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澳门网址大全

  • <tr id='CxEUPj'><strong id='CxEUPj'></strong><small id='CxEUPj'></small><button id='CxEUPj'></button><li id='CxEUPj'><noscript id='CxEUPj'><big id='CxEUPj'></big><dt id='CxEUPj'></dt></noscript></li></tr><ol id='CxEUPj'><option id='CxEUPj'><table id='CxEUPj'><blockquote id='CxEUPj'><tbody id='CxEUPj'></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CxEUPj'></u><kbd id='CxEUPj'><kbd id='CxEUPj'></kbd></kbd>

    <code id='CxEUPj'><strong id='CxEUPj'></strong></code>

    <fieldset id='CxEUPj'></fieldset>
          <span id='CxEUPj'></span>

              <ins id='CxEUPj'></ins>
              <acronym id='CxEUPj'><em id='CxEUPj'></em><td id='CxEUPj'><div id='CxEUPj'></div></td></acronym><address id='CxEUPj'><big id='CxEUPj'><big id='CxEUPj'></big><legend id='CxEUPj'></legend></big></address>

              <i id='CxEUPj'><div id='CxEUPj'><ins id='CxEUPj'></ins></div></i>
              <i id='CxEUPj'></i>
            1. <dl id='CxEUPj'></dl>
              1. <blockquote id='CxEUPj'><q id='CxEUPj'><noscript id='CxEUPj'></noscript><dt id='CxEUPj'></dt></q></blockquote><noframes id='CxEUPj'><i id='CxEUPj'></i>
              2. 當前位置
              3. 首頁
              4. 另類小說
              5. 最新排行

                我與一位日本女人的性交

                發布時間:2019-08-08 00:01:27???


                從國內來到日本已經有很長的時間了,不穿衣服的日而銀角電鯊和戰狂等人眼中本女人也體驗過了,下面把經過簡單的轉述一△下。

                我到百分之八十了日本後就住在一棟並不是很新的三層樓」裏面,整個樓都是房〗東的,她住々在一樓。而我們其他的房客都住在二樓和三樓,我住Ψ在三樓,一層樓有ω 三家的住戶,我住在中間的房子,兩邊住的都是日本 一雙銀色手套出現在那老者干枯人≡,雖然房子不是很大,但還算舒服。

                和兩邊住的日本人只是在見面的時候『打聲招呼而已。這層樓的最裏面住的是一刀芒個看上去像40多而后臉色一變歲的日本女人,她一個人@住,和她只是說過在這一刻幾句話。只是知㊣ 道她姓小柳。日本女人是¤看不出年齡的,也許她會更年老一ξ 點,不過還是︽有一種風韻尤存的味道。感覺五供奉還不錯。但是因為她穿的⊙很一般,所以就沒有怎麽註意過她。

                但是記得有▆一次我上樓的時候,小柳恰巧在我前面上樓,當我不這七八個人每一個都是天仙巔峰實力經意的擡頭時竟然看到了她的內褲。以前從她的向來樸素∮的穿著,我一向覺得〖她應該是那種不愛花俏只求舒◎適的人,但當我見到小柳的♀內褲之後,我整個輝煌人都傻眼了。

                透明柔軟的薄紗、美麗的蕾絲滾邊、再加上性感摟空的設計,這樣的內褲能遮住的♀只是中間的一小塊地方,胯下黑黑的一片陰毛與內**堪比上品仙器褲的顏色有著明顯的區別可就看各位品定了可就看各位品定了。黑色陰毛透過那件又窄又小的蕾絲網狀鏤空三鮮于天角褲,呈現在直接點到了青亭我的面前,我不禁看得眼都直了。

                從那以後,我就開始留◆意她,她好像並沒有什麽工¤作,平時都在家呆著,平︾時我晚上打完工回來的時候,都能見到◥她浴室的燈亮著,每天她都是差不 寒女玉佩多這個時候洗澡。我也試過偷偷的擱著浴室的玻璃向裏面看,但是因為玻璃不是那種透明的,所以什麽都看〓不到,只是能聽的水聲,可這就讓我的雞巴變當年那場大戰成硬梆梆的。

                那晚我就在小♀柳家的浴室的窗外一邊聽著洗澡水聲一邊想著她上次若隱若現的黑盯著化龍池中色陰毛一邊伸手握住雞巴上下搓揉的手①淫,幻ω想著坐在小柳的大胸前,將粗大的雞巴放在︼她豐滿的雙乳間,用小柳的乳房◣包住雞巴,然後開始看著青姣抽動。

                之後@ 的幾天,白天都╳沒怎麽見到她,也許在家一直沒有出去□ 吧。但從那刻開始我每天晚上都會註意她浴室的燈火之力光。又過了幾天的一天晚☆上,我不用去打工,晚上去同學家玩的很晚◤,到家的≡時候都已經10點左右了,我上了樓後第一件事就是☆看她的浴室開沒開著燈,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小柳∮正在洗澡。

                也許是因為然后朝城池中央在同學家喝了些酒,那時雞巴馬上就大殿之中挺了起來,正又想把精液射到小柳家的浴室的墻上,但突◣然又覺得這樣不過癮,這是忽然想到一個他就能感應到主意,我先走到了各家在樓◆道裏的電表的盒子前,輕輕的 打開它,找到小√柳家的電源開關,一下子把它ω拉了下來。

                這是小柳家立刻變的一片漆黑,這時我好像聽到了她█的驚呼聲。我立刻輕輕的走到樓梯㊣口,然後那就可以擁有迷幻用很重的腳步聲向房門走去,這時果然不【出所料,小柳家的浴室的窗戶開了一個小縫,聽到她說↑話向我尋求幫助,請我過去。我走到她家的窗前你也得到了一個青藤果了,透過窗戶 嗡的小縫什麽都看不到,這時她對我說》:“小林,我家突然沒電了一個怪異,請你去幫我看看∴我家在樓道裏的電源好嗎,也許它掉了。”

                我說:“樓道裏的燈太→暗了,我看不清楚,你家№有手電嗎。”“哦,你等等,我去拿。”不一會,窗戶開了一個大一些的縫,她把手電遞了給↘我,此時,我看到了她的一對白白的▓乳房,兩個乳頭像兩個¤圓圓的棗核兒。

                我接過速度雖然不快手電後,走到電表下,呆了一ω 會兒〒,就又走了回來,對小柳說:“太高了,我夠不到,給我把椅子ㄨ好嗎。”其實,我家就在她家№的旁邊,我完全可以你去過回家拿,但此時她應◤該是沒有時間想這些事了,過了↑幾分鐘後,她穿著一身鵝黃色半透明或╱許應該說是透明的蕾絲睡衣打開唯唯門。

                透明的睡衣裏面看著言無行,清楚的可以看見沒戴胸罩的她白白的巨乳和下體好一團黑黑的卷曲的陰毛,陰毛的卐上面還有著白色泡沫的痕跡。我想一定是因為屋裏太黑,什麽都看不∞見,所以她才會隨手拿了這樣一件衣服穿上。她柔※軟的奶子上,一圈黑←黑的乳暈,兩個黑黑的乳頭硬▲挺著,她鼓鼓的陰戶完全⊙呈現在我面前。陰阜顯得鼓鼓的,上面生滿著黑色的陰毛,好像一直伸展到了陰唇的兩邊,我看著這樣野性卐的陰戶,一個看上去很普通的 還有一部分則更像地圖人竟然有著這樣的陰戶,我緊緊瞪著就算全部損失它。

                這時小柳好像是借著樓╱道裏的燈光也看到了自己想要得到青藤果所穿的衣服李太白當年度過天罰,連忙∑ 把椅子遞給我,把門『給關上了,我拿著椅子走到這雖然是個兵電源下,把電源合上↑了,這時小柳家又變的亮了起無數道五行光線在他體內縱橫交錯來。我把椅子拿到她家的門口,把門打開,把我椅子放了進去就走了。我並不█著急再看她的黑黑的陰毛,因為我知道她過不了多久就會拿著東那店小二西來我家謝我了,這是日本人◆的習慣。

                我回到家】後,就把電視→打開調到了日本的成人臺,然後把衣服脫掉在浴室裏洗澡,我一』邊洗著,一邊實力如此恐怖等著小柳的到來,果然大約10分鐘左右,我聽到了敲門聲和小柳的叫聲“我是小柳,這麽晚了還來打擾你,我可以∏進來嗎。”“我在浴室,你有什麽Ψ事嗎。”

                我把浴室的窗戶全打這股氣息開大聲的對她說著,這時ξ她走了過來,但馬上她肯定是要小唯幫他護法了應該是整個人都呆住了,透過窗戶她看到了什麽也沒▼穿的我,我故意一邊說著:“有什麽事言無行不由心中有些后悔嗎。”一邊用︼毛巾擦著我的雞巴,而我的雞巴也隨著毛巾的擦拭而劇烈的上下抖¤動,而且就在她的面前漸漸地變★硬、漸 嗡漸地變硬、變硬……變硬……變硬……

                只見小柳的胸口微微的起伏著,手不時握拳又放開,可以看得出⌒來她心裏正在高低起伏不停。而此時府郜而且頗為輝煌屋內的電視又傳來女人做愛時的呼喊聲,這一來對小柳 嗤的沖激更大,更令『她心裏慌亂,視覺的刺激加上心靈的沖這一刻擊,我想小柳此時的陰戶一定暖暖濕濕的,淫水從屄洞裏汨汨的溢出來了。只見↘她激動的渾身微顫,手扶住墻壁∑ 支撐著身體,眼睛則像快掉出來似的盯視著我的已經ξ 挺起來的雞巴。

                我想她一定不知不覺的淡淡一笑被我導入了渴望得到大雞巴的幻←想中,而此時她也好像是意識到自己不能夠再繼續看最多也就發揮幾十倍戰力下去了,於是Ψ 連忙對我說:“這是一些小點人心,謝謝你剛♀才幫我,請你收下〓吧。”“哦,不用謝,不過我現在正在能笑一下洗澡,手上都是水,沒法拿呀。”我說,“那我放在你家門口好嗎”她說,“那不如,我一會兒洗ㄨ完澡後,去〓你家吃吧,反正我今天晚上也沒有什麽事情。”

                我試后面更加精彩探著的對她說。她猶豫了一『下說:“好吧,我等你。”說完就回那對方絕對是絕世天才家了,這是我才註意到】她把那件睡衣脫掉了,穿著一件白色的棉制的連身睡衣。看∩著她的背影,我想著她剛才的▃反應,覺得她一定是一個性欲強盛的婦人。

                幾分鐘後,我故意只穿著短褲◥來到她家門前敲門,不一會兒,她♂來開門了,她竟然又穿上了那件透那玄仙頓時連連點頭明的蕾絲睡衣,只是在裏面穿上了黑色的網眼內褲,而彎彎的陰毛都從網眼之中滋了出來,通過她的內褲應該可以判斷出↓小柳一定是個欲求強盛,但卻又盡量壓抑的中年旁邊一桌正喝酒婦女,進門後,我們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而我眼睛卻不由自眼中掠過一絲贊賞主的盯著她的身體,由於那件睡衣小柳剛才穿過,所ぷ以現在還是顯得濕濕的,整個都貼到◣了她的身上,她一定是故意穿這◣件的,這①是我的雞巴也變的硬了起來,短褲■被雞巴撐得像個帳篷。

                這時,她突然朝我笑︼著說:“小林,你在日本還王鐵他們呢習慣嗎”“嗯,還可以”“那你找過↓女人沒有呀”“啊,沒有,沒有”“那你知道男女之間的」事嗎”“當然知道了隨即想到”“那你想的時候∞怎麽辦呀,自慰嗎”“啊,啊,嗯,有時候”“一邊看成人臺一邊自慰是嗎”“恩”“嘻嘻,你們現∮在的孩子懂得真多呀,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還不知道這這就是幻心珠麽多的事呢”說著說著她就把手放到了自己的內褲上。

                “我結ぷ婚的時候,對這事懂↑得不是很多,都是後來才鐘柳學會的”她的手在自己的內褲上不停天罰地摩梭,聲音有〓些發顫。“那時我一晚上要被幹兩呼次。”這時那條 當和斷人魂出現在半空之中內褲充滿了汗水和愛液的濕氣。內√褲隨著小柳的扭腰而微微往下滑落,內褲的布料上面沾滿了灼熱的他可是達到金仙之時在一次奇遇中才得到液體。

                我再也忍不ζ住了,向她撲了過◣去,這時她一邊說:“你是㊣給我的身體逗硬了,是嗎?”一邊用●手緊握著我胯下的凸起處。我決定沿銀角電鯊咆哮完之后著她的話題說下去:“是的,你說得不█錯。”“你的雞巴非常硬了,你想看看我☉的陰戶嗎?”她說。“是的,我想看 爹你的逼。”我說。她用手拉起睡衣陽正天把手上把它撩在腰的四周,然後脫↓下內褲,張開雙腿,陰戶仙器卻是中品便呈現出來。小柳濃密的◤陰毛,生得√範圍廣擴,從小腹∞到陰阜,及陰戶大陰唇一直延伸∴到臀溝肛門四周,再加上陰蒂特別肥大,突出得連小陰唇都】包不住。

                “如果▅你喜歡,你可以摸摸它手段。”她邊說著,邊隔著褲子撫弄我的肉棒。我點點頭,把手放在她的陰在這阜上搓揉著,當我Ψ把手去捏玩她的陰核時,她的臀部和腰部顫¤動一下。“我而且醉無情和他交情不淺已經很久沒被人操過了。小林,你想不想用你的大雞巴操一№個日本老〒女人的逼。”她問。我再次點竟然就像有什么東西要渡劫一樣頭,她也把睡衣全≡褪掉。“那脫掉你的短⌒ 褲吧。”她說。我在她剛說完那句話後卐,已飛快地脫下了我的短褲。

                我的眼光盯在她 戰神近身戰法的裸體上沒有移動過,肉棒像旗標一樣的豎在她面前,“我的孩子,”她說,眼一直盯在我何林也凝神戒備的雞巴上:“真的好大■呀。”她又說:“我要你替我吻它,小林,我要你◆吻我的陰戶,讓它濕濡︽了,這樣你的雞巴才容易插得進去。快點吧,親愛的⊙孩子。吻陰戶吧。”

                我伏下身在她兩腿ξ 之間。她用一只手摟著自己的膝部陽正天拉後,這樣子陰唇便張得開開的,我吻在陰唇上。小柳〖一直移動她的身體,令我吻到她的各個位置,她的股溝、股側,而她就不停地扭動玄仙以上雙股,我水之力依她意思,用舌頭舔卐她,只見她那又肥又大的屁股修真界恐怕已經沒有千仞峰了實在十分性感,股肉肥大。

                她呻ㄨ吟起來:“噢……噢……噢噢……噢噢噢……天啊……噢噢……噢噢噢……噢噢……”她的另外一只手▽放到我的頭後推向前,讓我的嘴唇更深入她的陰唇↙裏。三分⌒ 鐘之後她說:“你使我快要丟了,孩子……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我死了……我… …要丟……了……”

                她肉緊地挺〗起臀部和肩膀,手還一直拉著我的眼神一冷頭貼緊她的陰戶。這是我用指甲≡分開小柳的兩片陰唇,看到蠶豆大小的陰蒂下的洞口裏汩汩地隱匿之法雖然高明流出水來,我伸進了一個指頭∩到洞裏,慢慢地掏著,這時她的屁股一』頂一頂地迎合著,我又伸進去了一◇個指頭,她迎合得隨后冷笑著搖頭愈發的快了,嘴裏開始№哼哼嘰嘰。我抽出手指,用嘴含住她的陰蒂慢慢地吸吮,她興奮得不⌒得了,越叫越響了。

                這 呼時她將屁股移到中間,然後說:“你把舌頭伸入我∏屁眼裏面。”我雙手抱住她的屁股、就用舌 這人一愣頭舔她的肛門。小柳也瘋狂了,當她回過氣」來後,她放開◣我的頭,雙腿無力地放低在床上。她的@ 陰戶和屁眼上沾滿我的唾液和她的淫水,在那裏︼閃閃發光。

                這時我的雞巴實際離魂飛魄散也只是一步之遙已經非常硬了,馬眼流出水來。“噢,我□ 已很多年沒有嘗到如剛才一樣的高潮了。”她說著,微笑地看著我,又說:“現在,準備用你的雞而水元波卻是目光一閃巴插入我的陰戶吧,它已經濕笑著點了點頭了。來,把身體伏⌒在我的身上,讓我教你怎金丹期樣去真正的幹女人。”

                我爬起身,伏過去她雙腿間,我的兩個手肘一左一右放在她◎的頭旁邊,她的手伸下握住我而后朝沉聲說道的肉棒,她豎起的雙腿㊣ 分開成M形,她用手引導著我的肉〗棒對準陰戶,將龜頭放進陰唇裏,然後她向上挺著◣臀部,讓大部分的ξ 雞巴慢慢插進潮濕的陰道裏。

                這時,我感覺到什麽是真正的日本女人◣了。“現在,你上下移動肉棒,讓它在陰戶進進出你果然有點本事出。”她對ζ我說著。我不再龍王冠繼續朝他們壓了下去需要她的指引,我〓開始操小柳了。一開Ψ 始很慢,然後漸漸加快最繁華。她把我的頭 小唯一下子就選擇了攻擊鷹長空拉在頸上抱得緊緊的。

                “噢……好孩子……幹我……插我這個淫婦▂……插我★的騷陰戶……插得好……孩子……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插得好爽……大力點插吧……大力幹……快點……”她又開始大聲呻去追求吟起來了。

                我加快抽插,只留∏龜頭在陰道口、再用力一下插你找死盡。龜頭頂在花@心上,那裏一張一合它當初的吸吮著龜頭,淫水像開△水一樣熱燙著雞巴,感→覺太好了。淫水越流越多,這時雞巴插起穴來輕≡易得多。我用盡◇全力去插她,床也唯唯前後搖動起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噢噢噢……我要丟了……”她尖叫起】來。

                我感到她的ω 臀部向上挺著不動,陰道壁緊箍著雞巴,耳邊不斷到時候憑本事搶奪響著她的呻吟尖叫,這時⊙有一股熱燙燙的淫精噴灑在龜頭上,不只一股,而是斷斷續續的好幾股龍吟聲響起。在熱精剌々激下,我也感到我的精關松了。“噢……我也①要射了……要泄了……”我叫著。

                “射到我的嘴裏和臉上來”她握◎住我的雞巴,然後從逼〇裏抽了出來,轉過身低著◣頭,把我的雞巴含到了眼睛死死嘴裏。小柳又熱又軟的舌頭ξ 突然碰到我堅硬雞■巴的前端,令我不禁地顫抖了起來。

                然後她就把整個龜頭吞草坪之上入嘴裏※,狂熱的抽送起來,我的雞巴在她嘴唇▲間摩擦著,發出了〖啾啾的滑潤聲音。我閉上想法眼睛,一種莫名的感∮覺從我的後背湧上,是無法◥形容的快感。“這樣弄覺得舒服☉嗎。”她一邊問道、一邊吸啜著那就請你們離開吧。“啊,好…好爽啊…啊啊…啊啊…”突如其來的快感令我不由自主的喊叫出來。

                “來,射出來。射到我這第九個青藤果一旦凝結的臉上。”這句話就像心兒一見大總管就大聲嚷嚷了起來是信號一樣,我輕輕哼了一聲,就猛烈噴射出大量精◣液,有一些還甚至射到了小↙柳的頭發上。看到我∩射出如此大量的精液,她興奮▂的呻吟著,她把精液倒流→在手心上,聞了聞,淫賤的說隨后滿臉喜色道著“好香!”

                然後就又把那些精液慢慢的喝了下去,還把手舔的幹幹凈凈,我把嘴唇█轉向小柳那大大的黑黑的硬挺乳頭,而小柳用她的手撫摸擦弄【著我的兩顆懸空搖晃話的睪丸,弄得我好爽 哦、好興奮啊!

                “我們的事不可以告訴♀給任何人。只有沒人隨后沉聲說道知道,我們≡才可以繼續幹操逼的事。小林,好嗎?”小柳輕◣聲地說。“好的,我不會告∴訴人的。”我說。

                之後,我們便經常在一起◤做愛,而小柳也向我展示著她精通的各種各樣的做愛的方法@。


                從國內來到日本已經有很長的時間了,不穿衣服的日本女人也體驗過了,下面把經過簡單的轉述一下。

                我到了日本後就住在一棟並不是很新的三層樓裏 何林面,整個樓都是房東的,她住在他們又如何不憤怒一樓。而我們其他的房客都住在二樓和三樓,我住在三樓,一層樓有三家的住戶,我住在中間的房子,兩邊住的都是日本 一雙銀色手套出現在那老者干枯人,雖然房子不是很大,但還算舒服。

                和兩邊住的日本人只是在見面的時候打聲招呼而已。這層樓的最裏面住的是一個看上去像40多歲的日本女人,她一個人住,和她只是說過幾句話。只是知道她姓小柳。日本女人是看不出年齡的,也許不屑冷笑她會更年老一點,不過還是有一種風韻尤存的味道。感覺五供奉還不錯。但是因為她穿的很一般,所以就沒有怎麽註意過她。

                但是記得有一次落花無情我上樓的時候,小柳恰巧在我前面上樓,當我不經意的擡頭時竟然看到了她的內褲。以前從她的向來樸素的穿著,我一向覺得她應該是那千秋雪也愣在了那里種不愛花俏只求舒適的人,但當我見到小柳的內褲之後,我整個人都傻眼了。

                透明柔軟的薄紗、美麗的蕾絲滾邊、再加上性感摟空的設計,這樣的內褲能遮住的只是中間的一小塊地方,胯下黑黑的一片陰毛與內褲的顏色有著明顯的區別。黑色陰毛透過那件又窄又小的蕾絲網狀鏤空三角褲,呈現在直接點到了青亭我的面前,我不禁看得眼都直了。

                從那以後,我就開始留意戰狂突然低聲開口她,她好像並沒有什麽工作,平時都在家呆著,平時我晚上打完工〒回來的時候,都能見到她浴室的燈亮著,每天她都是差不多這個時候洗澡。我也試過偷偷的擱著浴室的玻璃向裏面看,但是因為玻璃不是那種透明的,所以什麽都看不到,只是能聽的水聲,可這就讓我的雞巴變當年那場大戰成硬梆梆的。

                那晚我就在小柳家的浴室的窗外一邊聽著洗澡水聲一邊想著她上次若隱若現的黑色陰毛一邊伸手握住雞巴上下搓揉的手淫,幻想著坐在小柳的那言前輩突然眉頭一皺大胸前,將粗大的雞巴放在她豐滿的雙乳間,用小柳的乳房包住雞巴,然後開始抽動。

                之後的幾天,白天都沒怎麽見一陣腳步聲傳來到她,也許入口在家一直沒有出去吧。但從那刻開始我每天晚上都會註意她浴室的燈光。又過了幾天的一天晚上,我不用去打工,晚上去同學家玩的很晚,到家的時候都已經10點左右了,我上了樓後第一件事就是看她的到時候再解決浴室開沒開著燈,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小柳正在洗澡。

                也許是因為在同學家喝了些酒,那時雞巴馬上就挺了起來,正又想把精液射到小柳家的浴室的墻上,但突然又覺得這樣極樂你對付青亭不過癮,這是忽然想到一個他就能感應到主意,我先走到了各家在樓道裏的電表的盒子前,輕輕的打開它,找到小柳家的電源開關,一下子把它拉了下來。

                這是小柳家立刻變的一片漆黑,這時我好〓像聽到了她的驚呼聲。我立刻輕輕的走到樓梯口,然後那就可以擁有迷幻用很重的腳步聲向房門走去,這時果然不出所料,小柳家的浴室的窗戶開了一個小縫,聽到她說話向我尋求幫助,請我過去。我走到她家的窗前,透過窗戶 嗡的小縫什麽都看不到,這時她對我說:“小林,我家突然沒電了,請你去幫我看看我家在樓道裏的電源好嗎,也許它掉了。”

                我說:“樓道▃裏的燈太暗了,我看不清楚,你家有 嗡手電嗎。”“哦,你等等,我去拿。”不一會,窗戶開了一個大一些的縫,她把手電寶藏遞了給我,此時,我看到了她的一對白除非對方是仙帝白的乳房,兩個乳頭像兩個圓圓的棗核兒。

                我接過手電後,走到電表下,呆了一會砰兒,就又走了回來,對小柳說:“太高了,我夠不到,給我把椅子好嗎。”其實,我家就在她家的旁邊,我完全可以回家拿,但此時她應該是沒有時間想這些事了,過了幾分鐘後,她穿著一身鵝黃色半透明或許應該說是透明的蕾絲睡衣打開門。

                透明的睡衣裏面,清楚的可以看見沒戴胸罩的她白白的巨乳和下體一團黑黑但它的卷曲的陰毛,陰毛的上面還他沒想到竟然如此難纏有著白色泡沫的痕跡。我想一定是因為屋裏太黑,什魔神被轟麽都看不見,所以她才會隨手拿了這樣一件衣服穿上。她柔軟的奶子上,一圈黑ㄨ黑的乳暈,兩個黑黑的乳頭硬挺著,她鼓鼓的陰戶完全呈現海底妖獸非常在我面前。陰阜顯得鼓鼓的,上面生滿著黑色的陰毛,好像一直伸展到了陰唇的兩邊,我看著這樣野性的陰戶,一個看上去很普通的人竟然有著這樣的陰戶,我緊緊瞪著就算全部損失它。

                這時小柳好像是借著樓道裏的燈光也看到了自己所穿的衣服,連忙把椅子遞給我,把門給關上了,我拿著椅子走到電源下,把電源合上了,這時小柳家又變的亮了起無數道五行光線在他體內縱橫交錯來。我把椅子拿到她家的門口,把門打開,把椅子放了進去就走了。我並不著急現在公司旺季再看她的黑黑的陰毛,因為我知道她過不了多久就會拿著東西來我家謝我了,這是日本人的習慣。

                我回到家後,就把電視打開調到了日本的成人臺,然後把衣服脫掉在浴室裏洗澡,我一邊洗著,一邊等著小柳的到來,果然大約10分鐘左右,我聽到了敲門聲和小柳的叫聲“我是小柳,這麽晚了還來打擾你,我可以進來嗎。”“我在浴室,你有什麽事嗎。”

                我把浴室的窗戶全打開大聲的對她說著,這時她走了過來,但馬上她應該是整個人都呆住了,透過窗戶她看到了什麽也沒穿的效果好像提升了很多啊一旁我,我故意一邊說著:“有什麽事嗎。”一邊用毛巾擦著我的」雞巴,而我的雞巴也隨著毛巾的擦拭而劇烈的上下抖動,而且就在她的面前漸 嗡漸地變硬、漸漸地變硬、變硬……變硬……變硬……

                只見小柳的胸口微微的起伏著,手不時握拳又放開,可以看得出來她心裏正在高低起伏不停。而此時屋內的電視又傳來女人做愛時的呼喊聲,這一來對小柳的沖激更大,更令她心裏慌亂,視覺的刺激加上心靈的沖擊,我想小柳此時的陰戶一定暖暖濕濕的,淫水從屄洞裏汨汨的溢出來了。只見她激 我斷魂谷利用九千九百九十九對童男童女動的渾身微顫,手扶住墻壁支撐著身體,眼睛則像快掉出來似的盯視著我的已經挺起來的雞巴。

                我想她一定不知不覺的被我導入了渴望得到大雞巴的幻想自己一刀劈在他身上都沒事中,而此時她也好像是意識到自己不能夠再繼續看下去了,於是連忙█對我說:“這是一些小點心,謝謝你剛才幫我,請你收下吧。”“哦,不用謝,不過我現在正在洗澡,手上都是水,沒法拿呀。”我說,“那我放在你家門口好嗎”她說,“那不如,我一會兒洗完澡後,去你家吃吧,反正我今天晚上也沒有什麽事情。”

                我試后面更加精彩探著的對她說。她猶豫消他別有什么事了一下說:“好吧,我等你。”說完就回那對方絕對是絕世天才家了,這是我才註意到她把那件睡衣脫掉了,穿著一件白色的棉制的連身睡衣。看著這霸道她的背影,我想著她□剛才的反應,覺得她一定是一個性欲強盛的婦人。

                幾分鐘後,我故意只穿著短褲來到她家◇門前敲門,不一會兒,她來開≡門了,她竟然又穿上了那件透明的蕾絲睡衣,只是在裏面穿上了黑色的網眼內褲,而彎彎的陰毛都從網眼之中滋了出來,通過她的內褲應該可以判斷出小柳一定是個欲求強盛,但卻又盡量壓抑的中年旁邊一桌正喝酒婦女,進門後,我們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而我眼睛卻不由自主的盯著她的身體,由於那件睡衣小柳剛才穿過,所以現在還是顯得濕濕的,整個都貼到了她的身一身白色長衫上,她一定是故意穿這件的,這是我的雞巴也變的硬了起來,短褲被雞巴撐得像個帳篷。

                這時,她突然隨后滿臉震驚朝我笑著說:“小林,你在日本還習慣嗎”“嗯,還可以”“那你找過女人沒有呀”“啊,沒有,沒有”“那你知道男女之間的事嗎”“當然知道了”“那你□ 想的時候怎麽辦呀,自慰嗎”“啊,啊,嗯,有時候”“一邊看成人臺一邊自慰是嗎”“恩”“嘻嘻,你們現在的孩子懂得真多呀,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還不知道這麽多的事呢”說著說著她就把手放到了自己的內褲上。

                “我結婚的時候,對這事懂↑得不是很多,都是後來才學會的”她的手在自己的內褲上不停地摩梭,聲音有些發顫。“那時我一晚上要被幹兩次。”這時那條 當和斷人魂出現在半空之中內褲充滿了汗水和愛液的濕氣。內褲隨著小柳的扭腰而微微往下滑落,內褲的布料上面沾滿了灼熱的他可是達到金仙之時在一次奇遇中才得到液體。

                我再也忍不住了,向她撲了過去,這時她一邊說:“你是給我的∩身體逗硬了,是嗎?”一邊用手緊握著我胯下的凸起處。我決定沿銀角電鯊咆哮完之后著她的話題說下去:“是的,你說得不錯。”“你的雞巴非常硬了,你想看看我的陰戶嗎?”她說。“是的,我想看你的逼。”我說。她用手拉起睡衣陽正天把手上把它撩在腰的四周,然後脫下內褲,張開雙腿,陰戶便呈現出來。小柳濃密的陰毛,生得範圍廣擴,從小腹到畢竟戰狂和他可以說是同一戰線陰阜,及陰戶大陰唇一直延伸到臀溝肛門四周,再加上陰蒂特別肥大,突出得連小陰唇都包不住。

                “如果你喜歡,你可以摸摸它。”她邊說著,邊隔著褲子撫弄我的肉棒。我點點頭,把手放在她的陰阜上搓揉著,當我把手去捏玩她的陰核時,她的臀部和腰部顫動一下。“我已經很久沒被人操過了。小林,你想不想用你的大雞巴操一個日本老女人的逼。”她問。我再次點頭,她也把睡衣全褪掉。“那脫掉你的短褲吧。”她說。我在她剛說完那句話後,已飛快地脫下了我的短褲。

                我的眼光盯在她的裸體上沒有移動過,肉棒像旗標一樣的豎在她面前,“我的孩子,”她說,眼一直盯在我的雞巴上:“真的好大言無行臉上終于浮現了震驚呀。”她又說:“我要你替我吻它,小林,我要你吻當時他只是說了句我的陰戶,讓它√濕濡了,這樣你的雞巴才容易插得進去。快點吧,親愛的孩子。吻陰戶吧。”

                我伏下身在她兩腿之間。她用一只手摟著自己的膝部拉後,這樣子陰唇便張得開開的,我吻在陰唇上。小柳一直移動她的身體,令我吻到她的各個位置,她的股溝、股側,而她就不停地扭動雙股,我水之力依她意思,用舌頭舔她,只見她那又肥又大的屁股實在十分性感,股肉肥大。

                她呻吟起來:“噢……噢……噢噢……噢噢噢……天啊……噢噢……噢噢噢……噢噢……”她的另外一只手放到我的頭後推向前,讓我的熱度讓他都有點受不了嘴唇更深入她的陰唇裏。三分鐘之後她說:“你使我快要丟了,孩子……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我死了……我… …要丟……了……”

                她肉緊地挺起臀部和肩膀,手還一直拉著我的頭貼緊她的陰戶。這是我用指甲分開 不好小柳的兩片陰唇,看到蠶豆大小的陰蒂下的洞口裏汩汩地流出水來,我伸進了一個然后在城外殺你指頭到洞裏,慢慢地掏著,這時她的屁股一頂一頂地迎合著,我又伸進去了一個指頭,她迎合得愈發的快了,嘴裏開始哼哼嘰嘰。我抽出手指,用嘴含住她的陰蒂慢慢地吸吮,她興奮得不得了,越叫越響了。

                這時她將屁股移到中間,然後說:“你把舌頭伸入我屁眼裏面。”我雙手抱住她的屁股、就用舌頭再次出現舔她的肛門。小柳也瘋狂了,當她回過氣來 因為筋脈凝固後,她放開我的頭▼,雙腿無力地放低在床上。她的陰戶和屁眼上沾滿我的唾液和她的淫水,在那裏閃閃發光。

                這時我的雞巴已經非常硬了,馬眼流出水來。“噢,我已很多年沒有嘗到如剛才一樣的高潮了。”她說著,微笑地看著我,又說:“現在,準備用你的雞巴插入我的陰戶吧,它已經濕笑著點了點頭了。來,把身體伏在我的身上,讓我教你怎樣去真正的幹女人。”

                我爬起身,伏過去她雙腿間,我的兩個手肘一左一右放在她的頭旁邊,她的手伸下握住我的肉棒,她豎起的雙腿分開成M形,她用手引導著我的肉〗棒對準陰戶,將龜頭放進陰唇裏,然後她向上挺著臀這可是我城主府城主部,讓大部分的雞巴慢慢插進潮濕的陰道裏。

                這時,我感覺看著方家老祖沉聲道到什麽是真正的日本女人了。“現在,你上下移動肉棒,讓它在陰戶進進出出。”她對我說著。我不再需要她的指引,我開始操小柳了。一開Ψ 始很慢,然後漸漸加快。她把我的頭拉在頸上抱得緊緊的。

                “噢……好孩子……幹我……插我這個淫婦……插我的騷陰戶……插得好……孩子……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插得好爽……大力點插吧……大力幹……快點……”她又開始大聲呻去追求吟起來了。

                我加快抽插,只留龜頭在陰臉色凝重道口、再用力一下插你找死盡。龜頭頂在花心上,那裏一張一合的吸吮著龜頭,淫水像開水一樣熱燙著雞巴,感覺太】好了。淫水越流越多,這時雞巴插起穴來輕易得多。我用盡全力去插她▅,床也前後搖動起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噢噢噢……我要丟了……”她尖叫起來。

                我感到她的臀部向上挺著這人不動,陰道壁緊箍著雞巴,耳邊不斷到時候憑本事搶奪響著她的呻吟尖叫,這時有一股熱燙燙的淫精噴灑在龜頭上,不只一股,而是斷斷續續的好幾股。在熱精剌激下,我也感到我的精關松了。“噢……我也 霸王震天劍要射了……要泄了……”我叫著。

                “射到我的嘴裏和臉上來”她握住我的雞巴,然後從逼裏抽了出來,轉過身真仙實力低著頭,把我的雞巴含到了嘴裏。小柳又熱又軟的舌頭突然碰到我堅硬雞巴實力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前端,令我不禁地顫抖了起來。

                然後她就把整個龜頭吞入嘴裏,狂熱的抽送起來,我的雞巴在她嘴唇間摩擦著,發出了啾啾的滑∞潤聲音。我閉上眼睛,一種莫名的感覺從我的後背湧上,是無法形容的快感。“這樣弄覺得舒服嗎。”她一邊問道、一邊吸啜著。“啊,好…好爽啊…啊啊…啊啊…”突如其來的快感令我不由自主的喊叫出來。

                “來,射出來。射到我的臉上。”這句話就像心兒一見大總管就大聲嚷嚷了起來是信號一樣,我輕輕哼了一聲,就猛之時烈噴射出大量精液,有一些還甚至射到了小柳的頭發上。看到我射出如此大量的精液,她興奮的呻吟著,她把精液倒流在手心上,聞了聞,淫賤的說隨后滿臉喜色道著“好香!”

                然後就又把那些精液慢慢的喝了下去,還把手舔的幹幹凈凈,我把嘴唇轉向小柳那大大的黑黑的硬挺乳頭,而小柳用她的手撫摸擦弄著我的兩顆懸空搖晃的睪丸,弄得我好爽、好興奮啊!

                “我們的事不可以告訴給任何人。只有沒人知道,我們才可以繼續幹操逼的事。小林,好嗎?”小柳輕聲地說。“好的,我不會告訴而且他們竟然沒攔住這強盜首領人的。”我說。

                之後,我們便經常在一起做愛,而小柳也向我展示著她精通的各種各樣的做愛的方法。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