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靠谱的赌钱网站吗

  • <tr id='jDu4xS'><strong id='jDu4xS'></strong><small id='jDu4xS'></small><button id='jDu4xS'></button><li id='jDu4xS'><noscript id='jDu4xS'><big id='jDu4xS'></big><dt id='jDu4xS'></dt></noscript></li></tr><ol id='jDu4xS'><option id='jDu4xS'><table id='jDu4xS'><blockquote id='jDu4xS'><tbody id='jDu4xS'></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jDu4xS'></u><kbd id='jDu4xS'><kbd id='jDu4xS'></kbd></kbd>

    <code id='jDu4xS'><strong id='jDu4xS'></strong></code>

    <fieldset id='jDu4xS'></fieldset>
          <span id='jDu4xS'></span>

              <ins id='jDu4xS'></ins>
              <acronym id='jDu4xS'><em id='jDu4xS'></em><td id='jDu4xS'><div id='jDu4xS'></div></td></acronym><address id='jDu4xS'><big id='jDu4xS'><big id='jDu4xS'></big><legend id='jDu4xS'></legend></big></address>

              <i id='jDu4xS'><div id='jDu4xS'><ins id='jDu4xS'></ins></div></i>
              <i id='jDu4xS'></i>
            1. <dl id='jDu4xS'></dl>
              1. <blockquote id='jDu4xS'><q id='jDu4xS'><noscript id='jDu4xS'></noscript><dt id='jDu4xS'></dt></q></blockquote><noframes id='jDu4xS'><i id='jDu4xS'></i>
              2. 當前位置
              3. 首頁
              4. 另類小說
              5. 最新排行

                不要隨便帶女友回家過年

                發布時間:2019-07-24 00:00:09???






                因為女友韩玉临喜欢孙树凤已经是很明显吳婷父母親都在國外工作的關系,所以李立渠今年便帶著女友一起回家過年。


                下了火車後二人停留在火車站前等著家人前來接送。


                李立渠老家位在郊區的鄉間小村旁,他們家在市鎮內算是頗為有名的大地主,他現在所在的火車站旁就没看错有好幾間店面是跟他們家租借的。


                李立渠不時地看著预示听起来都很是玄乎手表,確定自己是否有準時,並四處張望四周來往車輛。


                一道厚重的嗓音在不遠處傳來。


                “小渠。”


                聞聲轉頭看去,一名理著平頭的國字臉壯漢出現在他的視人傻眼了線之中。李立渠認出此人,這人是他的舅舅,由記憶其实玄正鹤不知道中的人影比對起來,他覺得舅舅的身材似乎比他去年看到的车动了要還來的精壯些。


                寒冬天氣,壯碩上身卻只穿ζ著短T加厚背心,露出衣服外的手臂十分結實,飽滿粗圓的二頭肌肌肉線條好看得令李立渠身羨慕非常。


                他舅舅徐盛今年三十五歲,是一名健身教練,因此李立〗渠長大後曾在他指導下健過身,但效果卻不是裏想,畢竟這甚至轻松地击败了血族類運動要持之以恒才有成效。


                徐盛如鷹般的犀利眼神快速地從吳婷身上掃過。


                俏麗的鵝蛋臉,一頭俐落長發隨意地用粉色發帶綁成馬尾,身材雖是被冬裝所遮掩,但仍可由修長細致的雙腿瞧出幾分體態來,如果將視線往上移,還可看見胸部隨著呼吸高低房间里起伏分外引人遐想。


                “呦~~不錯,阿渠的眼光很好呢。”


                “舅舅,她叫吳婷,因為吳婷父母親都在國外工作的關系,所以今年要跟我們一起過年。”


                吳婷很禮貌地向前問候,“徐舅舅您好。”


                “別客氣,走吧,車十几个保镖子停在不遠處。”


                說完便轉頭邁步離開,李立渠與吳婷二人也跟隨後緊跟上去。


                = = = = = =


                入夜後。


                如同尋常人家過年一樣,李家餐桌上擺滿了許多既美味又豐盛的年夜就一马当先菜。


                家人彼此問候談天的聲音不斷在李立渠耳邊回蕩著,不過他都沒有聽進去,整個人顯得有點心不在焉。


                出於男人的直覺吧!回家互相架在对方路途上,李立渠總覺得舅舅一直借由車上@ 的後照鏡偷用计对付九幻看女友,眼神中對自己女友似乎有著非分念頭。


                真是自作自受呢。李立渠心中正苦惱著。早知就不該在後座上偷偷拉下女友的褲子,這下可好,引來舅舅非分之想,只是,對舅舅的反應自己多少應該生點加入了包围氣的, 但為何心中情緒會如此高低起伏?甚至有點興奮?李立渠不禁自心道問。網路上一些暴露女友的文章不知看過多少篇,難道自己也受到那些文他看着欧厉青脸红脖粗章的隱響?雖然吳Ψ婷不一定 會成為陪伴自己今生的妻子,但也似乎不該像文章情節描述般任由也让他死个明白吧舅舅視奸自己女友,甚至還期待著接下來的發展……


                想歸想,但在徐盛的勸酒之下,李立渠覺得自己的理智即將在酒我来精的麻痹下離開正常人應有思考範圍。


                為了不繼續麻痹两名异能杀手对望一样下去,李立渠便推說吃飽了,並帶著女友離開餐廳。


                在離開的時候,李立渠可以明顯感受到身後有一道犀利目光不停在女友身上掃視著,喝的比自己還茫的女友顯然沒有感覺到。


                一到房間,二人就像傾倒的樹木般倒在床上就起不來了。


                時間不知于阳杰消逝了多少,躺在床上休息的李立渠深深地覺得自己的身體以及大腦依舊處在當機狀態,這是他第一次喝酒喝到這麽茫。


                吃年夜飯時不是只喝了五六杯而已?沒那麽誇張吧!李立渠如此暗自頭一只是长着九头脑袋痛低語。


                李立渠轉頭瞧著躺在身旁的女友,女友已經睡著了,而他自己卻因酒精因素造成頭痛,使他到現在依然保持數分意識。


                這時李立渠突然聽到房門開關的聲音。



                李立渠咪著眼那就是杀了他無力地瞧了一下,因為晚上進房間後忘記關電燈的關系,所以房間還亮著,李立渠能夠看清楚何人進房間內。映入眼中的高壯身影,在這家裏除了他舅舅徐盛之外還會有誰。


                果然,舅舅想對自己女友下房间内竟然是空空如也手。李立不用渠連忙動也不動地裝睡。


                來到床邊的徐盛,從口袋中取出一小瓶玻璃瓶,他小心奕奕地打開塑膠瓶蓋並將瓶子拿到李立渠的鼻子呼吸孔下方。


                幸好李立渠還保有些許意識,才沒有吸入太多奇怪氣體。


                徐盛保持這動作电话通是通了數分鐘後,收回瓶子自言自語說道:

                “聽藥頭說,吸入這迷香的人雖然還能張開眼睛看東西,但因意萧先生你可以走了識混亂導致身體無法自由活動,且人在意識混亂下根本就記不了眼睛如此毫不停留所見的事物,隔天便會忘了今夜所見景象,真有那麽神奇嗎?”


                徐盛伸手拍拍李立渠的臉頰試圖叫醒他,想看藥效是否有如此神奇。


                在舅舅手掌拍弄下,李立渠雙眼慢慢白素之所以这么说地張了開來。


                瞧見李立渠張一臉迷茫呆滯的神色,徐盛心頭不禁大樂。


                “小渠,有聽到舅疯子舅的話嗎?”


                徐盛伸手在李立渠眼前左右揮擺著,且再次出聲確認。


                “小渠?小渠?”


                見他毫無反應,徐盛便把李立渠移到床鋪的最邊緣,並用枕頭將他的上半身墊高,讓李立渠整人仰躺在床頭處。


                徐盛壞笑了起來,“嘿嘿,在没有展现出愤怒車上看了表演,搔得舅舅全身都癢了起來,你就在這好好看舅舅肉搏演出吧。”


                說完便繞過床尾,來到躺在另一邊的吳婷身旁。


                此時的李立渠心裏整個著急起來,一如他舅呵呵舅所說明的相同,吸入迷香後的他身子完全無法動彈,他也使不出力氣來說話,只能睜眼看著舅舅將吳婷身上的衣物脫個精光,並從口袋拿出一粒藥物塞進自己女友下身,而与转月轮撞在了一起他本人卻毫無辦法。


                徐盛沒有急著開戰,站在床邊細細觀賞著少女乳白色的嫚妙肉體。滿足視覺享受後,徐盛虎掌一伸,不停逗弄著吳婷豐美的玉乳。


                少女因徐盛虽然你的撫愛逐漸扭動起來並且緩緩地張開而接着眼睛。


                “阿渠,你真討厭……你是……”


                還沒發出尖叫聲,吳婷的嘴巴便被徐盛用左手給嗚住,而他的巨大右掌則同時殺入少女下身禁區。


                感覺到下身異樣傳來,吳婷才知道自己被這位徐盛舅舅給脫光了,連忙看向身旁的男友,赫然驚覺自己男友竟躺在旁邊看老子都跟你们划清界限了戲。


                “放心吧,我已經用迷香放倒小渠,雖然他的眼睛還心中布满了恐惧張著,不過保證明天一點也不知道今晚曾發生過什麽事情。”


                “嗚……嗚……嗚……”被嗚住的吳婷不停喝叫搖著頭。


                “你是希望我停下嗎?”


                話雖是這樣說,但到嘴的肥肉徐盛哪可能放過,靈活的粗指不停摳弄著少女的蜜穴,憫熟地挑動著吳婷的愛欲。


                瞧見少女再看麻枫的玉體因自己摳弄而輕顫扭動著,徐盛放開嗚住她的左手,對她壞笑道:“如何,舅天残地缺以及老三后舅的技巧很高超吧!”


                “徐舅舅……別這樣子……我是阿渠的女友……”吳婷因身下快感而使得說話斷斷續續。


                “要不要跟舅舅好上一次。”


                吳婷大大搖著頭否定著,“不要……”


                “可是你下面的小嘴可不是這樣說喔。”


                為了徹底征服這名小妞,徐盛隨即伏趴在吳婷的下身處,將之一雙玉腿而是因为掰開後,低頭開始瘋狂地舔弄吳婷的粉色嫩穴。


                “嗯……不要這樣子……好癢……”


                吳婷的身子仿佛遭到雷擊般不停輕顫著,她想抵抗,身體卻因酒精而使不出力。


                李立渠在旁邊看的欲火高漲。從自己女友身軀的扭動程度來但是总算是在附近看,他便明遼舅舅口技的高超程度,更明白欲火被燃起的女友等等就會要求徐盛舅舅幹她笑什么笑了。


                或許是知道明天就會忘了眼前火辣床戲的關谁应就是说谁咯系,李立渠此時心中的抵觸情緒也就沒有一開始那麽高。自己心中最深處也試圖淩辱女友嗎?李立渠不禁自心道問,雙眼越加專註著眼前的肉戰。


                “不要再弄了……”


                吳婷已被盛挑弄得有點神情恍惚那一楼层订了个房间了。


                “想不想跟吴端舅舅好上一次?”


                “要……我要!”


                “要什麽?說阿盛哥趕快幹我!”


                似乎受到酒精與情欲的刺激,吳婷馬上就妥協了,“阿盛哥,趕快幹我!”


                此時徐盛見時機成熟,起身將短T脫下,倒三角形的壯碩肉體完整地敞放這對小情侶眼中。成熟的男性熊軀映形态著非常油亮的深古銅色,胸膛上的胸肌如山壁般堅硬光滑,雙臂像樹幹商场一樣結實有力,還有田字型的漂亮腹肌一塊一塊在腹部整齊排列。


                徐盛曲腳脫孙树凤微微呆了一下掉身上的運動短褲,一條黑色的緊身四角內褲緊密地貼合在他的下身,高高隆起的活火山已達噴發的臨界點。


                李立渠很明白那一大陀包裹在緊身內褲下的是什麽東西,那是陰莖以及睪其实原本丸,等一下要用來跟自己女友交合用的工具。


                只見徐盛雙手迅速往下一拉,粗肥的陰莖立即但是实际上不过是组织彈跳而出,濃密陰毛中的紅通肉冠既碩大又直挺,如同雨後林子內展開的香菇頭。在那兩條健壯結實過人的大腿內側 還吊著二顆雞蛋般大的睪丸,裝著大睪丸的肥碩陰囊長長地垂掛在陰莖根部。李立渠瞧見舅舅丹田處有著無數青色血管交錯蔓延可乘之机,光看這二樣特征李立渠便知曉自己 舅舅的性能力肯定非常優異。


                看到這邊,李立渠知道舅舅要開始幹自己女友了。說真的,他現在的心情非常矛盾,從小徐盛舅舅對他就非常好,會陪他玩,還會教他一名弟子寫功課,自己做錯事情還會在父母親面前為他求情,要不要把吳婷讓給舅舅玩一下?這個念頭一浮唐逸尘上來就忘不掉。


                脫掉內褲後徐盛蹲了下來。


                吳婷的蜜穴看到眼前早被徐盛弄得一榻糊塗,他一只手扳開少女的大腿,另一只手則握著粗肥陰莖,不停用他那巨大龜頭摳弄著沾滿了淫汁愛液的花瓣,濕滑嫩瓣中來回磨蹭的爽快感從他那敏感龜頭肉冠傳回,爽得讓徐盛渾身将他原地提起来都輕了數分。


                “阿盛哥……快給我……不要在折磨人家了而啦!”


                “沒問題。”


                徐盛的健臀往前一推,雞巴毫無阻礙地送了進去,他一點也沒有憐香惜玉,虎腰毫不客氣地往向前猛力一挺,爽得讓吳婷低聲呻吟出來。


                “嗯……好大……好燙调动起体内的雞巴……好舒服……到底了……”吳婷興奮地扭著身子不停呻吟,“好燙的陽具……頂得人家的花心好麻就知道了今天。”


                “這樣就爽了,那我進去後不就飛上天了。”


                吳婷擡頭一看才發地缺整个人行事诡异覺,徐盛的陰莖竟還有一半沒插進去,嚇得吳婷全身發抖低聲求饒:


                “徐舅舅,放過我吧,會痛死人的。”


                “子宮頸能容納嬰兒通過,我這大肉棒自然也可以。”


                “生產小弟身前又多了一个空挡那是很痛的劇痛,跟做愛不一樣!徐舅舅,拜托你這樣子就好了,不要插進去把地部。”


                “放心,舅舅我剛剛有放藥進你的陰道內,龜頭進出花心時不會痛的。”


                “真的?”


                “嘗一下不就……知……道……了!”


                虎臀猛然往前一挺,龜頭便撞入少女從未被人給開墾過的處女之地。那種難以言語刹那间整个人就显现在的美妙,讓第一次嘗到滋味的吳婷爽得身子都弓了起來。


                見身下的女孩嘗到甜頭,徐盛壞壞地淫笑著,“如何,舅舅沒騙你吧。”


                語畢,徐盛將吳婷的雙腿擺成M型,然後慢也许对你慢地前後擺動自己的健臀,一開始時他的動作還很慢,他漸想到韩玉临漸地加快速度還有力道,他每次抽出陰莖都會把龜頭留在女 孩的蜜壺內,再狠狠的整根插送進去直達子脸上惊慌宮。這種做愛方式對男人而言可說是宛如成仙般的美妙滋味,徐盛仗著自己體力充沛,他每次做愛都是用這種方式大進大 出,享受激烈的性愛交合。


                插了刀具棍棒近百來下後,徐◢盛覺得似乎有些不太過癮,望向躺在一旁觀一个个变哑巴了看的李立渠,他停下動作,想了想,很是刻意地挪動自己與吳婷的身子,將肉搏戰場移到李立渠身邊,好讓聞了迷藥的李立渠能夠更清楚看著二人做愛。


                “徐舅舅,雖然阿渠已經聞過竞争对手了迷藥,可是在他旁邊做不好吧?”


                “這樣不是很刺激嗎?”


                因為角度忽然两下间又都站住了脚步關系,李立渠可以清楚見到舅舅的下身處與女友緊密貼人合在一起,毫無疑問的,他舅舅的大雞巴正整根插在女友滑嫩陰道之中。


                徐盛將吳婷的雙腳放在自己的粗腰間,然後擺出伏地挺身的姿勢來。


                他對著李立渠壞壞地淫笑道:“看清楚喔!”隨即開始挺動自己的耳边对他说道虎腰。


                跨間巨物隨著健臀一上一下地抽送著,為了讓李立渠瞧見自己是如何幹他女友,徐盛每次抽出陰莖時程二帅信口说道都刻意放慢動作。


                李立渠能夠看見女友蜜穴口的粉色嫩肉硬是被舅舅的大雞巴給摳了出來,除此之外,伴隨大雞巴帶出的還有陰道內大量愛液,塗滿透亮淫液的棍身在此刻更顯猙獰。


                徐盛的陰莖在吳婷陰道外短暫停留數杪,隨後粗實腰身便狠狠地往下一撞,啪滋!肉體拍擊位置聲清楚地傳入李立渠耳中。


                一下、二下、三下,看著舅舅保持這個節奏狠插女友三四十回,二人彼此下身越發大聲的拍擊聲響,李立渠知道自己女友已是開始發浪。


                吳婷的一雙玉腿緊緊夾著徐盛的虎腰,小蠻腰不停扭著,試圖讓下身更加貼合徐盛的熊軀。


                “我要!阿盛哥快給人也要强几分家啦!”


                徐盛聞言便伸手打開放在床頭櫃上的音響,快捷奏的律動音色不停由时候音箱內發出。


                李立渠有聽電子樂的愛好,這一點他的家人早就習慣了,還特地在注意力他房間加裝隔音裝潢。李立渠完全沒有料想到如今卻成了自己舅舅幹女友的最佳遮掩。


                徐盛拌著音樂開始快速地挺動自己的健臀。


                李立渠從這角度可以見到舅舅的大雞巴飛快地在女友陰道口處進進出出。


                男人重重的鼻突然感觉到他有些变态息聲,吳婷連續不斷的♂淫叫聲,交媾時陽具在陰道中來回攪動对他问道的聲音,以及大陰囊拍打女子會陰的聲音,在整個房間裏不停與電子樂交錯回響著。


                吳婷第一次嘗到壯漢所帶來的激烈歡愛,沒幾分鐘就被徐盛送上性愛的高峰。


                “阿……好棒……好棒……”


                李立渠看到女友的身體正不斷地痙攣,舅舅的動清明节你就得为我烧纸了作也停了下來,但陰莖根部處仍緊緊抵在蜜穴口處,瞧舅舅仰著頭呼著重氣,喉結因情况又有不同了吞咽口水而不停滾動,在在顯示出舅舅正在享受極大的歡愉。


                女友高所以并没有太挂在心头潮的時候陰道會收縮,雞巴這時被夾著是非常爽的事情,已經有過性交經驗的李立渠自然知道這種感覺有多棒,只是如今換成了他舅舅在享受。


                徐盛呼著粗氣笑道:“好一個美穴,真是∏爽死我了。”


                李立渠知道舅舅還沒射精,所以不向后飘去可能就這樣結束肉戰。


                徐盛伸出健臂箍住吳婷的纖腰,往床尾方向挪動二人身子,挪好後,二人的頭部面向床尾背部向著床頭,性器交合的部位則大方地敞放在李立渠眼前。徐盛還不時回頭確認這位置,好讓李立渠可以完整瞧見吳婷的小穴是怎樣被他爆操的。


                他用肥大陰莖來回磨擦著那飽了含水分的嫩鮑,雞巴來回磨了幾下就整根插了進去,隨後徐盛再次擺出伏立挺身的姿勢放力抽插起來。


                深古銅色的壯碩肉體隨著電子音樂大肆律動著,健臀在女孩玉穴上方不停挺送,結實就连也不禁蹙了蹙眉的臀部肌肉迅速地繃緊又放松。


                李立渠看見舅舅每次挺動腰胯,結阴森林實的大腿肌肉都會重重地拍打在吳婷大腿內側上。舅舅他那粗大的陽具像活塞似地在女友的陰道內快速↓沖刺著,仿佛是在打地樁 一樣,每一次插入,粉嫩的穴口都會被粗肥陰莖狠狠地往兩旁拓開,二人生殖器官緊密交之處,噗哧!噗哧聲,聲聲哧響。女友幽逕中無是一排空座位數的淫液被碩大雞巴給擠了 出來,原本晶瑩剔透的淫水經過性器官彼↙此激烈交合而變成随即了一陀陀白色泡沫,未變成泡沫的液體則隨大囊袋拍在會陰上而四處飛濺,粘在二人小腹上,陰囊上,蜜 穴口處,還有淺藍色的床單上。


                徐盛非常的能幹,隨著音樂節奏高速地抽插足足幹了就算是自己身法再灵活近十五分鐘,幹得吳婷低聲呻吟不已。他清晰地感覺到身下女子體时候內肉壁富有極佳彈性,緊緊包住他粗壯是男人陽具 的嫩肉一圈一圈放肆大力吸咬著他的陰莖,尤其是少女子宮頸深處傳來的強力吸力,簡直像是要把他體內的陽精從馬眼中吸出來一樣,猛烈交合的痛快滋味從雞巴延 著脊椎直通腦門,直而后他讓徐盛不停大聲爽叫不已。


                “贊!贊!贊!活這麽久頭一次上這麽棒的妞!”


                隨著雞巴插送不斷持續以及少女陰道內傳來過的吸『允感,徐盛知道吳婷即將被自己送上性愛高潮。他的雙臂立即放棄支撐,結實胸肌緊緊擠壓著她柔軟的玉乳,有力的雙掌從她背後托于阳杰之所以这么尽心尽力起她渾圓的屁股,用力掰開後,等待著她的是大陰莖如暴風雨般更加猛烈其实地抽插。


                李立渠見舅舅如此舉動,已知曉接下來會發生什麽事。


                在徐盛狂抽猛送下,吳婷被他送上了欲望最高峰,她的身體與屁股雖極力扭動想躲開徐盛巨大陽具的吴端当即发出惊叫沖撞,但是卻遭遇到強力手掌的阻攔。


                徐盛用力的捏住她的雪臀,不停挺動自己√的粗壯腰桿,在陰莖的刺激下少女陰道開始劇烈收縮起來,徐盛感覺到一股熱流由吳婷的蕊心深處噴出,噴在他龜頭而且的馬眼上,激得他渾身舒坦,精關再也把持不住,猛然挺著虎腰連連重撞二十來下,將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全數打進子宮深處。


                吳婷也被徐盛滾燙的陽精射得全身顫抖,“好燙!好燙!”


                “爽!真他媽的爽快不妨以后多笑笑!”射精後,徐盛火焰伏在吳婷身上爽快地淫笑著。


                舅舅射精了……躺在旁邊的李立渠看得很清楚,舅舅會陰的收縮次數足足有二十七次!


                徐盛的手掌仍舊緊緊托住吳婷的玉臀,陰莖根部實實抵在陰道口。李立渠知道這樣做可以讓精液不會流出太多,無力出聲制止的他也你怎么能如此看待自己只能默默地看著女友被舅舅強行受孕。


                大約三基本上可以说是刻不容缓分鐘後,徐盛才滿足地將陽具拔出。


                一身大汗的徐盛翻身下床,拿起在连接了无线网络桌子上水壺倒了杯水來喝,邊喝邊用一種征服者的神情看著癱軟在床上的吳婷。


                看著舅舅射精後依然持續勃起堅挺的陽具,李立渠知道舅舅顯然沒有這樣輕易走人的意思,仿佛剛才的發泄貌似只现在她们算是彻彻底底是舅舅的前戲罷了。喘著嬌氣的女友安↓靜地躺在旁邊,從她粉嫩的陰道口流出極少量的精液已向李立渠表明,絕大部分的精液都被舅舅打進女友子宮中了。


                補充完水分的徐盛回到床上,健壯的勃黑軀體與吳婷乳白色嬌軀彼此相互交纏著。李立渠明没有丝毫白舅舅又要開始幹自己女友了。


                徐盛一邊吻著吳婷一邊問道:“小婷,舅舅服務的不錯吧?”


                “嗯……”


                “那這几乎是不可能次換小婷為舅舅服務了喔!”


                說完徐盛便躺在床上,然後蜷起雙腿,雙足踩到床鋪上,不停示意著吳婷坐上自己身子,“小婷是不是沒騎過馬,來試試!這滋味大概是出于钱很贊的!”


                吳婷看著躺在床上的徐盛,成熟的雄性肉體已在方才向她展示過美妙死气攻击能咳咳的男女交合滋味,而一旁吸入迷香的男友依舊張著眼睛觀实力越来越近强悍了賞二人做愛,理智與性欲在吳婷心裏 拔著河。她回頭看著因激烈性交而全身流滿汗水的男人,充滿力量的健壯肌肉越發明顯誘人,不停勾引著她再次去體驗性愛的高峰。


                最終,吳婷做出了選擇。


                玉腿跨過那条信息让他们很是激动徐盛的熊軀,對著那堅挺的男性特征緩身高緩地坐了下去。


                “嗯……”一插到底的爽快滋味依舊讓吳婷舒服地呻吟著。


                見到吳婷心甘情願地獻上玉體,徐盛知道這名未滿二十歲的小女娃已被自己的肉體所征服,他知曉今夜將是放縱的一夜。


                沒有言語,沒有前戲,徐盛抓緊她的纖腰後便狂野地挺要是苍粟旬没有跳槽起自己的下半身。


                就像是在騎著奔跑中的眼睛瞪駿馬,吳婷嬌弱的身子隨著徐盛律動而上下大幅震蕩著,雪白色的玉臀如白浪啪打机密问题黑色礁巖,一波接著一波,一下快過一下,不停拍擊著徐盛長滿陰毛的結實胯部。


                “阿……好棒!好棒!好棒!”從來沒有嘗過如此激烈性愛的吳婷,隨著電子音樂徹底放開自己的理智與欲望,坐在徐盛而后没有任何身上放肆放浪叫著。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在拍肉聲☉中,又是一首電子樂唱過,但激烈的肉體節奏仍舊持續不停歇。


                “嗯……嗯……嗯……不行了……好棒……嗯……天阿……”


                跟著馬兒在欲望之路上忘情奔跑的吳婷,再次來到令人回味的高點上。


                “阿……”


                縱情浪叫中,她的身體下意識地緊緊夾住那令她亢奮的泉一个小小门派源,拌著蜜穴強力吸允,堅挺的火山隨之恣意地噴灑著燙人巖漿。


                大量的白色精漿從那緊密想到自己应该带点礼物过去是的交合處溢出,在男人勃黑的肉體襯托下是那麽地顯眼。


                李立渠知道,也許今晚過後,他的女友將因這次淩辱而隨之而去……


                因為女友吳婷父母親都在國外工作的關系,所以李立渠今年便帶著女友一起回家過年。


                下了火車後二人停留在火車站前等著家人前來接送。


                李立渠老家位在郊區的鄉間小村旁,他們家在市鎮內算是頗為有名的大地主,他現在所在的火車站旁就有好幾間店面是跟他們家租借的。


                李立渠不時地看著手表,確定自己是否有準時,並四處張望四周來往車輛。


                一道厚重的嗓音在不遠處傳來。


                “小渠。”


                聞聲轉頭看去,一名理著平頭的國字臉壯漢出現在他的視線之中。李立渠認出此人,這人是他的舅舅,由記憶中的人影比對起來,他覺得舅舅的身材似乎比他去年看到的要還來的精壯些。


                寒冬天氣,壯碩上身卻只穿著短T加厚背心,露出衣服外的手臂十分結實,飽滿粗圓的二頭肌肌肉線條好看得令李立渠羨慕非常。


                他舅舅徐盛今年三十五歲,是一名健身教練,因此李立渠長简直就是做梦大後曾在他指導下健過身,但效果卻不是裏想,畢竟這甚至轻松地击败了血族類運動要持之以恒才有成效。


                徐盛如鷹般的犀利眼神快速地從吳婷身上掃過。


                俏麗的鵝蛋臉,一頭俐落長發隨意地用粉色發帶綁成馬尾,身材雖是被冬裝所遮掩,但仍可由修長細致的雙腿瞧出幾分體態來,如果將視線往上移,還可看見胸部隨著呼吸高低起伏分外引人遐想。


                “呦~~不錯,阿渠的眼光很好呢。”


                “舅舅,她叫吳婷,因為吳婷父母親都在國外工作的關系,所以今年要跟我們一起過年。”


                吳婷很禮貌地向前問候,“徐舅舅您好。”


                “別客氣,走吧,車子停在不遠處。”


                說完便轉頭邁步離開,李立渠與吳婷二人也跟隨後緊跟上去。


                = = = = = =


                入夜後。


                如同尋常人家過年一樣,李家餐桌上擺滿了許多既美味又豐盛的年夜菜。


                家人彼此問候談天的聲音不斷在李立渠耳邊回蕩著,不過他都沒有聽進去,整個人顯得有點心不在焉。


                出於男人的直覺吧!回家路途上,李立渠總覺得舅舅一直借由車上的後照鏡偷看女友,眼神中對自己女友似乎有著非分念頭。


                真是自作自受呢。李立渠心中正苦惱著。早知就不該在後座上偷偷拉下女友的褲子,這下可好,引來舅舅非分之想,只是,對舅舅的反應自己多少應該生點氣的, 但為何心中情緒會如此高低起伏?甚至有點興奮?李立渠不禁自問。網路上一些暴露女友的文章不知看過多少篇,難道自己也受到那些文章的隱響?雖然吳婷不一定 會成為陪伴自己今生的妻子,但也似乎不該像文章情節描述般任由舅舅視奸自己女友,甚至還期待著接下來的發展……


                想歸想,但在徐盛的勸酒之下,李立渠覺得自己的理智即將在酒我来精的麻痹下離開正常人應有思考範圍。


                為了不繼續麻痹下去,李立渠便推說吃飽了,並帶著女友離開餐廳。


                在離開的時候,李立渠可以明顯感受到身後有一道犀利目光不停在女友身上掃視著,喝的比自己還茫的女友顯然沒有感覺到。


                一到房間,二人就像傾倒的樹木般倒在床上就起不來了。


                時間不知消逝了多少,躺在床上休息的李立渠深深地覺得自己的身體以及大腦依舊處在當機狀態,這是他第一次喝酒喝到這麽茫。


                吃年夜飯時不是只喝了五六杯而已?沒那麽誇張吧!李立渠如此暗自頭痛低語。


                李立渠轉頭瞧著躺在身旁的女友,女友已經睡著了,而他自己卻因酒精因素造成頭痛,使他到現在依然保持數分意識。


                這時李立渠突然聽到房門開關的聲音。


                李立渠咪著眼無力地瞧了一下,因為晚上進房間後忘記關電燈的關系,所以房間還亮著,李立渠能夠看清楚何人進房間內。映入眼中的高壯身影,在這家裏除了他舅舅徐盛之外還會有誰。


                果然,舅舅想對自己女友下手。李立渠連忙動也不動地裝睡。


                來到床邊的徐盛,從口袋中取出一小瓶玻璃瓶,他小心奕奕地打開塑膠瓶蓋並將瓶子拿到李立渠的鼻子呼吸孔下方。


                幸好李立渠還保有些許意識,才沒有吸入太多奇怪氣體。


                徐盛保持這動作數分鐘後,收回瓶子自言自語說道:

                “聽藥頭說,吸入這迷香的人雖然還能張開眼睛看東西,但因意識混亂導致身體無法自由活動,且人在意識混亂下根本就記不了眼睛所見的事物,隔天便會忘了今夜所見景象,真有那麽神奇嗎?”


                徐盛伸手拍拍李立渠的臉頰試圖叫醒他,想看藥效是否有如此神奇。


                在舅舅手掌拍弄下,李立渠雙眼慢慢地張了開來。


                瞧見李立渠張一臉迷茫呆滯的神色,徐盛心頭不禁大樂。


                “小渠,有聽到舅疯子舅的話嗎?”


                徐盛伸手在李立渠眼前左右揮擺著,且再次出聲確認。


                “小渠?小渠?”


                見他毫無反應,徐盛便把李立渠移到床鋪的最邊緣,並用枕頭將他的上半身墊高,讓李立渠整人仰躺在床頭處。


                徐盛壞笑了起來,“嘿嘿,在車上看了表演,搔得舅舅全身都癢了起來,你就在這好好看舅舅肉搏演出吧。”


                說完便繞過床尾,來到躺在另一邊的吳婷身旁。


                此時的李立渠心裏整個著急起來,一如他舅舅所說明的相同,吸入迷香後的他身子完全無法動彈,他也使不出力氣來說話,只能睜眼看著舅舅將吳婷身上的衣物脫個精光,並從口袋拿出一粒藥物塞進自己女友下身,而他本人卻毫無辦法。


                徐盛沒有急著開戰,站在床邊細細觀賞著少女乳白色的嫚妙肉體。滿足視覺享受後,徐盛虎掌一伸,不停逗弄著吳婷豐美的玉乳。


                少女因徐盛的撫愛逐漸扭動起來並且緩緩地張開眼睛。


                “阿渠,你真討厭……你是……”


                還沒發出尖叫聲,吳婷的嘴巴便被徐盛用左手給嗚住,而他的巨大右掌則同時殺入少女下身禁區。


                感覺到下身異樣傳來,吳婷才知道自己被這位徐盛舅舅給脫光了,連忙看向身旁的男友,赫然驚覺自己男友竟躺在旁邊看戲。


                “放心吧,我已經用迷香放倒小渠,雖然他的眼睛還心中布满了恐惧張著,不過保證明天一點也不知道今晚曾發生過什麽事情。”


                “嗚……嗚……嗚……”被嗚住的吳婷不停搖著頭。


                “你是希望我停下嗎?”


                話雖是這樣說,但到嘴的肥肉徐盛哪可能放過,靈活的粗指不停摳弄著少女的蜜穴,憫熟地挑動著吳婷的愛欲。


                瞧見少女的玉體因自己摳弄而輕顫扭動著,徐盛放開嗚住她的左手,對她壞笑道:“如何,舅天残地缺以及老三后舅的技巧很高超吧!”


                “徐舅舅……別這樣子……我是阿渠的女友……”吳婷因身下快感而使得說話斷斷續續。


                “要不要跟舅舅好上一次。”


                吳婷大大搖著頭否定著,“不要……”


                “可是你下面的小嘴可不是這樣說喔。”


                為了徹底征服這名小妞,徐盛隨即伏趴在吳婷的下身處,將之一雙玉腿掰開後,低頭開始瘋狂地舔弄吳婷的粉色嫩穴。


                “嗯……不要這樣子……好癢……”


                吳婷的身子仿佛遭到雷擊般不停輕顫著,她想抵抗,身體卻因酒精而使不出力。


                李立渠在旁邊看的欲火高漲。從自己女友身軀的扭動程度來看,他便明遼舅舅口技的高超程度,更明白欲火被燃起的女友等等就會要求徐盛舅舅幹她笑什么笑了。


                或許是知道明天就會忘了眼前火辣床戲的關系,李立渠此時心中的抵觸情緒也就沒有一開始那麽高。自己心中最深處也試圖淩辱女友嗎?李立渠不禁自問,雙眼越加專註著眼前的肉戰。


                “不要再弄了……”


                吳婷已被盛挑弄得有點神情恍惚那一楼层订了个房间了。


                “想不想跟舅舅好上一次?”


                “要……我要!”


                “要什麽?說阿盛哥趕快幹我!”


                似乎受到酒精與情欲的刺激,吳婷馬上就妥協了,“阿盛哥,趕快幹我!”


                此時徐盛見時機成熟,起身將短T脫下,倒三角形的壯碩肉體完整地敞放這對小情侶眼中。成熟的男性熊軀映著非常油亮的深古銅色,胸膛上的胸肌如山壁般堅硬光滑,雙臂像樹幹一樣結實有力,還有田字型的漂亮腹肌一塊一塊在腹部整齊排列。


                徐盛曲腳脫掉身上的運動短褲,一條黑色的緊身四角內褲緊密地貼合在他的下身,高高隆起的活火山已達噴發的臨界點。


                李立渠很明白那一大陀包裹在緊身內褲下的是什麽東西,那是陰莖以及睪丸,等一下要用來跟自己女友交合用的工具。


                只見徐盛雙手迅速往下一拉,粗肥的陰莖立即但是实际上不过是组织彈跳而出,濃密陰毛中的紅通肉冠既碩大又直挺,如同雨後林子內展開的香菇頭。在那兩條健壯結實過人的大腿內側 還吊著二顆雞蛋般大的睪丸,裝著大睪丸的肥碩陰囊長長地垂掛在陰莖根部。李立渠瞧見舅舅丹田處有著無數青色血管交錯蔓延,光看這二樣特征李立渠便知曉自己 舅舅的性能力肯定非常優異。


                看到這邊,李立渠知道舅舅要開始幹自己女友了。說真的,他現在的心情非常矛盾,從小徐盛舅舅對他就非常好,會陪他玩,還會教他一名弟子寫功課,自己做錯事情還會在父母親面前為他求情,要不要把吳婷讓給舅舅玩一下?這個念頭一浮上來就忘不掉。


                脫掉內褲後徐盛蹲了下來。


                吳婷的蜜穴早被徐盛弄得一榻糊塗,他一只手扳開少女的大腿,另一只手則握著粗肥陰莖,不停用他那巨大龜頭摳弄著沾滿了淫汁愛液的花瓣,濕滑嫩瓣中來回磨蹭的爽快感從他那敏感龜頭肉冠傳回,爽得讓徐盛渾身都輕了數分。


                “阿盛哥……快給我……不要在折磨人家了而啦!”


                “沒問題。”


                徐盛的健臀往前一推,雞巴毫無阻礙地送了進去,他一點也沒有憐香惜玉,虎腰毫不客氣地往向前猛力一挺,爽得讓吳婷低聲呻吟出來。


                “嗯……好大……好燙的雞巴……好舒服……到底了……”吳婷興奮地扭著身子不停呻吟,“好燙的陽具……頂得人家的花心好麻。”


                “這樣就爽了,那我進去後不就飛上天了。”


                吳婷擡頭一看才發覺,徐盛的陰莖竟還有一半沒插進去,嚇得吳婷全身發抖低聲求饒:


                “徐舅舅,放過我吧,會痛死人的。”


                “子宮頸能容納嬰兒通過,我這大肉棒自然也可以。”


                “生產小弟身前又多了一个空挡那是很痛的劇痛,跟做愛不一樣!徐舅舅,拜托你這樣子就好了,不要插進去。”


                “放心,舅舅我剛剛有放藥進你的陰道內,龜頭進出花心時不會痛的。”


                “真的?”


                “嘗一下不就……知……道……了!”


                虎臀猛然往前一挺,龜頭便撞入少女從未被人給開墾過的處女之地。那種難以言語的美妙,讓第一次嘗到滋味的吳婷爽得身子都弓了起來。


                見身下的女孩嘗到甜頭,徐盛壞壞地淫笑著,“如何,舅舅沒騙你吧。”


                語畢,徐盛將吳婷的雙腿擺成M型,然後慢慢地前後擺動自己的健臀,一開始時他的動作還很慢,他漸想到韩玉临漸地加快速度還有力道,他每次抽出陰莖都會把龜頭留在女 孩的蜜壺內,再狠狠的整根插送進去直達子宮。這種做愛方式對男人而言可說是宛如成仙般的美妙滋味,徐盛仗著自己體力充沛,他每次做愛都是用這種方式大進大 出,享受激烈的性愛交合。


                插了近百來下後,徐盛覺得似乎有些不太過癮,望向躺在一旁觀看的李立渠,他停下動作,想了想,很是刻意地挪動自己與吳婷的身子,將肉搏戰場移到李立渠身邊,好讓聞了迷藥的李立渠能夠更清楚看著二人做愛。


                “徐舅舅,雖然阿渠已經聞過迷藥,可是在他旁邊做不好吧?”


                “這樣不是很刺激嗎?”


                因為角度關系,李立渠可以清楚見到舅舅的下身處與女友緊密貼合在一起,毫無疑問的,他舅舅的大雞巴正整根插在女友滑嫩陰道之中。


                徐盛將吳婷的雙腳放在自己的粗腰間,然後擺出伏地挺身的姿勢來。


                他對著李立渠壞壞地淫笑道:“看清楚喔!”隨即開始挺動自己的虎腰。


                跨間巨物隨著健臀一上一下地抽送著,為了讓李立渠瞧見自己是如何幹他女友,徐盛每次抽出陰莖時程二帅信口说道都刻意放慢動作。


                李立渠能夠看見女友蜜穴口的粉色嫩肉硬是被舅舅的大雞巴給摳了出來,除此之外,伴隨大雞巴帶出的還有陰道內大量愛液,塗滿透亮淫液的棍身在此刻更顯猙獰。


                徐盛的陰莖在吳婷陰道外短暫停留數杪,隨後粗實腰身便狠狠地往下一撞,啪滋!肉體拍擊聲清楚地傳入李立渠耳中。


                一下、二下、三下,看著舅舅保持這個節奏狠插女友三四十回,二人彼此下身越發大聲的拍擊聲響,李立渠知道自己女友已是開始發浪。


                吳婷的一雙玉腿緊緊夾著徐盛的虎腰,小蠻腰不停扭著,試圖讓下身更加貼合徐盛的熊軀。


                “我要!阿盛哥快給人家啦!”


                徐盛聞言便伸手打開放在床頭櫃上的音響,快捷奏的律動音色不停由音箱內發出。


                李立渠有聽電子樂的愛好,這一點他的家人早就習慣了,還特地在他房間加裝隔音裝潢。李立渠完全沒有料想到如今卻成了自己舅舅幹女友的最佳遮掩。


                徐盛拌著音樂開始快速地挺動自己的健臀。


                李立渠從這角度可以見到舅舅的大雞巴飛快地在女友陰道口處進進出出。


                男人重重的鼻息聲,吳婷連續不斷的淫叫聲,交媾時陽具在陰道中來回攪動的聲音,以及大陰囊拍打女子會陰的聲音,在整個房間裏不停與電子樂交錯回響著。


                吳婷第一次嘗到壯漢所帶來的激烈歡愛,沒幾分鐘就被徐盛送上性愛的高峰。


                “阿……好棒……好棒……”


                李立渠看到女友的身體正不斷地痙攣,舅舅的動作也停了下來,但陰莖根部處仍緊緊抵在蜜穴口處,瞧舅舅仰著頭呼著重氣,喉結因吞咽口水而不停滾動,在在顯示出舅舅正在享受極大的歡愉。


                女友高潮的時候陰道會收縮,雞巴這時被夾著是非常爽的事情,已經有過性交經驗的李立渠自然知道這種感覺有多棒,只是如今換成了他舅舅在享受。


                徐盛呼著粗氣笑道:“好一個美穴,真是爽两人呆若木鸡死我了。”


                李立渠知道舅舅還沒射精,所以不向后飘去可能就這樣結束肉戰。


                徐盛伸出健臂箍住吳婷的纖腰,往床尾方向挪動二人身子,挪好後,二人的頭部面向床尾背部向著床頭,性器交合的部位則大方地敞放在李立渠眼前。徐盛還不時回頭確認這位置,好讓李立渠可以完整瞧見吳婷的小穴是怎樣被他爆操的。


                他用肥大陰莖來回磨擦著那飽含水分的嫩鮑,雞巴來回磨了幾下就整根插了進去,隨後徐盛再次擺出伏立挺身的姿勢放力抽插起來。


                深古銅色的壯碩肉體隨著電子音樂大肆律動著,健臀在女孩玉穴上方不停挺送,結實的臀部肌肉迅速地繃緊又放松。


                李立渠看見舅舅每次挺動腰胯,結阴森林實的大腿肌肉都會重重地拍打在吳婷大腿內側上。舅舅他那粗大的陽具像活塞似地在女友的陰道內快速沖刺这三人还是手心捏了一把冷汗著,仿佛是在打地樁 一樣,每一次插入,粉嫩的穴口都會被粗肥陰莖狠狠地往兩旁拓開,二人生殖器官緊密交之處,噗哧!噗哧聲,聲聲哧響。女友幽逕中無是一排空座位數的淫液被碩大雞巴給擠了 出來,原本晶瑩剔透的淫水經過性器官彼此激烈交合而變成了一陀陀白色泡沫,未變成泡沫的液體則隨大囊袋拍在會陰上而四處飛濺,粘在二人小腹上,陰囊上,蜜 穴口處,還有淺藍色的床單上。


                徐盛非常的能幹,隨著音樂節奏高速地抽插足足幹了近十五分鐘,幹得吳婷低聲呻吟不已。他清晰地感覺到身下女子體內肉壁富有極佳彈性,緊緊包住他粗壯是男人陽具 的嫩肉一圈一圈放肆大力吸咬著他的陰莖,尤其是少女子宮頸深處傳來的強力吸力,簡直像是要把他體內的陽精從馬眼中吸出來一樣,猛烈交合的痛快滋味從雞巴延 著脊椎直通腦門,直讓徐盛不停大聲爽叫不已。


                “贊!贊!贊!活這麽久頭一次上這麽棒的妞!”


                隨著雞巴插送不斷持續以及少女陰道內傳來過的吸允感,徐盛知道吳婷即將被自己送上性愛高潮。他的雙臂立即放棄支撐,結實胸肌緊緊擠壓著她柔軟的玉乳,有力的雙掌從她背後托起她渾圓的屁股,用力掰開後,等待著她的是大陰莖如暴風雨般更加猛烈地抽插。


                李立渠見舅舅如此舉動,已知曉接下來會發生什麽事。


                在徐盛狂抽猛送下,吳婷被他送上了欲望最高峰,她的身體與屁股雖極力扭動想躲開徐盛巨大陽具的沖撞,但是卻遭遇到強力手掌的阻攔。


                徐盛用力的捏住她的雪臀,不停挺動自己的自己一定要给对方一点教训粗壯腰桿,在陰莖的刺激下少女陰道開始劇烈收縮起來,徐盛感覺到一股熱流由吳婷的蕊心深處噴出,噴在他龜頭的馬眼上,激得他渾身舒坦,精關再也把持不住,猛然挺著虎腰連連重撞二十來下,將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全數打進子宮深處。


                吳婷也被徐盛滾燙的陽精射得全身顫抖,“好燙!好燙!”


                “爽!真他媽的爽快!”射精後,徐盛火焰伏在吳婷身上爽快地淫笑著。


                舅舅射精了……躺在旁邊的李立渠看得很清楚,舅舅會陰的收縮次數足足有二十七次!


                徐盛的手掌仍舊緊緊托住吳婷的玉臀,陰莖根部實實抵在陰道口。李立渠知道這樣做可以讓精液不會流出太多,無力出聲制止的他也只能默默地看著女友被舅舅強行受孕。


                大約三分鐘後,徐盛才滿足地將陽具拔出。


                一身大汗的徐盛翻身下床,拿起在桌子上水壺倒了杯水來喝,邊喝邊用一種征服者的神情看著癱軟在床上的吳婷。


                看著舅舅射精後依然持續勃起堅挺的陽具,李立渠知道舅舅顯然沒有這樣輕易走人的意思,仿佛剛才的發泄貌似只现在她们算是彻彻底底是舅舅的前戲罷了。喘著嬌氣的女友安靜地躺在旁邊,從她粉嫩的陰道口流出極少量的精液已向李立渠表明,絕大部分的精液都被舅舅打進女友子宮中了。


                補充完水分的徐盛回到床上,健壯的勃黑軀體與吳婷乳白色嬌軀彼此相互交纏著。李立渠明白舅舅又要開始幹自己女友了。


                徐盛一邊吻著吳婷一邊問道:“小婷,舅舅服務的不錯吧?”


                “嗯……”


                “那這次換小婷為舅舅服務了喔!”


                說完徐盛便躺在床上,然後蜷起雙腿,雙足踩到床鋪上,不停示意著吳婷坐上自己身子,“小婷是不是沒騎過馬,來試試!這滋味很贊的!”


                吳婷看著躺在床上的徐盛,成熟的雄性肉體已在方才向她展示過美妙死气攻击能咳咳的男女交合滋味,而一旁吸入迷香的男友依舊張著眼睛觀賞二人做愛,理智與性欲在吳婷心裏 拔著河。她回頭看著因激烈性交而全身流滿汗水的男人,充滿力量的健壯肌肉越發明顯誘人,不停勾引著她再次去體驗性愛的高峰。


                最終,吳婷做出了選擇。


                玉腿跨過徐盛的熊軀,對著那堅挺的男性特征緩緩地坐了下去。


                “嗯……”一插到底的爽快滋味依舊讓吳婷舒服地呻吟著。


                見到吳婷心甘情願地獻上玉體,徐盛知道這名未滿二十歲的小女娃已被自己的肉體所征服,他知曉今夜將是放縱的一夜。


                沒有言語,沒有前戲,徐盛抓緊她的纖腰後便狂野地挺起自己的下半身。


                就像是在騎著奔跑中的駿馬,吳婷嬌弱的身子隨著徐盛律動而上下大幅震蕩著,雪白色的玉臀如白浪啪打黑色礁巖,一波接著一波,一下快過一下,不停拍擊著徐盛長滿陰毛的結實胯部。


                “阿……好棒!好棒!好棒!”從來沒有嘗過如此激烈性愛的吳婷,隨著電子音樂徹底放開自己的理智與欲望,坐在徐盛身上放肆放浪叫著。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在拍肉聲中,又是一首電子樂唱過,但激烈的肉體節奏仍舊持續不停歇。


                “嗯……嗯……嗯……不行了……好棒……嗯……天阿……”


                跟著馬兒在欲望之路上忘情奔跑的吳婷,再次來到令人回味的高點上。


                “阿……”


                縱情浪叫中,她的身體下意識地緊緊夾住那令她亢奮的泉源,拌著蜜穴強力吸允,堅挺的火山隨之恣意地噴灑著燙人巖漿。


                大量的白色精漿從那緊密的交合處溢出,在男人勃黑的肉體襯托下是那麽地顯眼。


                李立渠知道,也許今晚過後,他的女友將因這次淩辱而隨之而去……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心下又不禁意淫了起来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