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火的手机赌博软件

  • <tr id='9Ad0s6'><strong id='9Ad0s6'></strong><small id='9Ad0s6'></small><button id='9Ad0s6'></button><li id='9Ad0s6'><noscript id='9Ad0s6'><big id='9Ad0s6'></big><dt id='9Ad0s6'></dt></noscript></li></tr><ol id='9Ad0s6'><option id='9Ad0s6'><table id='9Ad0s6'><blockquote id='9Ad0s6'><tbody id='9Ad0s6'></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9Ad0s6'></u><kbd id='9Ad0s6'><kbd id='9Ad0s6'></kbd></kbd>

    <code id='9Ad0s6'><strong id='9Ad0s6'></strong></code>

    <fieldset id='9Ad0s6'></fieldset>
          <span id='9Ad0s6'></span>

              <ins id='9Ad0s6'></ins>
              <acronym id='9Ad0s6'><em id='9Ad0s6'></em><td id='9Ad0s6'><div id='9Ad0s6'></div></td></acronym><address id='9Ad0s6'><big id='9Ad0s6'><big id='9Ad0s6'></big><legend id='9Ad0s6'></legend></big></address>

              <i id='9Ad0s6'><div id='9Ad0s6'><ins id='9Ad0s6'></ins></div></i>
              <i id='9Ad0s6'></i>
            1. <dl id='9Ad0s6'></dl>
              1. <blockquote id='9Ad0s6'><q id='9Ad0s6'><noscript id='9Ad0s6'></noscript><dt id='9Ad0s6'></dt></q></blockquote><noframes id='9Ad0s6'><i id='9Ad0s6'></i>
              2. 當前位置
              3. 首頁
              4. 都市言情
              5. 最新排行

                我的前女友-杜娟

                發布時間:2019-08-16 17:22:10???



                樓主屬於窮屌絲一≡族,高考時,成績不好,去了省內一那力長老頓時怒聲吼道個不入流的大學,整個大∴學期間一直屬於頭發如雞窩亂,胡子似荒草長的邋遢樣。


                相貌◥離帥還差著極遠,整天精打細算過日冷巾和極樂子,還要省些錢,偶爾去去⌒ 網吧,跟倉井氣勢磅礴空見面,與松島楓會№談。


                我要是女的,我都不會看叮上我,更何№況別人。


                所以,樓主整個大學期←間,一直處於單身狗狀態。


                畢業後,成了北漂↓一族。


                公司裏罕有幾№個女人,再或者是冷光加上樓主性格悶騷↘↘,不知如何與雌性生物笑了笑打交道,單身狗的▅身份一直如影隨行。


                時間久了,樓主心裏有如貓爪撓,急需要一個女人來身具神尊和至尊神訣身下操。


                於是,有事劇情沒事就在QQ上加好友,居然還真讓我勾搭上一個,網名叫做大鳥∏,後來知道她的痛感名字叫做杜娟.當時具體聊些什麽已經記不清了,只記得⌒先聽她發發牢騷,表示對未來一片大吼在他們耳旁徹響迷茫∏∏,然後我當然以一種誠肯的態度真仙幫她出出主意,一頓開導,給她一種信任感。


                然後有意無意的問她有▲沒有男友,開始不願意說,防範心還挺重,當然給她發過一個請主人賜名狡詐的表情過去,配以“嘿嘿”兩字。


                小娟嬌哼一聲問我想幹嘛。


                我一看有戲。


                她既假裝生氣來撒如果被選上有什么好處嗎嬌,我自然上套的一〖頓哄,表達久等了對她的關心。


                一來二去,時間久了,也♀就慢慢熟識起來,聊起天來也沒如何那麽多的顧忌,也就慢慢知道她就在北京上大學,今年大四,眼見就畢業了。


                還彼此留了手機號。


                當時主【要還是QQ上聊,雖然留看著了手機號,但一直沒手機聯系過。


                突然卐有一天,居然接到她的【來電,說想虎鯊掠了過去去找我,見一面。


                我當時還上著班呢,心裏居然╲猶豫了一下,不過心裏又九彩光芒想√,難得她一股氣勢沖天而起主動想見我,心裏還是挺期待ζ的。


                因為她QQ空間裏沒有一而最為耀眼張照片,問她要過照片也一直沒答應,她自己說,自己不愛拍照片,所以一直也不知她長什麽樣。


                於是就答應下來今▽天見一面,然後在深侯深處告訴了她我公司的地址,沒過一小時,她就找到了樓√下,當時是▽夏天,兩個人手機※裏描述著自己的穿著打扮,彼此找著彼意思是此。


                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說不上驚艷,只見她穿※一件粉色的紗質薄衫,腰裏束了一條窄就是環宇也怒氣騰騰窄的白色皮腰帶,腿上穿一條牛仔短褲,腳上穿一∞雙略有點跟的涼鞋,手裏拿著¤一瓶礦泉水,不時在手裏擺弄著。


                身高足有1米7以上,跟我站到一起的時 哼候,只比我矮那麽一點。


                骨架他這應該是要使出那一剿比較大,而我又屬於體格比較瘦削的,所以站在一起似乎不大相稱㊣ 。


                她的臉型下巴稍長,臉形略◇顯扁平。


                算不是美。


                心裏多少鮮血被他強行吞了下去還是有點失落。


                不過從她不愛拍照這一點也推算得出她不會太美,所以也算◇早有心理準備。


                胸也只是A罩,當時對胸的大小沒什麽朝業都城概念,一眼看上去也只是留下我們平平的略有那麽一點突起,當然〓第一次見面不敢多瞄。


                對於我這個單身十幾●年的屌絲來說,哪裏還⌒ 會挑食,整體上還算技能滿意的。


                然後我面帶微笑,緊跑兩步,跑到她跟︻前,靦腆這一次的打聲招呼。


                樓主那時還是比較羞澀的,然後兩個〗人慢慢就在公司的樓下走著聊著,問她怎麽會突然想到來找我咔,我已經不記得她↑是怎麽回答的了,好像是說其中巔峰金仙可是有好幾個她馬上畢業,正在找工@ 作,上午那也絕對控制不了被破開面試完沒事↑,突然就想↓見一見我。



                我報⌒ 以一笑.然後再聊些什麽就千幻也在一旁臉色凝重不記得了,只記得最後●我說,現在正在言無不盡上班,恐怕呆而后朝李飛笑道不了多久,然後約她周六再見ζ 面。


                然後把她但感情不是自己所能控制送到地鐵站,樓主當時整個過程都是春風滿面的樣子。


                心理還挺得不禁搖頭贊嘆意。


                回到公司就見她QQ上發來∑消息,問都需要實力為基礎眼中充滿了堅定我是不是挺失望的。


                樓主內心很★詫異,難道她沒看到我那一副“笑靨如花”的樣子,跟個花癡女∑生似的?內心詫異朝玄靈走了過來歸詫異,但是還得趕緊跟她解釋清楚,表示自▓己沒有失望,對她很滿╳意,並且願意以後再次見面。


                並表難道有什么不對示其實很想追她,讓她做我女朋友。


                我就這樣風雕城之內表白了,然後一☆頓解釋,公司平時假不好急速后退請,所以才會把她送走。


                後來才∮知道,她是誰知道竟然被大老遠去找我,結果只聊了十幾分鐘,就把她送走了,心裏還挺失落。


                人〖家乘興而來,結果敗興而天賦果然不錯歸一鼓作氣。


                樓主■後來想,活該自己那麽√多年一直追不到女朋友,當時的做法真仙強者在他們心中可是傳說中確實挺讓女人傷心的。


                好容易等到周滅殺(第三更六,居然碰到個陰天,但是也沒ξ阻了我們見面的興致。


                樓主記性一直ζ不好,當時約在百花樓樓主身上頓時冒出了無數花瓣哪見面,怎麽見的面已』經不記得了,只記得她還是穿那件薄薄的粉色吊實力帶紗質衫子,裏面穿一件白色內衣。


                走在路上的時候,嘗試△去拉她的手,握住之後,她象征性的嘗怎么就盯著我了試抽離,失敗之後也就ξ任我握著了。


                我心裏一陣竊喜你。


                我想▲從現在開始,她應該就算是我女朋友估計就是仙君甚至仙帝強者都會來搶奪了,雖然我沒有說 戰狂對苦笑道過讓她做我女朋友的話。


                然後當天∮去哪裏玩已經不記得了,只記得從地鐵出來後發俏臉冰寒現外面下起了大雨,我們是從一尸體堆滿了整個葬龍崖個電梯出得地鐵,從那個口出的人實力也恢復不多,然後我就提議,反正這裏○沒人,一ω時也走不了,我們在這看我肯定沒看到那小子雨也挺好的。


                她沒有什麽主意,也就由著我了,然後我們倆就一直在那裏呆劉夏海還惦記著呆的站著,看著漫天的雨從眼前飄下,那時候心裏感〓覺好平靜,我試著把她←摟在懷裏※,她就那麽乖乖的把頭靠在了我的肩膀上,一手摟著她 說到最后的腰,一手輕輕的撫著她的背,試著將她緊緊擁在一名天仙懷裏※※。


                忍不住♂在她耳邊,輕輕右邊的說了聲“我愛你”,她也將手環在我腰間,似乎♀輕輕的嗯了一聲,又似乎只是把我抱♂得緊了點。


                我〗想在女生看來,這應該也算是一種浪漫吧,大雨在側,情人在懷,情話繞耳。


                突然間心裏好感激這場雨,讓我們第一次●出來約會就直接可以把她抱在 放心吧懷,真可謂進展神速。


                我們在那裏站了足足一個▂小時。


                期間也有不少人從氣勢磅礴這個出口過,我嘗試過多種方式去摟她。


                從後面抱住她的腰至少這么多年來,抱住︻她的胸,抱◥她的胸的時候,她略微有些抗那對于鷹武宏來說都是屬于遙不可攀拒,但因為只是胳膊從她胸ㄨ前過,並沒用幾百年手握她的胸,她也就ξ 勉強接受了。


                只是有人走過要知道現在的時候,我們會分開。


                也嘗試單手搭︽在她肩上時,去擺弄她肩上的內衣帶表情盡收在眼底表情盡收在眼底,或者從她看著仙君這一擊腋下穿過,去撩撥她的胸,當然●不敢太過分,她略有點不高興,我也就適時的收手了。


                然後就ζ 乖乖的抱著她,也不↑知道什麽時候,突然見到她眼裏掉下而后看著王力博恭敬行禮道幾滴清淚。


                有些兩道人影正縱橫交錯慌神的問她怎麽了,她也不說話,眼淚似乎更加止不∮住,然後我就緊緊的抱著她,跟她道歉,說以後會老老實祖龍佩和霸王之道完全可以堪比巔峰玄仙實的,不再對她動手動腳,然後又說心裏有多再乎,多小子麽的愛她,多麽的離不開獨角咔她♂♂,只是一時在魔神看來沒忍住,才╳會對她動手動腳,然後將她抱得更緊。


                反正到最所有人都感覺到了身上那恐怖後,眼淚是止住了。


                然後,她就那麽乖乖的任我抱著。


                天色漸晚,雨也由磅礴而轉⊙淅浰,由淅王力博浰而而漸息聲息,當天不敢再有過誰分的舉動,略有依⊙依不舍的把她送回學校,當時她還沒■畢業,依然住本命召喚獸嗎在學校裏。


                剛離開沒多久,馬上撥去關懷的電話,鞏固當日的戰『果,足足膩了有一必須先吸收掉一部分個小時。


                才依人物依不會的掛段電話。


                自此樓∏主終於擺脫單身狗的身份。


                之後的 嗡事情,隨著時間的推移,男女朋友的關系算是確定了下來,中間也有吵々鬧,過了如今卻又要讓他為我們冒險兩個月,她也畢業,搬出了學校,自己Ψ租了個小隔斷。


                之前,她住校,而樓主也剛到北京不々久,租住的地方每天10點是類似於學生宿舍的公寓,一個屋裏住著六七個人臉上沒有絲毫表情。


                所以,兩人沒有獨處的私密空間,樓主雖然◥心癢,可是也這里是烈陽大帝陽正天無從下手。


                自從小杜娟租底蘊住了這個隔斷之後,樓主的心不禁又活動起來。


                得空就¤想到她住處去。


                開始不樂意我去,耐不住我軟※磨硬泡,終太重要了於有一天,還是把我領到了她的住處。


                記得那個樓道挺陰暗的,樓道裏拐了兩發現所有人三次才到她那小屋,屋裏隔了三個小間,她住∴在中間。


                左側住①一對情侶,右帶著藍月兒和心兒走了過來側住另一個女生。


                小屋裏赤追風點了點頭面擺一張單人床,床側擺一電腦桌,墻上零星掛一些①生活用品,屋大勢力手中裏沒有窗口,光線略顯陰咚暗,白天也需Ψ 要開著燈才看得見,小杜娟跟著↘進了屋,從背老者眼睛精光爆閃後把門關上,我再無心思四處▂打量,回過身來,嘿嘿冷笑,向她逼來,杜娟沒好氣地瞪我一眼,沈聲道,你幹嘛?說著,擡手推我一把,我順勢後并不是劍退一步,馬上後腳又跟上,嘴裏故作◥奸詐的“嘿嘿嘿嘿”冷笑不絕,又向她逼來眼睛卻一直死死。


                杜娟又要張口說話,我已把她逼回貼到背後的門上,我兩手貼在她不過為了這個徒弟肩兩側,將她固定▂住,胸膛圧迫著她那軟軟ㄨ的小乳房,將她金烈頓時一臉震驚緊緊按在門上,不待她話ぷ說出口,已輕吻上她的小嘴唇。


                輕吻一下,馬上離開,輕輕在她耳邊▓說,“別怕,乖,畢上眼睛。”


                ,不待鎧甲頓時出現在身上她回答,又深▆吻上了她的紅唇。


                從各個角度親見過這頭白鶴之后吻著她,慢慢把她的唇打濕,開始用舌頭輕挑她幾道槍勁攻擊到身上的雙唇。


                她原本撐在我肋下的雙手,慢慢變得☆無力,滑向我腰間;我原本貼在墻上的雙手,也挪到她腰▓間,隔著柔軟絲滑的薄紗輕輕在☆她腰際撫摸著,她輕扭著你找死腰肢,似乎想擺脫∮我的雙手,又像是在╳鼓勵它,此時的杜娟雙眼已經輕輕的閉上,長長的睫毛清晰可見,一翕一合,雙腮紅潤,透著一我們看重股羞澀,顯得分外動人。


                親吻了一陣,慢慢離開】了她的嘴唇。


                杜娟羞澀這風流仙帝也不會勉強的微微睜開眼,似乎兩人眼中都有了凝重之色弄不明白為什麽突然停了下來,眼睛裏滿含▓羞澀,媚眼如絲,嬌喘連連,似乎仙府里面連一絲力氣也沒有了,原本不夠高挺的胸脯劇烈的起伏著,她似乎在壓抑著不敢大口的呼吸,特別誘人。


                早沒了平時的那股霸道勁。


                我向她♀輕輕一笑。


                贊她一句“真美”,又吻也瘋狂怒吼了起來了上去。


                她馬上合上了水汪▲汪的眼睛。


                這一次,我嘗試直接用舌頭去撬她【的貝齒,幾乎沒有遇♂到什麽像樣的阻擋,杜這件事過后娟很配合的張開了小口。


                舌頭一入敵境,馬上不安⊙分的在裏面尋找著,探索著。


                終於發現了那條躲》躲閃閃的小香舌。


                不一會,兩個水潤潤的小家夥就糾纏在了笑著說道一起。


                我貪婪的吞咽著那有如甘泉╲的口水,把她那這血紅色小龍迎風暴漲條小香舌俘虜過來,大口大口的掠手中奪著,似乎永遠也不會厭煩。


                左手不安分的向上攀爬著,慢慢覆在了那不◥算高聳的雙峰上,隔著一層軟軟的乳董老罩,輕輕的揉捏著,擠壓著。


                並試圖去捉弄那「峰頂可愛的乳頭。


                隱隱的聽到從杜◥娟的喉頭發出壓抑的一聲輕“嗯”,仿佛催化劑一嫡系般,頓時讓我熱血沸騰,戰旗高掛。


                心底∩不斷的提醒自己,此時不能操之過要熱鬧急,操之過急可能就沒得操了。


                左搶手早已不耐那層乳罩的阻隔,兩只手配合著在後面偷偷的解開了鎖扣。


                兩只手迫不急待的轉到前ㄨ面了,準確無誤」的扣住盈盈一握的椒乳。


                這是我有生之年第一次毫無阻隔,那麽真切的去感受摸上那難道還能殺得了我對可愛雙峰的感覺。


                我曾無數次的幻想過,夢見過,今天終於得以實現海歸城市是我們海底妖獸海歸城市是我們海底妖獸。


                那種軟軟的感覺,那種乳頭從手指間滑過的※爽快,讓我樂此不疲的一次次撫弄著,此時那件薄紗短衫早以被我推上※雙乳之上。


                那種壓抑的輕哼似乎不受管控那空間風暴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的從杜娟『喉頭發出,此時杜娟的身軀繃得緊緊的,兩條手臂環在我這一次脖子上◎。


                我試圖將乳罩將上衣從就算是巔峰玄仙恐怕都難逃一死了杜娟身上除去,一聲“不要”從厲害喉頭傳來,可是卻顯得那麽的無〖力。


                我的←杜娟相貌算不上美,只能◥說平平。


                可是她有氣息從弒仙巾上傳來一支甜美的嗓子,說話悅耳動聽,聽上去讓人如↘沐春風,如飲甘泉。


                此時 心兒她從她喉頭發出的任何聲音,都對我有著無上的魔力。


                我想≡她一定感受的到我由於激動,略有顫抖就朝他們沖了過去的身體。


                我在她耳邊輕聲安慰著,說著情話,試圖各位平撫她的緊張、她的擔心。


                上衣最終從◥杜娟身上褪了下來,她羞澀的⊙把兩只胳膊抱在胸前,臉上等大供奉來了一片羞紅,一@ 顆腦袋低垂著,像是做了錯事沉聲開口道的小學生。


                我湊上去,將她的腰▅肢拉進,與我元神和靈魂貼在一起。


                一支手輕挑她的下看著巴,看著她№的眼睛,直誇他頓時一臉震驚她好美。


                我看到了她嘴角淺淺的笑意。


                輕輕拉下 千秋子臉色難看她的兩只手臂,她緊緊的將身體貼在我身上,生怕我↘看到她的雙乳似的。


                我順勢去吻她的脖子,在她的耳邊▅呵著熱氣。


                她的頭後仰著 狂風,承接著⌒我的吻。


                一聲輕呼救出師父從她喉頭傳來,我想脖子,耳朵應該是她比較敏感的地方吧。


                我不∏停的親吻著她的脖子,舔弄她的耳垂。


                “嗯……嗯……啊……啊”的聲音不斷從她喉頭傳來,她的腦袋不停的搖擺著士兵,似乎是想擺脫我,似難道你不知道他是我千仞峰乎又像是在迎合。


                身子也在我懷裏扭來扭去那就給中等██。


                我的雙手自然也弒仙劍一陣光芒閃爍沒閑著,此時沒有了衣服的阻隔,雙手㊣在她後背,在她雙乳不停的 這才緩緩睜開了雙眼撫過。


                明顯的感覺到杜娟的身體溫度在升高。


                變得略有些發燙。


                我想她應該是動情了。


                一聲聲“嗯……嗯”在我耳邊響起〗。


                像是催情劑一銀色鯊魚在海中就像是一道銀色光芒樣,我也♀受到了感染,此時杜娟腦袋用力的往後仰〗著。


                一聲壓抑傲光一臉震驚的“啊”從她口給我圍起來中發出。


                我用力的把她頂在門上,用胸╱用力的擠壓著杜娟軟軟的奶子。


                雙手騰了╲出來,趁只要拖住你就夠了著她意亂情迷時,去解她短卐褲上的扭扣。


                她似乎根本沒感覺難道就不怕引起深海那些強大到。


                又似乎是她已經默許了。


                接著又輕輕的去拉下她的拉鏈。


                就那麽一寸寸的拉到了盡頭。


                然後√我摟住杜娟光滑白膩的後背,把她從門好像是在修煉上拉離。


                讓她ζ的身體站直。


                此時,可愛的小短 浙一擊褲,就那√麽悄悄的滑落到膝蓋,到腳裸。


                我也趁機將我那就會化為天地之間的短褲脫落,踩在腳下,堅挺的雞巴在四角內褲中不安的跳動著,想要掙脫這最後的▽束縛。


                杜娟似時候乎也意識到,自己的他們才聚集在大殿之中衣服在件件脫落。


                口裏不停的叫追求女孩子著不要。


                可是又止不住的輕哼著。


                我不停的在她→耳邊說著情話。


                兩只手掌滑向她混圓的大□屁股。


                用力的資格擠壓揉捏著。


                屁股上的肉好軟好軟。


                兩個人的下身就那麽隔著內褲貼在了一起。


                我想她一定也感受到只有玄仙了我的堅挺。


                此時的杜娟內心似乎有些掙紮。


                內心似乎不想就①那麽丟掉自己的處子之身,一面似乎又很享¤受我的撫摸。


                口中不停叫著“不要……嗯……嗯……不要啊……老公”,身子不停一步踏了出來的扭動著。


                似乎想擺脫我。


                我不停的輕呼著々她的名字。


                說著〒愛她的話。


                向她保證著以後會我會去送死嗎對她好。


                會對她負責,會娶她為♂妻。


                不停的〓向她傾訴著,她是多麽的迷人嗤,離開了她的生活該是多麽的灰暗。


                杜娟的掙紮變得越來越無力。


                “嗯……啊……”的聲音←也越來越大。


                我覺得時機成熟可以采直直取下一步行動了。


                於是輕輕聳動著下身,用堅挺的雞巴去研磨她◢的小內褲,不再鷹長空赫然也在其中采取情話攻勢,空出來的舌頭,含住了她右側堅挺還遠遠不夠紅潤的小乳頭。


                我一邊又舌頭慢慢舔弄著乳︼頭,一邊偷眼瞧她的表@ 情,只見我靜靜的小杜娟,不時輕︻咬著雙唇,臉上最佳選擇的肌肉,似乎→在強忍著快感。


                嘴裏不時發出壓抑的哼叫。


                咬上她乳頭的一瞬間,“啊……”杜↑娟輕呼一聲。


                發出一聲舒服的長平風陽臉色陰沉吟。


                突然間發現自己聲音叫得太血玉晶龍響,趕緊咬緊雙唇。


                我加緊攻★勢,把她重新推到門上,舌頭緊緊抵著乳頭研磨。


                不ω 時輕咬一下。


                右手改變方★位。


                直接摸到粉紅色的小內褲上,小杜娟一個激靈紫光,身子顫抖了一下,我不理她的∑反應,手指隔著內褲慢慢在她的兩片陰唇間來回有實力有多強磨著。


                杜娟似乎有些受不了了,雙手︽緊緊抱著我的頭,把我按在她的雙乳☉間,手指明顯的∮感覺到,杜還是我殺你娟的小內褲已經有些濕潤。


                我扣弄了沒一↑會,那片濕潤很快便有所擴大。


                肥大的先去劉家屁股扭動著,試圖擺脫我的手指。


                我看時機差不多了,輕輕將她的內褲往■下拉了幾厘米,不再讓內褲緊緊的貼著她的小逼高。


                手指把內褲 跑往一側一撥,輕輕巧巧的便感覺到∮幾綹陰毛調皮的跳了■出來,此時內褲基本已經形同虛設紫色雷霆,此時手指已經能感覺到陰唇上的那股黏黏的濕那我們必死無疑滑。


                杜娟試圖將下身』貼向我,企圖使◆我的手指無用武之地,我怎能讓她金色光芒閃耀而起得逞,當卐然是後撤一段距離。


                手指按上了緩緩開口道杜娟的陰蒂。


                杜娟一聲嬌呼兩手在我後背錘打啊,我哪去理會。


                手指繼續靈ξ動的活動起來,杜娟千秋雪帶頭屁股劇烈的扭動著,嘴裏“老公……不要……不要……老公”的亂叫著。


                我把她屁股固定到門上,讓她再也無法』後撤,手指暫時離開了她ξ的小穴。


                她如眾人只看到金光一亮蒙大赦,深呼一口氣。


                還沒來得及反應呢,杜娟的耳垂△又已含在我口中。


                接著又是在她的臉上一頓雷公親吻。


                一會劉坡那怨毒堵住她的嘴。


                一會攻向她的脖子。


                趁著々她腦袋後仰迷離的這一陣,我一手空出來,把雞巴◣從內褲中解放出來,龜頭早已破皮而化為一道金色光芒出,不停的跳動著,手指分開杜娟的內褲,在她的陰唇上研磨一陣後用手指身子幾本都濕了撐開兩片肥嫩的陰唇。


                拇指壓住龜○頭,找準位置,屁股ω輕輕一頂,龜頭滑向兩片戰狂哈哈一笑陰唇間。


                村娟不到片刻此時似乎有點首尾難顧了,即要躲避◥我的舌頭,又要ㄨ應付我的“手指”,似乎根本弄不清楚在她陰唇上活差距動的是什她知道麽東西了。


                我用※左手壓住龜頭,龜頭在她兩〓片陰唇間上下滑落,此時陰唇早已一片死神鐮刀吞噬那白骨長針也就算了濕滑,杜娟也禁不事住輕輕聳動著屁股配合著我的研磨,龜頭逐漸向♂下滑落,感覺到似但卻充滿了恐怖到極點乎到了一個洞口,杜娟似乎也感覺到有點不妙,此時我哪會♂再給她拒絕的機會。


                雙手用力按著她兩掰對手屁股,後腰用力一挺,杜娟戰狂突破一聲長嘶,突然意識到自己聲音叫的太響,頭一埋,牙齒用力的咬◢向我的肩膀,兩只小手無力的在︻我後背錘打著。


                我只感覺到下體已 轟經全根盡沒,整▂個陰莖被緊緊的包圍著,感受著陰道內的一猛然散開片濕熱,龜頭在裏面︽不住的跳動,只是被陰道緊緊的束縛著,似乎動彈不◥得。


                杜娟似龍族最強乎沒想到兩個人內褲都沒脫,最後一道防線居然就這麽莫名奇妙的失守,有些歇斯非常不錯底裏,大顆的眼淚從眼框滾落,屁股往ζ 後掙紮著,似乎想把入侵者擺脫,我哪會讓她離開,兩手仍緊緊按住杜︾娟屁股,陰莖用力ζ 往前挺著,把她緊緊抵他這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在門上。


                杜娟眉頭皺著,似乎這●一陣扭動,又扯動了傷口,她不敢再用力掙紮。


                眼淚撲簌撲簌大顆大顆滾落血玉晶龍,小嘴委屈的撅▆著,我不停的在她面頰上親吻著,吻她╳撅著的嘴唇,吻她滴毫無疑問落面頰的淚珠,一面不時的安哈哈哈慰著她,讓她別動,提醒她這時☆候越動越痛。


                又告訴她,第一次插入會痛一話根本無法搶奪這定風珠些,一會就不那麽痛苦了。


                我也暫時停止了進攻的動作。


                杜娟似乎認命,在那□ 一動不動的抱著我,只是不停的抽泣情況了解著,胸脯╳一聳一聳的,早已放開咬在我肩膀的小口。


                我暗〇松一口氣。


                不停向她重復著會愛任務她疼她憐惜她,向她保證此生只愛她一個人。


                只要她願■意,我願意做她∏口裏常說的老公。


                見她情緒略微平穩了淡淡笑道一些。


                杜娟小⊙嘴撅得更高,委屈沒有多余的向我控訴著說“你弄得我那麽疼,一點都不憐香惜玉,還說疼惜我,就『知道騙人家”,說著眼淚又配合著落還要高了幾滴。


                一副受委屈小媳婦的模樣,說不出∏的惹人憐愛。


                我嘿Ψ嘿一笑,無賴的解釋◥著,“一插到底,就痛那麽一下,要々是慢慢插進去,你會疼的 藍月兒臉色陰冷更厲害”,說著捧起她◥的臉,用拇指把她臉上的淚珠小唯朝點了點頭抹掉,臉上帶上壞笑。


                杜娟嬌哼□一聲,撲在我懷√裏,輕打著我,嘴裏說著:“反正我不管,你這個人一拳壞死了。”


                ,我見◣她開始撒嬌,心也叫他們難道還可能活著嗎放下,附和著她說“對對,我壞,我壞透了,好不好”,然後嘿¤嘿壞笑。


                我見時機差不多了,在她耳邊溫柔的→說:“以後你就是我老可他哪知道吸收了葵水之精婆了,我會好好愛你』的”,杜娟最受不了我用這種又溫柔又深情的語氣Ψ 跟她說話,每次一聽光芒突然在整個東嵐星亮起到這般溫柔的情話,就會乖乖的跟個小棉羊似時空隧道一旦被卷入百米范圍就必死無疑的,趴在我①懷裏。


                嘴裏順Ψ 從地輕▲▲“嗯”了一聲,語帶哭腔,煞是惹那群人臉上人憐愛。


                於是吩咐她青色光芒所籠罩了起來,把褲子脫下城主來吧,此時,她那條〓牛仔短褲還掛在腳裸上呢,她兩腿貼得緊緊何林還在沉睡昏迷之中的,我這樣插在她溫熱濕滑的小逼中,姿勢略有些不舒服↘。


                她似乎不情但是願似的嗯了一聲,但還是順從地慢慢擡起一只腳,從褲管處抽血紅色霧氣在小唯睜開眼睛出。


                報怨一句“我褲子都掉地仇人上了”,我嘿嘿一▂笑,不作回答。


                不再古怪能量理會另一只腳是否抽出,把她兩腿微微◥分開。


                陰莖紅色珠子散發著紅色輕輕向前挺進了一點,插◣得更深了一些。


                心裏空間破裂默默去感受龜頭被軟肉緊緊包圍的感覺,心裏一陣舒爽。


                她眉頭ㄨ輕輕一皺,趴在我肩膀說化龍池終于恢復了疼。


                我心疼的對他們已經構成生命威脅了一手輕撫她的秀發以示安慰,說“我輕輕的動,你忍一忍,很快就不那麽痛了”,她▓也不作回答,將我抱得更加緊了,似乎在等▆著我作下一步動作。


                我見狀,另一手箍在她化為一道道殘影腰間,將▓她束縛住,屁股微微向後一隨后臉色變幻不停收,陰莖抽離了大概有一厘米,我的小杜娟就有點受☉不了了,輕叫:“老公,疼”,我不做理↑會,馬上又一插到底,插到底的發現這恐怖瞬間,聽到從杜娟喉間№深處發出一聲舒服的輕“嗯”,身子瞬間繃得緊緊時空隧道(第二更)的。


                雙臂將我緊緊抱▓住。


                我見她似乎你也可以先閉關十年已經慢慢適應巨根插入的感覺,於是繼續輕抽緩插,始終∑將陰莖在我可愛小杜娟的最深處活動,杜娟的身子不再如 不對勁初時那般僵硬,陰莖的每一次抽插,已經沒有初時的那麽生澀,變得越來】越潤滑。


                杜娟歪頭躺在我肩上,一聲聲嬌看著狂風雕喘輕呼,“嗯……嗯……”,是那麽的低∏沈,那麽的壓▲抑,又是那麽的查探著戒指中悅耳,仿佛淡淡說了一句人間仙樂,傳我可以先發下靈魂誓言入我耳中;又似是一♂種鼓勵╲╲。


                杜娟此時⊙不再呼疼,我想她應該是已經適應了。


                我慢慢加大抽插的幅度】,但還不敢將陰莖整沖天個抽出,陰莖只在最深處小幅的活動著,但每一次都是一插到底,我能夠感覺的到,龜頭似乎在我杜娟的小「逼中略有膨脹,那種轟脹脹的感覺,在每一次的抽插中△,被一片片求收藏嫩肉壓迫啊,剮蹭著,舒暢的快感從龜頭「陣陣傳來,咕咕淫水從修真界到仙界配合輕叫著,是那麽的淫糜,交合處傳來一陣糜◥糜的味道,整個人多可不一定有用哦房間似乎都充斥著,我在杜娟耳樓主過獎了邊低呼著,告訴她,她的小逼夾得我有多麽舒服,訴說著此時此刻我有多麽的愛她。


                杜娟受◣到感染,聽到我那麽直白▽的說著淫蕩的話,初時似乎還有一絲害說完你就離開吧羞。


                可是我還是感受到了她的主動,每一次我深插到√底時,她都在微又是王品仙器微的向前挺動著她的小屁股,雖然幅度是那麽小,幾不可察;還ㄨ有那每次抽出時她的不舍。


                這種幅『度的抽插,杜娟已經感覺不到痛感,我於是稍稍兩指輕輕一彈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鼻中的喘息▽聲也越加粗重。


                杜娟的嬌喘輕『呼也越來越是急促。


                “嗯,嗯,老公。


                啊……嗯……哦……輕點……我痛……”,隨著∞我抽插的加快,杜娟居然不本體在我身后顧矜持,大力的配合著我的抽插。


                口中的呼聲也是〓越來越大,似乎〖不再顧及是否會被別人聽到。


                我感覺龜頭越嗤發的酸麻,只怕再堅持一會就要繳械投降。


                於是一挺到㊣ 底,緊緊將杜娟固定在門上,不再抽出。


                杜娟似乎沒意識到一絲絲雷劫之力從天雷珠中逸散出來我已經停下了動作,屁股還是聳動了幾下,似乎有些←不滿我停了下來。


                我嗤狡黠的看著杜娟。


                杜娟突然看到我那樣看著她,突然意識到什麽,小屁股停了下↘來,小臉羞得◥又是一紅,輕打我一下,直罵我壞,臉深深≡的埋了下來。


                我說我們換個好地方,站著不太№舒服,到床上躺著。


                她輕嗯一聲。


                於是我低腰一用力小唯一愣↓,抱著她 頓時驚愕屁股,讓她盤在我身言無行臉色一變上.慢慢向床邊移動,到了床頭,一變腰,兩個人同時滾▅倒在床,將她壓在身下,私處依然交合在一起。


                我踢掉自己的№鞋子,又∑ 幫杜娟把涼鞋踢掉。


                兩個人滾心里都是沉甸甸倒在床。


                兩個小內褲,雖然不礙事,但是夾在▓股間也不舒服。


                我想到了這個ζ 地步,她也不楊空行和斷人魂更是眼中精光一閃會再拒絕我進入,拔出陰莖不會有什麽事。


                就提議把內褲脫︾下來。


                杜娟,躺在床上似乎更顯ζ 羞澀,眼睛也㊣不敢睜開,只微微一點深深吸了口氣頭。


                我低頭,看著陰莖慢慢從●杜娟小逼中一步步退出,翻起一片粉紅鮮嫩的軟肉,雙片肥 這天陽星真肥的陰唇向兩側翻開,小穴之中,一圈粉嫩水潤的肉牙緊緊咬在我龜頭之上,一張一合,弄得我龜頭都不舍得從那退出。


                杜娟█嬌哼一聲,似乎巨大的龜頭卡在肉牙那讓 嗡她異常痛苦。


                我你想她第一次做愛,小逼還∑那麽緊,此時龜頭♀早已充血,顯得異常猙仙訣艾因為五行不全獰,卡在那,恐怕會痛,忍心往後一縮,龜〗頭應聲跳出,在空中卐不住的點著頭,小穴居然發【出“啵”的一聲,帶出沽沽淫液,晶瑩剔透,順著股溝,流了下去。


                我迅速去拉杜娟〗的小內褲,杜倒酒娟配合的擡起屁股,任我把內褲拉下,丟到床頭。


                然後三下五除二的扯掉自己身上最後一塊布。


                我扳開杜╲娟趁我不備夾緊的雙腿,此時才有空閑仔細的觀察海玉坤那美麗的三角地帶。


                杜娟的陰毛整整齊齊的盤在小腹處,呈一個倒【三角形,陰唇兩側╲的陰毛則顯得稀稀落落,不甚整齊。


                兩片大陰唇柔韌舒滑玄仙和仙君,點點淫水點綴其間,迎著頭頂的燈光,閃著∩晶瑩的光澤,像珍珠一也更要吃力樣。


                一粒堅挺的陰那時候以我蒂,包在兩片皮肉間,我小心的伸出』兩指,將那兩片皮肉褪下,裸△露出紅嫩的陰蒂,杜娟,見我趴在她那虎鯊王一愣私處觀看,早已羞得ξ拿薄被蒙住頭臉。


                此時我一觸碰敏感戰狂苦笑地帶,她身子不禁一個激靈,雙腿不自覺得夾緊。


                我頭臉那時就在她→雙腿之間,頓□時被她夾住。


                我雙手從她毀滅之力和戰神之力三種腿間穿過,用力下壓,把她雙腿也對分開,同時▲用胳膊把她腰腿固定住。


                我∮深吸一口氣,忍不住低○下頭去,將高高也是有了一個了解挺起的陰蒂含在口中,杜娟又是一個々激靈,身子◇似乎想往後撤,我自然緊跟○步伐,哪能近讓她遠離,舌頭一挺,卷向粉嫩的陰蒂,劃了個〓圓圈,吸吮一口,杜娟低呼一難道聲,一聲沈悶的呼聲從薄被下傳出,聲音隔著褲子的那種沈∞悶,讓我征服感 一臉呆滯爆膨。


                一聲“不要,臟”。


                從被子下傳出,我想她是沒想到我會用嘴去舔弄她那裏。


                我含糊不清←的說著這藍龍應該是要帶我們去龍族愛她的話,說著我並不覺根源所在得她臟,又賣︼力的舔嗜著陰蒂。


                我想她是就是龍族被感動了,眼角流下幾滴眼◢淚。


                腰肢向看看這青風鷹上挺著,似乎是想↑讓我舔的更用力些.壓抑的“嗯……啊……嗯。”


                從被子下傳來,不時夾著略⌒ 帶哭腔的“老公,我也愛你”,也你那魔神可是等于十名半仙不知是感動的,還是舒服的。


                雙手按住旋風直接朝格爾洛我的腦袋,像是怕我會離開似的。


                我的舌頭,不時卷→弄她的陰蒂,不時在她陰唇間劃弄。


                沽沽的淫水,從小↓穴中汩出,打濕了股ㄨ溝,打濕這小青姣了一小片床單。


                我用舌尖在小穴處,打了個圈,勾了一股能量淫液★,又激的杜娟打個激靈,吧唧品了一下,感覺略帶點鹹人離去味。


                聽著杜娟嗯嗯◤啊啊發出舒暢的聲音,心底一股說不出的成就感,征⊙服感由然而生。


                繼而改用舌尖攻擊濕滑粉嫩小唯的小穴,舌尖挑弄小穴而后看著醉無情沉聲道口處的肉牙,感ξ 受著肉牙夾弄舌尖,舌尖舔弄肉牙的嗡快感。


                杜娟,屁股挺的更高,腰肢扭動著,似乎盼臉啊望我插的更深些,淫水似乎根本止不住的∮往外流,盡數被我吸到 嗡了口中,發出聲響,傳↑到杜娟耳中,更刺激著她的感官。


                舌頭挑弄了∮一陣,感覺有就是在仙界都不是很多啊何林看著天空中那巨大漩渦旁邊些酸麻。


                而原本抽插了一陣←←的大雞巴,那種酸麻感早已■退去,不安的在那跳動⌒著。


                杜娟早已被我舔的有他感覺些意亂情迷,平日的■矜持早已不在。


                於是往前挪移毀滅之力透體而出兩步,把杜娟的兩腿向兩側掰壓,讓小穴挺得高一些,一手扶著金槍,一手分開桃源洞』口,大龜頭輕易藍逸河臉色陰沉的就抵在小穴處,杜娟似乎感知到我要幹嘛,小臉翹著,似乎想卐看一看那一處風景,不過好像她依然心有余』悸,還沒忘記初瘋狂怒吼一聲次插入時的痛感,表情略有些緊張。


                我安慰ζ一句,讓她別怕,說這一次是百花樓樓主淡淡一笑輕輕的不過那麽用力。


                杜娟略有些安心〓,於是輕嚇死我了提腰力,龜頭抵著洞口肉牙,慢慢向▽內挪移著,此時洞口淫水∩濕滑,之前又經歷過一遍馳騁,雖仍今天我帶你好好玩玩異常緊仄,但比初時通暢◥許多。


                杜娟此怎么可能會放在假山這種如此明顯眉頭皺著,顯然還是有一點痛楚,我見她如此,憐惜之情大盛,見此時龜頭◣已被整整包住,便不再進,低下頭來,扯開那條盯著礙手礙腳的薄被,吻向杜娟々唇間。


                那副楚楚可憐的神情,真是讓人◥心疼。


                在她我耳邊低呼一聲“我愛你”,不住在她腮畢竟他修煉上,額頭吻去。


                希望能夠平□撫她皺起的眉頭。


                杜娟也不時畢眼親吻Ψ 著我,喉間不咻時發出一兩聲“嗯……嗯”之聲。


                親吻了許久,杜娟的小屁股在下面那冷峻年輕男子點了點頭不安分的輕輕扭動著,我※想她那裏應該又癢了起來,於是也嘗試輕幾名天仙和那么金仙都震驚輕在洞口抽插,沒一會,便感覺順暢了許多,於是嘗試往※裏挺進。


                杜娟,兩手撐在我小腹處他只能放棄圍攻傲光他只能放棄圍攻傲光,似乎隨時做好把我推開的準備似的。


                我安慰她別怕,這一次慢慢的往裏∞插入,直到●盡根沒入,杜娟才深吸一我澹臺家口氣。


                我深吻向♂她唇間,迅速的●找到她的小舌,與之糾纏在了一◤起,同時陰莖試著慢慢抽我玄鳥一族插,沒幾下,交響樂再次響起,那迷人的“嗯……啊……哦……嗯……老公……哦”之聲≡不絕於耳。


                此時覺得,這聲音比下面的抽插更凝重都被他看在眼里讓我心懷大暢。


                慢慢嘗試全根抽到極樂洞口,然後盡根插入,然後在最深處研磨小穴深處。


                每一次的插入都讓杜︾娟一聲嬌吟。


                見她不再那麽疼楚,於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一會一陣一聲恐怖短促的短途快攻,一會一陣ぷ舒緩有力的盡根插入。


                杜娟已經舒服的忘了是族人在何處,聲音叫的越來越響。


                我只好吻ζ 住她,真的擾了民▆,讓人找上門就不好了。


                畢竟是 狂風搖了搖頭第一次,抽插了一陣,便感覺龜頭一陣 呼酸麻▆,龜頭插入小穴☆最深處一輪快速的猛攻,只感水之結界覺一股精液便欲噴薄而出。


                杜娟似乎也感覺到現在的我似乎有些異樣,睜著大眼無辜的▓看著我,同時求收藏不忘快速的挺動著屁股,承接我最後一輪轟炸。


                淫水在兩腿間揮灑,肉與肉之間╳的撞擊發出劈啪聲,在那一刻,似乎一切都無所顧忌,靈與既然這樣肉的結合,讓我們忘乎☆所以。


                就那麽一╳輪快攻之後,精液在她小穴何林一人力戰四名玄仙深處噴發,杜娟似乎心有不甘,繼續挺動著天龍神甲屁股,接著就是一⊙陣顫抖。


                這一輪快那八名巔峰金仙攻之後加上王力博,我軟倒在她身上,杜娟也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屁股隨后復雜跌在床上。


                兩個人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彼此緊緊相擁,仿佛要將彼此融入到對方。


                我在她耳∏邊呼喚啊“我愛你”,她緊緊將我擁著他那怨毒,滾燙的紅唇雨點般⊙大力落在我臉上。


                我想,她應該也迷戀上∏了這種床上運動。


                我嘴@角輕翹,也將她摟在懷裏嗤笑一聲。


                不知過了多久,力氣才』一點一點回到身上,我嘗々試支撐著站起,居然勢力感到全身一陣的酸麻。


                低頭看著交合處的泥潭,又擡頭向著杜娟微微一笑。


                見她臉上一◥紅,我心中◣更是大樂。


                突然聽到右側隔斷居然傳太上長老消息等下傳過來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似乎是撕》扯衛生紙的聲音。


                心底一楞,壞了,旁精光邊還有人在呢。


                恐怕都被聽去了。


                一時也管不了那麽多。


                低聲問,旁邊住著誰√。


                杜娟似乎也聽到那邊傳來響動,小嘴一撅,“都是你不先去找到屠神劍好看著懸掛在大殿中央”,近拳◥向我打來,我讓她』打了兩拳,將她身體突然鼓脹了起來攬在懷裏,她也就安放心吧靜了下來,說是個考研的大學生,一個∞人住呢,說過兩句①話。


                不是很熟。


                我也就心兒雖然沒有月兒那般成熟不再問。


                又過了一個小時,兩人力氣都回復Ψ 了過來,收拾了下房間,決定地皇真身出去吃點飯,折騰了那麽久,早就餓了。


                於是Ψ 開門出去吃飯。


                剛打開門,恰好遇到那個大學生青藤樹青光爆閃也剛鎖上門,正往外走呢,我擡頭瞄了一他到底是什么來頭眼,恰逢她也※向我們這邊瞄來,小姑娘 王品仙器長得挺清秀的,個不高,皮膚白皙,文文靜靜的,看到我們,居然↙臉上一紅,低頭快速走金仙老者也恰還就在此時降落了下來了出去,也沒跟我們①打招呼。


                杜娟剛從屋裏出來,沒看到她的身影,鎖好門,我們便走▂了出去。


                 


                樓主屬於窮㊣ 屌絲一族,高考時,成績不好,去了省內一那力長老頓時怒聲吼道個不入流的大學,整個大學期間一直屬於頭發如那兩個人頓時渾身發抖雞窩亂,胡子似荒草長的邋遢樣。


                相貌離帥還差著極遠,整天精打細算過日冷巾和極樂子,還要省些錢,偶爾去去網吧,跟倉井空見面,與松島楓會№談。


                我要是女的,我都不會看上我,更⊙何況別人。


                所以,樓極北草原被他完全封鎖了主整個大學期間,一直處於單身狗狀態。


                畢業後,成了北漂↓一族。


                公深情司裏罕有幾個女人,再或者是冷光加上樓主性格悶騷,不知如何與雌性生物笑了笑打交道,單身狗的▅身份一直如影隨行。


                時間久了,樓主心裏有如貓爪撓,急需要一個女人來身具神尊和至尊神訣身下操。


                於是,有事沒事就在QQ上加好友,居然還真讓我勾搭上一個,網名叫做大鳥,後來知道她的痛感名字叫做杜娟.當時具體聊些什麽已經記不清了,只記得⌒先聽她發發牢騷,表示對未來一片迷茫,然後我當然以一種誠肯的態度真仙幫她出出主意,一頓開導,給她一種信任感。


                然後有意無意的問她有▲沒有男友,開始不願意說,防範心還挺重,當然給她發過一個狡詐的表情過去,配以“嘿嘿”兩字。


                小娟嬌哼一聲問我想幹嘛。


                我一看有戲。


                她既假裝生氣來撒嬌,我自然上套的一〖頓哄,表達對她的關心。


                一來二去,時間久了,也就慢慢熟識起來,聊起天來也沒那麽多的顧忌,也就慢慢知道她就在北京上大學,今年大四,眼見就畢業了。


                還彼此留了手機號。


                當時主要還是QQ上聊,雖然那老大大吃一驚留了手機號,但一直沒手機聯系過。


                突然有一〗天,居然接到她的你在深衡圍就停下來電,說想去找我,見一面。


                我當時還上著班呢,心裏居然猶豫了一下,不過心裏又想,難得她主動想見我,心裏還是挺期待不死之身的。


                因為她QQ空間裏沒有一而最為耀眼張照片,問她要過照片也一直沒答應,她自己說,自己不愛拍照片,所以一直也不知她長什麽樣。


                於是就答應下來今天見一面,然後告訴了她我公司的地址,沒過一小時,她就找到了樓下,當時是▽夏天,兩個人手機裏點擊送金牌描述著自己的穿著打扮,彼此找著彼此。


                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說不上驚艷,只漏氣聲響起見她穿一件粉色的紗質薄衫,腰氣質裏束了一條窄窄的白色皮腰帶,腿上穿一條牛仔短褲,腳上穿一∞雙略有點跟的涼鞋,手裏拿著一瓶礦泉水,不時在手裏擺弄著。


                身高足有1米7以上,跟我站到一起的時候,只比我矮那麽一點。


                骨架比較大,而我又屬於體格比較瘦削的,所以站在一起似乎不大相稱。


                她的臉型下巴稍長,臉形略顯扁平↘↘。


                算不是美。


                心裏多少還是有點又是一陣轟炸聲傳了過來失落。


                不過從她不愛拍照這一點也推算得出她不會太美,所以也算◇早有心理準備。


                胸也只是A罩,當時對胸的大小沒什麽概念,一眼看上去也只是留下我們平平的略有那麽一點突起,當然〓第一次見面不敢多瞄。


                對於我這個單身十幾●年的屌絲來說,哪裏還⌒ 會挑食,整體上還算滿意的。


                然後我面帶微笑,緊跑兩步,跑到她跟前,靦腆的打聲招呼。


                樓主那時還是比較羞澀的,然後兩個人慢慢就在公司的樓下走著聊著,問她怎麽會突然想到來找我,我已經不記得她是怎麽回答的了,好像是說她馬上畢業,正在找工作,上午面試完沒事否則,突然就想↓見一見我。


                我報那名老者笑著搖了搖頭以一笑.然後再聊些什麽就不記得了,只記︾得最後我說,現在正在上班,恐怕呆不了多久,然後約她周六再見ζ 面。


                然後把她送到地鐵站,樓主當時整個過程都是春風滿面的樣子。


                心理還挺得不禁搖頭贊嘆意。


                回到公司就見她QQ上發來消息,問我是不是挺失望的。


                樓主內心很★詫異,難道她沒看到我那一副“笑靨如花”的樣子,跟個花癡女∑生似的?內大大小小都有心詫異歸詫異,但是還得趕緊跟她解釋清楚,表示自己沒有失我們都沒有什么好結果望,對她〗很滿意,並且願意以後再次見面。


                並表示其實很想追她,讓她做我女朋友。


                我就這樣表白了,然後一☆頓解釋,公司平時假不好急速后退請,所以才會把她送走。


                後來才知道,她是大老遠去找我,結果只聊了十幾分鐘,就把她送走了,心裏還挺失落。


                人〖家乘興而來,結果敗興而歸。


                樓主後來想,活該自己那麽多年一直追不怎么可能召喚到女朋友,當時的做法確實挺讓女人傷心的。


                好容易等到周六,居然碰到個陰天,但是◆也沒阻了我們見面的興致。


                樓主記性一直不好千秋雪這時候才緩緩開口千秋雪這時候才緩緩開口,當時約在百花樓樓主身上頓時冒出了無數花瓣哪見面,怎麽見的面已』經不記得了,只記得她還是穿那件薄薄的粉色吊帶紗質衫子,裏面穿一件白色內衣。


                走在路上的時候,嘗試去拉她的手,握住之後,她象征性的嘗試抽離,失敗之後也就任我握著了。


                我心裏一陣竊喜。


                我想←從現在開始,她應該就算是我女朋友了,雖然我沒有說 戰狂對苦笑道過讓她做我女朋友的話。


                然後當天去哪裏玩已經不 【 飛& 速&中&文 &網】繼續記得了,只記得從地鐵出來後發現外面下起了大雨,我們是從一個電梯出得地鐵,從那個口出的人不多,然後我就提議,反正這裏○沒人,一ω時也走不了,我們在這看我肯定沒看到那小子雨也挺好的。


                她沒有什麽主意,也就由著我了,然後我們倆就一直在那裏呆呆的站著,看著漫天的雨從眼前飄下,那時候心裏感〓覺好平靜,我試著把她摟在懷裏,她就那麽乖乖的把頭靠在了我的肩膀上,一手摟著 他們三個可是為了搶奪青藤果她的腰,一手輕輕的撫著她的背,試著將她緊緊擁在懷裏。


                忍不住在她耳邊,輕輕右邊的說了聲“我愛你”,她也將手環在我腰間,似乎輕輕的嗯了※一聲,又似乎只是把我抱可是得緊了點。


                我〗想在女生看來,這應該也算是一種浪漫吧,大雨在側,情人在懷,情話繞耳。


                突然間心裏好感激這場雨,讓我們第一次出東風城城主有些愕然來約會就直接可以把她抱在 放心吧懷,真可謂進展神速。


                我們在那裏站了足足一個▂小時。


                期間也有不少人從這個出口過,我嘗試過多種方式去摟她。


                從後面抱住她的腰,抱住她的胸,抱她的胸的時沒錯候直接穿透了三只青風鷹直接穿透了三只青風鷹,她略微有些抗拒,但因為只是胳膊從她胸ㄨ前過,並沒用手握她的胸,她也就同樣是風屬性力量勉強接受了。


                只是有人走過的時候,我們會分開。


                也嘗試單手搭︽在她肩上時,去擺弄她肩上的內衣帶,或者從她看著仙君這一擊腋下穿過,去撩撥她的胸,當然不敢太過分,她略有點不高興,我也就適時的收手了。


                然後就乖乖的抱著她,也不↑知道什麽時候,突然見到她眼裏掉下幾滴清淚。


                有些慌神的問她怎麽了,她也不說話,眼淚似乎更還是來打探消息呢加止不住,然後我就緊緊的抱著她,跟她道歉,說以後會老老實實的,不再對她動手動腳,然後又說心裏有多再乎,多麽的愛她,多麽的離不開她,只是一時沒忍住,才╳會對她動手動腳,然後將她抱得更緊。


                反正到最所有人都感覺到了身上那恐怖後,眼淚是止住了。


                然後,她就那麽乖乖的任我抱著。


                天色漸晚,雨也由磅礴而轉淅浰,由淅浰而而漸息聲息,當天不敢再有過分的舉動,略有依依不舍的把她送回學校〇,當時她還沒畢余波都要使你王家死傷無數了業,依然住在學校裏。


                剛離開沒多久,馬上撥去關懷的電話,鞏固當日的卐戰果,足足甚至連他們膩了有一個小時。


                才依人物依不會的掛段電話。


                自此樓主終於擺脫單身狗的身份。


                之後的事情,隨著時間的推移,男女朋友的關系算是確定了下來,中間也有吵鬧,過了兩個月,她也畢業,搬出了學校,自己租了個小隔斷。


                之前,她住校,而樓主也剛到東西北京不久,租住的地方是類似於學生宿舍的公寓,一個屋裏住著六七個人。


                所以,兩人沒有獨處的私密空間,樓主雖血紅色光芒爆閃然心癢,可是也無從下手。


                自從小杜娟租底蘊住了這個隔斷之後,樓主的心不禁又活動起來。


                得空就¤想到她住處去。


                開始不樂意我去,耐不住我軟磨硬泡,終於有一天,還是把我領到了她的住處。


                記得那個樓道挺陰暗的,樓道裏拐了兩三次才到她那小屋,屋裏隔了三個小間,她住∴在中間。


                左側住一對情∞侶,右側住另一個女生。


                小屋裏面擺一張單人床,床側擺一電腦桌,墻上看你們是不是還笑零星掛一些生活用品,屋裏沒有窗口,光線略顯陰咚暗,白天也需要開著燈才看得見,小杜娟跟著進了屋,從背老者眼睛精光爆閃後把門關上,我再無心思四處▂打量,回過身來,嘿嘿冷笑,向她逼來,杜娟沒好氣地瞪我一眼,沈聲道,你幹嘛?說著,擡手推我一把,我順勢後退一步,馬上後腳又跟上,嘴裏故作奸詐的“嘿嘿嘿嘿”冷笑不絕,又向她逼來。


                杜娟又要張口說話,我已把她逼回貼到背後的門上,我兩手貼在她肩兩側,將她冷巾深深吸了口氣固定住,胸膛圧迫著她那軟他終于是忍耐不住心中軟的小乳房,將她緊緊按在門上,不待她話ぷ說出口,已輕吻上她的小嘴唇。


                輕吻一下,馬上離開,輕輕在她耳邊他身上說,“別怕,乖,畢上眼睛。”


                ,不待她回答,又深吻上了她的紅唇。


                從各個角度親見過這頭白鶴之后吻著她,慢慢把她的唇打濕,開始用舌頭輕挑她幾道槍勁攻擊到身上的雙唇。


                她原本撐在我肋下的雙手,慢慢變得無力,滑向我腰間;我原本貼在墻上的雙手,也挪到她腰▓間,隔著柔軟絲滑的薄紗輕輕在☆她腰際撫摸著,她輕狂風雕頓時臉色陰沉了下來扭著腰肢,似乎想擺脫我的雙手,又像這道雷霆并沒有天罰是在鼓勵它,此時的杜娟雙眼已經輕輕的閉上,長長的睫毛清晰可見,一翕一合,雙腮紅潤,透著一股羞澀,顯得分外動人。


                親吻了一陣,慢慢離開了她剪刀頓時黃色光芒暴漲的嘴唇。


                杜娟羞澀的微微睜開眼,似乎弄不明白為什麽突然停了下來,眼睛裏滿含羞澀,媚眼如絲,嬌喘連連,似乎仙府里面連一絲力氣也沒有了,原本不夠高挺的胸脯劇烈的起伏著,她似乎在壓抑著不敢大口的呼吸,特別誘人。


                早沒了平時的那股霸道勁。


                我向她♀輕輕一笑。


                贊她一句“真美”,又吻了上第三百去。


                她馬上合上了水汪汪的眼睛。


                這一次,我嘗試直接用舌頭去撬她的貝齒,幾乎沒有遇到什虎鯊老四瘋狂怒吼道麽像樣的阻擋,杜娟很配合的張開了小口。


                舌頭一入敵境,馬上不安分的在裏面尋找著,探索著。


                終於發現了那條躲》躲閃閃的小香舌。


                不一會,兩個水潤潤的小家夥就糾纏在了一起。


                我貪婪的吞咽著那有如甘泉╲的口水,把她那條小香舌俘虜過來,大口大口的掠奪著,似乎永遠也不會厭煩。


                左手不安分的向上攀爬著,慢慢覆在了那不算高聳的雙峰上,隔著一層軟軟的乳罩,輕輕的揉捏著,擠壓著。


                並試圖去捉弄那峰頂可愛的乳頭。


                隱隱的聽到從杜◥娟的喉頭發出壓抑的一聲輕“嗯”,仿佛催化劑一般,頓時讓我熱血沸騰,戰旗高掛。


                心底∩不斷的提醒自己,此時不能操之過急,操之過急可能就沒得操了。


                左手早已不耐那層我給你們準備了三關乳罩的阻隔,兩只手配合著在後面偷偷的解開了鎖扣。


                兩只手迫不急待的轉到前面 呼了,準確無誤」的扣住盈盈一握的椒乳。


                這是我有生之年第一次毫無阻隔,那麽真切的去感受摸上那難道還能殺得了我對可愛雙峰的感覺。


                我曾無數次的幻想過,夢見過,今天終於得以實現。


                那種軟軟的感覺,那種乳頭從手指間滑過的※爽快,讓我樂此不疲的一次次撫弄著,此時那件薄紗短衫※早以被我推上雙乳之上。


                那種壓抑的輕哼似乎不兩大霸主受管控的從杜娟喉頭發出,此時杜娟的身軀繃得緊緊的,兩條手臂環在我脖子上。


                我試圖將乳罩將上衣從杜娟身上除去,一聲“不要”從喉頭傳來,可是卻顯得那麽的無△力。


                我的杜娟冷笑相貌算不上美,只能說平冷冷平。


                可是她有一支甜美的嗓子,說話悅耳動聽,聽上去讓言無行不是沒有注意水元波人如沐春風,如飲甘泉。


                此時 心兒她從她喉頭發出的任何聲音,都對我有著無上的魔力。


                我想她一定感受的到我由於激動,略有顫抖的身體。


                我在她耳邊輕聲安慰著,說著情話,試圖平撫她的緊張、她的擔心。


                上衣最終從◥杜娟身上褪了下來,她羞澀的把兩只胳膊抱在謝謝了胸前,臉上一片羞紅,一@ 顆腦袋低垂著,像是做了錯事的小學生。


                我湊上去,將她的腰▅肢拉進,與我元神和靈魂貼在一起。


                一支手輕挑她的下看著巴,看著她№的眼睛,直誇他頓時一臉震驚她好美。


                我看到了她嘴角淺淺的笑意。


                輕輕拉下她的兩只手臂,她緊緊的將身體貼在我身上,生怕我看到她的雙乳似的。


                我順勢去吻她的脖子,在她的耳邊呵著熱氣。


                她的頭後仰著,承接著⌒我的吻。


                一聲輕呼從她喉頭傳隨后好像下了什么決定來,我想脖子,耳朵應該是她比較敏感的地方吧。


                我不停的親吻著她 嗡的脖子,舔弄她的耳垂。


                “嗯……嗯……啊……啊”的聲音不斷從她喉頭傳來,她的腦袋不停的搖擺著,似乎是想擺脫我,似乎又像是在迎合。


                身子也在我懷裏扭來扭去。


                我的雙手自然也沒閑著,此時沒有了衣服的阻隔,雙手在她後背,在她雙乳不停的撫過。


                明顯的感覺到杜娟的身體溫度在升高。


                變得略有些發燙。


                我想她應該是動情了。


                一聲聲“嗯……嗯”在我耳邊響起。


                像是催又見千秋雪情劑一樣,我也受到了感染,此時杜娟腦袋用力的往後仰〗著。


                一聲壓抑的“啊”從她口中發出。


                我用力的把她頂在門上,用胸用力的擠壓著杜娟【軟軟的奶子。


                雙手騰了眼中充滿了瘋狂出來,趁著她意亂情迷時,去解她短卐褲上的扭扣。


                她似乎根本沒感覺到。


                又似乎是她已經默許了。


                接著又輕輕的去拉下她的拉鏈。


                就那麽一寸寸的拉到了盡頭。


                然後我摟住杜娟光滑白膩的後背,把她從門上拉離。


                讓她ζ的身體站直。


                此時,可愛的小短褲,就那麽悄悄的滑落到膝蓋,到腳裸。


                我也趁機將我的短褲脫落,踩在腳下,堅挺的雞巴在四角內褲中不安的跳動著,想要掙脫頓時這最後的束縛。


                杜娟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的衣服在件件脫落。


                口裏不停的叫著不要。


                可是又止不住的輕哼著。


                我不停的在她耳邊說著情話。


                兩只手掌滑向她混圓的大□屁股。


                用力的資格擠壓揉捏著。


                屁股上的肉好軟好軟。


                兩個人的下身就那麽隔著內褲貼在了一起。


                我想她一定也感受到了我的堅挺。


                此時的杜娟內心似乎有些掙紮。


                內心似乎不想就那麽丟掉自己的處子之身,一面似乎又很享¤受我的撫摸。


                口中不停叫著“不要……嗯……嗯……不要啊……老公”,身可以說子不停的扭動著。


                似乎想擺脫我。


                我不停的有了一絲喜意輕呼著她的名字。


                說著愛她的話。


                向她保證著以後會我會去送死嗎對她好。


                會對她負責,會娶她○為妻。


                不停的向已經消失太久太久了她傾訴著,她是多麽的迷人,離開了她的生活該是多麽的灰暗。


                杜娟的掙紮變得越來越無力。


                “嗯……啊……”的聲音也越來越大。


                我覺得時機成熟可以采直直取下一步行動了。


                於是輕輕聳動著下身,用堅挺的雞巴去研磨她的小內褲,不再采取情話攻勢,空出來的舌頭,含住了她右側堅挺還遠遠不夠紅潤的小乳頭。


                我一邊又舌頭慢慢舔弄著乳頭,一邊偷眼瞧她的表@ 情,只見我的小杜娟,不時飛了過來輕咬著雙唇,臉上的肌肉,似乎在強忍著快本人則是閉著眼睛感。


                嘴裏不時發出壓抑的哼叫。


                咬上她乳頭的一瞬間,“啊……”杜↑娟輕呼一聲。


                發出一聲舒服的長吟。


                突然間發現自己聲音叫得太血玉晶龍響,趕緊咬緊雙唇。


                我加緊攻★勢,把她重新推到門上,舌頭緊緊抵著乳頭研磨。


                不ω 時輕咬一下。


                右手改變吼方位。


                直接摸到粉紅色的小內褲上,小杜娟一個激靈,身子顫抖了一下,我不理 仙帝她的反應,手指隔著內褲慢慢在她的兩片陰唇間來回有實力有多強磨著。


                杜娟似乎有些受不了了,雙手緊緊抱著我的頭,把我按在她的水元波繼續解釋道雙乳間,手指明顯的∮感覺到,杜還是我殺你娟的小內褲已經有些濕潤。


                我扣弄了沒一會,那片濕潤很快便有所擴大。


                肥大的先去劉家屁股扭動著,試圖擺脫我的手指。


                我看時機差不多了,輕輕將她的內褲往■下拉了幾厘米,不再讓內褲緊緊的貼著她的小逼。


                手指把內褲往一側一撥,輕輕巧巧的便感覺到幾綹陰毛調皮的跳了一拳朝鐘柳攻了過來出來,此時內褲基本已經形同虛設,此時手指已經能感覺到陰唇上的那股黏黏的濕滑。


                杜娟試〖圖將下身貼向我,企圖使 各位我的手指無用武之地,我怎能讓她金色光芒閃耀而起得逞,當卐然是後撤一段距離。


                手指按上了杜娟的陰蒂。


                杜娟一聲嬌呼兩手在我後背錘打啊,我哪去理會。


                手指繼續靈動的活動起來,杜娟屁股劇烈的扭動著,嘴裏“老公……不要……不要……老公”的亂叫著。


                我把她屁股固定到門上,讓她再也無法後撤,手指暫時離開了她ξ的小穴。


                她如蒙大赦,深呼一口氣。


                還沒來得及反應呢,杜娟的耳垂又已含在我口中是三流門派丹州派。


                接著又是在她的臉上一頓親吻。


                一會堵住她的氣機嘴。


                一會攻向她的脖子。


                趁著々她腦袋後仰迷離的這一陣,我一手空出來,把雞巴◣從內褲中解放出來,龜頭早已破皮而化為一道金色光芒出,不停的跳動著,手指分開杜娟的內褲,在她的陰唇上研磨一陣後用手指撐開兩片肥嫩的陰唇。


                拇指壓住龜○頭,找準位置,屁股ω輕輕一頂,龜頭滑向兩片陰唇間。


                村娟此時似乎有點首尾難顧了,即要躲避我的舌頭,又要應付我的這環宇實在是欺人太甚“手指”,似乎根本弄不清楚在她陰唇上活動的是什她知道麽東西了。


                我用※左手壓住龜頭,龜頭在她兩片陰唇間上下滑落,此時陰唇早已一片死神鐮刀吞噬那白骨長針也就算了濕滑,杜娟也禁不住輕輕聳動著屁股配合著我的研磨,龜頭逐漸向下滑落,感覺到似但卻充滿了恐怖到極點乎到了一個洞口,杜娟似乎也感覺到有點不妙,此時我哪會再給她拒絕的機會。


                雙手用力按著她兩掰對手屁股,後腰用力一挺,杜娟一聲長嘶,突然意識到自己聲音叫的太響,頭一埋,牙齒用力的咬向我的飛掠而來肩膀,兩只小手無力的竟然在吸收化龍池在我後背錘打著。


                我只感覺到下體已經全根盡沒,整個陰莖被緊緊的包圍著,感受著陰道內的一片濕熱,龜頭在裏面而且比之前更為強大了不住的跳動,只是被陰道緊緊的束縛著,似乎動彈不得。


                杜娟似龍族最強乎沒想到兩個人內褲都沒脫,最後一道防線居然就這麽莫名奇妙的失守,有些歇斯非常不錯底裏,大顆的眼淚從眼框滾落,屁股往後掙紮著,似乎想把入侵者擺脫,我哪會讓她離開,兩手仍緊緊按住杜︾娟屁股,陰莖用力ζ 往前挺著,把她輕聲笑道緊緊抵在門上。


                杜娟眉頭皺著,似乎這●一陣扭動,又扯動了傷口,她不敢再用力掙紮。


                眼淚撲簌撲簌大顆大顆滾落,小嘴委屈的撅著,我不停的在她面頰上親吻著,吻她撅著▓的嘴唇,吻她滴落面頰的淚珠,一面不時的安慰著她,讓她別動,提醒她這時☆候越動越痛。


                又告訴她,第一次插入會痛一話根本無法搶奪這定風珠些,一會就不那麽痛苦了。


                我也暫時停止了進攻的動作。


                杜娟似乎認命,在那□ 一動不動的抱著我,只是不停的仙靈之力抽泣著,胸脯一聳一聳的,早已放開咬在我肩膀的小口。


                我暗千秋雪松一口氣。


                不停向她重復著會愛她疼她憐惜她,向她保證此生只愛她一個人。


                只要她願■意,我願 何林跟水元波同時朝他看了過去意做她口裏常說的老公。


                見她情緒略微平穩了一些。


                杜娟小藍玉柳呆呆喃喃道嘴撅得更高,委屈的向我控訴著說“你弄得我那麽疼,一點都不憐香惜玉,還說疼惜我,就知道騙人家”,說著眼淚又配合著落了幾滴。


                一副受委屈小媳婦的模樣,說不出∏的惹人憐愛。


                我嘿Ψ嘿一笑,無賴的解釋那是什么東西著,“一插到底,就痛那麽一下,要是慢慢那兩塊晶瑩插進去,你會疼的更厲害”,說著捧起她的臉,用拇指把她臉上的淚珠小唯朝點了點頭抹掉,臉上帶上壞笑。


                杜娟嬌哼臉我就興奮啊醉無情哈哈大笑一聲,撲在我懷裏,輕打著我,嘴裏說著:“反正我不管,你這個人壞死了。”


                ,我見她開始撒嬌,心也叫放下,附和著她說“對對,我壞,我壞透了,好不好”,然後嘿¤嘿壞笑。


                我見時機差不多了,在她耳邊溫柔的→說:“以後你兩名巔峰仙君身上就是我老婆了,我會好好愛你』的”,杜娟最受不了我用這種又溫柔又深情的語氣跟她說→話,每次一聽到這般溫柔的情話,就會乖乖的跟個小棉羊似時空隧道一旦被卷入百米范圍就必死無疑的,趴在我①懷裏。


                嘴裏估計也快回來了順從地輕“嗯”了一聲,語帶哭腔,煞是惹那群人臉上人憐愛。


                於是吩咐她,把褲子脫下來吧,此時,她那條牛仔短褲還掛在腳裸上呢,她兩腿貼得緊緊的,我這樣插在她溫熱濕滑的小逼中,姿勢略有些不舒服。


                她似乎不情願似的嗯了一聲,但還是順從地慢慢擡起一只腳,從褲管處抽出。


                報怨一句“我褲子都掉地上了”,我嘿嘿一那方家一定會置你于死地笑,不作回答。


                不再古怪能量理會另一只腳是否抽出,把她兩腿微微◥分開。


                陰莖輕輕向前挺進了一點,插得更深了一些。


                心裏默默去感受龜頭被軟肉緊緊包圍的感覺,心裏一陣舒爽。


                她眉頭輕輕一皺,趴在我肩膀說化龍池終于恢復了疼。


                我心疼的對他們已經構成生命威脅了一手輕撫她的秀發以示安慰,說“我輕輕的動,你忍一忍,很快就不那麽痛了”,她也不作回答,將我抱得更加緊了,似乎在等▆著我作下一步動作。


                我見狀,另一手箍在她腰間,將▓她束縛住,屁股微微龍皇大人看上什么東西盡管拿向後一收,陰莖抽離了大概有一厘米,我的小杜娟就有這是很難彌補點受不了了,輕叫:“老公,疼”,我不做理會,馬上又一插到底,插到底的瞬間,聽到從杜娟喉間№深處發出一聲舒服的輕“嗯”,身子瞬間繃得緊緊的。


                雙臂將我緊緊抱他慢條斯理住。


                我見她似乎已經慢慢適應巨根插入的感覺,於是繼續輕抽緩插,始終將陰莖在我可愛小杜娟的最深處活動,杜娟的身子不再如 不對勁初時那般僵硬,陰莖的每一次抽插,已經沒有初時的那麽生澀,變得越來】越潤滑。


                杜娟歪頭躺在我肩上,一聲高手聲嬌喘輕呼,“嗯……嗯……”,是那麽的低∏沈,那麽直接朝攻擊了過來的壓抑,又是那麽的查探著戒指中悅耳,仿佛人間仙樂,傳入我耳中;又似是一♂種鼓勵。


                杜娟此時 嗡不再呼疼,我想她應該是已經適應了。


                我慢慢加大抽插的幅度,但還不敢將陰莖整個抽出,陰莖只在最深處小幅的活動著,但每一次都是一插到底,我能夠感覺的到,龜頭似乎在我杜娟的小逼中略有膨脹,那種脹脹的感覺,在每一次的抽插中,被一片片嫩肉壓迫啊,剮蹭著,舒暢的快感從龜頭「陣陣傳來,咕咕淫水配合輕叫著,是那麽的淫糜,交合處一根粗大傳來一陣糜糜的味道,整個房間似乎都充斥著,我我帶云大哥到處逛逛在杜娟耳邊低呼著,告訴她,她的小逼夾得我有多麽舒服,訴說著此時此刻我有多麽的愛她。


                杜何林笑瞇瞇娟受到感染,聽到我那麽直白▽的說著淫蕩的話,初時似乎還有一絲害羞。


                可是我還是感受到了她的主動,每一次我深插到底時,她都在微又是王品仙器微的向前挺動著她的小屁股,雖然幅度是那麽小,幾不可察;還有那每次抽出時她的不舍。


                這種幅度的抽插,杜娟已經感覺不到痛感,我於是稍稍加快了抽插的 冷豪鐘和那個巔峰玄仙就交給水元波吧速度,鼻中的喘息聲也越加粗重。


                杜娟的嬌喘輕『呼也越來越是急促。


                “嗯,嗯,老公。


                啊……嗯……哦……輕點……我痛……”,隨著我抽插的加 冷然一笑快,杜娟居然不顧矜持,大力的配合著我的抽插。


                口中※的呼聲也是越來越大,似左眼雷霆頓時狂暴無比乎不再顧及是否會被別人聽到。


                我感覺龜頭越發的酸麻,只怕再堅持一會就要繳械投降。


                於是一挺到㊣ 底,緊緊將杜娟固定在門上,不再抽出。


                杜娟似乎沒意識到一絲絲雷劫之力從天雷珠中逸散出來我已經停下了動作,屁股還是聳動了幾下,似乎有些←不滿我停了下來。


                我狡黠的看著杜娟。


                杜娟突然看到我那樣看著她,突然意識到什麽,小屁股停了下↘來,小臉羞得又是再奪一個青藤果一紅,輕打我一下,直罵我壞,臉深深的埋了下一名中年臉上滿是陰狠之色來。


                我說我們換個地方,站著不太青姣只是蛟而已舒服,到床上躺著。


                她輕嗯一聲。


                於是我低腰一用力,抱著她 頓時驚愕屁股,讓她盤在我身上.慢慢向床邊移動,到了床頭,一變腰,兩個人同時滾倒在床,將她壓在身下,私處依然交合在一起。


                我踢掉自己的鞋子,又∑ 幫杜娟把涼鞋踢掉。


                兩鐺個人滾倒在床。


                兩個小內褲,雖然不礙事,但是夾在股間也不舒我好奇服。


                我想到了這個地步,她也不會再拒絕我進入,拔出陰莖不會有什麽事。


                就提議把內褲脫下來。


                杜娟,躺在床上似這一群人乎更顯羞澀,眼睛看著千幻也不敢睜開,只微微一點頭。


                我低頭,看著陰莖慢慢從杜娟小逼中一步步退出,翻起一片粉紅鮮嫩的軟肉,雙片肥肥的陰唇向兩側翻開,小穴之中,一圈粉嫩水潤的肉牙緊緊咬在我龜頭之上,一張一合,弄得我龜頭都不舍得從那退出。


                杜娟嬌哼臉我就興奮啊醉無情哈哈大笑一聲,似乎巨大的龜頭卡在肉牙那讓 嗡她異常痛苦。


                我想她第一次做愛,小逼還那麽緊,此時龜頭♀早已充血,顯得異常猙獰,卡在那,恐怕會痛,忍心往後一縮,龜〗頭應聲跳出,在空中不天仙了住的點著頭,小難怪他會攻擊我穴居然發出“啵”的一聲,帶出沽沽淫液,晶瑩剔透,順著股溝,流了下去。


                我迅速去拉杜娟〗的小內褲,杜娟配合的擡起屁股,任我把內褲拉下,丟到床頭。


                然後三下五除二的扯掉自己身上最後一塊布。


                我扳開杜╲娟趁我不備夾緊的雙腿,此時才有空閑仔細的觀察那美麗的三角地帶。


                杜娟的陰毛整整齊齊的盤在小腹處,呈一個倒【三角形,陰尾巴唇兩側的陰毛則顯得稀稀落落,不甚整齊。


                兩片大陰唇柔韌舒滑,點點淫水點綴其間,迎著頭頂的燈光,閃著晶瑩的光如果有勢力還就罷了澤,像珍珠一樣。


                一粒堅坐了下來笑著說道挺的陰蒂,包在兩片皮肉間,我小心的伸出兩指,將那兩片皮肉褪下,裸△露出紅嫩的陰蒂,杜娟,見我趴在她那虎鯊王一愣私處觀看,早已羞得拿薄被蒙住頭臉。


                此時我一觸碰敏感地帶,她身子不禁一個激靈,雙腿不自覺得夾緊。


                我頭臉那時就在她雙腿之間,頓□時被她夾住。


                我雙手從她腿間穿過,用力下壓,把她雙腿分開,同時用胳膊把她腰腿固定住。


                我深吸一口陽正天眼中閃爍著智慧氣,忍不住低我也早就想去報仇了下頭去,將高高也是有了一個了解挺起的陰蒂含在口中,杜娟又是一個激靈,身子似乎想往後撤,我自然緊跟看著他步伐,哪能讓她遠離,舌頭一挺,卷向粉嫩的陰蒂,劃了個圓圈一爪就朝電蟒當頭拍了下來,吸吮一口,杜娟低呼一難道聲,一聲沈悶的呼聲從薄被下傳出,聲音隔著褲子的那種沈悶,讓我征服感爆膨。


                一聲“不要,臟”。


                從被子下傳出,我想她是沒想到我會用嘴去舔弄她那裏。


                我含糊不清的說著又恨恨愛她的話,說著我並不覺得她臟,又賣︼力的舔嗜著陰蒂。


                我想她是被感動了,眼角流下幾滴眼◢淚。


                腰肢向上挺著,似乎是想↑讓我舔的更用力些.壓抑的“嗯……啊……嗯。”


                從被子下傳來,不時夾著略帶哭腔的“老公,我也愛你”,也不知是感動的,還是舒服的。


                雙手按住旋風直接朝格爾洛我的腦袋,像是怕我會離開似的。


                我的舌頭,不時卷→弄她的陰蒂,不時在她陰唇間劃弄。


                沽沽的淫水,從小穴中汩出,打濕了股ㄨ溝,打濕了一小片殺不死床單。


                我用舌尖在小穴處,打了個圈,勾了一股淫液,又激的杜娟打個激靈,吧唧品了一下,感覺略帶點鹹人離去味。


                聽著杜娟嗯嗯◤啊啊發出舒暢的聲音,心底一股說不出的成就感,征服千秋雪渾身一顫感由然而生。


                繼而改用舌尖攻擊濕滑粉嫩的小穴,舌尖挑弄小穴口處的肉牙,感ξ 受著肉牙夾弄舌尖,舌尖舔弄肉牙的嗡快感。


                杜娟,屁股挺的更高,腰肢扭動著,似乎盼望我插的更深些,淫水似乎根本止不住的往外流,盡數被我吸不能殺到了口中,發出聲響,傳到杜娟耳中,更刺激著她的感官。


                舌頭挑弄去了嗎了一陣嗤,感覺有些酸麻。


                而原本抽插了一陣的大雞巴,那種酸麻感早已退去第三百二十二,不安的在〖那跳動著。


                杜娟早已被我舔的有他感覺些意亂情迷,平日的矜持早已不在。


                於是往前挪移兩步,把杜娟的兩腿向兩側掰壓,讓小穴挺得高一些,一手扶著金槍,一手分開桃源洞口,大龜頭輕易的就抵在小穴處,杜娟似乎感知到我要幹嘛,小臉翹著,似乎想卐看一看那一處風景,不過好像她依然心有余』悸,還沒忘記初次插入時的痛感,表情略有些緊張。


                我安慰ζ一句,讓她別怕,說這一次是輕輕的不過那麽用力。


                杜娟略有些安心,於那千爪魚怎么突然不攻擊你了是輕提腰力,龜頭抵著洞口肉牙,慢慢向內挪移著,此時洞口淫水濕滑,之前又經歷過一遍馳騁,雖仍異常緊仄,但比初時通暢◥許多。


                杜娟此眉頭皺著,顯然還是有一點痛楚,我見她如此,憐惜之情大盛,見此時龜頭◣已被整整包住,便不再進,低下頭來,扯開老者微微一愣那條礙手礙腳的薄被,吻向杜娟唇間。


                那副楚楚可憐的神情,真是讓人恐怖劍影心疼。


                在她耳邊低呼一聲“我愛你”,不住在她腮上,額頭吻去。


                希望能夠平□撫她皺起的眉頭。


                杜娟也不時畢眼親吻 呼著我,喉間不咻時發出一兩聲“嗯……嗯”之聲。


                親吻了許久,杜娟的小屁股在下面不安分的輕輕扭動著,我※想她那裏應該又癢了起來,於是也嘗試輕輕在洞口抽插,沒一會,便感覺順暢了許多,於是嘗試往裏挺進。


                杜娟,兩手撐在我小腹處,似乎隨時做好把我推開的準備似的。


                我安慰她別怕,這一次起碼是王級劍仙才能施展慢慢的往裏插入,直到盡根沒◢入,杜娟才深吸一我澹臺家口氣。


                我而且如此強大深吻向她唇間,迅速的找到她的小舌天仙人類,與之糾纏在了一起,同時陰莖試著慢慢抽插,沒幾下,交響樂再次響起,那迷人的“嗯……啊……哦……嗯……老公……哦”之聲不絕於耳也沒有器魂。


                此時覺得,這聲音比下面的抽插更凝重都被他看在眼里讓我心懷大暢。


                慢慢嘗試全根抽到極樂洞口,然後盡根插入,然後在最深處研磨小穴深處。


                每一次的插入都讓杜娟一聲嬌吟。


                見她不再那麽疼楚,於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一會一陣短促的短途快攻,一會一陣ぷ舒緩有力的盡根插入。


                杜娟已經舒時間內把實力提升到最強服的忘了是在何處,聲音叫的越來越響。


                我只好吻ζ 住她,真的擾了民,讓人找上門就不好了。


                畢竟是第一次,抽插了一陣,便感覺龜頭一陣酸麻,龜頭插入小穴最它們就全部都從深海竄出來了深處一輪快速的猛攻,只感覺一股精液便欲噴薄而出。


                杜娟似乎也感覺到現在的我似乎有些異樣,睜著大眼無辜的看著我,同時求收藏不忘快速的挺動著屁股,承接我最後一輪轟炸。


                淫水在兩腿間揮灑,肉與肉之間╳的撞擊發出劈啪聲,在那一刻,似乎一切都無所顧忌,靈與肉的結看著這一幕合,讓我們忘乎所以。


                就那朝他們微微一笑麽一輪快攻之後,精液他這種人在她小穴深處噴發,杜娟似乎心有不甘,繼續挺動著屁股,接著就是一⊙陣顫抖。


                這一輪快攻之後,我軟倒在她身上,杜娟也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屁股隨后復雜跌在床上。


                兩個人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彼此緊緊相擁,仿佛要將彼此融入到對方。


                我在她耳邊呼喚啊“我愛你”,她緊緊將我擁著,滾燙的紅唇雨點般⊙大力落在我臉上。


                我想,她應該也迷戀上∏了這種床上運動。


                我嘴角輕翹,也將她摟在懷裏。


                不知過了多久,力氣才一點一點回到但最后卻是被創至尊給毀了身上,我嘗試支撐著站看著這一幕起,居然勢力感到全身一陣的酸麻。


                低頭看著交合處的泥潭,又擡頭向著杜娟微微一笑。


                見她臉上一紅,我心中更是大樂。


                突然聽到右側隔斷居然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似乎是撕》扯衛生紙的聲音。


                心底一楞,壞了,旁邊還有人在呢。


                恐怕都被聽去了。


                一時也管不了那麽多。


                低聲問,旁邊住著誰。


                杜娟似乎也聽到那邊傳來響動,小嘴一撅,“都是你不好”,近拳◥向我打來,我讓她打了場面就感到什么于心不忍之類兩拳,將她身體突然鼓脹了起來攬在懷裏,她也就安放心吧靜了下來,說是個考研的大學生,一個∞人住呢,說沒有多余過兩句話大總管這一刀果然恐怖。


                不是很熟。


                我也就不再問。


                又過了一個小時,兩人力氣都回復了過要攻下東嵐星來,收拾了下房間,決定出去吃點飯,折騰了那麽久,早就餓了。


                於是開門出去吃飯。


                剛打開門,恰好遇到那個大學生也剛鎖上門,正往外走呢,我擡頭瞄了一眼,恰逢她也※向我們這邊瞄來,小姑娘 王品仙器長得挺清秀的,個不高,皮膚白皙,文文靜靜的,看到我們,居然臉上他一紅,低頭快速走了出去,也沒跟我們①打招呼。


                杜娟剛從屋裏出來,沒看到她的身影,鎖好門,我們便走▂了出去。


                若本站收 混蛋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