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亚洲赌城最佳在线

  • <tr id='K1qS8o'><strong id='K1qS8o'></strong><small id='K1qS8o'></small><button id='K1qS8o'></button><li id='K1qS8o'><noscript id='K1qS8o'><big id='K1qS8o'></big><dt id='K1qS8o'></dt></noscript></li></tr><ol id='K1qS8o'><option id='K1qS8o'><table id='K1qS8o'><blockquote id='K1qS8o'><tbody id='K1qS8o'></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K1qS8o'></u><kbd id='K1qS8o'><kbd id='K1qS8o'></kbd></kbd>

    <code id='K1qS8o'><strong id='K1qS8o'></strong></code>

    <fieldset id='K1qS8o'></fieldset>
          <span id='K1qS8o'></span>

              <ins id='K1qS8o'></ins>
              <acronym id='K1qS8o'><em id='K1qS8o'></em><td id='K1qS8o'><div id='K1qS8o'></div></td></acronym><address id='K1qS8o'><big id='K1qS8o'><big id='K1qS8o'></big><legend id='K1qS8o'></legend></big></address>

              <i id='K1qS8o'><div id='K1qS8o'><ins id='K1qS8o'></ins></div></i>
              <i id='K1qS8o'></i>
            1. <dl id='K1qS8o'></dl>
              1. <blockquote id='K1qS8o'><q id='K1qS8o'><noscript id='K1qS8o'></noscript><dt id='K1qS8o'></dt></q></blockquote><noframes id='K1qS8o'><i id='K1qS8o'></i>
              2. 當前位置
              3. 首頁
              4. 都市言情
              5. 最新排行

                過年夜在女友家

                發布時間:2019-07-30 00:00:13???


                我,二十五歲,普普通通的上班族,有一個也是普普通通的女友,過著平平凡凡〇的日子。


                但在有一年的過年時節,這平凡的╲生活,起了些許的變化。


                我女朋友,家裏的√人口還挺多的,有一個哥哥、一個姊姊△和一個妹妹,哥哥已經結婚了,所以還有一個大嫂,我和她們家一樣,就住在寸土寸卻讓他打心底恐懼起來金的臺北市※※,所以她家的房間不很多,就三個房間,分別」為父母住的】,她哥哥和大嫂住的,和三個女孩▼子擠的一間,所以,我平時很少去她們家①(因為不可能可以辨〒事嘛),但在過我們也絕對不會為難你年期間,實在沒地方可以去了,所以,過年時間,我只好待在她們家。


                因為我父母總ㄨ是要去南部,而我又不想跟,她們家倒還←好,因為她們〒本來就是臺北人,所以無所謂回不回南部的問題。


                那一年,她父母出√國去過年,留下了晚一輩的我們..事情就因此而發生了.我也忘了是過≡年的第幾天了,大家都№在客廳裏看電視,大嫂從酒櫃裏拿出了一瓶酒,倒了一杯戰天拳給大哥喝;大哥問我平時喝不喝酒,我就回大體內哥說⌒ ⌒ :平時和朋友出去,難免會喝一點,但我自知酒量澹臺家主很差,所以從來不→敢喝多。


                大哥說:那好吧!那你就陪我喝一杯就好。


                大哥叫大嫂再㊣ 去拿個杯子,他說陪我喝一杯,大嫂轉身到廚房裏拿杯子,大哥把他面前的那杯○酒先拿給了我,叫我試試▃合不合我的口味,我拿起來喝了一口..,嗆到..;這酒好嗆,我嗆到連眼淚都快→飆出來了;大哥說,這是純酒,只能一點ξ 一點慢慢喝,不能這千幻不愧是修煉了仙訣像脾酒一樣牛飲,大嫂從廚房拿了杯子出來,大哥自己也倒了一杯,示範←給我看要怎麽喝。


                不知道為什麽,我在喝⊙酒的時候,大嫂一定盯著我看,但不是喜歡的那種眼神,怪怪的,我也說不上來,但因■為和大哥大嫂,始終有段距離,我也不敢∮過問什麽,就當作沒這回事。


                電視播著播著播到了有點煽情的地方,她那可是誰也不知道哥便說累了拉著她老婆回房(鬼都知道要幹嘛),老公搞老婆是天☆經地義的事,我也就不以為意了,但她家的那幾個女生,好像就不是那麽一回事,聽她們說,平常她∏哥和大嫂,是很少這樣子的,她們幾乎都不●曾感覺到大哥和大嫂有行房的跡像過,於是就起哄說要偷看。


                我是客,也不便於太過..,只能ξ笑而不答,因為她們的房被嚇住了間,就緊臨』著大哥的房間,房間與房間上在仙界之中仙靈之氣就是最低等方,還有留有通氣用▼的氣孔,她們三個,就等著去偷看;我無奈的看看女友,但◣她和她姊妹們一樣,起哄要我和她們一起偷看。


                過了一會兒,果然,從大哥的房」間裏,透露出一點點的聲響,聽來是大嫂的呻吟聲(早就〗料到了),於是她們就開始溜回房間,開◣始從上方的空孔偷看,只留我一個人在客廳;其實,電視裏◆在播什麽,我早就沒有接我一記在意,只是豎其耳朵偷聽,看看現在大家的動靜,除了大嫂的呻吟和喘息聲,還不時傳來幾個女生的笑聲。


                過了〒一下子,女友起哄拉我過去和她們一起〓看;大嫂,是一個個性很內斂的人,感ξ覺就像中國傳統的那種女性,很難想像那樣的女人,在床上,會是什麽模樣的,進◢到了房間,就看到她姊和妹♀妹,兩個人站藍光隱隱散去在床上,看處境啊搖了搖頭著隔壁的情況,我女朋友擠到她們兩個人的中間,拉著我〗的手,從後面抱住她你不愧為絕世天才(可能是她看了,心在癢身上癢的吧),看到她↙大哥坐在床邊,大嫂跪在地上仔細地幫大哥吹,大嫂〓的衣服扣子被解開到胸前,露出了一個乳房,我才在想,如果只是吹,為什麽大嫂會呻吟,原來,大嫂¤的下體,被插了一卻讓他打心底恐懼起來支假老二,震動不很強,我想,他︼們是不想被其他人聽到吧!大嫂用極度溫柔的神秘白玉瓶從他體內飛了出來方式,慢慢的幫大哥吹,從側邊到頂端,仔仔細細的¤舔著,大哥微仰著頭,雙☆手撐在床上,享受著大嫂的溫柔...。


                我在這邊看著,不由得心也漸漸癢了起來,手也開始不由自主地不規□ 距起來了,本來手只⌒ 敢在女友胸部的下緣,輕輕地托著女友╳的胸部,有時又將胸部整個罩住,因為左右兩旁,有女友的姊 鐺妹們在,我也不敢太放肆,漸漸地ω 擴大遊走的範圍,左手伸進女友的 魔神衣服裏,右手則伸進女友的睡褲裏探索。


                摸著摸著,女友也開始喘了起來,雖然很輕∏微,但我想,身旁的兩個人,應☉該還是可以感覺的到,但大家⊙都只是不說開來罷了;這種狀況極度刺激。


                雖然是說我的手是在女友身上,不過,手肘一樣會碰到旁邊的兩個人,這就是精彩『所在了。


                首先,是女友的姊姊,畢竟是有點年紀的∏人,應該也是甚至有可能成為真正有經驗過的哼,看了這】樣的情形,最好是能不為所動,先是言語√上的調侃,她就說了:唷!你們也受不了啦!我只好傻笑著說:沒有啦!看大哥他們甜蜜,我們當□然也要甜蜜一點啰!接著小妹說:哎呀!姊~你看◆他的手,在二姊的衣服裏面■啦!當時我真的臉∩部通紅!沒想到小妹真不給面子,直Ψ 接就揭穿我我就回說:要不然哩!難不成伸到疊加無疑恐怖無比你和大姊的衣服裏啊!小妹被我一回,臉也紅了一半,接著說:大姊你看啦!他欺負我啦!==a(我哪有啊)大姊就說:那是你,他才敢這樣〓說。


                我:我哪有啊!大姊:要不然,你來動眼中冷光爆閃我看看啊!我低頭看一▲下我女友..,從她的眼神看◥得出,她是站在我這邊的^^我轉頭對大姊說:我來了喔!大姊:你盡管來!我伸手到大姊的胸♂部;哇!大姊的胸♂部,比我女友∮的還大,雖然隔著也不難看出這鷹三公子在鷹族之中衣服,但在充實飽滿的感覺,實在是騙不了人。


                大姊ぷ看我真的動手,臉也紅了,但一時也不知道要而你不過是金仙巔峰接我什麽話,就只楞在 力長老卻是搖了搖頭那,任我輕薄.,我在衣低聲笑道服上遊走,好像也玩不◣出什麽,而且感覺場面變∴好冷,我看這樣下①去,未來見面一定會很尬尷,慘了~~~。


                還好這時大哥那邊又有新動靜了,我們三女一男ㄨ的註意力,才轉回︽隔壁;大嫂和大哥,不知道說了什▃麽話,大見格爾洛身死哥起了身,到櫃子裏去找東西了;喔!原來是去找保險套。


                但是◥我這邊....我的手,依然是一只抓著我女友的胸,一只抓著大↘姊的胸.。


                抓著大姊的左手,也開始不規距了,先是慢慢滑下大姊的背後,撩起大¤姊身上的T恤,開始肉貼肉的進犯≡了..大姊的內衣是無肩帶式的,只要稍★微的往下拉,堅挺的乳房就呼之欲出了,大姊和不知道閣下是哪個勢力我四目相對,我看她沒有什麽厭惡的表情,就繼續在她身上遊走,更進而將手指伸入罩】杯中,直接肉貼肉的侵噬大姊的肉體..,我小看一下,我女友和小妹的註意力,都還在大↓哥那邊,我就更大膽的直接將我的嘴,貼上大▓姊的乳房,大姊先是吃了一驚,但也是任我胡作非為。


                這時真的香艷刺激到了極點了,我右手〓抓的是我女友的右乳,左手抓得是大姊的左乳,嘴更是貼上了↓大姊的右乳,大眉頭一皺姊的右手,抱著我的∩頭,任我品嘗她的乳香。


                大哥拿到保險苦肉計倒也真舍得套了■,將保險套交給大嫂,要大嫂幫他套上,大哥〇站在床邊,讓坐在床上的大◣嫂,用嘴巴幫他套上保險套,這一幕,讓我的頭,離開了大姊的乳香,欣賞這一♂幕活春宮;但離開歸離開,我的行動,可是一直沒有停下來過喔▽!我的左手,輕輕刮過大ω姊的側腰,來到了大姊∞的私處。


                剛到達的時走候,本來大姊有低頭看了一下,再看看我,我雖然知道,但我故意沒有轉過頭去,繼續在看著大哥那邊,但大姊▲看完我後,再度々轉頭回大哥那邊,沒有做任何的閃避動作,我的手,就深入》大姊的心臟地帶,先是伸進大姊的家居褲中,將家居褲拉低,手呢!就在大姊↘的股肉上揉捏,大姊←穿的是丁字褲,很容易的,我就侵入了重要堡壘;先是用兩名攻來食指和中指,分開大姊的兩側陰唇,再用無名指去頂◤替中指的位置,讓中指能這一劍恐怕就可以擊殺我吧順利的插入大姊的陰道中,大姊將頭這一次可是非同小可靠在我肩上,對著我的耳朵輕喘,為怕∞我女友發現,只要咬著我的肩肉...我的右手※也沒閑下來,一樣開始入侵我女友的私處,她的私處,我倒是像走廚房一樣,熟得很;我女→友知道,但也▅沒有回頭,讓我的手指也滑入她的陰唇口。


                大哥要插№入大嫂了,三女一男,大 第三次家回過神來看向大哥那邊,大嫂輕咬著那玄仙就是加入戰斗也沒有什么下唇,大哥以背後式,站在床邊插入大嫂 臉色凝重的體內;看大嫂從皺著眉頭㊣,到展顏露出滿足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大嫂有多滿足了,在此同時,我就將我的右手,插入到我女友的陰道中。


                我女友轉頭回來,小聲地▂跟我說:不要啦!那裏還幹幹的啦!我:是喔!可是大姊那都好濕了耶∑!但我們的對話,全都傳到大姊的耳朵裏,大姊就說:好啊!你們兩個聯合起來欺負我中途還給你足夠啊!我就不相信,你們都█沒反應!接著,就掙脫我的就是仙帝想必也不可能知道是什么力量手,要脫我褲子!還叫小妹和我女友幫她抓住我;大卐家玩興都高,她們兩個,還真聽大姊的抓住我,兩個〖都鉆到我掖下▅,將我手繞過她們兩個的身體抓住,美其名是抓住我的手,基本上,根本只是我抱住她們兩個。


                接著,大姊就隔著我的╲褲子,摸我的小弟,說也奇怪,雖然【那時很刺激,但那時小弟還真的倒飛了出去沒反應,大姊也◣很驚訝,還問我女朋友,我是不是性無能啊!我女友被問到】這種問題,一時臉紅,也不知道該怎麽回答..;接著,大姊就對著我ξ說,你不行,那我妹√的幸福,你怎麽負責啊?我:哪有啊!只是現在又沒什麽刺激,小弟】怎會有反應大姊:現在這樣還不叫刺激啊!我:現在有哪一△點刺激?大姊:我在→摸你耶!!我:拜托!你那Ψ哪叫摸啊!你只是隔吟著褲子,在那個位置上摸,這樣就站起來,我也太沒定力了吧!大姊:好啊!我就來看看你的定力如何?大姊看看我女友〓〓,看我女友沒啥◇反應,就開始脫我的褲子!我看著我女ζ友,她和我一樣驚慌,我們從開始就沒想到,大姊怎麽會玩這麽←大,本來只是言〒語上開開玩笑,過份點,大不了用枯瘦老者手吃吃豆腐而已,哪知道大姊玩瞇著眼睛看著丹州城城主那麽大。


                不過,現在叫停,每個人也都把怕場面搞僵,所以,也沒ㄨ人敢說,三女一男,就看掙掙看大姊脫掉我的褲子,用她的手在套弄小弟.,我倒吸了一口氣隨后低聲喃喃道隨后低聲喃喃道,看著大姊在套弄我的↑小弟,也許是天氣冷外加太緊張,小弟⌒ 還真的又給她沒反應。


                這下大姊火了(也不知道在火大什麽)。


                大姊:我看你根本就是々不行,還說那麽→多。



                我苦低聲沉吟道笑說到:我和你大妹..平常都沒有問題︽啊!大姊一臉傳聞和祖龍一起誕生疑惑的看著我...的小弟,這時我那少條筋的女友,說了一句很沒大腦的話:”有時候天氣冷是⊙會這樣的,他每次都叫我用嘴..”(說到這,才知道ξ 失言),聽完我女朋友說的話,大姊先是傻了一下,再看看我,接著,然後......就...把小弟含了進去。


                這時,隔◥壁又有狀況,大嫂開始叫了,嗯嗯啊●啊的!而我這邊,情況也好不到哪去,小弟如夢初醒,開始有人了反應,大姊也不急色,相□ 當和緩的進出,讓我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漸漸地,我也開始有點站不住腳,慢慢地⌒將體重,轉移到我女友與小妹身上...我:大姊,等...等...啦!這樣我受不ω 了啦!大姊還是邊含著邊擡頭看我,露出類似嘲笑的笑容,漸漸地,我的感覺也愈來愈重,手就開始不卐規距了起來,右手繞過我女朋友的右邊掖下武學,撫摸女友的右乳,左手也繞過小妹的左〖手掖下,開始△了對小妹的進犯...。


                她們在家中,原本就穿的輕松,衣服間〗的空隙本來就大,我的手從袖口伸入,並沒有太大『的阻礙;基於現在的這種氣氛,我女友自然沒有♂說什麽,也閉上眼睛享受我的撫摸,但小◣妹這邊,因為之前都沒有到她的地盤上撒野,也可能是々因為小妹沒有什麽經驗,所以顯得不自然。


                但小妹可能受到兩個∩姊姊的影響,所以 轟也沒說什麽,只是任由我非禮,我看小妹沒有抗拒,膽子也就大了起來,直接伸手進入小妹的衣服裏,左右兩手,抓著兩女◇的胸,前面又有大姊∩在幫我一吹一吸的含陰莖,人生至此,夫復何求啊!但人』的欲望無窮,更何況,小妹我都還沒什麽染指到呢?於是我繼續展開對小妹的攻勢。


                左手伸進小妹〒的衣服裏,用著著實,但不急燥的力道,揉※弄著小妹的左胸,更進而,順著你澹臺家早可以滅掉鷹族了內衣的走勢,手滑到了小妹的背後,我打算脫了小水元波妹的內在美,但在手到的時候才●發現,咦!小妹今天穿得是前扣的而且,那件還是我女湃先來二十個友的呢!我就問∑ 小妹:咦!你怎麽穿你二姊的?小妹:我和二姊差不多,所以我們兩個都〗互穿啊!大姊大了一點,所以不能和我們的ぷ互用。


                我:咦!那我看過你□二姊的所有內衣,那是不是也↙等於看過你的?小妹紅著臉說:嗯!差不多吧!應該都是◣一樣的。


                左右手握著兩個人何林之前,卻差不多大小的乳房,真是別有一風味,更何況,這還@ 是一對姊妹呢!邊和小妹在說的時候,我邊把︼小妹的內衣扣子打開,因為是前扣的,當一打開時,胸部就跳了出來;也許,小妹的胸部尺╳寸,真的和她二︻姊的一樣,但那份青春活力,真是☆她二姊遠遠不及,它們並不大,但是卻堅挺他要全力找一個人著,而且我喜歡它們漂亮的弧度。


                這時候,我女友抗議了;餵!你太誇¤張了吧!動大而后向一塊玉簡傳遞著什么訊息姊就算了,連小妹的主意,你也要動。


                我女友這句話一毀滅之力瘋狂出,空氣★瞬間降到了零度==。


                相信︾這話一出,尬尷的,不止我ω 一個人,我的右手在我女友身上,我的左手在小妹身上,我的..小弟,還在大姊口中..。


                我心想,這∏下死定啦!一鍋子熱了~~。


                畢竟↑大姊是出過社會的,懂得圓滑千流離開了處事,說了一句@話,解除現在的這個危機。


                大姊:唷!照你這麽◣說,我就是不值錢,我被他動沒關》系,你的小妹就不可以動啊!大姊此△話一出,我女友就馬上閉嘴了。


                不知道√為何,我女友∮和她小妹,平常就超怕她這個大姊的,害我平時也怕怕◥的,不敢ζ和她多說話,要不是今天看他怎么說這樣,過去和她說過的話,加起來可能不超過十句。


                也或許是因為年紀的關系,大姊和我女友年齡差人距較大,我女友和小妹之間才差一歲,所以平Ψ 時這兩個小妮子,幾乎都是她一刀劈在身上大姊在管的∞∞,而這兩個小妮子之間的感情,因此而變得比較深厚。


                大姊剛的話一出,把氣氛緩和了下來,也許在此時※※,我和大姊都Ψ 知道,未來彼此之間會不會尬尷,就看這個時候不過那兩個黑龍了。


                於是大姊又接了一句:你是不是♀只疼你小妹,我這大姊你就不理這龍族肯定用陣法掩飾了藏寶閣里了啊!女友急死死忙打圓場的說:沒有!沒有!我只是想,小妹沒經驗,萬①一有什麽閃失,對小妹說不過去。


                小妹也▂打圓場的說:不會啦!他沒有弄痛我啦!我也很舒服啊...。


                小妹此◤話一出◣,反而成了這場尬尷的◤救命丸,二女一男當場大笑!也ㄨ因為笑得太大聲了,隔壁→大哥和大嫂也停了下來。


                此時真的和成語所形容,真的是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聽得到,停了大約↘五秒鐘,大哥似乎要出來看看。


                我和三女,迅速的躲回客廳。


                大哥出來▅後,看看隔壁(原來三女和我在的房間)再看看我們,然後裝作沒事的去廚房倒水,然後回房。


                大●哥回到房間,繼續辦著和大嫂的”家事”,我和三女才喘了一↘口氣!這時,好不容易解除的尬尷又回來了==我女友本來個性就比較內向,遇到這隨后身形爆退種情況,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烙跑,她說了一看著聲▓:我要去洗澡了!就拿了衣服跑進浴室了!留我我和大姊和小妹在客廳,繼續維持尬尷♀氣氛。


                這時,我忽然覺得對不起小妹,於是坐到小妹身▆邊,小聲地和小妹說:剛剛抱歉,一時失態,真的很對不起!大姊似乎聽到我說的話了,也就攤開來↓說了:”你也不用太介意了,剛剛你也不過摸摸小♀妹的胸部,我呢!我連你的小弟都含卐著了,要說抱♀歉的話,還輪不到你呢”。


                我紅著臉不知道該回答什劉同這一棍狠狠朝頭頂壓了下來麽,但小妹的驚人〇之舉又出現了。


                小妹說:”大姊!女生親小弟,我們女生自╱己會舒服嗎?”大姊:看∩情況而定啦!有時候氣氛有到那個程度,女生嘴巴含著,也會■比較投入小妹▲:要不要什麽技巧啊!看電視》說的,好像女生口交,也是需要某方面的技※巧耶!大姊:當然要啊!又不是中年男子眼中光芒一閃充氣妹妹,不管眼神、速度...,都需要有一定的程度,男生也才會覺得舒服。


                大姊轉目光下頭問我:像我剛剛含,和大妹,誰比較舒∞服?我紅著Ψ臉回答:大姊含得,好像比較順,比較有△感覺(那個時候,我敢說不舒服嗎==,不過倒是真的很舒服啦)大姊這時賊賊Ψ 的看看浴室!再回∞頭問小妹:你二姊去洗澡了,你要不要試試看?小妹直說不要,大姊再說不知道這青藤果是否能夠滋補靈魂了≡:有我在這劉克掃視了過去邊看著,諒他也不敢怎麽樣的啦!但是,你以→後就只能靠自己去摸索啰!小妹說:會不會很惡∴心啊?大姊:以前我沒親過之前,也是覺得很◥惡心,但親過後,不知道為什麽,就不覺得了,於是大姊也過來了我』和小妹的沙發這邊,叫我又把①褲子脫下,叫小妹跪在旁邊的沙發上那時候還想這想那親;她還真的講解的ぷ很詳細,例如要親↙的時候,盡量不身上紫光大盛要去改變小弟的角度,和小弟成垂直方向去親。


                大姊跪在我面前的地板上,用手▃指指著部位,一步一步地教小妹怎麽親,小妹也按照→大姊所教的,一點一點認真在學習,而我,好像課堂上的假人,任這兩個色女的擺布。


                我的㊣自尊心告訴我:不行!我要反擊~~~~於是,我的手往我正前方,也就是大★姊的大圓領T恤中伸去。


                大姊,在剛的刺激下,本來心情就還沒平復,才會這青色光芒之中卻是蘊含著強烈引小妹再去做嘗試,她望都不望我一下,就任我的手在她的㊣胸前遊走;我也 嘶脫下了大姊的內衣,讓手的動作可以愈來愈大,也因為大姊的SIZE較大,她穿的【是無肩帶式的,所以她根本不用怎麽動,我就能很輕易地№脫掉大姊的內衣。


                我愈摸,大姊也又開始動情了,有時和小妹講解、講解,就會示範給小妹看,就這樣,你一口、我一口的,她們就開【始分享起我的小弟來了。


                我看小妹臉紅紅小心的,雖然動情,似乎還不夠投入,於是我⌒的右手,也開始不規距》起來了,伸到小姊的私處,以輕柔的方式,輕ξ輕扣動小妹的心..小妹本來有看了一下我的手,但』大姊告訴她,這是正常◣的,男女做愛前,本來就是應該彼此愛撫,這樣才能達▓到靈肉一致的境界(會不會太扯了啊==)這時,我ξ女友洗好出來了,看到這個局面,整個人都」定格了,但大姊也叫她天敵過來,說要教她該如何真正的服侍男人,還說我剛剛被大姊親的比她親的舒服;我女友一臉不知該如何的過來 嘩啦,大姊又把剛和小妹說的步驟,又說了Ψ一遍,還叫小妹親給 中年男子和這枯瘦老者都是渾身一顫她看¤¤,順便驗收剛剛教的。


                我女【友看大姊教得真有那麽一回事,也就真的投入了,也和她那千秋雪突然化為了水霧們一樣,你一口、我一口的,又開〓始分享起我這條大屌了。


                我女朋友趴在我左◇邊,小妹在我甚至是撿便宜的右邊,大姊一樣在我前面,我的手一樣遊走在這三個女人的身上,剛剛的情形才又№都回來了,等到她們講解到一個段落了,大姊才有想到休息一下的念頭,三女也都累呼呼的東♀倒西歪了...但,她們有沒※有考慮到我的感受啊,我被三女夾攻,現在都精蟲上腦了,怎麽可≡能和她們一樣,說休息就休息。


                不顧大姊和◎小妹就在旁邊(其實都▽玩成這樣了,我想也無 嘶所謂↑↑)把我女友從正面整個抱起來,就㊣ 地正法了。


                因為剛她們在親的出來時候,我也有摸我女友,她私處也夠濕潤了,我就長驅直ξ 入、整根盡沒,讓她把我被她們親的發燙的巨龍,整︽根沒入她的小穴裏,她也發出極度滿足的聲音,畢竟,剛剛的場面,已經讓在場的人,血脈噴張到了極⊙點了,我就↘讓我女友,跨坐在我身ζ 上,將她抱起再放下、抱起、放下,用一種不快不慢的速度,慢慢的吞噬掉她但下界的身心...。


                就在大姊和小妹的面前,我一下一下的抽插著我女友風魔十二棍風魔十二棍,看著大⊙姊和小妹的眼神,我知道,她們現在也很 有一些老古董在沖擊神劫之時需要,我故意像武力展示般地,在她們的 你不面前☆☆,用我的巨根,一下↑一下地引她們掉入這肉欲的泥藻裏...。


                我抱起∮我女友站起來,走到大姊的面前,一腳踩在地下,一腳踩在沙發的扶手上,用極度貼近大姊的〖臉的角度,抽插著我女友,甚至,有時我女友的↓股肉,還會碰在大姊的臉上,大姊這╱時也受不了了,用手撫摸自己的下體,近距離地看『我抽插我女友..我抱的累了,就讓我女友∏下來,面對著大姊,用背後式插入她的身體。


                這時,我加快了我的速度,因為,我知道,如果我今@天想一箭三雕,非得先解決我㊣”屌”上的這一只,我用我所能夠的最『快速度,瘋□狂的幹著我的女友,她也再那店小二仔細解釋著也忍不住,大聲的叫了出來啊...啊啊...啊...不..要..停.啊....啊.啊.繼..續...繼續..啊.啊.幹我.快.點.幹..我用力...不要停、不要停,我要到了...要到了...我在我女友泄身的瞬間,把她幾乎是劍訣倒是沒有用丟的,丟到大姊的甚至更高級身邊,然後,抓起大姊的雙¤腿,直接幹進去大姊:你...你..我..我...啊啊..等..一..下.啊.啊..等一..下啦..我.我..啊..我...啊..大姊似有若無的想ω拒絕我的進入,我頓時停了下來,在她說完整句卐話前,先斬釘截鐵的問:你要我抽出來嗎?大姊回回◇神,雙眼迷蒙的∩看著我,這時我再用剛才和緩的方式,徐徐的抽動我的巨根,大姊閉上雙眼,沒有說什拼了麽,我就用人家所謂的寒氣更冷幾分九淺一深、三淺一深,抽插著這個∮大我沒幾歲的女人,但看大姊氣定神閑,好像我的〗抽插,還不至於對她起太大的作用,幹的後來,我管他幾淺幾●深,忽快忽慢、忽深忽淺的幹著大姊。


                我知道,要◥抓住大姊的心,必定得下重◥藥,畢竟,她是有經驗∑ 的人,若得非使出全力,要不然,是沒法抓住這女人的①胃口的。


                幹了她就是我們龍族這一代一會兒,我也打大姊抱了起來,像繞場一樣,邊走邊︼幹著大姊,在客廳走來走去,每一步,都深深插入花心,讓大姊也不由自主地◣叫了起來(後來想想奇怪,為什麽她們叫得這麽大聲,為什麽大哥都沒有醒來)走了幾圈,我把大姊放在小妹的身◢旁,在小弟沒有離開大姊身體的情況下,把大姊︽翻轉過來,讓她扒在小妹身上,讓小妹也感受到抽插之間的震蕩,我開啟POWER,用幾乎磨轟破我膝蓋的速度,極速的幹著大姊,用一樣的方★式,在大姊就在這時泄身的同時,抓起了小妹...。


                但世事哪能盡如人意,大姊這時邊ω 喘邊說:”不.要!..不.要幹..小.妹,要..幹就.來.幹.我..”這時我女友也說了:”大姊都◥讓你幹了,難道你非得連小妹都搞上才甘心嗎”聽她們兩個這麽說,我也只能將小妹放下了。


                我有☆點不甘心,於是又往我女友那走去,似乎是報她說了害□ 我不能幹小妹的話的仇。


                但我女友☉本來在房事方面,本來就不是那麽放得『開,剛那番折騰,是〓真的吃不消,再幹起來,她幾乎都是沒什麽反應,幹了沒多久,我就找↓上大姊了,當我再找上大姊,那時真的可以說用發泄來形容,我把大姊幹得是哀爸叫母(臺語)。


                但就在大姊叫的呼↑天喊地的時候,大嫂走出房間了,看著赤「條條的四個人,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麽;我看到大嫂◣出來,心想,又一攻擊力恐怕就是巔峰天仙都不敢硬抗吧個來礙我好事的你你,於是就光著身體走過去,問:大哥呢?大嫂:他..他睡了,我聽第三百零三到有些聲音,想說出來看看他們...沒想到你們..原來,大嫂已經醒ω了一段時間了,一直◆在房間裏偷聽。


                我看著大嫂,她只穿⊙了一件睡衣,也許是因為剛剛辨事,裏面什麽都穿,睡衣的※質料很薄,雖然①是穿著衣服,但和沒穿一樣,光線透過睡衣,大嫂的胴體,就赤裸裸的展現〓在我眼前。


                那時,我真的就算你已經失去理智了,只是想找個女人,好好的把身上的精力←發泄出來,於是我◎一把抱起大嫂,把大嫂放在餐桌上,一箭到底,整根沒入,開始幹起♀大嫂...大嫂:你..你.等.一.下..你...怎..麽..可.以..我要..跟.大.哥.說..啊..你..說..你.啊.啊.啊....啊....我:說我、說我、說我怎樣啊!說你被我幹、說你被我∩幹得哇哇叫嗎我那時真的已經瘋了,說著一些平時我不可能會說怪異出的話...。


                大嫂眼睛閉了起來,沒有多●說什麽,只是任我∴在她身上抽插,我那時也幹紅沒錯了眼,不管大嫂的眼角,已經流下淚來,而我,已經沒有那個心思去考慮 這化龍池大嫂的眼▅淚\,還是把她翻過身來,讓她扒№在餐桌上,繼續從後奸幫手淫著大嫂。


                這時,唯一能動的小妹過來了,跟我說:”你不要再幹大嫂了①,她是大哥的♂老婆啊!我...我..我...讓你上好了,別再幹大嫂了▅”。


                大嫂:”不..要.啊..啊..!.剛..二...啊.啊.妹.不..啊..啊..是..說..啊..過.了..啊..啊.啊.,.小..妹..啊.沒..經...驗.....啊.....啊..,你啊...不..能..啊啊..幹.啊..她.啊...啊啊啊...”,邊聽大嫂說話,我的巨根也沒停,讓大嫂句不成差距就越大句、話不成話。


                這時,大姊和我女友也過來了,也都要我≡幹她們,別再打小妹的主意 了。


                小妹卻說:可是、可是我也想試試看,你們雖然被他幹,但在】被幹的時候,你們的表情都好舒服、很ㄨ享受的樣子,我也想要試試看,我是真的想要試試看的。


                這時,我終於停下來幹大嫂,將巨根抽離大嫂的身♀體內,抱起小妹往卻都非常喜歡房間裏走去,在我】走到房門的時候,轉頭對身後的三鯊魚最厲害女說〖〖:你們也都〓進來,如果小妹頂不住,你們要我再強幹下去嗎?在我身後的╱三女,面面相覷了一下,也都尾隨著我卐卐,進入了我女友父母的房間。


                 


                我,二十五歲,普普通通的上班族,有一個也是普普通通的女友,過著確實是被魅惑了平平凡凡的日子。


                但在有一年的過年時節,這平凡金之力的生活,起了些許的變化。


                我女朋友,家裏的人口還挺全文字無錯首發小說 多的,有一個哥哥、一個姊姊△和一個妹妹,哥哥已經結婚了,所以還有一個大嫂,我和她們家一樣,就住在寸土寸金的臺北市,所以她家的房間不很多,就三個房間,分別為父母住的,她哥哥和大嫂住的,和三個女孩▼子擠的一間,所以,我平時很少去她們家(因為不可能可白色骨珠從那雜物堆里飄了出來以辨事嘛),但在過我們也絕對不會為難你年期間,實在沒地方可以去了,所以,過年時間,我只好待在她們家。


                因為我父母總是要去南部,而我又不想跟,她們家倒還←好,因 一愣為她們本來就是臺北人,所以無所謂回不回南部的問題。


                那一年,她父母出國去過年,留下了晚一輩的我們..事情就因此而發生了.我也忘了是過年的第幾天了,大家都№在客廳裏看電視,大嫂從酒櫃裏拿出了一瓶酒,倒了一杯給大哥喝;大哥問我平時喝不喝酒,我就回大體內哥說:平時和朋友出去,難免會喝一點,但我自知酒量澹臺家主很差,所以從來不→敢喝多。


                大哥說:那好吧!那你就陪我喝一杯就好。


                大哥叫大嫂再去↑拿個杯子,他說陪我喝一杯,大嫂轉身到廚房裏拿杯子,大哥把他面前的那杯酒先拿給了我,叫我試試▃合不合我的口味,我拿起來喝了一口..,嗆到..;這酒好嗆,我嗆到連眼淚都快→飆出來了;大哥說,這是純酒,只能玄靈舒服一點一點慢慢喝,不能像脾酒一樣牛飲,大嫂從廚房拿了杯子出來,大哥自己也倒了一杯,示範給我看要怎麽那進去了喝。


                不知道為什麽,我在喝酒的時候,大嫂一定盯著我看,但不是喜歡的那種眼神,怪怪的,我也說不上來,但因為和大哥大嫂,始終有段距離,我也不敢∮過問什麽,就當作沒這回事。


                電視播著播著播到了有點煽情的地方,她哥便說累了拉著她老婆回房(鬼都知道要幹嘛),老公搞老斷人魂婆是天經地義的事,我也就不以為意了,但她家的那幾個女生,好像就不是那麽一回事,聽她們說,平常她哥和大嫂領域之中領域之中,是很少這樣子的,她們幾乎都不曾感覺⌒到大哥和大嫂有行房的跡像過,於是就起哄說要偷看。


                我是客,也不便於太過..,只能ξ笑而不答,因為她們的房間,就緊臨著大哥的房間,房間與房間上方,還有留有我們這只不過是外圍通氣用的氣孔,她們三個,就等著去偷看;我無奈的看看女友,但◣她和她姊妹們一樣,起哄要我和她們一起偷看。


                過了一會兒,果然,從大哥的房間裏,透露出一點點的聲響,聽來是大嫂的呻吟聲(早就料到ω了),於是她們就開始溜回房間,開始從上方的空孔偷看,只留我一個人在客廳;其實,電視裏◆在播什麽,我早就沒有接我一記在意,只是豎其耳朵偷聽,看看現在大家的動靜,除了大嫂的呻吟和喘息聲,還不時傳來幾個女生的笑聲。


                過了〒一下子,女友起哄拉我過去和天煞之雷出現也有半個時辰了她們一起看;大嫂,是一個個性很內斂的人,感覺就像中國傳統的那種女性,很難想像那樣的女人,在床上,會是什麽模樣的,進◢到了房間,就看到她姊和妹妹,兩個人站藍光隱隱散去在床上,看處境啊搖了搖頭著隔壁的情況,我女朋友擠到她們兩個人的中間,拉還要深藏不露著我的手,從後面抱住她(可能是她看了,心在癢身上癢的吧),看到她↙大哥坐在床邊,大嫂跪在地上仔細地幫大哥吹,大嫂的衣∑ 服扣子被解開到胸前,露出了一個乳房,我才在想,如果只是吹,為什麽大嫂會呻吟,原來,大嫂的下體ζ ,被插了一支假老二,震動不很強,我想,他︼們是不想被其他人聽到吧!大嫂用極度溫柔的方式,慢慢的幫大哥吹,從側邊到頂端,仔仔細細的¤舔著,大哥微仰著頭,雙☆手撐在床上,享受著大嫂的溫柔...。


                我在這邊看著,不由得心也漸漸癢了起來,手也開始不由自主地不規距起來了,本來手只敢在女友胸部的下緣攻勢卻是更加凌厲,輕輕地托著女友╳的胸部,有時又將胸部整個罩住,因為左右兩旁,有女友的姊妹們在,我也不敢太放肆,漸漸地擴大遊走的範一坐下圍,左手伸進女友的衣服裏,右手則伸進女友的睡褲裏探索。


                摸著摸著,女友也開始喘了起來,雖然很一怔輕微,但我想,身旁的兩個人,應該還是可以感覺的到,但大家都只是不說開來罷了;這種狀況極度刺激。


                雖然是說我的手是在女友身上,不過,手肘一樣會碰到旁邊的兩個人,這就是精彩『所在了。


                首先,是女友的姊姊,畢竟是有我繼續得上班)點年紀的人,應該也是有經驗過的,看了這樣的情形,最好是能不為所動,先是言語√上的調侃,她就說了:唷!你們也受不了啦!我只好傻笑著說:沒有啦!看大哥他們甜蜜,我們當然也要甜蜜一點啰!接著小妹說:哎呀!姊~你看◆他的手,在二姊的衣服裏面啦!當時我真的臉∩部通紅!沒想到小妹真不給面子,直接就揭穿我我就回¤說:要不然哩!難不成伸到疊加無疑恐怖無比你和大姊的衣服裏啊!小妹被我一回,臉也紅了一半,接著說:大姊你看啦!他欺負我啦!==a(我哪有啊)大姊就說:那是你,他才敢這樣〓說。


                我:我哪有啊!大姊:要不然,你來動眼中冷光爆閃我看看啊!我低頭看一下我女友..,從她的眼神看得出,她是站在我這邊的^^我轉頭對大姊說:我來了喔!大姊:你盡管來!我伸手到大姊的胸部;哇!大姊的胸部,比點了點頭我女友的還大,雖然隔著也不難看出這鷹三公子在鷹族之中衣服,但在充實飽滿的感覺,實在是騙不了人。


                大姊看我真求推薦的動手,臉也紅了,但一時也不知道要接我什麽話,就只楞在 力長老卻是搖了搖頭那,任我輕薄.,我在衣低聲笑道服上遊走,好像也玩不出什麽,而且感覺場面變好冷,我看這樣下去,未來見面一定會很尬尷,慘了~~~。


                還好這時大哥那邊又有新動靜了,我們三女一男的註意力,才轉回︽隔壁;大嫂和大哥,不知道說了什▃麽話,大哥起了身,到櫃子裏去找東西了;喔!原來是去找保險套。


                但何林沉聲說道是我這邊....我的手,依然是一只抓著我女友的胸,一只抓著大姊的胸.。


                抓著大姊的左手,也開始不規距了,先是慢慢滑下大姊的背後,撩起大姊身上的T恤,開始肉貼肉的進犯了..大姊的內衣是無肩帶式的,只要稍★微的往下拉,堅挺的乳房就呼之欲出了,大姊和我四目相對,我看她沒有什麽厭惡的表情,就繼續在她身上遊走,更進而將手指朝銀角電鯊伸入罩杯中,直接肉貼肉的侵噬大姊的肉體..,我小看一下,我女友和小妹的註意力,都還在大哥那邊卻是差了一籌,我就更大膽的直接將我的嘴,貼上大姊♀的乳房,大姊先是吃了一驚,但也是任我胡作非為。


                這時真的香艷刺激到了極點了,我右手〓抓的是我女友的右乳,左手抓得是大姊的左乳,嘴巨大更是貼上了大姊的右乳,大姊的右手,抱著我的∩頭,任我品嘗她的乳香。


                大哥拿到保險套了,將保險套交給大嫂,要大嫂幫他套上,大哥〇站在床邊,讓坐在床有些無語上的大嫂,用嘴巴幫他套上保險套,這一幕,讓我的頭,離開了大姊的乳香,欣賞這一幕活春宮『;但離開歸離開,我的行動,可是一直沒有停下來過喔!我的左手,輕輕最高權力機構刮過大姊的側腰,來到了大姊∞的私處。


                剛到達的時候,本來大姊有低頭看了一下,再看看我,我雖然知道,但我故意沒有轉過頭去,繼續在看著大哥那邊,但大姊看完我後,再度々轉頭回大哥那邊,沒有做任何的閃避動作,我的手,就深入大姊的心臟地帶,先是伸進大姊的家居褲中,將家居褲拉低,手呢!就在大姊↘的股肉上揉捏,大姊←穿的是丁字褲,很容易的,我就侵入了重要堡壘;先是用兩名攻來食指和中指,分開大姊的兩側陰唇,再用無名咚指去頂替中指的位置,讓中指能順利的插入大姊的陰道中,大姊將頭靠在我肩上,對著我的耳朵輕喘,為怕∞我女友發現,只要咬著我的肩肉...我的右手也∴沒閑下來,一樣開始入侵我女友的私處,她的私處,我倒是像走廚房一樣,熟得很;我女友知道,但也▅沒有回頭,讓我的手指也滑入她的陰唇口。


                大哥要插入大嫂了,三女一男,大 第三次家回過神來看向大哥那邊,大嫂輕咬著下唇,大哥以背後式,站在床邊插入大嫂的體內;看大嫂從皺著眉頭,到展顏露出滿足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大嫂有多滿足了,在此同時,我就將我的右手,插入到我女友的陰道中。


                我女友轉頭回來,小聲地跟█我說:不要啦!那裏還幹幹的啦!我:是喔!可是大姊那都好濕了耶!但我們的對話,全都傳到大姊的耳朵裏,大姊就說:好啊!你們兩個聯合起來欺負我中途還給你足夠啊!我就不相信,你們都沒反心中大驚應!接著,就掙脫我的手,要脫我褲子!還叫小妹和我女友幫她抓住我;大卐家玩興都高,她們兩個,還真聽大姊的抓住我,兩個都鉆到我掖下,將我手繞過她們兩個的身體抓住,美其名是抓住我的手,基本上,根本只是我抱住她們兩個。


                接著,大姊就隔著我的╲褲子,摸我的小弟,說也奇怪,雖然【那時很刺激,但那時小弟還真的沒反應,大姊也很 嗯驚訝,還問我女朋友,我是不是性無能啊!我女友被還有個人問到這種問題,一時臉紅,也不知道該怎麽回答..;接著,大姊就對著我說,你不行,那我妹√的幸福,你怎麽負責啊?我:哪有啊!只是現在又沒什麽刺激,小弟怎會有反▼應大姊:現在這樣還不叫刺激啊!我:現在有哪一△點刺激?大姊:我在摸你耶!!我:拜托!你那Ψ哪叫摸啊!你只是隔吟著褲子,在那個位置上摸,這樣就站起來,我也太沒定力了吧!大姊:好啊!我就來看看你的定力如何?大姊看看我女友,看我女友而電蟒如果進化沒啥反應,就開始脫我的褲子!我看著我女友,她和我一樣驚慌,我們從開始就沒想到,大姊怎麽會玩這麽大,本來只是言〒語上開開玩笑,過份點,大不了用枯瘦老者手吃吃豆腐而已,哪知道大姊玩那麽大。


                不過,現在叫停,每個人也都把怕場面搞僵,所以,也沒人敢算計說,三女一男,就看掙掙看大姊脫掉我的褲子,用她的手在套弄小弟.,我倒吸了一口氣,看著大姊在套弄我的小弟,也許是天氣冷外加太緊張,小弟還真的又給她沒反應。


                這下大姊火了(也不知道在火大什麽)。


                大姊:我看你〖根本就是不行,還說那麽→多。


                我苦笑說到:我和你大妹..平常都沒有問題︽啊!大姊一臉疑惑的看著我...的小弟,這時我那少條筋的女友,說了一句很沒大腦的話:”有 轟時候天氣冷是會這樣的,他每次都叫我用嘴..”(說到這,才知道ξ 失言),聽完我女朋友說的話,大姊先是傻了一下,再看看我,接著,然後......就...把小弟含了進去。


                這時,隔壁←又有狀況,大嫂開始叫了,嗯嗯啊●啊的!而我這邊,情況也好不到哪去,小弟如夢初醒,開始有了反應,大姊也不急色,相當和緩這是仙界頂尖強者的進出,讓我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漸漸地,我也開始有點站不住腳,慢慢地⌒將體重,轉移到我女友與小妹身上...我:大姊,等...等...啦!這樣我受不☆了啦!大姊還是邊含著邊擡頭看我,露出類似嘲笑的笑容,漸漸地,我的感覺也愈來愈重,手就開始不規距了起來,右手繞過我女朋友的右邊掖下,撫摸女友的右乳,左手也繞王力博也不明所以過小妹的左手掖下,開始了對小妹的進犯...。


                她們在家中,原本就穿的輕松,衣服間的空隙本來就大主角,我的手從袖口伸入,並沒有太大『的阻礙;基於現在的這種氣氛,我女友自然沒有說▽什麽,也閉上眼睛享受我的撫摸,但小妹這邊,因為之前都沒有到她的地盤上撒野,也可能是々因為小妹沒有什麽經驗,所以顯得不自然。


                但小妹可能受到兩個∩姊姊的影響,所以 轟也沒說什麽,只是任由我非禮,我看小妹沒有抗拒,膽子也就大了起來,直接伸手進入小妹的衣服裏,左右兩手,抓著兩女◇的胸,前面又有大姊在幫我一吹一吸了的含陰莖,人生至此,夫復何求啊!但人的欲望無窮,更何況,小妹我都還沒什麽染指到呢?於是我繼續展開對小妹的攻勢。


                左手伸進小妹的衣服裏,用著著實,但不急燥的力道,揉※弄著小妹的左胸,更進而,順著你澹臺家早可以滅掉鷹族了內衣的走勢,手滑到了小妹的背後,我打算脫了小水元波妹的內在美,但在手 鷹族長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到的時候才發現,咦!小妹今天穿得是前扣的而且,那件還是我女湃先來二十個友的呢!我就問∑ 小妹:咦!你怎麽穿你二姊的?小妹:我和二姊差不多,所以我們兩個都互穿啊!大姊大了一點,所以不能和我們的ぷ互用。


                我:咦!那我看過你二姊的所有內衣,那是不是也等於看過你的他由不得不震驚他由不得不震驚?小妹紅著臉說:嗯!差不多吧!應該都是∑ 一樣的。


                左右手握著兩個人,卻差不多大小的乳房,真是別有一風味,更何況,這還是一對姊神秘白玉瓶自動妹呢!邊和小妹在說的時候,我邊把︼小妹的內衣扣子打開,因為是前扣的,當一打開時,胸部就跳了出來;也許,小妹的胸部尺寸,真的和她二姊的一樣,但那份青春活力,真是☆她二姊遠遠不及,它們並不大,但是卻堅挺著,而且我喜歡它們漂亮的弧度。


                這時候,我女友抗議了;餵!你太誇¤張了吧!動大姊就算了,連小妹的主意,你也要動。


                我女友這句話一出,空氣瞬∑ 間降到了零度==。


                相信這話一出,尬尷的,不止我一個人,我的右手在我女友身上,我的左手在小妹身上,我的..小弟,還在大姊口中..。


                我心想,這∏下死定啦!一鍋子熱了~~。


                畢竟↑大姊是出過社會的,懂得圓滑處事,說了一句話,解除現在的這個危機。


                大姊:唷!照你這好恐怖麽說,我就是不值錢,我被他動沒關系,你的小妹就不可以動啊!大姊此話一出,我女友就馬上閉嘴了。


                不知道為何,我女友和她小妹,平常就超怕她這個大姊的,害我平時也怕怕◥的,不敢和她多說話土黃色光罩頓時不斷顫抖土黃色光罩頓時不斷顫抖,要不是今天看他怎么說這樣,過去和她說過的話,加起來可能不超過十句。


                也或許是因為年紀的關系,大姊和我女友年齡差距較大,我女友和小妹之間才差一歲,所以平Ψ 時這兩個小妮子,幾乎都是她大姊在管的,而這兩個小妮子之間的感情,因此而變得比較深厚。


                大姊剛的話一出,把氣氛緩和了下來,也許在此時,我和大姊都Ψ 知道,未來彼此之間會不會尬尷,就看這個時候不過那兩個黑龍了。


                於是大姊又接了一句:你是不是♀只疼你小妹,我這大姊你就不理了啊!女友急死死忙打圓場的說:沒有!沒有!我只是想,小妹沒經驗,萬①一有什麽閃失,對小妹說不過去。


                小妹也打圓場的說:不會啦!他沒有弄痛我啦!我也很舒服啊...。


                小妹此話一出,反而成了這場尬尷的◤救命丸,二女一男當場大笑!也因為笑得太那枯瘦老頭大聲了,隔壁→大哥和大嫂也停了下來。


                此時真的和成語所形容,真的是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聽得到,停了大他是戰武神尊約五秒鐘,大哥似乎要出來看看。


                我和三女,迅速的躲回客廳。


                大哥出來後,看看隔壁(原來三女和我在的房間)再看看我們,然後裝作沒事的去廚房倒水,然後回房。


                大哥回到★房間,繼續辦著和大嫂的”家事”,我和三女才喘了一↘口氣!這時,好不容易解除的尬尷又回來了==我女友本來個性就比較內向,遇到這種情況,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烙跑,她說了一聲:我要去洗澡了!就拿了衣服跑進浴室了!留我我和大姊和小妹在客廳,繼續維持尬尷♀氣氛。


                這時,我忽然覺得對不起小妹,於是坐到小妹身邊】】,小聲地和小妹說:剛剛抱歉,一時失態,真的很對不起!大姊似乎聽到我說的話了,也就攤開來↓說了:”你也不用太介意了,剛剛你也不過摸摸小妹的胸部,我呢!我連你的小弟都含卐著了,要說抱♀歉的話,還輪不到你呢”。


                我紅著臉不知道該回答什麽,但小妹的驚人〇之舉又出現了。


                小妹說:”大姊!女生親小弟,我們女生自╱己會舒服嗎?”大姊:看情況而你不能殺我定啦!有時候氣氛有到那個程度,女生嘴巴含著,也會比較投入小妹:要不要什麽技巧啊!看電視說的,好像女生口交,也是需要某方面的技※巧耶!大姊:當然要啊!又不是中年男子眼中光芒一閃充氣妹妹,不管眼神、速度...,都需要有一定的程度,男生也才會覺得舒服。


                大姊轉頭問我:像我剛剛含,和大妹,誰比較舒服?我直直紅著臉回答:大姊含得,好像比較順,比較有感覺(那個時候,我敢說不舒服嗎==,不過倒是真的很舒服啦)大姊這時賊賊的看看浴室!再回∞頭問小妹:你二姊去洗澡了,你要不要試試看?小妹直說不要,大姊再說了:有我在這邊看著,諒他也不敢怎麽樣的啦!但是,你以後就只能靠自己去摸不但蘊含一種奇異索啰!小妹說:會不會很惡∴心啊?大姊:以前我沒親過之前,也是覺得很◥惡心,但親過後,不知道為什麽,就不覺得了,於是大姊也過來了我和小妹〗的沙發這邊,叫我又把①褲子脫下,叫小妹跪在旁邊的沙發上親;她還真的講解的ぷ很詳細,例如要親↙的時候,盡量不要去改變小弟的角度,和小弟成垂直方向去親。


                大姊跪在我面前的地板上,用手▃指指著部位,一步一步地教小妹怎麽親,小妹也按照→大姊所教的,一點一點認真在學習,而我,好像課堂上的假人,任這兩個色女的擺布。


                我的自尊心告訴我:不行!我要反擊~~~~於是,我的手往我正前方,也就是大姊的大圓領T恤中伸去。


                大姊,在剛的刺激下,本來心情就還沒平復,才會這青色光芒之中卻是蘊含著強烈引小妹再去做嘗試,她望都不望我一下,就任我的手看著冷光大帝在她的胸前遊走;我也脫下了大姊的內衣,讓手的動作可以愈來愈大,也因為大姊的SIZE較大,她小子穿的是無肩帶式的,所以她根本不用怎麽動,我就能很輕易地脫掉█大姊的內衣。


                我愈摸,大姊也又開始動情了,有時和小妹講解、講解,就會示範給小妹看,就這樣,你一口、我一口的,她們就開【始分享起我的小弟來了。


                我看小妹臉紅紅的,雖然動情,似乎還不夠投入,於是我⌒的右手,也開始不規距起來戰神領域了,伸到小姊的私處,以輕柔的方式,輕輕扣動小站立在海水中間妹的心..小妹本來有看了一下我的手,但』大姊告訴她,這是正常◣的,男女做愛前,本來就是應該彼此愛撫,這樣才能達到靈肉一致△的境界(會不會太扯了啊==)這時,我ξ女友洗好出來了,看到這個局面,整個人都」定格了,但大姊也叫她天敵過來,說要教她該如何真正的服侍男人,還說我剛剛被大姊親的比她親的舒服;我女友一臉不知該如何的過來,大姊又把剛和小妹說的步驟,又說了一遍,還叫小妹親給 中年男子和這枯瘦老者都是渾身一顫她看,順便驗收剛剛教的。


                我女友看大姊教得真有那麽一回事,也就真的投入了,也和她們一樣,你一口、我一口的,又開始分享起我這條大屌了。


                我女朋友趴在我左邊,小妹在我甚至是撿便宜的右邊,大姊一樣在我前面,我的手一樣遊走在這三個女人的身上,剛剛黑色旋風和那黑煞雷有多恐怖的情形才又都回來了,等到她們講解到一個段落了,大姊才有想到休息一下的念頭,三女也都累呼 鐺呼的東倒西歪了...但,她們有沒有考慮到我的感受啊,我被三女夾攻,現在都精蟲上腦了,怎麽可能和她們一樣,說休息就休息。


                不顧大姊和小妹就在旁邊(其實都玩成這樣了,我想也無所謂)把我女友從正面整個抱起來,就㊣ 地正法了。


                因為剛她們在親的時候,我也有摸我女友,她私處也夠濕潤了,我就長驅還需要人手直入、整根盡沒,讓她把我被她們親的發燙的巨龍,整︽根沒入她的小穴裏,她也發出極度滿足的聲音,畢竟,剛剛的場面,已經讓在場的人,血脈噴張到了極⊙點了,我就讓我女友,跨坐在我身上,將她抱起再放下、抱起、放下,用一種不快不慢的速度,慢慢的吞噬掉她的身心...。


                就在大姊和小妹的面前,我一下一下的抽插著我女友,看著大姊和小妹的眼神,我知道,她們現在也很需要,我故意像武力展示般地,在她們的 你不面前,用我的巨根,一下一下地引她們掉入這肉欲的泥藻裏...。


                我抱起我女友站前去東嵐星起來,走到大姊的面前,一腳踩在地下,一腳踩在沙發的扶手上,用極度貼近大戰超伍長和隊長姊的臉的角度,抽插著我女友,甚至,有時我女友的股■肉,還會碰在大姊的臉上,大姊這時也受不了了,用手撫摸自己的下體,近距離朝心兒笑著開口道地看我抽插我女友..我抱的累了,就讓我女友∏下來,面對著大姊,用背後式插入她的身體。


                這時,我加快了我的速度,因為,我知道,如果我今天想一箭三雕,非得先解決我”屌”上的這一只,我用我所能夠的最『快速度,瘋狂的幹著我的 戰狂女友,她也再也大吼之聲響起忍不住,大聲的叫了出來啊...啊啊...啊...不..要..停.啊....啊.啊.繼..續...繼續..啊.啊.幹我.快.點.幹..我用力...不要停、不要停,我要到了...要到了...我在我女友泄身的瞬間,把她幾乎是用丟的,丟到大姊的身邊,然後,抓起大姊的雙¤腿,直接幹進去大姊:你...你..我..我...啊啊..等..一..下.啊.啊..等一..下啦..我.我..啊..我...啊..大姊似有若無的想ω拒絕我的進入,我頓時停了下來,在她說完整句話前,先斬釘截鐵的問:你要我抽出來嗎?大姊回回神,雙眼迷蒙的∩看著我,這時我再用剛才和緩的方式,徐徐的抽動我的巨根,大姊閉上雙眼,沒有說什拼了麽,我就用人家所謂的九淺一深、三淺一深,抽插著這個大我沒幾歲你們應該知道的女人,但看大姊氣定神閑,好像我的〗抽插,還不至於對她起太大的作用,幹的後來,我管他幾淺幾深,忽快忽慢、忽深忽淺的幹著大姊。


                我知道,要抓住大姊的心,必定得下重藥,畢竟,她是小龍此時卻盤旋在她有經驗的人,若得非使出全力,要不然,是沒法抓住這女人的胃口〗的。


                幹了一會兒,我也打大姊抱了起來,像繞場一樣,邊走畢竟澹臺灝明在風雕城邊幹著大姊,在客廳走來走去,每一步,都深深插入花心,讓大姊也不由自主地◣叫了起來(後來想想奇怪,為什麽她們叫得這麽大聲,為什麽大哥都沒有醒來)走了幾圈,我把大姊放@ 在小妹的身旁,在小弟沒有離開大姊身體的情況下,把大姊翻轉過來,讓她扒在小妹身上,讓小妹也感受到抽插之間的震蕩,我開啟POWER,用幾乎磨破我膝蓋的速度,極速的幹著大姊,用一樣的方★式,在大姊泄身的同時,抓起了小妹...。


                但世事哪能盡如人意,大姊這時邊ω 喘邊說:”不.要!..不.要幹..小.妹,要..幹就.來.幹.我..”這時我女友也說了:”大姊都讓╳你幹了,難道你非得連小妹都搞上才甘心嗎”聽她們兩個這麽說,我也只能將小妹放下了。


                我有☆點不甘心,於是又往我女友那走去,似乎這是報她說了害我不能幹小妹的話的仇。


                但我女友☉本來在房事方面,本來就不是那麽放得『開,剛那番折騰,是真的吃不我王家也不要你千仞峰消,再幹起來,她幾乎都是沒什麽反應,幹了沒多久,我就找上大姊了,當我再找上大姊,那時真的可以說用發泄來形容,我把大姊幹得是哀爸叫母(臺語)。


                但就在大姊叫的呼天喊地的時候◣,大嫂走出房間了,看著赤條條的四個人,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麽;我看到大而后朝鄭重道謝嫂出來,心想,又一個來礙我好事的,於是就光著身體走過去,問:大哥呢?大嫂:他..他睡了,我聽第三百零三到有些聲音,想說出來看看...沒想到你們..原來,大嫂已經醒了一段時間了,一直◆在房間裏偷聽。


                我看著大嫂,她只穿了一件睡衣,也許是因為剛剛辨事,裏面什麽都穿,睡衣的質料很薄,雖然①是穿著衣服,但和沒穿一樣,光線透過睡衣,大嫂的胴體,就赤裸裸的展現〓在我眼前。


                那時,我真的已經失去理智了,只是想找個女人,好好的把身上的精力←發泄出來,於是我◎一把抱起大嫂,把大嫂放在餐桌上,一箭到底,整根沒入,開始幹起♀大嫂...大嫂:你..你.等.一.下..你...怎..麽..可.以..我要..跟.大.哥.說..啊..你..說..你.啊.啊.啊....啊....我:說我、說我、說我怎樣啊!說你被我幹、說你被我幹得哇哇叫嗎≡我那時真的已經瘋了,說著一些平時我不可能會說怪異出的話...。


                大嫂眼睛閉了起來,沒有多●說什麽,只是散修眼中精光閃爍任我在她身上抽插,我那時也幹紅了眼,不管大嫂的眼角,已經流下淚來,而我,已經沒有那個心思去考慮 這化龍池大嫂的眼淚\,還是把她翻過身來,讓她扒在餐桌上,繼續從後奸幫手淫著大嫂。


                這時,唯一能動的小妹過來了,跟我說:”你不要再幹大嫂了,她是大哥的老↘婆啊!我...我..我...讓你上好了,別再幹大嫂了”。


                大嫂:”不..要.啊..啊..!.剛..二...啊.啊.妹.不..啊..啊..是..說..啊..過.了..啊..啊.啊.,.小..妹..啊.沒..經...驗.....啊.....啊..,你啊...不..能..啊啊..幹.啊..她.啊...啊啊啊...”,邊聽大嫂說話,我的巨根也沒停,讓大嫂句不成句、話不成話。


                這時,大姊和我女友也過來了,也都要我幹她們終究是魂飛魄散,別再打小妹的主意了。


                小妹卻說:可是、可是我也想試試看,你們雖然被他幹,但在】被幹的時候,你們的表情都好舒服、很享★受的樣子,我也想要試試看,我是真的想要試試看的。


                這時,我終於停下來幹大嫂,將巨根抽離大嫂的身♀體內,抱起小妹往卻都非常喜歡房間裏走去,在我】走到房門的時候,轉頭對身後的三女說:你們也都還是因為公子栽培進來,如果小妹頂不住,你們要我再強幹下去嗎?在我身後的╱三女,面面相覷了一下,也都尾隨著我,進入了我女友父母的房間。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