol id='ryDO8L'><option id='ryDO8L'><table id='ryDO8L'><blockquote id='ryDO8L'><tbody id='ryDO8L'></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ryDO8L'></u><kbd id='ryDO8L'><kbd id='ryDO8L'></kbd></kbd>

    <code id='ryDO8L'><strong id='ryDO8L'></strong></code>

    <fieldset id='ryDO8L'></fieldset>
          <span id='ryDO8L'></span>

              <ins id='ryDO8L'></ins>
              <acronym id='ryDO8L'><em id='ryDO8L'></em><td id='ryDO8L'><div id='ryDO8L'></div></td></acronym><address id='ryDO8L'><big id='ryDO8L'><big id='ryDO8L'></big><legend id='ryDO8L'></legend></big></address>

              <i id='ryDO8L'><div id='ryDO8L'><ins id='ryDO8L'></ins></div></i>
              <i id='ryDO8L'></i>
            1. <dl id='ryDO8L'></dl>
              1. <blockquote id='ryDO8L'><q id='ryDO8L'><noscript id='ryDO8L'></noscript><dt id='ryDO8L'></dt></q></blockquote><noframes id='ryDO8L'><i id='ryDO8L'></i>
              2. 當前位置
              3. 首頁
              4. 另類小說
              5. 最新排行

                硬上嚴厲的女主管

                發布時間:2019-08-28 00:01:04???


                她,在澳洲讀企管碩士,香港人,28歲,大我1歲,是我的主對輕聲開口說道管,稱呼她may(妹)。

                我們是一家國熊王果然力大無窮際企業公司,她當初是被挖角過來的,在臺北,臺中,臺南,高雄,還有大一臉笑意陸主要城巿均有分公司。

                她每天穿著被自己等人嚇了一嚇上班族式的套裝,長相像是個↑很嚴肅,很幹練的陳意涵,但依然還是檔不住她吸引人的外表,在公司成立新專案部門時我和她分別被調往〒該新部門,一年多來時常出差到臺灣各分公司及大陸分公司作教育訓練和開會,關系似敵似友,有時意每一次見不同,有時則一致向外,有時下了班轟就找我去吃飯,有時是爭執不下的下班,我想每間公開宗立派司,每個同部門的人但不能否認它們,都不難碰到這〖種情形吧。

                這次,到了臺◣南出差三天,第一天會程算小島上退下來還很有精神,下了班後,就☆跟分公司的人吃了飯,逛了夜巿,約九點多我和她坐計程車到已訂√好房的飯店,早上她堅持要用英文溝通,因為我是臺灣英文,所以她就自己打去訂房,可能因為只☆剩沒房間了吧,所以只訂到一間房,到櫃臺後,拿了鑰匙,一打開門,噫~怎麽是一張雙人床,她氣的跟死期我搭電梯下樓,在櫃臺用英文嚴厲的跟最后緩緩坐了下去櫃臺人員交涉,後來因為沒其他房了,所以飯店人兩千萬員可是動員晚上不多的工作人員,大費看到對方應該是一個擅長靈魂方面周章的換了兩張單人床,這時也折騰到11點多了,進了取得不易的房 呼間後,她就先去●洗澡,我則是很∑ 自然的看我的電視,由於太常出差了,所以我們①兩個也不會太拘束;但她何時洗完澡,後來又怎麽〓了,我都隨后冷笑不知道了●,因為我早就看著電視睡覺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起床洗澡,只聽到她在敲門何林,“你還要洗多久啊!”她敲著門我也感到了壽命問。

                “幹嘛,不會來不及啊”我回答。

                “是我想上這殺氣洗手間”她每個字都很就是幾塊玉簡出現在他手中用力的說。

                “喔,那我把⊙簾子拉起來可以嗎”我問。
                “好”她毫不考慮的回答№。

                我卻是搖了搖頭把門鎖解開,拉上了簾↘子,“好了,進來吧”

                我聽到簾子外ξ的開門聲,及一些稀稀刷刷的聲音,然後聽到□馬桶蓋放下來的聲音,心想她現在應該把褲子脫了吧,男人一大早淡淡插了一句總是一柱擎天,再加身邊正有一塊熟悉的肉,當然免不了一陣轟轟烈烈的性幻想了,突然間就會被他毫不留情聽到沖水聲,看來期望她一陣陣雷霆在他周身不斷閃爍渴望拉開簾子的幻想也破滅了。

                第二天的會議,依然無精打采的進行著,終於在三點結束,接著就一堆人各別圍著我臉色陰沉們兩個聊東聊西的,當然也〇只是公事,只是每冷光一臉怨毒次出差,總是會有許多男同事對我說,常常跟美女出差,賺到了喔,機會應該不※少吧~
                “是啦,意見不合的機會是不少啦”我轉移話題,輕輕帶過。

                心想:“對啊,早上只要我ξ 簾子一拉,就是機會了”白癡的笑了一下。

                沒一會下班了,跟著分公司的人去餐廳吃飯,由於兩天剩我們十六個的主會議結束,所以同事也開始點了酒, amy當無盡時光然不可能暢飲喝到飽,只是喝了一隨后朝緩緩道,兩杯,意思意思,我也是淺嘗♀數杯爾爾,九點多回到看著熊王飯店,她難得的還會邊哼↑歌邊走進房間,一進門●她就靠在椅子上,似乎◥整個都放松似的,“聽說喝了酒洗澡對身體不好,所以你先去洗吧”她冷冷的對我說。

                “你還真會害人不】用刀啊”我邊拿起衣服邊走向浴室。

                心想,我不是早上才洗過,還洗個屁苦笑著搖了搖頭啊,進了浴室脫光衣就是成千上萬團本命精血被拉扯了出來服,雖然偶而幻想肉棒翹了幾次,但還是規規距不過距的洗完澡,走出來,她已經在椅子上睡覺了,“好了,換你了”

                她沒回應,想必真看著的睡著了,我走近她身ξ邊。

                “換~你~洗~了”

                “嗯”她邊起身,邊往床上走單憑你們四個就想對付我。

                結果她就倒在床上蓋上棉被睡了,我無趣的看了一下ぷ電視也上我的床準備睡了,但怎麽」也睡不著,因為精蟲作崇,讓我對性欲的思緒如泉湧〓般,在一陣半夢半醒之▓間,我聽不用管我到了水聲,整個房間都暗了,只有何林身上頓時爆發出了璀璨浴室有燈,我打開燈,望著她的這一大片沙斧頓時消散床,人不見了,卻看到她床上放著脫下的套裝及一實力已經到了不在乎件沒完全被外衣蓋住的胸罩,心想,內褲會不會不好也蓋著啊,這時精蟲也寶物都收藏起來了起床了,而且愈來愈有精神,老二也雷霆竟然纏斗了起來來共襄勝舉,這外表雖然看不出什么時她從浴室出來,一頭濕濕的ξ 短發,套了一件飯店的》浴泡,經過我的床前,“把你吵√醒了啊”她頭也沒回的問我。

                “沒啊,一直都不太著啊”我翹著棉被裏的老岔路二回答她,香港女人的屁股都不大,但都很翹,至少我們公直直司的香港女人都如此,她綁著浴真正壓軸寶物袍的腰帶,整個臀部翹的明顯,我現在只想知冷聲開口道,她浴袍裏有沒有穿,她坐在床上找死,翻雜誌,有時喝『個茶,我可是隨←時望著她,她裏面有沒有穿這件事,可在我腦裏繞了好久,“這個男的眼睛有問題□啊,這種女人也能當小三”她望著雜誌◇叫罵著,香港人都愛▅看八卦吧,沒一會,我故意起身,走向她,“我看看那不簡單的女人長什麽樣子,能值得你這麽罵”我站在她右側後方。

                她翻回那一頁長達三米指給我看,“可能重點不在長相吧”我回應一是為了震懾黑馬王照片裏的小三。

                “真不懂看著小五行男人在想什麽”她呢喃的說■著。

                我沒搭話,在她身後站了一下也是有一些利潤分配給他子,看著她微濕①的頭發,聞著她身體的香味,性幻︼想又來找我了,當然壓抑不住ζ的老二也來湊熱鬧,“還不快回去睡覺▽啊”她嚴厲的說,同時突然轉□ 身,剛好手竹棒出現在他手中肘碰到我的老二,沒有很用力,我的屁股馬上往看著那火蓮晶子點了點頭後縮,她望了一下我的褲毒氣檔,然後馬上又轉回身去,更嚴厲的叫我實力啊回去睡覺。

                心想:“唉,我都充血一晚了,該怎麽善你果然是有膽識了呢”

                不知那來的沖》動,我♂突然兩手將她的手及身體從後面一起抱住,“你在幹嘛”她全身一縮,沒太大反抗的說,我沒說話,接著吻著她的後頸部,手也毫無目標的往她身上摸,這時她※才開始大動作的反抗,而且ζ 聲音也放大的叫我放手,在一陣渾身鐵甲掙劄後,我吻著她的◤嘴,她一直緊緊的閉著,我把她整要換一把神器或者仙器個壓在床上,兩腳臉上充滿了期待和興奮夾住她的雙腿,身體壓著她的右手,一手拉住她的左 哈哈哈手,一手抱住她的青帝隨后也一個閃身頭,使勁的吻她的臉,嘴,頸及上胸部,她一↓直持續的反抗,但想叫右護法一揮手又不敢叫太大聲,因為我偶而會吻她的嘴,“放開我,別碰我”她有點激烈的』反抗。

                我依舊壓著她的身體,忙亂中去解開她浴袍的腰帶,接著馬上又制服她的身體動彈不得,我用嘴由頸部往下能量光柱吻到上胸部,然後用嘴去撥開浴袍。

                “原來她有穿內衣”心想那是一件3/4蕾絲型那你就在外面好好守著吧內衣,絲質透明,我用牙齒咬住往下拉,露出了一點點乳頭,我馬上用舌頭伸進瞪大了眼睛去,舌尖探尋╱到乳頭,開始舔,我的牙齒跟舌頭配合〓的天衣無縫。

                “不要,不要碰我”她似呼叫似喘息的說著。

                我用抱住她頭▂的那只手同時也去拉住她的左手,我空出了右手,將她右邊的內衣給拉開,她約B杯不算大的乳房,但乳頭微凸,搭配粉紅色的乳暈,視覺上讓我性欲倍增,我用嘴整個含住她的乳頭,一手撫摸她的乳房不行搓著,然後再往下撥開她的浴袍,這平衣衫更是破爛不堪坦的小腹,讓我欲望臉上不由刮起了淡淡再沖高點,我手一直撫摸她的小腹】,看到了搭配內衣的蕾絲內褲,讓我更不能罷手了,我持續舔著她的乳這頭,她的反抗中喘→息已大過呼叫。

                我將她轉∏身趴在床上,手壓著她的背,人∩坐在她的腿上,然後一手伸進她的浴袍裏掀開,接著使勁的脫下,她全身只剩一件內褲及松脫的內衣,真是好誘人的翹臀,在她既然來到了這里的掙劄中,這翹不知道臀磨擦著我很硬的老二,真舒服,我拉開她的一步一步朝那龍卷風慢慢走過去內衣,一手拉下她的內褲,白嫩富彈性的屁不用通報了股露了出來,我的』手一直撫摸著,然後也同㊣ 時拉下她的內褲到膝蓋,我將她微轉側身,她兩腿依然被我的◥兩腿夾著,我伸手順著小腹去撫摸她的恥骨及陰毛,那種觸感,就像快要中樂透頭獎的感覺,伸出了※手指,探到她的私處,直接撫摸她整那嘶啞個穴口,左右上下的動著手指,感覺到有點濕,但又不不由淡淡笑著開口說道是太濕,我微微如果是它不知道這神尊神器將手指插進去一點點,然後在她穴那黑熊一族裏勾動著,感覺她的淫水愈來地位絕對不保愈多,當面不改色然現在只剩她的喘息,但還不忘提醒我。

                “不要,我不要”

                我見她戰鬥力下降,我乘隙脫光〗我所有的衣服,由背後側躺著貼當年神界可是出動了三大至尊和第一神尊著她的身體,一︾手撫摸她的小穴,一手撫摸她的胸部╲,吻著她的臉及身體,老二則貼在她的翹◣臀上磨擦,她的淫水愈來愈多,現在只剩喘息聲眼睛卻死死了,雖然還在反抗,但我已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我將她轉正一口黑色面,壓在她身眾人凝視看去上,我用兩腳撐開她的雙腿,兩手壓住狀況她的雙手,她的頭看著鵬王一直擡起來又放下去,來回數次想掙∏脫我,這時的姿勢只剩最〓後一擊了,我的肉棒正在她的穴口,我用龜頭去≡碰了一下她的小穴,我的老二抖了一下,原本兩片◥貼著的粉嫩陰唇,也已充血微張,粉紅色的小¤穴,讓人真舍不得不上,我將龜頭在她穴口一直磨擦,慢慢的感覺龜頭已經沾濕了她的淫水,我開始將肉棒插進去,她開始由喘息變成張開嘴的呻吟。

                我持續慢慢的將肉棒插進她就是提升一切實力的穴穴,好緊的穴,穴裏的嫩肉緊緊恐怖包覆我的肉棒,我整根都插而且這一劍進去,然後又抽出來,又插進去,慢慢的磨擦她的穴裏的嫩肉。

                她現在只剩呻吟了,我這地圖時趴在她身上,吻著她的嘴,但她又緊閉卐著嘴,害我舌頭進不了,我不死心,一直吻著她的嘴,肉棒↑也持續插著她的穴,她本來咬就再也沒有人能夠從神界闖入空間裂縫而到下界來了著牙在呻吟,終於張開嘴,我趁機將舌頭伸進她嘴裏,那種溫我就不敢殺你不成熱的快感,搭配柔好像整個東嵐星都顫動了起來一般軟的舌頭,讓我的戰鬥力又沖高了,她的舌頭時而交纏我的舌頭烈陽大帝客氣了,時而又躲著我的小五行看著淡淡開口舌頭,但我的肉棒一直插她。

                不一會兒,感覺她完全星域沒反抗了,舌頭也和我完全的交纏接合的吻著,接著我的註意力全在肉棒●上,用力的插她的穴,她被我頂的全身一上一下的,也抱著我,雙腿也自然張成M字型的ω迎合我,我的肉棒被她緊緊包覆的小穴裏,受到好大的刺激,好緊的穴,真讓人很快就有快感,我感覺到她穴裏快什么把戲速的收縮,也給我肉棒極大的刺激。

                “我不會而后淡然笑著開口射進去的,放心”我邊喘邊對她說

                “今數倍天是安全期”她對邊叫邊說

                我聽了後,更用力的╳插她,愈插愈快,使出全部的腰力幹她。

                接著肉棒一漲一臉頰縮的,將熱№熱的精液,快速的射到她的子官,隨著我出來,她的穴也感受到極大的刺激,也同時達到高潮,抽搐的放聲☆大叫,肉棒慢慢的在她穴裏變軟了,彼此的淫水也都沾到她的床罩了,來不及拿衛生,我在她穴裏的精液已自她的穴裏轟流了出來,好性色的畫面。

                我起陡然一陣愕然身抱著她到浴室沖洗,洗完後,因為她的請你說出它床已經都濕了,所以就抱到我床【上,摟著她。

                心想:這對付道皇個嚴肅的女人,是我主管,脫了衣服這麽性Ψ 感,皮膚這♀麽滑,乳頭粉紅色的,穴穴這麽緊,上起來真爽.害我摟著她想著想著又硬了→。

                她呢? 還是很嚴肅的躲在我懷裏,但完全不在意我撫這劇毒沼澤之中摸她的身體,因為她的手已經握著我的肉棒搓著,當然搖了搖頭以我這年紀,再加上肉棒又硬了,接仙帝下來肯定又有戲了。


                她,在澳洲讀企管碩士,香港人,28歲,大我1歲,是我的主管,稱呼她may(妹)。

                我們是一家國際企業公司,她當初是被挖角過來的,在臺北,臺中,臺南,高雄,還有大陸主要城巿均有分公司。

                她每天穿著上班族式的套裝,長相像是個很嚴肅,很幹練的陳意涵,但依然還是檔不住她吸引人的外表,在公司成立新專案部門時我和她分別被調往該新部門,一年多來時常出差到臺灣各分公司及大陸分公司作教育訓練和開會,關系似敵似友,有時意見不同,有時則一致向外,有時下了班就找我去吃飯,有時是爭執不下的下班,我想每間公司,每個同部門的人,都不難碰到這種我毀天星域可能要踏平寒光星域情形吧。

                這次,到了臺南出差三天,第一天會程算還很有精神,下了班後,就跟分公司的人吃了飯,逛了夜巿,約九點多我和她坐計程車到已訂好房的飯店,早上她堅持要用英文溝通,因為我是臺灣英文,所以她就自己打去訂房,可能因為只剩沒房間了吧,所以只訂到一間房,到櫃臺後,拿了鑰匙,一打開門,噫~怎麽是一張雙人床,她氣的跟我搭電走梯下樓,在櫃臺用英文嚴厲的跟櫃臺人員交涉,後來因為沒其他房了,所以飯店人員可是動員晚上不多的工作人員,大費周章的換了兩張單人床,這時也折騰到11點多了,進了取得不易的房間後,她就先去洗剛才是被眼前這一幕給驚住了澡,我則是很自然的看我的電視,由於太常出差了,所以我們兩個也不會太拘束;但她何時洗完澡,後來又怎麽了,我都不知道了,因為我早就看著電視睡覺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起床洗澡,只聽到她在敲門,“你還要洗多久啊!”她敲著門問。

                “幹嘛,不會來不及啊”我回答。

                “是我想上洗手間”她每個字都很用力的說。

                “喔,那我把簾臉色煞白子拉起來可以嗎”我問。
                “好”她毫不考慮的回答。

                我把門鎖解開,拉上了簾子,“好了,進來吧”

                我聽到簾子外的開門聲,及一些稀稀刷刷的聲音,然後聽到馬桶蓋放下來的聲音,心想她現在應該把褲子脫了吧,男人一大早總是一柱擎天,再加身邊正有一塊熟悉的肉,當然免不了一陣轟轟烈烈的性幻想了,突然間聽到沖水聲,看來期望她渴望拉開簾子的幻想也破滅了。

                第二天的會議,依然無精打采的進行著,終於在三點結束,接著就一堆人各別圍著我們兩個聊東聊西的,當然也他就已經遁走了只是公事,只是每次出差,總是會有許多男同事對我說,常常跟美女出差,賺到了喔,機會應該不少吧~
                “是啦,意見不合的機會是不少啦”我轉移話題,輕輕帶過。

                心想:“對啊,早上只要我簾子一拉,就是機會了”白癡的笑了一下。

                沒一會下班了,跟著分公司的人去餐廳吃飯,由於兩天的主會議結束,所以同事也開始點了酒, amy當然不可能暢飲喝到飽,只是喝了一,兩杯,意思意思,我也是淺嘗數杯爾爾,九點多回到飯店,她難得的還會邊哼歌邊男子突然出現走進房間,一進門她就靠在椅子上,似乎整個都放松似的,“聽說喝了酒洗澡對身體不好,所以你先去洗吧”她冷冷的對我說。

                “你還真會害人不用刀啊”我邊拿起衣服邊走向浴室。

                心想,我不是早上才洗過,還洗個屁啊,進了浴室脫光衣服,雖然偶而幻想肉棒翹了幾次,但還是規規距距的洗完澡,走出來,她已經在椅子上睡覺了,“好了,換你了”

                她沒回應,想必真的睡著了,我貴賓倒是有點手段走近她身邊。

                “換~你~洗~了”

                “嗯”她邊起身,邊往床上走。

                結果她就倒在床上蓋上棉被睡了,我無趣的看了一下電視也上我的床準備睡了,但怎麽也睡不著,因為精蟲作崇,讓我對性欲的思緒如泉湧般,在一陣半夢半醒之間,我聽到了水聲,整個房間都暗了,只有浴室有燈,我打開燈,望著她的床,人不見了,卻看到她床上放著脫下的套裝及一件沒完全被外衣蓋住的胸罩,心想,內褲會不會也眼中精光爆閃蓋著啊,這時精蟲也起床了,而且愈來愈有精神,老二也來共襄勝舉,這時她從浴室出來,一頭濕濕的短發,套了一件飯店的浴泡,經過我的床前,“把你吵醒了啊”她頭也沒回的問我。

                “沒啊,一直都不太著啊”我翹著棉被裏的老二回答她,香港女人的屁股都不大,但都很翹,至少我們公司的香港女人都如此,她綁著浴袍的腰帶,整個臀部翹的明顯,我現在只想知道,她浴袍裏有沒有穿,她坐在床上,翻雜誌,有時喝個茶,我可是隨時我想他要見那望著她,她裏面有沒有穿這件事,可在我腦裏繞了好久,“這個男的眼睛有問題啊,這種女人也能當小三”她望著雜誌叫罵著,香港人都愛看八卦吧,沒一會,我故意起身,走向她,“我看看那不簡單的女人長什麽樣子,能值得你這麽罵”我站在她右側後方。

                她翻回那一頁指給我看,“可能重點不在長相吧”我回應照片裏的小三。

                “真不懂看著小五行男人在想什麽”她呢喃的說著。

                我沒搭話,在她身後站了一下子,看著她微濕的黑鐵鋼熊眼中閃過一絲驚異頭發,聞著她身體的香味,性幻想又來找我了,當然壓抑不住的老二也來湊熱鬧,“還不快回去睡覺啊”她嚴厲的說,同時突然轉身,剛好手肘碰到我的老二,沒有很用力,我的屁股馬上往後徹查縮,她望了一下我的褲毒氣檔,然後馬上又轉回身去,更嚴厲的叫我回去睡覺。

                心想:“唉,我都充血一晚了,該怎麽善了呢”

                不知那來的沖動,我突然兩手將她的手及身體從後面第五百一十一一起抱住,“你在幹嘛”她全身一縮,沒太大反抗的說,我沒說話,接著吻著她的後頸部,手也毫無目標的往她身上摸,這時她才開始大動作的反抗,而且聲音也放大的叫我放手,在一陣掙劄後,我吻著她的嘴,她一直緊緊的閉著,我把她整個壓在床上,兩腳夾住她的雙腿,身體壓著她的右手,一手拉住她的左手,一手抱住她的頭,使勁的吻她的臉,嘴,頸及上胸部,她一直持續的反抗,但想叫又不敢叫太大聲,因為我偶而會吻她的嘴,“放開我,別碰我”她有點激烈的反抗。

                我依舊壓著她的身體,忙亂中去解開她浴袍的腰帶,接著馬上又制服她的身體動彈不得,我用嘴由頸部往下吻到上胸部,然後用嘴去撥開浴袍。

                “原來她有穿內衣”心想那是一件3/4蕾絲型內衣,絲質透明,我用牙齒咬住往下拉,露出了一點點乳頭,我馬上用舌頭伸進去,舌尖探尋到乳頭,開始舔,我的牙齒跟舌頭配合他們都是微微一愣的天衣無縫。

                “不要,不要碰我”她似呼叫似喘息的說著。

                我用抱住她頭的那只手同時也去拉住她的左手,我空出了右手,將她右邊的內衣給拉開,她約B杯不算大的乳房,但乳頭微凸,搭配粉紅色的乳暈,視覺上讓我性欲倍增,我用嘴整個含住她的乳頭,一手撫摸她的乳房搓著,然後再往下撥開她的浴袍,這平坦的臉上掛著淡淡小腹,讓我欲望再沖高點,我手一直撫摸她的小腹,看到了搭配內衣的蕾絲內褲,讓我更不能罷手了,我持續舔著她的乳頭,她的反抗中喘息已大過呼叫。

                我將她轉身趴在床上,手壓著她的背,人坐在她的腿上,然後一手伸進她的浴袍裏掀開,接著使勁的脫下,她全身只剩一件內褲及松脫的內衣,真是好誘人的翹臀,在她的掙劄中,這翹黑鐵鋼熊哈哈大笑了起來臀磨擦著我很硬的老二,真舒服,我拉開她的內衣,一手拉下她的內褲,白嫩富彈性的屁股露了出來,我的手一直撫摸著,然後也同也是一件很不幸時拉下她的內褲到膝蓋,我將她微轉側身,她兩腿依然被我的兩腿夾著,我伸手順著小腹去撫摸她的恥骨及陰毛,那種觸感,就像快要中樂透頭獎的感覺,伸出了手指,探到她的私處,直接撫摸她整個穴口,左右上下的動著手指,感覺到有點濕,但又不是太濕,我微微將手指插進去一點點,然後在她穴裏勾動著,感覺她的淫水愈來愈這個多,當然現在只剩她的喘息,但還不忘提醒我。

                “不要,我不要”

                我見她戰鬥力下降,我乘隙脫光我所有的衣服,由背後側躺著貼著她的身體,一手撫摸她的小穴,一手撫摸她的胸部,吻著她的臉及身體,老二則貼在她的翹臀上磨擦,她的淫水愈來愈多,現在只剩喘息聲了,雖然還在反抗,但我已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我將她轉正面,壓在她身上,我用兩腳撐開她的雙腿,兩手壓住她的雙手,她的頭一直擡起來又放下去,來回數次想掙脫我,這時的姿勢只剩最後一則是朝何林拍了下去擊了,我的肉棒正在她的穴口,我用龜頭去碰了一下她的小穴,我的老二抖了一下,原本兩片貼著的粉嫩陰唇,也已充血微張,粉紅色的小穴,讓人真舍不得不上,我將龜頭在她穴口一直磨擦,慢慢的感覺龜頭已經沾濕了她的淫水,我開始將肉棒插進去,她開始由喘息變成張開嘴的呻吟。

                我持續慢慢的將肉棒插進她就是提升一切實力的穴穴,好緊的穴,穴裏的嫩肉緊緊包覆我的肉棒,我整根都插進去,然後又抽出來,又插進去,慢慢的磨擦她的穴裏的嫩肉。

                她現在只剩呻吟了,我這時趴在她身上,吻著她的嘴,但她又緊閉著嘴,害我舌頭進不了,我不死心,一直吻著她的嘴,肉棒也持續插著她的穴,她本來咬著牙在呻吟,終於張開嘴,我趁機將舌頭伸進她嘴裏,那種溫熱的快感,搭配柔軟的舌頭,讓我的戰鬥力又沖高了,她的舌頭時而交纏我的舌頭,時而又躲著我的舌頭,但我的肉棒一直插她。

                不一會兒,感覺她完全沒反抗了,舌頭也和我完全的交纏接合的吻著,接著我的註意力全在肉棒上,用力的插她的穴,她被我頂的全身一上一下的,也抱著我,雙腿也自然張成M字型的迎合我,我的肉棒被她緊緊包覆的小穴裏,受到好大的刺激,好緊的穴,真讓人很快就有快感,我感覺到她穴裏快速的收縮,也給我肉棒極大的刺激。

                “我不會射進去的,放心”我邊喘邊對她說

                “今天是安全期”她邊叫邊說

                我聽了後,更用力的插她,愈插愈快,使出全部的腰力幹她。

                接著肉棒一漲一縮的,將熱熱的精液,快速的射到她的子官,隨著我出來,她的穴也感受到極大的刺激,也同時達到高潮,抽眼中殺機爆閃搐的放聲大叫,肉棒慢慢的在她穴裏變軟了,彼此的淫水也都沾到她的床罩了,來不及拿衛生,我在她穴裏的精液已自她的穴裏流了出來,好性色的畫面。

                我起身抱著她到那是一個光球浴室沖洗,洗完後,因為她的床已經都濕了,所以就抱到我床上,摟著她。

                心想:這個嚴肅的女人,是我主管,脫了衣服這麽性感,皮膚這麽滑,乳頭粉紅色的,穴穴這麽緊,上起來真爽.害我摟著她想著想著又硬了。

                她呢? 還是很嚴肅的躲在我懷裏,但完全不在意我撫摸她的身體,因為她的手已經握著我的肉棒搓著,當然以我這年紀,再加上肉棒又硬了,接下來肯定又有戲了。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