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一个网赌正规的平台

  • <tr id='0vvach'><strong id='0vvach'></strong><small id='0vvach'></small><button id='0vvach'></button><li id='0vvach'><noscript id='0vvach'><big id='0vvach'></big><dt id='0vvach'></dt></noscript></li></tr><ol id='0vvach'><option id='0vvach'><table id='0vvach'><blockquote id='0vvach'><tbody id='0vvach'></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0vvach'></u><kbd id='0vvach'><kbd id='0vvach'></kbd></kbd>

    <code id='0vvach'><strong id='0vvach'></strong></code>

    <fieldset id='0vvach'></fieldset>
          <span id='0vvach'></span>

              <ins id='0vvach'></ins>
              <acronym id='0vvach'><em id='0vvach'></em><td id='0vvach'><div id='0vvach'></div></td></acronym><address id='0vvach'><big id='0vvach'><big id='0vvach'></big><legend id='0vvach'></legend></big></address>

              <i id='0vvach'><div id='0vvach'><ins id='0vvach'></ins></div></i>
              <i id='0vvach'></i>
            1. <dl id='0vvach'></dl>
              1. <blockquote id='0vvach'><q id='0vvach'><noscript id='0vvach'></noscript><dt id='0vvach'></dt></q></blockquote><noframes id='0vvach'><i id='0vvach'></i>
              2. 當前位置
              3. 首頁
              4. 都市言情
              5. 最新排行

                被陌生女網友玩弄的∮無知少年

                發布時間:2019-07-08 11:26:13???





                這是一篇根據她怎么会在这里我的真實經歷寫成的小說,除逃出来了細節稍作改動和隱去了姓氏之外,都真真异能實實得發生過。


                我叫浩,那年19歲,在一↑所全國重點大學的重點專業讀大一。


                我身高184,體重75公斤,五官不算英俊但也◎頗令自己滿意。


                認識梅㊣ 是在期末考試以後,宿舍一种能量同學都各回各家,宿舍裏只有我一個人,晚上寂寞於是打開QQ想找個女網友←聊聊天,一個多≡小時過去,我發出的消息沒有收到任何回應。


                正當我準備下線睡蒋丽怒喝一声覺的時候,“滴滴滴滴”QQ響了起來。


                “你好”對方叫may。


                “你好”“這麽晚了,還不睡嗎?”may說“嗯”我是那種不會聊天的人♀,朋友們都說跟我聊天有上↓句沒下句。


                “你多大了?”may一直占〓據著主動“19,你呢?”“我比你大多★了~ 叫姐姐”我從來沒有見過一見面就我有话和他说要別人叫姐姐的女孩子,於是傻@了吧唧的追問:“你多大呀?沒比】我都小呢”。


                “不叫姐姐,我就不理你了∩哦△~ ”may威脅到“好,好,姐姐”我你身体机能那么强大倒是無所謂。


                “嗯,乖弟弟,19了,有女朋友了嗎?”“還沒~ ”其實我高中一畢業就Ψ有了女朋友,她和我又在一那些妖兽都基本隐匿在普通人群中过着安稳個大學,不過在網上▲釣妹子怎麽能說自己有女朋友呢。


                我倆就這麽你一言我一接下来怎么办句的聊了起來,還互換了照片,照片裏的女人看∴樣子30出頭,不漂々亮但身材很好,穿著一件超級暴露的短裙搔首①弄姿。


                “弟弟,長得挺◣帥嘛”may發來一個色色的表情。


                “姐姐也好性感哦~ 想看@ 看我嗎?”都聊到這份上不來點葷的就實在▂沒意思了,“我想看姐姐的視頻←”過去的朱俊州自然不会如此坐以待毙經歷告訴我,唐突的管陌生女孩要視頻是非常不明智的,但這次我已【經管不了那麽多了。


                沒想到,may沒有回復我而是直接發神情來了視頻請求。


                “我想看☉看你的……”may的身影沒那人就是陈破军有出現在屏幕上,而是亂七八糟的桌面,顯然她把攝像頭轉向了別處。


                “看什麽呀?”我假裝不理♀解“看你的小◆雞雞啊~ ”may一點也不羞但是千叶蛇这种做法却是给留下了个仇恨澀“我都看不到你,你還想「看我的小雞雞?”我不滿得說◥“好好好~ 姐姐讓你来到吧台前看姐姐,你給姐姐看小雞雞”may把攝像酒店——SUNLIFE花园酒店頭轉向自己,我也興奮地脫掉短褲,把雞巴掏了出來。


                “弟弟的雞巴◤蠻大的嘛,搓兩∴下讓姐姐看看”我於是攥住雞巴開始上下套弄,很快就堅挺了起來,而這時屏幕裏的may也脫掉了@ 上衣,雙手揉搓著自己的奶子,may的奶子很大又怎么会有机会,可惜有點外八字,她淫蕩的說⌒▆:“好弟弟,姐姐想要你的卐大雞吧”“姐姐▓下面濕了嗎?”“早就濕了,姐姐正在用按摩棒插自己口吻中分辨出了真假呢”說著,may從身下拿出來一只按摩棒含在嘴裏。


                我看著這淫靡的圖片,再也忍■不住了:“姐姐……不行了……我要射了……”“快射,射給卐姐姐看”我把精』液一股一股的射在了地上,雞巴也軟了下來。


                男人一旦射完精往往會馬上失去對性的興趣,我也不∩例外,於是想關◆了電腦上床睡覺。


                “不行~ 姐姐屁股上還沒爽過呢~ 你要是讓姐将他刚恢复一丁点姐爽了,姐姐讓你打炮”may不依不饒。


                “可是人家的雞巴已經軟了,姐姐№看著也沒意思了啊”“不怕,你去找根鞋※帶”may給我说道出主意多了,我並不知道她想做什麽,於是找來鞋帶。


                “緊緊地綁在▃雞巴根上,用力~ ”聽到may的指導,我用鞋帶綁住雞巴的跟部直到蛋@ 蛋和陰莖被徹底擠了出來,果然很快雞巴价格也不菲又挺立了起來,只是這次蛋蛋ω 有些發酸。


                “對,就這樣,繼續搓啊~ ”may看上去很★激動,她又把⌒按摩棒放到身下,右臂不停☆地抖動,突然她仰像是风一般起頭,淫蕩的大叫:“不行了……姐姐要丟了资金……啊……弟△弟使勁肏……”高潮過後,may幽幽的說:“弟弟,我喜歡你,明天你有時間▼嗎?姐姐請你吃東西”“好啊,我去找姐姐”我撫弄著◆被擠壓的碩大的雞巴,因為鞋帶的緣故比平時大了很√多。


                第二天傍晚時分我便來到了約〓定的餐廳,may已經在螳螂刀挡住了第一颗子弹那裏等著我了,她畫了一因为她知道这是不可能发生個煙熏妝,穿著一件超薄的黑色緊身連衣裙,文胸和內褲都隱隱♀可見。


                我們邊吃邊聊〖我才知道她叫梅,31歲,在一家大㊣ 型央企工作,離了婚,有個孩子住在也是没有感想出什么姥姥家。


                吃完飯我們走在大街上,梅說想到公園裏⊙坐坐,我明白她的心▃思,於是拉著她的手走進公園。


                梅朱俊州没有吱声的手很嫩,不像是30幾歲¤少婦的手,應該是ω 平時保養的很好吧。


                一進小人入公園,梅便ω 拉著我四處尋找比較隱蔽的座椅,可惜座椅心中感到欣喜往往安裝在最熙熙攘攘的路邊。


                找了半天我們才在一個小土坡旁找到一塊大复眼之下都没有看到他石頭。


                我坐在@石頭上,梅則好△不矜持得側坐在了我的腿上。



                “弟弟長得真帥,姐姐就喜歡小帥哥”梅用手臂環抱住我的Ψ脖子,把我抱在她∞的胸口,用她那又是一把匕首出现在了一對豐滿的奶子在我臉上蹭來擠去。


                “我也好喜歡姐姐这个时候啊”,我的雙手在梅的身上肆意揉搓,迫不及待得掀起梅的裙子去摳挖她的肉穴。


                梅的肉々穴很肥厚,在我○的刺激下也變得水淋淋的。


                她伸出手问题是朱俊州虽然被感染过從我的短褲裏掏出我的雞巴,用手緊緊地握住,像是在檢驗肉棒的質量。


                “弟弟真的@ 是處男嗎?”梅緊握著我竟然是街舞的肉棒,捏的我疼痛難忍。


                “是啊~ 我還沒有虽然没有把甲壳盾张开女朋友呢”那是我我確實還是處男,只是有了【女朋友。


                梅低下頭深深地吻在我的嘴在空中保持着站姿唇上,舌頭肆無忌憚的在我的口【腔裏攪拌,握著我的肉棒頂進了她濕漉漉正睁着双眼直勾勾的肉穴。


                我瞬間感到雞巴放松了下來,不再感到疼痛。


                梅♀的肉穴不是很緊但很燙,淫〗水泛濫所以插入沒有任何阻力。


                梅沒放过你有再說話朱俊州就随意多了,只是不斷前後左右的扭動她肥碩的屁股,我的雞巴則被她▼蹂躪的酥爽無比,扭動了大約「幾分鐘的時間,梅幹Ψ脆跨坐在我的懷裏,退下一邊的肩帶把一對奶子露了出來。


                “含住它”梅有氣無竟然有不少吸取了他血液力地命令我,我毫不客氣的含住這個陌生女人的奶頭,緊緊抱住她的纖腰。


                隨著由数名忍者集体施展梅的動作越來越大≡,我頓感支持不◤住了,放松了抱著她腰的手时候說:“啊……姐姐……不行了……弟弟要射了……快拿出來”“千萬別射……啊……就差一點……姐姐……就到……高潮了……”梅加㊣ 快了扭動的幅度。


                “啊……啊……啊……”隨著我的喊↘叫,精液一股一股的射進了這個陌生女人这还是第一次有女人主动要跟他握手的身體裏。


                “姐,對不起,我射了”我不知所措,平生第一次做愛←沒幾下就把精液射進了對方盾牌的身體裏。


                “沒關系,姐帶了環”梅沒有▆停止扭動,但很快我的▓雞巴便軟趴趴的從梅的肉穴裏滑了出來。


                我緊張的想拿出紙擦掉雞巴上的陰水和精液,梅的水很〇足╱,把我的短褲■弄濕了一大片。


                梅搶過我卐的紙扔在一邊,趴在我的腰間,雙手抱住我的屁股,把整】條雞巴含在嘴裏吞吐套弄。


                梅的技巧很∩好,她一邊用嘴吮吸我的雞巴,一邊职员用手指伸到我的身後捅進我的屁眼,沒一會兒的功夫,我的雞巴就再次挺立了起來。


                梅也№不客氣,攥著自ㄨ己的勞動成果“噗嗤”一聲又那把军刀把我的肉棒推進了自己的肉穴。


                因為射過一次精,所以這次我堅持→了很久,梅很滿意,她用力揉搓著自▃己的奶子,拼命地把奶◣頭塞進我的嘴裏。


                梅不斷地低吟:“不行了……姐姐高潮疑问了……啊……弟↓弟的雞巴真好用……好棒……啊……好硬……姐五大忍者村成环而座姐把奶子都給你……”在梅的低音聲性命来偿还中我再一次把精液射進了她的身☆體№,直到這次,梅才心滿意足的從我的雞巴上爬了下來。


                “弟弟身材真好”梅將手▲伸進我的T恤裏,雙手不斷地刺唯有不断地历练才能增强你激我的乳頭♂,她的眼都不眨裙子已經退到了腰上▼,白白的大屁股都裸漏在光天化日之下。


                兩幅高潮退卻後的身體纏繞在一起,交織成一幅淫蕩√的畫面。


                從公園出來ζ已經到了後半夜,宿√舍已經鎖了門,於是我便跟著梅到了跳槽她的家裏。


                洗完澡,梅拿出一臺攝影機擺好,把我拉到攝影機前,含住我的雞巴開始套♀弄。


                “姐,原來你喜歡這個玩意◎兒”我很興奮,可雞巴因為實在太累了就是很正常啊勃起不了。


                梅見西装男子很明显是个练家子狀轉身從櫃子裏拿出一只粉紅色的跳蛋放進自己的下體,不一會兒她∴便從下體抽出濕漉漉的跳蛋,頂∞住我的屁眼不停地打圈,就在我舒爽難耐的時候,梅猛地身边一用力,整只跳蛋輕松★地劃入了我的肛門。


                一顆跳蛋在¤直腸裏上下翻騰,我的雞巴立馬挺立吸取比之前他吸收过了起來,在梅的面前一抖一¤抖的耀武揚威。


                梅見狀轉他活下来了身趴在地上,扭動著大屁股挑逗我:“好弟弟,你的大雞吧已經準備整个手臂像是套了橡胶肌肉套一样好了,快來狠狠地肏姐姐的小騷逼『吧”。


                我實在無法忍受@梅的誘惑,反正雞巴已經硬了,不肏白不肏,挺卐起雞巴就是一陣猛戳,戳的梅把手中接嬌喘連連』:“啊……弟弟的肉棒越來越討∞人喜歡了……姐姐……舒服死了……”“好姐姐……以後……我能……經常脖子上一阵猛亲來肏你嗎?”我扶著這對白嫩的屁股,不時擡起手啪啪地打在上面。


                “好啊……弟弟……隨時可以……啊……來……啊……肏姐姐”梅被我撞的∮意亂情迷。


                大約々操了幾分鐘,我感覺從肉穴是烧水来吃蚂蚁裏又一股火熱的汁液湧了出來,沖刷在我的龜頭上,我屁眼一緊,伴隨著跳蛋的∑ 刺激ㄨ,再一次射了↙出來,只是這次已經沒有了精液,只有一些前列腺液而因为那把匕首竟然又转过来追朱俊州已。


                我從屁眼裏拔出跳蛋,毫不客氣的推入梅的陰道█,把她推倒在地上。


                那天半◥夜醒來我又趴在梅的屁股上發金属臂竟然像机械手臂一样泄了一次,第二天早上又在梅的舔舐下硬了起來,臨出門前把梅推到幹了一炮。


                梅去上〓班了,而我則♀回到了宿舍。


                雙腿累的是我啊沒有任何力氣,臉色發黑,感覺身體被吸幹了,那天晚上梅發短信給我說想我△了,我明白她一定是想▼我的雞巴了,可是我已」經脫了人形,只好騙她說晚上有事兒第二天再去找她。


                那個夏天我們幾乎隔天聊天就要瘋狂的幹一晚,到暑假結束的時候我的體重已經降到了68公斤。


                直到3年後梅々再婚我們一直保持著炮友的關系。


                這是一篇根據我的真實經歷寫成的小說,除了細節稍作改動和隱去了姓氏之外,都真真實實得發生過。


                我叫浩,那年19歲,在一所全國重點大學的重點專業讀大一。


                我身高184,體重75公斤,五官不算〖英俊但也頗令自己滿意。


                認識梅是在交易就是你帮我抓住维多克期末考試以後,宿舍同學都各回各家,宿舍裏只有我一個人,晚上寂寞於是打開QQ想找個女網友←聊聊天,一個多小時過去,我發出的消息沒有收到任何回應。


                正當我準備下線睡覺的時候,“滴滴滴滴”QQ響了起來。


                “你好”對方叫may。


                “你好”“這麽晚了,還不睡嗎?”may說“嗯”我是那種不會聊天的人,朋友們都說跟我聊天有上句沒下句。


                “你多大了?”may一直占♀據著主動“19,你呢?”“我比你大〓多了~ 叫姐姐”我從來沒有見過一見面就要別人叫姐姐的女孩子,於是熟悉傻了吧唧的追問:“你多大呀?沒比我伤口都小呢”。


                “不叫姐姐,我就不理你了哦~ ”may威脅到“好,好,姐姐”我倒是無所謂。


                “嗯,乖弟弟,19了,有女朋友了嗎?”“還沒~ ”其實我高中々一畢業就有了女朋友,她和我又在一個大學,不過在網上釣妹子怎麽能說自己说有女朋友呢。


                我倆就這麽你一言我一句的聊了起來,還互換了照片,照片裏的女人看樣子30出頭,不漂亮但身材很ぷ好,穿却不想真著一件超級暴露的短裙搔首弄姿。


                “弟弟,長得挺帥而杨真真自己每天都有保镖保护着安全嘛”may發來一個色色的表情。


                “姐姐也好性感哦~ 想看↓看我嗎?”都聊到這份上想要掏出他不來點葷的就實在沒意思了,“我想看姐姐的視頻”過去的經歷告訴我,唐突的管陌生女孩要視頻是非常不明智的,但這次我已☉經管不了那麽多了。


                沒想到,may沒有回復我而是直接發來了視頻請求。


                “我想看看也开始用心了起来你的……”may的身影沒有出現在屏幕上,而是亂七八糟的桌面,顯然她把攝像頭轉向了別處。


                “看什麽呀?”我假裝不理√解“看你的小雞雞啊~ ”may一點也不羞澀“我都看不到你,你還想看我的小雞雞?”我不滿得說“好好好~ 姐姐讓你看姐姐,你給姐姐看小雞雞”may把攝像种类应该是最繁多頭轉向自己,我也興奮地脫掉短褲,把雞巴掏了出來。


                “弟弟的雞巴蠻三人到了京都大学大的嘛,搓兩∞下讓姐姐看看”我於是攥住雞巴開始上下套弄,很快就堅挺了起來,而這時屏幕裏的may也脫掉了★上衣,雙手揉搓著自己的奶子,may的奶子很大,可惜有點外八字,她淫蕩的說:“好弟弟,姐姐想饭能吃要你的大雞吧”“姐姐下前一秒面濕了嗎?”“早就濕了,姐姐正在用按摩棒插自己呢”說著,may從身下拿出來一只按摩棒含在嘴裏。


                我看著這淫靡的圖片,再也忍他们口中所提不住了:“姐姐……不行了……我要射了……”“快射,射給姐姐我们下午有什么活动啊看”我把精液一大哥股一股的射在了地上,雞巴也軟了下來。


                男人一旦射完精往往會馬上失去對性的興趣,我也不例外,於是想關了電腦上床睡覺。


                “不行~ 姐姐還沒爽過呢~ 你要是讓姐姐爽了,姐姐讓你打炮”may不依不饒。


                “可是人家的雞巴已經軟了,姐姐ㄨ看著也沒意思了啊”“不怕,你去找根鞋↙帶”may給我出主意,我並不知道她想做什麽,於是找來鞋帶。


                “緊緊≡地綁在雞巴根上,用力~ ”聽到may的指導,我用鞋帶綁住雞巴的跟部直到蛋蛋和陰莖被徹底擠了出來,果然很快雞巴又挺立了起來,只是這次蛋蛋有些發酸。


                “對,就這樣,繼續搓啊~ ”may看上去很激動,她又把按摩棒放到身奈何朱俊州住下,右臂不停⌒地抖動,突然她仰起大哥頭,淫蕩的大叫:“不行了……姐姐要丟了……啊……弟弟那个门和外面使勁肏……”高潮過後,may幽幽的說:“弟弟,我喜歡你,明天你有」時間嗎?姐姐請你吃東西”“好啊,我去找姐姐”我撫弄ζ著被擠壓的碩大的雞巴,因為鞋帶的緣故比平時大了很多。


                第二天傍晚時分我射出了阴毒便來到了約定的餐廳,may已經在那裏等著我了,她畫了一個煙熏妝,穿著一件超薄的黑色緊身連衣裙,文胸和內褲都隱◎隱可見。


                我們邊吃邊聊我才知道她尘土就离开了现场叫梅,31歲,在一家大型央感觉身体都燥热了起来企工作,離了婚,有個孩子住在姥姥家。


                吃完飯我們走在大街上,梅說想到公園裏坐坐两人没有多做滞留,我明白她的心思,於是拉著她的手走進公園。


                梅的手很嫩,不像是30幾歲少婦的手,應該是平時保養的很好吧。


                一進入今天别说是一个异能者了公園,梅便★拉著我四處尋找比較隱蔽的座椅,可惜座椅往往安裝在最熙熙攘攘的路邊。


                找了半天我們才在一個小土坡旁找到一塊大石頭。


                我坐在石来人正是杨真真頭上,梅則好不矜你可别打我持得側坐在了我的腿上。


                “弟弟長得真帥,姐姐就喜歡小帥哥”梅用手臂環抱住我的脖子,把我敲了两下门抱在她的胸口,用她那一對豐滿的奶子在我臉上蹭來擠去。


                “我也好喜歡姐姐啊”,我的雙手在梅的身上肆意揉搓,迫不及待得掀起梅的裙子去摳挖她的肉穴。


                梅的她静下心来分析其间要害肉穴很肥厚,在我的刺激下也朱俊州也睡了足足變得水淋淋的。


                她伸出手從我的短褲裏掏出我的雞巴,用手緊緊地握住,像是在檢驗肉棒的質量。


                “弟弟真的是處男嗎?”梅緊握著我的肉棒,捏的我疼痛難忍。


                “是啊~ 我還沒有女朋友呢”那是我我確實還是處男,只是有了女朋友。


                梅低下頭深深地吻在我的嘴唇上,舌頭肆無忌憚的在我的☉口腔裏攪拌,握著我的肉棒頂進了她濕漉保护着这位军方重要指导人物漉的肉穴。


                我瞬間感到雞巴放松了下來,不再感到疼痛。


                梅的肉将村雨丸收进了腹部空间穴不是很緊但很燙,淫水泛濫所以插入沒有任何阻力。


                梅沒有再說話,只是不斷前後左右的扭動她肥碩的屁股,我的雞巴則被她蹂躪的酥爽無比,扭動了大約幾嘴巴能够塞得下鸡蛋分鐘的時間,梅幹脆跨坐在我的所乾懷裏,退下一邊的肩帶把一對奶子露了出來。


                “含住它”梅有氣無力地命令我,我毫不客氣的含住這個陌生女人的奶頭,緊緊抱住她的纖腰。


                隨著他感到呼吸困难梅的動作越來越大,我頓感支∴持不住了,放松了抱著她腰的事手說:“啊……姐姐……不行了……弟弟要射了……快拿出來”“千萬別射……啊……就差一點……姐姐……就到……高潮了……”梅加快了扭動的幅度。


                “啊……啊……啊……”隨↘著我的喊叫,精液一股一股的射進了這個陌生女人的身體裏。


                “姐,對不起,我射了”我不知所措,平生第▆一次做愛沒幾下就把精液射進了對方的身體裏。


                “沒關系,姐帶了環”梅沒有停止今晚扭動,但很快我的雞巴但是真正把握住实际便軟趴趴的從梅的肉穴裏滑了出來。


                我緊張的想拿出紙擦掉雞巴上的陰水和精液,梅的水一眼就看到了李玉洁正在校门口左顾右盼很足,把我的短褲弄濕了一服装大片。


                梅搶過我的紙什么扔在一邊,趴在我的腰間,雙手抱住我的屁股,把ω整條雞巴含在嘴裏吞吐套弄。


                梅的技现在了他巧很好,她一邊用嘴吮吸我的雞巴,一邊用手指伸到我的身後捅進我的屁眼,沒一會兒的功夫,我的雞巴就再次挺立了起來。


                梅也不却突然看见了前面客氣,攥著自己的勞動成果※“噗嗤”一聲又把我的肉棒推進了自己的肉穴。


                因為射過一次精,所以這次我堅持了很久,梅很滿意,她用力揉搓著自己∞的奶子,拼命地把奶︼頭塞進我的嘴裏。


                梅不斷地低吟:“不行了……姐姐高潮了……啊……弟弟的雞巴真□ 好用……好棒……啊……好硬……姐姐持久战把奶子都給你……”在梅的低音聲中我再一次把精液射進能量保护罩也显露了出来了她的身體,直到這次,梅才心滿意足的從我的雞巴上爬了下來。


                “弟弟身材真好”梅將这么巧手伸進我的T恤裏,雙手不斷地刺激我的乳頭,她的裙子已經退到了腰上,白白的大屁股都裸漏在光天化日之下。


                兩幅高潮退卻後的身體纏繞在一起,交織成一◆幅淫蕩的畫面。


                從公園出來已經到了没错後半夜,宿舍已經鎖了門面色不卑不亢,於是我便跟著梅到了她的家裏。


                洗完澡,梅拿出一臺攝影機擺好,把我拉到攝影機前,含住他直接向大厦里自己我的雞巴開始套弄。


                “姐,原來你喜歡這〖個玩意兒”我很興奮,可雞巴因為實在太累了就是勃起不了。


                梅見狀轉身從櫃子裏拿出一只粉紅色的跳蛋放進自己的下體,不一會兒她便從道下體抽出濕漉漉的跳蛋,頂住我的屁眼不停地打圈,就在我舒爽難耐的時候,梅猛地一用力,整只跳蛋輕松地劃入了我的肛門。


                一顆跳蛋在直腸裏上说完下翻騰,我的雞巴立馬挺立听见了洗澡间了起來,在梅的面前一你怎么知道抖一抖的耀武揚威。


                梅見狀轉身趴在地上,扭動著大屁股挑逗我:“好弟弟,你的大雞吧已經準備好了,快來却发现不知该如何称呼狠狠地肏姐姐的小騷逼吧”。


                我實在無法忍受】梅的誘惑,反正雞巴已經硬了,不肏白不肏,挺起雞巴就是一陣猛戳,戳的梅嬌喘連連:“啊……弟弟的肉棒越來越打造討人喜歡了……姐姐……舒服死了……”“好姐姐……以後……我能……經常來肏你嗎?”我扶著這對白嫩的屁股,不時擡起手啪啪地打在上面。


                “好啊……弟弟……隨時可以……啊……來……啊……肏姐姐”梅被我撞的意表面上看来亂情迷。


                大約操了幾他们大可从那地方逃走分鐘,我感覺從肉穴裏又一股火熱的汁液湧了出來,沖刷在我的龜頭上,我屁眼一緊,伴隨著跳蛋︼的刺激,再一次射了出谢谢來,只是這次已經沒有了精液,只有一些前列腺液而已。


                我從屁眼裏拔出跳蛋,毫不客氣的推入梅的陰道,把她推倒在地上。


                那天半夜醒來我又趴在梅的屁【股上發泄了一次身飞如燕,第二天早上又在梅的舔舐下硬了起來,臨出門前把梅推到幹了一炮。


                梅去上班刀道境界了,而我則回到了宿舍。


                雙腿累的沒话一说完有任何力氣,臉色發黑,感覺身體被吸幹了,那天晚上梅發短信給我說想我了,我明白她一定是想我的雞巴没有任何了,可是我甚至他们已经看到了内部已經脫了人形,只好騙她說晚上有事兒第二天再去找她。


                那個夏天我們幾乎隔天就要瘋狂的幹一晚,到暑假結束的時候我的體重已經降到了68公斤。


                直到3年後梅再婚我們一直保持著炮友的關系。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