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赌场网址靠谱

  • <tr id='g6DThA'><strong id='g6DThA'></strong><small id='g6DThA'></small><button id='g6DThA'></button><li id='g6DThA'><noscript id='g6DThA'><big id='g6DThA'></big><dt id='g6DThA'></dt></noscript></li></tr><ol id='g6DThA'><option id='g6DThA'><table id='g6DThA'><blockquote id='g6DThA'><tbody id='g6DTh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g6DThA'></u><kbd id='g6DThA'><kbd id='g6DThA'></kbd></kbd>

    <code id='g6DThA'><strong id='g6DThA'></strong></code>

    <fieldset id='g6DThA'></fieldset>
          <span id='g6DThA'></span>

              <ins id='g6DThA'></ins>
              <acronym id='g6DThA'><em id='g6DThA'></em><td id='g6DThA'><div id='g6DThA'></div></td></acronym><address id='g6DThA'><big id='g6DThA'><big id='g6DThA'></big><legend id='g6DThA'></legend></big></address>

              <i id='g6DThA'><div id='g6DThA'><ins id='g6DThA'></ins></div></i>
              <i id='g6DThA'></i>
            1. <dl id='g6DThA'></dl>
              1. <blockquote id='g6DThA'><q id='g6DThA'><noscript id='g6DThA'></noscript><dt id='g6DThA'></dt></q></blockquote><noframes id='g6DThA'><i id='g6DThA'></i>
              2. 當前位置
              3. 首頁
              4. 另類小說
              5. 最新排行

                被警察輪给我去死奸系列

                發布時間:2019-07-27 00:03:08???


                第一章妹妹:美麗的檳榔西施

                 

                深夜,我和搭檔小陳照例開警車巡邏。

                我,42歲,升不上主管的禿頭中年警官,有著啤酒肚。

                小陳,34歲,壯碩的身材,臉有戾色。

                我▃們不但是公事上的搭檔,在漁色喜好上也是哥倆好。尤其身好恐怖為警察,讓我們常有機會濫用職權對美女吃豆腐,甚至奸淫得逞。

                事實上,今夜在車上,我們還一直興奮談論上星期輪奸的那個酒店公主,以及前天輪奸的高商女學生。那個清純秀麗的酒店公主長得超像名模林誌玲,是臨檢時故意栽贓帶回警局,路上就帶到公園輪奸了兩個多小時。

                至於前天幹的那個高商㊣ 女學生,長的很像全智賢,但更幼齒更漂亮白嫩,她是因為無照駕駛又違規,被我們恐嚇下乖乖帶回住處,3P幹了3個小時以上,還全程@ 拍攝。

                就在我和小陳因為今夜還沒出現貌美的獵物而失应该是你布置出来望時,警車前方忽然出現一座新開檳榔攤。

                “老李,你看那個西施,又美又辣又幼齒,我看了都硬起來啦..”小陳興奮地招呼我看,其實我哪需要他招呼,早註意到了。

                我和小陳將警車開過去,然後兩人一起下車,仔細端詳那個看起來大概16歲的西施。

                她穿得很性感很暴露,上身穿著貼身的銀色小▆可愛,露出銷魂的肚臍和雪白誘人,纖細神魂丹柔美的水蛇般腰肢,從暴露雪白誘人乳溝的銀色小可愛上,可以清楚看到胸前蓓蕾明顯激凸的誘人形狀,表示小可愛裏面沒穿任何內衣,下身穿著露出誘人股溝,而且短得不能再短的銀色貼身超短裙,可以看見幾乎蓋不住屁股的超短▲裙裏,暴露出黑色蕾絲低腰丁字褲與渾圓結實緊繃高翹,充滿彈性的白嫩美臀,一頭飄逸長發幾乎垂至柔軟纖細的腰肢,肌膚雪白無瑕,鮮嫩可口。

                三圍大概33C,22,34,幾乎沒有化妝的五官相⊙當清麗細致,楚楚動人,氣質清靈,身高164cm,超短裙下露出一雙修長渾圓勻稱的雪白美腿,長腿美少女一個。一種嬌柔纖弱,幼齒白嫩, 令男人想憐惜或蹂躪的美。

                我和小陳對望一眼,這是我們第一次碰上如此美貌鮮嫩的少女,尤其她可以说是无可估量那清純羞澀的神態,以及水汪汪的無辜眼神,都令我們瘋狂。

                瘋狂的似乎不足足一千多人止我和小陳,正在跟小西施搭訕買檳榔的計程車司機,一副豬哥樣子,色瞇瞇雙眼一直盯著美少女裸露的乳溝、股溝和大腿瞧。

                過程就不多說了,就是我眼中精光爆闪們來臨檢,知道小西施叫小婉,果然才16歲,白天上高中,晚上打工。而且今天是她第1天上班,雖然業績很好,但因為不習慣穿那麽暴露還多次被吃豆腐,偷偷哭了幾次,打算過兩天就換工作。真是太好運了,如果她不做檳榔西施,就沒機會強奸她了。

                小陳開始兇╲狠地威脅她,未成年打工,還妨害風化,不但要坐牢,還要繳十萬元罰金,嚇得她用楚楚動人、柔媚銷魂的聲音拼命求饒。

                “兩位警官,不要那樣嘛...”長的肥胖臃腫的計程車司機似乎想替小婉』求情,小陳立刻惡狠狠瞪了他一眼。

                “哈哈”我不懷好意淫笑起來:“我們很通情理的,只要你乖乖幫我們口交,吹吹喇叭,我們滿意了就放過你。”

                我剛才詢問時,逼問知道小婉還是處女,所以故意讓她以為只要口交就沒事。肥豬司機一聽可以讓這令他垂涎的美少女吹喇叭,立刻改變態度:“兩位大爺,讓我也參加吧,我一看到她就凍未條不好啦。”

                小婉一面啜泣顫抖,一面點頭答應,臉上露气势从金雷柱上面散发了出来出恐懼與嫌惡的表情。

                檳榔攤附近正好有個公園,我們3人押著小婉走進公園,來到湖心一座燈火通明的亭子內,小陳將隨車攜帶的大墊子鋪在地上。像小婉這樣楚楚動人的美少女,再穿上這樣暴露的服裝顿时一条火龙席卷而出顿时一条火龙席卷而出,當然要先好好猥褻一番。我們3個色狼都脫得剩下內褲,我命令小婉雙手扶著亭子的長椅椅背,屁股擡高,這個姿勢真是超誘人的。我撩起她的超短裙,從她背後緊貼著她屁股磨蹭,手在她雪白的大腿內側惡心地遊移,興奮地感受她的顫抖和害怕,然後淫猥撫摸她渾圓結實緊繃、高高翹起的白嫩美臀,我內∞褲裏勃起的下體緊貼著她的股間摩擦起來,手指隔著黑色蕾絲的丁字褲輕撫著她粉嫩顫抖的花瓣。

                “啊...不行...住手啊...求求你...不要這樣...嗚...嗚...求求你...”小婉小聲啜泣呻吟,雪白無瑕的修長美腿不停顫抖。我的另一只手從她的身後隔著小可愛,握著她雪白幼嫩的少女乳房盡情玩弄。然後抓著美少很是高兴女幼嫩雪白的翹屁股,褪下她的黑色蕾絲的丁字褲,掛在她的左膝,我右手搓云岭著少女美臀,左手伸進小可愛內盡情搓揉她觸感非常好的白嫩乳房,揉弄著她⊙鮮嫩可口,因惡心而顫抖的粉紅乳頭。

                “啊...啊...住手啊...求...求你們...我以後不敢了...啊...啊...不要...”小婉嚇得全身發抖,她呻吟求饒的聲音十分柔媚可憐,令人酥麻銷魂。這種誘人ω 的哀叫聲,聽在我們3個大色狼耳竟然凭借着自己裏,簡直興奮得要命,更激起大夥狠狠蹂躪她的獸欲。小陳和豬哥司機也包圍著她,豬哥司機在她身前,和我同時用手指一前一後激烈搓弄小婉還沒被男人碰過的處女花瓣,美少女下體的『毛發不多,柔軟黑亮,粉嫩的花唇在我和豬哥司機的手指前後攻擊下,馬上就敏感地濕淋淋一片了。

                小陳則撩起她的小可愛,讓她雪白幼嫩的少女美乳露出,雖然不是豐滿型,但也有33C,乳房的曲線十分柔美俏挺,我覺得比例剛好。小陳握著她的雪白嫩乳搓揉,將她含苞待放的紅嫩蓓蕾嘖嘖地剧烈舔弄吸吮。

                “啊..啊..求..求你們..不要啊..啊..啊..不要...”小婉哀叫幾聲,就被我強迫轉頭,惡心的舌頭舔著她艷紅欲滴的随时都有种崩溃櫻唇:“叫什麽叫?舌頭伸出來,快點。”

                小婉啜泣著轉頭,輕吐艷紅舌尖,讓我強吻她鮮嫩的櫻唇,將她的香舌吸進自己嘴裏,嘖嘖地吸∮吮,再將自己肥厚的舌頭夾帶腥臭的口水侵入她的小嘴裏舔弄攪動她的香舌。她的臉上露出嫌惡的神情你要和我较量一番,嬌弱的身軀因為強烈的惡心與羞辱在顫抖,柔軟芳香的舌尖抗拒地推擠我令人作嘔的舌頭云兄,但舌尖的推擠交纏反而讓我更加興奮,我可以強烈感到小婉的嫌惡,這讓我更興奮地用舌頭與她的舌♀尖攪動交纏。我激烈地舌吻著懷中柔弱無依的獵物,看著懷裏那如天使無邪的清麗幼顏,梨花帶淚地讓我強吻著的樣子,楚楚可憐,讓我恨不得立刻幹死她。我深◆知清純或高傲的女子對接吻非常重視,視為心靈或精神的貞操。

                在過去的每一次強奸裏,就碰到好幾個美女,即使被我們插入得逞,也倔強或哀求我們不要接吻。

                當然,我和小陳一次也沒放√過她們,我們不斷地在輪奸的過程中,一面幹她們一面恣意品嘗她們的唇舌,徹底∮羞辱弄臟她們。我舌吻了好一會,小陳和豬哥司機立刻急著捧著小婉俏臉,輪流舌吻起來。豬哥司機一面強迫小婉跟他激烈舌吻,一面喘口氣淫笑:“小姑娘很會用舌頭接吻呀,舌技這麽淫蕩…吃大雞巴一定很爽...”我和小陳已經脫下僅余的內褲,我淫笑著:“沒錯,小小年紀就那麽會用舌頭接吻,真是淫蕩啊...明明是爛婊子,還假裝清何林赞同純聖女嗎?”豬哥司機也急著脫下內褲淫笑:“說什麽今天被客人吃豆腐很討厭..其實很喜歡起码增强了几十倍吧..像你這種假清純的小賤貨,乖乖來吃雞巴...”我和小陳的大肉棒都很長,二十︼幾公分,又粗得嚇人,被我們幹過的女生不管在那铁甲犀牛性經驗如何,沒有一個不是痛得死去活來。

                小陳的身材魁武壯碩高大,我雖然有個啤酒大肚腩,但肌肉還算結實,至於豬哥司機,肥胖臃腫,全身松垮垮的肥膩白肉,但卻有著一根特別粗的肉棍兇器。雖然肉棒只有18公分,但也算比一般人長多了,但恐怖的是肉棒不但粗,上面還入※了4顆圓珠,既醜惡又猙獰。

                從沒看過男人性器的小婉,一次面對3根粗長得嚇人的巨屌,嚇得不停搖頭求饒,我哪管三◢七二十一,立刻按著她的頭,強迫她在我的大雞巴前蹲下。“不要啊...嗚嗚...不要...嗚嗚...饒了我...”一下子面對眼前難以想像脸色顿时变了的猙獰巨屌,小婉不停啜泣求饒。我強迫小婉用舌尖在腥臭的超大龜頭及龜頭到根部處舔著,並將巨屌含入嘴裏吸吮,還抓住她的纖手來到血脈賁張的巨根上,強迫她一面口交一面用右手揉搓肉棒,左手輕搓我的蛋蛋,“喔...太爽了...喔...喔...太爽了...”我按著小婉的頭興奮地呻吟,撥開披散在她臉上的秀發,看自己的特大號肉棒在小婉紅艷欲滴︾的小嘴裏抽插,她清麗如天使般的臉上還流著眼淚,雪白誘人的[](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噗喉嚨痛苦地抽動,柔軟的舌尖忍受著作嘔的惡臭,抗拒地推擠我惡心的大龜頭,反而讓我更興奮。

                被我強制口交了一會,小陳立刻拉著小婉的左手幫他手淫,豬哥司機則從後抓著他的嫩乳盡情揉弄。然後我們3人不斷逼著她輪流口交〓著,當她為其中一人的大雞巴激烈地吹吸含舔時,雙手通常在為其他兩人激烈手淫,有時我們還強迫她將其中任兩根大肉棒一起放進嘴裏舔弄吸吮,雖然她顯得十分屈辱,但拼命舔弄吸吮嘴裏兩根雞巴的樣子卻顯得十分淫蕩銷魂。

                豬哥司機突然受不了,抓著小婉的長發,用力將肉棒插到她柔軟的喉嚨,連續用力抽插7、8下,然後在她嘴裏射精。一半精液射看到这一幕滿在小婉嘴裏,肉棒抽出時部分精液噴在她清純稚嫩的美麗臉上,看到小婉滿嘴的骯臟精液作嘔欲吐,我興奮地命令她:“不準吐出來. ..乖乖給我喝下去...”小婉忍受腥臭與羞辱,被迫喝下腥臭惡心的精液,但是一部分白濁精液传说中仍從她艷紅的唇角流下,清麗無邪如天使般的臉上噴著精液配上淒楚受辱的神情,令我們看了更想立刻狠狠蹂躪她。“求求你們...這樣...可以了吧...”小婉希望惡夢就此結束,發抖地求饒:“我已經...乖乖做了...放我回去好嗎...求...求你們...”“你想得太美啦!”我忽然用手銬將小婉雙手反銬背後,淫笑:“嘖嘖…你這麽漂亮清純,還這麽幼齒,長的真是卐欠幹,我們這麽3人一定會狠狠幹死你,哈哈...”我從後面緊貼著小婉的屁股磨蹭,撩起她的超短裙,超大傘狀龜頭抵著已經濕淋淋的幼嫩花苞開始用力,準備插入。

                “求求你們…不要…嗚嗚…饒了我...”小婉全身顫抖,楚楚可憐地呻吟:“誰救救我...啊...啊...好痛...會死啊...”我們看著美少女雙手反銬背後,幼嫩雪白又圓又翹的美臀因◥害怕掙紮而搖著,真是賞心悅目,淫穢至極。我抓著小婉充滿彈性的翹臀,用力一挺狠狠猛插——稚嫩少女那柔軟鮮嫩的處女肉壁緊緊的夾看来著並纏繞我的巨屌,我狠狠刺穿代表貞節的薄膜,艷紅的破處鮮血混合著淫汁從小婉顫抖的雪白大腿流下。“啊...啊...要死了...啊...不要...會死...啊...啊...啊...”小婉被幹得大聲慘叫哀嚎,纖細的背像觸電般激烈弓起,被我的超大雞巴開苞撕裂的劇痛令她幾乎死掉.她一层层火焰不断燃烧周围的呻吟哀叫,那麽柔媚可憐,萬分銷魂,是男人聽了會更想狠狠蹂躪的聲音。“啊...好痛...啊...啊...停下來...會死..啊...不要啊...嗚嗚..啊..啊..會死啊. .嗚嗚..不要何林再幹我..嗚嗚..啊..啊...”我從後看著小婉幼嫩雪白的翹美臀,一面被我噗滋猛幹一面掙紮搖著,實在太淫穢太誘人了。

                “真的還是在室◢的,你果然很欠幹,喔..喔..太爽了……怎樣,叔叔的时候大雞巴很粗很長吧..痛死了對不對...”我一面噗滋噗滋幹她一面淫笑:“好緊...處可都是半神艾半神实力艾就被那黑袍小子给这样解决了女幹起來最爽了...幹死你...幹死你...欠人幹...小婊子,你要永遠記得我的特大雞巴...”美少女幼嫩雪白渾圓翹起的屁股被我猛烈撞擊得啪啪作響,不停嬌喘呻吟,激烈地悲鳴:“不要啊...嗚...好痛...啊..啊..會死..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嗚嗚..啊..啊..會死啊..求求你不要..啊..啊..啊..啊..”小婉哀∑ 叫了一會,我又強迫她轉頭舌吻,她可憐的櫻唇被我的嘴堵住,惡心帶著大量口水的舌頭伸進她嘴裏,攪動她殘留著精液的柔軟舌頭。我最喜歡強奸的時候,一面幹對方的爛穴一面強吻對方,實在爽爆了。我一面噗滋残留噗滋幹她一面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香舌,兇猛激烈地搖著她纖細的腰肢猛幹。

                小婉淚流滿面,雪白纖弱的嬌軀因感覺惡心顫抖扭動,小婉看起來被我幹得很想叫,她柔軟▆的舌尖抗拒地推擠我惡心的舌頭,但舌尖的推擠交纏只會讓我更興奮,小陳等我強吻完,立刻捧著小婉淒楚動人的俏臉強吻她鮮嫩的櫻唇,舔弄吸吮她柔軟◥的香舌,我仍然激烈地搖著小婉纖細的腰肢,狠狠的搖著並已经可以说是足够了猛幹。小陳舌吻了一會,立刻按著小婉的頭讓她彎腰,大肉棒再次插入她的櫻桃小口,按著她的頭跟我前後猛幹,可憐的美少女,第一次不但被我的巨根開苞蹂躪,還被前後↑夾攻,幹得死去活來。“不要啊...嗚...好痛...啊..啊..會死..求求你..不要再幹我 然而了...嗚嗚..啊..啊..會死啊..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放過我..啊..啊..”在我可怕的巨根瘋狂的抽插下,小婉不時松開口交的櫻唇,嬌柔銷魂的聲音楚楚可憐的哀叫著,雪白纖弱的嬌軀顫抖扭動,我狠狠噗滋噗滋猛幹,那根24公分巨根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每次插入都將粉紅嫩唇擠入陰道,拔出時再將嫩唇翻出,剛開苞的處女嫩穴緊緊地夾著我的大雞巴,那柔你也该自豪了軟多汁的處女嫩肉緊緊地纏繞並吸吮著整根肉棍,感覺真是爽爆了。

                小婉陰戶周圍的淫水已經被我幹成白稠黏液。就這樣,小婉被我的可怕巨根狠狠幹了十幾分鐘還沒結束。在小婉身子▓下方,豬哥司機躺著,用力搓揉她被幹得激烈搖晃的雪白幼嫩美乳,將她含苞待放的紅嫩蓓蕾嘖嘖地剧烈舔弄吸吮。“好緊..嘴裏說不要,卻叫那麽浪..叫大聲點..腰真部落则保护他们會搖嘛..用力搖..喔..喔..太爽了..幹死你..欠人幹的..好緊..幹死你..幹死你..”我猛幹狠幹,忽然加快抽插的速度,幹得更用力,幹得小婉幾乎死掉,我興奮吼著: “太爽了..要全部射進去...”“不要啊..不要射在裏面...”小婉無力地哀求著,“認了吧..射在裏面才爽呢..射了..射了..全部給你灌進去...”我一點都不顧小婉楚楚可憐的哀求,將大量精液滿滿地噴在她體內。

                我猛烈抽出濕黏黏仍勃起的巨根,當特別猙獰恐怖的超大龜頭通過小婉飽受蹂躪的黏稠嫩唇的時候,“啊...”小婉全身打顫,發出令男人銷魂〒萬分的淒楚哀叫。小婉雙腳一軟,還沒癱倒,豬哥司機立刻在她下方,握著入珠的大雞巴往上頂著美少女精液直流的蜜穴磨擦,我剛灌滿的精液流出滴在他的ㄨ龜頭上。“拜托,我受不了啦...”豬哥司機雙手搓著小婉的柔滑腰身,淫笑要求小陳:“讓我先幹吧,我沒幹過這麽幼齒的,還這麽漂亮欠人幹...”小陳已經抽出沾滿唾液的大肉棒,笑著:“真受不了如果没有及时赶回你,快幹吧。”

                說完捧著小婉清麗稚嫩的臉,令人作嘔地舔著她臉上的精液,然後還強行舌吻了一會。豬哥司機用大龜頭磨擦了黏糊糊滿是精液及淫汁的嫩唇一會,用力一挺,入珠巨屌往上狠狠插進灌滿精液的嫩穴,還發出濕淋淋的噗滋淫聲。

                “啊..好痛..好痛..啊..啊..求求你..停下來..會死..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會死啊..嗚嗚..不要再幹我了..啊..啊..啊..啊..”剛被我的特大巨根開苞的未成年嫩穴,馬上就被殘忍地插入特粗的入珠肉棍,痛得小婉幾乎昏死過去,只能全身抽搐地呻吟。

                豬哥司機一面幹她一面用力搓揉她被幹得激烈搖晃的幼嫩乳房,一面趁她臉伏下時,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香舌,我等豬哥強吻後,握著剛幫她開苞的大雞巴再度插進被幹得失神的小婉嘴裏:“不要叫了..快舔幹凈..快點...”小婉坐在豬哥司機身上被由下往〖上狠狠幹了五、六分鐘,雙手已解開手銬,手口並用輪流幫我和小陳口交,然後豬哥司機換姿勢再幹。

                “小婊子,看你屁股浪成這樣..讓我從後面幹你..這麽浪的翹屁股就是欠人從後面幹...”豬哥司機將小婉翻轉成背後强大金之力位,讓她改為我口交,一面搖著她柔軟的纖腰從後猛烈抽插,興奮淫笑:“小騷貨,你的屁股和腰都很會搖嘛...原來你這麽欠幹,夾的這麽緊...爽不爽啊..幹死你..幹死你..”豬哥司機雙手抓著小婉白嫩的屁股猛抽猛插猛旋猛抽猛插,下體啪啪啪地一次一次撞擊美少女充滿彈性的ζ 美臀,幹得小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5分鐘後,豬哥司機也滿滿地噴在小婉體內←。小陳動手,剝光小婉身上的衣物,幼齒美少女诛杀令的裸體雪白無暇,鮮嫩柔滑,散發出眩目的美。小陳將小婉雪白嬌弱的肉體抱在懷裏,一面惡心舌吻一面淫穢地玩弄她的幼嫩肉體,粗大的肉棒由下往上噗滋噗滋地猛幹她灌滿精液的嫩穴,舌吻了一會,小陳便∏低頭用惡心的舌頭舔弄她鮮嫩而且顫抖的粉紅乳頭,還不時含進嘴裏嘖嘖吸吮。小婉被一直幹一直幹得幾乎要失去意識,不停是呻吟嬌喘,媚聲哀叫。

                小陳又抱起小婉,讓她背對著他坐在他的大腿上繼續幹,小婉修長雪白的一雙美腿被大大地分開成M形,小陳大馬金刀坐在長椅上,小婉就這樣被小陳從背後抱在懷裏一面舌吻一面被猛幹,雙手還從後揉弄著那被幹得上下晃動的白嫩美乳。

                我和豬哥司機可以從小瞬间变为了一支金色手套婉被大大地分開成M形的美腿間,清楚看到醜陋大肉棒從後由下往上噗滋噗滋抽插猛高手幹美少女蜜穴的濕淋淋特寫,已經被幹成白稠的精液混合淫汁及破處的血絲不停從正被抽插的部位流下。小陳坐〓著幹了大概10分鐘,又改變體位,從後抱著小婉的嬌嫩翹臀繼續猛幹她飽受蹂躪的对方有八十万大军鮮嫩美穴,粗大肉棒在少女幼嫩的陰道裏被緊緊夾著猛烈抽插,發出被陰道內濃稠的精液混合淫汁緊緊包圍的噗滋淫聲,下體啪啪啪地不停撞擊幼嫩的美臀,精液混合淫汁從正被激烈抽插的結合部位不停流下。

                小陳突然他加快抽插的速度,也幹得更用力,,還雙手抓著小婉的雙手往後拉,幹得她上半身猛然擡【起,發出激烈的悲鳴:“啊..啊..啊..啊..要死了..啊..啊..不要再幹我了..啊..啊..啊...”小陳用力插到子宮口,開始噴射滿滿的惡心精液。被幹得奄奄一息的小婉,還是不能休息,被迫蹲在我們3人面前,輪流搓著我們的大雞巴吹吸含舔,將上面令人作嘔的汁液清◆理幹凈,然後我們又開始輪流幹她可憐的嫩穴,這個晚上我共幹了小婉的嫩穴4次,3次射在她陰道內,一次射在她臉上。

                小陳和豬哥司機各幹了3次少女嫩穴,小陳3次都射進她嫩穴裏,豬哥司機則兩次射陰道裏,另一次噴在她的乳溝和臉上。在強奸過程及強奸後,小婉共被我們拍下三十多張清晰的數位相片。我們還從皮那你们十万大军甚至几万人同时攻击产生包裏找到一張她跟姐姐的合照,得知她有一個讀護校的親姐姐–小玉,跟妹妹一樣又美又欠幹。在小婉被我們3人奪走處甚至可能是神尊女的5天後,我們以公開小婉被輪奸的相片要脅,輪奸了還是處女的小玉,兩個月內又輪奸了小玉和小婉這對姐妹花快三十次,其中有幾次用來九霄却是摇头苦笑性招待財團大老及黑道們,那幾次小玉和小婉都是被十幾個人幹得快死掉。
                第二章護士姐姐:哀鳴的姊妹幼蕊性派對
                我和小陳載著5天前輪奸開苞的美少女小婉來到王老大的豪宅。王老大是北部所有黑社會的總頭頭,今年五十五歲的老禿頭,身材高大,全身松垮垮的肥肉,尤其有個惡心的肥肚腩。他的相貌十分○猥瑣兇惡,而且他跟我和小陳一樣,都好色淫邪,特別喜歡強奸女人。王老大在富麗堂皇的超大客廳等我們,在場的◣除了王老大,還有4名壯碩猙獰的保鏢,他們都赤裸著上身,只穿著內褲等我們。看到小婉,王老大他們那淫猥虐欲的眼神都發出令人顫抖的光芒。

                小婉身上罩著外套蓋到男子淡淡瞥了他一眼膝蓋,低著頭,柔弱的身子微微發抖。我隔著外套摸著小婉的翹屁股淫笑:“還不把外套脫下。”小婉啜泣著拉下拉鏈,脫下外套,王老大等5人立刻站起,發出好色的贊嘆。小婉身上就穿著5天前賣檳榔那套超暴↓露的銀色小可愛,以及蓋不住屁股還露出股溝的銀色超短裙。

                這次她不但小可愛裏面沒穿胸罩亲昵或任何內衣,超短裙裏面也沒穿內褲。幾乎全裸的美少女,卻又比完全一絲不掛更誘人。王老大立刻抓著小婉的手拉進自己懷裏,他一面摟著那軟玉溫香的柔弱嬌軀,一面用惡心的舌頭在她柔嫩艷紅的櫻唇上舔∑著:“小婊子,還不把舌頭伸出來...”小婉既嫌惡又害怕地櫻唇輕啟,艷紅的舌尖被王老大惡心的舌頭舔弄攪動,王老大還將小婉的香舌吸進自己嘴裏,嘖嘖地吸吮,再將自己肥厚的舌頭夾帶腥臭的口水侵入她的小嘴裏舔弄攪動她的香舌。“嗚嗚..嗚..嗚...”小婉全身發抖,忍受著被惡心老頭猥瑣舌吻的羞辱,一名保鏢走了過來,將小婉的雙手用柔軟的帶子反綁背後。王老大一面摟著小婉惡心地舌吻,一也算死得其所了面左手撩起她的小可愛,讓她雪白幼嫩的少女美乳露出,盡情搓揉。

                他的右手則撩起小婉的超短迷你裙,淫猥地撫摸她那沒穿內褲的白嫩美臀。小婉渾圓結實緊繃、高高翹起的屁股,雪白幼嫩,王老大的手越摸越爽。他的中、食二指接著從前方滑進美少女的花蕊裏,激烈地撫弄小婉的嫩唇,弄得收服五帝小婉不停顫抖悲鳴,花蕊濕淋淋一片。

                王老大舌吻了好一會,便脫下內褲強迫小婉在他面蹲下,王老大有根恐怖的巨根,長足26公分以上,巨根上布滿樹根般凸起可怕青筋,還有一個特別碩大猙獰的傘狀龜頭。王老大用可怕的碩大龜頭抵著小婉柔軟的櫻唇,一陣腥臭令小婉作嘔,十分惡心。“快點,快用你那淫蕩的舌頭舔幹凈...”王老大按著√小婉的頭,強迫她先用舌尖在在腥臭的超大龜頭及龜頭到根部處仔仔細細舔著,然後,王老大臀部一挺,粗長的大肉棍插進小婉的小嘴裏,讓她在雙手反綁背後的情況下,拼命地痛苦地淫蕩地吸吮他侵入嘴裏的巨屌。

                王老大強制小婉口交了五分鐘左右,便讓她站著彎腰為另一名搓著肉棍的保鏢√口交,而王老大則來到小婉身後,一面搓著美少女稚嫩雪白的圓翹美臀,一面握著自己的可怕巨屌從後磨擦她濕淋淋的嫩唇。小婉一面吸吮嘴裏的粗大肉棒,一面發抖呻吟:“啊..啊..求..求你們..饒了我..啊..啊..不要啊...”王老大興奮地淫笑:“小婊子..又不是貞潔烈女,早就被幹壞就不要假啦...”“叫什麽叫..看老子的大雞巴幹死你...”說完,王老大狠狠插入小婉多汁的嫩穴,開始噗滋噗滋猛那才够幹。

                “啊..要死了..啊..啊..啊..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啊..啊..不要啊...”小婉被王老大幹得雙腿發軟,一面呻吟一面吸吮嘴裏的大肉但因为灵魂经过神劫棒。王老大一面噗滋噗滋幹她一面淫笑:“好緊...幼齒的婊子幹起來最爽了...幹死你..幹死你..欠人幹..小婊子,你要永遠記得我的大雞巴...”美少女幼嫩雪白渾圓翹起的屁股被猛烈撞擊得啪啪作響,還要拼命吸吮舔弄著嘴裏令阳正天她作嘔的大肉棒。小婉雖然被強迫口交,但在光芒直接闪现王老大巨根瘋狂的猛幹下,小婉不時松開口交的櫻唇,楚楚可憐的哀叫呻吟,嬌喘求饒。

                另一名保鏢立刻躺在小婉下方,用力搓揉她被幹得激烈搖晃的幼嫩乳房,舔弄吸吮她含苞待放的紅嫩蓓蕾。

                我和小陳一面興奮地圍觀一面手淫,大概15分鐘後,門鈴響起。我和小陳對望了一眼,邪笑了起來。我們走向庭院,客廳裏,雙手反※綁的小婉被王老大和其中一名保鏢輪流幹個不停,不停呻吟著。打開門,站著的美麗少女讓我和小陳眼睛一亮,感覺肉棒就要勃起。纖細的長發少女很有氣質,大概18、19歲,冷艷嬌媚,嫵媚動人中帶著高傲,波浪般長發,瓜子臉,臉上並沒化妝,五官容貌艷麗。身高171cm,皮膚雪白光滑鮮嫩, 三圍是34D,23,35。

                氣質美少女雖然初次見面,但她一開口,她那又嗲又甜又柔媚的聲音馬上證實她的身份–小婉的姐姐:小玉。小玉看到我們,露出害怕和厭惡的表情,低著頭小聲說:“我已★經來了,求求你們..將我妹妹的光盤..還給我...”當初我們將小婉被輪一袭黑袍奸的光盤復制一份,連同一件特別訂制的護士服快遞寄給小玉,再透過電話脅迫她今天到此赴約。小玉本人的嗲聲比電話理聽到得還媚惑性感,聽了十分銷魂酥麻。她本人也比相片漂亮許多,更有氣質。

                我指著她身上的大衣說:“先讓我看你有↓沒有乖乖穿護士服~~快脫吧!”

                小玉顫抖著拉下外套的拉鏈--大衣裏純白性感的暴露護士服緊裹著誘人的曲線,我和小陳看得口水直流,感到褲子裏的肉棒激烈地反應了。小玉身上穿著特制的白色連身護士制服,再戴上本來拿在手上的護士帽,垂至背部的波浪般美麗長發並沒有盤起。白色的護士帽子與一般護士帽樣式類同,白色制服上衣的V型領口開的很低,暴露出柔滑誘人的白嫩乳溝,而且隔著單薄上衣可以涅清楚看見胸前蓓蕾明顯激凸的誘人形狀,表示上衣裏面沒穿任何內衣,超短的白色連身窄裙又緊又短,幾乎包不住屁股,走動搖擺間可以隱約看到穿著白色的蕾絲丁字褲,由於小玉有一雙修長勻稱的無瑕美腿,所以沒有穿褲襪或絲襪,只有穿著高跟估计真可能发生了什么大事鞋。我舔著嘴唇淫笑:“果然很乖,看來你真的很疼你妹妹喔,進來再說吧...”我和小陳一左一右,將小玉夾在中間,往屋內走去。

                我和小陳的手都從後貼著小玉裸露的雪白大腿往上撫摸,還撩起她的超短裙撫摸她的白嫩美臀。“求求..你們..不要這樣..”小玉不停拉著裙擺,全身發抖地哀■求:“拜托你們..住手...求求你們..不要...”我和小陳當然沒有住手,尤其小玉的屁股渾圓結實緊繃、高高翹起,雪白無瑕幼嫩可口,摸起來讓人忍不住要當場幹死她。當小玉來到客廳門外門外,便驚嚇地聽到門內傳來許多男人惡心的淫聲淫笑,其中夾雜清楚卻微弱的少女呻吟與哀鳴,那々麽淒楚可憐,銷魂蝕骨,又那麽熟悉。小玉整個心都碎了,她沒有勇氣去推開門。小陳打開門,我趁勢將小玉拉進去,反手鎖起大門。

                小玉目睹客廳裏活色生香的輪奸派對,她已經雙腿發抖,幾乎昏倒,簡直就要崩潰。王老大大馬金刀坐在沙發上,正抱起小婉,讓她背對著他跨坐黑熊王看着愤怒咆哮起来在他的大腿上,小婉修長雪白的一雙美腿被大大地分開成M形,小婉就這樣被惡心的王老大從背後抱在懷裏一面幫另一六大神物名保鏢激烈口交一面被猛幹,王老大雙手還從後握住她鮮嫩柔美並且殘留精液的雪白乳房,順著上下搖動的節奏恣意搓揉。每一個人包括姐姐小玉,都能從小婉被杀机大大地分開成M形的美腿間,清楚看到醜陋粗大的恐怖肉棒從後由下往上噗滋噗滋抽插猛幹美少女稚嫩蜜穴的濕淋淋特寫,已經被幹成白稠的精液混合濕淋淋的淫汁不停從正被抽插的部位流下。小玉雙腿發軟,看著疼愛的妹妹飽受摧殘,哭叫著:“怎麽這樣?不是..答應要放了我妹妹嗎?”

                已經被幹得失神的小婉,嘴裏被腥臭惡心的大肉棒塞滿,只能難過絕望地看著最喜歡①的姐姐.我兇狠地笑著:“你想得太美了人影...除非你願意幫你妹妹用身體償還,我們就考慮早點放你們自由...”王老大忽然擡起小婉的嬌軀,猛烈抽出濕黏黏還是完全勃起的巨根,當特別猙獰恐怖的超大龜頭通過小婉飽受蹂躪的黏稠嫩唇的時候,“啊...”小婉全身打顫,發出令男人銷魂萬分的淒楚哀叫。小婉雙腳一軟,剛剛按著她的頭口交的壯碩保鏢,立刻迫不及待從後面擡高那充滿彈性高高翹起的白嫩美臀,碩大的龜頭磨擦她被幹成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嫩一声恐怖唇,然後順著大家灌得滿滿的精液噗滋插入,噗滋噗滋猛幹。“啊..要死了..啊..啊...啊..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啊..啊..不要啊...”小婉被一直幹一直幹得幾乎要失去意識,不停呻吟嬌喘,媚聲哀叫。小玉則被我和小陳左右挾持著,她全身顫抖,驚恐地看著全身肥肉赤裸超惡的王老大向她走來,王老大一面搓弄著那剛剛摧殘她幼嫩妹妹的粗大肉棍,那是即使身經百戰的女子也會害怕☉顫抖的兇器,上面還泛著黏稠體液的惡心光澤。

                小玉嚇得不停顫抖,全身無力地求饒:“不..要..不要..求..求你..放過我們...”我強迫小玉在王老大身前蹲下,王老大按著小玉的頭,強行將仍勃起的可怕巨根插進她嘴裏激烈抽插,巨大雞巴上濕黏黏的滿是可憐妹妹被奸淫的淫汁與男人腥臭的精液,令小玉又惡心又難過,還不得不一面吸吮一面用舌尖舔弄那猙獰低声一叹作嘔的大龜頭。“看來姊姊跟妹妹一樣又美又欠幹...好好給我吃大雞巴,這可是將你妹妹幹得死去活來的巨根喔...”王老大按著小玉的頭一面激烈口交一面淫笑。我從後抓著小玉的雙手舉高,讓她在雙手被制的情形下痛苦地任由粗大雞巴在小嘴裏抽插,小玉頭上的護士神界帽隨著口交的動作擺動。小玉讓王老大強行口交了大概幾分鐘,我將她雙手放開,讓她可以被迫用右手配合口舌的舔弄搓弄嘴裏的肉棒,另一手則被迫輕輕搓弄王老大那惡心的陰囊。

                王老大興奮地大聲呻吟:“幹..臭婊子這麽會舔..幹..爽死我了..舌技這麽淫蕩..果然跟妹妹一樣天生欠人幹...”王老大在口交了大概5分鐘,便讓我和小陳兩根等在旁邊迫不及待的大雞巴輪流享♂用小玉的舌技和喉嚨。

                我們3人不斷逼著她輪流口交著,當她為其中一人的大雞巴激烈地吹吸含舔時,雙手通常在為其他兩人激烈手淫,有時我們還強迫她將其中任兩根大肉棒一起放進嘴裏舔弄吸吮,雖然她顯得十分屈辱,但拼命舔弄吸吮嘴裏兩根雞巴的樣子卻顯得十分淫蕩銷魂。我們看著自己的特大號◥肉棒在小玉紅艷欲滴的小嘴裏抽插,她清麗冷艷、氣質高貴般的臉上還流著羞辱的眼淚,雪白誘人的喉嚨痛苦地抽動,柔軟的舌尖忍受著作嘔的惡臭,抗拒地推擠我們3人惡心的大龜頭,反而讓我們更興奮。

                “嘿嘿嘿,給漂亮的小護士開苞的時候到了..舌頭給我乖乖伸出來...”王老大拉起穿著暴露護士制服的小玉,先摟在懷裏激烈地強行舌鸿蒙紫气吻。“不要...”小玉只能軟弱地抗拒,她嫌惡地櫻唇輕啟,艷紅的舌尖被王老大令人作嘔的舌頭舔弄攪動,王老大還將她的香舌吸進自己嘴裏,嘖嘖地吸吮,再將自己肥厚的舌頭夾帶腥臭的口水侵入她的小嘴裏舔弄攪動她的香舌。王老屠神剑直接好像斩到了一团棉花一样大的強制舌吻讓小玉嫌惡羞辱地想死,她的舌尖抗拒地推擠王老大惡心的舌頭,但舌尖的推擠交纏反而讓王老大更興奮。對高傲的小玉而言,接吻是非常神聖且浪漫的,只應該跟愛人接吻的,何況是她覺得嫌惡作嘔的這些人。王老大一面舌吻一面上下其手,他撩起小玉的超短窄裙,半褪下她的丁字褲,中食二指滑過柔軟的毛發,忽快忽慢地搓弄小玉的鮮嫩蜜穴。

                另一手則扯開◎小玉原就酥胸半裸的制服衣襟,搓揉起那34D的雪白美乳,撫弄著露出的嫩紅蓓蕾。由於被王老大強吻,小玉只能從喉嚨裏發出微弱恥辱的哀鳴,耳裏還一直聽著妹妹的喘息呻吟,以及妹妹被男人們激烈抽插發出濕淋淋的噗滋噗滋聲音與下體的撞擊聲。王老大強吻了好一會,便強迫小玉轉身,要她雙手撐著桌子彎腰,原本就很翹的屁股翹的更高。

                我將小玉歪斜的白色護士帽扶正,準備欣賞小護士被殘忍開苞的精彩時刻。王老大褪下小玉的白色蕾絲丁字褲,掛在她的左膝,右手搓著美少女護士那雪白幼嫩高高翹起的少女美臀,左手盡情搓揉她白嫩的乳房,揉弄著她鮮嫩可口,因惡心而顫抖的粉紅乳頭。

                他的下體緊貼小玉的股間情景磨蹭,特別猙獰恐怖的超大傘狀龜頭從後面激烈磨擦她顫抖的嫩唇,弄得她嬌軀打顫,花蕊濕淋淋.“啊..啊..不要啊...啊..啊..求求你..啊..啊..嗚嗚..求求你..千萬不要...”小玉雙腿不停發抖,好像一波一波的電流從下體傳遍全身,雪白幼嫩、渾圓緊繃的翹屁股因▓害怕掙紮而搖著,看起來真是賞心悅目,淫穢至極。

                王老大淫笑著:“嘴裏說不要,下面卻濕成這副淫浪樣...真會假啊...臭婊子,像你們姊妹倆這種小爛貨就要狠狠幹壞掉...”不停分泌流出的淫汁將王老大猙獰惡心的大龜頭弄得濕淋淋的,小玉不停求饒、呻吟,絕望、恐懼與惡心與酥麻的觸電感交織。

                王老大雙手抓著小玉那柔軟纖細的腰肢,噗滋一聲從背後狠狠直插而入,柔軟鮮嫩的處女肉壁緊緊的夾看来著並纏繞他的巨屌,“啊...啊. ..好痛...啊...啊...啊...會死...啊...”小玉慘叫哀嚎,纖細的背像觸電般激烈弓起,撕裂的把整个烈阳军团都带走可怕劇痛令她幾乎死掉.“果然是處女,真緊...姊妹倆都是極品啊...”王老大一面兇狠地噗滋噗滋幹她一面對我和小陳淫笑:“好緊...處可都是半神艾半神实力艾就被那黑袍小子给这样解决了女幹起來最爽了...幹死你...小婊子跟你妹妹一樣欠幹嘛...今天你會被一直幹到死...”小位置玉不停地哀號呻吟,幼嫩雪白渾圓、充滿彈性的屁股被猛烈撞擊得啪啪作響,艷紅的破處鮮血混著淫水從顫抖的雪白大腿流下,我手淫了一會,便捧著小玉天使般清麗稚嫩的俏臉蛋強行舌吻,然後將勃起到不行的大雞巴插進小玉呻@吟嬌喘的嘴裏,跟王老大激烈地前後猛幹。一旁的小陳也受不了,立刻往一旁被幹得幾乎失去意識的小婉走去,小婉被強制仰躺另一張桌子上,頭從桌子一邊垂下。

                一名刀疤壯漢站在桌子另一邊,擡高小婉修長雪白的雙腳,架在他的雙肩上,下體緊∩貼她的下體猛幹,大肉棒噗滋噗滋狠狠抽插小婉被幹得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大家射進去的白濁精液隨著他噗滋噗滋的猛烈抽插不斷流出。

                另一名保鏢捧著她垂下的』頭,將濕黏的肉棒插入她嘴裏猛幹,然後將精液噴在小婉臉上和嘴裏。小陳和刀疤壯漢比了手勢,讓刀疤狀漢將沾滿精液和淫汁的巨屌插進小婉嘴裏,開始激烈地抽弄。小陳則一面將粗大在一千年前的肉棒順著滿溢的精液插進小婉黏糊糊的蜜穴裏接手猛幹,一面俯身恣意舔弄含吮她沾滿精液的幼嫩乳达到了身体頭。在小玉這邊,我強迫她一面被幹一面拼命吸吮舔弄著我令她作嘔的大肉棒,一面還要握著我的陰囊輕搓,看著小玉處女的幼嫩美穴被26公分巨根轰開苞,蹂躪猛幹,一定痛死她了。可憐的美少女,第一次不但被巨根開苞蹂爆炸声不断响起躪,還被前後夾攻,幹得死去活來。“不要啊...好痛啊...啊...啊...會死...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啊...啊...啊.. .嗚嗚...啊...啊...會死啊...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啊...啊...”小玉不時松開為我口交的櫻唇,嬌柔銷魂的聲音楚楚可憐的哀叫著,雪白纖弱的嬌軀顫抖扭動,王老大狠狠噗滋噗々滋猛幹,那根26公分大雞巴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每次插入都將粉紅幼嫩的蜜唇擠入陰道,拔出時再將嫩唇翻出,陰戶周圍的淫水已經被幹成白稠黏液,小玉高高翹起渾圓白嫩的屁股被撞的啪啪作響,我按著她的頭,配合王老大猛烈抽插的激烈節奏狠狠幹著她的喉嚨。我一面享受著小玉充滿恥辱與痛苦的口交帶來的激烈快感,一面看著她充滿彈性的雪白美臀被王老大抓著猛幹的樣子,興奮極了。

                王老大雙手抓著小玉顫抖的白嫩屁股猛抽猛插猛旋猛抽,噗滋噗滋地猛幹,小玉好幾次要昏死過去,但持續猛烈的撞擊抽插令她連昏死都不能。小玉和小婉姐妹倆都被前後猛幹,姐妹@ 花兩人銷魂柔媚的呻吟哀叫在強制性交和口交的抽插聲中不斷響著,搭配著兩人嬌嫩追杀我们美穴被巨屌暴烈狂幹噗滋噗滋的抽插聲,以及兩人翹屁股被猛烈撞擊的啪啪聲,讓七個色狼愈來愈興奮。王老大越幹越興奮,他向我比了個手勢,我依依不舍地抽出正被小玉口交的雞巴,王老大坐到沙發上★,攔腰抱起小玉半裸的雪白嬌軀跨坐在自己大腿上繼續噗滋噗滋猛幹,小玉面對著王老大惡心的臉,被他一面幹得死去活來,一面被強制地激烈舌吻,白色的護士服衣襟已完全被扯開,雪白誘人的美乳隨著抽插的激烈節奏上下搖晃。

                王老大雙手抓著小玉渾圓誘人的白嫩美臀上下猛搖猛幹,興奮地吼著:“幹!爽死了...幹死你这臭婊子...要射了...”“啊...啊...不要...”小玉絕望地哀叫:“求...求你...不要射在裏面...啊...啊...要...死掉了...”王老大越幹越用力,幹得小玉覺得纖細腰肢要被折斷似的。王老大吼出聲音:“少啰唆...射在裏面才爽...通通給你灌進去...”王老大抓著小玉屁股往上插到底,射了滿滿的摇了摇头精液,當他擡起小玉無力的身子時,黏濕濕的白濁精液混著落紅的血絲和淫汁流下,讓我看了快受不了。我從王老大手中,將小玉的嬌軀抱了過來,強行將我的舌頭伸進她的嘴裏吸吮她柔軟的香舌,還不停攪動她的舌尖,我可以感覺小玉強烈的羞辱和嫌惡,這讓我更興奮地嘖嘖地吸吮她柔軟的舌尖,更興奮地用舌頭與她的舌尖攪動交纏。我一面舌吻,一面將她那被扯開的護士服脫下,小玉的裸體雪白無暇,鮮嫩柔滑,火辣誘人的勻稱曲線散發出眩目妖艷的媚惑美。

                我激烈地舌吻並搓揉著她那勻稱柔美的34D雪白美乳,由於她被我摟在懷裏,我硬挺的大雞巴正好抵在她被幹得精液直流的蜜穴嫩唇上激烈ζ磨擦,弄得她不斷地媚聲呻吟求饒。我抓著小玉柔軟的纖腰,用力將大雞巴順著王老大的精液插進那剛開苞的嫩穴,用所謂“火車便當”的姿勢讓小玉掛在我身上讓我猛幹個不停。“啊...好痛...啊...啊...停下來...會死...啊...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 .嗚嗚...啊...啊...會死啊...嗚嗚...不要再幹我...嗚嗚...啊...啊...”小玉再怎麽不願意,也只能雙腳纏著我的腰,雙手緊抱著我的脖子,仰起雪白抽動的喉嚨絕望地呻吟哀叫。我大而青衣则是脸色阴沉概用站姿摟著她幹了5分鐘,便讓她雙手扶著墻壁,屁股擡高讓我從後面抓她的翹臀繼續幹,我一面抓著小玉翹臀噗滋噗滋猛幹,一面強迫她轉頭讓我激烈地舌吻。一名剛幹完小婉的保鏢搓著濕黏黏的肉棍走過來,保鏢背靠著墻壁讓被幹得死去活來的小玉靠著他,等小玉但明眼一看被我強吻完,便捧起她淒楚的俏臉惡心地舌吻。

                “不要啊...嗚嗚...啊...嗚嗚...不要...不要...啊...啊...嗚嗚...放過我...啊.. .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啊...啊...”小玉雖然被男人惡心夺舍地吸吮攪動她的舌尖,仍然不時被我幹得松口大聲哀鳴呻吟,保鏢舌吻了一會便握著又勃起的大雞巴插進小玉的嘴裏抽弄。“嘿嘿...小護士...乖乖替我舔幹凈喔...”保鏢興奮地按著小玉還戴著護士帽的頭部淫笑口交:“這雞巴上面黏答答的...都是你可≡愛妹妹的淫水呦...還有別人射在你妹妹嫩穴裏的精液...通通給你老子舔幹凈...”我的大雞巴被小玉剛開苞的鮮嫩肉壁緊緊地夾著猛烈抽插,雖然小玉嫩穴很緊很緊,但王老大剛灌進的精液卻異常多量,加上小玉本身的淫汁,讓我抽插起來發出非常淫靡的噗滋噗滋聲音,非常地爽。我和那保鏢一起♂前後幹了大概10分鐘,便同時射精在小玉的美穴和臉上。我去喝了一瓶啤酒,回來時剛好看到小陳正在猛幹姐姐小玉。

                小陳從後抱著小玉的嬌嫩翹臀噗滋噗滋猛幹她飽受蹂躪的鮮嫩美穴,他雙手抓著小玉的雙手往後拉,幹得她上半身猛然擡起,清麗的臉上滿是痛苦失神的媚態。小玉前方另一名肥胖的保鏢正按著她的頭,強制小玉一面哀叫呻吟一面含著他惡心粗大的肉︻棒吹舔。“啊...啊...不要...求求你...饒了我...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啊..不要...不要...啊...啊...啊...嗚...”小玉不時松開雙唇楚楚可憐手下为什么没能发现他的求饒,雪白柔弱的嬌軀被幹得渾身發抖。“幹,真是太爽了...果然跟妹妹一樣欠人幹...夾的真緊...””小陳抓著小玉雪白鮮嫩的翹屁股噗滋噗滋猛幹,下體啪啪啪地一次一次撞擊小玉充滿彈性的美臀:“嘴裏說不要,屁股卻搖成這樣.真是欠幹.幹死你.幹死你.”我走向另一邊,小婉坐在仰躺地上的王老大身上被猛幹,王老大雙手抱著她柔嫩的屁股激烈搖著她的纖腰兇狠暴烈的往上插,還不時雙手搓揉她那被幹得上下搖晃的白嫩美乳。

                小婉一手握著另一個保鏢的肉棒啜泣著口交,一手幫我的肉棒手淫,雖然被強迫口交,但在光芒直接闪现王老大巨根瘋狂的猛幹下,小婉不時松開口交的櫻唇,楚楚可憐的哀叫呻吟,嬌喘求饒。那名正讓小婉口交的保鏢忽然發出興奮的叫聲,叫著:“要射了喔...通通要喝下去...” 粗大的肉棒狠狠插到小婉柔嫩的喉嚨,開始噴出大量白濁腥臭的精液,灌滿美少女的小嘴。

                小婉被迫喝下濃稠腥臭惡心的精液炼魂之痛苦炼魂之痛苦,我看著部分白濁精液從小婉艷紅的唇角流了下來,忍不住便強行親吻她沾著精液的唇舌,激烈地強迫她跟我舌吻。王老大跟我比了手勢,他起來讓小婉站著俯身靠著我,我捧著她清麗如天使的俏臉繼續強吻,小婉一面啜泣一面被幹並任由我吸吮含舔她沾著精液的柔軟舌尖。

                王老大從後擡高她幼嫩雪白、渾圓緊繃的美臀,掰開她的臀〇溝繼續噗滋噗滋猛幹那精液直流的嫩穴。許多男人混合的濃濁精液與淫汁不停地流下,小婉一面被我惡心地舌吻一面可憐的哀叫,聲音那麽柔媚可憐,萬分銷魂,“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嗚...啊...啊...會死啊...嗚...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啊...啊...會死啊...啊...啊...啊...啊...”小婉雖然被迫跟我接吻,仍被王老大毫不疲Ψ倦的兇猛巨根幹得不時松開櫻唇,楚楚可憐的哀叫呻吟。王老大抓著小婉幼嫩挺翹的雪白美臀激烈抽插:“幹...爽死了...被幹那麽多次還是像處女一樣緊...姊妹倆都長得這麽欠◥幹...幹死你...”這時我已經將大雞巴再次插進小婉的嘴裏激烈口交,跟王老大激烈地前後猛幹。

                我和王老大前後猛幹了10分鐘,王老大用力插到底,幹得小婉松口大聲哀號:“啊...啊...啊...會死...不要啊...不要. ..”王老大狠狠插多谢你帮助了到底,這已經不知是他今天第幾次射精了,看起來還是十分多量。我噗抽出被小婉的唇舌含得勃起極點的大雞巴,來到小婉後面,掰開她的柔嫩臀溝,灌的滿滿的的白濁精液混著淫水不停從紅嫩的蜜穴裏流出。

                我用中食二指激烈搓弄她被幹成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弄得小婉全身顫抖,不停地用銷魂的嗲聲呻吟喘息。當我的大龜頭抵著她的嫩唇激烈那一刹那磨擦,小婉的哀叫更加的激烈,我趁機雙手抓著他的雙手往後拉,當小婉雪白的背往上弓起,我正好用力將粗大的肉棍順著滿滿的精液插進美少女飽受蹂躪的幼嫩陰道,噗滋噗滋地猛幹。在另一邊,小陳也幹到了最後,他翻轉小玉的身體№,讓她站著往後仰幫另一名保鏢口交,而小陳則抓著小玉的腰身猛插到底,大量弱地將惡心濃稠的精液射進已被灌滿其他男人精液的花心。

                我則一面幹妹妹小婉,一面強迫她轉頭跟我舌吻,然後將精液也滿滿地灌進她的嫩穴之中。

                可憐的姊妹花被我們幾個色狼沒有休息↙地輪奸一天一夜,才讓她們回家休息。當然只要我們打電話過去小玉和小婉隨時待命,供我們盡情淫樂輪奸。


                第一章妹妹:美麗的檳榔西施

                 

                深夜,我和搭檔小陳照例開警車巡邏。

                我,42歲,升不上主管的禿頭中年警官,有著啤酒肚。

                小陳,34歲,壯碩的身材,臉有戾色。

                我們不但是公事上的搭檔,在漁色喜好上也是哥倆好。尤其身為警察,讓我們常有機會濫用職權對美女吃豆腐,甚至奸淫得逞。

                事實上,今夜在車上,我們還一直興奮談論上星期輪奸的那個酒店公主,以及前天輪奸的高商女學生。那個清純秀麗的酒店公主長得超像名模林誌玲,是臨檢時故意栽贓帶回警局,路上就帶到公園輪奸了兩個多小時。

                至於前天幹的那個高商女學生,長的很像全智賢,但更幼齒更漂亮白嫩,她是因為無照駕駛又違規,被我們恐嚇下乖乖帶回住處,3P幹了3個小時以上,還全程拍攝。

                就在我和小陳因為今夜還沒出現貌美的獵物而失望時,警車前方忽然出現一座新開檳榔攤。

                “老李,你看那個西施,又美又辣又幼齒,我看了都硬起來啦..”小陳興奮地招呼我看,其實我哪需要他招呼,早註意到了。

                我和小陳將警車開過去,然後兩人一起下車,仔細端詳那個看起來大概16歲的西施。

                她穿得很性感很暴露,上身穿著貼身的銀色小可愛,露出銷魂的肚臍和雪白誘人,纖細柔美的水蛇般腰肢,從暴露雪白誘人乳溝的銀色小可愛上,可以清楚看到胸前蓓蕾明顯激凸的誘人形狀,表示小可愛裏面沒穿任何內衣,下身穿著露出誘人股溝,而且短得不能再短的銀色貼身超短裙,可以看見幾乎蓋不住屁股的超短裙裏,暴露出黑色蕾絲低腰丁字褲與渾圓結實緊繃高翹,充滿彈性的白嫩美臀,一頭飄逸長發幾乎垂至柔軟纖細的腰肢,肌膚雪白無瑕,鮮嫩可口。

                三圍大概33C,22,34,幾乎沒有化妝的五官相當清麗細致,楚楚動人,氣質清靈,身高164cm,超短裙下露出一雙修長渾圓勻稱的雪白美腿,長腿美少女一個。一種嬌柔纖弱,幼齒白嫩, 令男人想憐惜或蹂躪的美。

                我和小陳對望一眼,這是我們第一次碰上如此美貌鮮嫩的少女,尤其她可以说是无可估量那清純羞澀的神態,以及水汪汪的無辜眼神,都令我們瘋狂。

                瘋狂的似乎不止我和小陳,正在跟小西施搭訕買檳榔的計程車司機,一副豬哥樣子,色瞇瞇雙眼一直盯著美少女裸露的乳溝、股溝和大腿瞧。

                過程就不多說了,就是我們來臨檢,知道小西施叫小婉,果然才16歲,白天上高中,晚上打工。而且今天是她第1天上班,雖然業績很好,但因為不習慣穿那麽暴露還多次被吃豆腐,偷偷哭了幾次,打算過兩天就換工作。真是太好運了,如果她不做檳榔西施,就沒機會強奸她了。

                小陳開始兇狠地威脅她,未成年打工,還妨害風化,不但要坐牢,還要繳十萬元罰金,嚇得她用楚楚動人、柔媚銷魂的聲音拼命求饒。

                “兩位警官,不要那樣嘛...”長的肥胖臃腫的計程車司機似乎想替小婉求情,小陳立刻惡狠狠瞪了他一眼。

                “哈哈”我不懷好意淫笑起來:“我們很通情理的,只要你乖乖幫我們口交,吹吹喇叭,我們滿意了就放過你。”

                我剛才詢問時,逼問知道小婉還是處女,所以故意讓她以為只要口交就沒事。肥豬司機一聽可以讓這令他垂涎的美少女吹喇叭,立刻改變態度:“兩位大爺,讓我也參加吧,我一看到她就凍未條啦。”

                小婉一面啜泣顫抖,一面點頭答應,臉上露出恐懼與嫌惡的表情。

                檳榔攤附近正好有個公園,我們3人押著小婉走進公園,來到湖心一座燈火通明的亭子內,小陳將隨車攜帶的大墊子鋪在地上。像小婉這樣楚楚動人的美少女,再穿上這樣暴露的服裝,當然要先好好猥褻一番。我們3個色狼都脫得剩下內褲,我命令小婉雙手扶著亭子的長椅椅背,屁股擡高,這個姿勢真是超誘人的。我撩起她的超短裙,從她背後緊貼著她屁股磨蹭,手在她雪白的大腿內側惡心地遊移,興奮地感受她的顫抖和害怕,然後淫猥撫摸她渾圓結實緊繃、高高翹起的白嫩美臀,我內褲裏勃起的下體緊貼著她的股間摩擦起來,手指隔著黑色蕾絲的丁字褲輕撫著她粉嫩顫抖的花瓣。

                “啊...不行...住手啊...求求你...不要這樣...嗚...嗚...求求你...”小婉小聲啜泣呻吟,雪白無瑕的修長美腿不停顫抖。我的另一只手從她的身後隔著小可愛,握著她雪白幼嫩的少女乳房盡情玩弄。然後抓著美少很是高兴女幼嫩雪白的翹屁股,褪下她的黑色蕾絲的丁字褲,掛在她的左膝,我右手搓著少女美臀,左手伸進小可愛內盡情搓揉她觸感非常好的白嫩乳房,揉弄著她鮮嫩可口,因惡心而顫抖的粉紅乳頭。

                “啊...啊...住手啊...求...求你們...我以後不敢了...啊...啊...不要...”小婉嚇得全身發抖,她呻吟求饒的聲音十分柔媚可憐,令人酥麻銷魂。這種誘人的哀叫聲,聽在我們3個大色狼耳裏,簡直興奮得要命,更激起大夥狠狠蹂躪她的獸欲。小陳和豬哥司機也包圍著她,豬哥司機在她身前,和我同時用手指一前一後激烈搓弄小婉還沒被男人碰過的處女花瓣,美少女下體的毛發不多,柔軟黑亮,粉嫩的花唇在我和豬哥司機的手指前後攻擊下,馬上就敏感地濕淋淋一片了。

                小陳則撩起她的小可愛,讓她雪白幼嫩的少女美乳露出,雖然不是豐滿型,但也有33C,乳房的曲線十分柔美俏挺,我覺得比例剛好。小陳握著她的雪白嫩乳搓揉,將她含苞待放的紅嫩蓓蕾嘖嘖地舔弄吸吮。

                “啊..啊..求..求你們..不要啊..啊..啊..不要...”小婉哀叫幾聲,就被我強迫轉頭,惡心的舌頭舔著她艷紅欲滴的櫻唇:“叫什麽叫?舌頭伸出來,快點。”

                小婉啜泣著轉頭,輕吐艷紅舌尖,讓我強吻她鮮嫩的櫻唇,將她的香舌吸進自己嘴裏,嘖嘖地吸吮,再將自己肥厚的舌頭夾帶腥臭的口水侵入她的小嘴裏舔弄攪動她的香舌。她的臉上露出嫌惡的神情,嬌弱的身軀因為強烈的惡心與羞辱在顫抖,柔軟芳香的舌尖抗拒地推擠我令人作嘔的舌頭,但舌尖的推擠交纏反而讓我更加興奮,我可以強烈感到小婉的嫌惡,這讓我更興奮地用舌頭與她的舌尖攪動交纏。我激烈地舌吻著懷中柔弱無依的獵物,看著懷裏那如天使無邪的清麗幼顏,梨花帶淚地讓我強吻著的樣子,楚楚可憐,讓我恨不得立刻幹死她。我深知清純或高傲的女子對接吻非常重視,視為心靈或精神的貞操。

                在過去的每一次強奸裏,就碰到好幾個美女,即使被我們插入得逞,也倔強或哀求我們不要接吻。

                當然,我和小陳一次也沒放過她們,我們不斷地在輪奸的過程中,一面幹她們一面恣意品嘗她們的唇舌,徹底羞辱弄臟她們。我舌吻了好一會,小陳和豬哥司機立刻急著捧著小婉俏臉,輪流舌吻起來。豬哥司機一面強迫小婉跟他激烈舌吻,一面喘口氣淫笑:“小姑娘很會用舌頭接吻呀,舌技這麽淫蕩…吃大雞巴一定很爽...”我和小陳已經脫下僅余的內褲,我淫笑著:“沒錯,小小年紀就那麽會用舌頭接吻,真是淫蕩啊...明明是爛婊子,還假裝清純聖女嗎?”豬哥司機也急著脫下內褲淫笑:“說什麽今天被客人吃豆腐很討厭..其實很喜歡吧..像你這種假清純的小賤貨,乖乖來吃雞巴...”我和小陳的大肉棒都很長,二十幾公分,又粗得嚇人,被我們幹過的女生不管性經驗如何,沒有一個不是痛得死去活來。

                小陳的身材魁武壯碩高大,我雖然有個啤酒大肚腩,但肌肉還算結實,至於豬哥司機,肥胖臃腫,全身松垮垮的肥膩白肉,但卻有著一根特別粗的肉棍兇器。雖然肉棒只有18公分,但也算比一般人長多了,但恐怖的是肉棒不但粗,上面還入了4顆圓珠,既醜惡又猙獰。

                從沒看過男人性器的小婉,一次面對3根粗長得嚇人的巨屌,嚇得不停搖頭求饒,我哪管三七二十一,立刻按著她的頭,強迫她在我的大雞巴前蹲下。“不要啊...嗚嗚...不要...嗚嗚...饒了我...”一下子面對眼前難以想像的猙獰巨屌,小婉不停啜泣求饒。我強迫小婉用舌尖在腥臭的超大龜頭及龜頭到根部處舔著,並將巨屌含入嘴裏吸吮,還抓住她的纖手來到血脈賁張的巨根上,強迫她一面口交一面用右手揉搓肉棒,左手輕搓我的蛋蛋,“喔...太爽了...喔...喔...太爽了...”我按著小婉的頭興奮地呻吟,撥開披散在她臉上的秀發,看自己的特大號肉棒在小婉紅艷欲滴的小嘴裏抽插,她清麗如天使般的臉上還流著眼淚,雪白誘人的喉嚨痛苦地抽動,柔軟的舌尖忍受著作嘔的惡臭,抗拒地推擠我惡心的大龜頭,反而讓我更興奮。

                被我強制口交了一會,小陳立刻拉著小婉的左手幫他手淫,豬哥司機則從後抓著他的嫩乳盡情揉弄。然後我們3人不斷逼著她輪流口交著,當她為其中一人的大雞巴激烈地吹吸含舔時,雙手通常在為其他兩人激烈手淫,有時我們還強迫她將其中任兩根大肉棒一起放進嘴裏舔弄吸吮,雖然她顯得十分屈辱,但拼命舔弄吸吮嘴裏兩根雞巴的樣子卻顯得十分淫蕩銷魂。

                豬哥司機突然受不了,抓著小婉的長發,用力將肉棒插到她柔軟的喉嚨,連續用力抽插7、8下,然後在她嘴裏射精。一半精液射看到这一幕滿在小婉嘴裏,肉棒抽出時部分精液噴在她清純稚嫩的美麗臉上,看到小婉滿嘴的骯臟精液作嘔欲吐,我興奮地命令她:“不準吐出來. ..乖乖給我喝下去...”小婉忍受腥臭與羞辱,被迫喝下腥臭惡心的精液,但是一部分白濁精液仍從她艷紅的唇角流下,清麗無邪如天使般的臉上噴著精液配上淒楚受辱的神情,令我們看了更想立刻狠狠蹂躪她。“求求你們...這樣...可以了吧...”小婉希望惡夢就此結束,發抖地求饒:“我已經...乖乖做了...放我回去好嗎...求...求你們...”“你想得太美啦!”我忽然用手銬將小婉雙手反銬背後,淫笑:“嘖嘖…你這麽漂亮清純,還這麽幼齒,長的真是欠幹,我們這麽3人一定會狠狠幹死你,哈哈...”我從後面緊貼著小婉的屁股磨蹭,撩起她的超短裙,超大傘狀龜頭抵著已經濕淋淋的幼嫩花苞開始用力,準備插入。

                “求求你們…不要…嗚嗚…饒了我...”小婉全身顫抖,楚楚可憐地呻吟:“誰救救我...啊...啊...好痛...會死啊...”我們看著美少女雙手反銬背後,幼嫩雪白又圓又翹的美臀因害怕掙紮而搖著,真是賞心悅目,淫穢至極。我抓著小婉充滿彈性的翹臀,用力一挺狠狠猛插——稚嫩少女那柔軟鮮嫩的處女肉壁緊緊的夾著並纏繞我的巨屌,我狠狠刺穿代表貞節的薄膜,艷紅的破處鮮血混合著淫汁從小婉顫抖的雪白大腿流下。“啊...啊...要死了...啊...不要...會死...啊...啊...啊...”小婉被幹得大聲慘叫哀嚎,纖細的背像觸電般激烈弓起,被我的超大雞巴開苞撕裂的劇痛令她幾乎死掉.她的呻吟哀叫,那麽柔媚可憐,萬分銷魂,是男人聽了會更想狠狠蹂躪的聲音。“啊...好痛...啊...啊...停下來...會死..啊...不要啊...嗚嗚..啊..啊..會死啊. .嗚嗚..不要再幹我..嗚嗚..啊..啊...”我從後看著小婉幼嫩雪白的翹美臀,一面被我噗滋猛幹一面掙紮搖著,實在太淫穢太誘人了。

                “真的還是在室的,你果然很欠幹,喔..喔..太爽了……怎樣,叔叔的大雞巴很粗很長吧..痛死了對不對...”我一面噗滋噗滋幹她一面淫笑:“好緊...處女幹起來最爽了...幹死你...幹死你...欠人幹...小婊子,你要永遠記得我的特大雞巴...”美少女幼嫩雪白渾圓翹起的屁股被我猛烈撞擊得啪啪作響,不停嬌喘呻吟,激烈地悲鳴:“不要啊...嗚...好痛...啊..啊..會死..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嗚嗚..啊..啊..會死啊..求求你不要..啊..啊..啊..啊..”小婉哀叫了一會,我又強迫她轉頭舌吻,她可憐的櫻唇被我的嘴堵住,惡心帶著大量口水的舌頭伸進她嘴裏,攪動她殘留著精液的柔軟舌頭。我最喜歡強奸的時候,一面幹對方的爛穴一面強吻對方,實在爽爆了。我一面噗滋残留噗滋幹她一面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香舌,兇猛激烈地搖著她纖細的腰肢猛幹。

                小婉淚流滿面,雪白纖弱的嬌軀因感覺惡心顫抖扭動,小婉看起來被我幹得很想叫,她柔軟的舌尖抗拒地推擠我惡心的舌頭,但舌尖的推擠交纏只會讓我更興奮,小陳等我強吻完,立刻捧著小婉淒楚動人的俏臉強吻她鮮嫩的櫻唇,舔弄吸吮她柔軟的香舌,我仍然激烈地搖著小婉纖細的腰肢,狠狠的搖著並猛幹。小陳舌吻了一會,立刻按著小婉的頭讓她彎腰,大肉棒再次插入她的櫻桃小口,按著她的頭跟我前後猛幹,可憐的美少女,第一次不但被我的巨根開苞蹂躪,還被前後夾攻,幹得死去活來。“不要啊...嗚...好痛...啊..啊..會死..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嗚嗚..啊..啊..會死啊..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放過我..啊..啊..”在我可怕的巨根瘋狂的抽插下,小婉不時松開口交的櫻唇,嬌柔銷魂的聲音楚楚可憐的哀叫著,雪白纖弱的嬌軀顫抖扭動,我狠狠噗滋噗滋猛幹,那根24公分巨根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每次插入都將粉紅嫩唇擠入陰道,拔出時再將嫩唇翻出,剛開苞的處女嫩穴緊緊地夾著我的大雞巴,那柔你也该自豪了軟多汁的處女嫩肉緊緊地纏繞並吸吮著整根肉棍,感覺真是爽爆了。

                小婉陰戶周圍的淫水已經被我幹成白稠黏液。就這樣,小婉被我的可怕巨根狠狠幹了十幾分鐘還沒結束。在小婉身子下方,豬哥司機躺著,用力搓揉她被幹得激烈搖晃的雪白幼嫩美乳,將她含苞待放的紅嫩蓓蕾嘖嘖地舔弄吸吮。“好緊..嘴裏說不要,卻叫那麽浪..叫大聲點..腰真會搖嘛..用力搖..喔..喔..太爽了..幹死你..欠人幹的..好緊..幹死你..幹死你..”我猛幹狠幹,忽然加快抽插的速度,幹得更用力,幹得小婉幾乎死掉,我興奮吼著: “太爽了..要全部射進去...”“不要啊..不要射在裏面...”小婉無力地哀求著,“認了吧..射在裏面才爽呢..射了..射了..全部給你灌進去...”我一點都不顧小婉楚楚可憐的哀求,將大量精液滿滿地噴在她體內。

                我猛烈抽出濕黏黏仍勃起的巨根,當特別猙獰恐怖的超大龜頭通過小婉飽受蹂躪的黏稠嫩唇的時候,“啊...”小婉全身打顫,發出令男人銷魂萬分的淒楚哀叫。小婉雙腳一軟,還沒癱倒,豬哥司機立刻在她下方,握著入珠的大雞巴往上頂著美少女精液直流的蜜穴磨擦,我剛灌滿的精液流出滴在他的龜頭上。“拜托,我受不了啦...”豬哥司機雙手搓著小婉的柔滑腰身,淫笑要求小陳:“讓我先幹吧,我沒幹過這麽幼齒的,還這麽漂亮欠人幹...”小陳已經抽出沾滿唾液的大肉棒,笑著:“真受不了你,快幹吧。”

                說完捧著小婉清麗稚嫩的臉,令人作嘔地舔著她臉上的精液,然後還強行舌吻了一會。豬哥司機用大龜頭磨擦了黏糊糊滿是精液及淫汁的嫩唇一會,用力一挺,入珠巨屌往上狠狠插進灌滿精液的嫩穴,還發出濕淋淋的噗滋淫聲。

                “啊..好痛..好痛..啊..啊..求求你..停下來..會死..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會死啊..嗚嗚..不要再幹我了..啊..啊..啊..啊..”剛被我的特大巨根開苞的未成年嫩穴,馬上就被殘忍地插入特粗的入珠肉棍,痛得小婉幾乎昏死過去,只能全身抽搐地呻吟。

                豬哥司機一面幹她一面用力搓揉她被幹得激烈搖晃的幼嫩乳房,一面趁她臉伏下時,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香舌,我等豬哥強吻後,握著剛幫她開苞的大雞巴再度插進被幹得失神的小婉嘴裏:“不要叫了..快舔幹凈..快點...”小婉坐在豬哥司機身上被由下往上狠狠幹了五、六分鐘,雙手已解開手銬,手口並用輪流幫我和小陳口交,然後豬哥司機換姿勢再幹。

                “小婊子,看你屁股浪成這樣..讓我從後面幹你..這麽浪的翹屁股就是欠人從後面幹...”豬哥司機將小婉翻轉成背後位,讓她改為我口交,一面搖著她柔軟的纖腰從後猛烈抽插,興奮淫笑:“小騷貨,你的屁股和腰都很會搖嘛...原來你這麽欠幹,夾的這麽緊...爽不爽啊..幹死你..幹死你..”豬哥司機雙手抓著小婉白嫩的屁股猛抽猛插猛旋猛抽猛插,下體啪啪啪地一次一次撞擊美少女充滿彈性的美臀,幹得小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5分鐘後,豬哥司機也滿滿地噴在小婉體內。小陳動手,剝光小婉身上的衣物,幼齒美少女诛杀令的裸體雪白無暇,鮮嫩柔滑,散發出眩目的美。小陳將小婉雪白嬌弱的肉體抱在懷裏,一面惡心舌吻一面淫穢地玩弄她的幼嫩肉體,粗大的肉棒由下往上噗滋噗滋地猛幹她灌滿精液的嫩穴,舌吻了一會,小陳便低頭用惡心的舌頭舔弄她鮮嫩而且顫抖的粉紅乳頭,還不時含進嘴裏嘖嘖吸吮。小婉被一直幹一直幹得幾乎要失去意識,不停呻吟嬌喘,媚聲哀叫。

                小陳又抱起小婉,讓她背對著他坐在他的大腿上繼續幹,小婉修長雪白的一雙美腿被大大地分開成M形,小陳大馬金刀坐在長椅上,小婉就這樣被小陳從背後抱在懷裏一面舌吻一面被猛幹,雙手還從後揉弄著那被幹得上下晃動的白嫩美乳。

                我和豬哥司機可以從小瞬间变为了一支金色手套婉被大大地分開成M形的美腿間,清楚看到醜陋大肉棒從後由下往上噗滋噗滋抽插猛幹美少女看着这巨大蜜穴的濕淋淋特寫,已經被幹成白稠的精液混合淫汁及破處的血絲不停從正被抽插的部位流下。小陳坐著幹了大概10分鐘,又改變體位,從後抱著小婉的嬌嫩翹臀繼續猛幹她飽受蹂躪的鮮嫩美穴,粗大肉棒在少女幼嫩的陰道裏被緊緊夾著猛烈抽插,發出被陰道內濃稠的精液混合淫汁緊緊包圍的噗滋淫聲,下體啪啪啪地不停撞擊幼嫩的美臀,精液混合淫汁從正被激烈抽插的結合部位不停流下。

                小陳突然他加快抽插的速度,也幹得更用力,,還雙手抓著小婉的雙手往後拉,幹得她上半身猛然擡起,發出激烈的悲鳴:“啊..啊..啊..啊..要死了..啊..啊..不要再幹我了..啊..啊..啊...”小陳用力插到子宮口,開始噴射滿滿的惡心精液。被幹得奄奄一息的小婉,還是不能休息,被迫蹲在我們3人面前,輪流搓著我們的大雞巴吹吸含舔,將上面令人作嘔的汁液清理幹凈,然後我們又開始輪流幹她可憐的嫩穴,這個晚上我共幹了小婉的嫩穴4次,3次射在她陰道內,一次射在她臉上。

                小陳和豬哥司機各幹了3次少女嫩穴,小陳3次都射進她嫩穴裏,豬哥司機則兩次射陰道裏,另一次噴在她的乳溝和臉上。在強奸過程及強奸後,小婉共被我們拍下三十多張清晰的數位相片。我們還從皮包裏找到一張她跟姐姐的合照,得知她有一個讀護校的親姐姐–小玉,跟妹妹一樣又美又欠幹。在小婉被我們3人奪走處女的5天後,我們以公開小婉被輪奸的相片要脅,輪奸了還是處女的小玉,兩個月內又輪奸了小玉和小婉這對姐妹花快三十次,其中有幾次用來九霄却是摇头苦笑性招待財團大老及黑道們,那幾次小玉和小婉都是被十幾個人幹得快死掉。
                第二章護士姐姐:哀鳴的姊妹幼蕊性派對
                我和小陳載著5天前輪奸開苞的美少女小婉來到王老大的豪宅。王老大是北部所有黑社會的總頭頭,今年五十五歲的老禿頭,身材高大,全身松垮垮的肥肉,尤其有個惡心的肥肚腩。他的相貌十分猥瑣兇惡,而且他跟我和小陳一樣,都好色淫邪,特別喜歡強奸女人。王老大在富麗堂皇的超大客廳等我們,在場的除了王老大,還有4名壯碩猙獰的保鏢,他們都赤裸著上身,只穿著內褲等我們。看到小婉,王老大他們那淫猥虐欲的眼神都發出令人顫抖的光芒。

                小婉身上罩著外套蓋到膝蓋,低著頭,柔弱的身子微微發抖。我隔著外套摸著小婉的翹屁股淫笑:“還不把外套脫下。”小婉啜泣著拉下拉鏈,脫下外套,王老大等5人立刻站起,發出好色的贊嘆。小婉身上就穿著5天前賣檳榔那套超暴露的銀色小可愛,以及蓋不住屁股還露出股溝的銀色超短裙。

                這次她不但小可愛裏面沒穿胸罩或任何內衣,超短裙裏面也沒穿內褲。幾乎全裸的美少女,卻又比完全一絲不掛更誘人。王老大立刻抓著小婉的手拉進自己懷裏,他一面摟著那軟玉溫香的柔弱嬌軀,一面用惡心的舌頭在她柔嫩艷紅的櫻唇上舔著:“小婊子,還不把舌頭伸出來...”小婉既嫌惡又害怕地櫻唇輕啟,艷紅的舌尖被王老大惡心的舌頭舔弄攪動,王老大還將小婉的香舌吸進自己嘴裏,嘖嘖地吸吮,再將自己肥厚的舌頭夾帶腥臭的口水侵入她的小嘴裏舔弄攪動她的香舌。“嗚嗚..嗚..嗚...”小婉全身發抖,忍受著被惡心老頭猥瑣舌吻的羞辱,一名保鏢走了過來,將小婉的雙手用柔軟的帶子反綁背後。王老大一面摟著小婉惡心地舌吻,一面左手撩起她的小可愛,讓她雪白幼嫩的少女美乳露出,盡情搓揉。

                他的右手則撩起小婉的超短迷你裙,淫猥地撫摸她那沒穿內褲的白嫩美臀。小婉渾圓結實緊繃、高高翹起的屁股,雪白幼嫩,王老大的手越摸越爽。他的中、食二指接著從前方滑進美少女的花蕊裏,激烈地撫弄小婉的嫩唇,弄得小婉不停顫抖悲鳴,花蕊濕淋淋一片。

                王老大舌吻了好一會,便脫下內褲強迫小婉在他面蹲下,王老大有根恐怖的巨根,長足26公分以上,巨根上布滿樹根般凸起可怕青筋,還有一個特別碩大猙獰的傘狀龜頭。王老大用可怕的碩大龜頭抵著小婉柔軟的櫻唇,一陣腥臭令小婉作嘔,十分惡心。“快點,快用你那淫蕩的舌頭舔幹凈...”王老大按著小婉的頭,強迫她先用舌尖在在腥臭的超大龜頭及龜頭到根部處仔仔細細舔著,然後,王老大臀部一挺,粗長的大肉棍插進小婉的小嘴裏,讓她在雙手反綁背後的情況下,拼命地痛苦地淫蕩地吸吮他侵入嘴裏的巨屌。

                王老大強制小婉口交了五分鐘左右,便讓她站著彎腰為另一名搓著肉棍的保鏢口交,而王老大則來到小婉身後,一面搓著美少女稚嫩雪白的圓翹美臀,一面握著自己的可怕巨屌從後磨擦她濕淋淋的嫩唇。小婉一面吸吮嘴裏的粗大肉棒,一面發抖呻吟:“啊..啊..求..求你們..饒了我..啊..啊..不要啊...”王老大興奮地淫笑:“小婊子..又不是貞潔烈女,早就被幹壞就不要假啦...”“叫什麽叫..看老子的大雞巴幹死你...”說完,王老大狠狠插入小婉多汁的嫩穴,開始噗滋噗滋猛幹。

                “啊..要死了..啊..啊..啊..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啊..啊..不要啊...”小婉被王老大幹得雙腿發軟,一面呻吟一面吸吮嘴裏的大肉棒。王老大一面噗滋噗滋幹她一面淫笑:“好緊...幼齒的婊子幹起來最爽了...幹死你..幹死你..欠人幹..小婊子,你要永遠記得我的大雞巴...”美少女幼嫩雪白渾圓翹起的屁股被猛烈撞擊得啪啪作響,還要拼命吸吮舔弄著嘴裏令她作嘔的大肉棒。小婉雖然被強迫口交,但在王老大巨根瘋狂的猛幹下,小婉不時松開口交的櫻唇,楚楚可憐的哀叫呻吟,嬌喘求饒。

                另一名保鏢立刻躺在小婉下方,用力搓揉她被幹得激烈搖晃的幼嫩乳房,舔弄吸吮她含苞待放的紅嫩蓓蕾。

                我和小陳一面興奮地圍觀一面手淫,大概15分鐘後,門鈴響起。我和小陳對望了一眼,邪笑了起來。我們走向庭院,客廳裏,雙手反綁的小婉被王老大和其中一名保鏢輪流幹個不停,不停呻吟著。打開門,站著的美麗少女讓我和小陳眼睛一亮,感覺肉棒就要勃起。纖細的長發少女很有氣質,大概18、19歲,冷艷嬌媚,嫵媚動人中帶著高傲,波浪般長發,瓜子臉,臉上並沒化妝,五官容貌艷麗。身高171cm,皮膚雪白光滑鮮嫩, 三圍是34D,23,35。

                氣質美少女雖然初次見面,但她一開口,她那又嗲又甜又柔媚的聲音馬上證實她的身份–小婉的姐姐:小玉。小玉看到我們,露出害怕和厭惡的表情,低著頭小聲說:“我已經來了,求求你們..將我妹妹的光盤..還給我...”當初我們將小婉被輪奸的光盤復制一份,連同一件特別訂制的護士服快遞寄給小玉,再透過電話脅迫她今天到此赴約。小玉本人的嗲聲比電話理聽到得還媚惑性感,聽了十分銷魂酥麻。她本人也比相片漂亮許多,更有氣質。

                我指著她身上的大衣說:“先讓我看你有沒有乖乖穿護士服~~快脫吧!”

                小玉顫抖著拉下外套的拉鏈--大衣裏純白性感的暴露護士服緊裹著誘人的曲線,我和小陳看得口水直流,感到褲子裏的肉棒激烈地反應了。小玉身上穿著特制的白色連身護士制服,再戴上本來拿在手上的護士帽,垂至背部的波浪般美麗長發並沒有盤起。白色的護士帽子與一般護士帽樣式類同,白色制服上衣的V型領口開的很低,暴露出柔滑誘人的白嫩乳溝,而且隔著單薄上衣可以涅清楚看見胸前蓓蕾明顯激凸的誘人形狀,表示上衣裏面沒穿任何內衣,超短的白色連身窄裙又緊又短,幾乎包不住屁股,走動搖擺間可以隱約看到穿著白色的蕾絲丁字褲,由於小玉有一雙修長勻稱的無瑕美腿,所以沒有穿褲襪或絲襪,只有穿著高跟鞋。我舔著嘴唇淫笑:“果然很乖,看來你真的很疼你妹妹喔,進來再說吧...”我和小陳一左一右,將小玉夾在中間,往屋內走去。

                我和小陳的手都從後貼著小玉裸露的雪白大腿往上撫摸,還撩起她的超短裙撫摸她的白嫩美臀。“求求..你們..不要這樣..”小玉不停拉著裙擺,全身發抖地哀求:“拜托你們..住手...求求你們..不要...”我和小陳當然沒有住手,尤其小玉的屁股渾圓結實緊繃、高高翹起,雪白無瑕幼嫩可口,摸起來讓人忍不住要當場幹死她。當小玉來到客廳門外門外,便驚嚇地聽到門內傳來許多男人惡心的淫聲淫笑,其中夾雜清楚卻微弱的少女呻吟與哀鳴,那麽淒楚可憐,銷魂蝕骨,又那麽熟悉。小玉整個心都碎了,她沒有勇氣去推開門。小陳打開門,我趁勢將小玉拉進去,反手鎖起大門。

                小玉目睹客廳裏活色生香的輪奸派對,她已經雙腿發抖,幾乎昏倒,簡直就要崩潰。王老大大馬金刀坐在沙發上,正抱起小婉,讓她背對著他跨坐在他的大腿上,小婉修長雪白的一雙美腿被大大地分開成M形,小婉就這樣被惡心的王老大從背後抱在懷裏一面幫另一名保鏢激烈口交一面被猛幹,王老大雙手還從後握住她鮮嫩柔美並且殘留精液的雪白乳房,順著上下搖動的節奏恣意搓揉。每一個人包括姐姐小玉,都能從小婉被大大地分開成M形的美腿間,清楚看到醜陋粗大的恐怖肉棒從後由下往上噗滋噗滋抽插猛幹美少女稚嫩蜜穴的濕淋淋特寫,已經被幹成白稠的精液混合濕淋淋的淫汁不停從正被抽插的部位流下。小玉雙腿發軟,看著疼愛的妹妹飽受摧殘,哭叫著:“怎麽這樣?不是..答應要放了我妹妹嗎?”

                已經被幹得失神的小婉,嘴裏被腥臭惡心的大肉棒塞滿,只能難過絕望地看著最喜歡的姐姐.我兇狠地笑著:“你想得太美了...除非你願意幫你妹妹用身體償還,我們就考慮早點放你們自由...”王老大忽然擡起小婉的嬌軀,猛烈抽出濕黏黏還是完全勃起的巨根,當特別猙獰恐怖的超大龜頭通過小婉飽受蹂躪的黏稠嫩唇的時候,“啊...”小婉全身打顫,發出令男人銷魂萬分的淒楚哀叫。小婉雙腳一軟,剛剛按著她的頭口交的壯碩保鏢,立刻迫不及待從後面擡高那充滿彈性高高翹起的白嫩美臀,碩大的龜頭磨擦她被幹成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然後順著大家灌得滿滿的精液噗滋插入,噗滋噗滋猛幹。“啊..要死了..啊..啊...啊..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啊..啊..不要啊...”小婉被一直幹一直幹得幾乎要失去意識,不停呻吟嬌喘,媚聲哀叫。小玉則被我和小陳左右挾持著,她全身顫抖,驚恐地看著全身肥肉赤裸超惡的王老大向她走來,王老大一面搓弄著那剛剛摧殘她幼嫩妹妹的粗大肉棍,那是即使身經百戰的女子也會害怕顫抖的兇器,上面還泛著黏稠體液的惡心光澤。

                小玉嚇得不停顫抖,全身無力地求饒:“不..要..不要..求..求你..放過我們...”我強迫小玉在王老大身前蹲下,王老大按著小玉的頭,強行將仍勃起的可怕巨根插進她嘴裏激烈抽插,巨大雞巴上濕黏黏的滿是可憐妹妹被奸淫的淫汁與男人腥臭的精液,令小玉又惡心又難過,還不得不一面吸吮一面用舌尖舔弄那猙獰缓缓开口作嘔的大龜頭。“看來姊姊跟妹妹一樣又美又欠幹...好好給我吃大雞巴,這可是將你妹妹幹得死去活來的巨根喔...”王老大按著小玉的頭一面激烈口交一面淫笑。我從後抓著小玉的雙手舉高,讓她在雙手被制的情形下痛苦地任由粗大雞巴在小嘴裏抽插,小玉頭上的護士神界帽隨著口交的動作擺動。小玉讓王老大強行口交了大概幾分鐘,我將她雙手放開,讓她可以被迫用右手配合口舌的舔弄搓弄嘴裏的肉棒,另一手則被迫輕輕搓弄王老大那惡心的陰囊。

                王老大興奮地大聲呻吟:“幹..臭婊子這麽會舔..幹..爽死我了..舌技這麽淫蕩..果然跟妹妹一樣天生欠人幹...”王老大在口交了大概5分鐘,便讓我和小陳兩根等在旁邊迫不及待的大雞巴輪流享用小玉的舌技和喉嚨。

                我們3人不斷逼著她輪流口交著,當她為其中一人的大雞巴激烈地吹吸含舔時,雙手通常在為其他兩人激烈手淫,有時我們還強迫她將其中任兩根大肉棒一起放進嘴裏舔弄吸吮,雖然她顯得十分屈辱,但拼命舔弄吸吮嘴裏兩根雞巴的樣子卻顯得十分淫蕩銷魂。我們看著自己的特大號肉棒在小玉紅艷欲滴的小嘴裏抽插,她清麗冷艷、氣質高貴般的臉上還流著羞辱的眼淚,雪白誘人的喉嚨痛苦地抽動,柔軟的舌尖忍受著作嘔的惡臭,抗拒地推擠我們3人惡心的大龜頭,反而讓我們更興奮。

                “嘿嘿嘿,給漂亮的小護士開苞的時候到了..舌頭給我乖乖伸出來...”王老大拉起穿著暴露護士制服的小玉,先摟在懷裏激烈地強行舌吻。“不要...”小玉只能軟弱地抗拒,她嫌惡地櫻唇輕啟,艷紅的舌尖被王老大令人作嘔的舌頭舔弄攪動,王老大還將她的香舌吸進自己嘴裏,嘖嘖地吸吮,再將自己肥厚的舌頭夾帶腥臭的口水侵入她的小嘴裏舔弄攪動她的香舌。王老大的強制舌吻讓小玉嫌惡羞辱地想死,她的舌尖抗拒地推擠王老大惡心的舌頭,但舌尖的推擠交纏反而讓王老大更興奮。對高傲的小玉而言,接吻是非常神聖且浪漫的,只應該跟愛人接吻的,何況是她覺得嫌惡作嘔的這些人。王老大一面舌吻一面上下其手,他撩起小玉的超短窄裙,半褪下她的丁字褲,中食二指滑過柔軟的毛發,忽快忽慢地搓弄小玉的鮮嫩蜜穴。

                另一手則扯開小玉原就酥胸半裸的制服衣襟,搓揉起那34D的雪白美乳,撫弄著露出的嫩紅蓓蕾。由於被王老大強吻,小玉只能從喉嚨裏發出微弱恥辱的哀鳴,耳裏還一直聽著妹妹的喘息呻吟,以及妹妹被男人們激烈抽插發出濕淋淋的噗滋噗滋聲音與下體的撞擊聲。王老大強吻了好一會,便強迫小玉轉身,要她雙手撐著桌子彎腰,原本就很翹的屁股翹的更高。

                我將小玉歪斜的白色護士帽扶正,準備欣賞小護士被殘忍開苞的精彩時刻。王老大褪下小玉的白色蕾絲丁字褲,掛在她的左膝,右手搓著美少女護士那雪白幼嫩高高翹起的少女美臀,左手盡情搓揉她白嫩的乳房,揉弄著她鮮嫩可口,因惡心而顫抖的粉紅乳頭。

                他的下體緊貼小玉的股間情景磨蹭,特別猙獰恐怖的超大傘狀龜頭從後面激烈磨擦她顫抖的嫩唇,弄得她嬌軀打顫,花蕊濕淋淋.“啊..啊..不要啊...啊..啊..求求你..啊..啊..嗚嗚..求求你..千萬不要...”小玉雙腿不停發抖,好像一波一波的電流從下體傳遍全身,雪白幼嫩、渾圓緊繃的翹屁股因害怕掙紮而搖著,看起來真是賞心悅目,淫穢至極。

                王老大淫笑著:“嘴裏說不要,下面卻濕成這副淫浪樣...真會假啊...臭婊子,像你們姊妹倆這種小爛貨就要狠狠幹壞掉...”不停分泌流出的淫汁將王老大猙獰惡心的大龜頭弄得濕淋淋的,小玉不停求饒、呻吟,絕望、恐懼與惡心與酥麻的觸電感交織。

                王老大雙手抓著小玉那柔軟纖細的腰肢,噗滋一聲從背後狠狠直插而入,柔軟鮮嫩的處女肉壁緊緊的夾著並纏繞他的巨屌,“啊...啊. ..好痛...啊...啊...啊...會死...啊...”小玉慘叫哀嚎,纖細的背像觸電般激烈弓起,撕裂的可怕劇痛令她幾乎死掉.“果然是處女,真緊...姊妹倆都是極品啊...”王老大一面兇狠地噗滋噗滋幹她一面對我和小陳淫笑:“好緊...處女幹起來最爽了...幹死你...小婊子跟你妹妹一樣欠幹嘛...今天你會被一直幹到死...”小玉不停地哀號呻吟,幼嫩雪白渾圓、充滿彈性的屁股被猛烈撞擊得啪啪作響,艷紅的破處鮮血混著淫水從顫抖的雪白大腿流下,我手淫了一會,便捧著小玉天使般清麗稚嫩的俏臉蛋強行舌吻,然後將勃起到不行的大雞巴插進小玉呻吟嬌喘的嘴裏,跟王老大激烈地前後猛幹。一旁的小陳也受不了,立刻往一旁被幹得幾乎失去意識的小婉走去,小婉被強制仰躺另一張桌子上,頭從桌子一邊垂下。

                一名刀疤壯漢站在桌子另一邊,擡高小婉修長雪白的雙腳,架在他的雙肩上,下體緊貼她的下體猛幹,大肉棒噗滋噗滋狠狠抽插小婉被幹得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大家射進去的白濁精液隨著他噗滋噗滋的猛烈抽插不斷流出。

                另一名保鏢捧著她垂下的頭,將濕黏的肉棒插入她嘴裏猛幹,然後將精液噴在小婉臉上和嘴裏。小陳和刀疤壯漢比了手勢,讓刀疤狀漢將沾滿精液和淫汁的巨屌插進小婉嘴裏,開始激烈地抽弄。小陳則一面將粗大的肉棒順著滿溢的精液插進小婉黏糊糊的蜜穴裏接手猛幹,一面俯身恣意舔弄含吮她沾滿精液的幼嫩乳頭。在小玉這邊,我強迫她一面被幹一面拼命吸吮舔弄著我令她作嘔的大肉棒,一面還要握著我的陰囊輕搓,看著小玉處女的幼嫩美穴被26公分巨根轰開苞,蹂躪猛幹,一定痛死她了。可憐的美少女,第一次不但被巨根開苞蹂躪,還被前後夾攻,幹得死去活來。“不要啊...好痛啊...啊...啊...會死...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啊...啊...啊.. .嗚嗚...啊...啊...會死啊...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啊...啊...”小玉不時松開為我口交的櫻唇,嬌柔銷魂的聲音楚楚可憐的哀叫著,雪白纖弱的嬌軀顫抖扭動,王老大狠狠噗滋噗滋猛幹,那根26公分大雞巴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每次插入都將粉紅幼嫩的蜜唇擠入陰道,拔出時再將嫩唇翻出,陰戶周圍的淫水已經被幹成白稠黏液,小玉高高翹起渾圓白嫩的屁股被撞的啪啪作響,我按著她的頭,配合王老大猛烈抽插的激烈節奏狠狠幹著她的喉嚨。我一面享受著小玉充滿恥辱與痛苦的口交帶來的激烈快感,一面看著她充滿彈性的雪白美臀被王老大抓著猛幹的樣子,興奮極了。

                王老大雙手抓著小玉顫抖的白嫩屁股猛抽猛插猛旋猛抽,噗滋噗滋地猛幹,小玉好幾次要昏死過去,但持續猛烈的撞擊抽插令她連昏死都不能。小玉和小婉姐妹倆都被前後猛幹,姐妹花兩人銷魂柔媚的呻吟哀叫在強制性交和口交的抽插聲中不斷響著,搭配著兩人嬌嫩美穴被巨屌暴烈狂幹噗滋噗滋的抽插聲,以及兩人翹屁股被猛烈撞擊的啪啪聲,讓七個色狼愈來愈興奮。王老大越幹越興奮,他向我比了個手勢,我依依不舍地抽出正被小玉口交的雞巴,王老大坐到沙發上,攔腰抱起小玉半裸的雪白嬌軀跨坐在自己大腿上繼續噗滋噗滋猛幹,小玉面對著王老大惡心的臉,被他一面幹得死去活來,一面被強制地激烈舌吻,白色的護士服衣襟已完全被扯開,雪白誘人的美乳隨著抽插的激烈節奏上下搖晃。

                王老大雙手抓著小玉渾圓誘人的白嫩美臀上下猛搖猛幹,興奮地吼著:“幹!爽死了...幹死你臭婊子...要射了...”“啊...啊...不要...”小玉絕望地哀叫:“求...求你...不要射在裏面...啊...啊...要...死掉了...”王老大越幹越用力,幹得小玉覺得纖細腰肢要被折斷似的。王老大吼出聲音:“少啰唆...射在裏面才爽...通通給你灌進去...”王老大抓著小玉屁股往上插到底,射了滿滿的精液,當他擡起小玉無力的身子時,黏濕濕的白濁精液混著落紅的血絲和淫汁流下,讓我看了快受不了。我從王老大手中,將小玉的嬌軀抱了過來,強行將我的舌頭伸進她的嘴裏吸吮她柔軟的香舌,還不停攪動她的舌尖,我可以感覺小玉強烈的羞辱和嫌惡,這讓我更興奮地嘖嘖地吸吮她柔軟的舌尖,更興奮地用舌頭與她的舌尖攪動交纏。我一面舌吻,一面將她那被扯開的護士服脫下,小玉的裸體雪白無暇,鮮嫩柔滑,火辣誘人的勻稱曲線散發出眩目妖艷的媚惑美。

                我激烈地舌吻並搓揉著她那勻稱柔美的34D雪白美乳,由於她被我摟在懷裏,我硬挺的大雞巴正好抵在她被幹得精液直流的蜜穴嫩唇上激烈磨擦,弄得她不斷地媚聲呻吟求饒。我抓著小玉柔軟的纖腰,用力將大雞巴順著王老大的精液插進那剛開苞的嫩穴,用所謂“火車便當”的姿勢讓小玉掛在我身上讓我猛幹個不停。“啊...好痛...啊...啊...停下來...會死...啊...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 .嗚嗚...啊...啊...會死啊...嗚嗚...不要再幹我...嗚嗚...啊...啊...”小玉再怎麽不願意,也只能雙腳纏著我的腰,雙手緊抱著我的脖子,仰起雪白抽動的喉嚨絕望地呻吟哀叫。我大概用站姿摟著她幹了5分鐘,便讓她雙手扶著墻壁,屁股擡高讓我從後面抓她的翹臀繼續幹,我一面抓著小玉翹臀噗滋噗滋猛幹,一面強迫她轉頭讓我激烈地舌吻。一名剛幹完小婉的保鏢搓著濕黏黏的肉棍走過來,保鏢背靠著墻壁讓被幹得死去活來的小玉靠著他,等小玉被我強吻完,便捧起她淒楚的俏臉惡心地舌吻。

                “不要啊...嗚嗚...啊...嗚嗚...不要...不要...啊...啊...嗚嗚...放過我...啊.. .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啊...啊...”小玉雖然被男人惡心地吸吮攪動她的舌尖,仍然不時被我幹得松口大聲哀鳴呻吟,保鏢舌吻了一會便握著又勃起的大雞巴插進小玉的嘴裏抽弄。“嘿嘿...小護士...乖乖替我舔幹凈喔...”保鏢興奮地按著小玉還戴著護士帽的頭部淫笑口交:“這雞巴上面黏答答的...都是你可愛妹妹的淫水呦...還有別人射在你妹妹嫩穴裏的精液...通通給你老子舔幹凈...”我的大雞巴被小玉剛開苞的鮮嫩肉壁緊緊地夾著猛烈抽插,雖然小玉嫩穴很緊很緊,但王老大剛灌進的精液卻異常多量,加上小玉本身的淫汁,讓我抽插起來發出非常淫靡的噗滋噗滋聲音,非常地爽。我和那保鏢一起前後幹了大概10分鐘,便同時射精在小玉的美穴和臉上。我去喝了一瓶啤酒,回來時剛好看到小陳正在猛幹姐姐小玉。

                小陳從後抱著小玉的嬌嫩翹臀噗滋噗滋猛幹她飽受蹂躪的鮮嫩美穴,他雙手抓著小玉的雙手往後拉,幹得她上半身猛然擡起,清麗的臉上滿是痛苦失神的媚態。小玉前方另一名肥胖的保鏢正按著她的頭,強制小玉一面哀叫呻吟一面含著他惡心粗大的肉棒吹舔。“啊...啊...不要...求求你...饒了我...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啊..不要...不要...啊...啊...啊...嗚...”小玉不時松開雙唇楚楚可憐的求饒,雪白柔弱的嬌軀被幹得渾身發抖。“幹,真是太爽了...果然跟妹妹一樣欠人幹...夾的真緊...””小陳抓著小玉雪白鮮嫩的翹屁股噗滋噗滋猛幹,下體啪啪啪地一次一次撞擊小玉充滿彈性的美臀:“嘴裏說不要,屁股卻搖成這樣.真是欠幹.幹死你.幹死你.”我走向另一邊,小婉坐在仰躺地上的王老大身上被猛幹,王老大雙手抱著她柔嫩的屁股激烈搖著她的纖腰兇狠暴烈的往上插,還不時雙手搓揉她那被幹得上下搖晃的白嫩美乳。

                小婉一手握著另一個保鏢的肉棒啜泣著口交,一手幫我的肉棒手淫,雖然被強迫口交,但在王老大巨根瘋狂的猛幹下,小婉不時松開口交的櫻唇,楚楚可憐的哀叫呻吟,嬌喘求饒。那名正讓小婉口交的保鏢忽然發出興奮的叫聲,叫著:“要射了喔...通通要喝下去...” 粗大的肉棒狠狠插到小婉柔嫩的喉嚨,開始噴出大量白濁腥臭的精液,灌滿美少女的小嘴。

                小婉被迫喝下濃稠腥臭惡心的精液,我看著部分白濁精液從小婉艷紅的唇角流了下來,忍不住便強行親吻她沾著精液的唇舌,激烈地強迫她跟我舌吻。王老大跟我比了手勢,他起來讓小婉站著俯身靠著我,我捧著她清麗如天使的俏臉繼續強吻,小婉一面啜泣一面被幹並任由我吸吮含舔她沾著精液的柔軟舌尖。

                王老大從後擡高她幼嫩雪白、渾圓緊繃的美臀,掰開她的臀溝繼續噗滋噗滋猛幹那精液直流的嫩穴。許多男人混合的濃濁精液與淫汁不停地流下,小婉一面被我惡心地舌吻一面可憐的哀叫,聲音那麽柔媚可憐,萬分銷魂,“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嗚...啊...啊...會死啊...嗚...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啊...啊...會死啊...啊...啊...啊...啊...”小婉雖然被迫跟我接吻,仍被王老大毫不疲倦的兇猛巨根幹得不時松開櫻唇,楚楚可憐的哀叫呻吟。王老大抓著小婉幼嫩挺翹的雪白美臀激烈抽插:“幹...爽死了...被幹那麽多次還是像處女一樣緊...姊妹倆都長得這麽欠幹...幹死你...”這時我已經將大雞巴再次插進小婉的嘴裏激烈口交,跟王老大激烈地前後猛幹。

                我和王老大前後猛幹了10分鐘,王老大用力插到底,幹得小婉松口大聲哀號:“啊...啊...啊...會死...不要啊...不要. ..”王老大狠狠插多谢你帮助了到底,這已經不知是他今天第幾次射精了,看起來還是十分多量。我抽出被小婉的唇舌含得勃起極點的大雞巴,來到小婉後面,掰開她的柔嫩臀溝,灌的滿滿的的白濁精液混著淫水不停從紅嫩的蜜穴裏流出。

                我用中食二指激烈搓弄她被幹成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弄得小婉全身顫抖,不停地用銷魂的嗲聲呻吟喘息。當我的大龜頭抵著她的嫩唇激烈磨擦,小婉的哀叫更加的激烈,我趁機雙手抓著他的雙手往後拉,當小婉雪白的背往上弓起,我正好用力將粗大的肉棍順著滿滿的精液插進美少女飽受蹂躪的幼嫩陰道,噗滋噗滋地猛幹。在另一邊,小陳也幹到了最後,他翻轉小玉的身體,讓她站著往後仰幫另一名保鏢口交,而小陳則抓著小玉的腰身猛插到底,大量地將惡心濃稠的精液射進已被灌滿其他男人精液的花心。

                我則一面幹妹妹小婉,一面強迫她轉頭跟我舌吻,然後將精液也滿滿地灌進她的嫩穴之中。

                可憐的姊妹花被我們幾個色狼沒有休息地輪奸一天一夜,才讓她們回家休息。當然只要我們打電話過去小玉和小婉隨時待命,供我們盡情淫樂輪奸。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