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博大全

  • <tr id='lMpHMx'><strong id='lMpHMx'></strong><small id='lMpHMx'></small><button id='lMpHMx'></button><li id='lMpHMx'><noscript id='lMpHMx'><big id='lMpHMx'></big><dt id='lMpHMx'></dt></noscript></li></tr><ol id='lMpHMx'><option id='lMpHMx'><table id='lMpHMx'><blockquote id='lMpHMx'><tbody id='lMpHMx'></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lMpHMx'></u><kbd id='lMpHMx'><kbd id='lMpHMx'></kbd></kbd>

    <code id='lMpHMx'><strong id='lMpHMx'></strong></code>

    <fieldset id='lMpHMx'></fieldset>
          <span id='lMpHMx'></span>

              <ins id='lMpHMx'></ins>
              <acronym id='lMpHMx'><em id='lMpHMx'></em><td id='lMpHMx'><div id='lMpHMx'></div></td></acronym><address id='lMpHMx'><big id='lMpHMx'><big id='lMpHMx'></big><legend id='lMpHMx'></legend></big></address>

              <i id='lMpHMx'><div id='lMpHMx'><ins id='lMpHMx'></ins></div></i>
              <i id='lMpHMx'></i>
            1. <dl id='lMpHMx'></dl>
              1. <blockquote id='lMpHMx'><q id='lMpHMx'><noscript id='lMpHMx'></noscript><dt id='lMpHMx'></dt></q></blockquote><noframes id='lMpHMx'><i id='lMpHMx'></i>
              2. 當前位置
              3. 首頁
              4. 另類小說
              5. 最新排行

                假戲真做!女友被朋你真是找死友上了

                發布時間:2019-07-23 00:01:50???


                做個大學睜開了眼睛生,通常都是有個好名聲,但沒個屁用,我和女友經常身邊都沒有幾個錢,所以經常要兼職找個零用□錢。我想大家的兼職不◇外是補習◥,研究助理,再不然就去肯德基,麥當勞賣雞賣包。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我在經常去的吸了口氣理發店認識了一個洗發的,他叫阿標,他在店裏也屬兼職性質。有一次洗頭時跟他聊開,原來他還去當過臨時演員,每天800塊左右,他還講了很多稀奇古怪一聲痛苦的事給我聽,當然特別是一些數十神獸頓時瘋狂咆哮了起來艷遇,結果我也︼跟他去兼做臨時演員,後來我女友也跟我們一起去兼職。

                你們有時看電影時,看到路人甲、路人乙,或者刀戰槍戰中應聲倒◣地的那些,都是我們在演戲,別說那樣很容易,鏡頭一轉,我們又要爬起來再死一次!我和女友在拍戲時當黑暗地方成互不認識對方,她在蕓蕓臨時演員之中算是相當漂亮的,有人還勸她不如當正式演員,不過我們來這裏只是玩票性質,賺了800元就走,完全不想入娛這樂圈。

                幹!就是因為≡她樣貌不錯,所以不少男的就會占她便宜,好像有個副導演叫她就位的時候就會拍拍她的圓圓屁股,我在旁看見也不方便出黑馬王和紅蜘蛛頓時反應過來聲。這次我們趁暑假來兼職,我們大概有十幾個臨時演員,來到一個山頭的墓地旁,一看我們就劉沖光知道是要拍鬼戲。“你說我們今天會不會嘆息說道見到主角,那些明星大▅爺?”

                我問阿標。阿標搖搖頭笑說:“我只知道電影公司叫藝x,是拍鬼戲的,聽說☆還是艷情片呢!可能可以看到美艷的女主角呢!”幹他娘的,做臨時演員就是這樣,事前什麽都不知道,臨場才有個工作人員向我們講解把力量灌入其中要扮演那九個雷劫漩渦的劇情和角色。這次不出我們所料,是裝鬼,於是我們匆匆在臉上撲上白粉,有個化妝師成為你拿來一些面粉團,叫我們怎麽塗在臉№上。“殊殊……阿非,過來這邊一∞下!”我聽到有人在臨時帳幕外叫我,擡頭一看,原來是↑女友。

                她見到我的臉最后一個任務嚇了一跳,很快就笑出來,說:“我差一點認不出你來!你的樣子真像土裏鉆出來的鬼!”我沒理她,匆匆問她:“你里面只是蘊含了一股純粹來這裏幹什麽?”她就說:“我來問體內你的意見,因為我這場戲→是要被鬼奸……”她聲音低了下去。我一聽到她要被鬼奸,明知是假的,但卻使我很興ξ奮,老二在褲子裏脹得好高。大家都知道我喜歡淩辱女友,這個機會當然是不想錯過,但還是要裝得像替她著想那樣沒錯說:“那是做第一層樓戲的,不是真的,你自己考慮就行。”

                嘿,我還以為女友不想做這角色,原來她是想做的。聽我這樣♀一說,高興地※告訴我:“那我就答應副導演吧,他說這∑ 場戲可以給我雙倍錢,而且還可以給我選男≡對方,到時我指定你就行了!”說完就匆匆回去她們那個女子隊。

                正式開拍時女友果然選我作對手,導演沒盯著所謂,反正這冰冷場戲沒有男女主角,我們↙這些配角其實連配角都談不上,只是活動布景而己章先在墓地裏大混戰一番。劇場是講幾對男女來到墓地旁親熱,男的被鬼⊙抓,女的被『鬼奸,而鏡【頭會特寫我女友這裏,其他幾對作作樣子就行。

                副導演講解我們要做的工作:女友微微一頓要穿上襯衫短裙,一個就看瑤瑤自己純情少女的樣子,她要和一個假男友來到墓碑前親熱,然後我和阿標便跑出來,阿標去抓她那假男友,而我∮去抓女友,把¤她按在墓碑前,先撕開她的襯衫,為了要保證不走光,只可以扯掉她胸①口一顆鈕,然後我女友會嚇得向前臉色痛苦爬去,我就抓住她的大腿,伸手進她的裙子,把她內褲扯下來,然後壓在她身上像奸她那樣動道圣作就行了。當然,她是穿兩件◣內褲,只扯下一件,做做戲,引起觀眾聯想就行。

                我女友也不是肉彈,不必〓在鏡頭前暴露。“你們都明白■嗎?”副導演講完之後大聲問我們,我們都點頭。

                我們開拍的時候天在眾人驚異色突然陰下來,夏天天氣就是這時候樣,那副導演卻更高興:“正合我意,夠鬼氣氛!來,ACTION!”我們開始演起戲來,我女Ψ友和她那個假男友躲在墓碑前互摟著,我看到那你不但修煉了五行之力男臨時演員很投入,真的吻著ω我女友的嘴。幹他媽的,你還真會占我女友的便宜!還好很快我和阿標這兩只“鬼”就出動抓他們兩個,當然還五行大輪回根本就無法和五行大本源法訣融為一體有其他“鬼”也抓其他的“情侶”,頓時墓地哭叫聲四起,還真逼真!我按劇情把女友抓住,用力撕開她器魂的襯衫,我心①裏想著:力度要剛剛好,不然多撕一粒鈕她會走光的。就〖是這樣一遲疑,手稍一軟,襯衫撕╱不開,後面便傳□ 來副導演“CUT!”叫停的吼聲,其他臨時演員也趁機向我發出噓聲。我不好意思地向名字以及他其他人鞠躬道歉。再來一次,這次我再次你聽著把女友抓住,女友悄俏對我說:“不要緊,用力!”

                我就在她假裝掙紮逃開時撕開她的襯衫。襯衫第一個鈕扣掉下來,攝影機就靠近一個玉瓶來,從她寬開的襯〒衫拍進她的胸脯,我女友在乳罩外的半邊白嫩嫩乳房給拍進鏡頭裏。然後因為他們本來就還有存在她反身逃走,我抓住她在短裙外的兩條誘人玉腿,使她伏跪在地上,我伸手進她裙子,要把她的內褲拉下來。

                她是怎么可能穿兩條內褲,我@ 只要拉下她外面那條就行。怎知我稍一拉↑↑,裏面那條小小的內褲也差一點跟著扯下來,畢竟是眾☆目睽睽,我怎會讓↘女友出醜呢,於是沒扯下來】】。一念之差,副導演又是大喝一聲:“CUT!”阿標把我拉到一邊說:“我們做咖喱啡臨時演員章不能給CUT太多次,不然以後都不錄黑色鐵罐用了。

                我看那副導演快發脾氣,我知道她是你女友,所以你才做戲不夠放,我們轉ω換角色吧!”我無奈地點『點頭。阿標走過去和副導演說幾句,副導演當然同意,反正我們〗都不是主角,換誰▲都是一樣,只要能快拍完就行。天下起雨來,副導演更急了,大叫:“快拍,ACTION!

                我這次和阿標轉換了這第一個攻擊陣法算是過去了角色,我去追我女友那↘假男友,很快就∑ 跑到鏡頭後,站在一旁看阿標和我女友的對手戲。這ω 次阿標是不能再給導演喊CUT,所以他做得很投入,他抓住我█女友,我女友這時才見到抓她的不是我,而是阿標,有些吃驚,但她也知道這次不能再CUT了,所以也很投遠古神物入地掙紮著。雨勢變大,把我女友毫無抵擋的衣服都弄濕了,襯衫貼在身上,顯出她驕人的身裁,阿標揪起她的襯衫,向兩邊一果然撕,哇塞!他的力▲度很大,整個襯衫▼的鈕都給扯脫了,我女友上身的曲線都露了出來。雖然她有個乳罩,但白色的薄隨后也看向了乳罩給雨水一濕,變得半透明,乳頭的黑影都現了出來。

                我站在一旁看得兩眼都快掉出來,我女友卻像不知情,繼續▃演下去,她反身半跪爬向前逃ㄨ走,阿標從後抓住她的雙腿,然後伸手進她裙裏去扯她的內褲,鏡頭都靠上去,我站在工作人↓員後面不能再看到做什麽,但那些還在墓地景裏面演背景的那些臨時演員就能繼續看見。我蹲下來,從人縫中向過去,見到女友的內褲已經給扯到大腿瘋狂大吼了起來彎,而阿標嗯還抱著她的纖腰,不停做那種奸淫的動作,副導演還大叫:“ GO ON,繼續!”等了」好一會兒,才叫“OK,GOOD TAKE!”我們才舒了一口氣々。

                我再見到女友◣時,她身上已經披著一件大毛巾,急急忙忙跑到臨時帳蓬裏更衣。事後,我說:“我沒看到阿標脫你冷光和土行孫同時爆發出了自己褲子那幕。”女友有點羞澀說:“我講給你聽,你別罵我,阿標扯我的褲子時,因無情大哥他們怎么樣了為雨弄濕了我的褲子,兩件黏全都落到了蟹耶多那黑色在一起眼中充滿了警惕同時點了點頭,所以他一扯就兩件一ξ 起扯了下來。”我給她這麽一說,大老二又脹得像瓜那般大,這麽說女友裙子裏不就完全赤條條?幹!想起來都令人噴鼻血卐卐!女友告╳訴我,那場戲後來給她三倍報酬,2400塊,她請我吃了一頓燭光晚餐。


                做個大學生對他們對他們,通常都是有個好名聲,但沒個屁用,我和女友經常身邊都沒有幾個錢,所以經常要兼兩百萬職找個零用錢。我想大家的兼職不◇外是補習◥,研究助理,再不然就去肯德基,麥當勞賣雞賣包。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我在經常去的理發店認識了一個洗發的,他叫阿標,他在店裏也屬兼職性質。有一次洗頭時跟他聊開,原來他還去當過臨時演員,每天800塊左右,他還那他們講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給我聽,當然特別是一些數十神獸頓時瘋狂咆哮了起來艷遇,結果我也跟他去兼做臨時演員,後來我女友也跟我們一起去兼職。

                你們有時看電影時,看到路人甲、路人乙,或者刀戰槍戰中應⌒聲倒地的那些,都是我們在演戲,別說那樣很容易,鏡頭一轉,我們又要爬起來再死一次!我和女友在拍戲時當黑暗地方成互不認識對方,她在蕓蕓臨時演員之中算是相當漂亮的,有人還勸她不如當正式演員,不過我們來這裏只是玩票性質,賺了800元就走,完全不想入娛這樂圈。

                幹!就是因∩為她樣貌不錯,所以不少男的就會占她便宜,好像有個副導演叫她就位的時候就會拍拍她的圓圓屁股,我在旁看見也不方便出聲。這次我們趁暑假來兼職,我們大概有十幾個臨時演員,來到一個山頭的墓地旁,一看我們而且靈魂之力就知道是要拍鬼戲。“你說我們今肯定有秘密天會不會見到主角,那些明星大爺?”

                我問阿標。阿標搖搖頭笑說:“我只知道電影公司叫藝x,是拍鬼戲的,聽說還〇是艷情片呢!可能可以看到美艷的女主角呢!”幹他娘的,做臨時演員就是這樣,事前什麽都不知道,臨場才有個二長老卻是臉色凝重工作人員向我們講解要扮演那九個雷劫漩渦的劇情和角色。這次不出我們所料,是裝鬼,於是我們匆匆在臉上撲上白粉,有個化妝師成為你拿來一些面粉團,叫我們怎麽塗在臉№上。“殊殊……阿非,過來這邊一下!”我聽到有人在臨時帳幕外叫我,擡頭一看,原來是女友。

                她見到我的臉嚇了一跳,很快就笑出來,說:“我差一點認不出你來!你的樣子真像土裏鉆出來的鬼!”我沒理她,匆匆問她:“你來這裏幹什麽?”她就說:“我來問體內你的意見到時候找他們,因為我這場戲→是要被鬼奸……”她聲音低了下去。我一聽到她要被鬼奸,明知是假的,但卻使我♀很興奮,老二在褲子裏脹得好高。大家都知道我喜歡淩辱女友,這個機會當然是不想錯過,但還是要裝得像替她著想那樣沒錯說:“那是做第一層樓戲的,不是真的,你自己考慮就行。”

                嘿,我還以為女友不想做這角色,原來她是想做的。聽我這樣♀一說,高興地※告訴我:“那我就答應副導演吧,他說這場戲可以給我雙倍錢,而且還可以給我選男對方,到時我指定你就行了!”說完就匆匆回去她們那個女子隊。

                正式開拍時女友果然選我作對手,導演沒所謂,反正這場戲沒當年有男女主角,我們↙這些配角其實連配角都談不上,只是活動布景而己章先在墓地裏大混戰一番。劇場是講幾對男女來到墓地旁親熱,男的被鬼抓,女的被鬼奸,而鏡【頭會特寫我女友這裏,其他幾對作作樣子就行。

                副導演講解我們要做的工作:女友要力量來源穿上襯衫短裙,一個就看瑤瑤自己純情少女的樣子,她要和一個假男友來到墓碑前親熱,然後我和阿標便跑出來,阿標去抓她那假男友,而我∮去抓女友,把¤她按在墓碑前,先撕開她的襯衫,為了要保證不走光,只可以扯掉她胸口一顆鈕,然後我女友會嚇得向前爬去,我就抓住她的大腿,伸手進她的裙子,把她內褲扯下來,然後壓在她這樣身上像奸她那樣動作就行了。當然,她是穿兩件◣內褲,只扯下一件,做做戲,引起觀眾聯想就行。

                我女友也不是肉彈,不必在鏡頭前暴露。“你們都明白嗎?”副導演講完之後大聲問我們,我們都點頭。

                我們開龍族真拍的時候天色突然陰下來,夏天天氣就是這時候樣,那副導演卻更高興:“正合我意,夠鬼氣氛!來,ACTION!”我們開始演起戲來,我女友和她那個假男友躲在墓碑前互摟著,我看這萬毒珠并沒有到成型到那男臨時演員很投入,真的吻著我女友←的嘴。幹他媽的,你還真會占我女友的便宜!還好很快我和阿標這兩只“鬼”就出動抓他們兩個,當然還有其他“鬼”也抓其他的“情侶”,頓時墓地哭叫聲四起,還真逼真!我按劇情把女友抓住,用力撕開竟然是到了一個死胡同她的襯衫,我心①裏想著:力度要剛剛好,不然多撕一粒鈕她會走光的。就是這樣一遲疑,手稍一軟,襯衫撕不開,後面便傳□ 來副導演“CUT!”叫停的吼聲,其他臨時演員也趁機向我發出噓聲。我不好意思肯定有秘密地向其他人鞠躬道歉。再來一次,這次我再次把好女友抓住,女友悄俏對我說:“不要緊,用力!”

                我就在她假裝掙紮逃開時撕開她的襯衫。襯衫第一個鈕扣掉下來,攝影機就靠近一個玉瓶來,從◆她寬開的襯衫拍進她的胸脯,我女友在乳罩外的半邊白嫩嫩乳房給拍進鏡頭裏。然後她反身逃走,我抓住她在短裙外的兩條誘人玉腿,使她伏跪在地上,我伸手進她裙子,要把她的內褲拉下來。

                她是整個光團頓時旋轉了起來穿兩條內褲,我只要拉下我為什么要告訴你她外面那條就行。怎知我稍一拉,裏面那條小小的內褲也差一點跟著扯下來,畢竟是眾目睽睽,我怎∏會讓女友出醜呢,於是沒扯下來。一念之差,副導演又是大喝一聲:“CUT!”阿標把我拉到一邊說:“我們做咖喱啡臨時演員章不能給CUT太多次,不朝何林跟傲光點了點頭然以後都不錄用了。

                我看那副導演快發脾氣,我知道她是你女友,所以你才做戲不夠放,我們轉換冷光平靜角色吧!”我〓無奈地點點頭。阿標走過去和副導演說幾句,副導演當然同意,反正我們都不是你想唬我嗎主角,換誰都是一樣,只要能快拍完就行。天下起雨來,副導演更急了,大叫:“快拍,ACTION!

                我這次和阿標轉換沉聲喝道了角色,我去追我女友那↘假男友,很快就∑ 跑到鏡頭後,站在一旁看阿標和我女友的對手戲。這次阿標是不能再給導演喊CUT,所以他做得很投入,他抓住我女∏友,我女友這時才見到抓她的不是我,而是阿標,有些吃驚,但她也知道這次不能再CUT了,所以也很投入地掙紮著。雨勢變大,把我女友的衣服是為了寶星大拍賣都弄濕了,襯衫貼在身上,顯出她驕人的身裁,阿標揪起她的襯衫,向兩邊一果然撕,哇塞!他的力度很聽到了他們選擇大,整個襯衫的鈕都給扯脫了,我女友上身的曲線都露了出來。雖然她有個乳罩,但白色的薄乳罩給雨水一濕,變得半透明,乳頭的黑影都現了出來。

                我站在一旁看得兩眼都快掉出來,我女友卻像不知情,繼續鵬王也很是好奇演下去,她反身半跪爬向前逃ㄨ走,阿標從後抓住她的雙腿,然後伸手進她裙裏去扯她的內褲,鏡頭都靠上去,我站在工←作人員後面不能再看到做什麽,但那些還在墓地景裏面演背景的那些臨時演員就能繼續看見。我蹲下來,從人縫中向過去,見到女友的內火焰更是沖天而起褲已經給扯到大腿彎,而阿標嗯還抱著她的纖腰,不停做那種奸淫的動作,副導演還大叫:“ GO ON,繼續!”等了好 青神風一會兒,才叫“OK,GOOD TAKE!”我們才舒了一口氣。

                我再見到女友◣時,她身上已經披著一件大毛巾,急急忙忙跑到臨時帳蓬裏更衣。事後,我說:“我沒看到阿標脫你褲子那幕。”女友有點羞澀說:“我講給你聽,你別罵我,阿標扯我的褲子時,因為雨弄濕了我的褲子,兩件黏全都落到了蟹耶多那黑色在一起眼中充滿了警惕,所以他一扯就兩件ぷ一起扯了下來。”我給她這麽一說,大老二又脹得像瓜那般大,這麽說女友裙子裏不就完全赤條條?幹!想起來都令人噴鼻血!女友告╳訴我,那場戲後來給她三倍報酬,2400塊,她請我吃了一頓燭光晚餐。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使者侵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