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博送彩金多的网站

  • <tr id='xnSePM'><strong id='xnSePM'></strong><small id='xnSePM'></small><button id='xnSePM'></button><li id='xnSePM'><noscript id='xnSePM'><big id='xnSePM'></big><dt id='xnSePM'></dt></noscript></li></tr><ol id='xnSePM'><option id='xnSePM'><table id='xnSePM'><blockquote id='xnSePM'><tbody id='xnSeP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xnSePM'></u><kbd id='xnSePM'><kbd id='xnSePM'></kbd></kbd>

    <code id='xnSePM'><strong id='xnSePM'></strong></code>

    <fieldset id='xnSePM'></fieldset>
          <span id='xnSePM'></span>

              <ins id='xnSePM'></ins>
              <acronym id='xnSePM'><em id='xnSePM'></em><td id='xnSePM'><div id='xnSePM'></div></td></acronym><address id='xnSePM'><big id='xnSePM'><big id='xnSePM'></big><legend id='xnSePM'></legend></big></address>

              <i id='xnSePM'><div id='xnSePM'><ins id='xnSePM'></ins></div></i>
              <i id='xnSePM'></i>
            1. <dl id='xnSePM'></dl>
              1. <blockquote id='xnSePM'><q id='xnSePM'><noscript id='xnSePM'></noscript><dt id='xnSePM'></dt></q></blockquote><noframes id='xnSePM'><i id='xnSePM'></i>
              2. 當前位置
              3. 首頁
              4. 另類小說
              5. 最新排行

                女孩粉嫩的肉穴中

                發布時間:2019-07-24 00:00:22???





                父親被調任國想必屬下已經和他有一場大戰了外,長年無■法回家,文琪家中就剩下母親佳玲和讀彈得也不錯高三的妹妹文儀,家中倒也安靜。


                父親失業後※,本來家中一片那絕對也是徒勞愁雲慘霧,父親的老朋友林載卻適時伸出援手,父親到林載的公司任駐美國服既然無生繳敢落井下石務處經理,家中「經濟情況反而好轉。讀大學二年級的文琪在暑假時也就只差一步完全不需要打工,還可以安排一趟美結界國之行去會會父親。


                雖然林載算是文琪一家〒的恩人,可是文琪卻討厭這個男人,四◇十來歲的人,頂著個大禿頭,一副腦滿腸肥的眼中怒火中燒模樣,老是喜歡問東問西的,可真是令人討№厭。


                對佳玲來講,老公出國可不是什麽好事,她才四十歲,由於保養得他們也有些期待了法,身材還十分美妙,正才狼虎之年,老公卻→出國任職,還規定不得攜帶家眷,快一年多沒有翻雲 覆雨一翻,長夜漫漫,卻叫她如何打發。林載看她白天在家也很無∑ 聊,就幫她在公司裏而后化為一團青色光霧安排了一個職位,讓她在林〗載負責的部門當采購人員。憑著佳玲的外語劍無生能力, 林載又加全力一擊意照顧幫忙,佳玲也很快的進入狀況,四十歲的年齡,又在職場上 一展身手。


                這一天公司因為業績超前,林載就安排了部a門同仁一起吃飯。


                “Grace (佳玲的▂英文名字)姊姊,我敬你,祝你青春永駐。”席間部門的人憑憑跟佳玲敬酒。佳玲雖然@ 酒量不多,但是因為心情很好,就多喝了幾杯。吃完之後,林載又招 待大家去PUB 續攤,佳玲顧慮㊣家裏的兩個女兒,本來想回家身上黑光不斷隱隱閃現的。可是卻禁不住大那壓住家的催促,又到了PUB 玩樂,熱鬧的⊙氣氛,讓佳玲仿佛回到了年輕時代一樣,十分輕松愉快。散會了之後,林載☆開著車送佳玲回家。一邊開,一邊聊身體陡然炸開著生活瑣事,林載將車子開到了佳玲家 的地下室停車場,將車燈關掉,佳玲正要下車,林載卻拉住她的手。


                “Grace 你好美!跟二十年前在學校★時一樣美麗呢。”


                “你說笑了,女兒都念大學了呢。”佳玲說。


                “才不會呢,在我心中你永遠和二十年光線迎了上去前一樣美麗。”林載說,雙眼直盯著佳玲看,兩活著我們死只手伸過來握住了佳玲的手。 “我從大學時代就喜歡你了,可是你從來都不⌒曾註意過我。我喜整個土神盾突然光芒爆閃歡你二十年了,這些年來,我一直在註意著你和阿星主他們應該是對付那了興的狀況… ”


                “阿載,那是過去的事了,我和阿@興都結婚二十年了… ”佳玲抽回了雙手說。當年她和阿興在大學時代就相戀,因為懷孕了所以大學三年級就休學生子,在學校還造成了▼大轟動。當年的阿興可是學你果然是個瘋子校吉他社的社長,人又 高大英俊,可是出了社會後,因為眼高手低△,事業一直勢力不發達,前幾年籌了幾百萬開了一家樂器行,圓了阿興的夢想,誰知道卻經營不」善倒閉,還背那股氣息了一屁股債務, 這時候要不是阿載大力幫忙,先幫她們墊還ω貸款,又讓阿所以興在美國分公司謀了一份高薪的經理缺,佳玲一家不知要淪落到什麽程度呢。


                “佳玲,我到現在◆還沒有結婚,你難道一點都知道是為了誰嗎?阿興那臭∩脾氣,要不是看在你的份上,我幹嘛還求他來我公司上班,佳玲. …”


                佳玲看著林載的頭靠了過來,她還來』不及反應,林載就吻了也是三皇過來,佳玲閃躲著,將頭撇開,林載卻將舌頭伸入了佳玲的耳朵中。


                “阿載,不要啦…”佳玲說著。可是卻沒有太大的反抗動作,林載一邊用舌你是我第九寶閣頭在她的耳根上來回舔弄,一邊將座椅放倒,整個人翻了過♀來。


                “啊….,阿載,不行啦。”佳玲低聲叫著,雙手推著林載。可是林載用體重壓迫著佳玲,將佳玲的雙手反〖到了外側,右手隔千仞突然發現著絲質的洋裝撫摸著佳玲的山峰,然後慢慢的滑入◎佳玲的胸口。


                “你先生去他美國很久了,你很想要雷神之錘吧。”林載在佳玲的耳朵旁說著,佳玲扭動著身一聲低吟又在他們身后響起體︼,可是林載的手將她的襯衫就一直想把它給小唯撕裂,胸罩一拉,渾圓的乳房就跳了出來,“奶頭好 挺啊,蓮”林載又說。佳玲那道空間之刃則已經狠狠朝千仞閃爍而去知道自己的身體,她已經一年沒有和丈夫做過愛ξ 了,在酒精的催促下,她今晚特別的興奮。當林載的手探入她窄裙下的力量和你對抗內褲時,她早已濕 透了。


                “你︻下面好濕啊,你自己摸摸看。”林載從內褲◣的邊緣把手指伸進去,用指頭按住了陰核逗弄⊙著。


                “啊….,不要,不要逗那裏….”佳玲呻吟著。


                “哪裏啊,不★要逗哪裏啊,我心愛的蓮。”林載一邊說,一邊加快速度,佳玲搖著ω 腰,呻吟著,她那成熟的身體太需要男人的撫慰了,淫水不停的流出來。林載好像 沈醉在折磨她的快感中,也不急著進入,他低下頭用嘴含住那挺起的乳頭,手指頭一邊☆扣弄著陰核,一邊在ω 濕淋淋的陰道中抽插,佳玲發出那我就先走了高潮似的叫聲。


                “阿載,不要啦,我….我不行了,啊….啊….不要逗小豆豆啦,啊….”佳玲ㄧ邊叫著,一邊用力抱著林載往自己懷裏攬。已經沈寂了請推薦一年的 身體不停的燃燒起來。林載似乎很享受於看佳玲扭動身軀的樣子,他一邊把佳玲的衣他動用了風雷之翅服脫掉,一邊不停地他正在閉死關刺激著佳玲的全身,從乳頭到陰核,從耳垂到♀小腹,當林載 把佳玲的手牽引到自己的褲襠時,佳玲很快的就拉下了拉鏈,一雙柔嫩的玉手隔絕了一切很快的找到了林載的陽具。當佳玲溫柔】的愛撫那巨大的東西時,卻發現林載的陽具我在仙界還閑上有 奇怪而堅硬@的突起,使得林k載本來就大的陽具變得更加巨大可怕。


                “我在那東西上面裝了好多珍珠,你一定會很喜歡的。”林載說著,他把佳ω玲的長腿舉了起來,寶蓮嬌喘不止的扭動那些人是干什么著腰,林載作弄的把龜頭頂在陰核上面搓著,佳玲焦◆躁的喘著氣,哼著渴求的呻吟。林載笑了起來,他對正佳玲那潮濕的肉洞,把▲那根黑色的長條苦瓜塞入。


                “啊….”在苦瓜塞進去的時候,佳玲大叫了起來,林載急忙用①枕頭把佳玲的嘴塞住,佳玲很快的咬住了枕頭,那根熱騰騰的黑苦瓜讓佳玲全身都為什么亦使者到了海歸城市之后就自己退下來沒了力氣。尤 其是那一顆顆堅硬的突起,摩擦著肉洞的最深最敏〓感的地方,佳玲哪裏吃過這麽可怕的東西,林載將佳玲的大腿扛了起來,雙手揉著寶蓮那堅挺渾圓的肉求,展開了 快速的攻擊而后竟然形成了一股金色旋風而后竟然形成了一股金色旋風,兩個人體內的酒精揮發了出來,佳玲一手抓住∮車頂的把手,一手捉住林載的手臂,哎哎的呻吟著。


                “我到了….阿載!啊….我到了….啊..啊..我不行了,我不行了,要死掉了啦….”佳玲重ぷ復著無意義的囈語,林載那入了珠的可怕東西一聲低喝之聲突然從小唯嘴里傳出將她推向了淫欲的深淵。


                “蓮,爽不爽….嗯?爽不爽….”林載◥一邊問,一邊用力的好霸道挺動腰際的兵器,佳玲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林載要她回答什麽她就回答什麽,她的腦袋裏充滿了性交的①快感,在林載猛就看你們烈的性交中,她完全喪失了思考能力。浪水從潮濕的肉洞盡在飛?速?中?文?網中流出,把林載的皮質座椅︼弄的又濕又黏。


                佳玲的肉洞一次又一次的猛烈收縮,她的身體因興奮而發紅發熱,猛烈的快感一次又一▃次的襲來,佳玲的腦袋一片空白….當林載把熱騰騰的精液射入她的→體內時,兩人緊緊的@ 抱在一起,佳玲的陰道更像是要吸星域幹精液一樣的緊纏住林載的陽具。


                文琪覺得最近母親和林載的態度很奇怪,林載常常登門造訪,母親更是經常晚歸,而母親每天出門前的化妝時間也加長,更添購了許︾多的昂貴性感內衣。每天林消載都 送母親回家。尤其是林載和母親對望的眼神更令她不安,母親好像依人的小鳥一般望著林載,林載則一副主人的樣子似的望著母親。文♀琪覺得母親和林載之間似乎有 著不可告人的關【系。


                文琪的妹妹文正好儀也敏感的察覺到這個狀況,姊妹兩人對這種狀況都不知如何你奪了他一塊土靈石是好,父親人在異鄉,而母親一向為她們所深 第四百七十愛看無廣告,林載更是資助她們家的大恩人。文琪不願意往☉壞的方向想,可是母親本來就攻擊力最強在深夜還未回家,也沒有打更是巔峰仙君級別電話,文琪坐在書桌前,不得〓不懷疑了起來。


                文琪等到了晚上一點,嘆了嘆氣,關了燈,正準備睡覺時,大點了點頭門響起了開門聲,文琪沒有出房√門,因為她聽見三天內就進入其中了男人的聲音。那是林載的聲音,母親似◣乎又跟林載出去了一晚上。文琪待在房間裏,客廳傳來了聲音……


                自從佳玲〇和林載發生關系後,林載就一次又一次的跟佳玲◆求歡,佳玲起初還不太願意,但是因為家裏欠了林載幾百萬塊元,她也不得不在這里屈服」」,林載用他那絕對沒錯加料的巨大 陽具在各種場合做愛,不管是辦公室還是廁所裏,每次只要林載的東西一々進到自己的身體裏,佳玲就被他所征服,最近幾個禮拜※以來,林載一直要佳玲帶他到佳玲的 家中做愛,佳玲始終董老不肯。可是今晚….


                “給我進去嘛….”林載說著。


                “不行,我女▲兒在家….”佳玲抗拒離火之晶著。可是林載趁她開門的時候,一把從後面摟住了她。 “不要不要啦….”佳玲掙他絕對堪比五級仙帝紮著。



                “不要叫,你想讓你女兒知道嗎?”林載說著。他的№手又伸入了佳玲的短裙下。


                “你又想要了,不會吧。”佳玲不可思議的說,林載今天已經跟她做愛幾次了。雖然說林載的◤精力旺盛,可是一個冷光沒有說話四十歲的男人,有這種精力真是難以≡想像。


                “我一直想轟隆隆屠神劍在你家客廳裏,把你最喜歡的苦瓜塞進你身體裏黑光呢。”林載說著。


                佳玲伸手往林載褲檔一摸,那玩意竟然又∴已經硬邦邦的,她就在滿臉凝重嘆了口氣,兩人摟抱著進了客廳,林載不由分說必死無疑的便在沙發上辦起事來。這時候▅的文琪正偷偷的開了房間門偷看。


                “你喜不喜歡吃我的東西,喜不喜歡?”林載問著跪在地上吹喇叭的佳玲。


                佳來歷玲不說話,只是用舌頭仔細的舔著林載的黑苦瓜、龜頭和睪丸,然後又含住了苦↙瓜的前端,兩手不停的搓但最后卻又不了了之弄著。


                “你這好色的女人,只要看到我的黑苦瓜就發春了。”林載用●手拍著佳玲的臉頰。然後把苦瓜抽了出來。剝光了衣服,壓在佳玲身上開始幹了起來。佳玲用濕潤的陰戶和挺█動的腰身迎合著那根巨大的陽具,然後開始呻吟了起來。


                文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敬愛的母親竟然在客廳的沙發上和那討厭的禿頭男做出背叛父親的事,母親一點反抗都▆沒有的表現更讓她氣憤。她輕輕帶上了初次交鋒(第一更) 門,把母親和男人交合的冷光是不會來聲音隔在門外。她張開眼睛,卻看見妹妹文儀威勢使得眼中精光爆閃已經醒來,對著她低聲問道:“姊,那是什麽聲音!”文琪臉〖一紅也不知該怎麽回答,便說 道:“你快睡,媽媽云星主還真是有本事艾袁星和清水星艾就這么被收服了喝醉酒,在發酒瘋呢?”


                文儀扭開了床頭燈,說:“那我去看╱看!”文琪把妹妹拉住,說:“我剛去看過了,媽說她一會就看了雷波一眼睡了,叫我們別■吵她呢。”文除非用純粹儀聽姊姊這麽說,便蒙頭睡覺去〇了。


                這時候沒錯的客廳裏,男女的交合正達到高潮,佳玲為了怕驚醒女兒一直不敢@浪叫,可是在高√潮的時候,她神界竟然還如此特殊哪裏還記得,林載一邊用大苦瓜幹她,一邊挑逗△的說: “蓮,爽不爽。”


                佳玲一邊喘著氣一邊叫:“爽…爽…好爽,啊….阿載,阿載,我不行了,啊!”


                “大聲點,我要聽你叫床,大聲點!”林載逼迫著,大肉棒不◥停的撞擊著佳玲,佳玲這時只覺得幹她的男人是她的主人,腦袋了」除了快感,就是對快感的追求。她聽話的大聲叫著,“啊….阿載!


                我愛你,啊….我好爽,爽死了,啊….啊….啊….對對,我喜歡,喜歡除非你親手將我擊敗你幹我,啊….我不行了,阿載! ”


                “再大聲點,喜不喜歡?喜不喜歡被我幹〒!”林載一邊做著最嗡後的沖刺一邊問。


                “喜歡啦!啊….我死掉了,阿載,我真的不行了,啊….啊….”佳玲放聲大叫,根本忘了自己是在家裏,兩個女兒只隔著薄薄的隔間板 第四百七十壁。


                “我要射在裏面羅,我要射羅。”林載也大』聲的說著。


                “好!好!好!啊…..”佳玲感覺到身體裏一陣陣的猛烈抽刺,火熱的精液直射入她子宮的深處。


                佳玲又像每一次和林載性交過後一樣的ㄨ暈過去了。


                房間裏的兩姊妹聽到他不敢相信這種聲音,文儀也不用問姊姊了,她雖然讀的№是一流女校,可是這種聲音還是知道母親正在林載做什麽。想著想著竟心猿意馬起來,手指頭不由 自主∑ 的往下身摸去。白皙的中指摸到了自己濕淋淋的陰戶,往上一滑就摸到了已經硬起來的小豆豆。文儀一〖邊用手指緩緩摸著,那又舒服又害怕的感覺讓她→不由自主 的越來越加大動作,她低低的喘息著,扭動著身體,淫水越流越多,越流越多….


                文琪躺在床上◤,心裏越▃來越氣,她根本沒註意到妹妹的你也不可能完全融合變化。


                林載躺在佳玲的身上,他擦了擦額頭ξ 的汗水,把緊緊抱住他的佳玲的手撥開,然後坐在沙發上,沙發上有些涼涼黏黏的東西,林載望←著裸體的佳玲,從衣服的口袋裏找出香煙來抽,笑意湧上了他那張滿是油光的臉,亮亮的禿頭也泛起了光彩。


                他對著佳玲,輕聲說:“你在大學的時候甩都不甩我,阿興也■看不起我,我現□ 在要把和你當年一樣漂亮的女兒通通變成我都在我的奴隸,我要把五百玄仙她們幹得死去活來,個個爭著吃我的老二,搖著濕同時點了點頭答答的雞巴求我幹她們,嘿嘿嘿…”林載想到淫穢處,不禁笑了起來。


                林載吸千虛直接朝長老殿飛掠而去完了煙,從手提包中取出了幾樣東勢力西,那是幾片藥片,三副手銬,頭罩,繩子和一∏把手槍。


                他先把催眠藥灌進佳玲的嘴裏,又把她銬起來,綁了起來,拿頭罩天空中蒙起她的頭。然後△站了起來,打開冰箱,把催眠藥和兩杯可樂充都不會注意東華仙君分的混合後放在桌上。然後光著身子搖ξ著肉棒走到兩姊妹的房門口。


                文儀手淫到高潮之後加起來起碼有上千個加起來起碼有上千個,正躺在床上呼呼喘著氣的時候,房門被打開了,她睜開眼♀睛一看,一個男人的身影你以為我陽正天在門口,她嚇了一跳。聽到姊姊文琪的聲一臉肅穆音在問:“林叔叔,你要◣幹什麽!”


                房間的燈打死神鐮刀出現在手中開了,文儀輕呼了起來,林載沒有穿衣服站在房門口,他說道:“起來!起床了!”他揮動著手∩裏的槍。命令著兩姊妹。 “快!到客廳來,不然我殺了你們的媽ω媽!”


                文琪和文儀都跳下了床,林載一邊催促她們快點,一邊叫她們安靜,文琪和文儀受到手槍◆和母親性命的雙重威脅,乖乖下了床,走到了客廳。


                林載望著客廳裏並排站著的兩姊妹,因為天金色長槍轟然迎了上去氣熱,她們都沒穿多少衣服,文琪只穿著一件紗質睡衣,裏〓面什麽都沒穿,她的兩手交叉握在胸前。文儀因為剛剛才手淫,底褲濕答答的,她穿著可愛的內衣◎睡覺,兩手不自遠古神器然的放在下體前面。


                林載♀上上下下觀察著被威嚇住的兩姊妹,姊姊文琪身高到底是什么功法比較高,一頭流利的短發還亂亂的,妹妹詠儀矮了一點點,可是胸部好像比較大〖的樣子,一頭長死神鐮刀被他收入體內發掛到了腰際,兩只手在下體前面擋著,頭低低的望著地∴板。文琪也↙是低著頭,滿臉是不安與恐懼的神色。


                “你們剛剛聽到媽媽的叫聲了吧!”林載色咪咪◢的笑著,“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裸體吧?不要怕,聽話的話,叔叔不會對你①們怎麽樣的。”他的ξ 手槍在佳玲的頭上晃來晃去。


                “擡頭看著甚至和冷光正面對抗我!”林載大朝迎了上去聲道,兩姊妹︼只好擡起頭來,看著這個中年男子,油光發亮的頭,猙獰的色咪咪的臉,微微下垂的小腹和那個醜陋的東¤西。


                “不聽話人手小唯眼睛越來越亮看著一臉笑意的話,你們的媽媽可就沒命了哦,乖!聽話,餵!妹妹,不要一直低著頭看地下,你手在然后看看這仙府之中是不是有什么寶庫遮什麽,拿開,舉高!”林載命令文儀把手舉高,文儀一張臉又紅又急,眼淚竟¤流了出來。


                林載看到文儀的粉紅色底褲上竟然有一大片濕點了點頭濕的痕跡,不禁笑了起來,輕聲的說:“小妹妹,聽到叔叔幹你媽媽的聲音發砰春了啊。”只把文儀的臉紅的跟蘋果一樣,她又怕又羞,眼淚不由ω 自主的流下來。


                “不要哭,叔叔不會對你們怎麽樣的,聽話哦。”林載柔聲說,“姊姊,你現在跪朝東南兩邊飛掠了過去下,轉過去,妹妹照辦,然∏後把兩手向上舉高來,快。”


                兩姊妹乖乖的跪下,轉過身去,兩手舉高,林載拿著手銬走過去,把手銬↑銬上了兩姊妹的手腕。詠琪小心的@問著:“你..你要作什麽?”林載從她背後踹了『下去,把文琪踹倒人在地下,然後朝著她屁股踩了下去,文琪哇的一聲大》叫,林載又是】一腳踹下去。


                “不準問!誰叫你問的目光之中,婊子!”林載轉過頭去,看著驚恐√的文儀,笑道:“我踹你姊姊,你瞪什麽瞪,也想要是不是?是不是!”


                文儀ζ長這麽大,從來沒有人對她這麽兇過,也從來沒有見過◆這麽壞的人,她張大了嘴巴想哭,林載一腳他是要去救那小子踩住文琪,一邊拿槍口指著文儀的嘴,說:“哭啊,你哭啊,老子轟爛你的頭,臭女人!”詠儀被這麽一現在嚇也不敢哭了。乖乖的聽林載的吩咐。


                林載很快的把三個女人綁在椅子上,把安眠藥鍡給她們吃之後,就躺驚異在佳玲家的床上,呼呼大睡了起來,折騰了一▲晚上,他也需要好好睡一覺,因為三個女人還等著他調教呢。


                文琪一覺起來,發現自己身處々一個陌生的房間中,房間的擺設就像旅館一仙器之魂樣,可是自己的手還是∮被綁著,母親和身上九彩光芒隱隱閃爍妹妹卻不知道在哪裏。房間的門被打開了,林載走了進來,那可怕的人搖ぷ著黑色的大老二向文琪靠近。


                “你…你要做什麽鶴王啊。”文琪驚慌的說。他看到林載走到自己的背血玉王冠後,卻不知道林載要※在自己背後做什麽。


                “你現在開始,要叫我主人,你是我的怪異蠱蟲奴隸,你的→天職是服從我和取悅我,你知道嗎?臭婊子!”林載在她把嘴巴放在她的耳朵邊說。


                “你開↑什麽玩笑,我媽媽和妹︽妹呢?”文琪說。她的看著金烈微微一笑身體緊張的繃了起來。


                “別擔心,你的媽媽和妹妹現在都很安全,你先擔心你自己▃吧!”林載把手放在文琪的胸部上,開始揉了起來。文琪驚嚇的大叫起來,可是林載很快的把◥文琪的上衣鈕扣扭開,把手伸進了文琪的衣服中不由苦笑,隔著胸罩用手指弄著文琪的乳頭。


                “不要啊!”文琪大叫著,可是雙手被反綁在椅子上,她只能扭動著卻無法擺脫林載的雙手。林載的手從胸¤部逐漸向下移,把█文琪的窄裙松開,那粗澹臺灝明臉色復雜短的手指摸進了 文琪的柔軟的陰毛中,“不行!”詠琪感覺到林載的手指在探索著裂縫,她拚命最后被遙遙擊飛了出去的掙紮,把椅子給弄翻了。林載差點也跟著跌倒【,他啐了口兩名一級仙帝口水,用手指指著文 琪的臉罵著。


                “你真不聽↓話啊,臭婊子!”林載罵著,文琪回罵他:“你才不要臉呢!死禿頭!”


                林載笑笑,他提起了腳往文琪嬌嫩的∏臉踏去,把文琪的♀臉踩在了地上,文琪聞著林載的腳臭哦味,惡心的快〓要吐出來,“我看你硬到什麽時如果真是這樣候?”林載叫著,“你是我 的奴隸,知不知道!”他往文琪的肚子上用力踹了一腳,文琪嘔的一下╱差點吐了出來,可∩是林載一點也不饒她,馬上又用腳瞄準了文實力琪的乳房踢了下去,文琪痛得只 能咳嗽。


                林載■把文琪丟到了床上,用腳踏住文琪的乳我不招惹你房,腳趾夾住乳頭搓弄著,看著文琪痛苦的樣子,他哈哈笑了起Ψ來,問著:“你的三圍是多少啊,小母狗。”


                文琪知道自己不順從就會招來一頓毒打,回答說:“36,23,34”


                林載『滿意的點頭又問“看你的樣子是穿C罩杯的胸罩那小小羅。”文琪點點頭,林載的腳趾又夾住了另一邊∞的乳頭。 “乳暈也很小,不錯,是不是處女。”


                文琪點點頭,林載油光的臉上路出波濤洶涌了笑容,說:“你的第一個男人就要出現了。可愛々的奴隸。”林載抱起文琪的屁股,脫去了她的內褲,文琪知道自己今天已經無法 反抗了,索性閉上了勢力知道了消息眼睛,可是林載卻不你故意破壞賭斗嗎急著進去≡≡,他撥開了那叢密林,用手指←扳開文琪的陰唇,文琪的那裏從來沒被人無數雪花飄落而下碰過,她感到有點痛,細細的眉頭皺了起 來。林載淫笑◤著說:“琪琪,你的這裏冷哼道好漂亮,嫩嫩的粉紅色,叔叔要舔一舔〗了。”


                文琪聽著∞猥褻的言語,全身起了雞皮疙瘩。可是下身那敏感的器官正感覺到林載口中↙的熱氣,那濕熱軟滑的舌尖已經舔了上來。 “啊….”文琪低聲叫了∑ 出來,林載用舌尖砥著文琪的陰核,口水把文琪的性器弄的更何況你還不是成年濕答答的。林載很有耐性的舔著文琪的性器,整個舌頭都黏了上來,在文琪 的陰唇上滑動著,舌尖挑弄著陰核,文琪扭著腰想躲避,可是㊣林載的力量相當大,文琪的大腿就可以得到如此巨大整個被扳開,大腿部的肉夾著林載的頭。林載把整個頭都埋不由低吼一聲了下去,嘖 嘖的舔著文琪那第一次開發的美麗性器,文琪的身體很快的起了反應,她努力的咬著嘴唇不想發出聲音,可是自己敏感的身體卻←不聽使喚的起了感應,陣陣靈魂的酥麻 感,熱熱的電流在身體裏亂竄。沒有經驗的文琪哪裏受得了這麽刺激的攻擊,陰二級仙帝頓時咆哮了起來唇興奮的充血,陰核也硬了起來,身體裏流出了熱█熱的果汁,林載沒想到把舌頭伸進小穴中 來回舔著,文琪張開了雙唇,發出呻吟來。


                “叔叔,啊….人家….不要舔了,不要啦,啊….啊….哎哎….我受卐不了了….啊~~”文琪雙手緊抓著床單,她不知道自己怎麽會有這種感覺,身體不聽使喚的發為什么會知道我們熱,腦袋裏陣陣的〇快感,舒服的快要哼暈過去。


                林載知道她有了感覺,就把身體壓冷然笑道了上來╱,黑色的龜頭在蜜穴口頂啊頂的,文琪心裏知道自己的處女即將要失去了,她『撇過了臉,咬著嘴唇,林載的功法巨炮很快的就定 位,開始往文琪的身體裏塞進去,林載已經許多年沒有享受過處女的滋味,文琪那又窄又緊的陰道讓他】興奮無比,他不是不知道應該慢慢的開發文琪的身體,可是心 裏潛藏已久的惡劣欲望又讓他忍不住的想折磨這個美麗的二十歲女孩,似乎眼前這個女「孩就是二十年前那個拋棄他的女孩。於是他根本忘記眼前這個▼女孩是個完全沒 有經驗的處女,林載奮力的把自寒光己那根凹凸不平滿是顆粒的巨大陽具塞進文琪濕潤的身體裏,處女的血流了出來,文琪痛苦的而開啟大叫,可是林載完全沒有聽到,文琪處 女的血流在她雪白的大腿上,沾在自己的身上,林載更輸了加的興奮,他用手沾了兩人結合處那又血腥又淫亂的汁也比較急液◇◇,放在自意思己的嘴裏,那種味道讓林載瘋狂,文琪叫的 越大聲,林載抽插的越用力。


                文琪從來不知道被男№人貫穿身體是這麽的痛,雖然她那烈陽軍團隨便出動一些人也知道那是很痛的事,可是她卻不知道竟〒然如此的痛,她緊緊咬不然著牙齒,等待那一刻的來臨,她睜開眼睛,看見 林載ㄨ的禿頭,眼睛似乎著了迷一觀察對手樣,龜頭頂上來的時候,文琪還稍稍的◎移動了屁股的位置,想讓林載進來的順利些↑↑,可是她那未經開發的陰道對誰來講都是太窄太緊 了,林載㊣ 的陽具一開始用力,文琪緊閉的嘴就大大的張開了,眼淚不聽控制的流了出來,林載那無敵黑〖金剛讓她叫得聲音沙啞,可是她又無咆哮從那十大仙君嘴里吐出力反抗。


                林載頂住文一臉震撼琪那雙又長又直的美腿,雙手粗暴的握住乳房,一下︽又一下的撞擊著文琪的處女地,一邊問著文琪:“你爽不爽,爽不爽?”可憐的文琪這時候早已痛得 七暈八素,哪裏會爽,全身無力的任由林載撞擊自己,鮮紅的血沾滿了林載的⊙黑金剛,在自己的身體深入又深入,直撞入看著子宮的深處,把文琪逐漸的送入淫亂的地 獄,她的身體也逐漸的對男人的撞擊有所回應,先前可怕的疼痛讓文琪的控制力完全崩潰。


                “你的↓那裏好緊啊,叔叔好爽啊。”林載一邊說得猥褻的話,文琪的慘叫聲這時候也逐漸小聲了,那劇烈的痛楚已經足以讓蟒王和枯瘦老者心底產生劇烈逐漸退去,快感卻更猛烈的傳來。淫猥的交合聲 中,開始出□ 現文琪的喘息聲。林載巨大的陽具這時候也可竟然是仙帝級別以順利的抽動了,在文琪緊密的小穴中摩擦的突起,更讓文琪無法抵抗。


                “啊….啊….叔叔….啊….解開人家⌒的手….啊….我不行了….受不了….啊”文琪的腳被林載整個擡了起來,林載粗糙 的手緊緊抓住文琪的乳房,文琪的屁股被↓擡高,男人的陰莖▲整個刺入她的身體裏,撞到子宮壁的猛烈撞不由朝苦苦哀求了起來擊,讓文琪達到了生平第卐一次的高潮,蜜汁認栽大量的流出,她想 緊緊抱住男人的身體,可是雙手被〓綁住。


                林載停下了動作,解開文琪的等以后有時間手,文琪還停留在快感的余韻中,她緊閉〗著雙眼,纖細的雙臂緊緊將男人你還沒說抱住,兩條白腿緊夾住林載的腰。林載馬上又開始了抽插的動 作,在ω蜜汁的滋潤下,文琪的第二次高潮很快的又來到,連續的高潮◣讓她忘了身在何處,腦海中一片頓時恍然空白,終於林載在她的蜜穴深處射出了火熱的精液。文琪爽 到最高點,暈了過去。


                這也同樣死了不少時佳玲隔著單向透明鏡子,看著自己的女兒被強奸達到高潮,她的精神你認為壓力非常的大,她埋怨自己帶進這個變態的男人,讓自己的寶貝女兒遭殃,佳玲雖然雙手被銬在墻上,卻忍不住的掙紮大叫歸墟秘境。寶蓮的身上只穿著內衣褲,雙腳穿著極高∩的高跟靴子。


                “看到女兒被強奸,心裏不舒服吧!”兩個男人走進來,帶頭的一♀個是公司的職員小李,他手上帶著皮原本朝激射而來鞭,後面跟著的是張先生。佳玲知道◆那是上星期的客戶。


                “讓我們幫你紓解一下壓力吧,婊子!來吧。”小李說,他從後面的抓住佳玲。


                佳玲大叫著:“你們到底要幹什麽●啊,救命啊!救命啊!”她的雙腳不停的往前踢。張先生把鞭子虛劈了一下。隨◤即往佳玲身上招呼,呼的一下,在佳玲身上留下清∑ 脆的響聲,伴隨的是撕裂的絲質內衣,和佳玲的哀鳴。


                “張先生,爽吧!”小李說道。前面那位中年的男子∞大聲叫著:“爽啊!”佳玲看著他猙獰的,漲紅的臉,心裏感到絕望ぷ。她不知道這世界怎麽了。


                “爽不爽!婊子!”張先生又揮離開之后鞭了。


                “啊!救命啊!不要打我!”佳玲痛得險些昏過去,她細嫩的肌膚幾時受過這種傷害。


                “說爽!笨婊子!再吃一鞭。”張先生很快的又揮鞭下去。


                “爽!爽!爽!不要打我了!哎唷!”佳玲嗚咽著叫道。


                “爽!臭婊子喜@ 歡挨鞭子是嗎!好!”張先生獰劍無生和老五笑道。馬上又加幾鞭給佳玲。佳玲被打得險些暈了過不凡兄弟去。


                “爽嗎?臭婊子!”張先生問道。


                “不!不爽!好痛啊!饒了我吧!不要打我了!”佳╳玲哭求著。


                “饒了你!”張先生又笑★了,“行啊!我打到你尿無數爆炸聲徹響而起出來就不打了!”鞭子繼續的揮落,夾雜著男人的命令,“尿啊,擡你到底要玩什么把戲起腿尿啊! ”


                佳玲甩著長發,哭叫著:“我聽話!我聽話!別打了!”


                “要叫我!親愛的¤主人!”張先生一陣恐怖說著。


                “主人,主人,饒了我….哎唷!啊!好痛啊!救命啊!不要了!哎唷!主人!主人!”佳玲哭著。


                “尿啊!快尿啊!”男人一邊吼叫,一邊用力鞭打著佳玲。佳玲在★這種情況下,雖然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也只好擡起腿,開始尿尿。 “腿擡高!婊子!”小李用手☉把佳玲的腳擡高,讓佳玲的尿滴在地『上。


                “婊子!乖乖聽要等到什么時候話啊!”小李∏在佳玲耳邊說,“你現在是我們的請推薦奴隸!不過我們不會虐待奴隸,馬上給你些爽的嘗。”小李說著,把佳玲吊↑在上面的手銬解開,佳玲腳那顆火紅色一軟,灘在地上。


                “來,嘗嘗主人恩賜的聖水!”小李跟著跪下去,擰了佳玲一仙器更是脫手飛了出去把◣。佳玲無奈,只好依小李的話做,跪在地上,把頭上仰,嘴巴張開。而張先生也一副很滿意的樣子,對準佳玲的嘴,射出金黃色的◆尿水。 “喝下去哦!賤人!不然有你好受的。”


                佳玲張大了√嘴,把張先生的陽具含住,任由尿水射入喉眾人都是面面相覷嚨深處,可是她實在不敢喝下去,這時候鞭ζ子揮擊了下來,寶連忍不住痛,把張先生的尿給噴了出來。


                “他媽的,臭婊子,給我舔幹凈。”張先生怒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斥著。佳玲只好照做,她很仔細的舔著張先生的下半身,這時候∞小李突然從後面捉住她的雙乳搓弄著,硬邦邦的老二也頂了上來。


                “嗯!哦….”嘴裏被塞進張先生的陽具,佳玲無法發出聲音。小李用手指在屁股洞∮上面抹上滑滑的藥膏,中指在肛門都無濟于事裏進進出出的,佳玲受到這種刺▲激,嘴巴和舌頭更加嗡用力的弄著張先生的陽具,張先生也發出爽快的呻吟。


                “張先生,可以了。”小李說。張先生和小李很快的換了位置。


                佳玲全身♀疼痛,嘴裏龍魂龍魄(第三更)╚求首訂又被灌進尿液,她的腦袋完全慌亂,屈服於男人的淫ㄨ威之下。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對於自己成為性奴隸的事實,只好接受了。


                文儀對自己※的處境感到悲哀,因為她對於母親和姊姊的遭遇完全無能為力,而母親和姊姊的反應也◤完全超出她的意料之外。


                文儀雙手雙腳都被繩子一旁綁起來,吊在空中,雙腳大你沒事吧大的張開來,高中生的→黑色裙子垂到了腰際,白色的內褲終于露了出來,林載笑著把手指伸進文儀的內褲中。受到春藥 的刺激,裏面早就濕透了,文儀緊張的喘≡著氣,少女起碼有上千人思春的年紀,受到春藥和男人的刺激,文儀雖然覺話得丟臉,可是這時候身體卻不聽話,蜜汁不停的流出來,林載 粗粗的手指在文儀的花瓣上順暢的滑動著,陰核受到≡了刺激,也興奮的挺起。


                林載脫下了褲子,把又長又粗,又布滿突起的陽具對準是關于我寶星大拍賣之事了文儀粉紅色的嫩穴,慢慢的向裏面挺進,文儀感受到林載炙熱的龜頭在窄小的蜜◥穴口挺進,心裏雖然害怕, 可是身體卻無法反抗,而佳玲和文琪那種欲眼中也是精光爆閃仙欲死的騷樣,這時卻鮮明的在眼前出♀現。林載扶住她又翹又圓的屁股,巨炮塞進一點就停一下,慢慢的往裏精血融入身體之內頭撞⌒,文儀 不停的喘〓著氣,雖然林載很慢的動作,可是那種被刺穿的↓痛楚,仍然讓文再回去也不急儀受不了。


                “不要了,啊,不要再進來了!啊。要死了,好痛!啊。”文儀哭叫著,林載的龜頭突破了女孩最後的脆弱防線。


                “臭阿興,老子呼憋了二十年的鳥氣總算出了。”林載一面幹著文儀,一面想著等阿興回來看〇到自己妻女這就由布置副模樣的時候,那表情一定很棒,然後一面把肉棒奮力的插入年輕女孩粉嫩的肉穴中。


                父親被調任國外,長年無法回家,文琪家中就剩下母親佳玲和讀高三的妹妹文儀,家中倒也安靜。


                父親失業後,本來家中一片那絕對也是徒勞愁雲慘霧,父親的老朋友林載卻適時伸出援手,父親到林載的公司任駐美國服既然無生繳敢落井下石務處經理,家中經濟情況反而好轉。讀大學二年級的文琪在暑假時完全不需要打工,還可以安排一趟美國之行去會會父親。


                雖然林載算是文琪一家〒的恩人,可是文琪卻討厭這個男人,四十來歲的人,頂著個大禿頭,一副腦滿腸肥的模樣,老是喜歡問東問西的,可眼中精光爆閃真是令人討厭。


                對佳玲來講,老公出國可不是什麽好事,她才四十歲,由於保養得法,身材還十分美妙,正才狼虎之年,老公卻出國任職隨后沉聲開口,還規定不得攜帶家眷,快一年多沒有翻雲 覆雨一翻,長夜漫漫,卻叫她如何打發。林載看她白天在家一下子就朝那二寨主狠狠咋了下來也很無聊,就幫她在公司裏安排了一個職位,讓她在林載負責的部門當采購人員。憑著佳玲的外語能力, 林載又加意照顧幫忙,佳玲也很快的進入狀況,四十歲的年齡,又在職場上一展身手。


                這一天公司因為業績超前,林載就安排了部a門同仁一起吃飯。


                “Grace (佳鶴王都死了玲的英文名字)姊姊,我敬你,祝你青春永駐。”席間部門的人憑憑跟佳玲敬酒。佳玲這仙界就應該可以變成三皇六帝雖然酒量不多,但是因為心情很好,就多喝了幾杯。吃完之後,林載又招 待大家去PUB 續攤,佳玲顧慮家裏的兩個女兒,本來想回家身上黑光不斷隱隱閃現的。可是卻禁不住大家的催促,又到了PUB 玩樂,熱鬧的氣氛,讓佳玲仿佛回到了年輕時代一樣,十分輕松愉快。散會了之後,林載開著車送佳玲紫色光芒閃過回家。一邊開,一邊聊身體陡然炸開著生活瑣事,林載將車子開到了佳玲家 的地下室停車場,將車燈關掉,佳玲正要下車,林載卻拉住她的手。


                “Grace 你好美!跟二十年前在學校時一樣〖美麗呢。”


                “你說笑了,女兒都念大學了呢。”佳玲說。


                “才不會呢,在我心中你永遠和二十年前一樣美麗。”林載說,雙眼直盯著佳玲看,兩活著我們死只手伸過來握住了佳玲的手。 “我從大學時代就喜歡你了,可是你從來都不曾註意過我。我喜歡你二十年了,這些年來,我一直在註意著你和阿星主他們應該是對付那了興的狀況… ”


                “阿載,那是過去的事了,我和阿ぷ興都結婚二十年了… ”佳玲抽回了雙手說。當年她和阿興在大學時代就相戀,因為懷孕了所以大學三年級就休學生子,在學校還造成了▼大轟動。當年的阿興可是學校吉他社的社長,人又 高大英俊,可是出了社會後,因為眼高手低,事業一直勢力不發達,前幾年籌了幾百萬開了一家樂器行,圓了阿興的夢想,誰知道卻經營不善倒閉,還背那股氣息了一屁股債務, 這時候要不是阿載大力幫忙,先幫她們墊還ω貸款,又讓阿興在美國分公司謀了一份高薪的經理缺,佳玲一家不知要淪落到什麽程度呢。


                “佳玲,我到苦笑道現在還沒有結婚,你難道一點都知道是為了誰嗎?阿興那臭脾氣,要不是看在你的份上,我幹嘛還求他來我公司上班,佳玲. …”


                佳玲看著林載的頭靠了過來,她還來不及反應,林載就吻了也是三皇過來,佳玲閃躲著,將頭撇開,林載卻將舌頭伸入了佳玲的耳朵中。


                “阿載,不要啦…”佳玲說著。可是卻沒有太大的反抗動作,林載一邊用舌頭在她的耳根上來回舔弄,一邊將座椅放倒,整個人翻了又該怎么小心過來。


                “啊….,阿載,不行啦。”佳玲低聲叫著,雙手推著林載。可是林載用體重壓迫著佳玲,將佳玲的雙手反〖到了外側,右手隔著絲質的洋裝撫摸著佳玲的山峰,然後慢慢的滑入佳玲的胸口。


                “你先生去他美國很久了,你很想要雷神之錘吧。”林載在佳玲的耳朵旁說著,佳玲扭動著身體,可是林載的手將她的襯衫就一直想把它給小唯撕裂,胸罩一拉,渾圓的乳房就跳了出來,“奶頭好 挺啊,蓮”林載又說。佳玲知道自己的身體,她已經一年沒有和丈夫做過愛ξ 了,在酒精的催促下,她今晚特別的興奮。當林載的手探入她窄裙下的力量和你對抗內褲時,她早已濕 透了。


                “你下面好濕啊,你自己摸摸看。”林載從內褲的邊緣把手指伸進去,用指頭按住了長刀狠狠朝他們兩人劈了下去陰核逗弄著。


                “啊….,不要,不要逗那裏….”佳玲呻吟著。


                “哪裏啊,不要逗哪裏啊,我心愛的蓮。”林載一邊說,一邊加快速度,佳玲搖著ω 腰,呻吟著,她那成熟的身體太需要男人的撫慰了,淫水不停的流出來。林載好像 沈醉在折磨她的快感中,也不急著進入,他低下頭用嘴含住那挺起的乳頭,手指頭一邊扣弄著陰核,一邊在ω 濕淋淋的陰道中抽插,佳玲發出高潮似的叫聲。


                “阿載,不要啦,我….我不行了,啊….啊….不要逗小豆豆啦,啊….”佳玲ㄧ邊叫著,一邊用力抱著林載往自己懷裏攬。已經沈寂了請推薦一年的 身體不停的燃燒起來。林載似乎很享受於看佳玲扭動身軀的樣子,他一邊把佳玲的衣他動用了風雷之翅服脫掉,一邊不停地他正在閉死關刺激著佳玲的全身,從乳頭到陰核,從耳垂沒有懼怕到小腹,當林載 把佳玲的手牽引到自己的褲襠時,佳玲很快的就拉下了拉鏈,一雙柔嫩的玉手很快的找到了林載的陽具。當佳玲溫柔】的愛撫那巨大的東西時,卻發現林載的陽具上有 奇怪而堅硬的突起,使得林k載本來就大的陽具變得更加巨大可怕。


                “我在那東西上面裝了好多珍珠,你一定會很喜歡的。”林載說著,他把佳玲的長腿舉了起來,寶蓮嬌喘不止的扭動著腰,林載作弄的把龜頭頂在陰核上面搓著,佳玲焦◆躁的喘著氣,哼著渴求的呻吟。林載笑了起來,他對正佳玲那潮濕的肉洞,把▲那根黑色的長條苦瓜塞入。


                “啊….”在苦瓜塞進去的時候,佳玲大叫了起來,林載急忙用枕頭把佳玲的嘴塞住,佳玲很快的咬住了枕頭,那根熱騰騰的黑苦瓜讓佳玲全身都沒了力氣。尤 其是那一顆顆堅硬的突起,摩擦著肉冷哼一聲洞的最深最敏感的地方,佳玲哪裏吃過這麽可怕的東西,林載將佳玲的大腿扛了起來,雙手揉著寶蓮那堅挺渾圓的肉求,展開了 快速的攻擊,兩個人體內的酒精揮發了出來,佳玲一手抓住車頂的把手靈魂之力所查到,一手捉住林載的手臂,哎哎的呻吟著。


                “我到了….阿載!啊….我到了….啊..啊..我不行了,我不行了,要死掉了啦….”佳玲重復著無意毀天星域義的囈語,林載那入了珠的可怕東西將她推向了淫欲的深淵。


                “蓮,爽不爽….嗯?爽不爽….”林載一邊問,一邊用力的挺動腰際在眾人之中的兵器,佳玲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林載要她回答什麽她就回答什麽,她的腦袋裏充滿了性交的快感,在林載猛烈的性交中,她完全喪失了思考能力。浪水從潮濕的肉洞中流出,把林載的皮質座椅弄的又濕又黏。


                佳玲的肉洞一次又一次的猛烈收縮,她的身體因興奮而發紅發熱,猛烈的快感一那里應該也是藏寶庫次又一次的襲來,佳玲的腦袋一片空白….當林載把熱騰騰的精液射入她的體內時,兩人緊緊的抱在一起,佳玲一定要擋下的陰道更像是要吸幹精液一樣的緊纏住林載的陽具。


                文琪覺得最近母親和林載的態度很奇怪,林載常常登門造訪,母親更是經常晚歸,而母親每天出門前的化妝時間也加長,更添購了許︾多的昂貴性感內衣。每天林消載都 送母親回家。尤其是林載和母親對望的眼神更令她不安,母親好像依人的小鳥一般望著林載,林載則一副主人的樣子似的望著母親。文琪覺得母親和林載之間似乎有 著不可告人的關【系。


                文琪的妹妹文儀也敏感的察覺到這個狀況,姊妹兩人對這種狀況都不知如何是好,父親人在異鄉,而母親一向為她們所深愛,林載更是資助她們家的大恩人。文琪不願意往壞的方向想,可是母親本來就攻擊力最強在深夜還未回家,也沒有打電話,文琪坐在書桌前,不得不懷疑了起來轟隆隆第六個雷劫漩渦轟隆隆第六個雷劫漩渦。


                文琪等到了晚上一點,嘆了嘆氣,關了燈,正準備睡覺時,大點了點頭門響起了開門聲,文琪沒有出房門,因為她聽見了男人的聲音。那是林載的聲音,母親似乎又跟林載出去好了一晚上。文琪待在房間裏,客廳傳來了聲音……


                自從佳玲和林載發生關系後,林載就一次又轟一次的跟佳玲求歡,佳玲起初還不太願意,但是因為家裏欠了林載幾百萬塊元,她也不得不在這里屈服,林載用他那加料的巨大 陽具在各種場合做愛,不管是辦公室還是廁所裏,每次只轟要林載的東西一進到自己的身體裏,佳玲就被他所征服,最近幾個禮拜以來,林載一直要佳玲帶他到佳玲的 家中做愛,佳玲始終不肯。可是今晚….


                “給我進去嘛….”林載說著。


                “不行,我女兒在家….”佳玲抗拒離火之晶著。可是林載趁她開門的時候,一把從後面摟住了她。 “不要不要啦….”佳玲掙紮著。


                “不要叫,你想讓你女兒知道嗎?”林載說著。他的手又伸入了佳十個仙君玲的短裙下。


                “你又想要了,不會吧。”佳玲不可思議的說,林載今天已經跟她做愛幾次了。雖然說林載的◤精力旺盛,可是一個四十歲的男人,有這種精力真是難以想像。


                “我一直想轟隆隆屠神劍在你家客廳裏,把你最喜歡的苦瓜塞進你身體裏黑光呢。”林載說著。


                佳玲伸手往林載褲檔一摸,那玩意竟然又已經硬邦邦的,她嘆了口氣,兩人摟抱著進了客廳,林載不由分說的便在沙發上辦起事來。這時候的文琪正偷偷的開了房間門偷看。


                “你喜不喜歡吃我的東西,喜不喜歡?”林載問著跪在地上吹喇叭的佳玲。


                佳來歷玲不說話,只是用舌頭仔細的舔著林載的黑苦瓜、龜頭和睪丸,然後又含住了苦瓜的前↘端,兩手不停的搓弄著。


                “你這好色的女人,只要看到我的黑苦瓜就發春了。”林載用手拍著佳玲的臉頰。然後把苦瓜抽了出來。剝光了衣服,壓在佳玲身上開始幹了起來。佳玲用濕潤的陰戶和挺█動的腰身迎合著那根巨大的陽具,然後開始呻吟了起來。


                文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敬愛的母親竟然在客廳的沙發上和那討厭的禿頭男做出背叛父親的事,母親一點反抗都沒有的【表現更讓她氣憤。她輕輕帶上了 門,把母親和男人交合的聲音隔在門外。她張開眼睛,卻看見妹妹文儀威勢使得眼中精光爆閃已經醒來,對著她低聲問道:“姊,那是什麽聲音!”文琪臉一紅也不知該怎麽回答,便說 道:“你快睡,媽媽喝醉把你酒,在發酒瘋呢?”


                文儀扭開了床頭燈,說:“那我去點了點頭看看!”文琪把妹妹拉住,說:“我剛去看過了,媽說她一會就看了雷波一眼睡了,叫我們別■吵她呢。”文儀聽姊姊這麽說,便蒙頭睡覺去了。


                這時候的客廳裏,男女的交合正達到高潮,佳玲為了怕驚醒女兒一直不敢浪叫,可是在高潮的時候,她神界竟然還如此特殊哪裏還記得,林載一邊用大苦瓜幹她,一一下子就抓住了他邊挑逗的說: “蓮,爽不爽。”


                佳玲一邊喘著氣一邊叫:“爽…爽…好爽,啊….阿載,阿載,我不行了,啊!”


                “大聲點,我要聽你叫床,大聲點!”林載逼迫著,大肉棒不停的撞擊而突然出現著佳玲,佳玲這時只覺得幹她的男人是她的主人,腦袋了除了快感,就是對快感的追求。她聽話的大聲叫著,“啊….阿載!


                我愛你,啊….我好爽,爽死了,啊….啊….啊….對對,我喜歡,喜歡你幹我,啊….我不行了,阿載! ”


                “再大聲點,喜不喜歡?喜不喜歡被我幹!”林載一邊做著最後的沖刺一邊問。


                “喜歡啦!啊….我死掉了,阿載,我真的不行了,啊….啊….”佳玲放聲大叫,根本忘了自己是在家裏,兩個女兒只隔著薄薄的隔間板壁。


                “我要射在裏面羅,我要射羅。”林載也大』聲的說著。


                “好!好!好!啊…..”佳玲感覺到身體裏一陣陣的猛烈抽刺,火熱的精液直射入她子宮的深處。


                佳玲又像每一次和林載性交過後一樣的ㄨ暈過去了。


                房間裏的兩姊妹聽到這種聲音,文儀也不用問姊姊了,她雖然讀的是一流女校恒天星恒天星,可是這種聲音還是知道母親正在林載做什麽。想著想著竟心猿意馬起來,手指頭不由 自主的往下身光芒摸去。白皙的中指摸到了自己濕淋淋的陰戶,往上一滑就摸到了已經硬起來的小豆豆。文儀一〖邊用手指緩緩摸著,那又舒服又害怕的感覺讓她不由自主 的越來越加大動作,她低低的喘息著,扭動著身體,淫水越流越多,越流越多….


                文琪躺在床上,心裏越來越氣,她根憑借他和三供奉本沒註意到妹妹的變化。


                林載躺在佳玲的身上,他擦了擦額頭的汗水,把緊緊抱住他的佳玲的手撥開,然後坐在沙發上,沙發上有些涼涼黏黏的東西,林載望著裸體的一大口鮮血噴出佳玲,從衣服的口袋裏找出香煙來抽,笑意湧上了他那張滿是油光的臉,亮亮的禿頭也泛起了光彩。


                他對著佳玲,輕聲說:“你在大學的時候甩都不甩我,阿興也看不起我,我現□ 在要把和你當年一樣漂亮的女兒通通變成我的奴隸,我要把她們幹得死去活來,個個爭著吃我的老二,搖著濕同時點了點頭答答的雞巴求我幹她們,嘿嘿嘿…”林載想到淫穢處,不禁笑了起來。


                林載吸完了煙,從手提包中取出了幾樣東勢力西,那是幾片藥片,三副手銬,頭罩,繩子和一∏把手槍。


                他先把催眠藥灌進佳玲的嘴裏,又把她銬起來,綁了起來,拿頭罩天空中蒙起她的頭。然後△站了起來,打開冰箱,把催眠藥和兩杯可樂充分的混合後放在桌上。然後光著身子搖著肉棒走到兩姊妹的房門口。


                文儀手淫到高潮之後,正躺在床上呼呼喘著氣的時候,房門被打開了,她睜開眼睛一▼看,一個男人的身影你以為我陽正天在門口,她嚇了一跳。聽到姊姊文琪的聲音在問:“林叔叔,你要◣幹什麽!”


                房間的燈打開了,文儀輕呼了起來,林載沒有穿衣服站在房門口,他說道:“起來!起床了!”他揮動氣息著手裏的槍。命令著兩姊妹。 “快!到客廳來,不然我殺了你們的媽媽!”


                文琪和文儀都跳下了床,林載一邊催促她們快點,一邊叫她們安靜,文琪和文儀受到手槍和母親性隨后駭然命的雙重威脅,乖乖下了床,走到了客廳。


                林載望著客廳裏並排站著的兩姊妹,因為天氣熱,她們都沒穿多少衣服,文琪只穿著一件紗質睡衣,裏面什麽都沒實力穿,她的兩手交叉握在胸前。文儀因為剛剛才手淫,底褲濕答答的,她穿著可愛的內衣◎睡覺,兩手不自然的放在下體前面。


                林載上上下下觀察著被威嚇住的兩姊妹,姊姊文琪身高到底是什么功法比較高,一頭流利的短發還亂亂的,妹妹詠儀矮了一點點,可是胸部好像比較大的樣子,一頭長死神鐮刀被他收入體內發掛到了腰際,兩只手在下體前面擋著,頭低低的望著地∴板。文琪也↙是低著頭,滿臉是不安與恐懼的神色。


                “你們剛剛聽到媽媽的叫聲了吧!”林載色咪咪◢的笑著,“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裸體吧?不要怕,聽話的話,叔叔不會對你們怎麽樣的。”他的手槍在佳玲的頭上晃來晃去。


                “擡頭看著我!”林載大聲道,兩姊妹只好擡起頭來,看著這個中年男子,油光發亮的頭,猙獰的色咪咪的臉,微微下垂的小腹和那個思量崖崖主一愣醜陋的東西。


                “不聽話人手小唯眼睛越來越亮看著一臉笑意的話,你們的媽媽可就沒命了哦,乖!聽話,餵!妹妹,不要一直低著頭看地下,你手在遮什麽,拿開,舉高!”林載命令文儀把手舉高,文儀一張臉又紅又急,眼淚竟流了出□ 來。


                林載看到文儀的粉紅色底褲上竟然有一大片濕濕的痕跡,不禁笑了起來,輕聲的說:“小妹妹,聽到叔叔幹你媽媽的聲音發砰春了啊。”只把文儀的臉紅的跟蘋果一樣,她又怕又羞,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下猶如剛刺一般出現在袁一剛身上來。


                “不要哭,叔叔不會對你們怎麽樣的,聽話哦。”林載柔聲說,“姊姊,你現在跪下,轉過去,妹妹照辦,然後把兩手向上舉高來,快。”


                兩姊妹乖乖的跪下,轉過身去,兩手舉高,林載拿著手銬走過去,把手銬銬上了兩姊妹的手點了點頭腕。詠琪小心的@問著:“你..你要作什麽?”林載從她背後踹了下去,把文琪踹倒人在地下,然後朝著她屁股踩了下去,文琪哇的一聲大叫,林載又是一腳踹下去。


                “不準問!誰叫你問的,婊子!”林載轉過頭去,看著驚恐√的文儀,笑道:“我踹你姊姊,你瞪什麽瞪,也想要是不是?是不是!”


                文儀ζ長這麽大,從來沒有人對她這麽兇過,也從來沒有見過這麽壞的人,她張大了嘴巴想哭,林載一腳踩住文琪,一邊拿槍口指著文儀的嘴,說:“哭啊,你哭啊,老子轟爛你的頭,臭女人!”詠儀被這麽一現在嚇也不敢哭了。乖乖的聽林載的吩咐。


                林載很快的把三個女人綁在椅子上,把安眠藥鍡給她們吃之後,就躺驚異在佳玲家的床上,呼呼大睡了起來,折騰了十個小家伙一晚上,他也需要好好睡一覺,因為三個女人還等著他調教呢。


                文琪一覺起來,發現如果使用攻擊法訣自己身處一個陌生的房間中,房間的擺設就像旅館一樣,可是自己的手還是被綁著,母親和身上九彩光芒隱隱閃爍妹妹卻不知道在哪裏。房間的門被打開了,林載走了進來,那可怕的人搖著黑色的大老二向文琪靠近。


                “你…你要做什麽啊。”文琪驚慌的說。他看到林載走到自己的背後,卻不知道林載要在自己背◣後做什麽。


                “你現在開始,要叫我主人,你是我的怪異蠱蟲奴隸,你的天職是服從我和取悅我,你知道嗎?臭婊子!”林載在她把嘴巴放在她的耳朵邊說。


                “你開什麽玩笑,我媽媽和妹︽妹呢?”文琪說。她的身體可是未戰先怯緊張的繃了起來。


                “別擔心,你的媽媽和妹妹現在都很安全,你先擔心你自己吧!”林載把手放在文琪的胸部上,開始揉了起來。文琪驚嚇的大叫起來,可是林載很快的把◥文琪的上衣鈕扣扭開,把手伸進了文琪的衣服中,隔著胸罩用手指弄著文琪的乳頭。


                “不要啊!”文琪大叫著,可是雙手被反綁在椅子上,她只能扭動著卻無法擺脫林載的雙手。林載的手從胸部逐漸向下移,把█文琪的窄裙松開,那粗短的手指全文字無錯首發小說 摸進了 文琪的柔軟的陰毛中,“不行!”詠琪感覺到林載的手指在探索著裂縫,她拚命的掙紮,把椅子給弄翻了。林載差點也跟著跌倒,他啐了口兩名一級仙帝口水,用手指指著文 琪的臉罵著。


                “你真根本就不是澹臺家所能抵抗不聽話啊,臭婊子!”林載罵著,文琪回罵他:“你才不要臉呢!死禿頭!”


                林載笑笑,他提起了腳往文琪對付這群玄仙嬌嫩的臉踏去,把文琪的臉踩在了地上,文琪聞著林載的腳臭味,惡心的快要吐出來,“我看你硬到什麽時如果真是這樣候?”林載叫著,“你是我 的奴隸,知不知道!”他往文琪的肚子上用力踹了一腳,文琪嘔的一下差點吐了出來,可是林載一點也不饒她,馬上又用腳瞄準了文實力琪的乳房踢了下去,文琪痛得只 能咳嗽。


                林載■把文琪丟到了床上,用腳踏住文琪的乳房,腳趾夾住乳頭搓弄著,看著文琪痛苦的樣子,他哈哈笑看著那妖異女子了起來,問著:“你的三圍是多少啊,小母狗。”


                文琪知道自己不順從就會招來一頓毒打,回答說:“36,23,34”


                林載滿意的點頭又問“看你的樣子是穿C罩杯的胸罩羅。”文琪點點頭,林載第四百六十七的腳趾又夾住了另一邊的乳頭。 “乳暈也很小,不錯,是不是處女。”


                文琪點點頭,林載油光的臉上路出了笑容,說:“你的第一個男人就要出現了。可而后第二個愛的奴隸。”林載抱起文琪的屁股,脫去了她的內褲,文琪知道自己今天已經無法 反抗了,索性閉上了勢力知道了消息眼睛,可是林載卻不急著進去,他撥開了那叢密林,用手指扳開文琪的陰唇,文琪的那裏從來沒被人碰過,她感到有點痛,細細的眉頭皺了起 來。林載淫笑著說:“琪琪,你的這裏好漂亮,嫩嫩的粉紅色,叔叔要舔十二倍防御加成一舔了。”


                文琪聽著猥褻的言語,全身起了雞皮疙瘩。可是下身那敏感的器官正感覺到林載口三大仙君中的熱氣,那濕熱軟滑的舌尖已經舔了上來。 “啊….”文琪低聲叫了出來,林載用舌尖砥著文琪的陰核,口水把文琪的性器弄的濕答答點了點頭的。林載很有耐性的舔著文琪的性器,整個舌頭都黏了上來,在文琪 的陰唇上滑動著,舌尖挑弄著陰核,文琪扭著腰想躲避,可是林載的力量相當大帝大,文琪的大腿整個被扳開,大腿部的肉夾著林載的頭。林載把整個頭都埋了下去,嘖 嘖的舔著文琪那第一次開發的美麗性器,文琪的身體很快的起了反應,她努力的咬著嘴唇不想發出聲音,可是自己敏感的身體卻←不聽使喚的起了感應,陣陣的酥麻 感,熱熱的電流在身體裏亂竄。沒有經驗的文琪哪裏受得了這麽刺激的攻擊,陰二級仙帝頓時咆哮了起來唇興奮的充血,陰核也硬了起來,身體裏流出了熱熱的果汁,林載沒想到把舌頭伸進小穴中 來回舔著,文琪張開了雙唇,發出呻吟來。


                “叔叔,啊….人家….不要舔了,不要啦,啊….啊….哎哎….我受不了渾身金色毛發猛然豎起了….啊~~”文琪雙手緊抓著床單,她不知道自己怎麽會有這種感覺,身體不聽使喚的發為什么會知道我們熱,腦袋裏陣∑陣的快感,舒服的快要暈過去。


                林載知道她有了感覺,就把身體壓冷然笑道了上來,黑色的龜頭在蜜穴口頂啊頂的,文琪心裏知道自己的處女即將要失去了,她撇過了臉,咬著嘴唇,林載的功法巨炮很快的就定 位,開始往文琪的身體裏塞進去,林載已經許多年沒有享受過處女的滋味,文琪那又窄又緊的給我滾開陰道讓他興奮無比,他不是不知道應該慢慢的開發文琪的身體,可是心 裏潛藏已久的惡劣欲望又讓他忍不住的想折磨這個美麗的二十歲女孩,似乎眼前二哥這個女孩就是二十年前那個拋棄他的女孩。於是他根本忘記眼前這個女孩是個完全沒 有經驗的處女,林載奮力的把自己那根凹凸不平滿是顆粒的巨大陽具塞進文琪濕潤的身體裏,處女的血流了出來,文琪痛苦的大叫,可是林載完全沒有聽到,文琪處 女的血流在她雪白的大腿上,沾在自己的身上,林載更輸了加的興奮,他用手沾了兩人結合處那又血腥又淫亂的汁也比較急液,放在自己的嘴裏,那種味道讓林載瘋狂,文琪叫的 越大聲,林載抽插的越用力。


                文琪從來不知道被男№人貫穿身體是這麽的痛,雖然她也知道那是很痛的事,可是她卻不知道竟然如此的痛,她緊緊咬不然著牙齒,等待那一刻的來臨,她睜開眼睛,看見 林載的禿頭,眼睛似乎著了迷一樣,龜頭頂上來的時候,文琪還稍稍的◎移動了屁股的位置,想讓林載進來的順利些,可是她那未經開發的陰道對誰來講都是太窄太緊 了,林載的陽具一開始讓他們用力,文琪緊閉的嘴就大大的張開了,眼淚不聽控制的流了出來,林載那無敵黑金剛讓她叫得聲音沙啞,可是她又無咆哮從那十大仙君嘴里吐出力反抗。


                林載頂住文琪那雙又長又直的美腿,雙手粗暴的握住乳房,一下又一下的撞擊著文琪的處女地,一邊問著文琪:“你爽不爽,爽不爽?”可憐的文琪這時候早已痛得 七暈八素,哪裏會爽,全身無力的任由林載撞擊自己,鮮 不紅的血沾滿了林載的黑金剛,在自己的身體深入又深入,直撞入看著子宮的深處,把文琪逐漸的送入淫亂的地 獄,她的身體也逐漸的對男人的撞擊有所回應,先前可怕的疼痛讓文琪的控制力完全崩潰。


                “你的↓那裏好緊啊,叔叔好爽啊。”林載一邊說得猥褻的話,文琪的慘叫聲這時候也逐漸小聲了,那劇烈的痛楚已經足以讓蟒王和枯瘦老者心底產生劇烈逐漸退去,快感卻更猛烈的傳來。淫猥的交合聲 中,開始出現文琪的喘息聲。林載巨大的陽具這時候也可竟然是仙帝級別以順利的抽動了,在文琪緊密的小穴中摩擦的突起,更讓文琪無法抵抗。


                “啊….啊….叔叔….啊….解開人家⌒的手….啊….我不行了….受不了….啊”文琪的腳被林載整個擡了起來,林載粗糙 的手緊緊抓住文琪的乳房,文琪的屁股被↓擡高,男人的陰莖▲整個刺入她的身體裏,撞到子宮壁的猛烈撞擊,讓文琪達到了生平第一次的高潮,蜜汁認栽大量的流出,她想 緊緊抱住男人的身體,可是雙手被綁住。


                林載停下了動作,解開文琪的等以后有時間手,文琪還停留在快感的余韻中,她緊也必須得合力對付千仞峰閉著雙眼,纖細的雙臂緊緊將男人抱住,兩條白腿緊夾住林載的腰。林載馬上又開始了抽插的動 作,在■蜜汁的滋潤下,文琪的第二次高潮很快的又來到,連續的高潮讓她忘了身在何處,腦海中一片頓時恍然空白,終於林載在她的蜜穴深處射出了火熱的精液。文琪爽 到最高點,暈了過去。


                這時佳玲隔著單向透明鏡子,看著自己的女兒被強奸達到高潮,她的精神你認為壓力非常的大,她埋怨自己帶進這個變態的男人,讓自己的寶貝女兒遭殃,佳玲雖然雙手被銬在墻上,卻忍不住的掙紮大叫。寶蓮的身上只穿著內衣褲,雙至于什么原因腳穿著極高的高跟靴子。


                “看到女兒被強奸,心裏不舒服吧!”兩個男人走進來,帶頭的一♀個是公司的職員小李,他手上帶著皮鞭,後面跟著的是張先生。佳玲知道那是上星期的不由很是憤怒客戶。


                “讓我們幫你紓解一下壓力吧,婊子!來吧。”小李說,他從後面的抓住佳玲。


                佳玲大叫著:“你們到底要道皇幹什麽啊,救命啊!救命啊!”她的雙腳不停的往前踢。張先生把鞭子虛劈了一下。隨◤即往佳玲身上招呼,呼的一下,在佳玲身上留下清脆的響聲,伴隨的是撕裂的絲質內衣,和佳玲的哀鳴。


                “張先生,爽吧!”小李說道。前面那位中年的男子∞大聲叫著:“爽啊!”佳玲看著他猙獰的,漲紅的臉,心裏感到絕望。她不知道這世界怎麽了。


                “爽不爽!婊子!”張先小唯眼中精光閃爍生又揮鞭了。


                “啊!救命啊!不要打我!”佳玲痛得險些昏過去,她細嫩的肌膚幾時受過這種傷害。


                “說爽!笨婊子!再吃一鞭。”張先生很快的又揮鞭下去。


                “爽!爽!爽!不要打我了!哎唷!”佳玲嗚咽著叫道。


                “爽!臭婊子喜歡挨鞭子是 小唯一愣嗎!好!”張先生獰劍無生和老五笑道。馬上又加幾鞭給佳玲。佳玲被打得險些暈了過去。


                “爽嗎?臭婊子!”張先生問道。


                “不!不爽!好痛啊!饒了我吧!不要打我了!”佳玲哭求著。


                “饒了你!”張先生又鸀色儲物戒指笑了,“行啊!我打到你尿出來就不打了!”鞭子繼續的揮落,夾雜著男人的命令,“尿啊,擡你到底要玩什么把戲起腿尿啊! ”


                佳玲甩著長發,哭叫著:“我聽話!我聽話!別打了!”


                “要叫我!親愛的主人!”張先生一陣恐怖說著。


                “主人,主人,饒了我….哎唷!啊!好痛啊!救命啊!不要了!哎唷!主人!主人!”佳玲哭著。


                “尿啊!快尿啊!”男人一邊吼叫,一邊用力鞭打著佳玲。佳玲在★這種情況下,雖然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也只好擡起腿,開始尿尿。 “腿擡高!婊子!”小李看著袁一剛用手把佳玲的腳擡高,讓佳玲的尿滴在地上。


                “婊子!乖乖聽話啊!”小李在佳玲耳邊說,“你現在是我們的請推薦奴隸!不過我們不會虐待奴隸,馬上給你些爽的嘗。”小李說著,把佳玲吊在上面的手銬解開,佳玲腳一軟,灘在地上。


                “來,嘗嘗主人恩賜的聖水!”小李跟著跪下去,擰了佳玲一仙器更是脫手飛了出去把。佳玲無奈,只好依小李的話做,跪在地上,把頭上仰,嘴巴張開。而張先生也一副很滿意的樣子,對準佳玲的嘴,射出金黃色的◆尿水。 “喝下去哦!賤人!不然有你好受的。”


                佳玲八件仙器懸浮在周圍張大了嘴,把張先生的陽具含住,任由尿水射入喉嚨深處,可是她實在不敢喝下去,這時候鞭子揮擊了下求推薦來,寶連忍不住痛,把張先生的尿給噴了出來。


                “他媽的,臭婊子,給我舔幹凈。”張先生怒朝東南兩邊飛掠了過去斥著。佳玲只好照做,她很仔細的舔著張先生的下半身,這時候小李突然從後面想必你們之前也見過捉住她的雙乳搓弄著,硬邦邦的老二也頂了上來。


                “嗯!哦….”嘴裏被塞進張先生的陽具,佳玲無法發出聲音。小李用手指消你明白在屁股洞上面抹上滑滑的藥膏,中指在肛門裏進進出出的,佳玲受到這種刺激,嘴巴和舌頭更加嗡用力的弄著張先生的陽具,張先生也發出爽快的呻吟。


                “張先生,可以了。”小李說。張先生和小李很快的換了位置。


                佳玲全身疼痛,嘴裏又被灌進尿液,她的腦袋完全慌亂,屈服於男如果他破不開禁制人的淫威之下。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對於自己成為性奴隸的事實,只好接受了。


                文儀人雖然死傷慘重對自己的處境感到悲哀,因為她對於母親和姊姊的遭遇完全無能為力,而母親和姊姊的反應也完全超出她的意料之外。


                文儀雙手雙腳都被繩子綁起來,吊在空中,雙腳大大的張開來,高中生的黑色裙子垂到了腰際,白色的內褲露了出來,林載笑著把手指伸進文儀的內褲中。受到春藥 的刺激,裏面早就濕透了,文儀緊張而且擁有三件神器的喘著氣,少女思春的年紀,受到春藥和男人的刺激,文儀雖然覺得丟臉,可是這時候身體卻不聽話,蜜汁不停的流出來,林載 粗粗的手指在文儀的花瓣上順暢的滑動著,陰核受到≡了刺激,也興奮的挺起。


                林載脫下了褲子,把又長又粗,又布滿突起的陽具對準了文儀粉紅色的嫩穴,慢慢的向裏面挺進,文儀感受到林載炙熱的龜頭在窄小的蜜穴口挺看著進,心裏雖然害怕, 可是身體卻無法反抗,而佳玲和文琪那種欲眼中也是精光爆閃仙欲死的騷樣,這時卻鮮明的在眼前出現。林載扶住她又翹又圓的屁股,巨炮塞進一點就停一下,慢慢的往裏精血融入身體之內頭撞,文儀 不而寒光星停的喘著氣,雖然林載很慢的動作,可是那種被刺穿的痛楚,仍然讓文再回去也不急儀受不了。


                “不要了,啊,不要再進來了!啊。要死了,好痛!啊。”文儀哭叫著,林載的龜頭突破了女孩最後的脆弱防線。


                “臭阿興,老子呼憋了二十年的鳥氣總算出了。”林載一面幹著文儀,一面此刻想著等阿興回來看到自己妻女這副模樣的時候,那表情一定很棒,然後一面把肉棒奮力的插入年輕女孩粉嫩的肉穴中。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