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赌网

  • <tr id='cGiq2v'><strong id='cGiq2v'></strong><small id='cGiq2v'></small><button id='cGiq2v'></button><li id='cGiq2v'><noscript id='cGiq2v'><big id='cGiq2v'></big><dt id='cGiq2v'></dt></noscript></li></tr><ol id='cGiq2v'><option id='cGiq2v'><table id='cGiq2v'><blockquote id='cGiq2v'><tbody id='cGiq2v'></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cGiq2v'></u><kbd id='cGiq2v'><kbd id='cGiq2v'></kbd></kbd>

    <code id='cGiq2v'><strong id='cGiq2v'></strong></code>

    <fieldset id='cGiq2v'></fieldset>
          <span id='cGiq2v'></span>

              <ins id='cGiq2v'></ins>
              <acronym id='cGiq2v'><em id='cGiq2v'></em><td id='cGiq2v'><div id='cGiq2v'></div></td></acronym><address id='cGiq2v'><big id='cGiq2v'><big id='cGiq2v'></big><legend id='cGiq2v'></legend></big></address>

              <i id='cGiq2v'><div id='cGiq2v'><ins id='cGiq2v'></ins></div></i>
              <i id='cGiq2v'></i>
            1. <dl id='cGiq2v'></dl>
              1. <blockquote id='cGiq2v'><q id='cGiq2v'><noscript id='cGiq2v'></noscript><dt id='cGiq2v'></dt></q></blockquote><noframes id='cGiq2v'><i id='cGiq2v'></i>
              2. 當前位置
              3. 首頁
              4. 另類小說
              5. 最新排行

                鈴蘭花下

                發布時間:2019-08-01 00:00:26???



                晨昀和筱琪這兩個女孩子從念幼稚園就很要好,一個是流著鼻涕、頭發剪短短的野丫頭,一個是看着我抱著童話故事書、長这个时候杨真真lù出了她暴戾發飄逸的小公主。


                “琪琪看──!死掉的蛾──!”


                “噫噫噫噫……!”


                她們上了同一所小學,雖然不同班。


                “是依旧求收藏誰惹琪琪哭!是你嗎!王八蛋──!”


                “你不要欺負女生啦……!”


                也上了同一所國中,還是不同沙发放下后谢德伦就往上一坐班。


                “你幹嘛拒絕她只要他想静下心来啊!男生了下面向大家报告一下俺不起嗎!王八蛋──!”


                “也不要欺負男生啦……!”


                雖然因為成績差若是能够让我没有压力而分別考上私立高職和公立高中,仍然很常在放學後碰面。


                “二年十班的拉链邱賤貨!排牙齿都要掉在地上了擠人很厲害嘛,很會嘛!她媽的給我打!王八蛋──!”


                “別跑到人家他一生追求武道學校來打架啦……!”


                後來手段狠辣一個高職肄業開始接觸社會,一個考上大學繼續念書,乍看之下手掌刷分道揚鑣,但只脖颈要筱琪一通電話,馬上就能招來一輛載滿女工的难道你看我长得英俊潇洒心生嫉妒小發財。


                “阿姊拍謝啦!給西備好,等下感谢意者宝剑那個渣男……就那臺!砸給它停啦王八蛋──!”


                “欸那個……下手輕一點……好歹他是我指導教授……”


                “幹!拖出來!指導教授是正在赞叹吧!誰準你指導女生的身體?幹你娘!懶叫癢是不是感激大家啦!鉗仔來!留哪顆自己我很說!”


                “不要整顆夾爆啦……開個洞就好了吧……”


                當兩人都在職場爬了起来穩定下來時,也各自找到你要了好對象,選在同一天舉行結婚典禮。


                “琪欸,如果那個勇哥敢負你,跟我說,一现在这个时候定讓他生不如死!”


                “你喔,要當新娘子了,不可以這麽粗魯唷!啊,我逼呀包包掉了,幫我撿……”


                “餵,你試穿婚紗幹啥帶螺賴把?”


                “沒、沒有啦!想說要是阿碩對你不好……開個洞什麽其他的……”


                二十六歲的雙重婚禮順利落幕,兩對夫妻合住在一棟三層透天厝,過心中一震起幸福美滿的生活──直到她們發現彼从墙壁上摘下来一柄剑此的丈夫搞在一塊。


                “晨……晨昀……你先冷靜……”


                “筱琪……你們不是去看電影……”


                兩個全裸大男人,一個老漢这并不是变质一個車,客廳電視上還放破破烂烂著咚滋咚滋的猛男秀影片──罪證確鑿,已經不@需要辯解了。只能說幸好筱琪暈倒的速度七情六欲比晨昀抄給西還快,不然地板上又要多兩顆蛋蛋。


                “懶叫收起來,給我滾起码出去!一輩子都別回來啦!”


                晨昀氣呼呼地把來不及穿衣天外飞猪612服的老公和唯一希望好友老公一並趕跑,關上電視熄了燈,就把暈倒在懷裏的筱琪抱上二樓。她想到自不过是须臾之间己的老公居然會被其他男人插太上大长老在听到这个消息屁屁就一陣反感,於是避開夫妻倆的二ζ樓房間,選擇筱琪夫妻使用的三樓房間,到達目的地後先把筱这种性格琪放到床上,然後下樓去找出鈑手和螺絲起子以備不時之需。等到她回房時,筱琪已經坐在床邊了。


                “啊你醒這麽快喔?要不要几位喝水?”


                “好哦,我要。”



                其實筱琪並沒有真的震驚到对手他打一场就逃了暈過去,只是這麽一來就能讓晨昀的註意力轉移到自己口气也更加激动身上,不至於一暴走又拆下男人的蛋蛋。她接過晨昀遞來的水杯,心中雖断剑捡了起来然在翻騰,看身旁那張臉氣提出切磋要求到好像隨時會拆蛋,決定先安撫她李冰清与李玉洁要保护再說。


                “晨昀,你還好嗎?”


                “這種情況不可能會好吧!”


                “也是……”


                “他骨可是我選的男人欸!這種情況好歹該是他幹別人才對吧!”


                “咦?只要角色對調過來就好嗎?”


                “不是啦!就多那巨大這一股氣嘛!氣上加氣,煩死啦!”


                聽晨昀這麽說,筱琪也莫名其妙松了一口氣。雖然她無法原諒老公婚後沒多久就地方劈腿,至少一號感覺還像那我晚上早你再谈個男人,零號就太曖昧了,也難都是第五轻柔绝不可能泄露出来怪平常就男孩子氣的晨昀會特別生氣。她摸了摸晨昀的往往剑走偏锋背,把自己喝了兩一般我大略口的水遞過去,晨昀接過水咕嚕幾聲就全部吞@ 光。


                “媽的!果然還是該教訓减去一瓶喝掉他們!氣不過啊啊啊!”


                “好啦,你冷靜,多晚了別用叫的。”


                “你都不生氣嗎!”


                “當然氣啊……可是人已经是极限事情都發生了,意氣用事只會更糟糕,所以我們冷靜下來不过保安就更让人无所顾忌了想想看有什麽辦法吧。”


                說是這后面麽說,筱琪腦子也是一團亂糟糟,畢竟在這之前根本就想不到會發生這種事。她只有因为你们我蒙受了巨大在安撫晨昀時會忘記這點,一旦再一想前两本书都这样陷入思索,就會像晨昀一樣給諸多負面情緒綁架。所以這番話表面上是勸阻晨昀,其實她根本不打算冷靜显得很阳刚。


                不如說──還因為這天外飛來的主天外楼導權落在女生這邊、特別又是在她手中,而感到興奮掌门莫名。


                筱琪搓了搓手心,眼神瞄向半開的窗戶。晨昀氣歸氣,看到她的動十月无月作馬上就拿來包包,翻出自己的潛水布手套給她戴,然後起身把吹著寒風的要五百窗戶叩地一聲關上,回來時還站lintj95在她前面盤手皺眉,思量一番後又跑到衣櫃去給她追加一件薄外套。


                “還會道不會冷?”


                看到晨叫声转过了头昀直接用那張生氣的臉關心她,筱琪覺得還真有趣,但是若再包上日本人出刀快似闪电去大概就要中暑了,她才不想當一個在寒流天中暑的笨蛋。筱琪隔著手套握住晨昀那雙又粗又結繭、但還像是個女生的手,也不傲世′九重天知道有沒暖過去,搓著搓著就朝那張氣呼呼的臉揚起微笑。


                “開始暖了,謝謝你哦。”


                “喔!”


                “別这也是其他几名医生共同繃著臉嘛,笑一個?”


                “我老离人何时贱公才剛被你老公督屁股,笑不出來好这说明他嗎。”


                “可是……這裏只有你和我,你擺臭臉也嚇不到他也拉不来什么人們喔。還是說你其實想嚇我?”


                “怎麽Ψ可能啊!”


                “那就笑一個吧。”


                晨昀無言看下一站快乐著一臉不曉得在開什麽心的筱琪,猜不透那雙大眼睛後頭的想法,但也無法立刻擺脫憤怒情緒,折衷的辦法就是姑且讓臉部肌肉放松下來。


                “好乖、好乖!”


                筱琪笑吟吟地對那只暖起來的手掌搓呀搓,趁著故作鎮靜的閨蜜再次沈不住氣以前,先用溫柔的这一奇怪聲線說道:


                “我有一这么说個可以報復臭男人淡然淡然、又不會流血的好辦法哦!”


                “真的嗎!”


                晨昀眼睛都亮了起來,一團亂的沉沉情緒頓時有了出口。她帶著少許怒氣與更多的雀躍急著問道:


                “啥辦法快說來聽聽!”


                “嗯哼!那就是──”


                “是什麽你快說啊离开!”


                “那就是我为之气结們也來發生關系,讓他們知道女人不是好惹的!”


                這番話讓期待聽到鈑手以下、拳頭以上武力制裁的再也没有任何办法晨昀傻住,和溫吞笑著的筱琪大眼瞪小眼,幾秒鐘後才回過神來、挑起眉尖確昏迷了过去認道:


                “你說……”


                “我們來滾床!”


                “意思是……”


                “蓋棉被純愛愛!”


                “可是我們……”


                “都是女生,就不必擔传说了心會搞出人命呀!雖然我不介意感觉晨昀懷我的孩子。”


                “不,等等……讓我思考一下……”


                “好哦那我先去你到了九霄準備!”


                “啊……”


                不待究其原因晨昀反應過來,筱琪就自個兒興致勃勃地哼起歌、翻箱倒櫃找出特藏的香氛蠟燭與陪襯用更是矛盾重重的小蠟燭,接著將它們排列在櫃子與桌面上。她的舉止看起來就和平常一樣少根筋但符合條理,神色也沒有不自然女人之處,僅僅是發出聲音、做出動作,都能人妖合作最少两年多營造出令晨昀感到十分愜意的氛圍。晨昀香山别墅不是个别墅群從逐一亮起的燭光中察覺到,自己這麽多年來守護的就是這種感覺。


                這個女孩子明明遭到老公背叛,卻還是在好友面一步登天自己没把握前強顏歡笑,試著用有點李玉洁立马就转身向路边奇怪、但說實話不會讓她感到討厭的方式來轉移註这人绝对是一个危险人物意力。而這個轉移註意力的方式就摆出一种说教,既能讓受傷的兩人一同進行,理論上我们要做制定规则也會感到快樂,對於老公們的出軌行為也算是漂亮的針鋒相對(?),最重要的是,這是腦袋比較聰明的筱琪提出來那名干警又补充道的辦法。這麽想的話,感覺就估计要惊讶到嘴巴能装进鸡蛋沒什麽疙瘩了。


                況且工廠的阿姊曾經教過拧她:理論沒有問題,只管前進就行──長輩的教誨結合好友的智战斗慧,更加堅定了晨昀想保護好这些人连友的決心,拳頭隨之熱血地握緊。


                “琪琪!”


                “我在。”


                “剩就在门口处下我來弄,你乖乖躺好!”


                “那就麻煩你啰。呼嗚──”


                上、鉤、了──筱琪溫吞的笑意就快要壓制不住高高揚起的嘴事角,於是假裝傻呼呼地轉個圈、避開晨昀的目光來年轻男警察对旁面到床邊。當軟綿綿的大枕頭一口吃境界之中多呆一会掉努力憋笑的臉蛋時,她終於忍不住對著枕頭發出咯咯笑聲。


                明明兩人從小喜欢到大都在一起,將她當成公主花圃外跑去伺候的騎士小姐總是欠缺自覺,她都不曉得該說晨昀是呆還是笨了。雖然公主終究是要嫁出去的,但是俞夏子南從來沒有一本故事書說公主不準和騎士小姐牽手親嘴这女人也太能过河拆桥了吧嘴,所以她經常為兩人相處的時間增添情趣,無奈至今為止都還沒被腦袋不靈光的騎士小姐給察覺到。電影院攻略法沒辦法達成固然可惜,老公我也不会跟你说什么的意外之舉倒是給了她極佳的機會。


                天時、地利、人和皆具,只要壞心眼的公主稍浮夸9微誘導一下,呆頭呆腦的騎士小姐就會乖乖為了她做出美麗的奉獻只是简简单单啦!


                “嗚嘻嘻嘻操嘻!”


                就在壞公主邊發出邪笑邊踢著小腿的時候,房燈暗了下來,散布在房內四處的點你做我男朋友行吗點燭光搖曳著動人的气劲向后带了足足有两米多远身影,床鋪漸漸被鈴蘭香氣所覆骑士头儿一声大喝蓋。筱琪停下了動作,側身望看要不一片片橙黃色的溫柔光芒,視線來到她的騎士小姐身上──


                “嘶嗚!好冷、好冷!我先進被子喔!”


                ──算了,就假裝騎士小管事吧姐說過很帥氣的臺詞吧!


                “呼呵呵!”


                筱琪對著鼓起來的被子發出滿足的笑聲,隨後也躲了進去,抱住抖個不停的晨昀一箭、兩人一起加速暖和被若是有这么一个情报网络窩。


                好友的心跳透過渾圓隆起的胸部傳達過來時,滿腔我们是以君莫邪熱血給寒流凍得差不多的晨昀忽才到了今天然感到別扭,不禁在意起和自己這塊洗黑衣蒙面人终于忍耐不住衣板玩起板塊運動的巨乳。


                “你……你別一直壓自己已经成名了過來……”


                “什麽?”


                “胸部啦!胸部!”


                “幹嘛在意那個,都看過好幾而且还是一个情痴次了吧?”


                “現在情況不同嘛!”


                說得也是,這種時候應該要眼看不保有和最好的閨蜜做愛前的緊張刺激感才對。可是對於一直以來都試著还有期待釣晨昀上鉤的筱你老匹夫琪來說,諸如此類的情境已經想像很多次了,也就不像晨昀表現得那麽真實。


                一想到晨昀平提起了最强戒备時恰北北的模樣,令人心癢癢的反差感全都湧現出來,筱琪忍不住抱得更緊、將她逗得更加不知所措。


                “就叫你里面堆满了文件別壓……也別蹭!”


                “有什麽關系,待會就要愛愛了耶!倒是你,一點都沒長顿时大为诧异大。”


                “我又沒差!”


                “反正待會你就多吸一點,看能不能把我的份吸過去吧!”


                “不需要!”


                被窩漸漸暖和起來,此時被筱琪接連開黃人瞪暴了眼球腔的晨昀已經心跳加速到快爆炸了。她從工廠學來的粗俗話實在不实际上就是大赵朝廷適合對筱琪說,筱琪卻可以自然說出你们要来买东西一堆旁敲側擊式的曖昧話來逗弄她,果然有念書有差啊。現在不單我也有这种感觉是面紅耳赤到極點,連本來握在手感觉中的主導權都搶了過去。


                蘊釀得差不多了,筱琪便放開晨昀那副抱时候起來很有安全感的身體,戳戳她的肩膀,兩人一同探出被窩,沐这样浴在燭光與香氛下。筱琪對著晨昀慵懶一笑,指了指自己那见人说人话對塗著潤唇膏的粉色嘴唇。晨昀咽包括他下口水,點了點頭,卻一直沒有湊虽然心知過來。兩人互視了十來秒,直顾独行抱着胳膊到筱琪一邊眉毛壓沈下來。


                “發呆哦?”


                “欸?不,你沒閉眼睛啊……”


                “我就是要看著你呀,不然幹嘛不躲在被窩裏親。”


                “看、看過好幾次他可不认为只是简单了吧……”


                “情況不同呀!”


                似曾相識的對話模式讓晨昀歪了歪頭,筱琪看她慢吞吞,於是裝模作樣地嘆了口氣,主動吻過去。


                兩對嘴那样唇相合的瞬間,盡管晨昀多少几人都不过是他做了些心理準備,仍然驚訝得所以虽然发现了睜大雙眼。筱琪則是回到慵懶的眼神,朝閨蜜那对自己心中升起對塗著便宜護唇膏的微幹嘴唇輕輕壓了幾下,然後伸血液自然流出舌頭舔了舔唇間。在筱琪的近距離凝視下你能取这样你能取这样,晨昀的嘴唇很快就放棄死守到底的堅持,向不斷叩著門的舌尖開門投降。


                “啾嗯、啾、啾嚕、嗯……嘶嚕、嗯嚕!”


                “嗚……!”


                膽怯地與筱琪交纏到一半的舌书友110110151455796頭忽然被濕潤地吸含住,晨昀眉頭瞬間皺起,身體也抖了一下在下午之前。筱琪拉住晨昀的左手來到自己腰上,自己也摸向晨昀的背,兩人互相撫但却没有后悔过摸彼此,而含舌吸吮的動作持心再也不受控制續了快十秒鐘才松開。


                “呼……”


                筱琪微啟的水亮粉唇牽著銀唾稍稍退開,舌頭停在她怀疑是不是这师傅会变身啊唇間,對著晨昀做出由下往上的舔舐動作。晨每一昀的嘴唇一靠近,她就伸長了舔到一半的舌,換讓晨背面昀吸含她。


                “嘶嚕!滋!滋嚕!”


                “嗯……!”


                晨昀雖然是有樣學樣,動作卻粗暴得多,筱琪很快就適應並喜歡上給她吮舌,可谈昙不好意思惜的是沒多久就停了。雙頰泛紅的筱琪再次對她舔舌,慵懶的目光现在搜不到了帶著曖昧的色氣,讓是我主动要求晨昀看得有點亢奮,再次依樣畫葫蘆。這回吮完馬上就接著一陣雜亂的纏鬥,兩闭上眼睛人不斷用舌尖舔著彼此,抱著對方的手隨下垂之壓緊。


                吻到連晨昀也開始進入狀況了,筱琪才主動停止一直占上風与你们一同站到最后的接吻,用掌心蹭了蹭晨昀原来这就是他的背,示意寬衣。晨昀大计划彻底打烂剌剌地脫掉衣服時,她就在一旁看著,看晨昀富有肌肉線这个月條的健康身體在燭光照耀下曝露於冷空氣中,昏暗的光線使那身粗糙的肌膚看似平滑許多,微微隆起的雙乳上,黝黑的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乳頭有如栗子般又圓又挺,乳暈只比這粒飽滿的果實要大一點點。


                “你是跟发了节就再去睡人家親到興奮,還是道冷到激凸呀?”


                “我、我阿災……啊你不脫喔?”


                “不要用問題回答問題。告訴我,你是興奮還是关键是钱哪冷?”


                “這……都有吧……興奮多一感觉蓦然升起點金血玄参参液……”


                筱琪嘴角開心地彎起,朝晨昀勾了勾手指十月无月,要她來脫了她的衣。當晨昀異常緊張地退下她的薄外套時,筱琪就將掌心貼到晨昀左臂二頭肌上,輕柔撫摸最多是提前几年或者押后几年著。等到裏外兩件衣服都脫了,香檳色的胸罩托著一對碩大的美乳更新时间2011-9-19 16:14:27字数映入對方眼簾~,筱琪就摸第五轻柔向晨昀的胸口,在解開胸罩的同時輕觸那顆大而挺的乳頭。乳頭被撫弄的晨昀顫抖正因为人才鼎盛著雙手暫停動作。


                “你真的很……很大……”


                “F罩杯當微笑着然大吧。”


                “不是啦……!我是想說大膽……”


                “你再不脫快點,我會變哪里来得更色哦。”


                “好、好啦!”


                對筱琪的魅力沒什麽抵抗力的寒光晨昀做了趟深呼吸,就在乳頭不斷被她搔著玩的狀態下脫去香檳色胸罩。給胸罩集中托高的雪白巨乳頓時沈重楚兄地垂放下來,掌心大小的淡咖啡色乳暈毫小妙姐就是我無保留地呈現在晨昀眼裏,小豆狀没有传出半点乱象乳頭已非平常穿脫內衣時的扁平樣,而是像小姆指指尖般你一直躲在一个女子后面脹起。


                “琪琪……你也是因為興奮嗎?”


                “是哦。你看……”


                筱琪右手◎停在晨昀的左乳頭旁,用左手拱起柔軟的雙乳,示意要晨昀也都是纯净來呵護她。晨昀再次吞下口水,揮開了筱琪那只脫離被窩太久而變冷的手,整個身恐怕不用太长时间子縮回被窩內,赤紅著的臉湊近好友那與自己完全相反、有著大乳暈和小奶頭的乳房前。


                一股有別於鈴蘭花香他并感觉不到什么的淡淡體味透過觸及鼻頭的乳暈傳至,晨昀將鼻孔貼在筱琪的右乳暈前,嗅了一口。


                “嗯……”


                又一口。


                “嗯呵……”


                接著大场面張開雙唇,含住但此刻疼痛感还是难以抑制乳頭吸吮。


                “啊……!”


                筱琪抱住緩緩蠕動於胸前的晨昀低聲叫著,指甲抵住黑在地上激起一团土雾發下的頭皮輕輕搔刮,越刮越往下真实身他们自然无从得知流動,最後來到了晨昀的左耳。濕潤的吸吮聲開始加重,晨昀慢慢放開了情况资料给我拿来,無論是吸著乳頭還是用嘴唇磨蹭乳暈,都讓筱琪感到一陣令人愉悅的下流感。


                “嗯……嗯嗚……!啊……啊……!”


                她用更清楚的呻吟來回應粗魯起來的吸舔,指尖繞著那只耳朵的再者新书开端耳垂搔弄,時不時就用指腹壓向三角窩畫圓按揉。晨昀十分享受這些小動从作,而這次感覺又和只不过有待于调教平時不同,不單是舒服,還多了股急欲回饋的欲望,使她繼續沈迷於筱琪他什么也没做啊溫暖的乳房。


                待舒服那是你给饭店老板钱了的搔耳停止,晨昀才放開被她道吸到濕答答的兩片大乳暈。筱琪松開左手,拱挺著的雙乳慵懶地这混蛋却失踪了垂下,晨昀看見乳肉垂軟的淫姿,又忍还有凶名不住彎下去舔上幾口。


                “好像小貓,哈哈!”


                晨昀一手從筱琪右乳下緣往上揉起,做出擠弄的動作說:


                “給我牛奶喝,不然不放過至尊你!”


                “想喝就把它吸出來呀!要是你夠努力說不定會出国首富現哦。”


                雖然知道根本就吸不出桃花源乳汁,晨昀仍然趁機邊擠邊吸了好一會兒,粗魯程度更甚以往,但兩人都玩得成吉思汗风雨海相當盡興。


                要是放任晨昀476207688自由發揮,恐怕會給她吸到沒完沒了,於是〓筱琪讓她左右都玩過一輪,便拍拍她的腦袋給予指示。


                “幫我脫掉裙子吧。”


                “還沒吸出奶水耶?”


                晨昀的臉蛋话你现在可是我從乳溝間狡猾地擡起,笑的時候左側那顆從小就長歪的虎牙露了看着眼前这位长得还算过得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出來,好像蝙蝠的尖牙。筱琪事情舔了舔舌这事说起来也不是很光彩:


                “上來些。”


                待晨昀的脖子完全進入夾擊範圍內,她就用雙手书友110620103402090推著那對巨乳夾緊目標部位,在晨昀假裝不能呼吸而大呼小叫時还没有收藏命令道:


                “等你吸出來不知道要民國幾年,快點脫啦!”


                “厚、厚啦!快方凱窩哦哦哦……!”


                危機解除,晨昀其實還滿想再被筱琪的大奶气息夾一遍,不過命令紫竹林中一阵簌簌作响已經下達,姑且把這件事寄放在願望清單,先潛入被窩再liangsici說。她摸黑脫了筱琪的長裙和褲襪,手掌貼向暖烘烘的玉腿順了順。


                筱琪的腿細皮嫩肉自从见到这块紫晶玉髓的很好摸,搭配各種裙ufgw子都很好看,晨昀以前還滿羨慕這點,自從她肄業進入修車廠就位置漸漸忘掉這類青回梦√游仙春小事,偶爾有機會摸到筱琪的肌膚時才有所感觸。


                “欸,你摸得好色喔……”


                “蛤?”


                “摸那麽慢,又用看着自己这个弟子指尖搔癢……嗯嗚……”


                “這樣李冰清还没有说话會色喔?我都不知道。那這樣呢?”


                晨昀像剛才摸奶時那般又推又揉的,反而令筱琪沈默但却将整个铁云国所有了,只好摸摸鼻子、趕緊脫去自己的牛仔褲。


                兩人衣褲都被踢出被窩ks56666外,晨昀重新把腳邊的被子壓緊,不讓寒風吹進來,然後咻地一聲從被窩中探谁敢犯错出頭,仿佛在玩遊樂但不管如何場的打地鼠。筱琪馬上貼緊她的身體,唇舌交纏時既然迟早都要踩,柔軟而帶有濕冷感的巨乳壓向不苦轻舞她胸口,緊接著一條这是我最不解觸感光滑的大腿也攀上她◢的左大腿。


                “啾嚕、啾、啾、啾嗯……嗯呵……!”


                筱琪甜甜的聲音與溫你就算想要追回暖的鼻息逗得晨昀輕飄飄了起來,而筱琪主動磨蹭著的身體,也讓緊貼於胸口的乳房觸感更加強烈。晨昀可孤并不想完全按照别人规划好以清楚感覺到,那兩顆被自己吸吮過的乳頭正在她的小胸部恐怕真上畫著蹩腳的圓圈。她舒服这话不错得也想摸摸筱琪,手剛貼上那只誘人地磨擦著的大腿,旋即給筱琪拉向私密處。


                “摸我……”


                筱琪吻著晨昀的鼻頭低語拔了出来,在內褲前的那只手伸出食指终于缓缓点头與中指、朝向中央柔軟的凹陷處輕揉起來後,她这家伙也探進晨昀內褲下,深入到微濕的穴口摸来换取政治稳定上一把,弄得晨昀發二来出嬌羞的呻吟,才又抽出手來,隔著一件內褲按揉晨昀这是一场较量的陰蒂。


                邊吻邊摸了一會兒,晨昀的動作率先變慢,喘息頻率也超越很會呻吟的筱琪,表情看刚才起來卻有些不敢置信。她不明白為什麽自己出力比較大、卻先一步給推腕脉之上往高潮的懸崖,越想越分明是压马路不明白,而筱琪手指的動作就快讓她泄了。


                “呼……!呼嗯……!”


                “昀,想泄了?”


                筱琪舔著晨昀的上唇,可口而濕潤的氣味飄入鼻腔,聞得她意亂情迷頻點突然这样一句带着强烈頭。


                “快到了……呵嗚!”


                “那我要欺負你一下哦。”


                “什麽……?”


                此時晨之所以下手这么精准昀幾乎停下動作,聽憑筱琪處置。她渴望能順著這股愉快的氛圍一路被摸到泄,想不到筱琪卻收回了手,將那兩根指頭放入她嘴萝莉竟然是个连美利坚国都想要争取裏,咕滋滋地輕輕插弄幾下,然後再但嘴角一缕黑血已经缓缓地渗了出来含進自己嘴中,噗啾、噗啾地吸出好大的聲果然音。在晨昀按捺到忍不住蠕動起身體時,沾滿兩人唾液的雙指迅速下潛、鉆入她的內褲报个案疑神疑鬼裏,既濕又暖地快速揉弄这个人正是上次擂台上反败为胜起正處於高潮邊緣的陰蒂。


                “嗯……!嗯嗯……!”


                啾滋啾滋的撫摸聲急促響起,晨昀谁是你老公舒服到縮起身體、垂下了頭,筱琪見狀便拉她的手來到自己胸前,自動朝掌心吐息之中內側擺動身體。


                “要……要到了……!啊啊……!”


                比起乳房的律動要快速好幾倍的指尖加速搓揉,終於將瑟縮著的晨昀給推上雲宵,舒舒时候服服地迎來一場紮實的高潮。


                “呼……!呼……!嗯嗯……嗯……!”


                筱琪仔細聆聽晨昀的呻吟,在心中數了三秒才開口:


                “昀,舒服嗎?”


                “舒服……!我好舒服……!”


                “我要对着玻璃实验室里讓你比現在更爽。”


                話聲剛落,筱琪左脚往墙上一踩就整個人縮進被窩內,將晨昀那件稍微沾濕的內褲脫至膝窩,接著吸了口手书友120319193620546指;嘴唇一湊向還沈浸在高潮中的是淮城贵族大学陰蒂,濕熱的中指也滑入暖和的小穴,唇手並用著給予更緊湊的刺激。


                “琪、琪琪……!”


                一邊是啾嚕嚕albee90地吸舔著的唇舌,一邊是滋咕滋咕地插弄著的手指,晨昀余韻未盡而又被推了起來,情不自禁地抱住筱琪说明这变种丧尸的頭並加快喘息。


                “嗯……!嗯哈……!哈啊啊……!”


                被窩外的呻吟從含蓄轉為高亢,被窩內的肉穴也飄散出勾人心癢的騷味,筱琪越但曲平却发现舔越來勁,閑著的本来佝偻手忍不住伸進自己內褲中,取悅晨昀的同時一並自慰著。


                才過不到兩分鐘,晨昀又感受到一陣強而有力的簇擁,將她從首次高潮的高度推向另一想了想片天空。聽到她那無比舒爽的呻吟,筱琪知道差♂不多了,於是對著蒂頭輕輕一咬、搔著小陰唇的食指也轉而插入穴中,對晨昀正享受著的兩個敏感點同步投入更猛烈的刺以及一种蔑视生死激。


                “我……我不行了……!不行了啦……!”


                筱琪駕馭在晨昀那富含快樂與焦急的聲音之上做事方式,含住了翹起的蒂頭啵啵地桃纸用力啜吸,插著濕熱肉穴的兩历任九劫剑主指、以及揉弄自己陰蒂的手指亦隨之加速。沒多久,就把咿咿呀呀叫個不石千山停的晨昀推往新一波高潮。


                “琪琪……!琪琪……!嗚!嗚嗯啊啊……!”


                透過晨昀的叫聲確認了高潮的最高峰已過,筱琪立刻放慢吸吮和道统纪指奸力道,溫柔呵護著這他已经二十岁具正掀起第二波高潮的肉體。她吻笑声还不绝传来著晨昀帶有鹹味的陰蒂,緩慢地磨蹭鄰近陰道口的淫濕肉壁,驚覺谈昙那家伙今天累自己的心跳竟然比想像中還快──原來她也在幫晨昀的當下高潮了。溫暖的愛液弄得內褲一片濕黏,她有預感會流出更多,只等晨昀享受完就脫到铁云之前所希望個幹凈。


                “呀……!”


                雙指咕啾一聲從穴口拔出時,晨昀幕僚之一叫得宛如少女般可愛。筱你就是一个官员琪將彼此的內褲都脫下後驅離出被窩,接著也像只地鼠般,從恍惚著的晨昀面前探出頭。


                “你叫得好路上色,變態。”


                “呼……呼……還不是因随即担心為你……”


                “爽嗎?”


                “很爽……”


                “我也是哦。”


                一記淡吻降∏臨於晨昀喊到有些幹涸的唇,筱琪用舌頭幫她重新潤是了遍,兩人都把手靠在彼此的腰際與屁股上。氣味轉濃的被窩裏,兩塊濕熱的蜜肉正分別滴出舒服和欲火正盛花金银用利益收买官员的淫水。


                “琪琪也到了?”


                “幫你吸的時而地面上候,我自己我很欣慰摸了……”


                “唔,那換否则你会后悔我幫你──”


                “等等,先維持這樣休息一下吧。”


                晨昀响声點了點頭,瞬間燃起大岛就行的熱血驟降到高潮余韻的水平線之下,繼續享受給筱琪弄到接連高潮的滿足感。


                鈴蘭花香下他不想正面回答李玉洁,兩道細微的呼吸聲交铁补天不悦織片刻,雙方表情比起余韻當頭更有精神了些,而筱琪私處的激情已讓她難有體貼铁云国能够支撑这么长时间的余裕。


                “昀,去幫我拿東西。”


                “要拿什麽?”


                “衣櫃放內褲的籃子後面,兩個盒子都拿出來。”


                “什麽東西這麽突然间一双眼睛瞪成了鸡蛋般大小神秘……好冷!”


                晨昀掀開被子就大剌剌地從筱琪身上攀過去,一瞬間讓筱琪有股想他心里还在猜测着拉住晨昀、嘗嘗被她壓制在下顾独行只是半信半疑方的感覺。不過外頭確實冷到不行,她姑且保持沈默,用被子好一大串好地纏住身體,側身等著看晨昀似乎欲劈开这人世间發現寶物的反應。


                從衣櫃深處翻出來的,是兩個有點舊的長方型盒子,只要不过有眼睛都看得出來裏頭裝的是按摩棒,差別在於一個水藍色、一個粉紅色。


                “哇賽!你欲女喔!買這兵器種東西!”


                筱琪相當滿意晨昀的驚訝之情,一手揪著被子,瞇风大给力起眼睛呵呵地笑。這位騎士小姐雖然總是表我还是想继续为大家写故事現得可靠,和性有關的事情其實所知不多,她早就都会在极短想看看當晨昀發現她買情趣用品時的反應。


                “買好久了,一直想和龙魔啊杰你玩,可是都沒機會↙。”


                “啊你又不身影冲了过去說,我怎知……”


                “現在說啦。倒是你不冷哦?快點盒子拆一拆上床呀。”


                筱琪說著便朝晨昀掀開被子,露出豐滿的乳房與茶就哈哈笑留有少許陰毛的私處,胸前兩團可口的大乳暈和給冷風一吹就脹起的一来乳頭仿佛正對她微笑。晨昀睜大我期盼着了雙眼,緊盯筱琪的裸體同時用暴力拆解法硬是拆開盒子,急忙抓起但对这些年轻弟子来说兩根流線造型的按摩棒撲上床──準確來說,是撲進筱琪懷裏。


                棉被蓋上,筱琪抱著晨昀那吹涼了的↓身體就往床一个大醉酩酊鋪內側晃去。晨昀又賴在她胸前竟没有一个人能够比得上此人一會兒,才放過挑起情欲的那對大乳暈,帶著兩根按摩棒來到眉毛也是两道剑眉筱琪面前。筱琪拿過粉紅色那支,伸舌舔了舔圓滑的棒頂,然後放入晨昀嘴裏,緩慢動剑魂猛然发出一阵兴奋作著。咕滋、咕啾的溫吞抽插聲響起,筱琪眼皮微垂著說:


                “把這個想像逝去成我。我身體控制不住的一部分,正在侵犯昀的嘴巴……”


                “嗯、嗯咕、呼咕……!”


                “等一下你凌晨零点也要用你的這個……”


                她抓住天知道在哪晨昀握著按摩棒的手,來到濕潤的唇前,滴著口水的舌頭老鸨赶紧站起身從棒身慢慢舔向棒頂,接著含住頂端舔弄出聲。


                “啾嚕、啾、啾咕、啾咕……”


                給兩人舔弄過的按摩棒已聞不出原本的氣味,筱琪反正不在乎這些,她只要临来之前爹爹是怎么交代這東西能代表彼此就滿足了。為此,她刻意挑選非陽具造型的款式,好和男人的命根子劃清界線,讓這圓无名ぼ小辈滑的玩意兒成為她與晨昀的獨特記憶,一種能被身體記憶住的特別亲娘形狀。


                “昀,趴上來吧。頭在下面哦。”


                “69對吧!”


                “嗯!要是你看不清楚的好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話……”


                “沒問題,眼睛會習找出根茎之所在慣啦!”


                晨昀用抓著按摩棒的手向筱神刀阁和黑血盟与我们仇深似海琪比出大姆指,隨後就頭下腳上的伏到她身上去,才剛抓個大苍凉和如释重负概的位置,她們都能聞现在到對方私處飄出的騷味了。兩人配合著調整好姿勢,筱琪便拍拍晨karlmax昀的屁股、要她稍微壓低一些,好讓她就近呵護那塊正不知羞恥地垂下淫液的肉穴。


                “呼……近似乎有神奇看還滿有沖擊感的,昀的小穴。”


                被窩裏傳出害羞的回應:


                “真、真的有但这一次那麽糟嗎?”


                “不會糟呀,但是第四十二 天下震动很色哦。這邊的陰唇開天地异变開的,肉肉也鼓了起來,氣味濃郁』呢……嘶、嘶嘶……”


                筱琪戳了戳晨昀的深色小陰但声音清亮唇與滴著淫水的√肉壺,鼻子一湊上去便忘我地吸嗅起來。晨昀被聞得一看来现在有钱人蛮多陣羞怯,索性有樣學樣,埋首深吸那塊比她要濕上一倍、暖呼呼地張開小口等候她光若是自己不听臨的蜜穴。濃厚騷味帶著令人臉紅心跳的舒暢感充斥鼻腔,晨昀的肉而且伤势决不严重穴隨之收縮,朝向筱琪鼻日本国酒尖滴下黏柔的愛液。


                “嘶嘶、嘶……昀,想被人家幹了嗎?”


                “別用這麽粗魯的字但手一往回撤眼啦……我想。”


                “那,人家的小穴进可攻也想被昀幹……”


                “一起吧!”


                晨昀鼻带几个高手前去铁云子牽著濃稠淫汁擡起,將手中的按摩棒放到筱琪濕答答的蜜穴前,緊接著路也感受到自己的穴口正被一個圓滑的東西頂著。筱琪的喘息聲隨著每一口而增強,硬挺的乳頭隨著胸口起伏磨擦她的肌膚,兩人都在緊能让她感受到亲情張,在等著對方先采取下一步。


                “三……”


                按摩棒清楚滋滋地蹭弄著滑溜的蜜肉。


                “二……”


                濕滑的圓頂透過手的力道固定於我在铁云是王爷穴口。


                “一……”


                一股力氣朝穴口施壓,圓頂咕啾一聲陷入肉穴中,隨後整個棒身都伴隨咕滋滋的聲音往內滑動,直到把柄處碰到黏呼呼的穴口為止。


                “嗯哈……!”


                “嗚嗯……!”


                比起男性特有的溫熱觸感,按摩棒帶來的刺激要但我们溫和許多,不過沒长大了關系,這蓝狐这么说了一句都在筱琪預料之內。她一手抱住晨昀的腰,一手握著不过淮城市为了提高办学特sè按摩棒滋滋地插弄,然後揚起頭來,往含住棒身的肉穴四周舔了一圈。晨昀也想照做,但是她的姿勢舔不到筱琪的蜜肉下我喜欢哭穷开玩笑側,充其量就是親吻兩片蜷曲的小陰唇,接著含已经步入市区住陰蒂吸吮。


                “啾、啾嗯、啾呵……昀,用力一點……”


                “這樣可真是直接不會痛嗎?”


                “不會,你用力就對了。”


                “可是我怕會弄痛你……”


                “叫你用力幹人家啦江流石不转一句话!”


                “喔、喔……!”


                晨昀急忙將緩慢的抽插節奏第一句就是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提升到每秒兩下↓的頻率,多汁两名小弟的蜜肉旋即給按摩棒插出咕啾咕啾的下流水聲。筱琪舔著陰唇的舌頭因此停頓幾秒,沾染腥騷味的水亮雙唇對著規律抽插中的肉穴吐出銷魂星魂の傲龙的呻吟,隨後也加重力道,替晨昀那不斷流出愛液的穴就算有怨有恨又怎么样口奏出鹹濕的淫你做我男朋友行吗鳴。


                抽插的同時我叫徐飞也被抽插著,這股新奇而又紮實的充盈感匯聚於趴著和躺著要我参合个啥的兩人胸口,她們不需再向麒丶彼此下達指示,憑著身體與性器的反應就能調整動作來配合對方。


                如此維持將近五分赫连玄镜鐘,兩人都隱約感受到了對方已經完全放松、並渴望著進一步的刺激。紊亂的呼吸與貴重的汗水使彼此挂了电话身體磨擦得更來勁,濃稠的淫汁則模糊了謹慎的界線。晨昀手動得比稍不留后患早更快了,從每秒兩下到三下,不一會兒又提升到四下的程度;短短一分鐘狂雷11,她就往筱琪那頻頻發出激烈抽插丧尸向后倒去聲的蜜肉操了兩百多下,讓筱琪舒服到大口喘息,聲音既粗<忧傷藍調>魯又急湊,身體蠕動得更厲害。晨昀仿々佛也能感受到那股欲仙欲死的激情。


                “昀……!呼……!呼嗯……!你好厲害……好棒哦……!”


                “爽不爽?要不要叹了口气再用力點?”


                “好爽……!我被昀幹得好爽……!拜托你,再大力一點……!”


                晨昀一口氣將抽谢德伦却是越说越兴奋插速度提升到極限、含住筱琪的陰蒂猛烈吸吮,頓時引發高亢的淫叫。


                “哈啊啊──!”


                蜜肉給按摩棒無情而迅速地搗弄著,興奮勃起的蒂頭又在晨昀嘴中受到第一时间想起来粗暴的對待所在村落被大赵劫掠所在村落被大赵劫掠,筱琪從這股針對性器而生的輕微暴力中我要当个好医生感受到了被侵犯、支配的歡愉这是板上钉钉感。她的身體終於豎起下流的白旗、向著晨昀完全但却生生凭着那一剑敞開,欣然迎接這位粗眼中魯的主人,享受著任憑勝者掠奪的喜悅。


                “我要泄了……!要泄了……!昀……!給我……!求求你給我……!”


                晨昀保持強烈就像是一个的抽插與吸吮,持續刺激爽到拱起上半身的筱琪。她聽著蜜穴被高速插弄出來的淫蕩水聲、舔著已吃不出鹹味而一剑灭世间滿是口水的陰蒂,筱琪柔軟的身軀不确定則是熱情地貼緊她磨蹭。在她那已經靜止下來的肉穴底下,筱琪發出的淫叫聲一次比一次激昂,終於迎來了前所未有的巔峰那你凭着什么去找你爹娘。


                “昀……!昀……!嗯、嗯嗯!嗯哈啊啊啊……!”


                耳朵捕捉年轻弟子比武之事不满到這片令人身心酥麻的浪叫,晨昀立刻杜世情点点头把按摩棒深深插入蜜肉中、用手固定住插随着时代入深度,接著專註於吸吮剛開始高潮的蒂頭。


                “啾噗、啾、啾嚕、啾咕、啾咕嚕!”


                “昀……昀……!”


                直到筱琪的呼喚聲沈寂下來以皆以朝堂去衡量前,晨昀都不斷以唇舌取悅著。當沾滿口水的雙唇啵地一聲松開濕熱的陰蒂時,胸口大幅度起伏的筱琪这场打斗也同样吸引了仍然在喘息,而插於晨昀私處的按摩棒也重新開始了緩慢的抽关注插。


                “這次……呼……換我來换句话说幹你……呼呵……”


                “等下再弄吧,我手好酸喔!”


                晨昀顧及筱所谓琪不久前才因為高潮而感到疲倦,猜想她這次大而且是连绵不断概也需要休息一下,於是隨便編了個藉口就往旁邊☉床鋪傾倒,再頂著給被窩悶出汗水的补偿紅潤臉蛋來到筱琪面前。


                目光半垂的筱琪剛張開雙唇,晨昀馬上吻個正著,邊吻单冲您这份眼力邊將她摟緊入懷,然後拉起棉被完全罩住彼此。筱琪既安心又黑痣舒服地嗅著晨昀身體飄出原本只是知道第五轻柔强到了不可思议的汗味,呼吸趨於平順的同時,意識也隨之墜入夢鄉。


                “呼嗚……”


                 


                “今天唰開始要跟昀同居!耶比──!”


                “我是沒關系孟有德啦。不過,放那兩個家夥在同一層會不會有事啊?”


                “放心!我們會更有事!除了姨媽那幾天以外天天有事──!”


                “你別那麽亢不值一提奮好嗎。床頭那對黑桃娃娃什麽時候買的?”


                “那是肛看来是时候要去huā满楼解决下生理问题了塞啦,往屁屁開個洞的好東西哦!還會開花!”


                “三小……”


                “今晚慶祝同居,一起來屁屁初體驗吧!”


                “可、可是工美利坚廠那邊還有事……”


                “你放心!我都幫你跟阿姊講好了!她還教我這種肛自己塞的玩法哦!”


                “欸……?”


                “好像還有扎了进去說小心脫肛什麽的,我沒仔細聽,總之試試看就知道啦!”


                “脫……脫肛……?”


                “那麽是潜伏在屋内就下回待續!”


                “才伤沒有待續啦!”



                晨昀和筱琪這兩個女孩子從念幼稚園就很要好,一個是流著鼻涕、頭發剪短短的野丫頭,一個是抱著童話故事書、長發苦逼飄逸的小公主。


                “琪琪看──!死掉的蛾──!”


                “噫噫噫噫……!”


                她們上了同一所小學,雖然不同班。


                “是誰惹琪琪哭!是你嗎!王八蛋──!”


                “你不要欺負女生啦……!”


                也上了同一所國中,還是不同班。


                “你幹嘛拒絕她啊!男生了不起嗎!王八蛋──!”


                “也不要欺負男生啦……!”


                雖然因為成績差而分別考上私立高職和公立高中,仍然很常在放學後碰面。


                “二年十班的邱賤貨!排擠人很厲害嘛,很會嘛!她媽的給我打!王八蛋──!”


                “別跑到人家學校來打架啦……!”


                後來一個高職肄業開始接觸社會,一個考上大學繼續念書,乍看之下分道揚鑣,但只要筱琪一通電話,馬上就能招來一輛載滿女工的小發財。


                “阿姊拍謝啦!給西備好,等下那個渣男……就那臺!砸給它停啦王八蛋──!”


                “欸那個……下手輕一點……好歹他是我指導教授……”


                “幹!拖出來!指導教授是吧!誰準你指導女生的身體?幹你娘!懶叫癢是不是啦!鉗仔來!留哪顆自己我很說!”


                “不要整顆夾爆啦……開個洞就好了吧……”


                當兩人都在職場穩定下來時,也各自找到了好對象,選在同一天舉行結婚典禮。


                “琪欸,如果那個勇哥敢負你,跟我說,一现在这个时候定讓他生不如死!”


                “你喔,要當新娘子了,不可以這麽粗魯唷!啊,我包包掉了,幫我撿……”


                “餵,你試穿婚紗幹啥帶螺賴把?”


                “沒、沒有啦!想說要是阿碩對你不好……開個洞什麽的……”


                二十六歲的雙重婚禮順利落幕,兩對夫妻合住在一棟三層透天厝,過起幸福美滿的生活──直到她們發現彼此的丈夫搞在此号只为看小说一塊。


                “晨……晨昀……你先冷靜……”


                “筱琪……你們不是去看電影……”


                兩個全裸大男人,一個老漢一身份個車,客廳電視上還放著咚滋咚滋的猛男秀影片──罪證確鑿,已經不需要辯解了。只能說幸好筱琪暈倒的速度七情六欲比晨昀抄給西還快,不然地板上又要多兩顆蛋蛋。


                “懶叫收起來,給我滾出去!一輩子都別回來啦!”


                晨昀氣呼呼地把來不及穿衣服的老公和好友老名字后面是三个对勾公一並趕跑,關上電視熄了燈,就把暈倒在懷裏的筱琪抱上二樓。她想到自己的老公居然會被其他男人插屁屁就一陣反感,於是避開夫妻倆的二樓房間,選擇筱琪夫妻使用的三樓房間,到達目的地後先把筱琪放到对于集贤馆招进来床上,然後下樓去找出鈑手和螺絲起子以備不時之需。等到她回房時,筱琪已經坐在床邊了。


                “啊你醒這麽快喔?要不要喝同在包厢里水?”


                “好哦,我要。”


                其實筱琪並沒有真的震驚到暈過去,只是這麽一來就能讓晨昀的註意力轉移到自己身上,不至於一暴走又拆下男人的蛋蛋。她接過晨昀遞來的水杯,心中雖然在翻騰,看身旁那張臉氣提出切磋要求到好像隨時會拆蛋,決定先安撫她再說。


                “晨昀,你還好嗎?”


                “這種情況不可能會好吧!”


                “也是……”


                “他可是我選的男人欸!這種情況好歹該是他幹別人才對吧!”


                “咦?只要角色對調過來就好嗎?”


                “不是啦!就多這一股氣嘛!氣上加氣,煩死啦!”


                聽晨昀這麽說,筱琪也莫名其妙松了一口氣。雖然她無法原諒老公婚後沒多久就劈腿,至少一號感覺還像個男人,零號就太曖昧了,也難怪平常就男孩子氣的晨昀會特別生氣。她摸了摸晨昀的背,把自己喝了兩口的水遞過去,晨昀接過水咕嚕幾聲就全部吞光。


                “媽的!果然還是該教訓他們!氣不過啊啊啊!”


                “好啦,你冷靜,多晚了別用叫的。”


                “你都不生氣嗎!”


                “當然氣啊……可是事情都發生了,意氣用事只會更糟糕,所以我們冷靜下來想想看有什麽辦法吧。”


                說是這麽說,筱琪腦子也是一團亂糟糟,畢竟在這之前根本就想不到會發生這種事。她只有在安撫晨昀時會忘記這點,一旦陷入思索,就會像晨昀一樣給諸多負面情緒綁架。所以這番話表面上是勸阻晨昀,其實她根本不打算冷靜。


                不如說──還因為這天外飛來的主導權落在女生這邊、特別又是在她手中,而感到興奮莫名。


                筱琪搓了搓手心,眼神瞄向半開的窗戶。晨昀氣歸氣,看到她的動十月无月作馬上就拿來包包,翻出自己的潛水布手套給她戴,然後起身把吹著寒風的窗戶叩地一聲關上,回來時還站在她前面盤手皺眉,思量一番後又跑到衣櫃去給她追加一件薄外套。


                “還會不會冷?”


                看苍天可逆到晨昀直接用那張生氣的臉關心她,筱琪覺得還真有趣,但是若再包上去大概就要中暑了,她才不想當一個在寒流天中暑的笨蛋。筱琪隔著手套握住晨昀那雙又粗又結繭、但還像是個女生的手,也不知道有沒暖過去,搓著搓著就朝那張氣呼呼的臉揚起微笑。


                “開始暖了,謝謝你哦。”


                “喔!”


                “別繃著臉嘛,笑一個?”


                “我老公才剛被你老公督屁股,笑不出來好嗎。”


                “可是……這裏只有你和我,你擺臭臉也嚇不到他們喔。還是說你其實想嚇我?”


                “怎麽可能啊!”


                “那就笑一個吧。”


                晨昀無言看著一臉脖子上不曉得在開什麽心的筱琪,猜不透那雙大眼睛後頭的想法,但也無法立刻擺脫憤怒情緒,折衷的辦法就是姑且讓臉部肌肉放松下來。


                “好乖、好乖!”


                筱琪笑吟吟地對那只暖起來的手掌搓呀搓,趁著故作鎮靜的閨蜜再次沈不住氣以前,先用溫柔的聲線說道:


                “我有一这么说個可以報復臭男人、又不會流血的好辦法哦!”


                “真的嗎!”


                晨昀眼睛都亮了起來,一團亂的情緒頓時有了出口。她帶著少許怒氣與更多的雀躍急著問道:


                “啥辦法快說來聽聽!”


                “嗯哼!那就是──”


                “是什麽你快說啊!”


                “那就是我們也來發生虎虎生辉關系,讓他們知道女人不是好惹的!”


                這番話讓期待聽到鈑手以下、拳頭以上武力制裁的晨昀傻住,和溫吞笑著的筱琪大眼瞪小眼,幾秒鐘後才回過神來、挑起眉尖確認道:


                “你說……”


                “我們來滾床!”


                “意思是……”


                “蓋棉被純愛愛!”


                “可是我們……”


                “都是女生,就不必擔心會搞出人命呀!雖然我不介猛一提气意晨昀懷我的孩子。”


                “不,等等……讓我思考一下……”


                “好哦那我先去準備!”


                “啊……”


                不待晨昀脸上肌肉抽动了一下反應過來,筱琪就自個兒興致勃勃地哼起歌、翻箱倒櫃找出特藏的香氛蠟燭與陪襯用的小蠟燭,接著將它們排列在櫃子與桌面上。她的舉止看起來就和平常一樣少根筋但符合條理,神色也沒有不自然之處,僅僅是發出聲音、做出動作,都能營造出令晨昀感到十分愜意的氛圍。晨昀香山别墅不是个别墅群從逐一亮起的燭光中察覺到,自己這麽多年來守護的就是這種感覺。


                這個女孩子明明遭到老公背叛,卻還是在好友面前強顏要是真行动了那得有实力才行啊歡笑,試著用有點奇怪、但說實話不會讓她感到討厭的方式來轉移註意力。而這個轉移註意力的方式,既能讓受傷的兩人一同進行,理論上也會感到快樂,對於老公們的出軌行為也算是漂亮的針鋒相對(?),最重要的是,這是腦袋比較聰明的筱琪提出來的辦法。這麽想的話,感覺就沒什麽疙瘩了。


                況且工廠的阿姊曾經教過拧她:理論沒有問題,只管前進就行──長輩的教誨結合好友的智慧,更加堅定了晨昀想保護供奉我们可是带来了好友的決心,拳頭隨之熱血地握緊。


                “琪琪!”


                “我在。”


                “剩下我來弄,你乖乖躺好!”


                “那就麻煩你啰。呼嗚──”


                上、鉤、了──筱琪溫吞的笑意就快要壓制不住高高揚起的嘴角,於是假裝傻呼呼地轉個圈、避開晨昀的目光來到床邊。當軟綿綿的大枕頭一口吃境界之中多呆一会掉努力憋笑的臉蛋時,她終於忍不住對著枕頭發出咯咯笑聲。


                明明兩人從小到大都在一起,將她當成公主伺候的騎士小姐總是欠缺自覺,她都不曉得該說晨昀是呆還是笨了。雖然公主終究是要嫁出去的,但是從來沒有一本故事書說公主不準和騎士小姐牽手親嘴嘴,所以她經常為兩人相處的時間增添情趣,無奈至今為止都還沒被腦袋不靈光的騎士小姐給察覺到。電影院攻略法沒辦法達成固然可惜,老公的意外之舉倒是給了她極佳的機會。


                天時、地利、人和皆具,只要壞心眼的公主稍微誘苍青北辰導一下,呆頭呆腦的騎士小姐就會乖乖為了她做出美麗的奉獻啦!


                “嗚嘻嘻嘻嘻!”


                就在壞公主邊發出邪笑邊踢著小腿的時候,房燈暗了下來,散布在房內四處的點點燭光搖曳著動人一只活死人的身影,床鋪漸漸被鈴蘭香氣所覆骑士头儿一声大喝蓋。筱琪停下了動作,側身望看一片片橙黃色的溫柔光芒,視線來到她的騎士小姐身上──


                “嘶嗚!好冷、好冷!我先進被子喔!”


                ──算了,就假裝騎士小姐說過很帥氣的臺詞吧!


                “呼呵呵!”


                筱琪對著鼓起來的被子發出滿足的笑聲,隨後也躲了進去,抱住抖個不停的晨昀、兩人一起加速暖和被窩。


                好友的心跳透過渾圓隆起的胸部傳達過來時,滿腔熱血給寒流凍得差不多的晨昀忽然感到別扭,不禁在意起和自己這塊洗衣板玩起板塊運動的巨乳。


                “你……你別一直壓過來……”


                “什麽?”


                “胸部啦!胸部!”


                “幹嘛在意那個,都看過好幾次了吧?”


                “現在情況不同嘛!”


                說得也是,這種時候應該要有和最好的閨蜜做愛前的緊張刺激感才對。可是對於一直以來都試著釣晨昀上鉤的筱琪來說,諸如此類的情境已經想像很多次了,也就不像晨昀表現得那麽真實。


                一想到晨昀平時恰北北的模樣,令人心癢癢的反差感全都湧現出來,筱琪忍不住抱得更緊、將她逗得更加不知所措。


                “就叫样子你別壓……也別蹭!”


                “有什麽關系,待會就要愛愛了耶!倒是你,一點都沒長大。”


                “我又沒差!”


                “反正待會你就多吸一點,看能不能把我的份吸過去吧!”


                “不需要!”


                被窩漸漸暖和起來,此時被筱琪接連開黃腔的晨昀已經心跳加速到快爆炸了。她從工廠學來的粗俗話實在不实际上就是大赵朝廷適合對筱琪說,筱琪卻可以自然說出你们要来买东西一堆旁敲側擊式的曖昧話來逗弄她,果然有念書有差啊。現在不單是面紅耳赤到極點,連本來握在手中的主導權都搶了過去。


                蘊釀得差不多了,筱琪便放開晨昀那副抱起來很有安全感的身體,戳戳她的肩膀,兩人一同探出被窩,沐浴在燭光與香氛下。筱琪對著晨昀慵懶一笑,指了指自己那對塗著潤唇膏的粉色嘴唇。晨昀咽下口水,點了點頭,卻一直沒有湊過來。兩人互視了十來秒,直到筱琪一邊眉毛壓沈下來。


                “發呆哦?”


                “欸?不,你沒閉眼睛啊……”


                “我就是要看著你呀,不然幹嘛不躲在被窩裏親。”


                “看、看過好幾次了吧……”


                “情況不同呀!”


                似曾相識的對話模式讓晨昀歪了歪頭,筱琪看她慢吞吞,於是裝模作樣地嘆了口氣,主動吻過去。


                兩對嘴那样唇相合的瞬間,盡管晨昀多少做了些心理準備,仍然驚訝得睜大雙眼。筱琪則是回到慵懶的眼神,朝閨蜜那對塗著便宜護唇膏的微幹嘴唇輕輕壓了幾下,然後伸出舌頭舔了舔唇間。在筱琪的近距離凝視下,晨昀的嘴唇很快就放棄死守到底的堅持,向不斷叩著門的舌尖開門投降。


                “啾嗯、啾、啾嚕、嗯……嘶嚕、嗯嚕!”


                “嗚……!”


                膽怯地與筱琪交纏到一半的舌頭忽然被濕潤地吸含住,晨昀眉頭瞬間皺起,身體也抖了一下。筱琪拉住晨昀的左手來到自己腰上,自己也摸向晨昀的背,兩人互相撫摸彼此,而含舌吸吮的動作持續了快十秒鐘才松開。


                “呼……”


                筱琪微啟的水亮粉唇牽著銀唾稍稍退開,舌頭停在唇間,對著晨昀做出由下往上的舔舐動作。晨昀的嘴唇一靠近,她就伸長了舔到一半的舌,換讓晨昀吸含她。


                “嘶嚕!滋!滋嚕!”


                “嗯……!”


                晨昀雖然是有樣學樣,動作卻粗暴得多,筱琪很快就適應並喜歡上給她吮舌,可惜的是沒多久就停了。雙頰泛紅的筱琪再次對她舔舌,慵懶的目光帶著曖昧的色氣,讓晨昀看得有點亢奮,再次依樣畫葫蘆。這回吮完馬上就接著一陣雜亂的纏鬥,兩人不斷用舌尖舔著彼此,抱著對方的手隨之壓緊。


                吻到連晨昀也開始進入狀況了,筱琪才主動停止一直占上風的接吻,用掌心蹭了蹭晨昀的背,示意寬衣。晨昀大剌剌地脫掉衣服時,她就在一旁看著,看晨昀富有肌肉線條的健康身體在燭光照耀下曝露於冷空氣中,昏暗的光線使那身粗糙的肌膚看似平滑許多,微微隆起的雙乳上,黝黑的乳頭有如栗子般又圓又挺,乳暈只比這粒飽滿的果實要大一點點。


                “你是跟人家親到興奮,還是道冷到激凸呀?”


                “我、我阿災……啊你不脫喔?”


                “不要用問題回答問題。告訴我,你是興奮還是冷?”


                “這……都有吧……興奮多一點……”


                筱琪嘴角開心地彎起,朝晨昀勾了勾手指,要她來脫了她的衣。當晨昀異常緊張地退下她的薄外套時,筱琪就將掌心貼到晨昀左臂二頭肌上,輕柔撫摸著。等到裏外兩件衣服都脫了,香檳色的胸罩托著一對碩大的美乳映入對方眼簾,筱琪就摸向晨昀的胸口,在解開胸罩的同時輕觸那顆大而挺的乳頭。乳頭被撫弄的晨昀顫抖著雙手暫停動作。


                “你真的很……很大……”


                “F罩杯當然大吧。”


                “不是啦……!我是想說大膽……”


                “你再不脫快點,我會變得更色哦。”


                “好、好啦!”


                對筱琪的魅力沒什麽抵抗力的晨昀做了趟深呼吸,就在乳頭不斷被她搔著玩的狀態下脫去香檳色胸罩。給胸罩集中托高的雪白巨乳頓時沈重地垂放下來,掌心大小的淡咖啡色乳暈毫無保留地呈現在晨昀眼裏,小豆狀乳頭已非平常穿脫內衣時的扁平樣,而是像小姆指指尖般脹起。


                “琪琪……你也是因為興奮嗎?”


                “是哦。你看……”


                筱琪右手停在晨昀的左乳頭旁,用左手拱起柔軟的雙乳,示意要晨昀也來呵護她。晨昀再次吞下口水,揮開了筱琪那只脫離被窩太久而變冷的手,整個身子縮回被窩內,赤紅著的臉湊近好友那與自己完全相反、有著大乳暈和小奶頭的乳房前。


                一股有別於鈴蘭花香的淡淡體味透過觸及鼻頭的乳暈傳至,晨昀將鼻孔貼在筱琪的右乳暈前,嗅了一口。


                “嗯……”


                又一口。


                “嗯呵……”


                接著哦張開雙唇,含住乳頭吸吮。


                “啊……!”


                筱琪抱住緩緩蠕動於胸前的晨昀低聲叫著,指甲抵住黑發下的頭皮輕輕搔刮,越刮越猜忌往下流動,最後來到了晨昀的左耳。濕潤的吸吮聲開始加重,晨昀慢慢放開了,無論是吸著乳頭還是用嘴唇磨蹭乳暈,都讓筱琪感到一陣令人愉悅的下流感。


                “嗯……嗯嗚……!啊……啊……!”


                她用更清楚的呻吟來回應粗魯起來的吸舔,指尖繞著那只耳朵的耳垂搔弄,時不時就用指腹壓向三角窩畫圓按揉。晨昀十分享受這些小動作,而這次感覺又和平時不同,不單是舒服,還多了股急欲回饋的欲望,使她繼續沈迷於筱琪溫暖的乳房。


                待舒服的搔耳停止,晨昀才放開被她吸到濕答答的兩片大乳暈。筱琪松開左手,拱挺无缘无故死在了一个无名小卒著的雙乳慵懶地垂下,晨昀看見乳肉垂軟的淫姿,又忍不住彎下去舔上幾口。


                “好像小貓,哈哈!”


                晨昀一手從筱琪右乳下緣往上揉起,做出擠弄的動作說:


                “給我牛奶喝,不然不放過至尊你!”


                “想喝就把它吸出來呀!要是你夠努力說不定會出現哦。”


                雖然知道根本就吸不出乳汁,晨昀仍然趁機邊擠邊吸了好一會兒,粗魯程度更甚以往,但兩人都玩得相當盡興。


                要是放任晨样子啊昀自由發揮,恐怕會給她吸到沒完沒了,於是筱琪讓她左右资产也就十多亿都玩過一輪,便拍拍她的腦袋給予指示。


                “幫我脫掉裙子吧。”


                “還沒吸出奶水耶?”


                晨昀的臉蛋從乳溝間狡猾地擡起,笑的時候左側那顆從小就長歪的虎牙露了出來,好像蝙蝠的尖牙。筱琪舔了舔舌:


                “上來些。”


                待晨昀的脖子完全進入夾擊範圍內,她就用雙手推著那對巨乳夾緊目標部位,在晨昀假裝不能呼吸而大呼小叫時命令道:


                “等你吸出來不知道要民國幾年,快點脫啦!”


                “厚、厚啦!快方凱窩哦哦哦……!”


                危機解除,晨昀其實還滿想再被筱琪的大奶夾一遍,不過命令已經下達,姑且把這件事寄放在願望清單,先潛入被窩再說。她摸黑脫了筱琪的長裙和褲襪,手掌貼向暖烘烘的玉腿順了順。


                筱琪的腿細皮嫩肉的很好摸,搭配各種裙ufgw子都很好看,晨昀以前還滿羨慕這點,自從她肄業進入修車廠就漸漸忘掉這類青春小事,偶爾有機會摸到筱琪的肌膚時才有所感觸。


                “欸,你摸得好色喔……”


                “蛤?”


                “摸那麽慢,又用指尖搔癢……嗯嗚……”


                “這樣李冰清还没有说话會色喔?我都不知道。那這樣呢?”


                晨昀像剛才摸奶時那般又推又揉的,反而令筱琪沈默了,只好摸摸鼻子、趕緊脫去自己的牛仔褲。


                兩人衣褲都被踢出被窩ks56666外,晨昀重新把腳邊的被子壓緊,不讓寒風吹進來,然後咻地一聲從被窩中探出頭,仿佛在玩遊樂但不管如何場的打地鼠。筱琪馬上貼緊她的身體,唇舌交纏時,柔軟而帶有濕冷感的巨乳壓向她胸口,緊接著一條觸感光滑的大腿也攀上她的左大腿。


                “啾嚕、啾、啾、啾嗯……嗯呵……!”


                筱琪甜甜的聲音與溫暖的鼻息逗得晨昀輕飄飄了起來,而筱琪主動磨蹭著的身體,也讓緊貼於胸口的乳房觸感更加強烈。晨昀可以清楚感覺到,那兩顆被自己吸吮過的乳頭正在她的小胸部上畫著蹩腳的圓圈。她舒服得也想摸摸筱琪,手剛貼上那只誘人地磨擦著的大腿,旋即給筱琪拉向私密處。


                “摸我……”


                筱琪吻著晨昀的鼻頭低語,在內褲前的那只手伸出食指與中指、朝向中央柔軟的凹陷處輕揉起來後,她也探進晨昀內褲下,深入到微濕的穴口摸上一把,弄得晨昀發出嬌羞的呻吟,才又抽出手來,隔著一件內褲按揉晨昀的陰蒂。


                邊吻邊摸了一會兒,晨昀的動作率先變慢,喘息頻率也超越很會呻吟的筱琪,表情看起來卻有些不敢置信。她不明白為什麽自己出力比較大、卻先一步給推往高潮的懸崖,越想越分明是压马路不明白,而筱琪手指的動作就快讓她泄了。


                “呼……!呼嗯……!”


                “昀,想泄了?”


                筱琪舔著晨昀的上唇,可口而濕潤的氣味飄入鼻腔,聞得裕铭洋她意亂情迷頻點頭。


                “快到了……呵嗚!”


                “那我要欺負你一下哦。”


                “什麽……?”


                此時晨昀幾乎停下動作,聽憑筱琪處置。她渴望能順著這股愉快的氛圍一路被摸到泄,想不到筱琪卻收回了手,將那兩根指頭放入她嘴裏,咕滋滋地輕輕插弄幾下,然後再含進自己嘴中,噗啾、噗啾地吸出好大的聲果然音。在晨昀按捺到忍不住蠕動起身體時,沾滿兩人唾液的雙指迅速下潛、鉆入她的內褲裏,既濕又暖地快速揉弄起正處於高潮邊緣的陰蒂。


                “嗯……!嗯嗯……!”


                啾滋啾滋的撫摸聲急促響起,晨昀舒服到如果这件事解决不好很有可能引起全市縮起身體、垂下了頭,筱琪見狀便拉她的手來到自己胸前,自動朝掌心內側擺動身體。


                “要……要到了……!啊啊……!”


                比起乳房的律動要快速好幾倍的指尖加速搓揉,終於將瑟縮著的晨昀給推上雲宵,舒舒服服风归*云隐地迎來一場紮實的高潮。


                “呼……!呼……!嗯嗯……嗯……!”


                筱琪仔細聆聽晨昀的呻吟,在心中數了三秒才開口:


                “昀,舒服嗎?”


                “舒服……!我好舒服……!”


                “我要讓你比現在更爽。”


                話聲剛落,筱琪就整個人縮進被窩內,將晨昀那件稍微沾濕的內褲脫至膝窩,接著吸了口手指;嘴唇一湊向還沈浸在高潮就算是挥一挥手中的陰蒂,濕熱的中指也滑入暖和的小穴,唇手並用著給予更緊湊的刺激。


                “琪、琪琪……!”


                一邊是啾嚕嚕地吸舔著的唇舌,一邊是滋咕滋咕地插弄著的手指,晨昀余韻未盡而又被推了起來,情不自禁地抱住筱琪的頭並加快喘息。


                “嗯……!嗯哈……!哈啊啊……!”


                被窩外的呻吟從含蓄轉為高亢,被窩內的肉穴也飄散出勾人心癢的騷味,筱琪越舔越來勁,閑著的手忍不住伸進自己內褲中,取悅晨昀的同時一並自慰著。


                才過不到兩分鐘,晨昀又感受到一陣強而有力的簇擁,將她從首设定次高潮的高度推向另一片天空。聽到她那無比舒爽的呻吟,筱琪可以买台试试哦知道差不多了,於是對著蒂頭輕輕一咬、搔著小陰唇的食指也轉而插入穴中,對晨昀正享受著的兩個敏感點同步投入更猛烈的刺激。


                “我……我不行了……!不行了啦……!”


                筱琪駕馭在晨昀那富含快樂與焦急的聲音之上,含住了翹起的蒂頭啵啵地用力啜吸,插著濕熱肉穴的兩指、以及揉弄自己陰蒂的手指亦隨之加速。沒多久,就把咿咿呀呀叫個不停的晨昀推往新一波高潮。


                “琪琪……!琪琪……!嗚!嗚嗯啊啊……!”


                透過晨昀的叫聲確認了高潮的最高峰已過,筱琪立刻放慢吸吮和指奸力道,溫柔呵護著這具正掀起第二波高潮的肉體。她吻著晨昀帶有鹹味的陰蒂,緩慢地磨蹭鄰近陰道口的淫濕肉壁,驚覺自己的心跳竟然比想像中還快──原來她也在幫晨昀的當下高潮了。溫暖的愛液弄得內褲一片濕黏,她有預感會流出更多,只等晨昀享受完就脫個幹凈。


                “呀……!”


                雙指咕啾一聲從穴口拔出時,晨昀叫得宛如少女般可愛。筱招了招手琪將彼此的內褲都脫下後驅離出被窩,接著也像只地鼠般,從恍惚著的晨昀面前探出頭。


                “你叫得好色,變態。”


                “呼……呼……還不是因随即担心為你……”


                “爽嗎?”


                “很爽……”


                “我也是哦。”


                一記淡吻降臨於晨昀喊到有些幹涸的唇,筱琪用舌頭幫她重新潤是了遍,兩人都把手靠在彼此的腰際與屁股上。氣味轉濃的被窩裏,兩塊濕熱的蜜肉正分別滴出舒服和欲火正盛的淫水。


                “琪琪也到了?”


                “幫你吸的時候,我自己摸了……”


                “唔,那換我幫你──”


                “等等,先維持這樣休息一下吧。”


                晨昀點了點頭,瞬間燃起的熱血驟降到高潮余韻的水平線之下,繼續享受給筱琪弄到接連高潮的滿足感。


                鈴蘭花香下,兩道細微的呼吸聲交織片刻,雙方表情比起余韻當頭更有精神了些,而筱琪私處的激情已讓她難有體貼的余裕。


                “昀,去幫我拿東西。”


                “要拿什麽?”


                “衣櫃放內褲的籃子後面,兩個盒子都拿出來。”


                “什麽東西這麽神秘……好冷!”


                晨昀掀開被子就大剌剌地從筱琪身上攀過去,一瞬間讓筱琪有股想拉住晨昀、嘗嘗被她壓制在下方的感覺。不過外頭確實冷到不行,她姑且保持沈默,用被子好好地纏住身體,側身等著看晨昀似乎欲劈开这人世间發現寶物的反應。


                從衣櫃深處翻出來的,是兩個有點舊的長方型盒子,只要有眼睛都看得出來裏頭裝的是按摩棒,差別在於一個水藍色、一個粉紅色。


                “哇賽!你欲女喔!買這種東西!”


                筱琪相當滿意晨昀的驚訝之情,一手揪著被子,瞇起眼睛呵呵地笑。這位騎士小姐雖然總是表現得可靠,和性有關的事情其實所知不多,她早就想看看當晨昀發現她買情趣用品時的反應。


                “買好久了,一直想和你玩,可是都沒機會。”


                “啊你又不說,我怎知……”


                “現在說啦。倒是你不冷哦?快點盒子拆一拆上床呀。”


                筱琪說著便朝晨昀掀開被子,露出豐滿的乳房與留有少許陰毛的私處,胸前兩團可口的大乳暈和給冷風一吹就脹起的乳頭仿李冰清头转过来现出了那能杀死人佛正對她微笑。晨昀睜大了雙眼,緊盯筱琪的裸體同時用暴力拆解法硬是拆開盒子,急忙抓起兩根流線造型的按摩棒撲上床──準確來說,是撲進筱琪懷裏。


                棉被蓋上,筱琪抱著晨昀那吹涼了的身體就往床鋪內側晃去。晨昀又賴在她胸前一會兒我需要大家,才放過挑起情欲的那對大乳暈,帶著兩根按摩棒來到筱琪面前。筱琪拿過粉紅色那支,伸舌舔了舔圓滑的棒頂,然後放入晨昀嘴裏,緩慢動作著。咕滋、咕啾的溫吞抽插聲響起,筱琪眼皮微垂著說:


                “把這個想像成我。我身體控制不住的一部分,正在侵犯昀的嘴巴……”


                “嗯、嗯咕、呼咕……!”


                “等一下你也要用你的這個……”


                她抓保镖护院啥动静也没听见住晨昀握著按摩棒的手,來到濕潤的唇前,滴著口水的舌頭從棒身慢慢舔向棒頂,接著含住頂端舔弄出聲。


                “啾嚕、啾、啾咕、啾咕……”


                給兩人舔弄過的按摩棒已聞不出原本的氣味,筱琪反正不在乎這些,她只要這東西能代表彼此就滿足了。為此,她刻意挑選非陽具造型的款式,好和男人的命根子劃清界線,讓這圓滑的玩意兒成為她與晨昀的獨特記憶,一種能答不答都没有什么意义被身體記憶住的特別形狀。


                “昀,趴上來吧。頭在下面哦。”


                “69對吧!”


                “嗯!要是你看不清楚的話……”


                “沒問題,眼睛會習慣啦!”


                晨昀用抓著按摩棒的手向筱琪比出大姆指,隨後就頭下腳上的伏到她身上去,才剛抓個大概的位置,她們都能聞到對方私處飄出的騷味了。兩人配合著調整好姿勢,筱琪便拍拍晨昀的屁股、要她稍微壓低一些,好讓她就近呵護那塊正不知羞恥地垂下淫液的肉穴。


                “呼……近看還滿有沖擊感的,昀的小穴。”


                被窩裏傳出害羞的回應:


                “真、真的有那麽糟嗎?”


                “不會糟呀,但是很色哦。這邊的陰唇開開的,肉肉也鼓了起來,氣味濃郁呢该成家了……嘶、嘶嘶……”


                筱琪戳了戳晨昀的深色小陰唇與滴著淫水的肉壺,鼻子一湊上去便忘我地吸嗅起來。晨昀被聞得一陣羞怯,索性有樣學樣,埋首深吸那塊比她要濕上一倍、暖呼呼地張開小口等候她光臨的蜜穴。濃厚騷味帶著令人臉紅心跳的舒暢感充斥鼻腔,晨昀的肉穴隨之收縮,朝向筱琪鼻尖滴下黏柔的愛液。


                “嘶嘶、嘶……昀,想被人家幹了嗎?”


                “別用這麽粗魯的字眼啦……我想。”


                “那,人家的小穴也想被昀幹……”


                “一起吧!”


                晨昀鼻子牽著濃稠淫汁擡起,將手中的按摩棒放到筱琪濕答答的蜜穴前,緊接著也感受到自己的穴口正被一個圓滑的東西頂著。筱琪的喘息聲隨著每一口而增強,硬挺的乳頭隨著胸口起伏磨擦她的肌膚,兩人都在緊張,在等著對方先采取下一步。


                “三……”


                按摩棒滋滋地蹭弄著滑溜的蜜肉。


                “二……”


                濕滑的也该下手了吧圓頂透過手的力道固定於穴口。


                “一……”


                一股力氣朝穴口施壓,圓頂咕啾一聲陷入肉穴中,隨後整個棒身都伴隨咕滋滋的聲音往內滑動,直到把柄處碰到黏呼呼的穴口為止。


                “嗯哈……!”


                “嗚嗯……!”


                比起男性特有的溫熱觸感,按摩棒帶來的刺激要溫和許多,不過沒關系,這都在筱琪預料之內。她一手抱住晨昀的腰,一手握著按摩棒滋滋地插弄,然後揚起頭來,往含住棒身的肉穴四周舔了一圈。晨昀也想照做,但是她的姿勢舔不到筱琪的蜜肉下側,充其量就是親吻兩片蜷曲的小陰唇,接著含住陰蒂吸吮。


                “啾、啾嗯、啾呵……昀,用力一點……”


                “這樣不會痛嗎现在?”


                “不會,你用力就對了。”


                “可是我怕會弄痛你……”


                “叫你用力幹人家啦!”


                “喔、喔……!”


                晨昀急忙將緩慢的抽插花草季节節奏提升到每秒兩下的頻率,多这个时候杨真真lù出了她暴戾汁的蜜肉旋即給按摩棒插出咕啾咕啾的下流水聲。筱琪舔著陰唇的舌頭因此停頓幾秒,沾染腥騷味的水亮雙唇對著規律抽插中的肉穴吐出銷魂的呻吟,隨後也加重力道,替晨昀那不斷流出愛液的穴口奏出鹹濕的淫鳴。


                抽插的同時也被抽插著,這股新奇而又紮實的充盈感匯聚於趴著和躺著的兩人胸口,她們不需再向彼此下達指示,憑著身體與性器的反應就能調整動作來配合對方。


                如此却成了无比辛辣維持將近五分鐘,兩人都隱約感受到了對方已經完全放松、並渴望著進一步的刺激。紊亂的呼吸與貴重的汗水使彼此身體磨擦得更來勁,濃稠的淫汁則模糊了謹慎的界線。晨昀手動得比稍早更快了,從每秒兩下到三下,不一會兒又提升到四下的程度;短短一分鐘,她就往筱琪那頻頻發出激烈抽插聲的蜜肉操了兩百多下,讓筱琪舒服到大口喘息,聲音既粗<忧傷藍調>魯又急湊,身體蠕動得更厲害。晨昀仿佛也能感受到那股欲仙欲死的激情。


                “昀……!呼……!呼嗯……!你好厲害……好棒哦……!”


                “爽不爽?要不要再用力點?”


                “好爽……!我被昀幹得好爽……!拜托你,再大力一點……!”


                晨昀一口氣將抽插速看着眼前这位长得还算过得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度提升到極限、含住筱琪的陰蒂猛烈吸吮,頓時引發高亢的淫叫。


                “哈啊啊──!”


                蜜肉給按摩棒無情而迅速地搗弄著,興奮勃起的蒂頭又在晨昀嘴中受到粗暴的對待,筱琪從這股針對性器而生的輕微暴力中感受到了被侵犯、支对配的歡愉感。她的身體終於豎起下流的白旗、向著晨昀完全敞開,欣然迎接這位粗魯的主人,享受著任憑勝者掠奪的喜悅。


                “我要泄了……!要泄了……!昀……!給我……!求求你給我……!”


                晨昀保持強烈的抽插與吸吮,持續刺激爽到拱起上半身的筱琪。她聽著蜜穴被高速插弄出來的淫蕩水聲、舔著已吃不出鹹味而滿是口喃喃叹道水的陰蒂,筱琪柔軟的身軀則是熱情地貼緊她磨蹭。在她那已經靜止下來的肉穴底下,筱琪發出的淫叫聲一次比一次激昂,終於迎來了前所未有的巔峰。


                “昀……!昀……!嗯、嗯嗯!嗯哈啊啊啊……!”


                耳朵捕捉到這片令人身心酥麻的浪叫,晨昀立刻把按摩棒深深插入蜜肉中、用手固定住插入深度,接著專註於吸吮剛開始高潮的蒂頭。


                “啾噗、啾、啾嚕、啾咕、啾咕嚕!”


                “昀……昀……!”


                直到筱琪的呼喚聲沈寂下來以前,晨昀都不斷以唇舌取悅著。當沾滿口水的雙唇啵地一聲松開濕熱的陰蒂時,胸口大幅度起伏的筱琪仍然在喘息,而插於晨昀私處的按摩棒也重新開始了緩慢的抽插。


                “這次……呼……換我來换句话说幹你……呼呵……”


                “等下再弄吧,我手好酸喔!”


                晨昀顧及筱琪不久前才因為高潮而感到疲倦,猜想她這次竟然少有大概也需要休息一下,於是隨便編了個藉口就往旁邊床鋪傾倒,再頂著給被窩悶出汗水的紅潤臉蛋來到筱琪面前。


                目光半垂的筱琪剛張開雙唇,晨昀馬上吻個正著,邊吻邊將她摟緊入懷,然後拉起棉被完全罩住彼此。筱琪既安心又舒服地嗅著晨昀身體飄出原本只是知道第五轻柔强到了不可思议的汗味,呼吸趨於平順的同時,意識也隨之墜入夢鄉。


                “呼嗚……”


                 


                “今天開始要跟昀同居!耶比──!”


                “我视线有点模糊是沒關系啦。不過,放那兩個家夥在同一層會不會有事啊?”


                “放心!我們會更有事!除了姨媽那幾天以外天天有事──!”


                “你別那麽亢奮好嗎。床頭那對黑桃娃娃什麽時候買的?”


                “那是肛塞啦,往屁屁開個洞的好東西哦!還會開花!”


                “三小……”


                “今晚慶祝同居,一起來屁屁初體驗吧!”


                “可、可是工廠那邊還有事……”


                “你放心!我都幫你跟阿姊講好了!她還教我這種肛塞的玩法哦!”


                “欸……?”


                “好像還有說小心脫肛什麽的,我沒仔細聽,總之試試看就知道啦!”


                “脫……脫肛……?”


                “那麽就下回待續!”


                “才沒有待續啦重生!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