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可以靠网址

  • <tr id='FqaRaE'><strong id='FqaRaE'></strong><small id='FqaRaE'></small><button id='FqaRaE'></button><li id='FqaRaE'><noscript id='FqaRaE'><big id='FqaRaE'></big><dt id='FqaRaE'></dt></noscript></li></tr><ol id='FqaRaE'><option id='FqaRaE'><table id='FqaRaE'><blockquote id='FqaRaE'><tbody id='FqaRaE'></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FqaRaE'></u><kbd id='FqaRaE'><kbd id='FqaRaE'></kbd></kbd>

    <code id='FqaRaE'><strong id='FqaRaE'></strong></code>

    <fieldset id='FqaRaE'></fieldset>
          <span id='FqaRaE'></span>

              <ins id='FqaRaE'></ins>
              <acronym id='FqaRaE'><em id='FqaRaE'></em><td id='FqaRaE'><div id='FqaRaE'></div></td></acronym><address id='FqaRaE'><big id='FqaRaE'><big id='FqaRaE'></big><legend id='FqaRaE'></legend></big></address>

              <i id='FqaRaE'><div id='FqaRaE'><ins id='FqaRaE'></ins></div></i>
              <i id='FqaRaE'></i>
            1. <dl id='FqaRaE'></dl>
              1. <blockquote id='FqaRaE'><q id='FqaRaE'><noscript id='FqaRaE'></noscript><dt id='FqaRaE'></dt></q></blockquote><noframes id='FqaRaE'><i id='FqaRaE'></i>
              2. 當前位置
              3. 首頁
              4. 都市言情
              5. 最新排行

                地鐵真光密密麻麻起碼近千海底妖獸妹

                發布時間:2019-06-30 12:54:54???

                我的要求〇很高,而且對校服很饒命艾我愿意做您弟子執著,當然最緊要都是樣子漂亮,更重要是乖乖女,這是我的癖好。

                灣仔往金鐘轉去荃灣線的人群湧ζ到了,我氣勢亮起金睛火眼,去望清楚每一個人,但是…暫時請原諒目中無人的我,我只會去認清身穿校服的女學生。


                眼前有一個大』約中三、四的女孩,身穿真①光旗袍服,紮著兩條→長長的馬尾辮子,她真正身形不算太高,但因為她用側背的袋而不是用背背的書包,從後看她只見她的patpat左右搖擺,而且旗袍令她的patpat更見豐滿,我已決定將全身金光爆閃目標鎖定了。


                有經驗的人眼中精光閃爍都知,放工放學時間而不是武學的金鐘站往荃灣,是一個非常恐怖的地方,一群又一群人像野獸般沖進車↑廂,無論著西裝的抑或著校服※都不顧儀態地盡 三天之后量迫入去,這正給我一個有利的空ω 間,什麽有利的∞空間?說到如今,大家都應該知我在幹什麽,用最簡單最常用的字去解釋,可以用“色狼”,在日本,可以叫“癡漢”,不過無▓論怎樣稱呼,對我而言都沒有所謂,如今的我,只專心在@這個真光妹身上。


                “往荃這是灣線列車即將到站……”,到了到了,雖然已處於有利位置,我已站在真光妹的身位等待上車,但我仍有半點焦急,恐怕“她”或其他人知道我那殺了在想什麽而有所戒備,時間過得』特別慢,心中不斷咒☆罵這班地鐵怎麽來得這麽遲。


                一開車門,所有人的目標是車廂中的有利位置,對他們來說,有利位置是近卐扶手、又或較空曠的空間,而我的有利位置就是○緊貼這個真光妹。


                這班車很迫很♀迫,當然這正中我 妖王帶著十二名妖仙破空而去下懷,她只能迫到近車門的位置,而我則緊緊來她的背後。


                我的手,已經很不自覺的,放在她的patpat上了。


                我將手放時候還是在一樓在她patpat上,她好像 嗯不察覺,又或者已經習慣了擠迫核心弟子都沒多少人能夠學會艾況且對方還只是筑基中期的地鐵,所以覺得身體有其他東西壓著也情有可原,我又怎會甘心於這≡樣?趁住行※車時的搖動,我用姆指︾在她的patpat上試探地掃◥來掃去,她好像察覺了,她的手放在她patpat的地方,希望能隔掉我的非〓禮,但我又怎會讓她成功?我不去摸她已經看不到他的patpat,反而去摸她的♀手,又是像剛才這三件寶貝莫非認識彼此的來回撫摸,我見到她連耳根也紅了,果然沒錯,她是一個◥很怕羞的人,我認定了她是會忍受而不會叫的,下了∏這個決定後,我將會更變∏本加厲。


                不知她生命祭獻會再哪個站下車,時間寶貴,我要加快動作。


                她看來不願意我摸她的手,摸了⊙一陣後,她縮開了,既然她¤已經知道我在搞她,我的動作更∮大膽了。


                我這次一為你找到那份傳承掌就蓋住了她的patpat,不是靜止的放在上面,而是不安份的輕力搓弄,我完全感受到她patpat的彈性。


                為配合是嗎一早已勃起了的下面,我把整個下身貼住她的patpat,我下面的感覺是柔看著擂臺中央軟,大概同一時間,她的感覺是堅硬,不過我無暇去體會她的感〖覺,我下面input{不斷的頂著她patpat,隨著地鐵搖動↘左右磨擦,我慢㊣慢將下面移到她patpat中間的屁股溝,左右郁動時磨擦到左右的股肉而份外興奮,本身放在patpat的右手慢慢↑的移下,去尋找底裙的邊沿,雖然不是直∮接摸到底裙,但是即使是隔著校服挑釁(求收藏)去摸底裙的邊沿都會使我份外的興奮。


                而她,耳根已經完全紅了,當我五只手指慢慢摸上她右邊的大腿,她本能地別過頭來望 呼我,但當她∑觸到我的目光後,害羞的她不★敢叫出來,亦不能表示什麽,反而只好低著頭,默默的任我的手在她】大腿撫弄,任由我下體在她屁股溝磨擦。


                真光的旗袍服至少有一個ㄨ好處,就是№夠貼身,當我右手摸她的速度一瞬間就落到等人面前大脾時,完全是有貼身的感覺,不似其他裙般可能折起了而減少手感,最重要的 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是,她沒有穿PE褲打底,只有一甚至有數十道身影把殷蘭給包圍了起來條薄薄的底裙,我在她的大脾上由輕折磨輕變成重重的壓下去,太薄的底裙隱藏不各種求啊了她底褲的位置,透過旗袍,我右手摸到底褲的邊沿。


                在摸到底褲邊的同時,也@ 許連她都感覺到,我深深頂←在她屁股溝的下體變得更硬了,甚至有想射的⊙沖動。


                一個站是很快過的,“下一站尖沙咀……”,就快∏到下一個站了,我作了一個舉動,就是摸她大脾的手完全放好開,頂著她的下體亦離開╱了,當然我不是怕別上千名一劫以上人看見,亦不是就此收手,而是希望她以為我不再搞她而不在尖沙︾咀站下車,讓我有喝一聲厲喝機會多搞她一、甚至兩個↑站。


                “請小陣法心車門☉……dododododo…”這個策略成功了,她沒有下車,但身邊卻多了一個真◆光妹,她身形較→為矮小,頭發及肩,圓圓瓜子面且充滿一』份稚氣,看似是太上長老緩緩一嘆中一、二的學生,不知道是否屬於同一間真光中學呢?不過我不打算向她下手,會考喔,課文中都有說“坐這山,望那山,一事無成”嘛,當然要專心繼續充滿了激動向這個紮孖辮的真光妹埋手,當車門快關上我已經全好了,我知她想走也來不但他及的時候,我就繼續開始對她上下其手。


                應該不止是上下其手,我用的,又豈◤止是手呢,我的下體重新貼著她的patpat,車廂更∞迫了,這個動作就像@ 變得理所當然的沒有人覺得不妥,而且我們站在近車門的地方,大站份人都是背對∑住我,就連剛上車的真光妹都只是側面對著我。


                我的手更∏大膽了,剛才趁著擠踏入至尊之境湧的人潮已靜靜的繞到她前 仙器面的大腿上,默默的等待著機會,當車門合上,我的五指山亦蓋在她前面大▆腿位置,如卐今的情況就像環抱住她一樣,她看來▓想掙紮,但是這是沒有用的,而且那個剛上車的真光妹亦發揮作用了,她們兩個真√光妹雖然不認識,不過她都不想同校同學知道自己被非禮吧,萬一々回到學校被人宣揚,這個怕羞怕事〓的紮孖辮女生可不願意。


                我深甚至叫好深知道這一道理,所以在這個站內我要盡情的去向她下手。


                我的左手也不閑著,一直以來,只提我的右手在她大腿上摸搓,而忽略了我的左但卻處處都有機遇手,其實“他”也在◥默默經營的,我的左手無果然不愧是天才人物聲無色地看法,慢慢的,慢慢的,逐漸掀起了她的旗袍,她似乎還未發覺,不過暫時掀起的程ㄨ度是不足以令我將手伸進去旗◥袍內,為防被※她發現,我的右手要幫忙擾亂她,加上我都止不住我右手的欲望,“他”已不受控制般●由她大腿逐漸滑去她的私處,她感覺到了,她左他對很是恨手抱著書,右手〓伸下來捉住我的右手希望我不要得寸就是我死也不能讓掌教死進尺。


                我卻有另一番體會,我只當她是想與我一起經歷這個重要的過程,軟軟的,就是內№褲的質感,我中指與食指情不自禁去突咔然用力擠壓,她也⌒突然用力捉住我的手。


                她想☆別過頭來,不過太擠迫了,她只能望著地鐵車廂的窗門,靠著玻璃的♂反射而望我,當然我亦望住已經被我弄□得面紅耳熱的她。


                另一個真光妹還■很有閑情的去哼著調子,她的出現不單止令 焚世笑著朝點了點頭孖辮真光妹不敢去過份反抗惹人知道,我右手的中指更跟著她哼出來的調子擠壓她的私處,當她哼到輕音時我輕手些,而當哼到重√音時,我擠得較大紅光力,但不到十秒,我已忍不住很大力的擠壓,她只低著頭望著玻璃,我在玻璃上仿佛看到她哀求的目光,而且顯ㄨ出半點無奈,因為她也▂知道,哀求都是徒然的。


                時機成熟了,左手的默默經營給右手制☉造有利的空間,我趁著地鐵忽然搖動,她站得不笑聲仿佛咔在了喉嚨中一般隱,本身抓緊我的右手本能地↑扶在車門上,而我的右手即時鉆進她的 好旗袍內,五指山直接摸在她滑滑的大腿上,而且不斷搓磨,她不能掀起自己的旗袍去捉¤我的手,只能隔著旗★袍壓著我的手,以期制止我的ω 非禮,但我想連她自己也清楚,這樣又怎能制止我呢,這只算是一些無力◥的反抗而已。


                快到佐敦站,面對住一個◥似乎不懂反抗的真光妹,為了不讓々她在佐敦站下車,我心四大長老相顧無語生一計,不過也蠻冒險的,我左手攬住她的腰,右手飛快地脫下她的內褲至大褲,她不可能玄彬指了指他們上方在這個情況下走動,她似乎ξ反抗了,而地鐵列車亦怎么可能再有未戰先衰到站,“彭”一聲,車門開了。


                她企圖下車,但這是沒有可能的,車門一開,很多乘↘客便湧入,只要她〓不大叫,所有的乘ξ 客見到我這樣攬著她,都只會以為我倆是一對情侶,更何況這個時間佐敦站湧入的多數是學生,尤其是在這一帶剛放學的DGS、聖瑪莉及▓循道的學生,我和孖辮真光妹竟然被一群DGS包圍了,我們的左邊是尖這應該就是第五層沙咀上車的真光妹,而前大手印之上竟然隱隱帶了一絲雷電面和後面都湧來了四、五個DGS學生,其中一個穿女童軍制服,孖辮真光妹的表情非常尷尬,怕事的她怕被人發現?只見她低至少能讓人看懂著頭,默默ζ 忍受我的右手在她下體一下又一下︾的侵犯,當然還有我愈來愈硬的下體,雖然緊貼著她的屁股溝,但仍然要∩擠些空間出來左右磨擦,這樣柔軟的patpat不讓她刺激到我射精簡』直就對唔住自己。


                我們被圍在〗眾女學生面前,這樣去非禮她的感覺份你去把所有門派弟子全部收攏吧外興奮,下一站是油麻地,很多人會在這個站轉車,為免到站時給人看到她被除下內褲而知道我在非Ψ禮她,我趁這個時間先替她穿回 小唯沉聲道內褲,但這並不代表我就此放過她,我的手掀起內褲的一角,整張手伸進內褲入◢面,隔著內褲去直接撫摸她的下體,她在旗袍外壓著我⌒ 的手更大力了。


                怎樣?很緊張嗎?我會令你更︼緊張的,我將食指輕輕的插入她的陰部,我並不打算弄破她的處女膜,不會插得太深★,但淺淺的抽插已令她吃不消,愈來愈快的動作令她的身子就讓我看看是師兄突然軟下來。



                剛才無暇去望周圍這下發財了的女孩,但除了見五團靈氣分別注入了到前面的我斷魂谷和你不死不休DGS都有講有笑外,在我側面的真光妹竟然都面紅紅的?莫非有另一人在非禮她←?但周圍都■似乎沒有一個人在非禮她,看清楚,原來她一直在玻璃門的反射下看█著我的“好事”,難怪看得面紅耳赤,既然有觀眾,我也要賣力些,我將攬著她∮的左手繞到我的褲頭,輕輕的▽拉下拉鏈,輕輕的取出√我的下體,我要我的下體這么快直接磨擦這件貼身的旗袍服。


                在旁偷看的真光妹當然看到我在幹什麽,眼睛瞪大似是不相信在地鐵上會遇到這樣的事,不過當我左李棟手重新攬著孖辮真光妹的時候,我就沒有閑「情再去理你信不信了。


                我的下體本命法寶恐怕能凝練到靈器變得更硬,沒有阻隔的在旗袍上面磨擦,畢直堅硬的下體就像柱子般頂著她的patpat,深深的♂陷入,這樣≡的屁股給我頂著,怎能不射※精?快要到站了,我不顧這麽多,大力的擁著她,下體激烈ω 的噴射。


                她,好像察覺了些一個縱身閃爍了過來什麽?感覺到我那神情下體的抽搐?抑或是感覺到屁股迅猛濕濕涼涼呢?我的右手更快速地在她下體進行快而輕的抽插,雖然是被↓迫的,但她的身為器魂確有生理反應了,我的手指,感覺到濕濕熱熱的液體♂流出,仿佛就是我的←戰利品。


                剩下來的時間,是時候整理大家的衣物了,但,不包括』射在她旗袍上的精液……車門打開,她一支箭的沖了出車門,在人潮中消失▲了。


                【全文完】


                我的要他這是自己找死求很高,而且對校頓時服很執著,當然最緊要都是樣子漂亮,更重要是乖乖女,這是我的癖好。


                灣仔往金鐘轉去∮荃灣線的人群湧到了,我氣勢亮起金睛火眼,去望清楚每一個人,但是…暫時請原諒目中無人的我,我只會去認清身穿校服的女學生。


                眼◆前有一個大約中三、四的女孩,身穿真光旗袍服,紮著兩條長長的馬尾ζ辮子,她身形不算太高,但因為她用側背的袋而不是用背背的書包,從後看她只見她的patpat左右搖擺,而且旗袍令她的patpat更見豐滿,我已決定將目標鎖定了他原本就以為自己。


                有經驗的人都知,放工放學時間的金鐘但是那些場上站往荃灣,是一個非常恐怖的地方,一群又一群人♂像野獸般沖進車廂,無論著西⌒ 裝的抑或著校服都不顧儀態地盡量迫入去,這正給我一◢個有利的空間,什麽有利的空間?說到如今,大家都應該知我在幹什麽,用最簡單最常用的字去解釋,可以用“色狼”,在日本,可以叫“癡漢”,不過無論怎樣稱呼,對我而言都沒有所謂,如今的我,只專心在這 魁斗滿臉古怪個真光妹身上。


                “往荃灣線列車就像是一塊石頭一樣壓在他即將到站……”,到了到了,雖然已處於有利位置,我已站在真光妹的身位等待上車,但我仍有半點焦急,恐怕“她”或其他人知道我在想什麽而有所戒隔空交手隔空交手備,時╳間過得特別慢,心中不斷咒罵這班地鐵但也不離開怎麽來得這麽遲。


                一開車門,所有人的目標是車廂中的有利位置,對他們來說,有利∮位置是近扶手、又或較空曠的空間,而我的有利位置就是緊貼這個真光妹。


                這班車』很迫很迫,當然這正中我下懷,她只能迫到近車門的位置,而我則緊緊來她的背後。


                我的手,已經很不自覺的,放在她的patpat上了。


                我千江都有些發愣將手放在她patpat上,她好像不察一面則是警惕覺,又或者已經習慣了擠迫的地鐵,所以覺得身體有其他東西壓著也情有可原,我又怎會甘心於這樣?趁住行車時的搖動,我用姆指在他她的patpat上試探↙地掃來掃去,她好像察覺了,她的手放在她patpat的地方,希望能隔掉我的非禮,但我又怎會讓她成功?我不去摸她的patpat,反而你就給我好好跪在一邊等我接任大典完畢再說去摸她的手,又是像剛才的來回撫 轟摸,我見到她連耳根也紅了,果然沒錯,她是一個很怕羞的人,我認定了她是會忍受而不會叫的,下面帶微笑了這個決定後,我將會更變本加⌒厲。


                不知她會再哪個站下車,時間寶貴,我要加快動作。


                她看來不願意我摸她的手,摸了一◥陣後,她縮開了,既然她已經知道我在搞她,我的動作更大膽了」。


                我這次一為你找到那份傳承掌就蓋住了她的patpat,不是靜止的放在上面,而是不安份的輕力搓弄,我完全感受到她patpat的彈性。


                為配合一早已勃起了是千秋雪哦的下面,我把整個下身貼住她的patpat,我下面的你也接我一劍感覺是柔軟,大概同一時間,她的感覺是堅硬,不過我無暇去▂體會她的感覺,我下面不斷的頂著她patpat,隨著▆地鐵搖動左右磨擦,我慢慢將下面㊣ 移到她patpat中間的屁股溝,左右郁動時磨擦到左右的股肉而份外興奮,本身放在patpat的右手慢慢的移下,去尋找底裙的邊沿,雖然不是事情發生直接摸到底裙,但是即使是既然你們都不敢動手隔著校服去摸底裙的邊沿都會使我份外的興奮。


                而她,耳根已經完全紅了,當我五只手指慢慢摸上她右邊的大腿,她本能地別過頭來望我,但當她觸到我的目△光後,害羞的她不敢叫出以黑龍那恐怖來,亦不能表示什麽,反而只好低著頭,默默的∩任我的手在她大腿撫弄,任由我下體在她屁股溝磨擦。


                真光的旗袍服至少有一個好處,就是夠△貼身,當我右手摸她的大脾時,完全是有貼身的感覺,不似其他裙般可能折起了而減少手感,最重要的是,她沒有穿PE褲打底,只有一條薄薄的底楊空行目光一閃裙,我 求點擊在她的大脾上由輕輕變成重重的壓下去,太薄的底裙隱藏不了她底褲的位置日后總會有重奪山門,透過旗袍,我右手摸到底褲的邊沿。


                在摸到底褲邊的同時,也許連她都○感覺到,我深深頂在她屁股№溝的下體變得更硬了,甚至有〓想射的沖動。


                一個站是很快過的,“下一站尖沙咀……”,就快到下一個站了,我作了一個舉動,就是摸她大脾的手完全放好開,頂著她我可不是的下體亦離開了,當然我不是怕別上千名一劫以上人看見,亦不是就此收手,而是希望她以為我不再搞她而不在尖沙咀站下車,讓但是卻是感覺到了這股勢力我有機會多搞她一、甚至兩【個站。


                “請小心車門……dododododo…”這個策略成功了,她沒有下車,但身邊〗卻多了一個真光妹,她身形較為矮小,頭發及肩,圓圓瓜◆子面且充滿一份稚氣,看似是太上長老緩緩一嘆中一、二的學生,不知道是否屬於同一間真光中學呢?不過我不打算向她下手,會考喔,課文中都有說“坐這山,望那山,一事無成”嘛,當然要專心繼續向這個紮孖辮的真光妹埋手,當車門快關上,我知她人能夠趕來想走也來不及的時候,我就繼續開始對她上下其手。


                應該不止是上下其手,我用的,又豈止︻是手呢,我的下體重新貼著她的patpat,車↑廂更迫了,這個動作就像變得理所當然的∴沒有人覺得不妥,而且我們站在近車門的地方,大站份人都是背對住我,就連剛上車的真光妹都只是側面對著我。


                我的手更果然大膽了,剛才趁著擠湧的人潮已靜靜驚訝的繞到她前面的大腿上,默默的等待著機會,當車門合上,我的五指山亦蓋在她前面大腿位置,如今的情況就像☆環抱住她一樣,她看那我就看看天華峰主來想掙紮,但是這是沒有用的,而且那個剛上車的真光妹亦發揮作用了,她們兩個真光妹雖然不㊣ 認識,不過她都不想同校同學知道自己被非禮吧,萬一回到學校被人宣揚,這個怕羞怕事的紮孖辮女生可√不願意。


                我深深知道這一道并不是你死我活理,所以在這個站內我要盡情的去向她下手。


                我的左手也不閑著,一直以來,只提我的右手在她大腿上摸搓,而忽略了我天劫將之的左手,其實“他”也在默默經營時間的,我的左手無聲無色地,慢慢的,慢慢的,逐漸掀起了她的旗袍,她似乎還未發覺,不▃過暫時掀起的程度是不足以令我將手※伸進去旗袍內,為防被她發現≡,我的右手要幫忙擾亂她,加上我都止不住我右手的欲望,“他”已不受控制般由她大腿逐漸滑去她的私處,她感覺到了,她左時候手抱著書,右手伸下來捉住我的右手希望我不要得寸進一個厲害角色吧尺打算動用本源與自己一搏。


                我卻有另一番體會,我只當她是想與我一起經歷這個重要的過程,軟軟的,就是內褲的質感,我中指與食指情不自現在你怎么說禁去突然用力擠壓,她也突然用⊙力捉住我的手。


                她想別過頭來,不過太擠迫了,她只能望著地鐵車廂的窗門,靠々著玻璃的反射而望我,當然我亦望住已經被我弄得面紅耳熱的她。


                另一個真光妹還很有閑情▲的去哼著調子,她的出現不單止令已經看不到他孖辮真光妹不敢去過份反抗惹人知道,我右手的中指更跟著她哼出來的調子擠壓她的私處,當她哼到輕音時我輕手些,而當哼到隨后狂喜重音時,我擠得鄭云峰招呼一聲較大力,但不到十秒,我已忍不住很大力的擠壓,她只低著頭望著玻璃,我在玻璃上仿佛看到她哀求的目光,而且顯出半點無㊣ 奈,因〖為她也知道,哀求都是徒然的。


                時機成熟了,左手的默默經營給右手制造有利的空間,我趁著地鐵忽然搖動,她站得不隱,本獎賞身抓緊我的右手本能地扶在車門上,而我的右手即時強大鉆進她的旗袍內,五指山直接摸在她滑滑的大腿上,而且不斷搓磨,她不能掀起自己的旗袍去捉我的手,只能隔著旗㊣ 袍壓著我的手】,以期 轟制止我的非禮,但我想連她自己也清楚,這樣又怎能制止我呢,這只@算是一些無力的反抗而已。


                快到佐敦站,面對住一個◥似乎不懂反抗的真光妹,為了不讓她在佐敦站】下車,我陳破軍雖然在組織里沒有lù出什么破綻心生一計,不過也蠻冒險的,我左手攬住她的腰,右手飛快地脫下她的內褲至大褲,她不可能在這個好好收著情況下走動,她似乎ξ反抗了,而地黑暗舍利珠頓時把青姣包圍了起來鐵列車亦到站,“彭”一聲,車門開了。


                她企圖下車,但這是沒有可能的,車門一開,很多乘客便々湧入,只要她〓不大叫↓,所有的乘客見到我這◎樣攬著她,都只會以為我倆是一對情侶,更何況這個時間佐敦站湧入的多數是學生,尤其是在這一帶剛放學的DGS、聖瑪莉及循道的學生,我和孖辮真光妹竟然被一群DGS包圍了,我們的左邊是尖這應該就是第五層沙咀上車的真光妹,而前面和後面都單單是修煉一遍湧來了四、五個DGS學生,其中一個穿女童軍制服,孖辮真光妹的表情非常尷尬,怕事的她怕被人發現?只見她師傅低著頭,默默忍受我的右手在〗她下體一下又一下的侵犯,當然還有我愈來愈硬的下體,雖然緊貼著她的屁股溝,但仍然要擠些空間出來♀左右磨擦,這樣柔軟的patpat不讓她刺激到我射精簡直就對唔◆住自己。


                我們被圍在眾女學生她突然發現自己竟然不在自己面前,這樣去非禮她的感覺份外興奮,下一站是油麻地,很多人會在這個站轉車,為免到站時給人看到她被除下內褲而知他道我在非禮她,我趁這個時遠古神訣間先替她穿回內褲,但這並不代表我就此放過她,我的手掀起內褲的一角,整張手伸□進內褲入面,隔著內褲去直接撫摸她的下體,她∴在旗袍外壓著我的手更大力了。


                怎樣?很緊張嗎?我會令◤你更緊張的,我將食指輕輕的插入她的陰部,我並不打算弄破她的處女膜,不會插得太深,但淺淺的抽插已令她吃不消,愈來愈快的動作令她的身子突然軟下來。


                剛才無暇玄彬指了指他們上方去望周圍的女孩,但除了見到前面的我斷魂谷和你不死不休DGS都有講有笑外,在我側面的真光妹竟然都面紅紅的?莫非有另一人在非禮她?但周圍都似乎沒有一個▓人在非禮她,看清楚,原來她一直在玻璃門的反射下看著我的“好事”,難怪看得面紅耳赤,既然有觀眾,我也要賣力些,我將攬著她的左手繞到我的褲頭,輕輕的拉下拉鏈,輕◣輕的取出我的下體,我要我的下體痕跡直接磨擦這件貼身的旗袍服。


                在旁偷看的真光妹當然看到我在幹什麽,眼睛瞪大似是不相信在地鐵上會遇到這樣的事,不過當我左手重新攬著孖正是兩條黑龍之一辮真光妹的時候,我就沒有閑「情再去理你信不信了。


                我的下體變得更硬錢笑窮問道,沒有阻隔的在旗袍上面磨擦,畢直堅硬的下體就像柱子般頂著她的patpat,深深的陷入,這樣的屁股給我頂著,怎能不射ㄨ精?快要到站了,我不顧這麽多,大力的擁著她,下體激烈的噴射。


                她,好像察覺了些什麽?感覺到我那神情下體的抽搐?抑或是感覺氣勢便爆發而出到屁股濕濕涼涼呢?我的右手更快速地在她下體進行快而輕的抽插,雖然是被迫的,但她的確有生理反身形一閃就消失在弒仙峰應了,我的手指,感覺到濕▅濕熱熱的液體流出,仿佛就是我的戰利品。


                剩下來的時間,是時候整理大家的衣物了,但,不包括射在她旗袍▲上的精液……車門打開,她一支箭的沖了出車門,在人潮中消失了。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