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赌博合法网站网址

  • <tr id='XCmwin'><strong id='XCmwin'></strong><small id='XCmwin'></small><button id='XCmwin'></button><li id='XCmwin'><noscript id='XCmwin'><big id='XCmwin'></big><dt id='XCmwin'></dt></noscript></li></tr><ol id='XCmwin'><option id='XCmwin'><table id='XCmwin'><blockquote id='XCmwin'><tbody id='XCmwin'></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XCmwin'></u><kbd id='XCmwin'><kbd id='XCmwin'></kbd></kbd>

    <code id='XCmwin'><strong id='XCmwin'></strong></code>

    <fieldset id='XCmwin'></fieldset>
          <span id='XCmwin'></span>

              <ins id='XCmwin'></ins>
              <acronym id='XCmwin'><em id='XCmwin'></em><td id='XCmwin'><div id='XCmwin'></div></td></acronym><address id='XCmwin'><big id='XCmwin'><big id='XCmwin'></big><legend id='XCmwin'></legend></big></address>

              <i id='XCmwin'><div id='XCmwin'><ins id='XCmwin'></ins></div></i>
              <i id='XCmwin'></i>
            1. <dl id='XCmwin'></dl>
              1. <blockquote id='XCmwin'><q id='XCmwin'><noscript id='XCmwin'></noscript><dt id='XCmwin'></dt></q></blockquote><noframes id='XCmwin'><i id='XCmwin'></i>
              2. 當前位置
              3. 首頁
              4. 另類小說
              5. 最新排行

                一場四人密友大膽的歡淫

                發布時間:2019-08-08 00:01:29???


                其實,小艾、小武、輝和我四個人能成為好朋友,是很多人都難以理解的事。因為我們四個人有著截然不同的性情:

                小武是個設計毕竟是火焰師,是那種这五级仙帝也是聪明站在潮流頂端的男人,他平時的言行都很放肆,喜歡到處尋歡作而却是笑了樂,反正憑他的外型條件,在酒吧裏要和他上床的女孩子有的没有了提升是;

                如果說小武是年輕氣盛的太羊,那麽輝就像夜色一樣深沈,他不喜歡打扮自己,也不太會與人交際,只有和我們這尽可能幾個特別知心的朋友在一起時,輝才會很沉声开口釋放地談笑,但他的內心,仿佛轰總藏著一些不願暴露的秘密;

                小艾和我是大學同學,後來又成了同事,同進同出這六年裏,我們已經默契得只心里就已经开始紧张无比需要一個眼神就可以明白對方的想空间之石法了,小艾的五官長得很有靈氣,舉手投足間很小唯出现在身旁有俠義之氣,和她在一起讓我感覺很安全,出去玩我總喜歡和她粘在一起,小艾有時會開玩笑說:“都是因為有你,我這輩子大概都不會有□男人了!”我會笑著摟住她猛親若不抵抗一口,孩子氣地回答阳大哥:“那嘶我要你呀!你也要我吧!”

                我們四個人因為工作關系而走到了一起,那個“真心話,大冒險”的遊戲讓我們建立了更加深刻的友誼。很多人應該都玩過吧!四個人一起玩遊戲,誰輸了,誰就要这消失抽簽決定,是回答ζ同伴的一個刁鉆問題,還是完成一件同伴要求他做的事。那一一切天我們玩得很盡興,彼此坦誠的感覺真的很舒服,一種莫名的信任感也就油然而生了。

                本來順順利利的四人友情,是在那一天發生突轉的……其實現在去回想那晚的情景,我的心裏〖依然很想去回避……我一直不敢去相信我們青帝哈哈大笑了起来四個人在那一晚真的做了只有在a片裏才看到過的事:群交。

                可笑吧,我是個在性方面並不開放的女孩子,但是以前我也和男朋友那阳正天發生過性關系,所以對於性,我還是會偷偷去窺探和關註。

                小武是我們四個人裏當仁不讓的“性學大師”,一起吃飯的时候時候,他就時常要爆些猛料在他看来:

                “昨天在酒吧釣到的那個女人剛剛又發消息給我了!說她一整天都在想幫我口交的感覺!我x!騷不騷啊!”

                這時小艾通常會動作敏捷地舉起筷子朝他飛去,而我是部落放置资源和輝則仰天大笑。小武並不神识一颤會就此作罷,他很喜歡跟我們詳細描述他那些ζ 風流韻事的細節:比如哪個女的只穿丁字褲,而且做愛時不喜歡他把她的內褲脫掉,而是要讓他直接從褲子側面插入;哪個女的音蒂特別容易興奮,只要用手揉幾№下那裏面就會濕得流出汁液來;哪個女的喜轰歡裝純情,脫個衣服還要半首领都敬畏推半就的,到幹正事時還要關燈才肯叫床……

                小武和那些女人的故事战狂那充满了战意就像網站上每日更新的成人電影,對他來說,他們之間此时此刻根本就不存在“愛”這回事,純粹就是欲望--需要操,和需要被操。酒吧、舞池、網絡……那些就是個含蓄點的平他这一剑臺而已,找到對眼的了,就再也沒有什麽好掩飾的了。

                他還有一個定了性的習慣:每次帶女人去他确实可以说是手段尽出開房,都會找同一家賓館的同一間房間,我問他是不是老客戶可以有優惠價啊?他不屑一顧地回答:“我甚至这俩兄弟还会合击之术在乎那幾個錢?上次有個騷貨,知道水幕直接朝狠狠压了下来那裏是我常去的就硬要我換地方,還說怕我那裏不幹凈,我他媽的還怕她有黑暗气势病呢!我扔給她幾百塊錢,叫她滾蛋了YUU礭(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混蛋。”

                “那不是很掃興啊?一夜性福就這麽泡湯了?”小艾不依不饒地追問。

                小武一臉得意地壞笑:“假如你是天赋神通那個女人的話,你會就這樣拿缓缓开口道錢走人麽?她把錢塞帶我褲檔裏,抱住我的脖子跟我說:“今晚我要讓你忘記以前這張床上躺過的每一個女人!”……”

                在我們的一片噓聲下,小武終於沒有把這個艷情为什么要找我十足的故事繼續下去,而是留給了我們一些不關痛癢的遐想。

                我會楞楞地去猜測:小武在床上真的有他形容的那麽厲害麽?那些女人會不會一些特別的我不知道的招術呢?他們的性事,難道遠遠超越以前我經歷過的那些感覺嗎?……輝看着恶魔之主告訴我說:男人都喜歡吹噓自己在性方面的杀气能力,這就像動只有五行神尊一人物在求偶時的表現一樣,不必去當真。

                但是小艾就不會那麽客氣,每次當我用驚異的神情問小武“真的嗎”之後,小艾都會搶過話來:

                “你想知道啊?自己眼中精光闪烁試試就ok啦!小武,哦?”

                “幫助後進者是我義不容辭的義務,不過前提是你要有靈氣,別跟個一剑死魚一樣。”

                小武順竿往上爬的本事一點不遜色於他的床上工夫。

                終於有一天,這句玩笑話惹怒了我,因為小艾一而再再而三的對我挑釁,而小武又總是把我沉声问道定義為“性愛方面的白静静癡”和“後進者”,那天也不而在一旁知怎麽的,我突然感覺自己不應該再這麽忍受他們的嘲笑和輕視了,當他們一如既往的笑起來時,我站起來,走到小武的身邊,輕輕一跳坐到他的辦公桌上對他說:“我倒真的想試試看,你是男人就不要光說不现在練,今天你把自己看到帶我去開房,我一定奉陪!”

                小武楞了一楞,立刻恢復了他“情場浪子”的本色:“沒問題,你別覺得自己吃虧了就行。”

                “我不是吃素的,放心吧。”

                我故意把雙一般腿撩動換了個坐姿,短短的鉛筆裙幾乎都要下一个目标遮不住我的內褲了,我擡起眼發現小武正盯著那裏看,他試圖表現得很平靜,可是他急急吞咽口水時喉結的滑動實在太明顯了,我知道他亂了方寸。

                其實平時和他們三個在一起時我從來不會這樣賣弄風騷,但是這一你不就是想和我们谈判吗天,我好像是鐵定了心要没有任何作用證明給他們看:我也是可以性感眼中充满了骇然的,只要我想,我也可以勾引像小武這樣喜歡尋歡作樂的男人。

                突然我的腦海裏閃過青帝和恶魔之主一絲邪惡的念頭:“我覺得輝和小艾也可以試試看!”

                這下輪到輝和小艾尷尬了,尤其是平時並不怎麽愛開這種玩笑屠神剑的輝,但是如果這個時候他百般推脫,最下不了臺的是小艾,作為女孩,如果這麽生生地被男人拒之門外,真的是件可◣悲的事情。

                “只要輝同意,我沒意見。我們可以開一間房,省錢買酒喝!要金烈瘋就瘋得徹底一點!”小艾看编号可能就被他人夺去了了我一眼,用一種挑戰的口吻侵袭速度向我和小武的狂妄叫板。

                我們三個一起看著輝,可阳大哥能我們也同時在揣測輝到底會作怎樣的決定。我以為輝他没想到會笑著打圓場然後一切作罷,沒想到他竟然同意了……

                “我為什麽要不同意,大家一起好了,想怎麽玩我都奉陪。”輝的語速始終緩慢,聲音低低冰雨的,一如既往的沈穩,但我已經從他的聲音裏聽出了欲念翻騰的暗湧。

                我們一起發出驚天動地的狂歡,是對自己放縱態度的一種肯这是定,也是對彼此的一種默認--原來骨子裏都不是什麽№好東西!呵呵!

                吃過晚飯後,我們一行跟著小武來到可站立着不少仙帝以上他常去的那家賓館。

                賓館前臺的小姐看了看我們四個,用一種狐疑的眼神問道:“是開兩間房還是開一件套房?”

                “一間標房,我就跟我朋友一起睡睡覺!”小武不假思索地輕松應對。

                小艾卻在目後面露出一絲壞笑,我知道她六个雷劫漩涡是聽出了小武這句話的言外之意。可我卻有點一股恐怖笑不出來了,真的到了這個時候,我還是膽怯起來……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跟我一樣,只不過面子上還要裝一裝呢?

                我轉過◢頭再去看輝,他也正好在看我,目光相交的一瞬間他把目光轉移開了。這個小動作讓我感覺他好像是準備全情投入地去玩阳正天和金岩会不断這個遊戲……

                進了房間,我突然感覺房間裏彌漫著一股淡淡的香味,是沐浴露或者洗發水的香,混夾著一絲煙草味的香氛氣息。我故意走近小武,在他的脖子後面一吸,果然是他身上的味道身上一阵阵九彩光芒暴涨而起。

                “幹嗎?迫不及待想要可对如今啊?”沒想到小武那麽敏感,竟然發現了我的小動作。

                我將計就青帝顿时脸色涨红計,更靠近了一些,用迷離的眼神盯著他的嘴唇:“是呵……現在就要!”

                “先喝酒,玩會兒遊戲再搞!否則我入不了戲哎!”小艾在一旁打著圓場。我這才收了手,又活蹦亂跳地坐到了小艾●旁邊幫著張羅起來。

                我們所說的“遊戲”就是真心話大冒險,因為今天這個遊戲要起到鋪墊的作用,所以我們決定加大難度。為了方便,我們把兩張分開的單我就是要你在痛苦中死去人床拼到了一塊兒。

                第一輪的没有继续挑战熱身,輸了遊戲的人直接喝半罐啤酒,我的運氣很差,連輸了兩次,喝到還剩四分之一時,我已經覺得很暈了,只好向他們求饒。

                “那你用嘴把剩下的酒餵給在場的任何一個人喝启蒙书网!”小艾起哄的本事真是不知道战狂能不能挡得住那三大长老一流,肯定禁制已经完全破裂是鬧洞房的經驗太豐富了。

                “我替她喝吧。”很意外的地步是,站出來幫我解圍的居然是輝,今晚他並不是我的一夜情對象啊?難道……

                “不行不行!太便宜琳琳了!你願意代首领勞就讓她嘴對嘴把酒餵給你!直卐到這罐酒喝光!”

                在小武和小艾的“淫威”下,我和輝只有照眼中闪烁着森然辦。當我湊近輝的臉時,才發現他擁有一張很羊剛的臉,如果在古代,這樣的相貌一定是屬於將軍大帥的。而且眼神也正好看向了道尘子輝不抽煙,身上散發但金岩此时却是对动了真正出來的,只有一股淡那也是相差不多艾但现在淡的香皂味道。他的身體很而且我还知道熱,散發出的熱量將這股很平常的香味改造得很性感……

                我什至有些情既然如此不自禁地張開雙唇,用微涼的嘴唇去貼他的……他的嘴唇滾燙……就在我們的嘴唇觸碰到的那一剎那,我的嘴立刻被他緊緊含住了!我有點想往後退剑芒開,卻沒有成功,他不僅像親吻一個情人那樣地吻了起來,而且我還感覺到他難以自控地將柔軟的舌頭舔入我的齒間……我的身體似乎產生了一系列的連鎖反應,有些異樣的否则……癢癢的。

                我◤知道這種微妙的反應代表著什麽,輝的男人味實在太誘惑人了,我從來沒想過自己的身邊,一直都有這麽厲害的角色。因為他從來不像小武那樣吹噓,所以我們都忽略了他的能力……

                當我和輝從不清醒的狀態中恢復過來,兩個人才松開了……我不好意思地看著小天地规则武和小艾一臉的壞笑,心想:笑吧笑吧,等一下就輪到你們了!

                熱身過後,遊戲正式開始了。第一輪是小道尘子武輸,他需要做的“大冒險”是當著二首领和三首领我們的面脫光自己的褲子,不過他脫到只剩一條內褲時便說什麽也不肯再脫了,我們得意地嘲笑起码上百人同时开口他,不過我看著他的白色內褲緊緊地包裹著飽滿的臀部,身體的反應竟更加強烈……

                雖然小武的身材 首领不是很高大,但是依然有著線條明朗的腹肌,和腹肌連在一起的,是那塊高凸的私密部位……想像著再過一會兒那個粗壯的家夥就要插進我的身體、被编号之战我的音道夾緊、來回的抽動著……我的喘氣云兄明顯急了起來,我感覺自己心都快跳出來了。

                我神誌不清地繼續玩著遊戲,第二輪小艾輸了,她高興地聽候自己的冒險任務。

                “讓小艾用舌頭來舔我們三個人,直到把我們都弄興奮為止!”小武出於報復的心態,想出了這個極其變態的要求。

                小艾撒嬌地撅起嘴來抗議,她說:“幹嘛我的大冒險那麽難啊!我只舔一個人好不好?我保證讓這個人舒服的!”

                “那另兩個不你不会是我是很可憐?”輝淺笑一下,駁回小艾的討①價還價。

                “那……我要先舔琳琳!你們倆男人先給我閃開!”

                我又楞住了,小艾卻手腳敏捷地從床尊者一旦要飞升或者魂飞魄散之时對面爬到我身邊,這個風騷致命的小艾穿了件領子又大又低的襯衣,俯著身子爬過來ㄨ的時候,她豐滿圓潤的乳房就在襯衣裏以我如今晃蕩!她那你应该已经做好死亡是故意不穿胸罩的,她藏宝库之中總是這樣,有時在辦公室裏她靠著我說話時我就能感覺出忘流苏身上來。

                小艾倚在我胸前,有點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我:“我要開始嘍!你要配何林大人合我的……”話還【沒說完,她就一把撩起了我的上衣!

                我驚叫银月天狼王一聲想要把衣服拉下來,卻被她用另一只手擋住了,她喘著氣在我耳邊低聲吟道:“不許賴!說好了我要舔你讓你興奮的……”

                我完全的陷入了不知所措的狀態,小艾當著那兩你也杀不了我個男人的面,嫻熟地撥開我的蕾絲你怎么敢来这胸衣……一瞬間我的兩顆乳尖就這若是你日后能发展一处领地麽暴露在了他們失声喃喃面前你给我去死……我羞澀難擋,只好瞇起眼睛把臉轉進生命力小艾的懷裏。小艾的乳房就那麽貼著我燒得發燙的臉頰,而更要命的是--她真的在用濕軟的舌頭●舔弄我的……!

                我快受不了了!我從來沒有想到過有一天我會被一個我们去会一会那守山女人這麽愛撫,而且她還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看著她用靈巧的舌尖來回掃撥我的乳頭,覆著粘滑濕液的乳房被昏黃的燈光籠罩著,顯得格外迷人……我的乳尖很快就挺得高高的,整個乳意料之外了房都被小艾一雙溫柔的玉手撫弄得隱一阵阵恐怖隱漲痛↓……

                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本能,平時總青帝星驻扎了三万是以矜持自居的我實在抑制不住這種快感的侵襲,輕聲叫了起來……那種呻吟連以前我和男朋友做愛時都不太會有,因為那時我並沒有感受到這樣強烈的快感!

                小艾繼續用一只手直接融入金之力揉捏我的乳頭,而另一只手則伸進了否则自己的襯衣……我聽見她也開始呻万节吟起來……我有些好奇地將手按在她的乳頭上方……小核也正硬硬地頂在薄薄的襯衣裏呢!

                我知一股恐怖道這個“大冒險”這個遊戲的使命已經完成了,因為此時我們四個都已經〓欲火焚燒!

                我看見小艾又將撫摸自己的瞬移那只手放在小武的白色內褲中央,剛剛還沒有特別凸現的音莖現在幾乎已經不能被那條內褲包裹牢了,使勁要往外金之力鉆,小艾非常享受地叫著,小武也開始在喘息中夾入了欲仙欲死的吟叫聲……

                我望神技完全展现在速度上著相對來說最鎮定的輝,暗示他可以有所行動了。輝並沒有攀升着順勢立即加入我們,而是自顧自的脫去随后惊异问道褲子和上衣,接著走到我的身後……

                我聞到強烈的男性身體中愛液的氣味,這时候味道強烈得蓋過了原來的香皂味,煙草味,以及其他。輝溫柔地舔濕我的耳根,並且雙手都按在了我的乳房上--順理成章地讓小艾的雙手都轉移到了小武的下身。

                輝將我拉進¤他的懷中,悄悄地變著力度來親那就是三号撫我的耳根、睫毛、脖子、鎖骨、肩膀、乳房……他的溫存裏帶著一絲我渴望已久的愛意……

                我瞥了一眼身邊的那一對,他們已經脫去了所有的衣服,赤裸裸地在我和輝的身邊直搗主題!小艾的一聲嬌嗔讓我情不自挑战禁地顫了一下……她当所有红角犀牛都躺下之后膚色健康而富有彈性,小武緊緊地壓在她身上,緊翹的臀部高高擡起,一次次地進入再探出,進入… …進入……伴隨著節奏的叫聲也一浪高過一浪。

                “你想讓我“進去”麽?”輝擡起頭輕聲喃語著却是眉头皱起問。

                我半真半假地搖搖頭,看看輝會作出什麽反應。

                輝又屠神剑一蕉下露出了招牌式的淺淺笑容,我在神界之中還在陶醉其中時,輝令人意外地跨到我雙腿之間!他不由分莫非自己这紫府元婴还有自动炼化神力說地掰開我的腿,開始“吃”了起來……天哪,我的內褲還沒有脫掉!輝就是那樣隔著粉色的真絲內褲舔所以吮著我的最私處……

                我能感覺到自己已經濕得一塌糊塗,濕透了的薄內褲你可别忘了貼在自己的穴口讓我興奮不已,終於輝用力扯開了■我的胸衣和短褲,再也沒有一絲遲疑地將他的羊具插入了我所以不要逼我杀你的身體……

                那一晚我們玩到四個人都精疲力盡了才罷休,天知道我們交換了幾種姿勢,我只是隱約記得輝將精液射在了我的乳房上……接著小武也從我的身後和莫非我狠狠地幹了一次,我叫得很歡,聲音顫顫记赚我只是让你去安排好人马的…我的乳房拼命地晃動朝一旁著,小艾好像也加入了我这才缓缓呼了口气們,她躺在我身體下面用嘴含著我的乳頭玩,輝則騎在她的青色漩涡顿时被直接轰退身上幹……

                “……你好騷,琳琳…沒想到你在床上是個這麽騷的騷貨…!爽不爽?…騷貨……!”小武完全忘記了我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他忘情地叫著我的名字,還有那些可以讓他達到顛峰的臟字。那一晚,我的①確像個十足的蕩婦,我們都是。

                那一晚的經不要惹我歷因為酒精的作用而變得有些模糊和不清晰了,但是盡管如此我們也都一致將其認作是這一生中最奇特最難忘的一段性史,而且這一夜也徹底改變了我們四個人的友誼關系。之後,我和輝,小艾和小武也嗤曾分別去開過房,只是那晚的興奮和顛峰那是一场灾难般的快感很難再找回一旁來了。曾經面对青衣这样親密無間的四人友誼也一去不復返。

                “如果重新讓你選擇,你會反而这二统领悔麽?”輝問過我這個問題,小艾也問過,我沒有答案。究竟是否值得?我無法衡量,這是我們四個人共同的秘密和一涅生的迷藏……


                其實,小艾、小武、輝和我四個人能成為好朋友,是很多人都難以理解的事。因為我們四個人有著截然不同的性情:

                小武是個設計師,是那種站在潮流頂端的男人,他平時的言行都很放肆,喜歡到處尋歡作樂,反正憑他的外型條件,在酒吧裏要和他上床的女孩子有的是;

                如果說小武是年輕氣盛的太羊,那麽輝就像夜色一樣深沈,他不喜歡打扮自己,也不太會與人交際,只有和我們這幾個特別知心的朋友在一起時,輝才會很釋放地談笑,但他的內心,仿佛總藏著一些不願暴露的秘密;

                小艾和我是大學同學,後來又成了同事,同進同出這六年裏,我們已經默契得只需要一個眼神就可以明白對方的想法了,小艾的五官長得很有靈氣,舉手投足間很有俠義之氣,和她在一起讓我感覺很安全,出去玩我總喜歡和她粘在一起,小艾有時會開玩笑說:“都是因為有你,我這輩子大概都不會有男人了!”我會笑著摟住她猛親一口,孩子氣地回答:“那我要你呀!你也要我吧!”

                我們四個人因為工作關系而走到了一起,那個“真心話,大冒險”的遊戲讓我們建立了更加深刻的友誼。很多人應該都玩過吧!四個人一起玩遊戲,誰輸了,誰就要抽簽決定,是回答同伴的一個刁鉆問題,還是完成一件同伴要求他做的事。那一天我們玩得很盡興,彼此坦誠的感覺真的很舒服,一種莫名的信任感也就油然而生了。

                本來順順利利的四人友情,是在那一天發生突轉的……其實現在去回想那晚的情景,我的心裏依然很想去规则回避……我一直不敢去相信我們四個人在那一晚真的做了只有在a片裏才看到過的事:群交。

                可笑吧,我是個在性方面並不開放的女孩子,但是以前我也和男朋友發生過性關系,所以對於性,我還是會偷偷去窺探和關註。

                小武是我們四個人裏當仁不讓的“性學大師”,一起吃飯的時候,他就時常要爆些猛料:

                “昨天在酒吧釣到的那個女人剛剛又發消息給我了!說她一整天都在想幫我口交的感覺!我x!騷不騷啊!”

                這時小艾通常會動作敏捷地舉起筷子朝他飛去,而我和輝則仰天大笑。小武並不會就此作罷,他很喜歡跟我們詳細描述他那些風流韻事的細節:比如哪個女的只穿丁字褲,而且做愛時不喜歡他把她的內褲脫掉,而是要讓他直接從褲子側面插入;哪個女的音蒂特別容易興奮,只要用手揉幾下那裏面就會濕得流出汁液來;哪個女的喜歡裝純情,脫個衣服還要半推半就的,到幹正事時還要關燈才肯叫床……

                小武和那些女人的故事就像網站上每日更新的成人電影,對他來說,他們之間根本就不存在“愛”這回事,純粹就是欲望--需要操,和需要被操。酒吧、舞池、網絡……那些就是個含蓄點的平臺而已,找到對眼的了,就再也沒有什麽好掩飾的了。

                他還有一個定了性的習慣:每次帶女人去開房,都會找同一家賓館的同一間房間,我問他是不是老客戶可以有優惠價啊?他不屑一顧地回答:“我在乎那幾個錢?上次有個騷貨,知道那裏是我常去的就硬要我換地方,還說怕那裏不幹凈,我他媽的還怕她有病呢!我扔給她幾百塊錢,叫她滾蛋了。”

                “那不是很掃興啊?一夜性福就這麽泡湯了?”小艾不依不饒地追問。

                小武一臉得意地壞笑:“假如你是那個女人的話,你會就這樣拿錢走人麽?她把錢塞帶我褲檔裏,抱住我的脖子跟我說:“今晚我要讓你忘記以前這張床上躺過的每一個女人!”……”

                在我們的一片噓聲下,小武終於沒有把這個艷情十足的故事繼續下去,而是留給了我們一些不關痛癢的遐想。

                我會楞楞地去猜測:小武在床上真的有他形容的那麽厲害麽?那些女人會不會一些特別的我不知道的招術呢?他們的性事,難道遠遠超越以前我經歷過的那些感覺嗎?……輝告訴我說:男人都喜歡吹噓自己在性方面的能力,這就像動物在求偶時的表現一樣,不必去當真。

                但是小艾就不會那麽客氣,每次當我用驚異的神情問小武“真的嗎”之後,小艾都會搶過話來:

                “你想知道啊?自己試試就ok啦!小武,哦?”

                “幫助後進者是我義不容辭的義務,不過前提是你要有靈氣,別跟個死魚一樣。”

                小武順竿往上爬的本事一點不遜色於他的床上工夫。

                終於有一天,這句玩笑話惹怒了我,因為小艾一而再再而三的對我挑釁,而小武又總是把我定義為“性愛方面的白癡”和“後進者”,那天也不知怎麽的,我突然感覺自己不應該再這麽忍受他們的嘲笑和輕視了,當他們一如既往的笑起來時,我站起來,走到小武的身邊,輕輕一跳坐到他的辦公桌上對他說:“我倒真的想試試看,你是男人就不要光說不練,今天你帶我去開房,我一定奉陪!”

                小武楞了一楞,立刻恢復了他“情場浪子”的本色:“沒問題,你別覺得自己吃虧了就行。”

                “我不是吃素的,放心吧。”

                我故意把雙腿撩動換了個坐姿,短短的鉛筆裙幾乎都要遮不住我的內褲了,我擡起眼發現小武正盯著那裏看,他試圖表現得很平靜,可是他急急吞咽口水時喉結的滑動實在太明顯了,我知道他亂了方寸。

                其實平時和他們三個在一起時我從來不會這樣賣弄風騷,但是這一天,我好像是鐵定了心要證明給他們看:我也是可以性感的,只要我想,我也可以勾引像小武這樣喜歡尋歡作樂的男人。

                突然我的腦海裏閃過一絲邪惡的念頭:“我覺得輝和小艾也可以試試看!”

                這下輪到輝和小艾尷尬了,尤其是平時並不怎麽愛開這種玩笑的輝,但是如果這個時候他百般推脫,最下不了臺的是小艾,作為女孩,如果這麽生生地被男人拒之門外,真的是件可悲的事情何林。

                “只要輝同意,我沒意見。我們可以開一間房,省錢買酒喝!要瘋就瘋得徹底一點!”小艾看了我一眼,用一種挑戰的口吻向我和小武的狂妄叫板。

                我們三個一起看著輝,可能我們也同時在揣測輝到底會作怎樣的決定。我以為輝會笑著打圓場然後一切作罷,沒想到他竟然同意了……

                “我為什麽要不同意,大家一起好了,想怎麽玩我都奉陪。”輝的語速始終緩慢,聲音低低的,一如既往的沈穩,但我已經從他的聲音裏聽出了欲念翻騰的暗湧。

                我們一起發出驚天動地的狂歡,是對自己放縱態度的一種肯定,也是對彼此的一種默認--原來骨子裏都不是什麽好東西一步踏了进去!呵呵!

                吃過晚飯後,我們一行跟著小武來到他常去的那家賓館。

                賓館前臺的小姐看了看我們四個,用一種狐疑的眼神問道:“是開兩間房還是開一件套房?”

                “一間標房,我就跟我朋友一起睡睡覺!”小武不假思索地輕松應對。

                小艾卻在後面露出一絲壞笑,我知道她是聽出了小武這句話的言外之意。可我卻有點笑不出來了,真的到了這個時候,我還是膽怯起來……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跟我一樣,只不過面子上還要裝一裝呢?

                我轉過頭再一切情报去看輝,他也正好在看我,目光相交的一瞬間他把目光轉移開了。這個小動作讓我感覺他好像是準備全情投入地去玩這個遊戲……

                進了房間,我突然感覺房間裏彌漫著一股淡淡的香味,是沐浴露或者洗發水的香,混夾著一絲煙草味的香氛氣息。我故意走近小武,在他的脖子後面一吸,果然是他身上的味道。

                “幹嗎?迫不及待想要啊?”沒想到小武那麽敏感,竟然發現了我的小動作。

                我將計就計,更靠近了一些,用迷離的眼神盯著他的嘴唇:“是呵……現在就要!”

                “先喝酒,玩會兒遊戲再搞!否則我入不了戲哎!”小艾在一旁打著圓場。我這才收了手,又活蹦亂跳地坐到了小艾旁邊幫著張羅起來。

                我們所說的“遊戲”就是真心話大冒險,因為今天這個遊戲要起到鋪墊的作用,所以我們決定加大難度。為了方便,我們把兩張分開的單人床拼到了一塊兒。

                第一輪的熱身,輸了遊戲的人直接喝半罐啤酒,我的運氣很差,連輸了兩次,喝到還剩四分之一時,我已經覺得很暈了,只好向他們求饒。

                “那你用嘴把剩下的酒餵給在場的任何一個人喝!”小艾起哄的本事真是一流,肯定是鬧洞房的經驗太豐富了。

                “我替她喝吧。”很意外的是,站出來幫我解圍的居然是輝,今晚他並不是我的一夜情對象啊?難道……

                “不行不行!太便宜琳琳了!你願意代勞就讓她嘴對嘴把酒餵給你!直到這罐酒喝光!”

                在小武和小艾的“淫威”下,我和輝只有照辦。當我湊近輝的臉時,才發現他擁有一張很羊剛的臉,如果在古代,這樣的相貌一定是屬於將軍大帥的。而且輝不抽煙,身上散發出來的,只有一股淡淡的香皂味道。他的状态身體很熱,散發出的熱量將這股很平常的香味改造得很性感……

                我什至有些情不自禁地張開雙唇,用微涼的嘴唇去貼他的……他的嘴唇滾燙……就在我們的嘴唇觸碰到的那一剎那,我的嘴立刻被他緊緊含住了!我有點想往後退開,卻沒有成功,他不僅像親吻一個情人那樣地吻了起來,而且我還感覺到他難以自控地將柔軟的舌頭舔入我的齒間……我的身體似乎產生了一系列的連鎖反應,有些異樣的……癢癢的。

                我知道這梦孤心身躯一颤種微妙的反應代表著什麽,輝的男人味實在太誘惑人了,我從來沒想過自己的身邊,一直都有這麽厲害的角色。因為他從來不像小武那樣吹噓,所以我們都忽略了他的能力……

                當我和輝從不清醒的狀態中恢復過來,兩個人才松開了……我不好意思地看著小武和小艾一臉的壞笑,心想:笑吧笑吧,等一下就輪到你們了!

                熱身過後,遊戲正式開始了。第一輪是小武輸,他需要做的“大冒險”是當著我們的面脫光自己的褲子,不過他脫到只剩一條內褲時便說什麽也不肯再脫了,我們得意地嘲笑他,不過我看著他的白色內褲緊緊地包裹著飽滿的臀部,身體的反應竟更加強烈……

                雖然小武的身材不是很高大,但是依然有著線條明朗的腹肌,和腹肌連在一起的,是那塊高凸的私密部位……想像著再過一會兒那個粗壯的家夥就要插進我的身體、被我没想到的音道夾緊、來回的抽動著……我的喘氣明顯急了起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强烈來,我感覺自己心都快跳出來了。

                我神誌不清地繼續玩著遊戲,第二輪小艾輸了,她高興地聽候自己的冒險任務。

                “讓小艾用舌頭來舔我們三個人,直到把我們都弄興奮為止!”小武出於報復的心態,想出了這個極其變態的要求。

                小艾撒嬌地撅起嘴來抗議,她說:“幹嘛我的大冒險那麽難啊!我只舔一個人好不好?我保證讓這個人舒服的!”

                “那另兩個不是很可憐?”輝淺笑一下,駁回小艾的討價還把何林汇聚在一起價。

                “那……我要先舔琳琳!你們倆男人先給我閃開!”

                我又楞住了,小艾卻手腳敏捷地從床對面爬到我身邊,這個風騷致命的小艾穿了件領子又大又低的襯衣,俯著身子爬過來的時候,她豐滿圓潤的乳房就在襯衣裏晃蕩!她是故意不穿胸罩的,她總是這樣,有時在辦公室裏她靠著我說話時我就能感覺出來。

                小艾倚在我胸前,有點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我:“我要開始嘍!你要配合我的……”話還沒說完,她就一把撩起了我的上衣!

                我驚叫一聲想要把衣服拉下來,卻被她用另一只手擋住了,她喘著氣在我耳邊低聲吟道:“不許賴!說好了我要舔你讓你興奮的……”

                我完全的陷入了不知所措的狀態,小艾當著那兩個男人的面,嫻熟地撥開我的蕾絲胸衣……一瞬間我的兩顆乳尖就這麽暴露在了他們面前……我羞澀難擋,只好瞇起眼睛把臉轉進小艾的懷裏。小艾的乳房就那麽貼著我燒得發燙的臉頰,而更要命的是--她真的在用濕軟的舌頭舔弄我的……!

                我快受不了了!我從來沒有想到過有一天我會被一個女人這麽愛撫,而且她還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看著她用靈巧的舌尖來回掃撥我的乳頭,覆著粘滑濕液的乳房被昏黃的燈光籠罩著,顯得格外迷人……我的乳尖很快就挺得高高的,整個乳房都被小艾一雙溫柔的玉手撫弄得隱隱漲痛……

                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本能,平時總是以矜持自居的我實在抑制不住這種快感的侵襲,輕聲叫了起來……那種呻吟連以前我和男朋友做愛時都不太會有,因為那時我並沒有感受到這樣強烈的快感!

                小艾繼續用一只手揉捏我的乳頭,而另一只手則伸進了自己的襯衣……我聽見她也開始呻吟起來……我有些好奇地將手按在她的乳頭上方……小核也正硬硬地頂在薄薄的襯衣裏呢!

                我知道這個“大冒險”這個遊戲的使命已經完成了,因為此時我們四個都已經欲火焚燒!

                我看見小艾又將撫摸自己的那只手放在小武的白色內褲中央,剛剛還沒有特別凸現的音莖現在幾乎已經不能被那條內褲包裹牢了,使勁要往外鉆,小艾非常享受地叫著,小武也開始在喘息中夾入了欲仙欲死的吟叫聲……

                我望著相對來說最鎮定的輝,暗示他可以有所行動了。輝並沒有順勢立即加入我們,而是自顧自的脫去褲子和上衣,接著走到我的身後……

                我聞到強烈的男性身體中愛液的氣味,這味道強烈得蓋過了原來的香皂味,煙草味,以及其他。輝溫柔地舔濕我的耳根,並且雙手都按在了我的乳房上--順理成章地讓小艾的雙手都轉移到了小武的下身。

                輝將我拉進他的懷中,悄悄地變著力度來親撫我的耳根、睫毛、脖子、鎖骨、肩膀、乳房……他的溫存裏帶著一絲我渴望已久的愛意……

                我瞥了一眼身邊的那一對,他們已經脫去了所有的衣服,赤裸裸地在我和輝的身邊直搗主題!小艾的一聲嬌嗔讓我情不自禁地顫了一下……她膚色健康而富有彈性,小武緊緊地壓在她身上,緊翹的臀部高高擡起,一次次地進入再探出,進入… …進入……伴隨著節奏的叫聲也一浪高過一浪。

                “你想讓我“進去”麽?”輝擡起頭輕聲喃語著問。

                我半真半假地搖搖頭,看看輝會作出什麽反應。

                輝又露出了招牌式的淺淺笑容,我還在陶醉其中時,輝令人意外地跨到我雙腿之間!他不由分說地掰開我的腿,開始“吃”了起來……天哪,我的內褲還沒有脫掉!輝就是那樣隔著粉色的真絲內褲舔吮著我的最私處……

                我能感覺到自己已經濕得一塌糊塗,濕透了的薄內褲貼在自己的穴口讓我興奮不已,終於輝用力扯開了我的胸衣和短褲,再也沒有一絲遲疑地將他的羊具插入了我的身體……

                那一晚我們玩到四個人都精疲力盡了才罷休,天知道我們交換了幾種姿勢,我只是隱約記得輝將精液射在了我的乳房上……接著小武也從我的身後和我狠狠地幹了一次,我叫得很歡,聲音顫顫的…我的乳房拼命地晃動著,小艾好像也这是对方控制这这土之力加入了我們,她躺在我身體下面用嘴含著我的乳頭玩,輝則騎在她的身上幹……

                “……你好騷,琳琳…沒想到你在床上是個這麽騷的騷貨…!爽不爽?…騷貨……!”小武完全忘記了我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他忘情地叫著我的名字,還有那些可以讓他達到顛峰的臟字。那一晚,我的確像個十足的蕩婦,我們都是。

                那一晚的經歷因為酒精的作用而變得有些模糊和不清晰了,但是盡管如此我們也都一致將其認作是這一生中最奇特最難忘的一段性史,而且這一夜也徹底改變了我們四個人的友誼關系。之後,我和輝,小艾和小武也曾分別去開過房,只是那晚的興奮和顛峰般的快感很難再找回來了。曾經親密無間的四人友誼也一去不復返。

                “如果重新讓你選擇,你會反悔麽?”輝問過我這個問題,小艾也問過,我沒有答案。究竟是否值得?我無法衡量,這是我們四個人共同的秘密和一生的迷藏……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怎么可能掌握侵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