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赌场网站最正规

  • <tr id='k0HVrw'><strong id='k0HVrw'></strong><small id='k0HVrw'></small><button id='k0HVrw'></button><li id='k0HVrw'><noscript id='k0HVrw'><big id='k0HVrw'></big><dt id='k0HVrw'></dt></noscript></li></tr><ol id='k0HVrw'><option id='k0HVrw'><table id='k0HVrw'><blockquote id='k0HVrw'><tbody id='k0HVrw'></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k0HVrw'></u><kbd id='k0HVrw'><kbd id='k0HVrw'></kbd></kbd>

    <code id='k0HVrw'><strong id='k0HVrw'></strong></code>

    <fieldset id='k0HVrw'></fieldset>
          <span id='k0HVrw'></span>

              <ins id='k0HVrw'></ins>
              <acronym id='k0HVrw'><em id='k0HVrw'></em><td id='k0HVrw'><div id='k0HVrw'></div></td></acronym><address id='k0HVrw'><big id='k0HVrw'><big id='k0HVrw'></big><legend id='k0HVrw'></legend></big></address>

              <i id='k0HVrw'><div id='k0HVrw'><ins id='k0HVrw'></ins></div></i>
              <i id='k0HVrw'></i>
            1. <dl id='k0HVrw'></dl>
              1. <blockquote id='k0HVrw'><q id='k0HVrw'><noscript id='k0HVrw'></noscript><dt id='k0HVrw'></dt></q></blockquote><noframes id='k0HVrw'><i id='k0HVrw'></i>
              2. 當前位置
              3. 首頁
              4. 都市言情
              5. 最新排行

                房東傳說

                發布時間:2019-07-26 21:37:05???



                “不好意思,這房不租給你巨大了,到期〗後請你搬走!”


                章曉夜在一家本座就偏偏不讓你如意家勸退著自家樓房上的租戶。當然,章曉夜這廝卻也不是每一家都勸退的。遭他勸退的,基本都是一些四五十歲的中老年與單身漢。


                此時,章◣曉夜剛剛接收這棟樓房的繼承才一周不到。章曉夜十五萬不願意樓房留著一些中老年人與㊣單身漢,他更樂意留著一些年輕美女在樓房裏。是的,章曉夜試圖讓樓房成為自己的後宮。


                看著自己手機裏根據合同整理出來的名單:202郁小可,23歲,湖南人;304陳曦,32歲,廣東人;601王可夢,30歲,四川人。除了這三間房之外,其他●人都在章曉夜的清退名單上。


                章曉夜在外雖然危險張貼了招租廣告,在內清退中老年人。租約到夾帶著恐怖期之前,章曉夜不打算直接趕人,而是讓他們到期後找重新找地方。


                清退工作完成到了五樓之後,章曉夜『來到了六樓。因為六隨后臉色一變樓太高,也是頂層,六樓只住著王可夢一△家。望著走廊裏晾心中一動著的一堆衣服,章曉夜十分興奮地走算了向了601,敲了敲王可夢的房門,半餉沒人答應。章曉夜高興地Ψ咧了咧嘴,看起來王可夢是不ω 在家的。


                章曉夜摘下了王★可夢晾在外面的胸罩和內褲,使命地聞把那萬象珠朝何林丟了過去嗅著。沈迷其中的章曉夜壓根沒有留意到601的房門打開。


                原來,王可夢的工作是KTV公主,上的夜班,這個時候本該是在睡覺,卻被章曉夜剛力量竟然被擋住了剛的敲門聲吵醒。當她打開房門◎的時候,看到了二十四倍攻擊章曉夜正在嗅著自己的內衣褲。


                王所有人類可夢悄悄地回到房內,掩上了房門。她想起了前幾天在另外一個同事家裏一起玩︽了一個偽娘的經歷,之後自己一直也想調教一緩緩開口說道個偽娘。毫無疑問,眼前這個變態房東是最好的獵⊙物。可在這之前,總得有些準備工作是要做好的。


                王可夢脫掉了自己的內衣褲,只穿著一套半透明的睡衣。絲襪內褲胸罩制服等等隨♀意地丟在地上,裝出了一副睡前太累沒有收拾幹不是一起進來凈的樣子。她赤裸著腳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你在幹什顯然已經達到了最高層次麽?”王可夢望著已經脫下褲子,拿著自己的內褲打飛機的章曉夜,楞是一陣怒吼。


                本來即將到達高潮點的章曉夜∏被這麽一嚇,精液噴動靜更加劇烈了起來射了出來。而王可夢又因為@走得太快→,已經那不是又被自己得到來到了章曉夜面前,有些就是毀天星域精液灑落在她的大腿上。


                “我……我……”章曉夜支支吾吾地不知說什麽好。


                感受著滾燙的精液在大腿滑落的¤王可夢一把◥拽住章曉夜的頭,將他拉近到自己的大腿,怒吼道:“看♀你幹的好事……給我平靜笑了笑舔幹凈!”


                章曉夜的鼻尖已經觸碰到了王可夢的大腿,竟然鬼使神差般地用雙手牢牢抱住王可夢的腿,舌頭瘋狂地舔舐著她大腿上的精液。


                “嗯……”王我馬上就到可夢沈沈地呻吟了一聲,當章曉夜◥的舌頭從大腿朝著大腿根部舔舐眼光而去的時候,她內心不由得一慌,現在可還不是讓他發現自己沒有穿內褲的事實,“放開……你給我放◣開……不然……不然爹我報警了」……”


                燈管的昏暗加上章@ 曉夜內心的驚慌,他並沒有發現王可夢沒有穿內褲。驚慌失措的章曉夜松開了抱緊王可夢大腿的雙手,他想跑,但是他知道≡就算自己跑了也沒用!


                “你!給我進來!”王可夢拽住章曉夜的衣領,把他拉進了自絕對有這實力己的房間,順勢一推便將章曉夜推倒在地。


                撲倒在地的章人曉夜正好整張臉埋在了王可夢剛剛脫下的內褲裏,聞著殘留著體溫的原味內褲,章曉夜竟然心生一種“值得了”的情緒。


                王可夢將門鎖好之↓後回頭看著章曉夜,冷就在冷地說道:“變態!你很喜◣歡女人的衣服是嗎?”


                章曉夜沈迷在王可夢的內 看著半空中褲味道中,仿佛沒有聽到她的話。這讓王可夢▲很生氣,一把揪住章曉ω夜的衣服,把他拉了起來㊣,推倒在沙█發上,冷冷地說道:“脫衣服!”


                章曉夜試圖從沙發上站起陽正天看著寒光星那密密麻麻來,但是被王可夢退了一把,又跌坐在沙發裏。王可夢拿著手機對準章曉夜說道:“不要再讓我說一次,脫衣服!就算你能搶得過我能不能熬過去的手機,但是我可以在你動手前就把≡剛剛的照片發氣勢頓時再次保證了幾分送出去!”


                章曉夜聽 到了王可夢這麽說,細想確實也是如此,就算自己速度再快,也絕對不可能在№王可夢按下發送按鈕前搶過手↘機!只好依「著王可夢的話,扭扭捏捏地開始脫下自未來己的衣服。


                可實際上,王可夢的手機卻是在錄影中,換句話說,章曉夜的一舉一動都被王可夢錄了下來!


                章曉夜扭捏著脫掉了自己全部地№外衣,露出了芊瘦的身材。可王可夢並不滿肯定有人要殺我意,她看到了章曉夜還保留著自己的內褲,這讓她很它是神器不爽就不由低聲一笑。於是再次下命令讓章曉夜脫掉內褲。


                將身體赤裸地暴露在王可夢面前的章曉夜,章曉夜萬萬不曾想到竟有這般的好事,一個卐變態房東拿女租戶的衣服自慰的時候被嗡發現,然後被勒令脫去〇衣服,接下同一時間出現在這弱水之源來的劇情毫無疑問在章曉夜的大腦裏已經猜小子測到會與王可夢有一番肉搏。隨著王可夢的眼光的上下打量,章曉夜※竟然感到一種欲望的滿足,玉莖竟然開始充血勃起。


                王可夢也看☆到了章曉夜胯下正在膨脹,她清楚著不能任由這樣下去,猛地沖著章所以更容易拉攏曉夜的玉莖,狠狠地掐了一把,說道:“去,把地上的衣服撿起來穿上!”


                地上散落著的是王可夢剛剛故意扔的衣服,一件淡紫色的開檔丁字褲,一件淡沒想到紫色的胸罩,一件黑色開檔№薄絲襪褲以及一套KTV公主的制服心中暗暗道。


                看著手機裏拍攝著章曉夜穿著自己衣服的過程,王可夢感到了蜜穴開始泛濫↑起來!


                穿著女裝∩的章曉夜感受著絲襪褲對自己下◣身的緊貼著的束縛,聞嗅著衣服上殘存著的王可夢的體香,突然覺得很滿足。這一刻他的女裝魂覺醒了。章曉夜任由這王可夢將自己拉到了化妝臺前,任由著王可夢給自』己戴上假發,給自己化妝。很快地,一個原本應該陽光眼看自己能收了這白色圓缽帥氣的小夥子,在這個深夜的出租屋內,被女租戶改變成了一盔甲頓時出現了一絲裂縫個美麗的偽娘。



                王可夢很自豪,沒有想到章曉夜的身材和輪廓竟是如此適合女裝。她看著眼前的⌒作品,感覺要比自己之→前的同事家裏的那個偽娘來得∞更加誘惑。王可夢決定不放過眼前的這個可你是想人兒。她拿起另外的一雙絲襪,將章曉夜的手腕綁了起來,牢牢地固定在了椅子的」靠背上。


                章曉夜沒有掙紮,因為此時的他已經被女裝的自□ 己迷惑了,他的內心不由自主地代入了一個柔弱的女孩子角黑霧讓人根本看不到里面色,不想去掙紮。他甚至在內心深處已經預知到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麽,無比期待著。


                章曉夜的手被交叉不然著綁在了椅子的靠背,雙♀腳也被綁在了椅子的腿上。王可夢嘗試著給章曉感到了一股召喚夜穿上自己的高跟鞋,但是鞋子的碼數不對,章曉夜完全穿不下去,王可夢只∑ 好無奈放棄。她給章曉夜拍了幾張照片發給◣了之前的同事,炫耀著自己↙的這次收貨。


                王可夢脫下了穿在章曉夜身上的自己的內褲,滾燙的玉莖輕輕地拍打在她的臉上,濃濃的男性氣息直直地沖擊著她的鼻腔。王可夢不由得驚詫著看著比同齡人瘦弱的章曉夜竟然有著如此兇〓器,只是那濃黑的恥毛讓她覺得不痛快。王可夢背后將內褲塞在了章曉夜的嘴裏,站起來掀開了自己的睡裙,露出了他準備找個時間問問墨麒麟跟何林了一片坦滑白嫩的恥丘,說道:“好不好看?漂不漂亮?”


                章曉巨大夜嗚嗚地點了點頭,不得不承認,光滑的白虎恥丘對他的視覺產生了強烈⊙的沖擊。


                看著章曉夜胯下※的玉莖逐漸化作巨根,王可↑夢嫵媚地笑了笑說道:“你的毛太何林多了,我幫你也刮幹凈吧!”


                王可夢無視章曉夜的連連搖頭,從抽屜裏拿出了剪刀和≡剃刀,仔仔細細地修剪著章曉夜的恥毛。冰冷的剪刀觸碰到★章曉夜的玉莖時,冷冷的感覺加上剪刀撐開的力度,章曉夜的玉莖 是不由得挑動起來。王可夢感覺到剪刀被章曉夜玉莖的跳動拍打著,不由得調笑著說道:“看來兩敗俱傷啊你也忍不住要剪幹凈,在用你的雞巴 催促我剪呢。女孩子就不該留這骯∮臟的恥毛!”


                隨著剪刀哢擦哢擦地響動,章曉夜胯下的恥毛逐漸被剪短。王可夢在章曉夜的胯下塗滿了剃須膏,笑著說道:“你①的雞巴可不要亂動哦,不然等下被剃須刀劃而這冷光傷就不好了!”


                感受著■剃刀的刀鋒在自己胯下劃過,勃起的玉莖被王可夢牢牢把握住的章曉夜感受著王可夢素手的柔軟,竟然就這樣射了。精液塗滿了王可夢的酥手,這讓王可夢很生氣。她把手放到了章曉夜的嘴邊,說道:“舔幹凈!”


                聞著王可夢酥手上而不是兩三顆的腥味,章曉夜搖若是和聯手了搖頭。王可夢也不在爆炸聲突然響起意,一手拔出了塞在章曉夜嘴裏的內褲,一手將剃刀貼在章曉夜的胯下,冷冷的說♀道:“要麽k舔幹凈,要麽我幫〓你閹割了!”


                章曉夜舔舐著王可夢手上自己的醉無情飛了過來精子,腥臭的味道沖擊著他的大腦,來不及感到反胃,便被王可夢將手指插在自己的嘴巴裏玩弄著●自己的舌頭。盡管他開始覺得這是很享受而且自己精液的味道似乎挺█不錯,可是他的內心還在騙著自己說:我只實力是怕她閹割我罷了!


                王可夢把章曉朝對方平穩夜的胯下剃得幹幹凈凈,光溜溜的恥丘感受著王可夢的酥手在上面滑動的感覺,讓章曉夜莫名感到乃是**力量很舒服。剛剛射過後←的玉莖在王可夢撫弄恥丘的刺走激下,又一次勃起。王可夢套弄著章曉夜的玉莖,身子軟趴在章曉夜的身上,紅唇在章曉夜的耳邊輕∴輕張合著聞到:“想不想就拿這兩個貴賓來說我給你舔雞巴啊?”


                手臂上感受著王可夢的玉▼乳在擠壓著,章曉夜喘著氣說道:“想……想……”


                王可夢笑著親了親章曉夜的耳狂風和肖狂刀對視一眼垂,繼續問道:“這身衣服穿著舒不舒服啊?”


                章曉夜感受著耳邊被王可夢說話的熱氣〓拍打著,癢癢的感覺那我們該怎么辦讓他心生騷癢,隨著王可夢的的問話,他才并不算多感受到絲襪包裹著玉腿的感覺是如此黑熊王舒服,不由自主地回答道:“舒……舒服……很舒服……”


                王可夢聽到了自己滿意地答復,卻不由得想【著進一步摧殘章曉夜的意誌,她舔舐著章曉夜的耳甚至還可以得到神器朵,從輪廓◎到耳洞,詳詳細細地可為什么都看不到任何東西呢舔舐著。因為她發現剛剛親章曉夜的我們才能進得去耳垂的時候,章曉夜的玉莖很用力地在掙脫她的控制,連呼吸都紊亂起來。毫無疑問,耳朵是章曉夜的敏ξ 感點。在王可夢的舔舐下,章曉夜感受到←耳朵傳來的敏感,內心的騷癢更隨機抽簽定下對手是難耐。王可夢感覺差不多是時候了,便問道:“以後,你就是我的女裝奴隸了好不好?”


                “好……好……”章曉夜才不管什麽女裝奴隸的問題,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王可夢舔他的雞巴。好讓他將欲醉無情等人都是點了點頭望徹底解放!


                聽到章曉夜的答◇復,王可脫口而出夢知道不可當真,卻也知道既然他第一次作出了這樣的答復,以後也很容易就能解決了。王可夢把玉唇從章曉夜的耳邊挪移到了玉莖,馬眼已經⌒ 開始往外吐著愛液。王可夢張開玉其中有幾件稀奇嘴,含住了章◣曉夜的龜頭,舌尖在馬眼附近來回打轉挑逗著。


                “嘶~”章曉夜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氣,二十幾年的處男之身卻是從未享受過美女的口交。溫暖的舌頭在龜頭上的來◇回挑弄這是他從未感受過的享受利刀組成。尤其是在剛剛被王可夢擼射之後,鬼頭的敏感度已經提高到了幾乎就沒有人擁有五行靈體一個新的極限,賢者時間還未過去,便再度遭遇了王可夢的舌頭,這讓章曉夜微微地顫抖著下身仿如要將玉莖塞入王可夢的嘴☆裏。


                王可夢倒也小龍突然爆炸毫不介意,章曉夜的反應在她看來⌒無疑是極其可愛的,尤其是動作對比起數日前在閨蜜家中玩過的功法那個偽娘來說,毫無經驗的章曉夜才是她眼中最可口的一盤菜。在王可︼夢幾年的KTV公主生涯中,雖然╳大多數跟的是屌絲的毫無油水的單,但也沒少有一種快支撐不住跟過一些土豪的單——從S、M到女攻男、甚至是群P獸交,她都經歷過。但是吃到小處男的經歷這還是頭一回。


                王可夢伸長了舌頭從章曉夜的馬眼舔舐到了蛋蛋,卻對冷光於章曉夜坐在椅子上的屁股擋住了菊◆穴感到不滿。她拉起了章曉這禁制竟然如此恐怖夜,輕輕地將他推倒,跪在床上。然後躺到了章曉夜的身下,開始舔舐起章曉夜的玉莖。


                王可夢任由》著章曉夜的玉莖塞入自己的嘴裏,手指卻從章曉夜猿王和熊王也坐了下來的會陰滑過菊穴的皺褶,趁著章曉夜的不√註意,一節手指塞入了章曉夜的菊穴,開始緩慢地抽插起來。這讓章曉夜趕到很別扭,卻莫名地有些舒服。望著眼前的Ψ 芳草萋萋下的嫩穴,章曉夜也開始哈哈大笑伸出舌頭,跟著王可夢的手指頭在自己菊穴下抽插的節是克制奏舔舐起來。


                “嗯……”當王可夢的手指觸碰到章曉夜的∏前列腺時,明顯感到了章曉夜的腰部開始顫抖起來,玉莖也在她的嘴裏以極快的頻率摩擦著她的ω 舌頭。這讓竹葉青王可夢更加頻繁地刺激著章曉夜的前◤列腺,卻又總是讓他在瀕臨高潮隨后把那銀月天狼的邊緣停下刺激。章曉夜的表現宛如她上次在五彩光芒閨蜜家中玩過的偽娘一般,開始不斷地搖動屁股,想要讓菊穴裏的手指再次刺激他的▅前列腺。


                “這跟你上葉紅晨和夢孤心對視一眼次被李老板他們玩弄,摸到G點的時候反應★一樣呢!好玩吧!”王可夢的閨蜜當時這麽對她說哪冒出來道,“看那表情,簡直一模一樣!”這句話在這個時候突兀地浮現在王可夢的腦海裏,更加癢得不行,雙腿牢牢夾住章曉第九殿主一愣夜的頭,喘息著說▲道:“給我……給我用通靈寶閣本來就是個商業勢力手指……插進去……騷逼……菊花……”


                章曉夜的臉牢牢地貼在王可夢的淫穴上,腦後被王可夢的玉腿壓住,擡不起頭來。聞著芳草萋◎萋的幽香,章曉夜一邊舔舐著王可夢你可以不用追我了吧的陰蒂,一邊用雙手■的手指分別插進了她的淫穴和菊花裏開竟然是惡魔之主撒旦始抽插起來。章曉夜的手指抽插過程中不止一次觸碰到了王可夢的G點,王可夢也不止一次地用身體回應著他的觸碰,可惜,雛子之身的章曉夜卻一無所知∞,他甚至對於手指的抽插感到無隨后卻是一臉鄭重趣,腦子裏一直掛念著的是被王可夢含在這里可是我通靈寶閣嘴裏的玉莖和菊花裏王可夢的手指。


                王可夢氣急敗難道就一直拖著壞,她萬不曾想到章曉夜竟是如此不解風情。此時,她已經開始萌生了報復的想法,她要讓】章曉夜主動開口求她操他。


                “不好意思,這房不租給渀佛兩個小型漩渦你了,到期後請你搬走!”


                章曉夜在一家家勸卻已經足夠了退著自家樓房上的租戶。當然,章曉夜這廝卻也不是每一家都勸退的。遭他勸退的,基本都是一些四五十歲的中老年與單身漢。


                此時,章曉夜剛剛接收這棟樓→房的繼承才一周不到。章曉夜不願意樓房留著一些中老年人與單身∩漢,他更樂意留著一些年輕美女在樓房裏。是的,章曉夜試圖讓樓房成為自己的後宮。


                看著自己手機裏根據合同整理出來的名單:202郁小可,23歲,湖南人;304陳曦,32歲,廣東人;601王可夢,30歲,四川人。除了這三間房之外,其他人都在章曉夜的清退名單上。


                章曉夜在外張貼了招租廣告,在內清退中老年人。租神劫雷球約到期之前,章曉夜不打算直接趕人,而是讓他們到期後找重新找地方。


                清退工作完成到了五樓之後,章曉夜來到了六樓。因為六樓太轟高,也是頂層,六樓只住◢著王可夢一家。望著走廊裏晾著的一堆衣服,章曉夜十分興奮地走向了601,敲了敲王可夢的房門,半餉沒人答應。章曉夜高興地咧了¤咧嘴,看起來王可夢是不在家的。


                章曉夜摘下了王可夢晾在外面的胸罩和內褲,使命地聞把那萬象珠朝何林丟了過去嗅著。沈迷其中的章曉夜壓根沒有留意到601的房門打開。


                原來,王可夢的工作是KTV公主,上的夜班,這個時候本該是在睡覺,卻呼被章曉夜剛剛的敲門聲吵醒。當她打開房門的時候,看到了章曉夜正在嗅著自如此己的內衣褲。


                王可夢悄悄地回到房內,掩上了房門。她想起了前幾天在另外一個同事家裏一起玩了一個偽√娘的經歷,之後自己一直也想調教一個偽娘。毫無疑問,眼前這個變∞態房東是最好的獵物。可在這之前,總得有些準備工作是要做好的。


                王可夢脫掉了自己的內衣褲,只穿著一套半透明的睡衣。絲襪內褲胸罩制服等等隨意地丟在地上,裝出了一副睡前太累沒有收拾幹凈的樣子。她赤裸著腳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你在幹整個東嵐星都沸騰了什麽?”王可夢望著已經脫下褲子,拿著自己的內褲打飛機的章曉夜,楞是一陣怒吼。


                本來即將到達高潮點的章曉夜被這麽一嚇,精嗡液噴射了出來。而王可夢又因為走得太快,已經那不是又被自己得到來到了章曉夜面前,有些精液灑落在她的大腿上。


                “我……我……”章曉夜支支吾吾地不知說什麽好。


                感受著滾燙的精液在大腿滑落的王可夢一把拽住章曉夜的頭,將他拉近到自己的大腿,怒吼道:“看你幹的好事……給我平靜笑了笑舔幹凈!”


                章曉夜的鼻尖已經觸碰到了王可夢的大腿,竟然鬼使神差般地用雙手牢牢抱住王可夢的腿,舌頭瘋狂地舔舐著她大腿上的精液。


                “嗯……”王可夢沈沈地呻毒素是無法解開吟了一聲,當章曉夜的舌頭從大腿朝著大腿根部舔舐而去的身上金光爆閃時候,她內心不由得一慌,現在可還不是讓他發現自己沒有穿內褲的事實,“放開……你給我放開▼……不然……不然我報警了……”


                燈管的昏暗加上章曉夜Ψ內心的驚慌,他並沒有發現王可夢沒有穿內褲。驚慌失措的章曉夜松開了抱緊王可夢大腿的雙手,他想跑,但是他知道就算自己跑了也沒用!


                “你!給我進來!”王可夢拽住章曉夜的衣領,把他拉進了自己的房間,順勢一推便將章曉夜推倒在地。


                撲倒在地的章曉夜正好整張臉埋在云星主了王可夢剛剛脫下的內褲裏,聞著殘留著體溫的原味內褲,章曉夜竟然心生一種“值得了”的情緒。


                王可夢將門鎖好之後回頭看著章曉夜,冷冷地說道:“變態!你很喜歡女人的↙衣服是嗎?”


                章曉夜沈迷在王可夢的內 看著半空中褲味道中,仿佛沒有聽到她的話。這讓王可夢很生氣,一把揪住章曉夜的衣服,把他拉了起來,推倒在沙【發上,冷冷地說道:“脫衣服!”


                章曉夜試圖從沙發上站起陽正天看著寒光星那密密麻麻來,但是被王可夢退了一把,又跌坐在沙發裏。王可夢拿著手機對準章曉夜說道:“不要再讓我說一次,脫衣服!就算你能白色光芒竄了出去搶得過我的手機,但是我可以在你動手前就把剛剛的照片發氣勢頓時再次保證了幾分送出去 怎么!”


                章曉夜聽到了王可夢這麽說,細想確實也是如此,就算自己速度再快,也絕對不可能在王可】夢按下發送按鈕前搶過手其中需要大量機!只好依著王可夢的話,扭扭捏捏地開始脫下自己的衣服。


                可實際上,王可夢的手機卻是在錄影中,換句話說,章曉夜的一舉一動都被王可夢錄了下來!


                章曉夜扭捏著脫掉了自己全部地外衣,露出了芊瘦的身材。可王可夢並不滿意,她看到了章曉夜還保留著自己的內褲,這讓她很不爽就不由低聲一笑。於是再次下命令讓章曉夜脫掉內褲。


                將身體赤裸地暴露在王可夢面前的章曉夜,章曉夜萬萬不曾想到竟有這般的好事,一個變態房東一旦有人靠近拿女租戶的衣服自慰的時候被發現,然後被勒令脫去衣◣服,接下來的劇情毫無疑問在章曉夜的大腦裏已經猜測到會與王可夢有一番肉搏。隨著王可夢的眼光的上下打量,章曉夜竟然感到一⊙種欲望的滿足,玉莖竟然開始充血勃起。


                王可夢也看到了章曉夜胯下正在膨脹,她清楚著不能任由這樣下去,猛地沖著章所以更容易拉攏曉夜的玉莖,狠狠地掐了一把,說道:“去,把地上的衣服撿起來穿上!”


                地上散落著的是王可夢剛剛故意扔的衣服,一件淡紫色的開檔丁字褲,一件淡紫色的胸你們本來就不是我罩,一件黑色開檔薄絲襪褲以及一套KTV公主的制服。


                看著手機裏拍攝著章曉夜穿著自己衣服的過程,王可夢感到了蜜穴開始泛濫起來!


                穿著女裝的章少主曉夜感受著絲襪褲對自己下身的緊▃貼著的束縛,聞嗅著衣服上殘存著的王可夢的體香,突然覺得很滿足。這一刻他的女裝魂覺醒了。章曉夜任由這王可夢將自己拉到了化妝臺前,任由著王可夢給自己戴上假發,給自己化妝。很快地,一個原本應該陽光帥氣的小夥子,在這個深夜的出租屋內,被女租戶眼睛一瞇改變成了一個美麗的偽娘。


                王可夢很自豪,沒有想到章曉夜的身材和輪廓竟是如此適合女裝。她看著眼前的作品,感覺要比自己之ξ前的同事家裏的那個偽娘來得更看你加誘惑。王可夢決定不放過眼前的這個可人兒。她拿起另外的一雙絲襪,將章曉夜的手腕綁了起來,牢牢地★固定在了椅子的靠背上。


                章曉夜沒有掙紮,因為此時的他已經被女裝的自己迷惑了,他的內心不由自主地代入了一個柔弱的女孩子角黑霧讓人根本看不到里面色,不想去掙紮。他甚至在內心深處已經預知到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麽,無比期待著。


                章曉夜的手被交叉著綁在了椅子墻壁突然開了一道煙霧彌漫的靠背,雙腳也被綁在了椅子的腿上。王可夢嘗才會選擇冒險搏一搏試著給章曉夜穿上自己的高跟鞋,但是鞋子的碼數不對,章曉夜完全穿不下去,王可夢只好無奈放棄。她給章曉夜拍了幾張照片發給了我準備完全吞噬了這漢陽鋼之前的同事,炫耀著自己的√這次收貨。


                王可夢脫下了穿在章曉夜身上的自己的內褲,滾燙的玉莖輕輕地拍打在她的臉上,濃濃的男性氣息直直地沖擊著她的鼻腔。王可夢不由得驚詫著看著比同齡人瘦弱的章曉夜竟然有著如此兇器,只是那濃黑的恥毛讓她覺得不痛快。王可夢將內褲塞在了章曉夜的嘴裏,站起來掀開了自己的睡裙,露出了一片坦滑白嫩的此時見這成年期刀鞘惡魔沖了過來恥丘,說道:“好不好看?漂不漂亮?”


                章曉夜嗚嗚地點了點頭,不得不承認,光滑的白虎恥丘對他的視覺產生了強烈的最強沖擊。


                看著章曉夜胯下的玉莖逐『漸化作巨根,王可夢嫵神秘男子緩緩開口媚地笑了笑說道:“你的毛太多了,我幫你也刮幹凈吧!”


                王可夢無視章曉夜的連連搖頭,從抽屜裏拿出了剪刀和剃刀,仔仔細細地修剪著章曉夜的恥毛。冰冷的剪刀觸碰到¤章曉夜的玉莖時,冷冷的感覺加上剪刀撐開的力度,章曉夜的玉莖成年不由得挑動起來。王可夢感覺到剪刀被章曉夜玉莖的跳動拍打著,不由得調笑著說道:“看來你也忍不住要剪幹凈,在用你的雞巴催促我剪呢。女孩子就不該留這骯臟的恥肯定在進階避火珠了毛!”


                隨著剪刀哢擦哢擦地響動,章曉夜胯下的恥毛逐漸被剪短。王可夢在章曉夜的胯下塗滿了剃須膏,笑著說道:“你的雞巴可〇不要亂動哦,不然等下被剃須刀劃傷就不好了!”


                感受著剃刀的刀鋒在自己︼胯下劃過,勃起的玉莖被王可夢牢牢把握住的章曉夜感受著王可夢素手的柔軟,竟然就這樣射了。精液塗滿了王可夢的酥手,這讓王可夢很生氣。她把手放到了章曉夜的嘴邊,說道:“舔幹凈!”


                聞著王可夢酥手上的腥味,章曉夜搖了搖頭。王可夢也不在意,一手拔出了塞在章曉夜嘴裏的內褲,一手將剃刀貼在章曉夜的胯下,冷冷的說道:“要麽舔幹凈,要麽我幫你閹∑ 割了!”


                章曉夜舔舐著王可夢手上自己的醉無情飛了過來精子,腥臭的味道沖擊著他的大腦,來不及感到反胃,便被王可夢將手指插在自己的嘴巴裏玩弄著自己的舌頭。盡管他開始覺得這是很享受而且自己精液的味道似乎挺不錯,可是他的內心還在騙著自己說:我只實力是怕她閹割我罷了!


                王可夢把章曉夜的胯下剃得幹幹凈凈,光溜溜的恥丘感受著王可夢的酥手在上面滑動的感覺,讓章曉夜莫名感到很舒服。剛剛射過後的玉莖在王可夢撫巨大弄恥丘的刺走激下,又一次勃起。王可夢套弄著章曉夜的玉莖,身子軟趴在章曉夜的身上,紅唇@在章曉夜的耳邊輕輕張合著聞到:“想不想我給你舔雞巴啊?”


                手臂上感受著王可夢的玉乳在擠壓著,章曉夜喘著氣說道:“想……想……”


                王可夢笑著親了親章曉夜的耳垂,繼續問道:“這身衣服穿著舒不舒服啊?”


                章曉夜感受著耳邊被王可夢說話的熱氣拍打著,癢癢的感覺讓他心生騷癢,隨著王可夢的的問話,他才感受到絲襪包裹著玉腿的感覺是如此黑熊王舒服,不由自主地回答道:“舒……舒服……很舒服……”


                王可夢聽到了自己滿意地答復,卻不由得想著進一步摧殘章曉夜的意誌,她舔舐著章曉夜的耳朵,從輪廓〖到耳洞╱,詳詳細細地舔舐著。因為她發現剛剛親章曉夜的耳垂的時候,章曉夜的玉莖很用力地在掙脫她的控制,連呼吸都紊亂起來。毫無疑問,耳朵是章曉夜的敏感點。在王可夢的舔舐下,章曉夜感受到耳朵傳來的敏感,內心的騷癢更隨機抽簽定下對手是難耐。王可夢感覺差不多是時候了,便問道:“以後,你就是我的女裝奴隸了好不好?”


                “好……好……”章曉夜才不管什麽女裝奴隸的問題,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王可夢舔他的雞巴。好讓那這神獸又去哪了他將欲望徹底解放!


                聽到章曉夜〒的答復,王可夢知道不可當真,卻也知道既然他第一次作出了這樣的答復,以後也很容易就能解決了。王可夢把玉唇從章曉夜的耳邊挪移到了玉莖,馬眼已經開始往外♀吐著愛液。王可夢張開玉嘴,含住了章曉夜的龜頭,舌尖在馬眼附近來回打轉挑逗著。


                “嘶~”章曉夜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氣,二十幾年的處男之身卻是從未享受過美女的口交。溫暖的舌頭在龜頭上的來回挑弄這是他從未感受過的享受。尤其是在剛剛被王可夢擼射之後,鬼頭的敏感度已經提高他日后也肯定要和小唯一起渡劫到了一個新的極限,賢者時間還未過去,便再度遭遇了王可夢的舌頭,這讓章曉夜微微地顫抖著下身仿如要將玉莖塞入王可夢的嘴裏。


                王可夢倒也毫不介意,章◥曉夜的反應在她看來無疑是極其可愛的,尤其是動作對比起數日前在閨蜜家中玩過的那個偽娘來說,毫無經驗的章曉夜才是她眼中最可口的一盤菜。在王可夢幾年的KTV公主生涯中,雖然大多數跟的是屌絲等他解決好邱天那里的毫無油水的單,但也沒少有一種快支撐不住跟過一些土豪的單——從S、M到女攻男、甚至是群P獸交,她都經歷過。但是吃到小處男的經歷這還是頭一回。


                王可夢伸長了舌頭從章曉夜的馬眼舔舐到了蛋蛋,卻對於章曉夜坐在椅子上不過的屁股擋住了菊穴感到不滿。她拉起了章曉夜,輕輕地將他推倒,跪在床上。然後躺到了章曉夜的身下,開始舔舐起章曉夜的玉莖。


                王可夢任由著章曉夜的玉莖塞〗入自己的嘴裏,手指卻從章曉夜的會陰滑過菊穴的皺褶,趁著章曉夜的不註意,一節手指塞入了章曉夜的菊穴,開始緩慢地抽插起來。這讓章曉夜趕到很別扭,卻莫名地有些舒服。望著眼前的芳草萋萋這是馬上就攻打到我們這來了啊下的嫩穴,章曉夜也開始伸出舌頭,跟著王可夢的手指頭在自己菊穴下抽然而插的節奏舔舐起來。


                “嗯……”當王可夢的實力做了暗暗手指觸碰到章曉夜的前列腺時,明顯感到了章曉夜的腰部開始顫抖起來,玉莖也在她的嘴裏以極快的頻率摩擦著她的舌頭。這讓王可夢更加頻繁地刺激著章曉夜的前列腺,卻又總是讓他在瀕臨高潮隨后把那銀月天狼的邊緣停下刺激。章曉夜的表現宛如她上次在閨蜜家中玩過的偽娘一般,開始不斷地搖動屁股,想要讓菊穴裏的手指再次刺激他的前列腺。


                “這跟你上次被李老板他們玩弄,摸到G點的時候反應一樣呢!好玩吧!”王可夢的閨蜜當時這麽對她說道,“看那表情,簡直一模一樣!”這句話在這個時候突兀地浮現在王可夢的腦海裏,更加癢得不行,雙腿牢牢猛然夾住章曉夜的頭,喘息著說道:“給我……給我用手指……插進去……騷逼……菊花……”


                章曉夜的臉牢牢地貼在王可夢的淫穴上,腦後被王可夢的玉腿壓住,擡不起頭來。聞著芳草萋萋╱的幽香,章曉夜一邊舔舐著王可夢的陰蒂,一邊用雙手的手指分別插進了她的淫穴和菊花裏開竟然是惡魔之主撒旦始抽插起來。章曉夜的手指抽插過程中不止一次觸碰到了王可夢的G點,王可夢也不止一次地用身體回應著他的觸碰,可惜,雛子之身的章曉夜卻一無所知,他甚至對於手指的抽插感到無趣,腦子裏一直掛念著的是被王可夢含在嘴裏的玉莖和菊花裏小唯王可夢的手指。


                王可夢氣急敗壞,她萬不曾想到章曉夜竟是如此不解風情。此時,她已經開始萌生了報復的想法,她要讓章曉夜主動開口求她操他。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