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场官方网站

  • <tr id='WlZEwt'><strong id='WlZEwt'></strong><small id='WlZEwt'></small><button id='WlZEwt'></button><li id='WlZEwt'><noscript id='WlZEwt'><big id='WlZEwt'></big><dt id='WlZEwt'></dt></noscript></li></tr><ol id='WlZEwt'><option id='WlZEwt'><table id='WlZEwt'><blockquote id='WlZEwt'><tbody id='WlZEwt'></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WlZEwt'></u><kbd id='WlZEwt'><kbd id='WlZEwt'></kbd></kbd>

    <code id='WlZEwt'><strong id='WlZEwt'></strong></code>

    <fieldset id='WlZEwt'></fieldset>
          <span id='WlZEwt'></span>

              <ins id='WlZEwt'></ins>
              <acronym id='WlZEwt'><em id='WlZEwt'></em><td id='WlZEwt'><div id='WlZEwt'></div></td></acronym><address id='WlZEwt'><big id='WlZEwt'><big id='WlZEwt'></big><legend id='WlZEwt'></legend></big></address>

              <i id='WlZEwt'><div id='WlZEwt'><ins id='WlZEwt'></ins></div></i>
              <i id='WlZEwt'></i>
            1. <dl id='WlZEwt'></dl>
              1. <blockquote id='WlZEwt'><q id='WlZEwt'><noscript id='WlZEwt'></noscript><dt id='WlZEwt'></dt></q></blockquote><noframes id='WlZEwt'><i id='WlZEwt'></i>
              2. 當前位置
              3. 首頁
              4. 都市言情
              5. 最新排行

                天生的AV女優

                發布時間:2019-08-16 17:22:17???



                在人來人往的大都∏會裏,不會有♂人刻意留心從你身旁走過的平凡女子,而饒安琪就是這樣一個↑讓人看過即忘的普▲通長相,但是人們總會將視線停留在他玲瓏有致的曲線上。


                “你看到沒?剛剛走過去的那個妞,豐胸細腰翹臀,真想摸她一把。”


                聽到和▼她擦間而過男子所說的贊美,饒安琪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踩著三的高跟鞋,貼身的紗質襯衫,蕾絲鏤空的胸罩若隱若@現,合身的窄裙,伏貼」著微微翹起的臀部,在饒安琪刻意扭動下更加顯得搖曳生姿。


                走進大樓裏的電梯,男人的目光總會停留在她的身上,甚至可以說只在胸部上。饒安琪並不△以為意,反而更加的擡頭挺胸,展現她傲人的雙峰。站在身旁的女人臉上雖是不屑一顧之態,可哪個不是因為自嘆弗如而羞概。


                三十七樓,饒安琪的目的九把靈器飛劍也盤旋在易水寒地,當她踏々出這個樓層時,男人露出的是◆一種了然的目光,而女◎人則是更加鄙夷。


                察覺到〒這種反應,饒安』琪更加肯定她沒有來錯地方。


                捺下門鈴,一個年輕男子前來應門№。


                一番交涉後,年輕的男人帶領安琪來到一間辦公室。


                “你在這裏坐一下。”男人吩咐一聲便轉身離去。


                辦公室雖然不〖大,至少沒有安琪公司裏經理的辦公室那麽大,不過沙發、辦公桌椅,一樣也不少,安琪向窗戶走了∑ 過去,掀開窗戶,居高臨下↙的感覺,讓安琪大開眼界了。


                站在這個位置幾乎可以俯瞰整個市區,不過安琪隨即放下窗戶,坐在沙發上〓專心的等候即將和她見面的人。


                她是一時好奇拿了辦公室做明星夢的文娟放在桌上的名片……


                “文娟,你昨天去面試結果怎樣有沒有被錄取?”


                安琪想起辦公室裏的對話。


                “別提了,還好沒⊙錄取,說什麽我胸部太小,屁股太扁,我是要靠臉蛋迷死少男們的……”文娟滔滔不絕的說著自己多麽迷人的天使面孔@ ,而到底她還是因為沒有魔鬼身材而遭到拒絕。


                “沒有︽被錄取啊!那只能說他們沒眼光了。”庭美試圖安慰文娟。


                “還好沒錄取,事後我朋友打←電話給我,說那個什麽模特兒經紀公司根本是騙人的,被錄取就慘⊙了,好像是拍……”文娟話說一半打住了。


                “拍什麽的ω 啊!你倒是快說啊!”庭美急的問。


                而坐在一旁默★默不語的安琪也豎起耳朵等著答〗案。


                “A片……”


                本來十七八歲女孩的明星夢卐,安琪『是一點興趣也沒有,可是A片卻吸引了他的註意力,她趁文娟不在位置上時,拿走了文娟扔在桌上的名片。


                “峰越國際模特兒經紀公司”。”安琪小心的收〓起名片,隔天她就請了一天】特別假。


                不知道過了多久,安琪無聊到打起哈欠,這時才聽到有腳步聲走近。


                走進來的是一個♀頭發微光,小腹突出的中年男子,粗粗的眉△毛,滿臉的落腮胡,倒也顯得幾分性格。


                但是安琪平凡的一發那個爆發設定外貌,卻讓男人只瞟了一眼,便將視◣線移到窗外,似乎窗外的白雲都比她吸引人。


                男人隨ω手拉了拉淩亂的上衣,從口袋裏摸出一包煙點燃一支抽著,漫不經心的問道:“三圍多少?”


                看出男子不耐的神色,安琪也不多◆廢話,直接回答,“36E,23,35。”


                “36E!”聽到這數字▲,中年男子精神為之一∩振,隨手撚熄了手裏的香◆煙,並轉身面向∮安琪,“?站起來我』看看。”


                安琪二話不說→站了起來,圓地轉○了一圈。



                “誰要你轉圈,把上衣脫♀了。”男人命令◎式的說著。


                “不是這麽猴急吧!”安琪說道。


                “不脫了衣服,我怎麽知道〖你不是墊了東西呢?現在◣很多女孩都是塞矽膠墊的。”說的理直氣壯,說到底不就是誘安琪脫衣罷了。


                安琪依言脫下外衣,上身就剩一件蕾絲鏤空的的∴胸罩,半截式的胸罩,根本罩不住雄偉的乳房,只不過是將乳房◢定位在中央,深深的乳溝,還有呼之欲出的乳∞暈,讓男人目瞪口呆。


                剛剛才結束一場遊戲的男人此刻又立即被安琪給挑起了欲望,男人猥褻的盯著︻安琪的胸部,站起身來,一步步的走向安琪,“你知道我◤們公司做什麽嗎?”


                “拍A片的不︼是嗎?”安琪開門見山的答道。


                “你不@ 要胡說,我們可是模特兒……”


                “得了吧!如︾果不是拍A片的我就☆走了,別浪費我的時間ω 。”安琪作勢要離去。


                安琪的直接讓男人有些恐懼,不會一個擁有仙器是東窗事發,警方派人來抄吧♀!


                “你不會是條子派來的臥底☆吧!”男人灑⌒笑道。


                “我沒那麽大〓本事,我的目的只是來拍片而已。”安琪悠然的坐了下來。


                “是嗎?”男人半信半疑的問著。


                “信不信隨你,到底用不用我,不用我♀就走人了。”


                男人心想管∩她是不是條子,既然來了哪有讓她飛走的道理,至少他得先嘗一嘗。男人的目光移到安琪那對豐滿的奶子上,最近都∮吸些發育不良的小梨子,都◣快倒盡胃口了,好不容易等到這對大木瓜,他已經等不及了。


                “你,別急呀!”男人出聲留人,瞅了◣安琪一眼又道:“要我相信也√行,讓我先試試ζ你的誠意。”


                “怎麽試?”安琪臉上裝得不懂,其實心裏哪會不曉得眼前的色狼想幹什麽呢。


                “首先我得先驗驗你是不是人妖啊!”


                虧有什么比看著自己他想的出來,安琪故√作驚訝狀叫了聲:“人妖!”


                “我檢查一下你是不是々有小穴穴啊!”說□著男人便步步逼近安琪。


                看見男人真的Ψ 向她靠近,安琪伸手◥作擋人姿勢,急道:“慢著,你是什麽人啊!我怎麽〓能隨便相信你呢?要是你檢查了,卻◤沒有權利決定是否錄用我,那我豈不是吃虧了!”


                “這公司我說了算◤,他們叫我羅大,不信你可以出去問問。”羅大瞼X了老大的架∴勢。


                安琪也不是沒見過世∞面的女人,從他剛才走門的那股氣焰和先前接洽的男子有著明顯的差別∴,現下又用如此張狂的語氣介紹自己,八成是這裏的負責人了。


                羅大看安琪沒有疑問了,便快速的坐到她的身旁,二只豬手便擱上了安琪一對豐乳上。


                “噢!……”安琪嚶嚀一聲,這對安琪來說就※好像久旱逢甘霖,很久沒有人撫摸她了。


                “好一個淫娃!”看到安琪的反應,羅大更加似無忌憚的柔捏起這碩大的奶頭。


                羅大先是整個握住安琪的奶子,可是實在是大的他一手無法掌←握,柔捏▃了一會之後,他把拇指繞進內衣裏,按在安琪已然硬挺的乳≡頭上,恣意的撥弄著。


                “你好壞,說要看人家小穴◤的,卻在這摸來摸去。”安琪嗲聲嗲氣的說←著,聽的羅大骨頭都▆要酥了。


                “我要先檢查這裏是不是貨真價實啊!”說罷羅大加重力道狠狠的捏了安琪一把。


                “哦嗯,怎麽這麽【粗魯,給你☉捏壞了,不來了。”安琪↓嘴上埋怨著,可手卻按↑在羅大的手掌上,導引著他撫弄著自己的乳房。


                想不到這個女人如此善解風情,還知道挑逗男人,嘴裏說不依,手卻按的緊緊的,羅》大開心的笑著,下半身反應了起來◣。


                “你這個小淫娃,我就來看看你是不是已經濕了。”說罷,羅大迫不及待地將安琪推倒在沙發上,把她的雙腿擡高屈膝在▲胸前。粗魯地將安琪的內褲√退至膝說A便一頭埋進安琪的大腿內側。


                羅大的手指向安琪的私處探去,粗糙的手指將安琪嬌嫩的花瓣給撥了開來,晶瑩剔透的淫〇水流了出來,“嘖嘖,?都濕透了。”羅大在安琪的花蒂上輕輕撥弄著。


                “嗯……嗯……你好討厭,檢查』好了沒呀!”安琪扭動著身體,心底暗暗嗤笑著那有這種檢查法,怕是想先嘗為快吧!


                也罷,平淡的日子過久了是該有點新鮮刺激了,就讓這個羅大當她的開味點∞心吧!


                “就快好了。”羅大一「手按著安琪的腿,一手解開自己→的褲頭,火紅的肉棒就往安琪的小穴準∞備插去。


                “你幹麽?你在幹什麽〒?”安琪發現羅大的舉動,開始劇烈的反抗▲著,孰不知這早在安琪的預料之中,她只是半推半就欲迎還ㄨ拒的替男人增加點征服的樂趣。


                “試驗啊!你別緊張,我看你也不是處女,應該不會ㄨ痛了,水都流了那麽多了,你也早※想要了不是?淫娃!”羅大才不↑理會安琪的反抗,用力的按住安琪的小腿,讓他們緊貼著安⌒ 妮的胸部,然後將自己的肉棒向小穴靠近,噗地一聲插進了三分之一。


                “噢!”羅大的肉棒進救助這樣入身體時,安琪不由自主的一聲嬌吟,但身體扭動的更加厲害,“啊!……啊!……”安琪的陰唇嘗到了男人的滋味,也急不可待的想將之一口吞下,敏感的陰道一收一縮的,好像要把羅大給擠出去,又像要把他吸進來。


                “哦!……喔!”羅大雖然只進入了三分之一,但龜頭像被強力吸引著,本想挑弄↓一下這個浪女,看她求饒的模樣,怎知自己倒先投降了,索性將整個肉▂棒一插到底,同時也粗暴的扯掉了掛在安琪膝的內褲,他終於可以既享受抽插的樂趣,有可以縱情的吸吮著安琪的大奶子。


                安琪感覺到整個陰道被完全填滿後,心底□ 一陣滿足,“啊!”她深深的吐了一口氣,陰道又更加緊縮了。


                “啊!……”羅大受☆到肉壁的強力推擠,不由得吟呼一【聲。心想,他要是不忍著☉點,不到一分鐘就卸∏甲投降了。於是羅大按著安琪的大腿,挺起身子,開始動了起來。


                羅大的陰莖碩大,伴隨著身體又一次的頂進安琪的花心,讓安琪不斷地大聲的呻吟著,雙手也在羅大的臀部上盡情摩蹭著,順勢撥開羅大的臀瓣,用手指摳弄著羅大的菊花。


                “你這個小賤人,大爺的後庭你也敢玩。”羅大一向不喜▓女人碰他的後庭,可是安琪如此的摳弄他,卻覺得有些興奮,但還是玩笑般的喝阻安琪。


                “你插我就行,我摳@摳你而已,何】必那麽緊張呢?”說罷,安妮將中指戳進羅大的肛門裏。


                安琪的雙腳纏繞在羅大的腰際上,二腿暗中施力,牽動著陰道的力量更加緊縮的壓迫著羅大,這讓羅大在緊窒的甬道中,有種疑似身處在Ψ處女穴中的幻覺。


                “你越來越緊ω了。”羅大被夾的『好像電流通遍全身似的,渾身顫Ψ了一下。


                “不喜歡嗎?”安琪嬌聲問道。


                “喜歡喜歡。”羅大感覺整個人飄飄欲仙似的。


                “人家這々裏癢嘛!用力一點。”安琪挺№起羅大因開口而松掉的乳頭,嗔道。


                安琪的表→現太讓羅大吃驚了,初見她時,她的相貌讓他〓一點興致也沒有,可沒想到,她竟然是一』個風情萬種柔情萬千的蕩婦。


                剛才心●急的只想先嘗為快,可現在他倒想細細品味這個神秘的女人了。


                註視著安琪殷紅的乳頭,羅大促狹地問道:“很多男人嘗過這裏了吧!”


                “你說呢?”安琪一臉無辜的反問羅〗大。


                “我怎麽知道呢!”羅大打起馬虎眼,心想這個女人根本就是一個婊子。


                “不要問那麽多,快來嘛!”安琪施了手勁按下羅大的頭,同時也收縮起陰㊣ 道讓羅大沒法再起別的心思。


                “噢!……”羅大感覺到下體傳來的快感,放下了追根〖究底的念頭,俯身含住安琪的乳頭重重的吸吮著。


                羅大的胡須在安琪的乳房上不斷的蹭著,有時候↘在安琪的淫叫聲裏還帶著幾分笑意,令羅大更加興奮,身體簞㊣ 坁漱]更加快速。


                二個人的身︽體互相較勁著,安琪每︻弄一次羅大的菊洞,羅大就抽插的更快更深入,頂的ξ 安琪笑的花枝亂顫。


                “哦!……喔!……再快一點。”安琪大聲的喊叫⊙著。


                遇到如此強勁的對¤手,羅大只有更加賣力,“我插死你。”


                “快一點,我快要飛了★。”話落,安琪的陰道◥開始收縮,一股熱意澆上了羅大的龜頭。


                被這道熱ω 意一沖,羅大也釋放出稀★薄的精液,身體抖▆動二下,全身虛脫的趴伏在安琪的椒乳上,“你好淫蕩。”羅大氣喘籲籲的說著。


                “呵呵。”安琪淺淺一笑,問道:“我錄取了嗎?”


                “錄取了。”


                “什麽時候開始錄像?”


                “你●想什麽時候開始?”


                “現在。”


                安琪的『回答震撼著羅大,“我們才剛做完@?”


                “演員不是只有你一個人吧!”安琪知道羅大要再來一回是不可能了。


                “當然還有其他人啊!”


                “那〓不就得了。”羅大的龜頭從安琪的陰道裏慢慢的退了出來,消退到只有三的大△小。


                安琪坐起身子,睨著羅大的陽具,“剛才就是它在我身♀體裏?”


                “怎麽不信啊!”羅大低╲頭看著自己已經萎縮的老二,笑道。


                “那下回再讓我瞧瞧剛剛弄得我很舒服的東西】是什麽樣吧!”


                “不用下回,現在就可以啊!”


                安琪睨了羅大的下體一眼,目∩前毫無起色,“我看是沒◆辦法吧!”


                安琪輕視的口ω氣讓羅大感到不悅,忿忿地道:“去,怎∩麽沒辦法,你給老▲子吹一吹就可以了。”


                安琪癟癟嘴,不理會羅◆大,而羅大也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只是斜躺在沙發々上閉目養神。

                安琪把乳房從新裝回胸罩裏,把身體微微前傾讓乳房向前集〓中著。她彎下身想時起被扔在地上的內褲,卻突然停住。心想反正◎都臟了,不撿也罷。


                安琪直起〖身來,把被擠在腰間的窄裙給拉平整了,便一屁股坐到羅大還◎光溜溜的大腿上,二只胳臂攀上了羅大的脖頸,嬌柔地道聲:“羅大……”


                “怎麽了?”如此醉人的聲音就是羅大骨頭也要酥了。


                “還在等什麽呢?”安琪親親羅大的臉頰說。


                “你∞真的要現在開始啊!”羅大以為安琪只是隨口說說,壓根沒當真。


                “當然啊!人家可是特地來的,難不成你得了便宜就想賴賬啊!”


                “你很缺錢?”


                “不缺。”


                “那是為什◣麽?”


                來拍這種片的女孩不少,但缺錢是原ㄨ因之一,當然有的只是當個◣跳板。


                “那是想紅▃嘍!”


                “我才沒那興趣,我只是好︼奇,覺得應該@ 很有意思。”


                這種想法的人◥也不是沒有,不過到沒一個↓像她這般猴急的。


                “在哪拍呀!你抱我過去吧!我走不◥動了。”怕是羅大走那些大佬們都累不動嘍!安琪就是故意促狹他。


                “你什麽♀都不問就要開始?”


                “不用問啦!我都□ 跟你試驗過了,你還不】相信我?”


                看來安琪的好奇心大過於一↓切,就讓她見識一下,羅大深深吸口氣,使勁的抱著安琪站了起來,剛站起來頭還有些暈,定了一會,才走出辦公〓室。


                “等等。”安琪忽然叫道。


                “怎麽了?”


                “你還沒穿褲子呢!”安琪安心提醒他。


                “不用了,等會你看到的男人都沒穿呢!”


                羅大的話讓安琪興奮到了極點,“有多少人啊!”


                “看了就∩知道。”


                安琪個子不小就是再苗條少說也有五十公斤左右,羅大勉強撐著,只想趕緊∮到達拍攝現場,不再跟安琪瞎◆扯蛋。


                “這個⊙小姐面子大,竟然是羅大給抱進來。”身材魁武≡的男人向羅大說道。


                羅大放下了安琪,在一旁此時更是有一部分盯上了千仞峰的導演椅上坐下,“你……你叫什麽名ζ子?”臨到要介Ψ紹,羅大才想起他連安琪的名◆子都沒問了。


                “ANGEL,叫我安琪也ζ可以。”


                “天使啊!”羅大倒是覺得叫々魔鬼還貼切些,不,應該是∩魔女。


                “安琪,這位是陘,最持久的男人,別被□他嚇壞了。”羅大首先介紹陘。


                安琪上下打量著眼▲前這個一絲不掛,身材魁武的男人,那話兒還沒勃起就有十來公分長,確實令人咋舌,黝黑的皮膚,結實的胸膛∴,十足◤一個猛男,和羅大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安琪伸出玉手在陘胸前鼓起的肌肉上摸了一把,“結實啊!”


                陘當然也不甘示弱的摸了回去,他直接就伸入胸罩向安琪的乳頭襲去,把他的乳頭夾※在指縫裏捏了起來。


                “哎喲!”安琪哎一聲推開了陘。


                “羅大,還有其他人呢?”安琪放眼望去除了羅大、陘還有攝影師之外,沒見到∞其他人。


                “嗯!……嗯!……”這時諾大的女子叫床聲傳來。


                “聽到沒?在隔ぷ壁棚拍呢。”羅大道。


                聽著陣∞陣的呻吟聲,安琪覺得身體熱了起來。


                “來吧!我們先來一場。”陘拍了拍▃現場的床墊說。


                “就你啊!”安琪面帶疑惑的問道。


                “怎麽?我你←還不滿意啊!”陘把下半身挺★了挺,那話兒竟然已經勃起了。


                “哇!很可觀。”安琪贊嘆▓的說。


                “第一場先拍一對一吧!等你熟悉█了,想變什麽花樣【再來。”羅大開口¤道。


                安琪搖搖頭說,“這是第☉二場了,至少得有二個男人。”


                現場一片嘩然,羅大和陘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著對方。


                “好吧!陘,你叫阿虎過來,我就看看我們的↑天使有多大能耐。”


                原先想》陘就夠安琪受的,竟然還不滿意,這阿虎可不是一般女人消受的起的,通常3P也很少將他們二人放在一塊,這回就讓安琪開開眼界好好享受一卐番。羅大等著看安琪被弄得跪地求饒。


                從房間◣的另一頭陘和另一個男人走了過來,應該就是阿虎吧!


                光是個頭就比陘高出一個頭,胸肌也比陘還大,那話兒就更不用說了╱,足足卐比陘長,安琪咽了口口水,但倒也絲毫沒有退卻的意思。


                “不錯,看來虎哥也很有看頭,就怕中看不中用了。”安琪戲謔的說著。


                “天使小姐,你試試』就知道了。”阿虎笑了笑,仔細∩的看著安琪臉上的笑容,只怕她※一會要哭了。


                “廢話◥少說開始吧!”羅∞大已經等著看好戲了。


                “安琪,你是想粗暴一點呢?還是溫柔一點№的?”羅大又想萬一把安琪給嚇跑了,也不太好。


                “這個嘛!不能〒弄傷我就行了。”是啊!看著眼前高壯的男人,力量肯定不小,她只是想尋點刺激,可不想弄得遍體ㄨ鱗傷。


                “這可就※難說了,興頭上很難控制的。”阿虎故意這麽說,誰讓安琪剛剛取笑他。


                “放心啦!暴被我方三名半仙圍攻虐有暴虐的玩法,你們就玩正常的吧!”羅大說。


                安琪很快的就被扒的一絲不掛,在一張沒有靠背的絲絨椅子上趴伏Ψ 著,阿虎和陘一前一後的站著。


                阿虎拉起安琪的手握住他勃起的肉棒,壓著安琪的頭讓她靠近肉棒。


                看著阿虎火紅的龜頭,安琪舔了舔幹燥的嘴唇,便將阿虎的肉棒慢慢地放進嘴↙裏,一旁的攝影師也把鏡頭給拉近,給個大特@ 寫。


                安琪無視於攝影機的存在,盡情的舔舐著阿虎的龜頭及莖身,熟練的口技讓阿虎不用假裝便不停的呻吟著。


                “噢!噢!”阿虎渾然忘我的▂淫叫著,幹脆抓起安琪的↓頭整個肉棒幾乎要讓安琪給吞下→。安琪先△是有些不適應,稍稍調整⊙後,也由著阿虎在她的喉嚨裏抽插著。


                站在後方等候的陘,聽到阿虎的淫叫聲,也隱忍不住,在攝影師還沒過□ 來前就把腫脹的肉棒插⌒進安琪的陰道了。


                “嗯。”陘的肉棒進入體內時,安琪悶哼了一聲,然後緊緊的抓著阿虎的身體,這才穩住陘沖擊的力道。陘意識到自己的沖★動,趕緊按住安琪臀卐部,免的沖的太快把安琪給推了出去。


                “噢!……耶!……”鬥室之內,漫著男性野獸般的沈吟,還有女性壓抑的悶吟聲。


                不知過了⌒多久,安琪再也受不了嘴巴的酸澀,還有身體酸痛,硬把阿虎的肉棒給推了出來,“換個姿勢吧!嘴酸死了,弄了這麽久還不射。”安琪喃喃的∏抱怨著。


                阿虎和▲陘都笑了起來△,“你以為錢〗那麽好賺啊!”阿虎△蹲下身來,把嘴湊到安琪嘴邊,一ζ口含住她,重重的 狐天搖了搖頭親了下,“起來。”他◣讓安琪起身,然ω後自己躺在躺椅上。


                當阿虎躺好▼,陘就把安琪抱到阿虎身」上,安琪還摸不清楚他們要幹什麽,阿虎已經扶著她的腰,微微擡起,然後瞄準了目標,一下子把』她放了下來。


                “啊!……”安琪大叫Ψ一聲,阿虎的肉棒已經頂到陰◆道盡頭了。


                “呵呵。”安琪的叫聲讓阿虎興奮的笑著,他繼續扶著安琪的腰讓她一上一下的套著自己的肉棒。


                “啊!……”只要安琪身體一→下沈阿虎的肉棒就會頂〗到她的花心,也就惹來安琪一聲吟叫,“啊!……”安琪不●停的叫著。


                陘又處在冷落狀態,心有不甘,“天使,你的菊花能用嗎?”


                “嗯?啊!……”安琪還沒能云嶺峰議事大殿回答,又是一波的刺激襲來。


                “菊花?”安琪趁身體被提起〖的時候應道。


                阿虎一想將安琪整個提了起來,把肉棒抽了出◎來,跳下躺椅。


                “陘上去躺著,我來開菊花。”阿虎興致勃勃的說道。


                稍稍緩和之後安琪明㊣ 白他們在說什麽了,她不動聲色的站在旁邊,看他們要︻怎麽處置她。


                陘在躺◥椅上躺好之後,阿虎拍拍◢安琪的臀部,讓安琪↙爬了上去,安琪ξ 剛就好位,陘⌒ 抓起安琪的臀部,一下子就把肉棒插了進去。剛剛看阿︼虎爽了半天⊙,一進到安琪的身體他就開始沖了起來,安琪也跟著咿咿啊啊的叫著。


                阿虎走到一旁的櫃子上,拿了一罐潤滑液倒了些塗抹在肉棒上,又拿了一個註ω 射筒,抽取了一點潤滑液後,走回到安琪★身邊。


                阿虎拍拍椅墊,給陘打個招呼,陘配合著放慢了動作。


                “那是什麽?”安琪看到針筒,驚慌ζ 的問道。


                “潤滑液,不想屁股開花⌒就要註射這個。”


                “不是毒品或是麻藥吧!”安琪沈著臉問著。


                “你放心,我們雖然風流還不至於下流。”羅大走過來答道,“雖然★賺這種錢,我□ 們還是有點道德的。”


                安琪看看他們,心想就算是毒藥她又能怎麽樣,她已經在刀禗上了,“好吧!”


                “放心啦!裏頭的東〓西跟我這上頭的是一樣的,阿虎沾了點肉棒上的潤滑液給安♀琪聞聞。


                “不用了,我相信【就是。”安琪也不想斷了興致。


                阿虎將註射筒裏的潤@滑液往安琪的肛門裏註射,註射完將針筒一丟。先用食指試探性的摳一下安琪的菊花,發現食指很容易就◆伸進去了,“你玩過了?”


                “嗯。”安√琪應了聲。


                “哦!”阿虎這回伸進△二根手指,藉著潤滑液順ζ利的在菊洞裏滑動著,“你還真淫蕩呢,這裏也玩過了,難怪一開始就想搞3P,哈哈。”阿∮虎笑著笑著,把肉棒對Ψ 準安琪的小菊花,毫不客氣地插了進去█。


                “啊!虎哥,你輕一點,我很久沒玩了。”肉棒不比手指,到底粗細不同,況且一下子陰道和肛門都塞進了巨大的肉棒,總得時間來適應。


                “你放心,我♀會輕一點的。”說是這麽說,想起安琪剛剛取笑他,心一橫,非但沒有放慢動作,還一個勁的沖刺起來,脆弱的○床板搖搖晃晃著,唧唧嘎嘎的響了起來,床上的二個人讓坐々船似的被晃動著。


                “啊!……虎哥,不要……輕一點,輕一點。”安琪沒料到阿虎如此性急,身體有些※受不住的討起饒來。她想將身體往前移好脫離阿虎些,可卻被陘給抵住,二個男人就這麽將她緊緊的夾在中間,令她○動彈不得。


                “怎麽樣?中不①中用啊!”阿→虎得意的問著,竟敢小覷他◣,怎麽不好好教訓教訓她︼呢。


                “中用,中用,虎哥,啊!……您就饒了≡我吧!”話是這麽說,語氣裏似乎少@ 了點什麽,冷卻多時的欲火已然≡熊熊燃起,早在阿︾虎問話時,身體已經適應了異物氣勢也是越來越恐怖入侵,變為興奮的◥狂喜。


                阿虎和陘賣︾力的挺動著身體,在攝影機前瞼X最雄偉的★姿態,看著柔弱的女人因他們而不停的哀嚎呻吟,自鳴得意的炫耀著。


                “我好累喔!能不能讓我休息一下。”安琪的語氣裏透露出疲倦的訊息,身體也軟趴趴的伏倒在陘結實【的胸膛上,二人的汗水快速的融合在一起。


                “你也會累?”阿〓虎使勁的拍了拍安琪雪白渾圓的臀部,在安琪的尖叫聲裏,印上了紅紅的掌印。


                “虎哥。”安琪有氣無力的喚阿虎一聲,嬌弱的惹人心☉疼。


                “真累了?”阿虎從安琪的菊花裏退『了出來,從旁邊拉了另一▲張床過來,把單人床湊成了雙人床,隨手抽了幾張面紙將陰莖上的潤而滑液擦拭掉,同時戴上一↑個保險套。


                陘很有默契的把安∮琪放倒在躺椅上,並抽出♂了分身,讓攝影機來個特寫,陰莖上乳♀白的黏液是他和安琪體液的結晶。


                二個男人交換了地位,阿∏虎由正常的體位進入了安琪的陰道裏,安琪呻吟一但是零號聲,輕喘著氣,舒服的■閉上雙眼,感受阿√虎溫柔的進出。陘則將肉棒移到安琪的嘴◆邊。


                涵上眼睛的安琪感覺臉頰旁有種黏Ψ黏的感覺,慵懶的微睜開眼,婉拒陘即將進行的動作,“不要啦!”


                “怕什麽?都是你自己流出來。”陘半強迫性的把肉棒往安琪嘴裏塞,安琪還想開口,正好給了陘∞空隙,將沾滿淫液的肉棒塞進▲了安琪的嘴裏。


                “唔……”起初安琪含著不肯動,陘便在安琪∮的乳房上使勁,捏著她◤的乳頭猛掐,安琪這才乖乖的松開嘴,順著陘的↘莖身,緩緩的滑動著。


                “這才乖嘛!我並不想傷害你,第一天滿臉上戲,大家還是溫和點好,你說是嗎?”


                安琪不服氣的哼了一※聲,滿臉委屈的舔舐著陘的肉棒,可是這種略帶強迫和羞辱的感覺,卻使安琪的身體開始經臠起來,斷斷續續的抽搐著,嘴裏發出了不自然的呻吟,雙手緊緊的∴抓住阿虎,嘴巴也開始用力的吸吮著陘的陰莖。


                感覺到安琪的反應,阿虎使了勁的在緊窒的甬道中拚命沖刺,而陘也同樣的在安琪的↙喉嚨裏抽插著,三種不同的聲音帶∞著相同的興奮,在同一時間◢抵達高潮。


                安琪體內的▂一股熱潮隔著一層薄膜澆上了阿虎的龜頭;阿虎灼熱的精液熨燙著自己也溫暖安琪的陰道;陘射出的精液則全數灌進了安琪的咽喉裏,只在嘴邊溢出了些稠液。


                “太好了,這一場㊣真是太精采了。”羅大開心的拍手鼓掌。


                “天使小姐,歡迎你加入峰越。”


                安琪喉頭咕嚕【一聲,精液已經隨著口水吞進肚子裏去,將陘輕輕的推開後,緩緩地坐起身來,“希望下一場戲更精采。”


                在人來人往的大都會裏,不會有人刻意留心從你☉身旁走過的平凡女子,而饒安琪就是這樣一個讓人看過即忘的普通長相,但是人們總會將視線停留在他玲瓏有致的曲線上。


                “你看到沒?剛剛走過去的那個妞,豐胸細腰翹臀,真想摸她一把。”


                聽到和她擦間而過男子所說的贊美,饒安琪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踩著三的高跟鞋,貼身的紗質襯衫,蕾絲鏤空的胸罩若隱若現,合身的窄裙,伏貼著微微翹起的臀部,在饒安琪刻意扭動下更加顯得搖曳生姿。


                走進大樓裏的電梯,男人的目光總會停留在她的身上,甚至可以說只在胸部上。饒安琪並不以為意,反而更加的擡頭挺胸,展現她傲人的雙峰。站在身旁的女人臉上雖是不屑一顧之態,可哪個不是因為自嘆弗如而羞概。


                三十七樓,饒安琪的目的地,當她踏出這個樓層時,男人露出的是一種了然的目光,而女人Ψ則是更加鄙夷。


                察覺到這種反應,饒安琪更加肯定她沒有來錯地方。


                捺下門鈴,一個年輕男子前來應門。


                一番交涉後,年輕的男人帶領安琪來到一間辦公室。


                “你在這裏坐一下。”男人吩咐一聲便轉身離去。


                辦公室雖然不大,至少沒有安琪公司裏經理的辦公室那麽大,不過沙發、辦公桌椅,一樣也不少,安琪向窗戶走了過去,掀開窗戶,居高臨下的感覺,讓安琪大開眼界了。


                站在這個位置幾乎可以俯瞰整個市區,不過安琪隨即放下窗戶,坐在沙發上專心的等候即將和她見面的人。


                她是一時好奇拿了辦公室做明星夢的文娟放在桌上的名片……


                “文娟,你昨天去面試結果怎樣有沒有被錄取?”


                安琪想起辦公室裏的對話。


                “別提了,還好沒錄取,說什麽我胸部太小,屁股太扁,我是要靠臉蛋迷死少男們的……”文娟滔滔不絕的說著自己多麽迷人的天使面孔,而到底她還是因為沒有魔鬼身材而遭到拒絕。


                “沒有被錄取啊!那只能說他們沒眼光了。”庭美試圖安慰文娟。


                “還好沒錄取,事後我朋友打電話給我,說那個什麽模特兒經紀公司根本是騙人的,被錄取就慘了,好像是拍……”文娟話說一半打住了。


                “拍什麽的啊!你倒是快說啊!”庭美急的問。


                而坐在一旁默∏默不語的安琪也豎起耳朵〖等著答案。


                “A片……”


                本來十七八歲女孩的明星夢,安琪是一點興趣也沒有,可是A片卻吸引了他的註意力,她趁文娟不在位置上時,拿走了文娟扔在桌上的名片。


                “峰越國際模特兒經紀公司”。”安琪小心的收起名片,隔天她就請了一天特別假。


                不知道過了多久,安琪無聊到打起哈欠,這時才聽到有腳步聲走近。


                走進來的是一個頭發微光,小腹突出的中年男子,粗粗的眉毛,滿臉的落腮胡,倒也顯得幾分性格。


                但是安琪平凡的外貌,卻讓男人只瞟了一眼,便將視線移到窗外,似乎窗外的白雲都比她吸引人。


                男人隨手拉了拉淩亂的上衣,從口袋裏摸出一包煙點燃一支抽著,漫不經心的問道:“三圍多少?”


                看出男子不耐的神色,安琪也不多廢話,直接回答,“36E,23,35。”


                “36E!”聽到這數字,中年男子精神為之一振,隨手撚熄了手裏的香煙,並轉身面向安琪,“?站起來我看看。”


                安琪二話不說站了起來,圓地轉了一圈。


                “誰要你轉圈,把上衣脫了。”男人命令式的說著。


                “不是這麽猴急吧!”安琪說道。


                “不脫了衣服,我怎麽知道你不是墊了東西呢?現在很多女孩都是塞矽膠墊的。”說的理直氣壯,說到底不就是誘安琪脫衣罷了。


                安琪依言脫下外衣,上身就剩一件蕾絲鏤空的的胸罩,半截式的胸罩,根本罩不住雄偉的乳房,只不過是將乳房定位在中央,深深的乳溝,還有呼之欲出的乳暈,讓男人目瞪口呆。


                剛剛才結束一場遊戲的男人此刻又立即被安琪給挑起了欲望,男人猥褻的盯著安琪的胸部,站起身來,一步步的走向安琪,“你知道我們公司◣做什麽嗎?”


                “拍A片的不是嗎?”安琪開門見山的答道。


                “你不要胡說,我們可是模特兒……”


                “得了吧!如果不是拍A片的我就走了,別浪費我的時間。”安琪作勢要離去。


                安琪的直接讓男人有些恐懼,不會是東窗事發,警方派人來抄吧!


                “你不會是條子派來的↓臥底吧!”男人灑笑道。


                “我沒那麽大本事,我的目的只是來拍片而已。”安琪悠然的坐了下來。


                “是嗎?”男人半信半疑的問著。


                “信不信隨你,到底用不用我,不用我就走人了。”


                男人心想管她是不是條子,既然來了哪有讓她飛走的道理,至少他得先嘗一嘗。男人的目光移到安琪那對豐滿的奶子上,最近都吸些發育不良的小梨子,都快倒盡胃口了,好不容易等到這對大木瓜,他已經等不及了。


                “你,別急呀!”男人出聲留人,瞅了安琪一眼又道:“要我相信也行,讓我先試試你的誠意。”


                “怎麽試?”安琪臉上裝得不懂,其實心裏哪會不曉得眼前的色狼想幹什麽呢。


                “首先我得先驗驗你是不是人妖啊!”


                虧他想的出來,安琪故作驚訝狀叫了聲:“人妖!”


                “我檢查一下你是不是有小穴穴啊!”說著男人便步步逼近安琪。


                看見男人真的向她靠近,安琪伸手作擋人姿勢,急道:“慢著,你是什麽人啊!我怎麽能隨便相信你呢?要是你檢查了,卻沒有〓權利決定是否錄用我,那我豈不是吃虧了!”


                “這公司我說了算,他們叫我羅大,不信你可以出去問問。”羅大瞼X了老大的架勢。


                安琪也不是沒見過世面的女人,從他剛才走門的那股氣焰和先前接洽的男子有著明顯的差別,現下又用如此張狂的語氣介紹自己,八成是這裏的負責人了。


                羅大看安琪沒有疑問了,便快速的坐到她的身旁,二只豬手便擱上了安琪一對豐乳上。


                “噢!……”安琪嚶嚀一聲,這對安琪來說就好像久旱逢甘霖,很久沒有人撫摸她了。


                “好一個淫娃!”看到安琪的反應,羅大更加似無忌憚的柔捏起這碩大的奶頭。


                羅大先是整個握住安琪的奶子,可是實→在是大的他一手無法掌握,柔捏了一會之後,他把拇指繞進內衣裏,按在安琪已然硬挺的乳頭上,恣意的撥弄著。


                “你好壞,說要看人家小穴的,卻在這摸來摸去。”安琪嗲聲嗲氣的說著,聽的羅大骨頭都要酥了。


                “我要先檢查這裏是不是貨真價實啊!”說罷羅大加重力道狠狠的捏了安琪一把。


                “哦嗯,怎麽這麽粗魯,給你捏壞了,不來了。”安琪嘴上埋怨著,可手卻按在羅大【的手掌上,導引著他撫弄著自己的乳房。


                想不到這個女人如此善解風情,還知道挑逗男人,嘴裏說不依,手卻按的緊緊的,羅大開心的笑著,下半身反應了起來。


                “你這個小淫娃,我就來看看你是不是已經濕了。”說罷,羅大迫不及待地將安琪推倒在沙發上,把她的雙腿擡高屈膝在胸前。粗魯地將安琪的內褲退至膝說A便一頭埋進安琪的大腿內側。


                羅大的手指向安琪的私處探去,粗糙的手指將安琪嬌嫩的花瓣給撥了開來,晶瑩剔透的淫水流了出來,“嘖嘖,?都濕透了。”羅大在安琪的花蒂上輕輕撥弄著。


                “嗯……嗯……你好討厭,檢查好了沒呀!”安琪扭動著身體,心底暗暗嗤笑著那有這種檢查法,怕是想先嘗為快吧!


                也罷,平淡的日子過久了是該有點新鮮刺激了,就讓這個羅大當她的開降龍擺尾味點心吧!


                “就快好了。”羅大一手按著安琪的腿,一手※解開自己的褲頭,火紅的肉棒就往安琪的小穴準備插去。


                “你幹麽?你在幹什麽?”安琪發現羅大的舉動,開始劇烈的反抗著,孰不知這早在安琪的預料之中,她只是半推半就欲迎還拒的替男人增加點征服的樂趣。


                “試驗啊!你別緊張,我看你也不是處女,應該不會痛了,水都流了那麽多了,你也早想要了不是?淫娃!”羅大才不理會安琪的反抗,用力的按住安琪的小腿,讓他們緊貼著安妮的胸部,然後將自己的肉棒向小穴靠近,噗地一聲插進了三分之一。


                “噢!”羅大的肉棒進入身體時,安琪不由自主的一聲嬌吟,但身體扭動的更加厲害,“啊!……啊!……”安琪的陰唇嘗到了男人的滋味,也急不可待的想將之一口吞下,敏感的陰道一收一縮的,好像要把羅大給擠出去,又像要把他吸進來。


                “哦!……喔!”羅大雖然只進入了三分之一,但龜頭像被強力吸引著,本想挑弄一下這個↙浪女,看她求饒的模樣,怎知自己倒先投降了,索性將整個肉棒一插到底,同時也粗暴的扯掉了掛在安琪膝的內褲,他終於可以既享受抽插的樂趣,有可以縱情的吸吮著安琪的大奶子。


                安琪感覺到整個陰道被完全填滿後,心底一陣滿足,“啊!”她深深的吐了一口氣,陰道又更加緊縮了。


                “啊!……”羅大受到肉壁的強力推擠,不由得吟呼一聲。心想,他要是不忍著點,不到一☆分鐘就卸甲投降了。於是羅大按著安琪的大腿,挺起身子,開始動了起來。


                羅大的陰莖碩大,伴隨著身體又一次的頂進安琪的花心,讓安琪不斷地大聲的呻吟著,雙手也在羅大的臀部上盡情摩蹭著,順勢撥開羅大的臀瓣,用手指摳弄著羅大的菊花。


                “你這個小賤人,大爺的後庭你也敢玩。”羅大一向不喜女人碰他的後庭,可是安琪如此的摳弄他,卻覺得有些興奮,但還是玩笑般的喝阻安琪。


                “你插我就行,我摳摳你而已,何必那麽緊張呢?”說罷,安妮將中指戳進羅大的肛門裏。


                安琪的雙腳纏繞在羅大的腰際上,二腿暗中施力,牽動著陰道的力量更加緊縮的壓迫著羅大,這讓羅大在緊窒的甬道中,有一剎那種疑似身處在處女穴中的幻覺。


                “你越來越緊了。”羅大被夾的好像電流通遍全」身似的,渾身顫了一下。


                “不喜歡嗎?”安琪嬌聲問道。


                “喜歡喜歡。”羅大感覺整個人飄飄欲仙似的。


                “人家這裏癢嘛!用力一點。”安琪挺起羅大因開口而松掉的乳頭,嗔道。


                安琪的表現太讓羅大吃驚了,初見她時,她的相貌讓他一點興致也沒有,可沒想到,她竟然是一個風情萬種柔情萬千的蕩婦。


                剛才心急的只想先嘗為快,可現在他倒想細細品味這個神秘的女人了。


                註視著安琪殷紅的乳頭,羅大促狹地問道:“很多男人嘗過這裏了吧!”


                “你說呢?”安琪一臉無辜的反問羅大。


                “我怎麽知道呢!”羅大打起馬虎眼,心想這個女人根本就是一個婊子。


                “不要問那麽多,快來嘛!”安琪施了手勁按下羅大的頭,同時也收縮起陰道讓羅大沒法再起別的心思。


                “噢!……”羅大感覺到下體傳來的快感,放下了追根究底的念頭,俯身含住安琪的乳頭重重的吸吮著。


                羅大的胡須在安琪的乳房上不斷的蹭著,有時候在安琪的淫叫聲裏還帶著幾分笑意,令羅大更加興奮,身體簞坁漱]更加快速。


                二個人的身體互相較勁著,安琪每弄一次羅大的菊洞,羅大就抽插的更快更深入,頂的安琪笑的花枝亂顫。


                “哦!……喔!……再快一點。”安琪大聲的喊叫著。


                遇到如此強勁的對手,羅大只有更加賣力,“我插死你。”


                “快一點,我快要飛了。”話落,安琪的陰道開始收¤縮,一股熱意澆上了羅大的龜頭。


                被這道熱意一沖,羅大也釋放出稀薄的精液,身體抖動二下,全身虛脫的趴伏在安琪的椒乳上,“你好淫蕩。”羅大氣喘籲籲的說著。


                “呵呵。”安琪淺淺一笑,問道:“我錄取了嗎?”


                “錄取了。”


                “什麽時候開始錄像?”


                “你想什麽時候開始?”


                “現在。”


                安琪的回答震撼著羅大,“我們才剛做完?”


                “演員不是只有你一個人吧!”安琪知道羅大要再來一回是不可能了。


                “當然還有其他人啊!”


                “那不就得了。”羅大的龜頭從安琪的陰道裏慢慢的退了出來,消退到只有三的大小。


                安琪坐起身子,睨著羅大的陽具,“剛才就是它在我身體裏?”


                “怎麽不信啊!”羅大低頭看著自己已經萎縮的老二,笑道。


                “那下回再讓我瞧瞧剛剛弄得我很舒服的東西是什麽樣吧!”


                “不用下回,現在就可以啊!”


                安琪睨了羅大的下體一眼,目前毫無起色,“我看是沒辦法吧!”


                安琪輕視∞的口氣讓羅大感到不悅,忿忿地道:“去,怎麽沒辦法,你給老子吹一吹就可以了。”


                安琪癟癟嘴,不理會羅大,而羅大也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只是斜躺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安琪把乳房從新裝回胸罩裏,把身體微微前傾讓乳房向前集中著。她彎下身想時起被扔在地上的內褲,卻突然停住。心想反正都臟了,不撿也罷。


                安琪直起身來,把被擠在腰間的窄裙給拉平整了,便一屁股坐到羅大還光溜溜的大腿上,二只胳臂攀上了羅大的脖頸,嬌柔地道聲:“羅大……”


                “怎麽了?”如此醉人的聲音就是羅大骨頭也要酥了。


                “還在等什麽呢?”安琪親親羅大的臉頰說。


                “你真的要現在開始啊!”羅大以為安琪只是隨口說說,壓根沒當真。


                “當然啊!人家可是特地來的,難不成你得了便宜就想賴賬啊!”


                “你很缺錢?”


                “不缺。”


                “那是為什麽?”


                來拍這種片的女孩不少,但缺錢是原因之一,當然有的只是當個跳板。


                “那是想紅嘍!”


                “我才沒那興趣,我只是好奇,覺得應該很有意思。”


                這種想法的人也不是沒有,不過到沒一個像她這般猴急的。


                “在哪拍呀!你抱我過去吧!我走不動了。”怕是羅大走不動嘍!安琪就是故意促狹他。


                “你什麽都不問就要開始?”


                “不用問啦!我都跟你試驗過了,你還不相信我?”


                看來安琪的好奇心大過於一切,就讓她見識一下,羅大深深吸口氣,使勁的抱著安琪站了起來,剛站起來頭還有些暈,定了一會,才走出辦公室。


                “等等。”安琪忽然叫道。


                “怎麽了?”


                “你還沒穿褲子呢!”安琪安心提醒他。


                “不用了,等會你看到的男人都沒穿呢!”


                羅大的話讓安琪興奮到了極點,“有多少人啊!”


                “看了就知道。”


                安琪個子不小就是再苗條少說也有五十公斤左右,羅大勉強撐著,只想趕緊到達拍攝現場,不再跟安琪瞎扯蛋。


                “這個小姐面子大,竟然是羅大給抱進來。”身材魁武的男人向羅大說道。


                羅大放下了安琪,在一旁的導演椅上坐下,“你……你叫什麽名」子?”臨到要介紹,羅大才想起他連安琪的名子都沒問了。


                “ANGEL,叫我安琪也可以。”


                “天使啊!”羅大倒是覺得叫魔鬼還貼切些,不,應該是魔女。


                “安琪,這位是陘,最持久的男人,別被他嚇壞了。”羅大首先介紹陘。


                安琪上下打量著眼前這個一絲不掛,身材魁武的男人,那話兒還沒勃起就有十來公分長,確實令人咋舌,黝黑的皮膚,結實的胸膛,十足一個猛男,和羅大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安琪伸出玉手在陘胸前鼓起的肌肉上摸了一把,“結實啊!”


                陘當然也不甘示弱的摸了回去,他直接就伸入胸罩向安琪的乳頭襲去,把他的乳頭夾在指縫裏捏了起來。


                “哎喲!”安琪哎一聲推開了陘。


                “羅大,還有其他人呢?”安琪放眼望去除了羅大、陘還有攝影師之外,沒見到其他人。


                “嗯!……嗯!……”這時諾大的女子叫床聲傳來。


                “聽到沒?在隔壁棚∴拍呢。”羅大道。


                聽著陣陣的呻吟聲,安琪覺得身體熱了起來。


                “來吧!我們先來一場。”陘拍了拍現場的床墊說。


                “就你啊!”安琪面帶疑惑的問道。


                “怎麽?我你還不滿意啊!”陘把下半身挺了挺,那話兒竟然已經勃起了。


                “哇!很可觀。”安琪㊣贊嘆的說。


                “第一場先拍一對一吧!等你熟悉了,想變什麽花樣再來。”羅大開口道。


                安琪搖搖頭說,“這是第二場了,至少得有二個男人。”


                現場一片嘩然,羅大和陘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著對方。


                “好吧!陘,你叫阿虎過來,我就看看我們的天使有多大能耐。”


                原先想陘就夠安琪受的,竟然還不滿意,這阿虎可不是一般女人消受的起的,通常3P也很少將他們二人放在一塊,這回就讓安琪開開眼界好好享受一番。羅大等著看安琪被弄得跪地求饒。


                從房間的另一頭陘和另一個男人走了過來,應該就是阿虎吧!


                光是個頭就比陘高出一個頭,胸肌也比陘還大,那話兒就更不用說了,足足比陘↘長,安琪咽了口口水,但倒也絲毫沒有退卻的意思。


                “不錯,看來虎哥也很有看頭,就怕中看不中用了。”安琪戲謔的說著。


                “天使小姐,你試試就△知道了。”阿虎笑了笑,仔細的看著卐安琪臉上的笑容,只怕她一會要哭了。


                “廢話少說開始吧!”羅大已經等著看好戲了。


                “安琪,你是想粗暴一點呢?還是溫柔一點的?”羅大又想萬一把安琪給嚇跑了,也不太好。


                “這個嘛!不能弄傷我就行了。”是啊!看著眼前高壯的男人,力量肯定不小,她只是想尋點刺激,可不想弄得遍體鱗傷。


                “這可就難說了,興頭上很難控制的。”阿虎故意這麽說,誰讓安琪剛剛取笑他。


                “放心啦!暴虐有暴虐的玩法,你們就玩正常的吧!”羅大說。


                安琪很快的就被扒的一絲不掛,在一張沒有靠背的絲絨椅子上趴伏著,阿虎和陘一前一後的站著。


                阿虎拉起安琪的手握住他勃起的肉棒,壓著安琪的頭讓她靠近肉棒。


                看著阿虎火紅的龜頭,安琪舔了舔幹燥的嘴唇,便將阿虎的肉棒慢慢地放進嘴裏,一旁的攝影師也把鏡頭給拉近,給個∑ 大特寫。


                安琪無視於攝影機的存在,盡情的舔舐著阿虎的龜頭及莖身,熟練的口技讓阿虎不用假裝便不停的呻吟著。


                “噢!噢!”阿虎渾然忘我的淫叫著,幹脆抓起安琪的頭整個肉棒幾乎要讓安琪給吞下。安琪先是有些不ξ 適應,稍稍調整後,也由著阿虎在她的喉嚨裏抽插著。


                站在後方等候的陘,聽到阿虎的淫叫聲,也隱忍不住,在攝影師還沒過來前就把腫脹的肉棒插進安琪的陰道了。


                “嗯。”陘的肉棒進入體內時,安琪悶哼了一聲,然後緊緊的抓著阿虎的身體,這才穩住陘沖擊的力道。陘意識到自己的沖動,趕緊按住安琪臀╱部,免的沖的太快把安琪給推了出去。


                “噢!……耶!……”鬥室之內,漫著男性野獸般的沈吟,還有女性壓抑的悶吟聲。


                不知過了多久,安琪再也受不了嘴巴的酸澀,還有身體酸痛,硬把阿虎的肉棒給推了出來,“換個姿勢吧!嘴酸死了,弄了這麽久還不射。”安琪喃喃的抱怨著。


                阿虎和陘都笑了起來,“你以為錢那麽好賺啊!”阿虎蹲下身來,把嘴湊到安琪嘴邊,一口含住她,重重的親了下,“起來。”他讓安琪起身,然後自己躺在躺椅上。


                當阿虎躺好,陘就把安琪抱到阿虎身上,安琪還摸不清楚他們要幹什麽,阿虎已經扶著她的腰,微微擡起,然後瞄準了目標,一下子把她放了下來。


                “啊!……”安琪大叫一聲,阿虎的肉棒已經頂到陰道盡頭了。


                “呵呵。”安琪的叫聲讓阿虎興奮的笑著,他繼續扶著安琪的腰讓她一上一下的套著自己的肉棒。


                “啊!……”只要安琪身體一下沈阿虎的肉棒就會頂到她的花心,也就惹來安琪一聲吟叫,“啊!……”安琪不停的叫著。


                陘又處在冷落狀態,心有不甘,“天使,你的菊花能用嗎?”


                “嗯?啊!……”安琪還沒能回答,又是一波的刺激襲來。


                “菊花?”安琪趁身體被提起的時候應道。


                阿虎一想將安琪整個提了起來,把肉棒抽了出來,跳下躺椅。


                “陘上去躺著,我來開菊花。”阿虎興致勃勃的說道。


                稍稍緩和之後安琪明白他們在說什麽了,她不動聲色的站在旁邊,看他們要怎麽〖處置她。


                陘在躺椅上躺㊣ 好之後,阿虎拍拍安琪的臀部,讓安琪爬了上去,安琪剛就好位,陘抓起安琪的臀部,一下子就把肉棒插了進去。剛剛看阿虎爽了半天,一進到安琪的身體他就開始沖了起來,安琪也跟著咿咿啊啊的叫著。


                阿虎走到一旁的櫃子上,拿了一罐潤滑液倒了些塗抹在肉棒上,又拿了一個註射筒,抽取了一點潤滑液後,走¤回到安琪身邊。


                阿虎拍拍椅墊,給陘打個招呼,陘配合著放慢了動作。


                “那是什麽?”安琪看到針筒,驚慌的問道。


                “潤滑液,不想屁股開花就要註射這個。”


                “不是毒品或是麻藥吧!”安琪沈著臉問著。


                “你放心,我們雖然風流還不至於下流。”羅大走過來答道,“雖然賺這種錢,我們ξ還是有點道德的。”


                安琪看看他們,心想就算是毒藥她又能怎麽樣,她已經在刀禗上了,“好吧!”


                “放心啦!裏頭的東西跟我這上頭的是一樣的,阿虎沾了點肉棒上的潤滑液給安琪聞聞。


                “不用了,我相信就■是。”安琪也不想斷了興致。


                阿虎將註射筒裏的潤滑液往安琪的肛門裏註射,註射完將針筒一丟。先用食指試探性的摳一下安琪的菊花,發現食指很容易就伸進去了,“你玩過了?”


                “嗯。”安琪應了聲。


                “哦!”阿虎這回伸進二根手指,藉著潤滑液順利的在菊洞裏滑動著,“你還真淫蕩呢,這裏也玩過了,難怪一開始就想搞3P,哈哈。”阿虎笑著笑著,把肉棒對準安琪的小菊花,毫不客氣地插了進去。


                “啊!虎哥,你輕一點,我很久沒玩了。”肉棒不比手指,到底粗細不同,況且一下子陰道和肛門都塞進了巨大的肉棒,總得時間來適應。


                “你放心,我會輕一點的。”說是這麽說,想起安琪剛剛取笑他,心一橫,非但沒有放慢動作,還一個勁的沖刺起來,脆弱的床板搖搖晃晃著,唧唧嘎嘎的響了起來,床上的二個人讓坐船似的被晃動著。


                “啊!……虎哥,不要……輕一點,輕一點。”安琪沒料到阿虎如此性急,身體有些受不住的討起饒來。她想將身體往前移好脫離阿虎些,可卻被陘給抵住,二個男人就這麽將她緊緊的夾在中間,令她動彈不得。


                “怎麽樣?中不中用啊!”阿虎得意的問著,竟敢小覷他,怎麽不好好教訓教訓她呢。


                “中用,中用,虎哥,啊!……您就饒了我吧!”話是這麽說,語氣裏似乎少了點什麽▃,冷卻多時的欲火已然熊熊燃起,早在阿虎問話時,身體已經適應了異物入侵,變為興奮的狂喜。


                阿虎和陘賣力的挺動著身體,在攝影機前瞼X最雄偉的姿態,看著柔弱的女人因他們而不停的哀嚎呻吟,自鳴得意的炫耀著。


                “我好累喔!能不能讓我休息一下。”安琪的語氣裏透露出疲倦的訊息,身體也軟趴趴的伏倒在陘結實的胸膛上,二人的汗水快速的融合在一起。


                “你也會累?”阿虎使勁的拍了拍安琪雪白渾圓的臀部,在安琪的尖叫聲裏,印上了紅紅的掌印。


                “虎哥。”安琪有氣無力的喚阿虎一聲,嬌弱的惹人心疼。


                “真累了?”阿虎從安琪的菊花裏退了出來,從旁邊拉了另一張床過來,把單人床湊成了雙人床,隨手抽了幾張面紙將陰莖上的潤滑液擦拭掉,同時戴上一個保險套。


                陘很有默契的把安琪放倒在躺椅上,並抽出了分身,讓攝影機來個特寫,陰莖上乳白的黏液是他和安琪體液的結晶。


                二個男人交換了地位,阿虎由正常的體位進入了安琪的陰道裏,安琪呻吟一聲,輕喘著氣,舒服的閉上雙眼,感受阿」虎溫柔的進出。陘則將肉棒移到安琪的嘴邊。


                涵上眼睛的安琪感覺臉頰旁有種黏黏的感覺,慵懶的微睜開眼,婉拒陘即將進行的動作,“不要啦!”


                “怕什麽?都是你自己流出來。”陘半強迫性的把肉棒往安琪嘴裏塞,安琪還想開口,正好東海都是一陣波濤洶涌給了陘空隙,將沾滿淫液的肉棒塞進了安琪的嘴裏。


                “唔……”起初安琪含著不肯動,陘便在安琪的乳房上使勁,捏著她的乳頭猛掐,安琪這才乖乖的松開嘴,順著陘的莖身,緩緩的滑動著。


                “這才乖嘛!我並不想傷害你,第一天上戲,大家還是溫和點好,你說是嗎?”


                安琪不服氣的哼了一聲,滿臉委屈的舔舐著陘的肉棒,可是這種略帶強迫和羞辱的感覺,卻使安琪的身體開始經臠起來,斷斷續續的抽搐著,嘴裏發出了不自然的呻吟,雙手緊緊的抓住阿虎,嘴巴也開始用力的吸吮著陘的陰莖。


                感覺到安琪的反應,阿虎使了勁的在緊窒的甬道中拚命沖刺,而陘也同樣的在安琪的喉嚨裏抽插著,三種不同的聲音帶著相同的興奮,在同一時間抵達高潮。


                安琪體內的一股熱潮隔著一層薄膜澆上了阿虎的龜頭;阿虎灼熱的精液熨燙著自己也溫暖安琪的陰道;陘射出的精液則全數灌進了安琪的咽喉裏,只在嘴邊溢出了些稠液。


                “太好了,這一場真是太精采了。”羅大開心的拍手鼓掌。


                “天使小姐,歡迎你加入峰越。”


                安琪喉頭咕嚕一聲,精液已經隨著口水吞進肚子裏去,將陘輕輕的推開後,緩緩地坐起身來,“希望下一場戲更精采。”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