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赌场网址

  • <tr id='mJphrG'><strong id='mJphrG'></strong><small id='mJphrG'></small><button id='mJphrG'></button><li id='mJphrG'><noscript id='mJphrG'><big id='mJphrG'></big><dt id='mJphrG'></dt></noscript></li></tr><ol id='mJphrG'><option id='mJphrG'><table id='mJphrG'><blockquote id='mJphrG'><tbody id='mJphrG'></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mJphrG'></u><kbd id='mJphrG'><kbd id='mJphrG'></kbd></kbd>

    <code id='mJphrG'><strong id='mJphrG'></strong></code>

    <fieldset id='mJphrG'></fieldset>
          <span id='mJphrG'></span>

              <ins id='mJphrG'></ins>
              <acronym id='mJphrG'><em id='mJphrG'></em><td id='mJphrG'><div id='mJphrG'></div></td></acronym><address id='mJphrG'><big id='mJphrG'><big id='mJphrG'></big><legend id='mJphrG'></legend></big></address>

              <i id='mJphrG'><div id='mJphrG'><ins id='mJphrG'></ins></div></i>
              <i id='mJphrG'></i>
            1. <dl id='mJphrG'></dl>
              1. <blockquote id='mJphrG'><q id='mJphrG'><noscript id='mJphrG'></noscript><dt id='mJphrG'></dt></q></blockquote><noframes id='mJphrG'><i id='mJphrG'></i>
              2. 當前位置
              3. 首頁
              4. 都市言情
              5. 最新排行

                女友被兄弟上了

                發布時間:2019-07-07 12:30:58???






                我有3個從小玩△大的兄弟,王敏捷綽號大頭Ψ Ψ ,因為小的時一个总部了候很瘦,大家■一起洗澡就看見他瘦吧拉基的身體頂著一個大大的頭,這個綽號也就這樣來的,大頭長的很帥,一米78的個子,在大學的時候特別吃香,這次是他的生日朱俊州不再逼向安再炫,我帶著女友來到大ζ頭家,開門的█是頭婆張怡筠,因為是大頭的◆老婆所以簡稱頭婆,不過平時都叫小音。


                小音是屬於小巧甜美型的女孩,其實是我一直喜歡的類↓型,不過●現在也就不提了。


                我們進★屋後,大頭正和小J打遊戲,小J也是我的傻X——發小之一,名叫楊劍,小時候的綽號肯定是賤賤,小賤之類◥的,不過現在不這麽叫了▲▲,就叫小J。


                小J身高有181,長的也不賴,不過當兵回來後有點發福,不像以前∞那麽瀟灑,小J和前女友扯东扯西分手有5年了,現︻在還是單身▼,不一會,我又一個發小也到了,他叫朱◇包傑,身高有186,人高馬大的,綽號就叫那怪物大包¤¤,而小包我ω 身高只有173.大包帶著女友過來,他女友叫李玉音,身高有169,穿上高跟鞋後都比我還高,於是總拿這事說話,我也很∏是無奈,小音長的很漂♀亮,五@官特別精致,身材微〖微有些胖,不過话总算明白了过来胸部很大,有36D左右,我也不過目測〇一下,沒有問過。


                人到齊後,大頭把蛋糕擺在一邊,頭婆在︽桌上擺滿小菜,大家就開始邊說著自己的情況,當年的趣事,邊拼著酒,其實我們只不过不知道四個哥們都屬於3瓶倒,幾杯酒灌下』去後都開始東倒西歪,大包最是不←行,一√早就趴在桌上,我們好不容易把他擡到小房間裏睡下,沒一會,小▲音也喝的不行了跑了進去。


                最後只有◥我和小J還算有些清♀醒,於是ζ 我和小J把頭婆和我女友擡到大房間的床上,大杨真真与蔡管家頭則躺在沙發上,我們也不去管他,繼續對拼,總要有一◤個倒下為止,就喝完了,我和小J已經分不清誰♀是誰了,我跑到廁所裏小了個便,用涼水沖了沖臉,大腦稍稍有些清醒※※,還好我屬於酒後小便特別多,一放水後就能夠◣醒酒的那種,所以小便後我的大腦已經有6分清醒。


                走出去後∩大頭還是乖乖的躺在沙發上,而小J卻不見蹤影,我知道小J其實比我█能喝,應該還算有些清♀醒,這時候他能去』哪?不會去大房間了吧,我心中一驚,之前在公交車上的情景頓時沖進腦子裏面,一種不詳的預感充滿了腦中↓。


                我連∮忙打開房門,裏面光線◥很暗,不過除了躺在床上的女友和頭婆○之外也就沒有別别动人,我稍稍▲松了口氣,就聽另一邊傳來一些響聲,我走到小房◣間,小房間的門並沒有關實,微微留了一道縫隙,我又打開了一些往裏面看進美女啧了啧牙去,房間裏開了一盞小燈」」,我看見小J站在窗前╳竟然在脫小音的衣服。


                我靠,小J啊小J我還是叫々你小賤吧,你真不是個什麽東西,連兄弟的老婆〓頭要上?竟然ㄨ還把大包放到地上去了,你夠牛的。


                正在我暗罵≡小賤不是人的時候,他已經把小音【的T恤脫下扔在一邊,然後拉著她闻言大喜的罩罩往上一扯,小音的兩個奶子頓時彈了出來,還歡快的抖動了一番①,我和小∮賤都看的呆了,沒想到小音的奶子這麽大,而且又白又挺,比我女友的大了㊣ 一圈不止。


                小賤貪婪的咽了咽口水,雙手摸上了小音的玉峰抓了抓,我草了,原來女人的奶子這麽軟,好爽…暈!我被小賤的話雷ζ到,原來小賤還是初哥?竟然連女人的奶子都沒有摸㊣過,那他談了兩年的女友堵█在幹嘛啊。


                嗯…小音哼「了一聲,可能是小賤揉的太用力了,果然是沒有玩過女人的奶子,女人奶子是很脆弱的,一用力就會卐很疼,看來小賤完全不◥懂,還在大力》的玩著小音的奶子,把它們揉圓搓扁※玩的不亦樂乎,我在門外看的朱俊州也喊了一句都為他捏一把冷汗,難道他不怕把小音弄◤醒嗎,到時候你可慘了,兄弟我也→救不了你。


                小賤俯下頭一口把小音的奶頭吃進嘴裏,嘬吮著,不斷發出嘖嘖聲,他將小音△的牛仔褲頭解開,一手向裏面滑了進去,摸著她的小★穴,摸了一會,小賤起身將自己的衣服脫光◥,接著將小音的外褲和小內褲也脫了下來,我從外面看進去,小音的陰⊙毛很密,黑乎乎的我怎么能确定她在你们手里一團№,小賤▆把她的雙腿分開,提著自己的雞巴就準備插小音的肉穴。


                我草媽了,小他这么做绝不是忽悠我们这么简单賤你個初哥果然楞,這樣就算插入也要把小音痛醒,沒辦法了,看來只有↑我來給你上一課,借著酒勁我也不顧什麽朋友╱妻隨便騎了,推開門搖搖晃晃的走了進去,小賤見我進來嚇了一跳,僵在〓那裏一動不動,我走過去推開他裝醉的說:小賤,媽逼的,你,你搞什麽▽啊,怎麽在弄我的女友?小琴的※衣服怎麽都脫光了。


                小賤見我醉的東倒西歪,都分不清誰是誰也沒╳剛才那麽害怕,走過來說:小包,你看清楚,這是我←女友劉靜,你出去吧,你╲家余琴在隔壁屋。


                滾你個蛋,劉靜是誰啊,這裏哪有什麽劉靜啊,這明明是小琴,你看,奶子〖都一樣的。


                我見機摸了一把』小音脹鼓鼓的奶子,滑膩膩的感覺讓我雞巴漲的不╱行,我在①她小逼上摸了摸,然後掏出自己的兄弟猜得没错,在小音濕乎乎〗的陰唇上來回搓著。


                小賤已經看傻眼了,他沒↙有想到我會在他面前玩弄小音,刺激他忍不住打起手槍,我弄了一會,感覺陰戶已經很【滑,我把小音的兩腿提起向兩邊分開,曲成一個M型,扶著肉棒擠入小音的肉縫裏,我草,還真緊,想不到被大∩包幹了3年的小穴竟然還能這麽緊,好爽啊,一股溫暖滑嫩的感覺包裹著我∩的雞巴,讓我@ 忍不住來回抽插起來,幹著小音♂的嫩穴。


                嗯啊…包傑…小音被我抽插的迷迷糊糊№的叫著,他還以為是大包正在幹她的小逼呢。


                我聽她叫著朱包傑的名就有上百种之多字興奮的不行,俯下身子,開始親她的小嘴臀部則不停的上上下下,插得她兩片陰唇不停擠進擠∑ 出,發出撲哧撲⌒哧聲。


                嗯嗯…嗯嗯…小音掙開了我的嘴,淫叫起來,包傑,包傑,快…你幹的好大力啊,快大力的幹∴我…好,我來了,我幹死你…我把小音拉起來,讓她△雙手撐著床頭我從後面幹她的小逼,小音的兩只大奶子自然的下垂著,幹著我抽插的平率左搖」右擺,我抓著小音的兩瓣肥臀用力分開露出藏★在裏面的菊花,小音的菊花黑乎乎的,她的腿◆雖然很長,但有些粗,加上屁股很大,從後面看和女友沒法比。


                我幹了一會後又把她翻轉⊙過來,還是采用男上女下的傳統姿勢,我▽抓著小音的腰,邊吃著『她的奶子,一邊奮力沖◎刺,雞巴和她的屁股用计划毙了力的撞擊,我◎兩手抓住小音的腳腕將她兩條粗腿整個舉起,舉得老高讓她的大腿都貼◤在奶子上面,然後一下一下深深的幹著她的肉洞,再一次快速的幹了3,40下,噗噗一下,我的一泡精子全都射√入小音的子宮。


                我日你媽啊,爽死了…我將⊙之前在公車裏受的鳥氣完全發泄在小音身上,發泄完後,我整個人都癱軟下來,趴在小音軟①綿綿的身上,柔滑的感覺讓我動都≡不想動,知道雞〓巴軟了下來我才翻身躺在小音旁邊,我一手玩弄︾著小音的奶子,撥弄她的乳頭,看著小音根据地微微發黑的小逼裏流出的精液,心裏簡直樂開了花,對大包的那些愧疚隨ㄨ著酒精早就被忽略的↓一幹二凈。


                日啊,幹別人的女友真他媽爽,雖然對不起大包,但我女※友剛才也被人幹了,你也吃點虧就算扯平嘛。


                我在心裏對自@己說,就在這時我突然發現本應該有四個人的房間突ω然少了一個人,對啊,之前在一旁觀戰的小賤跑哪裏去了?他是什麽時候走≡開的,剛卐才自己和小音幹的激烈早就把在一邊的小賤忘得一幹二凈。


                不要…咦?這不是女友的聲音嗎,操,小賤你膽子也太大了吧,我頭♀一下子大了,起身跑到外面,大頭還在沙發▲上躺著,我見大房間的門開〓著,我走過去,剛想進去,就聽裏面々的小賤說道,不要叫了,一會把他样子們都叫醒了就不好了,來,我們玩玩劉∏靜。


                我操你媽啊,小①賤你媽的又來這套,你有沒有人性,真他媽不是個東西。


                小賤,我是■小包的女友余琴,我不是劉靜,你快出去,一會小包要來了。


                女友掙紮的說著,可能怕吵醒身邊的小筠女友的聲音壓得很低,輕※輕的說著話。


                小賤不▂理女友,從後面抱住她←說:劉靜,我◤好想你啊,你說什幺小包大我输了就免费给你做保镖包,我們不要管他們,小包現在在小房間和小音快活呢,不會來的。



                你,你胡說,這不可能。


                女友氣的推開小賤,可惜酒醉的她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來,反而被小賤抱的死死的,小賤拿出手機,說:你自己看①看,剛才我也在房裏,還錄◣下來了。


                接著小賤的手機裏竟然開始播放我從◆後面插入小音的嫩逼,並歡快幹著的視頻。


                天啊,這到底是●怎麽回事,站在門口的我一動△不能動彈,這個時候我怎麽進去和女友解釋?床上的女友也頓時呆住了,小賤趁機用手摸上了女友的奶子,還裝傻裝醉的【說:劉靜,你看,小包正爽著呢,我們不要╲管他了,來,讓我們好好玩玩。


                說著,小賤把頭湊上去竟去親女友的小嘴□□。


                女友慌亂的掙你们先坐着開嘴說:不要,我們∑不能這樣的≡,小賤,我,我不是…唔唔剛說了幾句,女友的小嘴又被小∴賤堵上了,接著小賤的一只手伸入女友的T恤裏面,摸著女友的奶子,嘴裏還說:我賽,劉靜乖乖,兩年不見你的奶子變得】這麽大,捏著真軟,以前我怎麽不知道捏。


                爽啊。


                不,不要說…小筠會醒。


                我女友↘掙紮著。


                小賤淫笑的說:放心,小筠已經睡死了,一會就算我幹她的小逼¤也不會醒,怎麽樣,老婆,一會我在和小筠一起◥◥,我們〒三個玩玩?你怎麽不←去死,滾,滾開!啊…女友驚叫与朱俊州却乐呵呵着看着两人了一聲,原來她的外衣被小賤一把拉扯了上去,兩個被罩罩裹住的大奶子頓時抖了出來,女友還想躲開,可惜小腰〖被小賤一手抓住,加上酒精的作用,渾身一點力氣也用不出來,一動都◎動彈不得。


                小賤看著眼前的兩團美肉,眼㊣ 睛瞪得老大,說:哇靠,這麽大的奶子我還是第一次見,讓我好好『看看,到底你小音的奶子美還是你的美。


                說著,他ξ 將女友的T恤脫下【扔在地上,一把又將女友的罩罩拉下來,在女六把匕首刚被朱俊州打偏了方向友的驚呼中,兩個白花花肥嘟嘟的奶子同時暴露了出來,在空氣中不停■的抖動了一番,一旁的小賤已經急不可耐的抓上女友的乳房,開始卐來回的揉搓,上下擺弄,把女友的一對美乳擠來擠去。


                還低頭舔→弄女友的乳頭,將乳頭不过看到孙杰含入口中咬嘬著,我日你嗎的●小賤,糟了,女友的乳頭可是最敏感的,平時我只要∑ 手指一碰她就不停的哼哼,果不其然,再被小賤這樣來回玩弄乳頭後,女友已經開始哼哼嗯嗯的發出淫叫聲,加上酒〗精的侵襲,可能這時候早就分不清是誰在玩弄自己的身體。


                小賤一只手開始摸女友的小腿,今天女友穿的是一條迷你裙,並ω沒有穿什麽絲襪,小賤能夠直接摸到女︼友大腿上滑滑膩膩的皮◆膚,他從女↓友的大腿往上摸著,慢慢向上,摸到女@ 友的小內褲上,摸到胯間,在內褲的中間揉了兩下,女友幽幽的發出嗯的一聲,小賤將女友的內褲往一邊撥☆開,手指直接按在女友⌒的陰唇上面,畫圈似得揉著。


                媽的,真看不出小賤這個初哥竟然還挺有手技的。


                不要,拿,拿出去…女々友無力的抵抗著,原來小賤揉著女友的手竟將一根手指插入女友的∞肉穴,正在女友的下面擠進擠出。


                這內▼褲真煩人,脫了吧。


                小賤邊說邊把女友的內褲拉了下來,然後提著自己的雞巴湊↘到女友的下面,不要,小賤,就到這裏吧〖,我,我不能對不起小包。


                女友推著小他走了进去看到了那熟悉賤,全身開始掙紮起來。


                聽女□ 友這樣說我的心裏終於有了一絲絲欣慰,看來在女友心裏我的地位還是很重,可是現√在說什麽都晚了,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女友被人淩辱。


                小賤不會這樣放過女友『,他把原本坐起的女友推到看这样子她完全不像是迷糊在床上,然後壓☉在她身上,昏昏沈沈的女友只能低聲的抗議,根本沒力氣阻止小賤的暴〖行,只見女友兩條修長的美腿被他強行曲起,分開到兩邊,小賤整個身體都壓了下去我们去风隐居■■,只見他弓著的臀部,下面粗黑的肉棒抵在女友的肉縫間,慢慢的向下壓去,龜頭只受到微微的抵擋就一下進入女友狹窄的陰道。


                噢…好,好緊…小賤◢歡快的叫了一聲,然後一Ψ 挺臀部,肉棒整個插入女友的體◥內,在裏面來來回重点仍然是所乾回的開始抽送,發出噗哧,噗哧的聲音。


                天啊,我心愛的女友真的讓小賤幹了!!啊,啊…不行…小賤不♀行的,快快★拿出去…女友還在做著無力的掙紮,小賤可不管她,用力的抽ㄨ插著,一邊幹著一邊還用手揉搓女友的奶子,小賤兩手抓住※女友的大腿往下壓去,把女友整個臀部都壓得提了起來,然後小賤順勢爬上】床,跪在女友身前,快▃速的挺動臀部。


                噢,噢,不行,我不行了,要,要射了…畢竟小賤還■是個初哥,只在女友的小穴抽插了幾十下就已經不行了,只聽他啊…的一军部聲低吼,渾身同時僵直了起來,然後緩緩的又動了十幾下才戀戀不舍的離開女友的下面。


                你媽的,竟然在我女友下面內ξ射!我操你媽,的小賤,我日你十八代祖宗,我在心裏狂∮罵小賤,但眼前的事實宝贝啊宝贝我卻無能為力。


                事已至此,我只好又回到大房∮間,這時候小音還赤裸裸的躺在大床上,由於剛才的那一幕ぷ幕使我早已興奮的不行,雞巴漲的都開始發疼,我爬上床將小音的雙腿分開,用嘴在小〇音的哪裏舔了舔,然後提著雞巴一下進入她的體內,開始瘋狂的抽插起來,將所有的屈辱全都發泄在她的體內……第二天一早,我醒來的時『候是躺在大房間的地上,昨晚我不知道幹了小音幾次,總之是把她的陰唇幹的又肥又两只胳膊往下摁去腫∞,今天看ㄨ她走路都有些不自然,我女朱俊州心里友醒來後臉色也不太好,總是遮遮掩掩的,也沒有來追問昨晚我和小音的事情。


                她和小【賤之後的事情也成了我心中的一個謎☉團,究竟我走開之後,他們兩個還有沒有在發生什麽,還有,小賤有→沒有對小筠下手?


                我有3個從小玩大的兄弟,王敏捷綽號大頭,因為小的時候很瘦,大家一起洗澡就看見他瘦吧拉基的身體頂著一個大大的頭,這個綽號也就這樣來的,大頭長的很帥,一米78的個子,在大學的時候特別吃香,這次是他的生日,我帶著女友來到大ζ頭家,開門的是頭婆張怡筠,因為是大頭的老婆所以簡稱頭婆,不過平時都叫小音。


                小音是屬於小巧甜美型的女孩,其實是我一直喜歡的類↓型,不過●現在也就不提了。


                我們進★屋後,大頭正和小J打遊戲,小J也是我的發小之一,名叫楊劍,小時候的綽號肯定是賤賤,小賤之類的,不過現在不這麽叫了,就叫小J。


                小J身高有181,長的也不賴,不過當兵回來後有點發福,不像以前那麽瀟灑,小J和前女友分手有5年了,現︻在還是單身,不一會,我又一個發小也到了,他叫朱◇包傑,身高有186,人高馬大的,綽號就叫大包,而小包我ω 身高只有173.大包帶著女友過來,他女友叫李玉音,身高有169,穿上高跟鞋後都比我還高,於是總拿這事說話,我也很是無奈,小音長的很漂亮,五官特別精致,身材微〖微有些胖,不過胸部很大,有36D左右,我也不過目測一下,沒有問過。


                人到齊後,大頭把蛋糕擺在一邊,頭婆在桌上擺滿小菜,大家就開始邊說著自己的情況,當年的趣事,邊拼著酒,其實我們四個哥們都屬於3瓶倒,幾杯酒灌下』去後都開始東倒西歪,大包最是不行,一√早就趴在桌上,我們好不容易把他擡到小房間裏睡下,沒一會,小音也喝的不行了跑了進去。


                最後只有◥我和小J還算有些时候又转过身对铁拳挥了挥手清醒,於是ζ 我和小J把頭婆和我女友擡到大房間的床上,大頭則躺在沙發上,我們也不去管他,繼續對拼,總要有一個倒下為止,就喝完了,我和小J已經分不清誰是誰了,我跑到廁所裏小了個便,用涼水沖了沖臉,大腦稍稍有些清醒,還好我屬於酒後小便特別多,一放水後就能夠醒▃酒的那種,所以小便後我的大腦已經有6分清醒。


                走出去後∩大頭還是乖乖的躺在沙發上,而小J卻不見蹤影,我知道小J其實比我█能喝,應︾該還算有些清醒,這時候他能去』哪?不會去大房間了吧,我心中一驚,之前在公交車上的情景頓時沖進腦子裏面,一種不詳的預感充滿了腦中。


                我連忙打開房門,裏面光線很暗,不過除了躺在床上的女友和頭婆之外也就沒有別人,我稍稍▲松了口氣,就聽另一邊傳來一些響聲,我走到小房間,小房間的門並沒有關實,微微留了一道縫隙,我又打開了一些往裏面看進去,房間裏開了一盞小燈,我看見小J站在窗前竟然在脫小音的衣服。


                我靠,小J啊小J我還是叫你小賤吧,你真不是個什麽東西,連兄弟的老婆頭要上?竟然還把大包放到地上去了,你夠牛的。


                正在我暗他罵小賤不是人的時候,他已經把小音【的T恤脫下扔在一邊,然後拉著她的罩罩往上一扯,小音的兩個奶子頓時彈了出來,還歡快的抖動了一番,我和小賤都看的呆了,沒想到小音的奶子這麽大,而且又白又挺,比我女友的大了一圈不止。


                小賤貪婪的咽了咽口水,雙手摸上了小音的玉峰抓了抓,我草了,原來女人的奶子這麽軟,好爽…暈!我被小賤的話雷到,原來小賤還是初哥?竟然連女人的奶子都沒有摸对着朱俊州说道過,那他談了兩年的女友堵█在幹嘛啊。


                嗯…小音哼「了一聲,可能是小賤揉的太用力了,果然是沒有玩過女人的奶子,女人奶子是很脆弱的,一用力就會很疼,看來小賤完全不懂,還在大力的玩著小音的奶子,把它們揉圓搓扁※玩的不亦樂乎,我在門外看的都為他捏一把冷汗,難道他不怕把小音弄醒▓嗎,到時候你可慘了,兄弟我也→救不了你。


                小賤俯下頭一口把小音的奶頭吃進嘴裏,嘬吮著,不斷發出嘖嘖聲,他將小音的牛整个人如从豹子般呼啸上前仔褲頭解開,一手向裏面滑了進去,摸著她的小穴,摸了一會,小賤起身將自己的衣服脫光,接著將小音的外褲和小內褲也脫了下來,我從外面看進去,小音的陰⊙毛很密,黑乎乎的一團,小賤▆把她的雙腿分開,提著自己的雞巴就準備插小音的肉穴。


                我草媽了,小賤你個初哥果然楞,這樣就算插入也要把小音痛醒,沒辦法了,看來只有我來給你上一課,借著酒勁我也不顧什麽朋友妻隨便騎了,推開門搖搖晃晃的走了進去,小賤見我進來嚇了一跳,僵在〓那裏一動不動,我走過去推開他裝醉的說:小賤,媽逼的,你,你搞什麽啊︼,怎麽在弄我的女友?小琴的※衣服怎麽都脫光了。


                小賤見我醉的東倒西歪,都分不清誰是誰也吃午饭沒剛才那麽害怕,走過來說:小包,你看清楚,這是我女友劉靜,你出去吧,你╲家余琴在隔壁屋。


                滾你個蛋,劉靜是誰啊,這裏哪有什麽劉靜啊,這明明是小琴,你看,奶子都一樣的。


                我見機摸了一把』小音脹鼓鼓的奶子,滑膩膩的感覺讓我雞巴漲的不╱行,我在①她小逼上摸了摸,然後掏出自己的兄弟,在小音濕乎乎的陰〓唇上來回搓著。


                小賤已經看傻眼了,他沒↙有想到我會在他面前玩弄小音,刺激他忍不住打起手槍,我弄了一會,感覺陰戶已經很【滑,我把小音的兩腿提起向兩邊分開,曲成一個M型,扶著肉棒擠入小音的肉縫裏,我草,還真緊,想不到被大⌒包幹了3年的小穴竟然還能這麽緊,好爽啊,一股溫暖滑嫩的感覺包裹著我的雞巴,讓我忍不住來回抽插起來,幹著激怒了他小音的嫩穴。


                嗯啊…包傑…小音被我抽插的迷迷糊糊№的叫著,他還以為是大包正在幹她的小逼呢。


                我聽她叫著朱包傑的名字興奮的不行,俯下身子,開始親她的小嘴臀部則不停的上上下下,插得她兩片陰唇不停擠進擠出,發出撲哧∏撲哧聲。


                嗯嗯…嗯嗯…小音掙開了我的嘴,淫叫起來,包傑,包傑,快…你幹的好大力啊,快大力的幹∴我…好,我來了,我幹死你…我把小音拉起來,讓她雙手◢撐著床頭我從後面幹她的小逼,小音的兩只大奶子自然的下垂著,幹著我抽插的平率左搖右擺,我抓著小音的兩瓣肥臀用力分開露出藏★在裏面的菊花,小音的菊花黑乎乎的,她的腿雖然很長,但有些粗,加上屁股很大,從後面看和女友沒法比。


                我幹了一會後又把她翻轉過來,還是采用男上女下的傳統姿勢,我抓著小音的腰,邊吃著她的奶子,一邊奮力沖◎刺,雞巴和她的屁股用力的撞擊,我兩手↑抓住小音的腳腕將她兩條粗腿整個舉起,舉得老高讓她的大腿都貼◤在奶子上面,然後一下一下深深的幹著她的肉洞,再一次快速的幹了3,40下,噗噗一下,我的一泡精子全都射√入小音的子宮。


                我日你媽啊,爽死了…我將之前ζ在公車裏受的鳥氣完全發泄在小音身上,發泄完後,我整個人都癱軟下來,趴在小音軟綿綿的身上,柔滑的感覺讓我動都不想動,知道雞巴軟了下來我才翻身躺头被打在小音旁邊,我一手玩弄著小音的奶子,撥弄她的乳頭,看著小音微微發黑的小逼裏流出的精液,心裏簡直樂開了花,對大包的那些愧疚隨著酒精早就被忽∑略的一幹二凈。


                日啊,幹別人的女友真他媽爽,雖然對不起大包,但我女※友剛才也被人幹了,你也吃點虧就算扯平嘛。


                我在心裏對自己♂說,就在這時我突然發現本應該有四個人的房間突ω然少了一個人,對啊,之前在一旁觀戰的小賤跑哪裏去了?他是什麽時有声音发了出来候走開的,剛卐才自己和小音幹的激烈早就把在一邊的小賤忘得一幹二凈。


                不要…咦?這不是女友的聲音嗎,操,小賤你膽子也太大了吧,我頭一下子大了,起身跑到外面,大頭還在沙發上躺著,我見大房間的門開著,我走過去,剛想進去,就聽裏面的小賤說道,不要叫了,一會把他們都叫醒了就不好了,來,我們玩玩劉靜。


                我操你媽啊,小①賤你媽的又來這套,你有沒有人性,真他媽不是個東西。


                小賤,我是■小包的女友余琴,我不是劉靜,你快出去,一會小包要來了。


                女友掙紮的說著,可能怕吵醒身邊的小筠女友的聲音壓得很低,輕輕的說著話。


                小賤不理女友,從後面抱操控金属住她說:劉靜,我◤好想你啊,你說什幺小包大包,我們不要管他們,小包現在在小房間和小音快活呢,不會來的。


                你,你胡說,這不可能。


                女友氣的推開小賤,可惜酒醉的她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來,反而被小賤抱的死死的,小賤拿出手機,說:你自己看看,剛才我也在房裏,還錄下↙來了。


                接著小賤的手機裏竟然開始播放我從◆後面插入小音的嫩逼,並歡快幹著的視頻。


                天啊,這到底是●怎麽回事,站在門口的我一動△不能動彈,這個時候我怎麽進去和女友解釋?床上的女友也頓時呆住了,小賤趁機用手摸上了女友的奶子,還裝傻裝醉的說:劉靜,你看,小包正爽著呢,我們不々要管他了,來,讓我們好好玩玩。


                說著,小賤把頭湊上去竟去親女友的小嘴。


                女友慌亂的掙開嘴說:不要,我們不能這樣的,小賤,我,我不是…唔唔剛說了幾句,女友的小嘴又被小∴賤堵上了,接著小賤的一只手伸入女友的T恤裏面,摸著女友的奶子,嘴裏還說:我賽,劉靜乖乖,兩吃醋年不見你的奶子變得這麽大,捏著真軟,以前我怎麽不知道捏。


                爽啊。


                不,不要說…小筠會醒。


                我女友掙紮著。


                小賤淫笑的說:放心,小筠已經睡死了,一會就算我幹她的小逼也不會醒,怎麽樣,老婆,一會我在和小筠一起,我們〒三個玩玩?你怎麽不←去死,滾,滾開!啊…女友驚叫了一聲,原來她的外衣被小賤一把拉扯了上去,兩個被罩罩裹住的大奶子頓時抖了出來,女友還想躲開,可惜小腰〖被小賤一手抓住,加上酒精的作用,渾身一點力氣也用不出來,一動都◎動彈不得。


                小賤看著眼前的兩團美肉,眼㊣ 睛瞪得老大,說:哇靠,這麽大的奶子我還是第一次見,讓我好好『看看,到底你小音的奶子美還是你的美。


                說著,他將女友这日本人还真TM是放*荡派的T恤脫下【扔在地上,一把又將女友的罩罩拉下來,在女友的驚呼中,兩個白花花肥嘟嘟的奶子同時暴露了出來,在空氣中不停的抖動了一番,一旁的小賤已經急不可耐的抓上女友的乳房,開始卐來回的揉搓,上下擺弄,把女友的一對美乳擠來擠去。


                還低頭舔→弄女友的乳頭,將乳頭不过看到孙杰含入口中咬嘬著,我日你嗎的●小賤,糟了,女友的乳頭可是最敏感的,平時我只要手指一碰她就不停的哼哼,果不其然,再被小賤這樣來回玩弄乳頭後,女友已經開始哼哼嗯嗯的發出淫叫聲,加上酒依照现在精的侵襲,可能這時候早就分不清是誰在玩弄自己的身體。


                小賤一只手開始摸女友的小腿,今天女友穿的是一條迷你裙,並沒有穿什麽絲襪,小賤能夠直接摸到女友大腿上滑滑膩膩的皮风范啊膚,他從女↓友的大腿往上摸著,慢慢向上,摸到来这都是为了放松女友的小內褲上,摸到胯間,在內褲的中間揉了兩下,女友幽幽的發出嗯的一聲,小賤將女友的內褲往一邊撥☆開,手指直接按在女友⌒的陰唇上面,畫圈似得揉著。


                媽的,真看不出小賤這個初哥竟然還挺有手技的。


                不要,拿,拿出去…女々友無力的抵抗著,原來小賤揉著女友的手竟將一根手指插入女友的∞肉穴,正在女友的下面擠進擠出。


                這內褲真煩人,脫了吧。


                小賤邊說邊把女友的內褲拉了下來,然後提著自己地方的雞巴湊到女友的下面,不要,小賤,就到這裏吧,我,我不能對不起小包。


                女友推著小賤,全身開始掙紮起來。


                聽女友這樣說我的心裏終於有了一絲絲欣慰,看來在女友心裏我的地位還是很重,可是現在說什麽都晚了,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女友被人淩辱。


                小賤不會這樣放過女友,他把原本坐起的女友推到在床上,然後壓☉在她身上,昏昏沈沈的女友只能低聲的抗議,根本沒力氣阻止小賤的暴〖行,只見女友兩條修長的美腿被他強行曲起,分開到兩邊,小賤整個身體都壓了下去,只見他弓著的臀部,下面粗黑的肉棒抵在女友的肉縫間,慢慢的向下壓去,龜頭只受到微微的抵擋就一下進入女友狹窄的陰道。


                噢…好,好緊…小賤歡快的叫了一聲,然後一很明显挺臀部,肉棒整個插入女友的體內,在裏面來來回回的開始抽送,發出噗哧,噗哧的聲音。


                天啊,我心愛的女友真的讓小賤幹了!!啊,啊…不行…小賤不♀行的,快快★拿出去…女友還在做著無力的掙紮,小賤可不管她,用力的抽插著,一邊幹著一邊還用手揉搓女友的奶子,小賤兩手抓住※女友的大腿往下壓去,把女友整個臀部都壓得提了起來,然後小賤順勢爬上】床,跪在女友身前,快速的挺動臀部马路隔着。


                噢,噢,不行,我不行了,要,要射了…畢竟小賤還■是個初哥,只在女友的小穴抽插了幾十下就已經不行了,只聽他啊…的一聲低吼,渾身同時僵直了起來,然後緩緩的又動了十幾下才戀戀不舍的離開女友的下面。


                你媽的,竟然在我女友下面內射!我操你媽,的小賤,我日你十八代祖宗,我在心裏狂∮罵小賤,但眼前的事實我卻無能為力。


                事已至此,我只好又回到大房間▓,這時候小音還赤裸裸的躺在大床上,由於剛才的那一幕ぷ幕使我早已興奮的不行,雞巴漲的都開始發疼,我爬上床將小音的雙腿分開,用嘴在小音的哪却压根没什么反应裏舔了舔,然後提著雞巴一下進入她的體內,開始瘋狂的抽插起來,將所有的屈辱全都發泄在她的體內……第二天一早,我醒來的時候是躺在大房間的地上,昨晚我不知道幹了小音幾次,總之是把她的陰唇幹的又肥又腫,今天看ㄨ她走路都有些不自然,我女友醒來後臉色也不太好,總是遮遮掩掩的,也沒有來追問昨晚我和小音的事情。


                她和小【賤之後的事情也成了我心中的一個謎☉團,究竟我走開之後,他們兩個還有沒有在發生什麽,還有,小賤有沒有對小筠下手?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