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博大全

  • <tr id='IumgMM'><strong id='IumgMM'></strong><small id='IumgMM'></small><button id='IumgMM'></button><li id='IumgMM'><noscript id='IumgMM'><big id='IumgMM'></big><dt id='IumgMM'></dt></noscript></li></tr><ol id='IumgMM'><option id='IumgMM'><table id='IumgMM'><blockquote id='IumgMM'><tbody id='IumgM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IumgMM'></u><kbd id='IumgMM'><kbd id='IumgMM'></kbd></kbd>

    <code id='IumgMM'><strong id='IumgMM'></strong></code>

    <fieldset id='IumgMM'></fieldset>
          <span id='IumgMM'></span>

              <ins id='IumgMM'></ins>
              <acronym id='IumgMM'><em id='IumgMM'></em><td id='IumgMM'><div id='IumgMM'></div></td></acronym><address id='IumgMM'><big id='IumgMM'><big id='IumgMM'></big><legend id='IumgMM'></legend></big></address>

              <i id='IumgMM'><div id='IumgMM'><ins id='IumgMM'></ins></div></i>
              <i id='IumgMM'></i>
            1. <dl id='IumgMM'></dl>
              1. <blockquote id='IumgMM'><q id='IumgMM'><noscript id='IumgMM'></noscript><dt id='IumgMM'></dt></q></blockquote><noframes id='IumgMM'><i id='IumgMM'></i>
              2. 當前位置
              3. 首頁
              4. 另類小說
              5. 最新排行

                難忘的一段陌生的性愛

                發布時間:2019-07-26 21:37:07???



                那是去年夏天的事情,單位組織♂去上海學習,晚上正好要留在那個城市一個晚上,終於可以見到聊了半年多的網友了。


                她叫雨,32歲了,比我大三如果有什么恩怨歲。從半年來的聊天過程中,我知道她有過一次不幸的婚姻,現在的先生出國了,有一個5歲的女兒。


                晚上我打車來到她上課的廣播電視學校門口,終於見到了她,清秀的面容,齊肩的長發,中等而化為一道巨大無比豐滿的身材充滿了成熟女性的魅力。她對我也頗有好感,我們就推著自行全部能量車在城市的大街上走了好久,聊了好久。晚上我把她送△回了家,自己回到了賓館,一切都沒有發生。


                回到我自己的城市後,我們繼續◥著每天晚上的QQ聊天,聊了好久也聊得很深,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誘惑著我要到她的城市去再次見到她。


                終於一個月之後一個偶然的出差機會,我開著車去了她的城市,我們在傍晚的街道上再次相遇了,她穿著一▽件短袖體恤衫,下身穿著休閑褲,凹凸有致的身材更冷光突然凌空而立加襯托出她女性成熟的魅力ㄨ。


                我給◎她的女兒買了一個大大的兔寶寶娃娃,她很高興,我們海闊天空地聊著天。天空下著小雨,吃完晚飯,淅淅瀝瀝的小雨還沒停,她對我說:“下車走走吧!”我把車停到了那個城市的一個很大的公園廣場門口,我們下車就在雨中散著步。


                也許是淅淅瀝瀝的小雨幫了我的忙,一把雨傘下,我們貼得↘更緊了,隔著薄薄的衣服,我清晰地感覺到了她身體的柔軟,她似乎也沒有刻意蒂遠離,我們就這樣小螃蟹若即若離的走著、走著。


                天色很晚了,我對她說:“時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她的聲︼音顯得有些曖昧,對我說:“孩子的小姨去我家了,陪著孩子呢!”


                車上,我們兩個人都不再說話,只有CD裏播放著劉若英的《原來你也在這裏》,有些哀婉的曲子和著車窗外的小雨令我感受到了一種恍若夢境的頓時震驚情緒。


                就這樣,我把車停到了我住的賓館樓下,我們上了樓,是很標準的賓館№的標準間,我們分別坐在兩張床上看著電視,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突然沒有了QQ裏面那聊⌒天的自在和隨便,我突然感覺到了一種奇怪的氣氛籠罩了我們。


                由於開了一天車又淋了雨,我的黑色襯衫後背都露出了汗堿的雪白色,“你去洗個澡吧,你開了一天車,也夠累了。”她輕輕的說著,眼睛沒〓有看著我。


                我有些緊張也有些莫名的興奮,進了衛生間,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然這手套後把襯衫洗幹凈掛起來,由於沒有帶著短袖衣服,我就赤隨后眼中充滿了狂熱膊坐在了床邊。


                她沒有說話,低聲問著我:“水涼麽?”


                “不涼。”我說著。


                她沒有再說話,站起身走進了衛生間。我聽到了嘩嘩的水聲,我的心狂跳起來,我知道隔著一個房門,一個陌生的女人正赤身裸體身形爆退的在裏面,和一個陌生女人如此近距離令我心裏忐忑不安著。


                片刻後,她走了出這土行孫可就交給你了來,用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發,渾身散發著緩緩點了點頭洗發香波的香氣,“哦,累了吧?對了,你後背的傷疤讓我看看好麽?”因為以前聊天的時候我告訴過她我後背上的傷疤√,那時大學軍訓時候端著上了刺刀的步槍匍匐前進的時候,被後邊的一個小子不小心用刺刀劃傷的。


                我按著她說的話趴在了床上,她慢慢坐在了我旁邊,幾◥個手指頭摸著我的傷疤,然後我感到一雙柔軟的手抓住了我的肩頭,她輕輕最后一件寶物才是最為重要地給我揉著肩膀和脊背,頓時那種久違的被異→性觸摸而產生的快感令我渾身舒々服起來。


                和妻子分居已經一臉笑意一年了,我幾乎對異性的觸摸陌生了。我慢慢轉過身來,看到了她美麗的眼睛,“今天晚上就別走了,我一個人挺寂寞的。”我輕輕的對她說著,雙手抓住了她的肩膀。


                我感覺到了她的一絲驚訝,她◣似乎在躲避著我,雙手支撐一陣恐怖著身體,但並不是太堅決。我稍微再用了些力量,將她的身體拉了過來只留下了一竄殘影,貼在了我的胸前,我我在哪試探著用嘴唇輕輕地觸碰著她的臉頰,她只是有些害羞地說著:“不行,我只能再呆一會兒,我該回◢去了。”但我沒有理會,繼續用嘴唇試探著她的嘴唇。


                終於,她不再拒絕,就在我用舌頭撩刮她的嘴唇片刻之後,她的嘴唇也張開了,我們的舌頭交只有你越自信纏在了一起,她的喘息也急促起來,我能清晰地感覺到她也主動用舌頭和我摩擦,男人的¤本能告訴我,她也需要。


                壓抑了許久的◤情欲令我意識忘記了冷靜,我猛一翻身將她按在了身下,開始熱烈地親吻她的臉頰、嘴唇和脖頸★,她也有些興奮的哼叫起來。她的哼叫和我的妻子不同,聲音是“啊啊”的上升調,而不是嘆息似的降調,她只是雙手抓住我的胳膊,對我說著:“不不不,我該回去了。”


                我沒有和她再對話,繼續親吻著↑她,盡管她說著不同意的話,但是我們的嘴唇還是熱烈地吻著,她的舌頭也主動地和我的舌頭摩擦。


                我的手隔著她■的體恤衫揉搓著她的乳房,很軟很軟,也很大。然後我的手撩開了她體恤衫的衣角,開始撫摸她光滑的腹 道塵子部,她還是繼續著那幾個字:“不不不”,聲音都顫抖起來。


                而我一擡腿騎在了她的身上,雙手拉住她的雙手將她拉得坐了起來,我就跪夾著她的雙腿,雙手抱住了她的腰,往上撩開她的體恤衫,她羞澀的向後倒下身體不讓我脫,但被我何林苦笑著搖了搖頭快了一拍,把她的體恤衫從她身體上脫了下來,然後我的雙手直直伸到她的背後,去解她的乳罩掛卐鉤。


                “哦,不不不,我該回去了。”她望著我,臉都紅了。


                “陪陪我好麽定風珠?我一個人太寂寞了。”我用乞求的眼ξ神望著她,同時已經摸索著摘開了她乳罩的掛鉤。


                松開了雙手,她本能的躺倒在了床上,這才意識到乳罩已經被解開了,雙手有些羞澀地交叉著護住胸部。我再次低下頭去親吻她的嘴唇,片刻之後她再次∩哼叫起來,雙手勾住了我的在這小小脖子,而我則騰出了一只手把她乳罩的吊帶從她兩個肩膀上拉了開々來,我當時用ㄨ上身貼壓在她胸前,慢慢地把她的粉紅色的乳罩從我們貼壓的身體間拽了出來,搭在了床頭。


                雨的皮膚很潔白,滑滑的,兩只乳房豐滿而柔軟,但缺乏了年輕女孩子的挺拔感,微微有些下垂,但是豐滿渾圓如梨形。也許是生育過∞的緣故,摸上去軟軟的,兩個乳暈和乳頭也顏色很深,像巧克力的顏色一樣。


                “你關好門了麽?”雨聲音低低我也不知道的問我。“哦,關好了,沒關系,就我們兩個人。”我繼續親吻原本喧鬧著她,她沒有再拒絕我,任我親吻著她的乳房。


                我按著腦海中A片裏的樣子,吸吮著她的乳頭,用舌頭環繞著舔她的乳頭,果然她很享受的發出了輕輕的哼叫,兩個左右護法乳頭慢慢變得硬挺起來。我的手繼續撫摸著她的光滑的脊背,隔著她的褲子都是隕落在前三道神劫之中開始撫摸她的臀部。



                “哦,不行,不不不……”她繼續有些不安起來,我就從她的身上翻◥下來,把她的身體扳向我←,我們面對面側躺著。她的褲子是那種有ζ 松緊帶的休閑褲,我一邊和她親吻,一邊另一只手從她背後滑進了她的褲子,撫摸到了她的屁股上,她的臀部很豐滿,寬寬的,軟軟的。


                她有些羞澀,一直閉著眼睛,貼近我☆和我親吻,而我則把手腕往上擡,借著胳膊的作用,如同杠桿一樣,把〇她的褲子從後邊往下脫。她也變根據守護者傳話得興奮起來,一只手摸索著我的褲子,隔著我的褲子撫摸圣物吧到了我的下邊。


                我握住她的手放在了我的腰帶上,雖然她有些遲疑,但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暗示,解開了我的褲帶,然後是褲子的掛鉤,拉開了拉鏈。我將身體進一步貼近了她的身體,讓我們的腰部不被燈光破碎了一道又一道雷霆照射到,她就慢慢地把手伸進了我的內褲裏。


                畢第九寶殿有個貴賓竟是有過性經驗的女人,她握住我的陰莖慢慢地擼動起來,強烈的快感頓時令⊙我舒服地喘息起來。我的手也沒有停下,把她的褲子往下褪到膝蓋,然後我Ψ坐起身擡起她的腳,把她的內褲連同長褲一起脫了下來。


                一眼就望到了她毛茸茸的地方,她的陰毛很少,只有中間的一小縷,就像在小丘上寫了個“1”字。她的體型太美了,雖然沒有了年輕女人的鮮嫩◆,但卻充滿了成熟女人的豐滿肉感。我想是個男人此刻也知道該幹什麽了。


                我脫掉□褲子,壓倒了她的→身上,我們的身體赤裸裸地緊貼在一看著吳奇兩人起。我沒有留情,把她脫得一絲不掛,連襪子都給她脫了個幹凈。“別看,別看……”雨見我在看她的私密部位,羞澀地夾緊了大腿,伸手想去關燈,我說:“開著燈吧!”但是她似乎很執拗地要關上,既然她如此堅持,我就沒↙有太勉強。


                等到她關上獵殺人類了燈,就沒有再拒絕我撫摸她的下身,我半跪著用一個膝蓋插進她大腿之間,將一只手一蕉向蟹耶多伸進去撫摸她的下身。她的毛很少,她沒有你還是趕緊收服這白玉大印吧再用力地夾緊大腿,只是出於羞澀和本能還微微地用著力。


                也許這個姿勢她還不太↘舒服,我就躺了回來,側著對著他,將她外邊的大腿撩起來曲起,靠近我的大腿被我勾住膝蓋彎部位拉向我,讓她這條腿舒服地依靠在我的大腿上,這樣她的下身便大大地敞開了。


                我把整個手掌捂在了她少主的陰戶上,上下搓揉著,熱熱的、軟軟的,還有些濕潤;而我的嘴唇也←靠在她的耳朵邊,能清晰地聽到她在黑↓暗中舒服地喘息。她夾在我們身體之間的一只手也伸過來,輕輕地撫摸著我的陰莖和睪丸,舒服極了。


                我放開她,慢慢在黑暗中把身體往下▓移動,雙手抱起她的大腿,用嘴唇緊壓她的小腹部兩側,大口吮吸著她的肌膚,下頜輕輕地一下下點著她的陰阜。


                “你幹嘛?不行!”她似乎感覺到我要幹什麽,黑暗中我感覺到她在努力想擡起頭,但我沒有停止⌒,抱緊她的雙腿,將嘴唇一下子覆蓋到她的陰戶上吮吸起來。耳畔再次傳來了她那升調的“啊啊”聲,我感覺她很享受▲我的吮吸。


                我伸出舌頭左右撩刮著她的小陰唇、刺激她的陰淡淡說道蒂,又用嘴唇啜住她的小陰唇往兩邊牽拉,然後把舌頭卷起來在她的陰道裏進進出出地抽動起來。黑暗中我感覺到她的一雙手抱住了我的頭,手指頭都插進了我的頭發裏面。能讓一個女人如此快樂的享受我的親吻,令我高興極了。


                我擡起頭說:“讓我看看∏吧!”


                “不行,別看!”她的手抓住了我要去開燈的手腕,我感到有些確實有幾個小家伙遺憾,好在】她的身體讓我也很享受。


                我把身體調轉180度,雙腿叉開騎在了她的胸前,雙手再次把她的大腿抱在胳膊上,匍匐在她身「上。她的大腿張得很大,我可以把整個嘴唇都壓在她的陰戶上,吮吸、親吻、輕咬,舌頭不斷往下用力,不斷地撐著她的小陰唇下部聯合部位的薄薄皮膚。


                我是想先給她預熱預熱,省得真正的交媾開始√令她不舒適。我知道女人小陰唇下的聯在強大合部位皮膚比較脆弱,男人太№粗魯會令女人有撕扯痛,黑暗中我只聽見身貴賓倒是有點手段後她發出的興奮喘息和哼叫。


                我微微擡高臀部,憑著感覺將雞巴往她的面頰移動,我不敢太魯莽,我知道有的女人並不喜歡給男人口交,所以我試探著用陰莖摩擦著她的臉頰。雨大概不喜歡那樣,一只手握住了我的雞巴,沒有張開口含㊣ 住,我也就沒有繼續。


                只聽見二十四倍攻擊加成她聲音低低的說:“別這樣了,你把它放進去吧!”我不傻,頓時聽懂了她我有什么理由不去找第六層的暗示,我知道她的身體已經準備好接納我的插入了。


                我沒有再遲疑,轉過身體,摸索著床頭的褲子體內兜,其實我私下裏準備了安全套。“你幹嘛?”黑暗中←雨問我,“我戴上那個。”我回答著。


                “哦,不用了,今天沒事兒。”雨的聲音低低的,我立刻聽懂了她的意思,大概是安全期吧!我收回手,然後試探著剛準備出手之時用膝蓋去拱她的大腿,試探著她是否允許我準備插入的動作。


                不出所料,當我膝蓋稍一接觸她這是的大腿中間,她的兩條大腿便很自然地↓分開了,我順勢將另一條腿也跪入她的大◥腿之間。


                我有些局促,有些不安,和妻子結婚五年來,過於冷淡的妻子令▅我在性愛上無所適從,雖然有幾年的婚齡,但我自知我屬於那種技巧很不熟練的男人。和妻子房事的時候,我甚至經常不能一次插到地方,由於過於緊張和妻子的煩躁,甚至經常早泄,令我時常懷疑自己是★不是性功能有問題,所學的一點知識不過是從A片和三級片中學來的而已。


                面對興奮的雨,面對她♀成熟而興奮的女體,我真怕幾下又會敗下陣來。好在我的房間是在六層,對面沒有高大建築物,所以只拉著白天用的紗簾,而我們回來也沒有拉上不透光的那層厚窗簾,遠處的路燈的光線能照射到房頂的天花板上一點點,雖然光線很弱,但我還能模糊地分辨出雨赤裸的身體輪廓。


                畢竟是第一次準備進入雨的身體,再加上她不讓我開燈聲音徹響而起,我沒有機會看清楚她那裏的位置和形狀,所以只好抓那青色狂風住她的腳腕將她兩條分開的大腿用點力量〗壓下去,把整根雞巴平放在她陰毛下端的位置上,前後摩擦著她大陰唇之間的縫隙。片刻,陰莖腹部就被她分泌的體液粘得濕漉漉的,前後的摩擦就ζ像躺在一塊香皂上一樣舒服。


                “你把它放進來吧!”她的聲音顫抖著,我的雙手松開了她的腳腕,讓她的大腿自然地兩邊分開。微弱的光線裏,我的左手摸索到她的肩頭位置,把左手支∞撐在她的腋窩下的床上,微微探下上身,用右手扶一道漆黑色住勃起的雞巴,用龜頭試探地上下刮動著她』的陰唇。


                濕濕滑滑溝壑的感覺讓我清晰∮地感受到了雨的雌性器官張開了,但我還拿不準準確位置,我知道雨不是個放蕩的女人,所以我也沒敢嘗試著模仿A片裏用手指頭插入,盡管如果此刻用大拇指探查一下就可以清晰的確定她身體的入口。


                她對我的溫柔令我對她頓生感激之情,我一直控制著情緒,盡量保持著溫〓柔的動作。突然,令我吃驚的甚至是三皇感覺到,她的一只手伸了過來,從前面扶住了我的雞巴,頓時把真有沙地龍王我的右手解放了出來,我的兩只手都支撐在了她腋窩下的床單上。


                雨扶著我的陰莖在何林眼中陡然殺機爆閃她兩片陰唇之間上下刮蹭了幾下,就∞在她慢慢停下來的時候,我的龜頭清晰地感覺到了冠尖對面的空洞和龜頭周邊的環繞,我順勢輕輕松開緊繃的臀部∴,微微壓下身體,龜頭順利地擠開了對面的環形。


                可能有些魯莽主人,黑暗中傳來雨輕輕的“啊”了一聲,頓時我感覺到了那環形一下子箍住了我的龜頭冠狀溝,也許是她緊張⌒ 地收縮了肌肉,也許是她還ㄨ比較羞澀,身體沒有完全放松下來,我知道我此刻不能魯莽。


                “痛麽?”我慢ω 慢擡起屁股,把龜頭從那環形的包裹中拔出她的體外,她沒有回答。


                沒有了她手的引導,我只好再次用右手扶住陰莖,畢竟已經有了一次進入,我找對了地方,再次松☉開了緊繃的屁股慢慢壓下,龜頭似乎沒有受到太多的阻力便擠開了她的小陰唇。雨沒有發∮出“啊啊”的聲音,而是發出了一那些高手種“嗯嗯”的悶聲,我感覺到她的一雙手推住了我的胯骨,似乎我們怎么拿害怕我使用暴力。


                也許是女人特有的矜持,但黑暗中我也模糊地看到她把兩條大腿蜷起來,不是支撐在床上,而是大大地分開讓兩條蜷曲的大腿懸在了空中。她畢竟是有過兩個男人的女人,我知道她是在竭力張戰狂開大腿讓我有個充份的空間。


                我一次次地把插入的龜頭拔出來,又輕輕地擠進朝冷光低聲喝道去,嘴唇不斷■的親吻她的嘴唇,每一次我都把雞巴插入得深一些,再深一些……雨的哼叫也慢慢地大了,而她的雙手還是本能地推住我的胯骨,我每一次的進入都引得她』的雙手本能地推擋一下。


                慢慢地她似乎陶醉起來,雙手離開了我的胯骨,改為抱住我的脖子,我們親吻著。


                “你那兒有點Ψ緊,你是不是害怕?”我竭力地壓抑著沖動吻著房門打開她。


                “哦,有點,我第一次這樣,我怕你是◥個壞蛋。”她的聲音微微顫刀鞘惡魔抖著。


                “哦,沒關系,我會很輕的。”我安慰著她,此時陰莖已經有一半在她的體內了。


                也許是經過剛才的交流和我的溫柔,她似乎情緒平穩了下來,因為我清晰地感覺到她的四肢不再是僵硬的,而是慢慢變得放松起來。隨後我感覺到她的雙手撫摸到了我緊繃的臀部,隨著她用力地抱緊我的臀部,我終於完全放松了緊繃的肌肉,讓臀胯在重力的作用下壓了下去,雞巴一下子整個地插進了她還沒有說話的身體。


                “啊——”我聽到雨發出了一聲似乎是絕望的哀怨叫聲,她的熊掌雙手緊緊勾住我的脖子,嘴唇拼命地和我親吻著,令我的整個身體完全壓在她的身上。此刻的我一下子變得※失去了理智,雙手胡亂地摸索著她的肩膀,一把握住了她的兩只豐滿的乳房揉搓起來。


                “哦!啊……輕一點,”雨叫了起來:“我受不住你這麽大的勁兒。”頓時我意識到了剛才的魯莽,趕快松開何林笑著搖了搖頭了手。


                我用雙肘支撐著身體,慢慢將臀部起霧氣伏起來,我≡盡量讓自己的動作輕一些,盡量讓⊙陰莖作最長的緩慢活塞運動。雨興奮地喘息起來,兩條大腿也環勾住了我的腰,我慢慢加快了一︾些節奏,她的雙腿也隨著我起伏的屁股晃動起來。


                “哦……嗯……嗯……”雨的頭不住地扭動起來,不知怎的似乎不再追尋著我的嘴唇,兩只手也不知道摸索到了什麽地方。沒有了她雙手的環勾,我把身體直起來,雙手支撐在她的腰部▓兩側,開始慢慢大幅度的抽插起來,但我依然沒有用力,只是緩慢地大幅度抽插著陰莖,強烈的快感令我雙╳頰熱得像發燒一樣。


                奇怪的是,她的陰門剛才還那麽緊,那麽害怕插之前一直沒有出手入,現在卻變得松弛起來,整根雞巴的插入絲毫感覺不到緊箍的感覺,真不知道女人雌性器官的構造竟然如此奇異。


                黑暗中,她發出悶聲的哼叫,她似乎有意地在壓抑著自己。我隨即開始加快了抽動,也加大了一些力度,終於臀部掙脫了她環勾的雙腿,我聽到了竟然直接漂浮了起來黑暗中插入時發出的第一次“啪啪”的撞擊聲,我感覺她在努力地擡起自己的臀部,似乎在迎攻擊合著我,又似乎不♂像。


                但是片刻之後,我的陰莖感覺到了角度的不同,我的位置高,而她的陰∏門似乎過低了,大概是我沈重的身體把她有些嬌小的身體壓陷進了床墊裏,抽動的時候不太舒服才令她那樣。


                “是不是不舒服?”我問道,“嗯。”雨輕聲的回答著。


                “那就把枕頭墊上會舒服些的。”我拔出「了雞巴,一只手托起她的臀部,另一只手把另一張床的枕頭拿過來給雨墊在了下邊,然後分』開她的大腿再次插入了進去。


                果然角度馬上順暢了許多,雞巴進入的時候成了一條直線而不是別扭的梗著進入,她也似乎舒服了許多,隨著我的抽動,我再次聽到了她的呻吟。


                “讓我此人名為麻二看看吧?”


                “不行!”


                “求你了,讓我看看。”


                “不行,不嘛!”


                盡管雨極力地阻撓著我不讓我開燈,但似乎在我的執※拗下不再堅持,趁她剛松開我的手腕,我扭亮了床頭很有可能就是你死我活燈。


                天哪,我看到的是怎樣的一個令人心動的女體呀!由於光線的照射,雨閉上了眼睛把頭扭到一邊,幾縷披散的頭發散亂地蓋在臉頰上,紅潤的臉頰和脖頸美也沒有任何勢力來招惹我們麗極了。她還沒反應過來,身體還保持㊣ 著剛才和我交媾的姿勢,原來兩只手分到兩邊扣住了床墊的邊緣,一對雪白的乳房顯得更加豐滿鼓漲。


                小腹上的皮膚微微顯得松弛,下端一條隱約可見的橫著的十厘米長疤痕,大概是以前做剖腹產的痕跡,但如果不仔細分辨根本看不出同樣殺機凜然來;黑亮亮的像“1”字的陰毛只有一小縷長在柔軟的陰阜上,兩邊絲毫看不到一根。


                由於還保持著交▂媾的姿勢,我的半根雞巴還在她@ 的體內,從她張開的雪白大腿之間我第一次看見了她的雌性器官,黑黑的,就像巧克力的顏色,和她四周雪白的皮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兩片黑黑的小陰唇由於雞巴的牽拉而如同花瓣一樣包裹著我的莖幹。由於赤身裸體,她身體上散發的沐浴露的香味幾乎神魂顛倒,眼睛都☆直了。


                “別看,別看了……”雨睜開了眼睛,面頰紅得如同蘋果一樣,連忙抓起旁邊的床單捂在乳房上。


                “讓我看看吧!你瑤瑤深深太漂亮了。”我深情地望著雨,用手輕揉地撫同時出現在了摸著她有些松弛的小腹,幾個手指頭如梳子一樣梳縷著她的陰毛,然後輕輕劃著她的疤痕。


                “現在還痛麽?”我充滿了憐愛地問著她,“早就不痛了,都好幾年了。”雨輕聲地說道。


                她似乎很享受我的徹底擊殺撫摸,平靜下來,我的雙手繼續在她的腹部撫摸揉搓著,然後是她的乳你難道忘了我得到房,軟軟的、熱熱的,充滿了女性的肉感。


                我的一只】手放在她的胃部,慢慢往上順著她的乳溝往上撫摸,撫摸她的乳房以上肩胛骨以下的柔軟肌膚,然後是她的脖頸△,然後是臉頰。我非常喜歡這樣撫摸女人,從她的表情我清晰地看出了她愉快的感覺,也許這就是做愛吧!


                幾次由下而上地撫摸,雨不再抓住床單,我順ζ勢把床單從她的胸前拿到枕頭邊,讓她的身體再次赤裸裸地呈現在燈光下,她脖頸上嗡的白金項鏈令她的胴體更增加了幾分性感。


                一股交媾的沖動令我再次▽粗重地喘息起來,我抱起她的大腿分到兩邊,用胳膊側面壓住她蜷曲的大腿,將剩余的半根雞巴再次插入了她的體內,快速地抽動起來。由於活動空間的增大,令我插入的力度增強了,我不再遵循著剛才九淺一深的原則,開始刻意地加大了撞擊她陰戶的力度。


                隨著漸漸有力地插入,雨的〖雙手不斷扣抓著床墊邊緣,張開口大烈陽大帝客氣了口喘息著,豐滿的乳房四下搖曳著顫動著,美極了!而雨似乎為她自己略顯松弛的身體十分害臊,只是她不能再把燈關上,把頭扭到了一邊,抿同樣長達百米著嘴唇哼叫著。


                “你真漂亮,真的,我喜歡你的身體。”我胡亂地說著連自己〓都不知道怎麽蹦出來的語言。我低下頭,欣賞著我的雞巴快樂地進出著她的身體,欣賞著她不斷被牽拉得時而凸出、時而緊縮的小陰唇,黑黑的,巧克力一樣的顏色,簡直漂亮極了!


                我試圖用大拇指去算是歸墟秘境第一層揉搓她的陰唇,但是她似乎不喜歡那樣,盡管我已沾了唾這一劍雖然氣勢恐怖液,也很輕柔,但從她@ 的反應來看,她還是不︻喜歡那樣。畢竟女人和女人不同,感受也不一樣,我便不再刺激她,而是專心地抽插著雞巴。


                雨歪著頭,牙齒咬著床單的一角,發出很悶的“嗯嗯”聲音,似乎在竭力地壓抑著自己,看得出她的確是個比較羞澀和保守的女人。我伸出胳膊,把燈光調到了最暗的ω 幅度,保持著能夠微微看清彼此的身體的亮度。雨似乎能夠從暗淡的光線中找到安全感一樣,變得平靜了下來,開始張開大腿∑配合我的插入。


                她的面頰在此時轉了過來,我們彼此望著對方的眼睛交合著,她不再咬著床單,而是開始張開口發出了低低的呻吟,我望著她的眼睛,美極了!充滿了羞澀和委屈的眼神望著我不斷起伏的身體,她時而竭力地擡起頭往下邊看,似乎想看到我正在和她交合的雞巴,但每次堅持幾秒鐘都因為我的沖擊而躺倒在枕頭上,只剩下雙手溫柔地抱著我的腰部撫摸著我。


                整個屋子裏都能五行大本源之五行大輪回清晰地聽到我們身體交合時撞擊發出♀的“啪啪”聲,除此之外,陰莖的進出也摩擦著她的陰唇粘滿了她分泌的黏液而發出輕輕的“滋拉、滋啦”的聲音。


                “換個姿勢好不好?我想在你【後邊。”我低聲的祈求著她。


                “不行,不行。”雨似乎還是很保守,不肯答應。


                “求你了,我很想從後邊來一次,讓我從後邊幹好不好?”我想去扳她的身子,但她似乎很堅持:“不行,不行,就這樣,這樣舒服,下次吧!”她的雙臂抱緊了』我的腰,不肯讓我離開她的隨后朝拍賣臺上看了過去身體,看來她真的很享受我在她上邊插她的感覺。


                也許是她第一▲次和我做還不太放得開吧,盡管我無數對于傲光和小唯次幻想著從後邊抱住她豐腴的屁股盡情地和她交媾一次,但畢竟她的堅持我全力碰撞之中也不好勉強,我不再堅持,但還是把她的身體扳得側了過來。


                “這麽幹就先這麽幹吧,以後還有機會。”我心想,便不再堅持從後邊插。但她側面的姿勢正好給了我機會,我拔出雞○巴,雙腿騎在了她的左腿上,雙手好龐大抱起了她的另一條大腿,很順利地把雞巴再次插入了她的身體,雙手撫摸著她的大腿,親吻著她的小腿。


                由於被抱起一條大腿,我更清晰地看到了我們速度的交合部位,我慢慢失去了憐香惜玉的同情,原始的◇獸性從心底裏升起,開始使勁兒地插她,而她也快樂地發出了呻吟聲,那種聲音從她喉嚨裏發出來,盡管她似乎在竭力地壓抑著自己,但聲音明顯比剛才大了許多。


                我放緩緩站了起來開了她的大腿,讓她蜷起上邊的腿,雙手抓住她屁股上的軟肉揉搓撫摸著。由於她側著身︻體,兩只雪白的乳房顯得更豐滿挺拔▂,令我情不自禁地再騰出一只手揉搓她的乳房。


                側面插入令我無法全部插入雞巴,我翻過手掌往上撩著她上邊臀部的軟肉,盡力地扒開更大的空間讓雞巴用力插入。


                也許過於魯莽的撞擊令床頭有節奏地撞到了墻上發出“砰砰”聲,“你輕一點,別……別讓人聽見。”她有些責怪地望了我一眼就再次躺下享受了,我這才覺出剛才有些魯莽了。“誰讓你不讓︾我從後邊來呀,那你就讓我從前邊。”我故意調皮地氣著她。


                趁她不註意,我↑松開她翻身下了床,“你幹嘛去?”她有些疑惑,以為我已經這戰神斧也同樣要求苛刻射精了。“換個姿勢就聽不見了。”說著,我抓住她的兩個腳腕將她的身體轉了過來,她的臀部躺在床邊,而我站在床下,伏下身子分開她的大腿,燈光剛好照在了她的陰戶上,真的是美極了,大小陰唇都是深深的黑色,能夠清晰地看到她張開的粉直接去了凌霄寶殿紅色陰門。


                我再次插入了雞巴,不再還是直接呆在這汪一個月顧及她的感受,開始按照我喜歡的∮節奏和力度抽插起來。我盡力提起她的大腿,讓她的臀部離開床,以便於充份撞擊,燈光下清√晰地可以看到她豐滿的乳房蹦跳著,小腹部的皮膚和臀部大腿的柔軟部位都有節奏地顫動著。


                “啪啪啪”的聲音再次響起,她的雙手再次在床上胡亂抓撓起來,大口地喘息著,我能體會到她身體的興奮。我看到她不」斷地把雙手伸向我企圖勾住我的脖子,但每次我都抱高八個碩大她的大腿令她無法擡起上身。


                強烈的興奮令她的頭左右扭動起來,發出“嗯……啊……”的呻吟聲,她依然壓抑著々自己,也許怕聲音大了被隔壁聽到吧!“哦,沒事,我把府郜不應該這么大才對門都關好了,你要是想叫就叫出來。”我低聲安慰著她,開始了更加強力的沖擊。


                我雙手扶在床沿,用胳膊將她的大腿卡在兩邊,大幅度地上下起伏著臀部,強烈的快感隨著抽插接踵而來。從她大張的口◤和瞪大的眼睛我看到了她從未有過的冷光表情,她的身體不斷地往後邊挺動著,我能清晰地感覺到她陰道的收縮,我竭力地控制著自己的感覺。


                窗外依然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打在窗外 的空調主機上發出“劈劈啪啪”的聲音,樓下的馬路上時而傳來車輛經過的聲音,但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聲※音了。我喜歡這個溫馨的環境,喜歡這個氛圍,更喜歡我身下的女人,那個時候我覺得自己就像瘋了一樣,大腦似乎一片空白了,使出了從來沒有過的讓它知難而退力量,只是一個勁兒地深插……深插……


                終於,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強烈情況的快感隨著不斷的抽送帶我到了高潮,我發瘋似●的抽動著,恨不得將身體裏所有◥的力量都噴射出去。終於在十多下的抽動之後,我把精液一股腦地全射在他的陰道裏,一切都平靜下來,渾身好像骨頭被打斷了一樣,如同一灘爛泥一樣軟倒在她的身上。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切又再次回到了現實中,我們相擁著親吻撫摸對方,我真舍不得她回去▆,但她告訴我不能在這裏過夜,因為沒有告訴家裏人。我們在一起洗了澡,我再次貪婪地依依不舍☆的擁抱撫摸親吻了她的身體,洗完澡之後,送她回了家通靈大仙自然是大喜。


                現在回想起來,那真的是一次太完美的享受了,就好像是夢境一樣,但那確實是完全真實的事情,我完完全全地擁有了一個成熟的女人,她也給了我最美好的享受。


                那是去年夏天的事情,單位組織一定要徹查去上海學習,晚上正好要留在那個城市一個晚上,終於可以見到聊了半年多的網友了。


                她叫雨,32歲了,比我大三歲。從半年來的聊天過程中,我知道她有過一次不幸的婚姻,現在的先生出國了,有一個5歲的女兒。


                晚上我打車來到她上課的廣播電視學校門口,終於見到了她,清秀的面容,齊肩的長發,中等而豐滿的身材充滿了成熟女性的魅力。她對我也頗有好感,我們就推著自行車在城市的大街上走了好久,聊了好久。晚上我把她送回了家,自己回到了賓館,一切都沒有發生。


                回到我自己的城市後,我們繼續著每天晚上的QQ聊天,聊了好久也聊得很深,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誘惑著我要到她的城市去再次見到她。


                終於一個月之後一個偶然的出差機會,我開著車去了她的城市,我們在傍晚的街道上再次相遇了,她穿著一件短袖體恤衫,下身穿著休閑褲,凹凸有致的身材更加襯托出她女性成熟的魅力。


                我給◎她的女兒買了一個大大的兔寶寶娃娃,她很高興,我們海闊天空地聊著天。天空下著小雨,吃完晚飯,淅淅瀝瀝的小雨還沒停,她對我說:“下車走走吧!”我把車停到了那個城市的一個很大的公園廣場門口,我們下車就在雨中散著步。


                也許是淅淅瀝瀝的小雨幫了我的忙,一把雨傘下,我們貼得更緊了,隔著薄薄的衣服,我清晰地感覺到了她身體的柔軟,她似乎也沒有刻意蒂遠離,我們就這樣若即若離的走著、走著。


                天色很晚了,我對她說:“時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她的聲音顯得有些曖昧,對我說:“孩子的小姨去我家了,陪著孩子呢!”


                車上,我們兩個人都不再說話,只有CD裏播放著劉若英的《原來你也在這裏》,有些哀婉的曲子和著車窗外的小雨令我感受到了一種恍若夢境的情緒。


                就這樣,我把車停到了我住的賓館樓下,我們上了樓,是很標準的賓館的標準間,我們分別坐在兩張床上看著電視,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突然沒有了QQ裏面那聊天的自在和隨便,我突然感覺到了一種奇怪的氣氛籠罩了我們。


                由於開了一天車又淋了雨,我的黑色襯衫後背都露出了汗堿的雪白色,“你去洗個澡吧,你開了一天車,也夠累了。”她輕輕的說著,眼睛沒〓有看著我。


                我有些緊張也有些莫名的興奮,進了衛生間,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然後把襯衫洗幹凈掛起來,由於沒有帶著短袖衣服,我就赤膊坐在了床邊。


                她沒有說話,低聲問著我:“水涼麽?”


                “不涼。”我說著。


                她沒有再說話,站起身走進了衛生間。我聽到了嘩嘩的水聲,我的心狂跳起來,我知道隔著一個房門,一個陌生的女人正赤身裸體的在裏面,和一個陌生女人如此近距離令我心裏忐忑不安著。


                片刻後,她走了出來,用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發,渾身散發著洗發香波的香氣,“哦,累了吧?對了,你後背的傷疤讓我看看好麽?”因為以前聊天的時候我告訴過她我後背上的傷疤,那時大學軍訓時候端著上了刺刀的步槍匍匐前進的時候,被後邊的一個小子不小心用刺刀劃傷的。


                我按著她說的話趴在了床上,她慢慢坐在了我旁邊,幾個手指頭摸著我的傷疤,然後我感到一雙柔軟的手抓住了我的肩頭,她輕輕地給我揉著肩膀和脊背,頓時那種久違的被異→性觸摸而產生的快感令我渾身舒服起來。


                和妻子分居已經一年了,我幾乎對異性的觸摸陌生了。我慢慢轉過身來,看到了她美麗的眼睛,“今天晚上就別走了,我一個人挺寂寞的。”我輕輕的對她說著,雙手抓住了她的肩膀。


                我感覺到了她的一絲驚訝,她似乎在躲避著我,雙手支撐著身體,但並不是太堅決。我稍微再用了些力量,將她的身體拉了過來,貼在了我的胸前,我試探著用嘴唇輕輕地觸碰著她的臉頰,她只是有些害羞地說著:“不行,我只能再呆一會兒,我該回去了。”但我沒有理會,繼續用嘴唇試探著她的嘴唇。


                終於,她不再拒絕,就在我用舌頭撩刮她的嘴唇片刻之後,她的嘴唇也張開了,我們的舌頭交纏在了一起,她的喘息也急促起來,我能清晰地感覺到她也主動用舌頭和我摩擦,男人的本能告訴我,她也需要。


                壓抑了許久的情欲令我意識忘記了冷靜,我猛一翻身將她按在了身下,開始熱烈地親吻她的臉頰、嘴唇和脖頸,她也有些興奮的哼叫起來。她的哼叫和我的妻子不同,聲音是“啊啊”的上升調,而不是嘆息似的降調,她只是雙手抓住我的胳膊,對我說著:“不不不,我該回去了。”


                我沒有和她再對話,繼續親吻著她,盡管她說著不同意的話,但是我們的嘴唇還是熱烈地吻著,她的舌頭也主動地和我的舌頭摩擦。


                我的手隔著她的體恤衫揉搓著她的乳房,很軟很軟,也很大。然後我的手撩開了她體恤衫的衣角,開始撫摸她光滑的腹部,她還是繼續著那幾個字:“不不不”,聲音都顫抖起來。


                而我一擡腿騎在了她的身上,雙手拉住她的雙手將她拉得坐了起來,我就跪夾著她的雙腿,雙手抱住了她的腰,往上撩開她的體恤衫,她羞澀的向後倒下身體不讓我脫,但被我快了一拍,把她的體恤衫從她身體上脫了下來,然後我的雙手伸到她的背後,去解她的乳罩掛鉤。


                “哦,不不不,我該回去了。”她望著我,臉都紅了。


                “陪陪我好麽?我一個人太寂寞了。”我用乞求的眼ξ神望著她,同時已經摸索著摘開了她乳罩的掛鉤。


                松開了雙手,她本能的躺倒在了床上,這才意識到乳罩已經被解開了,雙手有些羞澀地交叉著護住胸部。我再次低下頭去親吻她的嘴唇,片刻之後她再次∩哼叫起來,雙手勾住了我的脖子,而我則騰出了一只手把她乳罩的吊帶從她兩個肩膀上拉了開來,我當時用一道人影突然從府邸外朝這邊飛速飛竄了過來上身貼壓在她胸前,慢慢地把她的粉紅色的乳罩從我們貼壓的身體間拽了出來,搭在了床頭。


                雨的皮膚很潔白,滑滑的,兩只乳房豐滿而柔軟,但缺乏了年輕女孩子的挺拔感,微微有些下垂,但是豐滿渾圓如梨形。也許是生育過∞的緣故,摸上去軟軟的,兩個乳暈和乳頭也顏色很深,像巧克力的顏色一樣。


                “你關好門了麽?”雨聲音低低的問我。“哦,關好了,沒關系,就我們兩個人。”我繼續親吻著她,她沒有再拒絕我,任我親吻著她的乳房。


                我按著腦海中A片裏的樣子,吸吮著她的乳頭,用舌頭環繞著舔她的乳頭,果然她很享受的發出了輕輕的哼叫,兩個乳頭慢慢變得硬挺起來。我的手繼續撫摸著她的光滑的脊背,隔著她的褲子開始撫摸她的臀部。


                “哦,不行,不不不……”她繼續有些不安起來,我就從她的身上翻下來,把她的身體扳向我,我們面對面側躺著。她的褲子是那種有松緊帶的休閑褲,我一邊和她親吻,一邊另一只手從她背後滑進了她的褲子,撫摸到了她的屁股上,她的臀部很豐滿,寬寬的,軟軟的。


                她有些羞澀,一直閉著眼睛,貼近我☆和我親吻,而我則把手腕往上擡,借著胳膊的作用,如同杠桿一樣,把她的褲子從後邊往下脫。她也變得興奮起來,一只手摸索著我的褲子,隔著我的褲子撫摸到了我的下邊。


                我握住她的手放在了我的腰帶上,雖然她有些遲疑,但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暗示,解開了我的褲帶,然後是褲子的掛鉤,拉開了拉鏈。我將身體進一步貼近了她的身體,讓我們的腰部不被燈光照射到,她就慢慢地把手伸進了我的內褲裏。


                畢竟是有過性經驗的女人,她握住我的陰莖慢慢地擼動起來,強烈的快感頓時令我舒服地喘息起來。我的手也沒有停下,把她的褲子往下褪到膝蓋,然後我坐起身擡起她的腳,把她的內褲連同長褲一起脫了下來。


                一眼就望到了她毛茸茸的地方,她的陰毛很少,只有中間的一小縷,就像在小丘上寫了個“1”字。她的體型太美了,雖然沒有了年輕女人的鮮嫩,但卻充滿了成熟女人的豐滿肉感。我想是個男人此刻也知道該幹什麽了。


                我脫掉褲子,壓倒了她的→身上,我們的身體赤裸裸地緊貼在一起。我沒有留情,把她脫得一絲不掛,連襪子都給她脫了個幹凈。“別看,別看……”雨見我在看她的私密部位,羞澀地夾緊了大腿,伸手想去關燈,我說:“開著燈吧!”但是她似乎很執拗地要關上,既然她如此堅持,我就沒有太勉強。


                等到她關上了燈,就沒有再拒絕我撫摸她的下身,我半跪著用一個膝蓋插進她大腿之間,將一只手伸進去撫摸她的下身。她的毛很少,她沒有再用力地夾緊大腿,只是出於羞澀和本能還微微地用著力。


                也許這個姿勢她還不太舒服,我就躺了回來,側著對著他,將她外邊的大腿撩起來曲起,靠近我的大腿被我勾住膝蓋彎部位拉向我,讓她這條腿舒服地依靠在我的大腿上,這樣她的下身便大大地敞開了。


                我把整個手掌捂在了她的陰戶上,上下搓揉著,熱熱的、軟軟的,還有些濕潤;而我的嘴唇也靠在她的耳朵邊,能清晰地聽到她在黑暗中舒服地喘息。她夾在我們身體之間的一只手也伸過來,輕輕地撫摸著我的陰莖和睪丸,舒服極了。


                我放開她,慢慢在黑暗中把身體往下移動,雙手抱起她的大腿,用嘴唇緊壓她的小腹部兩側,大口吮吸著她的肌膚,下頜輕輕地一下下點著她的陰阜。


                “你幹嘛?不行!”她似乎感覺到我要幹什麽,黑暗中我感覺到她在努力想擡起頭,但我沒有停止,抱緊她的雙腿,將嘴唇一下子覆蓋到她的陰戶上吮吸起來。耳畔再次傳來了她那升調的“啊啊”聲,我感覺她很享受我的吮看著那冰冷吸。


                我伸出舌頭左右撩刮著她的小陰唇、刺激她的陰蒂,又用嘴唇啜住她的小陰唇往兩邊牽拉,然後把舌頭卷起來在她的陰道裏進進出出地抽動起來。黑暗中我感覺到她的一雙手抱住了我的頭,手指頭都插進了我的頭發裏面。能讓一個女人如此快樂的享受我的親吻,令我高興極了。


                我擡起頭說:“讓我看看吧!”


                “不行,別看!”她的手抓住了我要去開燈的手腕,我感到有些遺憾,好在】她的身體讓我也很享受。


                我把身體調轉180度,雙腿叉開騎在了她的胸前,雙手再次把她的大腿抱在胳膊上,匍匐在她身上。她的大腿張得很大,我可以把整個嘴唇都壓在她的陰戶上,吮吸、親吻、輕咬,舌頭不斷往下用力,不斷地撐著她的小陰唇下部聯合部位的薄薄皮膚。


                我是想先給她預熱預熱,省得真正的交媾開始√令她不舒適。我知道女人小陰唇下的聯合部位皮膚比較脆弱,男人太粗『魯會令女人有撕扯痛,黑暗中我只聽見身後她發出的興奮喘息和哼叫。


                我微微擡高臀部,憑著感覺將雞巴往她的面頰移動,我不敢太魯莽,我知道有的女人並不喜歡給男人口交,所以我試探著用陰莖摩擦著她的臉頰。雨大概不喜歡那樣,一只手握住了我的雞巴,沒有張開口含住,我也就沒有繼續。


                只聽見她聲音低低的說:“別這樣了,你把它放進去吧!”我不傻,頓時聽懂了她的暗示,我知道她的身體已經準備好接納我的插入了。


                我沒有再遲疑,轉過身體,摸索著床頭的褲子兜,其實我私下裏準備了安全套。“你幹嘛?”黑暗中雨問我,“我戴上那個。”我回答著。


                “哦,不用了,今天沒事兒。”雨的聲音低低的,我立刻聽懂了她的意思,大概是安全期吧!我收回手,然後試探著用膝蓋去拱她的大腿,試探著她是否允許我準備插入的動作。


                不出所料,當我膝蓋稍一接觸她的大腿中間,她的兩條大腿便很自然地↓分開了,我順勢將另一條腿也跪入她的大腿之間。


                我有些局促,有些不安,和妻子結婚五年來,過於冷淡的妻子令我在性愛上無所適從,雖然有幾年的婚齡,但我自知我屬於那種技巧很不熟練的男人。和妻子房事的時候,我甚至經常不能一次插到地方,由於過於緊張和妻子的煩躁,甚至經常早泄,令我時常懷疑自己是不是性功能有問題,所學的一點知識不過是從A片和三級片中學來的而已。


                面對興奮的雨,面對她成熟而他竟然連走路都是有些困難興奮的女體,我真怕幾下又會敗下陣來。好在我的房間是在六層,對面沒有高大建築物,所以只拉著白天用的紗簾,而我們回來也沒有拉上不透光的那層厚窗簾,遠處的路燈的光線能照射到房頂的天花板上一點點,雖然光線很弱,但我還能模糊地分辨出雨赤裸的身體輪廓。


                畢竟是第一次準備進入雨的身體,再加上她不讓我開燈,我沒有機會看清楚她那裏的位置和形狀,所以只好抓住她的腳腕將她兩條分開的大腿用點力量壓下去,把整根雞巴平放在她陰毛下端的位置上,前後摩擦著她大陰唇之間的縫隙。片刻,陰莖腹部就被她分泌的體液粘得濕漉漉的,前後的摩擦就像躺在一塊香皂上一樣舒服。


                “你把它放進來吧!”她的聲音顫抖著,我的雙手松開了她的腳腕,讓她的大腿自然地兩邊分開。微弱的光線裏,我的左手摸索到她的肩頭位置,把左手支∞撐在她的腋窩下的床上,微微探下上身,用右手扶住勃起的雞巴,用龜頭試探地上下刮動著她的陰唇。


                濕濕滑不止是和小唯滑溝壑的感覺讓我清晰地感受到了雨的雌性器官張開了,但我還拿不準準確位置,我知道雨不是個放蕩的女人,所以我也沒敢嘗試著模仿A片裏用手指頭插入,盡管如果此刻用大拇指探查一下就可以清晰的確定她身體的入口。


                她對我的溫柔令我對她頓生感激之情,我一直控制著情緒,盡量保持著溫柔的動作。突然,令我吃驚的感覺到,她的一只手伸了過來,從前面扶住了我的雞巴,頓時把我的右手解放了出來,我的兩只手都支撐在了她腋窩下的床單上。


                雨扶著我的陰莖在她兩片陰唇之間上下刮蹭了幾下,就在她慢慢停下來的時候,我的龜頭清晰地感覺到了冠尖對面的空洞和龜頭周邊的環繞,我順勢輕輕松開緊繃的臀部,微微壓下身體,龜頭順利地擠開了對面的環形。


                可能有些魯莽,黑暗中傳來雨輕輕的“啊”了一聲,頓時我感覺到了那環形一下子箍住了我的龜頭冠狀溝,也許是她緊張地收縮了肌肉,也許是她還比較羞澀,身體沒有完全放松下來,我知道我此刻不能魯莽。


                “痛麽?”我慢慢擡起屁股,把龜頭從那環形的包裹中拔出她的體外,她沒有回答。


                沒有了她手的引導,我只好再次用右手扶住陰莖,畢竟已經有了一次進入,我找對了地方,再次松開了緊繃的屁股慢慢壓下,龜頭似乎沒有受到太多的阻力便擠開了她的小陰唇。雨沒有發出“啊啊”的聲音,而是發出了一種“嗯嗯”的悶聲,我感覺到她的一雙手推住了我的胯骨,似乎害怕我使用暴力。


                也許是女人特有的矜持,但黑暗中我也模糊地看到她把兩條大腿蜷起來,不是支撐在床上,而是大大地分開讓兩條蜷曲的大腿懸在了空中。她畢竟是有過兩個男人的女人,我知道她是在竭力張開大腿讓我有個充份的空間。


                我一次次地把插入的龜頭拔出來,又輕輕地擠進去,嘴唇不斷的親吻她的嘴唇,每一次我都把雞巴插入得深一些,再深一些……雨的哼叫也慢慢地大了,而她的雙手還是本能地推住我的胯骨,我每一次的進入都引得她的雙手本能地推擋一下。


                慢慢地她似乎陶醉起來,雙手離開了我的胯骨,改為抱住我的脖子,我們親吻著。


                “你那兒有點緊,你是不是害怕?”我竭力地壓抑著沖動吻著她。


                “哦,有點,我第一次這樣,我怕你是個壞蛋。”她的聲音微微顫抖著。


                “哦,沒關系,我會很輕的。”我安慰著她,此時陰莖已經有一半在她的體內了。


                也許是經過剛才的交流和我的溫柔,她似乎情緒平穩了下來,因為我清晰地感覺到她的四肢不再是僵硬的,而是慢慢變得放松起來。隨後我感覺到她的雙手撫摸到了我緊繃的臀部,隨著她用力地抱緊我的臀部,我終於完全放松了緊繃的肌肉,讓臀胯在重力的作用下壓了下去,雞巴一下子整個地插進了她的身體。


                “啊——”我聽到雨發出了一聲似乎是絕望的哀怨叫聲,她的雙手緊緊勾住我的脖子,嘴唇拼命地和我親吻著,令我的整個身體完全壓在她的身上。此刻的我一下子變得失去了理智,雙手胡亂地摸索著她的肩膀,一把握住了她的兩只豐滿的乳房揉搓起來。


                “哦!啊……輕一點,”雨叫了起來:“我受不住你這麽大的勁兒。”頓時我意識到了剛才的魯莽,趕快松開了手。


                我用雙肘支撐著身體,慢慢將臀部起伏起來,我盡量讓自己的動作輕一些,盡量讓陰莖作最長的緩慢活塞運動。雨興奮地喘息起來,兩條大腿也環勾住了我的腰,我慢慢加快了一些節奏,她的雙腿也隨著我起伏的屁股晃動起來。


                “哦……嗯……嗯……”雨的頭不住地扭動起來,不知怎的似乎不再追尋著我的嘴唇,兩只手也不知道摸索到了什麽地方。沒有了她雙手的環勾,我把身體直起來,雙手支撐在她的腰部兩側,開始慢慢大幅度的抽插起來,但我依然沒有用力,只是緩慢地大幅度抽插著陰莖,強烈的快感令我雙頰熱得像發燒一樣。


                奇怪的是,她的陰門剛才還那麽緊,那麽害怕插入,現在卻變得松弛起來,整根雞巴的插入絲毫感覺不到緊箍的感覺,真不知道女人雌性器官的構造竟然如此奇異。


                黑暗中,她發出悶聲的哼叫,她似乎有意地在壓抑著自己。我隨即開始加快了抽動,也加大了一些力度,終於臀部掙脫了她環勾的雙腿,我聽到了黑暗中插入時發出的第一次“啪啪”的撞擊聲,我感覺她在努力地擡起自己的臀部,似乎在迎合著我,又似乎不像。


                但是片刻之後,我的陰莖感覺到了角度的不同,我的位置高,而她的陰門似乎過低了,大概是我沈重的身體把她有些嬌小的身體壓陷進了床墊裏,抽動的時候不太舒服才令她那樣。


                “是不是不舒服?”我問道,“嗯。”雨輕聲的回答著。


                “那就把枕頭墊上會舒服些的。”我拔出了雞巴,一只手托起她的臀部,另一只手把另一張床的枕頭拿過來給雨墊在了下邊,然後分開她的冷光臉色大變大腿再次插入了進去。


                果然角度馬上順暢了許多,雞巴進入的時候成了一條直線而不是別扭的梗著進入,她也似乎舒服了許多,隨著我的抽動,我再次聽到了她的呻吟。


                “讓我看看吧?”


                “不行!”


                “求你了,讓我看看。”


                “不行,不嘛!”


                盡管雨極力地阻撓著我不讓我開燈,但似乎在我的執拗下不再堅持,趁她剛松開我的手腕,我扭亮了床頭燈。


                天哪,我看到的是怎樣的一個令人心動的女體呀!由於光線的照射,雨閉上了眼睛把頭扭到一邊,幾縷披散的頭發散亂地蓋在臉頰上,紅潤的臉頰和脖頸美麗極了。她還沒反應過來,身體還保持著剛才和我交媾的姿勢,原來兩只手分到兩邊扣住了床墊的邊緣,一對雪白的乳房顯得更加豐滿鼓漲。


                小腹上的皮膚微微顯得松弛,下端一條隱約可見的橫著的十厘米長疤痕,大概是以前做剖腹產的痕跡,但如果不仔細分辨根本看不出來;黑亮亮的像“1”字的陰毛只有一小縷長在柔軟的陰阜上,兩邊絲毫看不到一根。


                由於還保持著交媾的姿勢,我的半根雞巴還在她的體內,從她張開的雪白大腿之間我第一次看見了她的雌性器官,黑黑的,就像巧克力的顏色,和她四周雪白的皮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兩片黑黑的小陰唇由於雞巴的牽拉而如同花瓣一樣包裹著我的莖幹。由於赤身裸體,她身體上散發的沐浴露的香味幾乎神魂顛倒,眼睛都直了。


                “別看,別看了……”雨睜開了眼睛,面頰紅得如同蘋果一樣,連忙抓起旁邊的床單捂在乳房上。


                “讓我看看吧!你太漂亮了。”我深情地望著雨,用手輕揉地撫摸著她有些松弛的小腹,幾個手指頭如梳子一樣梳縷著她的陰毛,然後輕輕劃著她的疤痕。


                “現在還痛麽?”我充滿了憐愛地問著她,“早就不痛了,都好幾年了。”雨輕聲地說道。


                她似乎很享受我的撫摸,平靜下來,我的雙手繼續在她的腹部撫摸揉搓著,然後是她的乳房,軟軟的、熱熱的,充滿了女性的肉感。


                我的一只手放在她的胃部,慢慢往上順著她的乳溝往上撫摸,撫摸她的乳房以上肩胛骨以下的柔軟肌膚,然後是她的脖頸,然後是臉頰。我非常喜歡這樣撫摸女人,從她的表情我清晰地看出了她愉快的感覺,也許這就是做愛吧!


                幾次由下而上地撫摸,雨不再抓住床單,我順勢把床單從她的胸前拿到枕頭邊,讓她的身體再次赤裸裸地呈現在燈光下,她脖頸上的白金項鏈令她的胴體更增加了幾分性感。


                一股交媾的沖動令我再次事粗重地喘息起來,我抱起她的大腿分到兩邊,用胳膊側面壓住她蜷曲的大腿,將剩余的半根雞巴再次插入了她的體內,快速地抽動起來。由於活動空間的增大,令我插入的力度增強了,我不再遵循著剛才九淺一深的原則,開始刻意地加大了撞擊她陰戶的力度。


                隨著漸漸有力地插入,雨的雙手不斷扣抓著床墊邊緣,張開口大口喘息著,豐滿的乳房四下搖曳著顫動著,美極了!而雨似乎為她自己略顯松弛的身體十分害臊,只是她不能再把燈關上,把頭扭到了一邊,抿著嘴唇哼叫著。


                “你真漂亮,真的,我喜歡你的身體。”我胡亂地說著連自己都不知道怎麽蹦出來的語言。我低下頭,欣賞著我的雞巴快樂地進出著她的身體,欣賞著她不斷被牽拉得時而凸出、時而緊縮的小陰唇,黑黑的,巧克力一樣的顏色,簡直漂亮極了!


                我試圖用大拇指去揉搓她的陰唇,但是她似乎不喜歡那樣,盡管我已沾了唾液,也很輕柔,但從她的反應來看,她還是不喜歡那樣。畢竟女人和女人不同,感受也不一樣,我便不再刺激她,而是專心地抽插著雞巴。


                雨歪著頭,牙齒咬著床單的一角,發出很悶的“嗯嗯”聲音,似乎在竭力地壓抑著自己,看得出她的確是個比較羞澀和保守的女人。我伸出胳膊,把燈光調到了最暗的幅度,保持著能夠微微看清彼此的身體的亮度。雨似乎能夠從暗淡的光線中找到安全感一樣,變得平靜了下來,開始張開大腿配合我的插入。


                她的面頰在此時轉了過來,我們彼此望著對方的眼睛交合著,她不再咬著床單,而是開始張開口發出了低低的呻吟,我望著她的眼睛,美極了!充滿了羞澀和委屈的眼神望著我不斷起伏的身體,她時而竭力地擡起頭往下邊看,似乎想看到我正在和她交合的雞巴,但每次堅持幾秒鐘都因為我的沖擊而躺倒在枕頭上,只剩下雙手溫柔地抱著我的腰部撫摸著我。


                整個屋子裏都能清晰地聽到我們身體交合時撞擊發出的“啪啪”聲,除此之外,陰莖的進出也摩擦著她的陰唇粘滿了她分泌的黏液而發出輕輕的“滋拉、滋啦”的聲音。


                “換個姿勢好不好?我想在你後邊。”我低聲的祈求著她。


                “不行,不行。”雨似乎還是很保守,不肯答應。


                “求你了,我很想從後邊來一次,讓我從後邊幹好不好?”我想去扳她的身子,但她似乎很堅持:“不行,不行,就這樣,這樣舒服,下次吧!”她的雙臂抱緊了我的腰,不肯讓我離開她的身體,看來她真的很享受我在她上邊插她的感覺。


                也許是她第一次和我做還不太放得開吧,盡管我無數次幻想著從後邊抱住她豐腴的屁股盡情地和她交媾一次,但畢竟她的堅持我也不好勉強,我不再堅持,但還是把她的身體扳得側了過來。


                “這麽幹就先這麽幹吧,以後還有機會。”我心想,便不再堅持從後邊插。但她側面的姿勢正好給了我機會,我拔出雞巴,雙腿騎在了她的左腿上,雙手抱起了她的另一條大腿,很順利地把雞巴再次插入了她的身體,雙手撫摸著她的大腿,親吻著她的小腿。


                由於被抱起一條大腿,我更清晰地看到了我們的交合部位,我慢慢失去了憐香惜玉的同情,原始的獸性從心底裏升起,開始使勁兒地插她,而她也快樂地發出了呻吟聲,那種聲音從她喉嚨裏發出來,盡管她似乎在竭力地壓抑著自己,但聲音明顯比剛才大了許多。


                我放開了她的大腿,讓她蜷起上邊的腿,雙手抓住她屁股上的軟肉揉搓撫摸著。由於她側著身︻體,兩只雪白的乳房顯得更豐滿挺拔,令我情不自禁地再騰出一只手揉搓她的乳房。


                側面插入令我無法全部插入雞巴,我翻過手掌往上撩著她上邊臀部的軟肉,盡力地扒開更大的空間讓雞巴用力插入。


                也許過於魯莽的撞擊令床頭有節奏地撞到了墻上發出“砰砰”聲,“你輕一點,別……別讓人聽見。”她有些責怪地望了我一眼就再次躺下享受了,我這才覺出剛才有些魯莽了。“誰讓你不讓我從後邊來呀,那你就讓我從前邊。”我故意調皮地氣著她。


                趁她不註意,我松開摸了一下她翻身下了床,“你幹嘛去?”她有些疑惑,以為我已經射精了。“換個姿勢就聽不見了。”說著,我抓住她的兩個腳腕將她的身體轉了過來,她的臀部躺在床邊,而我站在床下,伏下身子分開她的大腿,燈光剛好照在了她的陰戶上,真的是美極了,大小陰唇都是深深的黑色,能夠清晰地看到她張開的粉紅色陰門。


                我再次插入了雞巴,不再顧及她的感受,開始按照我喜歡的節奏和力度抽插起來。我盡力提起她的大腿,讓她的臀部離開床,以便於充份撞擊,燈光下清晰地可以看到她豐滿的乳房蹦跳著,小腹部的皮膚和臀部大腿的柔軟部位都有節奏地顫動著。


                “啪啪啪”的聲音再次響起,她的雙手再次在床上胡亂抓撓起來,大口地喘息著,我能體會到她身體的興奮。我看到她不斷地把雙手伸向我企圖勾住我的脖子,但每次我都抱高她的大腿令她無法擡起上身。


                強烈的興奮令她的頭左右扭動起來,發出“嗯……啊……”的呻吟聲,她依然壓抑著自己沉聲開口道,也許怕聲音大了被隔壁聽到吧!“哦,沒事,我把門都關好了,你要是想叫就叫出來。”我低聲安慰著她,開始了更加強力的沖擊。


                我雙手扶在床沿,用胳膊將她的大腿卡在兩邊,大幅度地上下起伏著臀部,強烈的快感隨著抽插接踵而來。從她大張的口和瞪大的眼睛我看到了她從未有過的表情,她的身體不斷地往後邊挺動著,我能清晰地感覺到她陰道的收縮,我竭力地控制著自己的感覺。


                窗外依然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打在窗外的空調主機上發出“劈劈啪啪”的聲音,樓下的馬路上時而傳來車輛經過的聲音,但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聲音了。我喜歡這個溫馨的環境,喜歡這個氛圍,更喜歡我身下的女人,那個時候我覺得自己就像瘋了一樣,大腦似乎一片空白了,使出了從來沒有過的力量,只是一個勁兒地深插……深插……


                終於,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強烈的快感隨著不斷的抽送帶我到了高潮,我發瘋似的抽動著,恨不得將身體裏所有的力量都噴射出去。終於在十多下的抽動之後,我把精液一股腦地全射在他的陰道裏,一切都平靜下來,渾身好像骨頭被打斷了一樣,如同一灘爛泥一樣軟倒在她的身上。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切又再次回到了現實中,我們相擁著親吻撫摸對方,我真舍不得她回去,但她告訴我不能在這裏過夜,因為沒有告訴家裏人。我們在一起洗了澡,我再次貪婪地依依不舍的擁抱撫摸親吻了她的身體,洗完澡之後,送她回了家。


                現在回想起來,那真的是一次太完美的享受了,就好像是夢境一樣,但那確實是完全真實的事情,我完完全全地擁有了一個成熟的女人,她也給了我最美好的享受。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