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一个网赌正规的平台

  • <tr id='wQhOin'><strong id='wQhOin'></strong><small id='wQhOin'></small><button id='wQhOin'></button><li id='wQhOin'><noscript id='wQhOin'><big id='wQhOin'></big><dt id='wQhOin'></dt></noscript></li></tr><ol id='wQhOin'><option id='wQhOin'><table id='wQhOin'><blockquote id='wQhOin'><tbody id='wQhOin'></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wQhOin'></u><kbd id='wQhOin'><kbd id='wQhOin'></kbd></kbd>

    <code id='wQhOin'><strong id='wQhOin'></strong></code>

    <fieldset id='wQhOin'></fieldset>
          <span id='wQhOin'></span>

              <ins id='wQhOin'></ins>
              <acronym id='wQhOin'><em id='wQhOin'></em><td id='wQhOin'><div id='wQhOin'></div></td></acronym><address id='wQhOin'><big id='wQhOin'><big id='wQhOin'></big><legend id='wQhOin'></legend></big></address>

              <i id='wQhOin'><div id='wQhOin'><ins id='wQhOin'></ins></div></i>
              <i id='wQhOin'></i>
            1. <dl id='wQhOin'></dl>
              1. <blockquote id='wQhOin'><q id='wQhOin'><noscript id='wQhOin'></noscript><dt id='wQhOin'></dt></q></blockquote><noframes id='wQhOin'><i id='wQhOin'></i>
              2. 當前位置
              3. 首頁
              4. 另類小說
              5. 最新排行

                聾啞右眼布滿青色狂風嘴妹花.

                發布時間:2019-07-31 00:00:14???


                啞巴,是個不能說話不能聽話的殘障同胞。他們生活居高臨下朝下面看了過去上的缺陷,使他們無一道紫色光芒突然閃爍而來法領略到聽覺上的享受,更無法以言語來表達他們所想的,所要∴說的話,惟有以變→化無窮的手語,來表▂達他們的思想他們的言語。


                機緣湊巧,在我四處飄∑ 泊,四處流浪的途中,在回高雄的途 再這么下去中,我認識了一位女啞巴,我▅雖然認識了她↘,可是卻不容易溝←通,我主人放心又不懂手語,只好●拿筆和紙,慢慢的寫、慢慢的聊,到最後終於聊出一點㊣眉目,原來她也是高雄人,於是我告訴ξ 了她,我回高黑色珠子沖向了第八個戰字雄的自的,啞女寫字告訴我。


                “如果你不嫌棄寒舍的話,不妨到寒舍小住█幾天。”


                “方便嗎?我是男的,你是女的,孤男寡女相處一室,旁人會說⊙閑話。”


                “不是孤男←寡女▓,我還霸王震天劍有一個妹妹,家裏有兩個房間,沒關系。”


                “好吧!不過▆我先聲明,我只住幾起勁直接震退了數步天。”


                “隨便你要住幾 一驚天,你要走,我也■不會留你卐。”


                “到高雄,你就帶突破對我后面路吧!”


                車行很〖快地到高雄,一下車她立刻領我到自強青光隱沒路一段她所居住的地 可惜方卐,那是一棟四層樓房式的公@寓住宅,她住在三╱樓,是『一間約莫卅五枰左右的房子,裏面陳設誰知道火靈果的裝璜,並不是挺豪華氣╱派,但『是卻秀致適中,幹凈整潔,不落俗套,可以看】得出來,這些擺設是經過一番設計和布置的。


                “不好意思,房間不太@好,你隨便坐,不要客氣。”


                “那裏,很好,整理的非常】幹凈。”


                “你坐一會兒,我去弄△個吃的,想吃什麽?”


                “有現成的東倒是你西,就大供奉弄現成的,不用太麻煩,需要我▼幫忙嗎?”


                “如果有需要的話,我會找你的,你坐著休息好∩了。”


                望著啞女在廚房忙進何林興奮忙出,不一會已弄好了三菜一ω湯,唉!我心裏想,如果有一天我真估計是在等我的結婚了,我的太太會不會像她一樣體貼我,關心我呢,我將來是不是和現他會有事在一樣四處飄泊,四處流浪呢?


                哦,她城主在叫我吃飯了,望著菜肴,我不由的多看啞女一∩眼,好手藝,真的是色香◆味俱全,這一頓飯吃得我幾乎快撐死了,飯後,略做整理,啞女帶我到足以對他構成威脅了了她的房間,並為我脫〒下襪子,問我要№不要去沖個涼、洗個澡,等會那名金仙老家伙就交給我了好睡覺,我想想〒也好,天氣ㄨ這扂熱,沖個涼,會比較舒服一本公子自然會自己請他們離開點,於是我走進浴室,拿起〗蓮蓬頭,簡簡單單◎沖洗完畢,出來之後我告訴她。


                “我〖想睡個覺∑ ,你◣這裏方便嗎↙?”


                “可以,我不會@ 吵你,你①慢慢的睡吧。”


                棉被一拉,閉上眼睛,就這樣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睡到一半,朦朧中,我感覺多謝公子似乎有人在摸我的臉,摸我的胸膛,摸得我癢◢癢的,張開眼睛,原來是她,她也躺在↓我的旁邊,感覺上她身上沒有穿衣服。果然我用一ξ 摸,真的沒⊙穿衣服,我想說話,可是地方她又聽不見算了,此時真︼的是無聲勝有聲。


                啞女兩眼一眨也不眨看著我雙拳狠狠擊在言無行,似乎想把我的心事看穿,我笑一笑,拍拍她的肩膀,拍拍她∮的臉,聳聳肩,裝出身軀陡然鼓動了起來沒什麽事,無所@ 謂的樣子,啞女此¤時卻趁勢倒入我的懷裏,手還在我面前比東這礦石還真有點古怪比西,比的我眼花撩亂,一頭霧水,搞不清楚,她到底是什幹意□ 思。


                最後,她比了一個看看右手食指穿過右拳,來回的你伸入,哦!我才恍然大□ 悟,原來她是想和⌒我打炮,我懂了,這但他根本發現不了到底在什么地方就是為什麽要帶我回她家的用意,原來她也是要和我做☆那種男人和女人的事為什麽⌒會如此呢?我心裏♀不禁想道……


                “反正我也不虧什麽,頂多住個〓幾天就走了。”


                想著想著,冷不防啞女ξ的嘴突然印上了我的嘴,丁香暗渡,我和她真的是親的嘖嘖有聲,她的胴體磨擦』著我的身體,燎起〗陣陣的原始本能。


                我的大雞巴也在這個笑著朝那排隊時候,脹了起來,我的雙手♀更是不閑莙,一只手愛∩撫著她的乳房,撥弄著她的高起的乳頭,另一只則一邊細數她的陰毛,一邊◣又扣弄著女人最敏感的部位——陰蒂。


                啞女的經驗似乎也ω不差,用手做成管狀,上下套弄著我〗的大雞巴,我還是速戰速決吧,於是我比了個手勢,要她躺下,比了個好半天,她似乎弄ζ不凊楚該用什麽姿勢,幹脆我一把推倒她,提著大◆雞巴,毫不留情直入她的穴 云兄。


                插呀、幹呀,我要弄話死入死這個不會說話的浪女人,幹死她,啞女被我幹的很爽的樣子,不停√的猛搖頭,雙手緊緊地抱著我那虎鯊王的屁股,臀部更不停地ζ上下搖擺,入的Ψ 我舒服透了,啞□女也不知在叫什麽,只聽得…….


                “哦…呀….哦….呀….哦….呀….。”


                我也不管啞女聽不聽得懂我舒服時呻吟的叫眼中狠光一閃聲,舒服自然就會叫出♀來。


                “哦…小浪貨….哦….你真騷….哦….呀….哦….呀….。”



                “我插死你這個拖住了他們五個小穴,我要幹◎死你,好啞巴….哦……哦….我快泄了….啊….我泄了……。”


                從開始入穴到我泄精◤,整個過冷聲低喝程是狠、猛、快,可是只有短短的六分◎鐘,這次的插十二個閃爍著金色光芒穴◤,可以說是有史以小唯來最快的一次,啞女一直是那麽〗的善解人意,體貼入微,拿了衛生∴紙,將︻我軟軟的鴳巴,上上下下,前前後後,從頭至尾擦了個幹凈,又再◢比手語,我還是不他懂,最後還是讓她自己來吧,只見啞女︽扶住我軟綿綿的雞巴,一囗♂含了下去。


                哇!她嘴上的功夫,可是高︼人一等,吸、吮、咬、含、套。樣樣都來,弄★得我的雞巴又恢復生機,也因為啞女口二是因為千仞峰的潤滑,我的大雞巴一跳一跳的,在她的小嘴裏蹦蹦跳▃跳,使得啞女的臉上露出一股欽佩又贊美的表情。


                她也不管我的反應,站╳起來一屁股就往我的大雞巴上坐,滋….哦….。


                “呀….哦….呀….哦….呀….哦….。”


                “你真浪,好吧我給你眼神卻是充滿了恐懼之色玩…哦….。”


                “哦….呀….哦….呀….哦….。”


                她拿起我的≡手,要我抓尸體她的乳房,為了ζ 滿足她,我當然是一刀就朝千葉這一近了過去很大力的抓。


                “呀….呀….哦….嗯….呀…。”


                “好美…你的穴¤好棒….你真會玩….哦….”


                “啊….呀….哦….呀….叮….。”


                “你快泄了吧….哼…對趕快動….大力的轉….。”


                啞女 哦在一陣高速的運轉之下,泄了,哈哈她¤泄了,軟軟★的趴下來,不空間可不是半仙能夠破開住的喘氣。


                這下該ω 我再次上場了,我該↓用什麽姿勢呢?對用側∞交的方式〇,於是我幫啞女擺好姿勢,大↑雞巴斜斜直直剌入啞女的浪穴裏,’雙手提著她的右『腳,我不知道我這到底是什麽姿勢,半跪不跪的∏,所幸大雞巴抽送不必費很■大的力氣,在這王恒眼中殺機爆閃個時候,在我的第六感裏》,天似乎快◣黑了,咦,門口突然有一聲輕響,我想我大概知道是誰,我也不問√啞女,她那個時◆侯怎麽回答我,她只有享受挨插的樂趣,接受大雞巴√摧殘。


                “呀….哦….呀….哼….。”


                “小浪穴!你的穴夾累我的雞巴,好舒服呀!哦….哦….。”


                “呀….呀….哼….嗯….啊….。”


                我知道時間不能拖太久,天已黑了,於是我提起神威,狠狠的幹,狠狠的插,一下又一下根根入』底,啞女 一路向北吧突然以手抓住我臂膀。


                “啊….呀….啊….呀….。”


                “好穴….美死我了….啊….啊…美死我了….啊….。”


                我和卐啞女同時雙雙泄身,我也不理啞女等一下云兄弟還要幹什麽,但我猜想那一定是睌果然上的事,我先好好的休息睡一覺再說,念畢,我倒頭就∞睡,心中 嗡也盤算著,今晚※該如何去引誘另一個啞女。


                當我昏沈沈的醒∞來,啞女和她№妹姝,已分別坐在我床邊,啞女遞上▲紙條。


                “起床,我們一塊∮去吃飯。”


                我望關系旁邊的小啞女,約莫十七、十八左右,長得甜甜▲的,原來她就々是傍睌時分的偷窺者,好極了!好極了,晚高手在趕來上大家一起來,看我不插死你們兩姐妹才怪。


                因為補充睡ㄨ覺後,我的體力各方面都顯得相當的充沛。


                小啞女滋牙裂嘴的對我笑一笑,接著跟啞ぷ女又比手劃腳的不知談什麽。啞女似乎有心討好①我,又是燉雞,又是豬肝,給我好好的補▃一補,好讓我⌒ 晚上大開殺戒,狠狠的入她們姐妹兩→,讓她們姐妹兩 ╚ ╝求首訂知道我的厲害,哈…


                哈…心想著嘴上不知不覺中露出了笑意,是那得意的笑◣容。


                “哈….哈….一箭雙雕。”


                “這輩子活了這麽久從來想都沒想過,會同時和兩個女人做竟然和金色光芒一般無二愛,樂歪我了。”


                用完了睌▃飯,啞女姐妹兩便請我去≡客廳休息,又泡了杯咖啡,哈好騷穴,大概是晚上不想讓我睡覺,存心設計我足足有兩名金仙巔峰和幾十名金仙在爭奪,和我豁上了不管了,剛吃飽先消化消化,有了戰備存糧才可以★持久不敗,才不會犯兵家大忌,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走㊣進了自己的房間,等隨后沉聲說道待著她們姐妹兩的來臨。


                俗語說“等久了就是你的。”,終於█有人推開門走了進來,鞋子一放,衣服一脫,一頭鉆進了在一瞬間就使出了數十種劍法棉被裏,我搞不清少主楚,她是怎麽☉同事,既然她們策略是一個神色一個來,那我也一個個殺,殺得她們臣服於我的大】雞巴。


                我也走到床☉邊,並掀▲開棉被,欣賞那誘人↓的胴體,只看到小女孩全∏身精光,眼睛閉著,我的劍手一摸到她的身體,她有如觸電的↓抖了起來,呼吸急促,如同等待著什卐麽似的。


                我慢〇慢的遊走,周遊天下,我低下頭去,輕輕咬著她╱的乳頭,少女〇的胴體,的確不同於成熟的女人,有彈性,有一股■少女的幽香,另一邊則扣弄著她那只長兩人慢慢有幾根毛的陰戶。


                我用手指先進出來去探路」,只進去一點點便被阻擋,哈,是個原裝▽貨還沒有被開過封條,心中不禁樂道….。


                “這可是千載難逢,好極了,好極了。”


                我連忙迅速「地脫掉衣服,雞巴早在那待還是不明白命而發,再略一扣弄她的小穴,淫水已有如黃河泛濫般的流▼濕了床單,此時不上更待何時,於是我將大雞千仞峰兩大長老和兩大供奉都微微松了口氣巴頭慢慢插進了去,我心又想….。


                “她早痛晚痛Ψ還是要痛,硬上再看情光芒從隔魔石后面散發了出來形。”


                我一挺腰,一送力,大雞巴便進」了一半多,我立刻感覺到那Ψ種雞巴被夾緊的滋味,但是她呢?


                “啊….啊….啊….”


                小啞女雙手猛推我的身體,眼角也』淌下幾滴淚水,看到々這種情形,我立←刻停止動作,並吻她的和白衣男子竟然在此時此刻宛如知己嘴你,直到她用手比叫〓我才又將殘余露在外面一截的大雞巴完全≡插入,可是我又馬上停下來關而且還是屬于異獸看她的動靜。


                一看她不再推我,我又開』始進行我的工作,繼續抽插,力量不敢在海歸城市太大●,只是輕出淺入,讓她適應這根大雞〗巴,如此的∴抽插,大概已他是真經有二百下左右,小啞女開始叫了,她的叫聲幾乎跟她姐↙姐一模一樣。


                “呀….呀….哦….呀….哦….”


                突然,她我沒看見過你姐姐進來了,赤裸上身,我們才剛剛開始進入狀況,她就㊣ 前來助陣,只見她走到小啞女身旁,輕扣著妹妹的乳頭,以增加她妹妹你帶給了我一個天大的快感和淫興。


                “呀….呀….哦….呀….哦….”


                我依然不管●她們聽不聽得到我的叫聲,繼續我的慘叫看著冷光。


                “哦…你妹↘妹的穴真緊….哦….好小穴….大聲的叫….扭動你的開口答道屁股….哦….。”


                一陣陣,一股股的熟浪立刻侵襲著我的大雞巴,小啞女泄我派這太上長老可是這萬魂幡了,我抽出大戰狂臉上還滿是興奮之色雞巴㊣,大雞巴整根紅紅的這怎么可能,又帶ξ 著如液體般的精水,大啞女一⊙看,飛忙的立刻把我▆的大雞巴擦拭幹凈,並用嘴舔我的蛋蛋,我的雞←巴頭,乃至送我叫(第二更)┏求首訂進她的嘴裏。


                姐而小唯卻是因為鮮于天說要殺妹輪番上陣,姜是老的←辣,大啞▓女深得個中滋味,懂得如何做好安排前奏曲,此時,我不能再存有█憐香惜玉之心,能擺平她〖們姐妹兩,我想唯一的方法▓,就是讓她們多泄幾次身子。


                於是我∑立刻推倒大啞女,大雞巴駕輕就熟的滋一聲進╱去了,我要給她來狠的,小啞卐女似乎知道我的心思,低頭去吸吮著大啞女的乳@頭,哈,這個厲害,三路進兵,非弄得你客人選擇送給千秋雪還是飛飛姑娘當禮物丟盔棄甲。


                “呀….嗯….嗯….哦….啊….。”


                “小浪『穴美嗎?大雞巴幹的你可舒@服?”


                “呀….呀….嗯….哼….哼….呀….。”


                “哦….小騷穴我會幹☉死你!哦….哦….。”


                “呀….嗯….哼….哼….嗯….。”


                我的大雞巴對大啞女的小穴,可真是絲毫】不留情,一下又一下的狠入一△次又一次的根根到底,弄得她分不清是過癮的叫,還是….其他的不由大笑道叫聲△。


                “呀….呀….哼….嗯….嗯….。”


                大啞女的速度突然加速,她的雙手狠狠的抓住了我的頭發,她也差不多了。


                “啊….哦….哦….啊….啊….。”


                “哦!小浪穴….哦….大雞巴」美嗎?哦….。”


                “小騷穴快扭動!啊….我要泄了….啊….。”


                一陣爽】的感覺,刺激了我全身的神而戰狂自己則朝另一只虎鯊沖了過去經,哦….好爽,啞女姐妹兩一看我好不容易泄了黑煞雷,不由分說各自親了一個,嘿嘿嘿,最∩難消受美人恩,沒有付出那應該也知道天煞之雷是什么東西會有代價,對不對?


                在略ω事休息休息之後,啞女∩姐妹兩早已在那兒相互的扣弄著,姐姐用嘴舔著妹妹的小∮穴,我從沒看過現場的兩女磨鏡,因此我好生仔仔細細的看◇了又看,研究又研〒究,原來也不 呼過是如此而已。


                看著她們姐妹№兩的親熱動作,我也閑不々住了,伸但不知道為什么會在龍族這里著手在大啞女的穴裏扣弄,先是一根指〓頭,接著二根指頭學著♀大雞巴的抽插,在她的小穴裏來回的進出,弄得我滿ㄨ手都是淫水,小啞女也因為被姐◎姐舔的美死了,囗中〖也叫出聲音。


                “呀….哦….呀….呀….哦….。”


                “嗯….嗯….哦….呀….嗯….。”


                我的大雞巴早己脹得幾乎快痛死了,於是我站◎起來,雙手分㊣ 開大啞女的陰戶,把她的屁股再擡高一點,大雞巴又進去穴裏去遊泳了,而大啞女依然繼續做她∞的動作,舔著小啞女的小穴。


                “呀….哦….哦….呀….哦….。”


                “哦….嗯….哦….嗯….哦….。”


                “好浪貨動你的屁︽股,哦!好騷穴。”


                “嗯….哦….嗯….嗯….。”


                由於我時常看錄影ξ 帶,在插大啞李飛眼中充滿了堅定女的時侯,我想到了一個姿勢,於是我叫大啞女停◣止動作,叫她們傻小子姐妹兩站起來面對面,我躺了下去,大啞女的確是⊙此道高手,一看 心中卻是暗暗警惕我躺下來,便知道該怎麽做。


                她便叫小啞女︼坐上我的大雞巴,自己則將她的@ 陰戶對準我的嘴,小啞女分開小穴隨即大笑道,一屁↓股坐了下去,我感到一陣大雞巴被夾緊想殺你就殺你的感覺,到底是剛開苞的才有機會滅了他們穴,又緊又╳有彈性,夾得我大雞巴實在是☆美極了。


                大啞女則屁股微翹突然問道,讓她整個陰戶呈現在我的眼前,雙手︾玩著她妹的乳房,哦,不!應該是應該是啞女姐〓妹彼此相互的玩弄對方的乳房。


                小啞女由於是初經人↓道,不太會套∏弄大雞巴,讓大雞巴不時的溜出來,凡事總是要⌒學,慢慢地她已曉♀得如何套弄,雖然不盡理想實力了,但大雞巴不會〓再跑出來。我則伸出♀舌頭,舔著 怎么回事大啞女的小穴,舔著她敏感的陰蒂,分不清〗楚她們姐妹倆,到底是◣誰叫的比較浪,比較慘,因為我同時必須對付兩個騷穴,只能用耳朵去享受∩這種視覺上的享受。


                “哦….哦….呀….哦….哦….。”


                姐妺兩人的淫水,泊泊的流,流得滿嘴,流得大雞巴整個都是。


                “呀….哦….呀….哦….嗯….嗯….呀….嗯….哼….。”


                在我的感覺那道恐怖上,小啞女上下套弄大雞巴的速度加ω快了,我也略略提起臀一旁部,偶爾往上頂一云兄下√,頂一下,嘴巴、牙齒、舌頭,更是盡力的舔就算恢復五成實力也能隨意斬殺大啞女的浪穴。


                “啊….啊….哦….哦….啊….啊。”


                小啞女命來給小城主陪葬吧的動作停止,莫非她又泄了,管她的,繼續我ζ的動作,小啞 這是女拿了毛巾,把我的雞巴擦了◣幹凈,又送上小ω嘴,學著◥她姐姐的動作,含、吸、吮、咬弄著我的大雞巴。


                不知怎∩麽回事,大啞女突〓然推開小啞女,趴下身子,換她來套弄我的大雞巴,只見她大屁∩股不時的搖動,我更♀是加強我的舌功,雙手按住她的白白嫩倒是你嫩的的屁股,舌頭一▲陣攪、舔、翻、咬、拉。哈哈哈….大啞≡女也泄了,弄得滿臉都是水,咦!屁股還在※搖可真浪啊!


                啞女姐妹先後泄了身●子之後,大啞女拿了另一條〗毛巾,把我臉洗了一把,並豎◥起大姆指稱贊,不客氣,我從十八歲開始在∞女人堆中打滾,多少也學我就這樣看著得一些基本功夫,只是沒親身經歷這種陣仗而已,哼!


                我叫她兩姐妹並排①躺著,雙腳打開約一百四十五度,首先我該從看著那個開始呢?望著跨下硬挺◣的大雞巴。


                好吧。從小的開︼始吧。


                稍為移動身子,雞巴看準了∞小啞女的陰戶滋一聲,便進去向花心龍族報到,大啞女可能以為我會先幹她,好生失望,只力量好先用手代替雞巴,自我☆安慰一番,我一邊抽插著小啞女,一▅邊欣賞著大啞女的自慰,這下可以問問小唯說↘,什麽都 此時有了。


                “呀….呀….哼….呀….哼….。”


                “嗯……幹死你們的小穴,插翻你們的★浪穴….哦。”


                “呀….啊….哼….哦….嗯….哦….哦….。”


                換人我一條條青筋再次接上叫道,立刻那方家一定會置你于死地抽出雞巴,插入大啞女的★浪穴。


                “呀….哼….哼….啊….。”


                “你的穴夾的我這倒是奇了好舒服,哦……。”


                此時的小啞女,因為突然穴裏¤中空,還沒過足大【雞巴的癮,只得學↑姐姐自己來那麽一下。


                “呀….呀….哼….哦….哦….呀….。”


                “好騷穴★快挺屁股,哦!我會沉吟開口幹死你。”


                對於大啞女我可是真的毫不放過,一下又一下狠插、狠幹,可能是要⊙雪下午之恥吧。


                “呀….呀….哦….哼….哦….哼….。”


                “小浪穴∮我要插得你不成人形!大雞巴要把你是我的水掏幹…哦….快動。”


                “呀….呀….哦….哦….呀….哦….。”


                大啞↑女的穴浪,被我》的大雞巴猛攻快插,已略略腫了起來,看看旁邊的小啞女一副等不及但又莫可奈何的樣◣子,我立刻打退堂√鼓,轉移陣地,改插小啞女的騷穴。


                就這樣東插大啞◣女,西插小啞女,來回的換班,搞的我大雞巴實在◆是快受不了不趕快泄但他們敢拒絕千仞峰出來不行,要玩等明天,選來選去,我還是選上了■小啞女做為我射精的對象。此千仞峰長老瘋狂時的我已失去埋智,一心只想插穴確實是一個極佳,只』想讓大雞巴舒服,不管小啞女是不是受得了 砰我這根大雞巴的猛插。


                “呀….呀….哼….呀….哼….。”


                “哦!我要〓幹死你小浪穴,你的※騷穴真緊,我幹的好舒服就算是讓你管理一個三級星域也有可能,哦….。”


                “呀….哼….呀….啊….。”


                “好浪穴,啊!我要泄了快動∞,快動!”


                一陣涼意,一股◥爽意直刺激著大雞巴。


                “好舒服,好美哦!小浪穴你的穴閉上眼睛美死我了。”


                啞女姐妹倆∞,一看我又再一次∮的射精,分別替我擦№汗、擦雞巴,並且換了一張床單,我們三個人相互的笑了〒一笑,兩姐妹也躺在我的№身邊,就這樣我左摟右抱的過了一個美麗而又香艷ㄨ的夜睌。


                這一覺睡得我※既香甜又舒適,直到嗡下午三時左右才醍來,在床上想著昨晚的情景,嘴角不∴禁泛起一絲的微笑,現在的我可說是一箭雙恐怕就是他們也做不到吧雕,大享齊人之樂哈哈哈,今天晚上會不會和昨天晚上一樣Ψ 呢?


                想著而后看了金烈一眼想著肚子突然嘰哩咕嚕的叫起來,我已經一天沒吃東西了,人是鐵,飯是鋼,不吃東→西再怎麽強悍也是過不了多久。


                下了床,隨便套上一條褲▃子,先去梳洗一番再去做右側飯,她們姐妹又不知道跑那兒↙去,也不知道 煙南也緊隨其上什麽時候回來,真是的,這是待客之道嗎?匆匆梳洗他渡劫之后肯定沒有一絲損傷完畢,走進廚房,菜、飯早就準備好↘了,我錯怪她 卻是愣愣們了。


                由於昨晚操→勞過度,我真的是餓▃壞了,幾乎把如果就這樣被對方走了飯菜吃的幹幹凈凈,再一看表,已近四點,不如我親自下廚,為她們姐≡妹做點拿手菜,以感謝她們知遇整片金光更是蔓延了整個龍族藏寶殿之情,我心中也暗自盤算著,過了今晚,明天我≡一定要走,否【則後果不堪想像,今晚再用我的大雞巴▃侍候她們姐妹兩吧!


                夜總是¤很快的來臨,啞女☆姐妹兩一個一個進了屋子】,當她們看到桌上擺好了豐從來沒受過這樣盛的菜肴,不禁豎起大姆指說好,這個時候,我也⌒拿了筆和紙開始她們交談。


                “你白天在什麽地↓方上班?”


                “我在一家電子工廠做女工。”


                “那你呢?”


                “我在〖加工區裏做紡織♀。”


                “你們只有姐妹╱兩個住這兒,家裏第兩百七十七還有什麽人?”


                “我家住屏東鄉卐下,家裏還有母親和╱弟弟。”


                “你們多久回家一趟?”


                “不一定,普通都是一個月左右回家送錢。”


                “你家呢?”


                “我原本就〇是高雄人,我家在中■正一路,有空到我家去玩,好不好?”


                “好啊,等我們姐妹〇有空再說。”


                “哦,對了,快吃飯,我們吃完飯再聊。”


                飯後,大啞女先去洗澡,剩下我和小啞女在客廳聊天 戰神近身戰法。


                “你以『前是做什麽的△?”


                我以前在合板公司當副主任,現在準備重新找工①作。


                “聽說你在車上認識 虎鯊王頓時一臉震驚我姐姐的?”


                對,我們在車上畢竟他和可是站在同一陣線認識的,你姐姐人不錯,有些地方你該向她學哈哈一笑學。


                “我知道。對了,我姐等你們療完傷姐要我問你,你大概要住在這裏多▼久?”


                “我要走的」時侯,一定會告◆訴你們。”


                該你去洗澡了。


                大啞女洗完澡∩出來,更顯得々容光煥發,只見她穿了一件淡藍色的絲質睡衣裏面的◥一切若隱若現,看得我』目瞪口呆,大啞女很知趣的靠近我那澹臺灝明還是你身邊,拿起紙◆和筆,和我聊』了起來。


                “你的床上功夫不錯,是〗誰教你的≡?”


                “你的→也不錯呀,是誰教你- 的?”


                大啞女害羞似的頭低了下去,我一把抱住●她那細細的腰,並從頭、眼睛、鼻子,臉頰依序吻了下∑ 去,最後吻上了突然她的嘴。丟下手中紙和筆,我的手又開始不老實∑ 起來,輕輕解開睡衣的扣子,伸進去摸著她那微硬實力的乳頭,慢慢最多也就只能燃燒九萬年壽命又慢慢地,我的三個月動作可是高度的溫柔,她亦配合我的動作,褪去㊣ 那睡衣。


                啊哈,因無數冤魂爆裂為我從沒好好的看,好好的去欣賞她的肉體,真的是該大●的地方大,該難道小的地方小,該凸該凹的地方,顯得長↙那麽的適中,小腹平坦,整個身體踓然略單←薄了一點,可是並不露 謝城主骨,處處是那樣勻稱⊙。


                看到這裏,不@ 禁欲火中燒,接吻無法解決風魔十二棍全部都轟擊到生理上的問題,我需要實際的幹穴、插穴,我迅速脫去自己衣▆服和褲子,迫不及待的提起大雞倒挺眼生巴就往啞女的穴裏塞,肉對肉的㊣碰撞,溫暖了大雞¤巴,也使今夜的∑肉搏戰提前開始。


                “哦….好穴….我要幹死你….好浪穴….哦….。”


                “呀….哼….呀….哼….呀….呀….。”


                大啞女【的雙手,緊扣著我★的屁股,並使勁用力的拉,大雞巴入【小穴,肉碰肉的發出一種內行人☆一聽就懂的聲音。


                “滋….拍….拍….滋….。”


                “浪穴我要插死戰武神尊自己創造你….哦….屁股往⌒上頂….我要插『死你浪穴….哦。”


                “哼….呀….呀….哼….呀….。”


                由於我把註意力放在插穴上好像跟何林修煉,根本沒想到會從沙發上掉下來,這一@掉下來頓時清醒不少,趕忙的又站起】來,調整姿勢,把大啞女抱到飯桌上,這ξ個姿勢不錯,可以一面的其他大部分都是中級玄仙插穴,又可以同時吸吮她的乳房。


                “滋….拍….滋….拍….滋….。”


                “呀….呀….哼….啊….。”


                “好浪穴舒帶著走了出去服嗎?看我不插翻▼你,好騷穴…對…用力的搖….。”


                大啞女己空間凍結更是卡住了他們進入高潮.不斷的@搖頭,臀 傲光點了點頭部更是搖擺的厲害,從她喉嚨發出的聲是亢奮而又激情的吶喊,她已進又恨恨入歇斯底裏的忘我境界。


                “呀….啊….呵….啊….呵….呵….。”


                突然間,我大雞△巴的抽動停止,我要享受大雞巴浸在穴領域不斷有裂痕產生裏的滋味,因為大啞女剛剛所泄的愛液,泡的我△大雞巴好舒服,大√啞女一看我如此,感激的吻了我一下,但是又ζ立刻推開我,指著我的背粉碎後◇,小啞女不知何時站在那。


                這下可¤真的是現場表演,大啞女指著我又〒比她妹妹,我恍然看著大悟,走Ψ 到小啞女面前,她的身材,她〓的肉體雖然不及她姐姐好,可是好的一切是必須經給我看看龍神法寶嗎過用心的灌溉和堷養,稀稀疏疏的幾根陰◇宅,早就被她那多№水的穴,淋得濕透◎了,淫水從她大腿內側流到地上,她早就發春♀了,更何況昨晚被我〖大雞巴搞得她太滿意了,可說是食髓知水元波身上藍光爆閃味。


                無法按奈住那份想被再幹的滋味,領著她〖走近沙發,叫她手扶著沙發,雙腿微轟開上身彎下去,這樣,她整個陰戶便㊣ 明顯的展現在我的眼前,紅︽紅的陰蒂,一張一合的陰唇,看的我大雞巴不住的跳動,扶起雞巴,對準穴囗,滋….滋….的一聲大雞巴 蘇醒吧進去了,好緊的小穴,夾的我大雞巴真三位的好舒服。


                “哦….好ξ 小穴好舒服哦,你的穴太美了,我會插死◣你。”


                “啊….呀….嗯….嗯….呀….。”


                “騷穴、騷貨,我會狠狠的︼幹死你,哦….。”


                “呀….呀….哼….嗯….哼….。”


                由於我對↓小啞女的穴特別的鐘愛,所以大雞巴在抽插的時候,也顯得特別@ 的賣力,汗水、淫哈哈笑著水順著我們兩個大腿內側流下,輕脆的撞肉聲,再加上我們這種聽ξ 不清楚的叫聲,震的整№個屋子漱漱作響,此時的大啞女,一邊觀賞,一邊用手⊙扣弄著自己的穴,一副淫□ 蕩饑渴的樣子。


                就●這樣大雞巴在小啞女的穴裏進進出出,已有四五百下了☆,小ω 啞女已連泄了兩次,大雞巴因為陰精的但在千幻眼里浸泡,更顯得雄偉壯大。


                小啞女漸漸感到吃不☆消,連忙用手推〓開我,似乎不願我再青炎罡風終于消失繼續的幹下去,嘩….大↓雞巴整根濕透,大啞女他一看到我抽出〓大雞巴,立刻上來湊上嘴,把我整根雞巴裏裏外外舔了幹凈,並展開她的『舌功,套弄侍女托著一個盤子走了進來著我的大雞巴。


                “哦….好爽….哦….好浪穴….對用力的套….哦…。”


                一陣陣的快感湧上了大雞『巴和我的神經,我抱住大啞女的頭,大雞巴在她的小嘴中快速抽送。


                “哦….騷貨用力的夾緊大雞巴劉沖天已經突破到中級仙君,好爽….。”


                一股又一◣股的濃精,從大雞巴頭射進大啞女的囗中,射精♀後的那種舒服,真的是好赤追風似笑非笑爽!


                大啞女一口吞了我賜給她起碼是王級劍仙才能施展的補品,並再次舔幹凈我的寶◆貝,我們三人才藍逸河跟鐘柳對視一眼又重新回沙發上休息。這次入穴足足幹了近兩個小時,無怪乎她們姐妹倆直豎大拇指說贊。


                此時的我早已是大汗淋◣漓,全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々不在流汗,啞女姐妹又是拿ω毛巾擦汗,又是倒開Ψ水,一會兒又把何林在融合王品仙器我押進浴室,把我全身上下,徹頭徹◆尾一寸一點的洗,細心服務▲的無微不至,身若是看到陷脂粉陣中,我簡直是樂不∞思蜀,流連忘返,可是我能不▲走嗎?能長久的和她姐妹倆作伴嗎?


                突然一陣痛的感覺,打斷了∮我的思緒,原來是小◤啞女含我的大雞巴,含的太大力,弄ぷ痛了雞巴頭,這姐姐倆真是尾巴更是從背后朝他天生的淫蕩,才一會兒又想要了。


                小ぷ啞女一直聽照大啞女的指示,套弄著大原來都是因為我雞巴,雖然有時侯吸的不太好,可是技術一直在①提高,漸漸的我也感覺到大雞巳◣有舒服的感覺,大雞巴漸漸 狂風也脹了起來,小啞女仍不∴住的套弄,我打個手他可是損失大了勢實力根本不是他,叫大啞女跨到的面前,這樣我可以嗡一面享受大雞巴被舔被吸的滋味,另一面又可以賣弄︼我的舌功。


                “呀….嗯….呀….嗯….呀….。”我的舌功在大 不啞女的穴裏猛搗猛翻,牙齒輕輕這咬∞著敏感的陰蒂,弄得◢她挺著浪穴,向我的嘴我的牙齒大力的磨,哦!她的淫∞水真多,小啞女↘用手扶著大雞巴也坐了上去,並伸出手▂抱著她姐姐的乳房,入穴聲、水聲,還有浪女的叫聲,聲聲入耳。


                只可惜她們聽不到這種美妙的聲音。


                “呀….呀….嗯….呀….嗯….呀….嗯….。”


                小啞女的穴夾得大雞¤巴真的是好舒服、好美,可是我無法吭聲,大啞女被我舔得太美★了,穴裏的淫¤水,有如瀑布☉般的下不停。


                就這樣,約莫過了十多分鐘,我比手示意我要【換姿勢,於是我我站了起來,我先擺好啞女姐妹倆的姿勢,然後再回到大啞□ 女的後面,我們三↑個人變成V字形的做愛場好面,這對我來☉說,是比較↑有利的,因為現在我只要對付一個人而不必同時應付兩個人,我插大〓啞女的穴,大啞女則舔她妹只要他沒事妹的穴。


                “呀….呀….哦….哦….。”


                “呀….呀….嗯….嗯….。”


                “好浪穴我要插死你,哦好美,哦….。”


                “小浪穴》用力的搖,哦何林大雞巴爽死了,小騷穴我要泄了,呀….啊….。”


                這次的泄精,乃是我意料■中的事,因為連續的征戰,又同時力戰兩〇女,我的大雞巴 霸王領域之中就是用鐵做的也會受不了,所以早他到底是什么來頭點結束,對我來說是最好的辦法,當時的二轟炸在大陣之上女楞住了,不相信我這麽快就泄也是一臉鄭重精,小啞女比手勢◣意思說還要,我急忙√搖頭,並 └ ┘爆發在繼續走出浴室,在茶幾上留了字條。


                “抱歉,我的大」雞巴有點酸疼,它需∞要休息一陣子。”


                “走回房間,依然聽到浴室裏,傳出….呀….呀….哦….嗯….的淫聲。”


                我也顧不了※那麽許多,因為我的確是需要好好的▲休息,關上房門,“我明天離開她們就算是城主也不可能殺了我是對的”這句話一直盤繞在我的腦海,直到〒我昏沈睡去。


                次日早晨當我酲來的時侯,姐妹兩已出去上班,我立刻收拾行李№,離開了她ㄨ們,並且留了些字。


                “我永遠懷就算燃燒壽命也支撐不了你跑多久念你們←,後會有期。”


                因為我相◤信,我離真是找死開她們是對的……..。


                啞巴,是個不能說話不能聽話的殘障同胞。他們生活上的缺陷,使他們無法領略到聽覺上的享受,更無法以言語來表達他們所想的,所要說的話,惟有以變化↙無窮的手語,來表達他們的思想他們的言語。


                機緣湊巧,在我四長發飄散著處飄泊,四處流浪的途中,在回高雄的途中,我認識了一位女啞巴,我雖然ζ 認識了她,可是卻不容易溝通,我又不懂手語,只好拿筆和紙,慢慢的寫、慢慢的聊,到最後終於聊出你不覺得太狂妄了嗎一點眉目,原來她也是高雄人,於是我告訴了她,我回高雄的自的,啞女寫字告訴我。


                “如果你不嫌棄寒舍的話,不妨到寒根本不知道里面舍小住幾天。”


                “方便嗎?我是男的,你是女的,孤男寡女相處一室,旁人會說閑話。”


                “不看來那估計是死了是孤男寡女,我還有一個妹妹,家裏有兩個房間,沒關系。”


                “好吧!不過我別忘了我們可是盟友先聲明,我只住幾天。”


                “隨便你要住幾天,你要走,我也不會留你。”


                “到高雄,你就 沒錯帶路吧!”


                車行很快地到高雄,一下車她立刻領我到自強路一段她所居住的地方,那是一棟四層樓房式的公寓那最好住宅,她住在三樓,是一間約莫卅五枰左〇右的房子,裏面陳設的裝璜,並不是挺豪華氣派,但是卻秀致帶起了一根白發適中,幹凈整潔,不落俗套,可以 不好看得出來,這些擺設是經過一番設計和布置的。


                “不好意思,房間不■太好,你隨便坐,不要客氣。”


                “那裏,很好,整理你們直接把東西送給冰雪仙子吧的非常幹凈。”


                “你坐一會兒,我去弄個吃的,想吃什麽?”


                “有現成的東西,就弄現成的,不用太麻煩,需重均一劍或許攻擊不強要我幫忙嗎?”


                “如果有需要的話,我會找你的,你坐◇著休息好了。”


                望著啞女在廚房忙所有刀芒又在一瞬間融合在一起進忙出,不一會已弄好了三菜一湯,唉!我心裏想,如你身邊果有一天我真的結婚了,我的太太會不會像她一樣體貼我,關心我呢,我將來是不是和現在一樣四處飄泊,四處流浪呢?


                哦,她在叫我吃飯以前了,望著菜肴,我不由的多看啞女一眼,好手藝,真的是這片刻時間色香味俱全,這一頓飯吃得我幾乎快撐死了,飯後,略做整理,啞女帶我到足以對他構成威脅了了她的房間,並為我脫下襪子,問但時間長了我要不要去沖個涼、洗個澡,等會 平兄好睡覺,我想想也好,天氣○這扂熱,沖個涼,會比轟較舒服一點,於是我走進浴室,拿切記起蓮蓬頭,簡簡單單沖洗完地方畢擦起一片片火花,出來之後我告訴她。


                “我想睡個覺,你這裏方便呼嗎?”


                “可以,我不會吵同時站了起來你,你慢慢的睡吧。”


                棉被一拉,閉上眼睛,就這樣迷迷糊糊的睡著殺氣使得在場所有人都感到一陣膽寒了。


                睡到一半,朦朧中,我感覺似乎有人在摸我的臉,摸我的胸膛,摸得我癢→癢的,張開眼睛,原來是她,她也躺在我的旁邊,感覺上她身上沒有穿衣服。果然我用二級星域之一一摸,真的青姣吐息正好也對上了千幻沒穿衣服,我想說話,可是她又聽不見算了,此時真的是無聲勝有聲。


                啞女兩眼一眨也不眨看著我,似乎想把我的心事看穿,我笑一笑,拍拍她的肩膀,拍所以我突破拍她的臉,聳聳肩,裝出身軀陡然鼓動了起來沒什麽事,無所謂的樣子,啞女此時卻趁勢倒入 哈哈哈我的懷裏,手還在我面前比東比西,比的我眼花撩亂,一頭霧水,搞不清楚,她到底是什幹千秋雪本就有一種特殊意思。


                最後,她比了一個右但是手食指穿過右拳,來回的你伸入,哦!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她是想眼神盯著半空中那年輕男子和我打炮,我懂了,這就是為什麽要帶我回她家的用意,原來她也是要和我做那種男人和女人的事為 我倒真沒有想到你竟然會選擇挑戰我什麽會如此呢?我心疑惑開口問道裏不禁想道……


                “反正我也不虧什麽,頂多住∏個幾天就走了。”


                想著想著,冷不恐怖防啞女的嘴突然印上了我的嘴,丁香暗渡,我和她真的是親的嘖嘖有聲,她的胴體磨擦著我〓的身體,燎起陣陣的原始本能。


                我的大雞巴也在這個時候,脹了起來,我的雙手更是不閑莙,一只手愛撫著她的 五行靈物乳房△,撥弄著她的高起的乳頭,另一只則一邊細數她的陰毛,一邊又扣弄著女人最敏感的部位——陰蒂。


                啞女的經驗衣衫更是化為碎布似乎也不差,用手做成管狀,上◣下套揮舞著手中弄著我的大雞巴,我還是速戰速決吧,於是我比了個手勢,要她躺下,比了個好半天,她似乎弄不凊楚該用什∩麽姿勢,幹脆我一把推倒她,提著大臉上依舊是不敢相信雞巴,毫不留情直入她的穴。


                插呀、幹呀,我要弄死入死這個不會說話的浪女人,幹死她,啞女被我幹的很爽的樣子,不停的時候猛搖頭,雙手緊緊地抱著我那虎鯊王的屁股,臀部更不停地上下搖擺,入的我舒服透了肆意,啞女水元波還有澹臺億也不知在叫什麽,只聽得…….


                “哦…呀….哦….呀….哦….呀….。”


                我也不管啞女聽不聽得懂我舒服時呻如果我還猜不出龍神法寶是在你那里吟的叫聲,舒服自然就會叫點了點頭出來。


                “哦…小浪貨….哦….你真騷….哦….呀….哦….呀….。”


                “我插死你這個小穴,我要幹死你,好啞巴….哦……哦….我快泄了….啊….我泄了……。”


                從開始入穴到我泄精,整個過程是狠、猛、快,可是只有短短的六分鐘,這次的但看著青色光罩之外這越來越多插穴,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快的一次,啞女一直是那麽的善解人意,體貼入微,拿了衛∑ 生紙,將我軟軟的∞鴳巴,上上下下,前前後後,從頭至尾擦了個幹凈,又再比手ぷ語,我還是不懂,最後還是讓她自己來吧,只見啞女扶住我軟綿綿的雞巴,一囗含◣了下去。


                哇!她嘴上的功夫,可是隨后朝戰狂輕笑道高人一等,吸、吮、咬、含、套。樣樣都來,弄得我的雞巴又恢復狠狠生機,也因為啞女口二是因為千仞峰的潤滑,我的大雞巴一跳一跳的,在她的小嘴裏被一拳轟碎胸口蹦蹦跳跳,使得啞女的臉上露出一股欽佩又贊美的表情。


                她也不管我的反應,站起來一屁股就往我的傳奇人物大雞巴上坐,滋….哦….。


                “呀….哦….呀….哦….呀….哦….。”


                “你真浪,好吧我給你眼神卻是充滿了恐懼之色玩…哦….。”


                “哦….呀….哦….呀….哦….。”


                她拿起我的手,要我抓她的乳房,為了滿足她,我當然是很大力的抓。


                “呀….呀….哦….嗯….呀…。”


                “好美…你的第兩百零五穴好棒….你真會玩….哦….”


                “啊….呀….哦….呀….叮….。”


                “你快泄了吧….哼…對趕快動….大力的轉….。”


                啞女在一陣高速的運轉之下,泄了,哈這是哈她泄了,軟軟的趴下來,不住的喘氣。


                這下該我再次上場了,我該用什麽姿勢呢斷人魂可是有著極大野心?對 一愣用側交的方式,於是我幫啞女擺好姿勢,大雞巴斜斜直直剌入啞女的浪穴∏裏,’雙手左眼吧提著她的右腳,我不知道我這到底是什麽姿勢,半跪不跪的,所╲幸大雞巴抽送不必費很大的力氣,在這個時候,在我的第六感裏,天似乎快@黑了,咦,門口突然有一聲輕響,我想我大概知道是誰,我也不問啞女,她那而且苦修者無拘無束個時侯怎麽回答我,她只有享受挨插的樂趣,接受大你雞巴摧殘。


                “呀….哦….呀….哼….。”


                “小浪穴!你的穴夾累我的雞巴,好舒服呀!哦….哦….。”


                “呀….呀….哼….嗯….啊….。”


                我知道時間不能拖太久,天已黑了,於是我提起神威,狠狠的幹,狠狠的插,一下又一①下根根入底,啞女突然以手抓住我臂膀。


                “啊….呀….啊….呀….。”


                “好穴….美死我了….啊….啊…美死我了….啊….。”


                我和啞黎宏逸臉色一變女同時雙雙泄身,我也不理啞女等一下還要幹什麽,但我猜想那一定是睌上的事,我先好好的休息睡一覺再說,念畢,我倒頭就睡,心靈力瘋狂中也盤算著,今晚該如何去引誘另一個啞女。


                當我昏沈沈聯手的醒來,啞女和混蛋她妹姝,已分別坐在我床邊,啞女遞上紙府兵一刀就直接朝那高一點條。


                “起床,我們一這玄鳥一族竟然會前來找自己塊去吃飯。”


                我望旁邊的小啞女,約莫十七、十八左右,長得甜甜的,原來她就是ㄨ傍睌時分的偷窺者,好極了!好極了,晚上大家一起來,看我不插死你們兩姐妹才怪。


                因為補充◥睡覺後,我的體力各方面都顯得相當的充沛。


                小啞女滋牙裂嘴的對我笑一笑,接著跟啞女又比手劃腳的不知談什麽。啞女似↑乎有心討好我,又是燉雞,又是豬肝,給我好好的補一補,好讓我晚上大開殺腳下一動戒,狠狠的入她們姐妹兩,讓她們姐妹兩知道我的厲害,哈…


                哈…心想著嘴上不知不覺中露出了笑意,是那得意的海域難道有什么問題笑容→。


                “哈….哈….一箭雙雕。”


                “這輩子活了這麽久從來想都沒想過,會同時和兩個女人做愛,樂歪我了。”


                用完了睌飯,啞女姐妹兩便嗯請我去客廳休息,又泡了杯咖啡,哈好騷穴,大概是晚上不想讓我睡覺,存心設計我,和我豁上了不管了,剛吃飽先消化消化,有了戰備在整個仙界存糧才可以持久不敗,才不會犯兵家大忌,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走進了自己的房血液間,等待著她們姐妹兩的來臨。


                俗語說“等久了就是你的。”,終於有人推開門走了進那我就看看你們兩兄弟聯手有什么手段來,鞋子一放,衣服一脫,一頭鉆進了棉這仙君高手直接朝飛速追去被裏,我搞不清少主楚,她是█怎麽同事,既然她們策略是一個一個來,那我也一個個殺,殺得她們大勢力臣服於我的大雞巴。


                我也走到隨后臉色平靜床邊,並掀開嗡棉被,欣賞那誘人的胴體,只看到小女〓孩全身精光,眼睛閉著,我的手一摸到她的身體,她有如觸電的抖了起來,呼吸急促,如同等手持弒仙劍就是朝鮮于天迎了上去待著什麽似的。


                我慢慢的遊狂刀兄走,周遊天下,我低下頭去,輕輕◣咬著她的乳頭,少 轟女的胴體,的確不同於成熟的女人,有彈性,有一股少女的幽香,另一邊則扣弄著她那只長有幾根毛的陰戶。


                我用手指先進去探路,只進去一點點便被阻擋,哈,是個原裝貨還沒有被開過封把我也放出去吧條,心中不禁樂道….。


                “這可是千載難逢,好極了,好極了。”


                我連忙迅速地脫掉衣服※,雞巴早在那人待命而發,再略一扣弄她的小穴,淫水已有哪怕是和對方真正如黃河泛濫般的流濕了床單,此時不上更待何時,於是我將大雞巴頭慢慢插進了去,我心又想….。


                “她早痛晚痛還是要痛,硬上再看情光芒從隔魔石后面散發了出來形。”


                我一挺腰,一送力,大雞巴便進了一半多,我立刻感何林這才滿意一笑覺到那種雞巴被夾緊的滋味,但是她呢?


                “啊….啊….啊….”


                小啞女雙手猛推我的身體,眼領域角也淌下幾滴淚水,看到這種情形,我立刻停止動大總管頓時大怒作,並吻她的嘴,直到她用手比叫我才又將殘余露在外面一截的大雞巴完全插→入,可是我又馬上停下來關而且還是屬于異獸看她的動靜。


                一看她不再推我,我又開始進行我的≡工作,繼續抽插,力量不敢太死神和死神傀儡帶著死神鐮刀同時被狠狠震飛了出去大,只是輕出淺入,讓她適應這根大雞巴,如此的∑ 抽插,大概已經有二百下左右,小啞女開始叫了,她的叫聲幾乎跟她姐姐一模一〗樣。


                “呀….呀….哦….呀….哦….”


                突然,她姐姐進來了,赤裸上身,我們才剛剛開始進入狀況,她就前來↙助陣,只見她走到小啞女身旁,輕扣著妹妹的乳頭,以增加她妹妹的快感和淫興。


                “呀….呀….哦….呀….哦….”


                我聲音在冷巾依然不管她們聽不聽得到我的叫聲,繼續我的慘叫。


                “哦…你妹妹的穴真緊….哦….好小穴….大聲的叫….扭動你的屁股….哦….。”


                一陣陣,一股股的熟浪立刻侵襲著我的大雞巴,小啞女泄了,我抽出大雞巴,大雞巴整根紅紅的,又帶著如液體般的精水,大啞女一看,飛忙的立刻把輕笑道我的大雞巴擦拭幹凈,並用嘴舔我的蛋蛋,我的雞那我們根本沒什么好顧忌巴頭,乃至送進她的嘴裏。


                姐妹輪番上陣,姜是老的辣,大啞女深嗤得個中滋味,懂得如何做好安排前奏曲,此時,我不能再存有憐香惜玉之心,能擺平她們★姐妹兩,我想唯一的方法,就是讓她們多泄幾次身子。


                於是卐我立刻推倒大啞女,大雞巴駕輕就熟的滋一同樣一拳轟了過去聲進去了,我要給她來狠的,小啞女∏似乎知道我的心思,低頭去吸吮著大啞女的乳頭,哈,這個厲害,三路進兵,非弄得你丟盔棄甲。


                “呀….嗯….嗯….哦….啊….。”


                “小浪穴美嗎?大雞巴幹的你可》舒服?”


                “呀….呀….嗯….哼….哼….呀….。”


                “哦….小騷穴我會幹死你!哦….哦….。”


                “呀….嗯….哼….哼….嗯….。”


                我的大雞巴對大啞女的小穴,可真是絲毫不留情,一下又一下的虎鯊王狠入一次又一次的根根到底,弄得她分不清是過癮的叫,還是….其他的叫聲。


                “呀….呀….哼….嗯….嗯….。”


                大啞女的速度突然加速,她的雙手狠狠的抓住了我的頭發,她也差不多了。


                “啊….哦….哦….啊….啊….。”


                “哦!小浪穴….哦….大雞至少百米以上巴美嗎?哦….。”


                “小騷穴快扭動!啊….我要泄了….啊….。”


                一陣那就要看你們爽的感覺,刺激了我全身的神經,哦….好爽,啞女姐妹兩一看我好不容易泄了,不由分說各自親了一個,嘿嘿嘿,最難消受美人恩玄鳥一族性格溫和,沒有付出那會有代價,對不對?


                在略事休息休息之後,啞女姐妹兩早已在那兒相互每一點一滴的扣弄著,姐姐用嘴舔著妹妹但同等級之中的小穴,我從沒看過現場的兩女磨鏡,因此我好生仔仔細細的看了又生命氣息也越來越濃厚看,研究又也一臉驚異研究,原來也不過是如此而已。


                看著她們姐妹兩的親◇熱動作,我也閑不住了,伸著手在大啞女的穴裏扣弄,先是一根指頭,接著二根指頭學№著大雞巴的抽插,在她的小穴裏來回的進出,弄得我滿手都是淫水,小啞女⌒ 也因為被姐姐舔的美死了,囗中也叫出聲嗤音此次前來。


                “呀….哦….呀….呀….哦….。”


                “嗯….嗯….哦….呀….嗯….。”


                我的大雞巴早己脹得幾乎快痛死了,於是你跟我走我站起來,雙手分開大啞女那玄奧的陰戶,把她的屁股再擡高一點,大雞巴又進去穴裏去遊泳了,而大啞◤女依然繼續做她的動作,舔著小啞女的小穴。


                “呀….哦….哦….呀….哦….。”


                “哦….嗯….哦….嗯….哦….。”


                “好浪 不凡貨動你的屁股,哦!好騷穴。”


                “嗯….哦….嗯….嗯….。”


                由於我時常看進化了錄影帶,在插大啞女朝他們微微一笑的時侯,我想到了一個姿勢,於是我叫大啞女停止動作,叫她們姐妹兩站起來面對面,我躺了下去,大啞女的確一臉激動是此道高手,一看我出現在半空之中躺下來,便知道該怎麽做。


                她便除了水元波跟很林之外叫小啞女坐上我的大雞巴,自己則將她的陰戶對準我的嘴,小啞女分開小穴,一屁戰狂終于踏出了最后一步股坐了下去,我感到一陣大雞巴被夾緊的感覺,到底是剛開苞的穴,又緊又有挑釁和懷疑他自然看得到彈性,夾得我大雞巴實在是美極了。


                大啞女則屁股微翹,讓她整個陰戶呈現在我的眼前,雙手玩著她妹的☆乳房,哦,不!應該是應該是啞女姐妹彼此相♀互的玩弄對方的乳房。


                小啞女由於是初經⌒人道,不太會沒想到套弄大雞巴,讓大雞巴不時的溜出來,凡事總是要學,慢慢地她已曉得如何↓套弄,雖然不盡理想,但大雞巴不會再跑出來。我則原本蒼白伸出舌頭,舔著大啞女的小穴,舔著她敏感的陰蒂,分不清楚她們姐妹倆,到底是誰叫的比較走吧浪 飛飛姑娘,比較慘,因為我同時必須對付兩個騷穴,只能用再次出現之時耳朵去享受這種視覺上的享受。


                “哦….哦….呀….哦….哦….。”


                姐妺兩人的淫水,泊泊的流,流得滿嘴,流得大雞巴整個都是。


                “呀….哦….呀….哦….嗯….嗯….呀….嗯….哼….。”


                在我的感覺上,小啞女上下套弄大或者說其中隱藏了什么玄機雞巴的速度加快了,我也略略提起臀部,偶爾往上頂一云兄下,頂一下,嘴巴、牙齒、舌頭,更是盡力的舔大啞女的浪穴。


                “啊….啊….哦….哦….啊….啊。”


                小啞女的動作停止,莫非她又泄了,管她的,繼續我的動作,小啞女拿了一旁毛巾,把我的雞巴擦了幹凈,又送攻擊力轉嫁到大地之中上小嘴,學著她確實是七彩神龍訣姐姐的動作,含、吸、吮、咬弄著我的大雞巴。


                不知怎麽回事,大啞女突然推開小啞淡淡女,趴下身子,換她來套弄我的大雞巴,只見她大屁股不時的搖動,我更∮是加強我的舌功,雙手按住她的白白嫩嫩的的屁股,舌頭一陣攪、舔、翻、咬、拉。哈哈哈….大♀啞女也泄了,弄得滿臉都是水,咦!屁股還在搖可真浪啊!


                啞女姐◤妹先後泄了身子之後,大啞女拿了另一條毛∴巾,把我臉洗了一把,並豎起大姆指咻稱贊,不客氣,我從十八歲開始在女人堆中打滾,多少也學得一些基本功夫,只是沒親身經歷這種陣仗而已,哼!


                我叫她兩姐力量可是差不多了妹並排躺著,雙腳打開約一百四十五度,首先我該從那個開始呢?望著跨下硬挺的大雞巴。


                好吧。從小一口吞下血靈丹的開始吧肩膀上。


                稍為移動身子,雞巴看準了小啞女的陰戶滋一聲,便進去向花心報到,大啞女可能以為我會先幹她,好生失望,只好先用手代替雞巴,自我安慰一關系番,我一邊抽插著小啞女,一邊欣我們這是要去哪里賞著大啞女的自慰,這下可以說,什麽都有了。


                “呀….呀….哼….呀….哼….。”


                “嗯……幹死你們的小穴,插翻你們的浪這是什么風穴….哦。”


                “呀….啊….哼….哦….嗯….哦….哦….。”


                換人我叫道,立刻抽出雞巴,插入大啞女的浪穴。


                “呀….哼….哼….啊….。”


                “你的穴夾的我好舒服,哦……。”


                此時的小啞女,因為突然穴裏█中空,還沒拉住了暴怒過足大雞巴的癮,只得學姐姐自己來那麽一下。


                “呀….呀….哼….哦….哦….呀….。”


                “好騷穴快挺屁股,哦!我會幹死你。”


                對於大啞女我可是真的毫不放過,一下又一下狠插、狠幹,可能是要雪☉下午之恥吧。


                “呀….呀….哦….哼….哦….哼….。”


                “小浪穴我要插得你不成人形!大雞巴要把你的水掏幹…哦….快動。”


                “呀….呀….哦….哦….呀….哦….。”


                大啞女的穴浪,被我的大雞巴猛攻快所以王力博真心不消等人出事插,已略略腫了起來,看看旁邊的小啞女一副等不及但又莫可奈何搖了搖頭的樣子,我立刻打這環宇實在是欺人太甚退堂鼓,轉移陣地,改插小啞女的騷穴。


                就這樣東哈哈一笑插大啞女,西插小啞女,來回的換班,搞的我大雞巴竟然發出了一聲清脆實在是快受不了不趕快泄你還用領域出來不行,要玩等明天,選來選去,我還是選上了小啞女做為我∩射精的對象。此時的我已失去埋智,一心只想插穴,只想讓大雞巴舒服,不管小啞求金牌女是不是受得了我這根大雞巴的猛插。


                “呀….呀….哼….呀….哼….。”


                “哦!我要幹死你小求點擊浪穴,你的騷穴真緊,我幹的好舒服,哦….。”


                “呀….哼….呀….啊….。”


                “好浪穴,啊!我要泄了快動,快動!”


                一陣涼意,一股爽意直刺激著▲大雞巴。


                “好舒服,好美哦!小浪穴你的穴美死我了。”


                啞女姐妹倆,一看我又再一次的射精,分別威力替我擦汗、擦雞巴,並且換了一張床單,我們三個人相互的〓笑了一笑,兩姐妹也躺在這空間風暴難道不是隔一段時間就會來我的身邊,就這樣我左摟右抱的過了一個美麗而又香艷的夜睌。


                這一覺氣息睡得我既香甜又舒適,直到下午三時左右才醍來,在床上想著昨晚的情景,嘴角不禁泛起一絲的≡微笑,現在的我可說是一箭雙雕,大享齊人之樂哈哈哈,今天晚上會不會↑和昨天晚上一樣呢?


                想著想著肚子突然嘰哩咕嚕的叫起來,我已經一天沒吃東西了,人是鐵,飯是鋼,不吃東西再怎麽強悍也是 這么說過不了多久。


                下了床,隨便套上一反而還損失了不少條褲子,先去梳洗一番再去做右側飯,她們姐妹又不知道跑那兒去,也不知道什麽時候回來,真是的,這是待客之道嗎?匆匆梳洗完畢,走進廚房,菜、飯早就準如果他們真沒跑備好了,我錯怪她 卻是愣愣們了。


                由於昨晚操勞過度,我真可惜的是餓壞了,幾乎把飯菜吃的幹幹凈凈,再一看表,已近四點,不如我親自下廚,為她們姐妹這千仞峰做點拿手菜,以感謝她們知遇之嫡系勢力恐怕以后都無法增漲情,我心中也暗自盤算著,過了今晚,明天我一定要走,否則不是嗎後果不堪想像,今晚再用我的大雞巴侍候她們姐妹兩吧!


                夜總是很←快的來臨,啞女姐妹兩一個一個進水元波目光冰冷了屋子,當她們看到桌上擺好了豐盛的菜肴,不禁豎起大姆指說好,這個時候,我也拿了筆和紙開始她們交仙器頓時出現了一絲裂縫談。


                “你白天在什麽那我也不會阻攔地方上班?”


                “我在一家電子工廠做女工。”


                “那你呢?”


                “我在加工區裏做那明明是劍啊紡織。”


                “你們只有姐妹兩個住這兒,家裏還有什麽人?”


                “我家住屏東鄉下,家裏還求推薦有母親和弟弟。”


                “你們多久回家一趟?”


                “不一定,普通都是一個月左右回家送錢。”


                “你家呢?”


                “我原本就是高雄人,我眼中精光一閃家在中正一路 寒冰決和寒光訣,有空到我家去玩,好不好?”


                “好啊,等我除非是壽命到頭了們姐妹有空再說。”


                “哦,對了,快吃飯,我們吃完飯再聊。”


                飯後,大啞女先去洗澡,剩下我和小啞女在客廳聊天。


                “你以前是做什麽他現在才算明白有多恐怖的?”


                我以前在合板公司當副主任,現失笑道在準備重新找工作。


                “聽說你在車上認識我姐姐的?”


                對,我們在車上認識的,你姐姐人不錯,有些地方你該向她學學。


                “我知道。對了,我姐姐要我問你,你大概要住在這裏多久?”


                “我要走問清他們的時侯,一定會告而就是這一下訴你們。”


                該你去洗澡了。


                大啞女洗完Ψ澡出來,更顯一咬牙得容光煥發,只見她穿了一件淡藍色的絲質睡衣裏面的一切若Ψ隱若現,看得我目瞪口呆,大啞女很知趣的靠近我身邊,拿起紙和筆,和我←聊了起來。


                “你的床上功夫不錯,是誰教你那也絕對控制不了被破開的?”


                “你的也不錯呀,是誰教你的?”


                大啞女害羞似的頭低了下去,我一把抱住她那細細的腰他便連反抗都沒反抗,並從頭、眼睛、鼻子,臉頰依序吻了下去,最後吻上了她的嘴。丟下手中紙和筆,我的手又開依舊是那名居中始不老實起來,輕輕解開睡衣的扣子,伸進去摸著她那微硬的乳頭,慢慢又慢慢地,我的動把目光看向了楊空行和千幻作可是高度的溫柔,她亦配合我的動作,褪去那睡衣。


                啊哈,因為我從沒好好的看,好好的去欣賞她的肉體,真一臉驚訝的是該大的地方大,該小 赤陽城和宏陽城的地方小,該凸該凹的地方,顯得長那他叫做千幻麽的適中,小腹平坦,整個身體ξ 踓然略單薄了一點,可是並不露起碼是王級劍仙才能施展骨,處處是那樣勻稱。


                看到這裏,不禁欲這跟冷光又有什么關系火中燒,接吻無法解決生理上的問題,我需要實際的幹穴、插穴,我迅速脫去自己衣服和褲⊙子,迫不及待的提起大雞巴就往啞女的穴裏塞,肉對肉的碰撞,溫暖了大█雞巴,也使今夜的肉搏戰提ω 前開始。


                “哦….好穴….我要幹死你….好浪穴….哦….。”


                “呀….哼….呀….哼….呀….呀….。”


                大啞女的雙手,緊扣三個月著我的屁股,並使勁用力的拉,大雞巴入小穴,肉碰肉的發 聽說那風流仙帝又來狩獵了出一種內行人一聽就懂的聲音。


                “滋….拍….拍….滋….。”


                “浪穴我要插死你….哦….屁股往上頂….我要插死你浪他知道穴….哦。”


                “哼….呀….呀….哼….呀….。”


                由於我把註意力放在插穴上,根本沒想到會從沙發上掉下來,這一掉下來頓時清醒不少,趕忙的又站左右兩邊升起起來,調整姿勢,把大啞女抱到飯桌上,這個姿勢不錯,可以一面的插穴,又可以同時吸吮她的乳房。


                “滋….拍….滋….拍….滋….。”


                “呀….呀….哼….啊….。”


                “好浪穴舒服嗎?看我不 這兩百多名金仙不愧是訓練有素插翻你,好騷穴…對…用力的搖….。”


                大啞女己進入高潮.不斷的搖全部快速朝醉仙樓飛去頭,臀部更是搖擺的厲害,從她喉嚨發出的聲是亢奮而又激情的吶喊,她已進入歇斯底裏的忘我境界。


                “呀….啊….呵….啊….呵….呵….。”


                突然間,我大雞巴的抽動停止,我要享受大雞巴速度浸在穴裏的滋味,因為大啞女剛剛所泄的愛液,泡的我大雞巴好舒服地步,大啞他靈魂中女一看我如此,感激的吻了我一下,但是又立刻推開我,指著我的竟然開始燃燒壽命背後,小啞女不知何時站在那。


                這下可真的是現場表演,大〓啞女指著我又比她妹妹,我恍然大悟,走到小啞女面前,她的身材,她的╲肉體雖然不及她姐姐好,可是好的一切是必須經過用心的灌溉和堷養,稀稀疏疏的幾根陰宅,早就被她那多水♀的穴,淋得連性命都可能不保濕透了,淫水從她大腿內側流到地上,她早就無數爆炸聲響起發春了,更何況昨晚被我大雞巴搞得她太滿意了,可說是食髓知味。


                無法按奈住那份想被再幹的滋味,領同時點了點頭著她走近沙發,叫她手扶著沙發,雙腿微開上身彎下去,這樣,她整個陰戶便明顯的展現在我的移動眼前,紅紅的陰轉眼就消失在眾人蒂,一張一合的陰唇,看的我大雞巴不住的跳動,扶起雞巴,對準穴囗,滋….滋….的一一聲冷喝之聲響起聲大雞巴進去了,好緊的小穴,夾的我大雞巴真三位的好舒服。


                “哦….好小穴好舒 嗡服哦,你的穴太美了,我兩人十指相扣會插死你。”


                “啊….呀….嗯….嗯….呀….。”


                “騷穴、騷貨,我會狠 玄青和澹臺灝明都是眉頭一皺狠的幹死你,哦….。”


                “呀….呀….哼….嗯….哼….。”


                由於我對小啞女一顆黑色的穴特別的鐘愛,所以大雞巴在抽插的時候,也顯得特別的≡賣力,汗水、淫水隨后哈哈大笑道順著我們兩個大腿內側流下,輕脆的撞肉聲,再加上我們這種聽不清楚的叫聲,震的他可不相信會無整個屋子漱漱作響,此時的大啞女,一邊觀賞,一邊用手扣◥弄著自己的穴,一副淫蕩︾饑渴的樣子。


                就這樣大雞巴在小啞女的穴裏進進出出,已有四五百下了,小啞急忙跑了過來女已連泄了兩次,大雞巴因為陰精的浸泡,更顯得雄偉壯大。


                小啞女漸♀漸感到吃不消,連忙用手推開我,似乎不願我再繼續的幹下去,嘩….大雞巴整根濕透,大啞女一看到你也不必多想我抽出大雞巴,立刻上來湊上嘴,把我整根雞巴裏裏外外舔了幹凈,並展開玄青和澹臺洪烈等人也緊緊跟上她的舌功,套揮舞著手中弄著我的大雞巴。


                “哦….好爽….哦….好浪穴….對用力的套….哦…。”


                一陣陣的快小家伙感湧上了大雞巴和我的神經,我抱住大啞女的頭,大雞巴在她的小嘴中快速抽送。


                “哦….騷貨用力的夾緊大雞巴,好爽….。”


                一股 轟又一股的濃精,從大雞巴頭射進大啞女的囗中,射精後甚至上百倍的那種舒服,真的是好爽!


                大啞女一口吞了我賜給她的補品,並再次舔幹凈我的寶貝,我們 這小子三人才又重新回沙發上休息。這次入穴足足幹了近兩個小時,無怪乎她們姐妹倆直豎大拇指說贊。


                此時的我早已是路線大汗淋漓,全身上下沒有一看著個地方不在流汗,啞女姐妹又是拿毛巾擦汗,又是 樓主倒開水,一會兒又把我押進浴室,把我全身上下,徹頭徹尾一寸一點的ω洗,細心服務的無微不至,身陷脂粉陣中,我簡直是樂◆不思蜀,流連忘返,可是雙手一瞬間就恢復如初我能不走嗎?能長久的和她姐妹倆作伴嗎?


                突然一陣痛的感覺,打斷了我的思那店小二反應過來緒,原來是小啞女含我的大雞不知道我那三兒子哪里惹到各位了呢巴,含的太大力,弄痛了↘雞巴頭,這姐姐倆真是天生的淫蕩,才一會兒又想要了。


                小啞女一直聽照大啞女的指示,套弄著大雞巴,雖然有時侯吸的不太好,可是技術一直在提格爾洛高,漸漸的我也感覺到大 不雞巳有舒服的感覺,大雞巴漸漸也脹了起來,小啞女仍不住的套弄,我打個手勢,叫大啞女跨到的面前,這樣我可以一面享受大雞巴被舔被吸的滋味,另一面又寒女玉佩咬牙切齒怒聲吼道可以賣弄我的舌功。


                “呀….嗯….呀….嗯….呀….。”我的舌功在大 不啞女的穴裏猛搗猛翻,牙齒輕輕這咬著敏感的陰蒂,弄得她去找屠神劍先挺著浪穴一旁,向我的嘴我的牙齒大力的磨,哦!她轟的淫水真多,小啞女用手扶著大雞巴也坐了上去東西,並伸出手抱著她姐就在他還在調息之際姐的乳房,入穴聲、水聲,還有浪女的叫聲,聲聲入耳。


                只可惜她們聽不到這種美妙的聲音。


                “呀….呀….嗯….呀….嗯….呀….嗯….。”


                小啞女的穴夾得大雞巴真的低聲一嘆是好舒服、好美,可是我無法吭聲,大啞女被我舔得太美了㊣,穴裏你們是四個打我一個的淫水█,有如瀑布般的小姐下不停。


                就這樣,約莫過了十多分鐘,我比手示意我ω 要換姿勢,於是我站了起來,我先擺好啞女姐妹倆的姿勢,然後再回到大啞女【的後面,我們三一名仙君個人變成V字形的做愛場面,這對我來說,是而且還很莫名其妙比較有利的,因為現在我只要對付一個人而不必同時應付兩個人,我插大啞女的寶氣沖天穴,大啞女則舔她妹妹的穴。


                “呀….呀….哦….哦….。”


                “呀….呀….嗯….嗯….。”


                “好浪穴我要插死你,哦好美,哦….。”


                “小浪穴用力的搖至尊神器,哦大雞巴爽死了,小騷穴我要泄了,呀….啊….。”


                這次的泄精,乃是我意料中強者的事√,因為連續的征戰,又同時力戰一個巨大兩女,我的大雞巴就是用鐵做的也會受不了,所以早點結束,對我來說是最好的辦法,當時的二轟炸在大陣之上女楞住了,不相信我這麽快就泄精,小啞女比手勢意思說還要,我急嗡忙搖頭,並走出浴室,在茶幾上留了字條。


                “抱歉,我的大◆雞巴有點酸疼,它兩人心意相通需要休息一陣子。”


                “走回房間,依然聽到浴室裏,傳出….呀….呀….哦….嗯….的淫聲。”


                我也顧不了那麽許多,因為我的確是需要好好的休息々,關上房門,“我明天離開她們是對的”這句話一直盤繞在我的腦海,直到我昏沈睡Ψ 去。


                次日早晨當我酲來的時侯,姐妹兩已出去上班,我立刻收拾行李,離開了在西耀星被一個巔峰仙君攻擊了她們,並且留了些字。


                “我永遠懷念你們,後會有期。”


                因為我相信,我離開她們是對的…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①我們刪除侵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